【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2-1

2008年07月01日 23:15

這篇算是開始進入故事了,
不過對於描寫一些比較「慘」一點的場景還是完全苦手(死)
因此,若閱讀時有什麼眼睛不適的情況請別找在下.ˍ.(非常認真)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2-1
-Chp.2 A predestinate inviation~The disgusing peace-


新曆65年 12月1日

微弱的火光在暗的地窖中飄忽閃爍。
身著滾著金邊袍的男人,拖著長長的影子,出現在潮濕的地窖之中。空蕩的且晦暗的階梯,腳步聲靜靜地響起,叩咚、叩咚。
口中輕輕吐出白霧,下顎跳動著牙關緊咬的獨有起伏。
橘紅色的火光映照在男人有稜有角的面容上,深鎖的眉頭寫滿了無數混雜的情感。

在地窖的盡頭,有一扇巨大的鐵門。上頭層層的重鎖,以及像是某種機關的東西,很容易令人聯想門後所隱藏的事物的重要性。
男人先是用力閉上眼、深呼吸,從衣內掏出一串燦金的鑰匙,依次放入巨大鐵門上的門鎖,逐一轉開。
啪嚓、啪嚓的回音在地底中迴盪著。
門上的鎖一個接著一個掉落到地面,清脆的撞擊聲不斷地響起,一聲、兩聲…
直到第十聲的出現才回歸平靜。

男人走向門旁的機關,劃破自己的手指。鮮紅的液體沿著指尖滴入機關上的深紅石塊後,一串古文字伴隨著紅色的光束自石塊上浮出,圍繞著男人的手旋轉。

「封印,解除。」
“確認無誤,承知。”

齒輪開始嘎嘎作響,鐵門也隨之緩慢地移動。
男人撩開色的衣袍,跨過鐵門後方的門檻,走向散發微弱光芒的石室之中。

許久都未曾被開啟過的室內,瀰漫著潮濕的氣息,陰涼的空氣令男人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
抬頭望向連接到石壁頂端的透明水槽,男人低頭看著水槽前由奇異圖樣交織刻畫而成的石板,像是在掙扎些什麼似的緊握拳頭,手背上的脈絡清楚地浮現。

就這樣一直沒有任何舉動地站在水槽前,盯著水槽內一塊疑似布的物體好一段時間。 終於,一聲低吼自密合的牙縫中被用力擠出後,男人伸出右手,手掌緊貼在石板上。
石板像是回應男人般,從奇異圖騰中發出耀眼的青藍色光芒,緊接著水槽與石壁頂端的連接管應聲而斷,側壁逐漸出現裂痕,液體開始沿著裂痕泊泊湧出。
因水壓的關係,裂縫變得越來越大。最後,整個水槽應聲而碎,碎布也隨著狂洩而出的液體衝了出來。

男人低身撿起浸泡在滿地的液體中的布塊,小心翼翼地折疊放入油布,塞進衣袖內轉身離開石室。
在像是迷宮陣的地窖中,沿著來時的路大步地穿梭著,然後在地窖的盡頭——

一個長相非常漂亮的女人,正微笑地站在階梯之上。

男人無奈地走向女人,脫下身上的色衣袍披在女人的肩上,有些不捨地說開口說著:「不是要妳在外面等嗎?這裡那麼陰暗潮濕,不僅不舒服,還會感冒的吶。」
「不要緊,倒是你,還好吧?」女人體貼地以衣袖擦拭男人臉上的塵土,聲音相當甜美。
「嗯,我沒事,也拿到這個了。」男人自衣袖內掏出油布,拿出收藏在裡頭的布料,對女人露出羞澀的笑容。
「我看一下…」女人挨近男人的身側,一手抱著男人不甚健壯,完全像是文弱書生型的手臂,整個身體幾乎貼在男人的身上。
兩人間的距離近到女人溫熱的呼吸,完完全全噴灑在男人的頸畔,玲瓏有致的曲線也磨梭著男人的手臂,令男人不禁羞紅臉,立刻別開頭。

「妳、妳靠太近了…」
「因為人家看不到嘛。」
「那、那就整個拿過去看,我、我…」男人的耳根已經完全紅透,根本不敢去注視眼前的漂亮女人。
「呵呵,害羞了?」女人嬌笑一聲後繞到男人的身前,伸手輕輕撫摸男人那張雖有被歲月刻鑿過的痕跡,但還是相當俊朗的臉龐。從眉心溫柔地劃過鼻梁,緩緩繞至乾澀的唇,接著挑逗似的玩弄男人因緊張而不斷上下起伏的喉結.然後——

