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夜天の空に吹く最後の風(一)

2008年07月15日 17:03

  這是一篇在腦袋壞到非常徹底之下所寫的道道地地大、雷、文,非常非常大的大雷文,便當一大堆,免費大放送,所以三魔的愛好者請務必、拜託別踏入。(頓首)
  本篇將採用雙視角,也就是同時有兩位主角存在,一個是ヴィヴィオ,一個是はやて,之所以選擇雙視角,是想嘗試分別描寫後輩以及即將逝去的人心中不同的心情與風景。因為はやて並沒有收養或者擁有任何子嗣,而所有的家人,也會在自己永遠地閉上眼睛時一同離開,所以有苦惱過後輩要給誰來當,左思右想之後就抓了ヴィヴィオ來用,真是對不起了!(被兩個魔魔轟殺)至於能不能完美地把腦袋裡壞掉的東西倒出來還是個嚴重的問題就是了...(搔頭)



夜天の空に吹く最後の風


天空飄著白色的雪花。
我穿著有點厚重的大衣走在海鳴市的某條道路上。
雙手放在大衣的口袋裡,不自覺地抬頭看著從自己嘴裡吐出的煙霧,輕輕地、不帶任何重量地緩緩上升。

這是第四年了吧,媽媽們不在身邊的冬季。

小的時候始終以為媽媽們會一直陪著我,在寒冷的日子裡替我圍上還帶有暖和溫度的圍巾,溫柔地牽著我的手,就這樣一起走到最後。
然後,在媽媽們所給予的溫暖中,不知不覺忘記了一件事,
直到六年前なのは媽媽和フェイト媽媽相繼病倒後才赫然驚覺。

——人,始終會老去。

なのは媽媽非常熱愛天空,就算身體出現了不正常的徵兆,她還是微笑地堅守著自己的崗位,繼續指導後輩,繼續在空中遨翔。
フェイト媽媽也是,儘管健康是每況愈下,她還是像春天的暖陽般笑著守護なのは媽媽和我所在的天空,持續在次元之海航行。

這樣的兩位媽媽,在我正式接下聖王教會騎士團長一職後,終於停止她們的工作。

——因為已經無法再飛行。

當時我收到通知,連受封時才剛披上的配件都還來不及褪下便匆匆忙忙趕到教會的附屬醫院,一打開病房就看見兩位媽媽坐在病床上,彼此雙手緊繫,微笑地看著我。

一副滿足的笑容。

我後來才明白那是兩人專屬的默契,無論是在過去,還是在未來。

なのは媽媽和フェイト媽媽就好像是陪伴彼此般,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住進病院。

在那一年裡,兩位媽媽總是把握著每一分、每一秒,與死神爭取最後相處的時間,每每我一走近病房門口就能聽見她們愉快的談笑聲,儘管病況並不樂觀。
看著她們的樣子,有時候居然會有種見到兩位媽媽回到年輕時,帶著羞澀的笑容,相依相偎在一起的錯覺。

我只知道,なのは媽媽和フェイト媽媽過得很快樂,沒有任何遺憾、沒有鎂光燈的追逐,也沒有煩人的記者,在她們最愛,也是最初的故鄉——海鳴市,安安靜靜地回歸到純真的當年,相伴走完人生最後的路。
我只知道,兩位媽媽先後離開的間隔不到一個禮拜,我紅著眼眶,傻傻地依照囑咐將她們葬於海鳴市。
我只知道,在兩位媽媽的葬禮上,我緊抱著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人,違背了與なのは媽媽的約定,要堅強、勇敢、不輕易掉淚的約定。

甩甩頭,我拉回已經飄遠的思緒,在離別的號角再度響起的日子裡,拖著沈重的步伐,繼續朝著目標前進。

目標是與媽媽們的故居相距一段距離,位於海鳴市另一端的宅邸——

八神家。

※※※

「叮咚——

在門口稍微蹬了蹬鞋跟,將沾黏在靴子上的雪花抖落,等待大門的開啟。
過沒多久,在急促的腳步聲後,門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嘿,我就知道是妳,外面很冷,快進來吧。」

開門的人是Vitaちゃん。

從最初見面到現在,經過數十年光陰的流逝,卻始終保持著相同模樣,完全不見歲月刻琢的痕跡的Vitaちゃん笑著打開門,招呼我進屋子,然後拿著我的外套,很努力地掛在比她高上不少的衣架上。

這樣的事情已經連續一個月了。
自從はやてちゃん堅持從聖王教會附屬醫院回到故居以後。

我熟稔地走向はやてちゃん所在的房間,輕輕推開門。

「妳來啦?Vivio。」

一貫的特殊音調,一貫的溫暖笑容,總是令我心安的人,正微笑地靠在背後的枕頭上半坐臥著。
當然,身旁還有一堆精密的電子監控儀器。
那是我同意讓はやてちゃん在自宅修養的附屬條件之一。

はやてちゃん在媽媽們離開的一年後,沒來由地突然在會議上倒地不起,經過緊急送醫診治才發現她隱瞞病情好一段時間。
得知消息後,也是立即放下工作,急忙趕到醫院探視,因為はやてちゃん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朋友,也是最敬重的老師。

雖然はやてちゃん以輩份上來說,我應該喚她「阿姨」,但是はやてちゃん那張童稚純真的笑臉,實在很難讓人想像她比我大上十四、五歲。

總是陪我玩耍,會用許多小把戲逗我開心,讓我忘記媽媽們不在身邊時的寂寞。
總是站在我的身前,教導許多處事態度與應對方式,讓我明白官場上的虛與實。

對我來說,はやてちゃん是除了媽媽們外,影響最深厚,也最喜歡,支柱般存在的人。

因此在媽媽們才剛離去不久就傳出這種消息,其實我很難接受。
儘管早就知道はやてちゃん已不再年輕。

「那麼あるじはやて,我們先離開了,好好和Vivio聊聊。」雖然外表一臉嚴肅,但內心相當溫柔的Signumさん微笑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和ShamalせんせいReinちゃん一起離開房間。