「辛苦你了。」與先前溫柔熱情截然不同的聲音,自女人性感的唇畔冰冷、不帶任何感情地冒出。大量的鮮血自男人的頸部濺灑而出,在宛如神話故事裡的女神的細緻臉龐上,像是蜿蜒、錯綜的河床般流淌而下。

「妳、妳…」男人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喉頭早已被女人手上像是利爪的武器給劃破,深紅的液體止不住的泉湧著。驚愕地瞪大雙眼,不斷閉合的嘴還來不及吐出之後的字句,身子已向後倒地。

沈悶的撞擊與玻璃碎裂的聲音,無情地一同在地窖中響起。

男人倒地後,手中的油燈也隨之摔裂。火苗沿著外露的液體,攀上男人的衣袖、身體,逐漸蔓延、灼燒。

「哼,大白痴。」女人隨手抹掉臉上沾染的血跡,揚手將男人才剛親手披上,尚殘餘溫熱體溫的外衣扔棄,賤蔑地踹了男人的遺體一腳後,冷笑地將布塊放進胸前衣內。

色的衣袍染上滿地的鮮紅,映襯著竄燒的火光,透露出深沈的光澤。

女人冷酷地走出地窖。
燈油的翻覆,令火勢以相當快的速度蔓延擴散。不稍片刻,立即有陣陣濃煙不斷從地窖中竄出,也引起在附近巡邏的騎士團的注意。巡邏的騎士一發現狀況不對後,隨即趕抵地窖出口,與正要離去的女人恰巧碰在一塊。

「修女Agnes?裡頭發生什麼事了?」為首的巡邏分隊隊長立刻上前盤問,女人只是笑而不答。
「隊、隊長!那個是…!」走向出事地點探察的隊員,顫抖著指著在火光中已經被烈炎吞噬的屍體,驚慌地大叫出聲。
「嘻嘻嘻嘻——」被喚作「修女Agnes」的女人伸出還滴著血液的爪,妖魅地以舌頭輕舔爪上的鮮紅,接著發出詭譎的低笑聲,令在場的十名騎士迅速拔出腰間的隨身武器,團團包圍住女人。

「妳這傢伙…到底是誰!?」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人笑得更加開心,雙眼中蘊含的兇光,自捂住臉頰的掌縫中透射而出,「唉呀,你以為就憑你們就能幹嘛?」
「唔!把、把這女人給我拿下!」被女人的眼神掃到的騎士隊長,在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後,立刻向自己的隊員們下達命令。

騎士們接收到長官的指示後,隨即衝上前去,試圖逮捕眼前的女人。然而在那一瞬間,有數名騎士還來不及發出任何喊叫聲,剎時血肉飛。

「來得真慢啊。」女人對出現在自己與四處飛散的肉塊中間,那位身材有些高大的同伴發出牢騷。
「非常對不起,Due姊姊。」有著細長、神色銳利的雙眼,長相有些男性化的女性,以非常快的速度揮動著雙肘上像是光刃般的武器,再度將眼前的騎士分解成大小不等的碎片。然後,在淒的哀嚎聲中,誠摯且恭敬地對悠地整理指尖上的武器的女人道歉。

「怪、怪物!」餘下的騎士見狀驚恐地大喊了起來,接著轉頭逃跑。

無暇叫回脫逃的小隊員,騎士隊長憤恨地咒罵一聲後,也親自上前和敵人交手。只是雙方實力相差過於懸殊,很快地,騎士隊長也成為了敵人手下的亡魂。

「Tre,其他人上哪去了?」在清理完第一波的巡邏軍後,Due慢條斯理地踩過散落一地的屍塊。腳下無情地傳出像是浸泡在液體中的肉塊被踐踏時的聲音,啵滋、啵滋、啵滋地作響。
「Quattro已經帶著那些實驗體去找那東西了。」
「是嗎?Quattro也來啦?」Due輕笑著。
「是的。」Tre一面與追趕上來的騎士團團員交手,一面回答問題。

橘紅色的花火,囂張地一塊又一塊吞噬著聖王教會,混雜著此起彼落的慘叫,以及金屬的猛烈撞擊聲。

大火不斷地蔓延,將大地與天空染成一片不祥的紅。

※※※

「五年前的籤文,以及前年所發生的事,大致就是那樣。那天死傷的教會騎士總計有九十八名,當然也有不少建築和平民遭到牽累。」Carim雙手交疊於下顎,敘述著從未曝光於總局的密辛,而はやて只是不發一語,靜靜地、認真地聆聽。
「那一天,對我們聖王教會與貝爾卡自治區的人民而言,是場災難。然而最大的災難並不是這些傷亡和損失,而是『聖遺跡物』的丟失。」

<聖遺跡物?那是什麼?>ReinforceII偷偷以思念通話詢問離自己最近的紅色鐵騎。
<我也不知道。>Vita拿起放在桌上的糖罐丟了幾顆方糖到自己的杯中,<噗——好難喝!為什麼リンディ提督加那麼多糖還能喝得那麼高興?>

「聖王教會其實並非單純的只是貝爾卡自治區的政治中心。我們之所以能擁有自己的武力,是因為要鎮守重要的『遺跡』。」
「而所謂的『遺跡』咧,就是貝爾卡的末代聖王所遺留下來的鬼東西,像是衣物、手札、兵器之類的玩意。」Verossa翹著腳,漫不經心地咬了口餅乾。
「…聖王?」ReinforceII終於按捺不住好奇而開口發問,隱約記得はやて之前考特別搜查官職位時,某本教科書上有提過,「是指那位平定貝爾卡長達數百年戰亂的王?」
「嗯,不過『聖王』正確來說,是貝爾卡舊時代的統治者的代稱,而歷代的王沿用了初代聖王的代稱,不斷傳承。」Carim微笑地回答了八神家最小的孩子的問題後,繼續說道。
「這中間的數百年時間,由於貝爾卡的興起相當迅速,與同樣在拓展疆土的米摩擦出不少火花。兩次元間的戰事十分頻繁,雙方也因此發展出不少兵器,尤其是末代聖王,遺留了為數可觀的禁忌武力,動輒破壞數個次元,更甚者,是無法停止的大規模破壞型兵器。」
「原來如此,的確很嚴重…所以如果把前年的事,與今年的籤文作合併的話,大概又是和聖遺跡物有關囉?」はやて左手捂著下顎,認真地思考著問題。
「嗯,我們暫時是作那樣的推測。」
「那麼丟失的聖遺跡物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那塊布。」
「那是末代聖王死前所穿的衣物的一部份。說更明白點,就是所謂的『血衣』。」Verossa一面喝著茶,一面回答はやて的問題。
「血衣…是嗎?」はやて低頭沈思了一下後,像是想到什麼般猛地抬頭看向Carim,「難不成…?」
「沒錯,就是那個『難不成』。對方的目標會放在血衣,目的大概免不了是聖王的再生,因為大量的禁忌武力都必須要有『鑰匙』…」Verossa彈了彈手指,伸出食指晃了一下,做出「妳答對了」的動作。
「而『鑰匙』就是聖王。」はやて接著Verossa的話繼續說下去,「為了驅動那些武器,對方在前年找上了血衣,但是碰到了什麼難題,或者是那天並沒有找到另一個關鍵物,所以對方有機會再折回來?」
「啊哈哈,真不愧是管理局裡號稱最年輕的搜查官,反應很快嘛。」Verossa大笑出聲。
「所以那個關鍵物,還有…」始終保持沈默的Signum提出了問題。
「嗯,剩下的部分,待會Reimiras祭師長會親自向你們解釋。」Carim對八神家的騎士長微微一笑。
「…那就有勞了。」Signum輕輕點頭,不再多說什麼。
「我有一個問題。」ReinforceII舉起手,認真地發問。
「請說。」Carim笑了笑。
「那就是當時現場發生那些事情有人目睹嗎?為什麼好像…呃,親眼所見?」ReinforceII微歪著頭,不解地看著Carim。

金髮少女露出有些為難的表情沈默了一下,轉頭看了看身旁的少年。
Verossa放下杯子,一貫的輕浮模樣消失無蹤,像是不願意想起般緊皺著眉頭。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1. 赤洛炎 | URL | -

    >不過對於描寫一些比較「慘」一點的場景還是完全苦手(死)

    嗯....感覺上好像是以旁觀者來單純地描述~~(踹)
    下一回啥時出來阿~~(再踹)

  2. Leoheart | URL | -

    >>嗯....感覺上好像是以旁觀者來單純地描述~~(踹)

    確實是第三人稱視角在看,這個之後會解釋XDDDD
    不過描寫上面還不行,完全沒把腦袋裡的畫面寫出來orz

    >>下一回啥時出來阿~~(再踹)

    等我比較有時間一點...(掩面)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268-f366a0b3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