我輕輕地拖了張椅子坐在床邊,不自覺地看向はやてちゃん細弱且有些無力,上頭還有著一條透明的長管連接到床頭的點滴的手。

那曾經是雙承載無數重責,經歷無數滄桑,也溫柔地摸過我的頭,抱過我,足以依的手啊。
但現在卻是那樣地陌生...。

彼時此刻,我再度深刻瞭解到時間的可怕。
無論如何地強而有力,最終也依舊逃不過波瀾的侵蝕。

——長輩們是如此,なのは媽媽和フェイト媽媽是如此,はやてちゃん當然也是。

「寂寞」與「不安」,悄然地攀上心頭,
像是無止盡的繩索般,一圈又一圈地將我牢牢綑綁。
在這所能倚的人相繼離開的時間裡。

然後,慢慢地、慢慢地只剩我一個人。

不知不覺,我的眼眶開始泛紅。

「怎麼了?Vivio?」溫暖如昔的嗓音悠悠傳來,我倔強地搖搖頭,對面露擔憂之色的はやてちゃん笑了笑。
「沒什麼,只是眼睛有點不太舒服而已。」
「是嗎?唉,雖然由我來說沒什麼說服力,不過妳的年紀也不小了,要好好照顧一下自己的身體才是呢。」はやてちゃん有些吃力地抬起手臂,像記憶中的往常般摸了摸我的頭。
「嗯,我知道。」我微笑著回答。

「那Vivio,今天有發生什麼事嗎?」はやてちゃん開口詢問。

儘管已經從前線退下,也還是關心著時政。

在退役之前,はやてちゃん官拜上將,是個和フェイト媽媽、なのは媽媽分別在陸、海、空創造過過無數奇蹟的管理局總部提督,在議會上擁有不小的決策力。
也因為如此,讓はやてちゃん始終放不下有些紛擾的政局,更間接造成了はやてちゃん身體狀況的迅速衰退。

深知はやてちゃん的性格,我刻意錯開了許多最近才剛被拿出來爭吵的議題,只選些有趣、無關緊要的事情講給她聽。

畢竟97區不會有米的新聞,はやてちゃん唯一的消息來源也只有我而已。
我可不想在這樣的時候還讓はやてちゃん操煩那群沒大腦的笨蛋們所搞出來的笑話。

不過はやてちゃん的精神看來並不好,常常會像現在這樣眺望著窗外的雪景沈思。
尤其是在最近一個月內,這樣的情況越來越頻繁。

我的心情也隨之越來越沈重,因為這意味著什麼樣的事情我很清楚。
在經歷過多次親人們離開的事實之後。

「もしもし?はやてちゃん,有聽見我說話嗎?」我湊上臉,擋住對方漫不經心的視線,輕輕地揮動一下手。
「啊,抱歉,Vivio,妳繼續說,我在聽。」はやてちゃん在注意力被我強行召回後歉赧地笑了笑。
「唔,真是的,都沒在專心聽人家講話。」我起身替她拉了拉被子,「妳很累了嗎?はやてちゃん。」
「嗯,有點。」はやてちゃん很老實地回答我的問題。

「是嗎?這樣的話我也是時候該回去了呢。」
「唉,Vivio,其實妳大可不必每天過來,很辛苦的。」
「不要緊,Roreck很優秀,他會替我處理一些事情,我頂多回去蓋蓋印章而已。」我笑著回答。

Roreck
是我的副官,負責替我處理一些比較低階的公文,以及我不在的時候暫代我的職務。
最近是有辛苦到他了。

「那はやてちゃん,我先回去教會了,要好好保重,我明天還會再過來的。」輕輕抱了抱はやてちゃん原本就單薄,現在更顯得纖弱的身體。

「嗯,明天見。」
「明天見。」
「啊,對了,Vivio,回去前和那群孩子們聊聊吧,感覺上他們太過緊繃了呢。」はやてちゃん笑了笑。
「好的,那麼はやてちゃん...bye-bye...。」
「嗯,bye-bye。」はやてちゃん微笑著輕輕揮手回應我的道別。

窗外微微透射而入的光線,懶洋洋地映灑在那略帶米黃色的髮上,
以及那張無論何時都是那麼純真童稚的笑臉。

看著はやてちゃん的樣子,那句哽在喉頭的「請多加油」,
我,說不出口。

雖然我是那麼的希望。
希望不要再看到自己所愛的人離開。

はやてちゃん已經很努力了,面對那樣的病痛與折磨。
我知道她為了讓自己清醒的時間能夠多一點,刻意不吃止痛藥,
我也知道以她的病況,一般人早就笑不出來。

但正因為她是はやてちゃん,是經歷過許多大風大浪的傳奇人物,
明明很痛苦,卻還是能展露著令人心安的笑容。

所以那樣自私、單方面的無理強求,
我真的說不出口。

在掩上房門前,我情不自禁地多看了はやてちゃん幾眼,就好像過了今天,就再也看不到似的充滿了數不盡的不捨。

——慢著,這是什麼鬼念頭!

一面斥責著自己,一面走向八神家那總是熱鬧洋溢的客廳,然後Reinちゃん輕飄飄地晃到我的面前。

「嘿,給妳。」Reinちゃん可愛地對我笑著。

我低頭看向手上的面紙,才赫然發現臉頰上不知何時竟多出了兩道不屬於自己身上的東西。

「別哭了,なのはちゃん和フェイトちゃん的小孩是不會輕易掉淚的喔。」Shamalせんせい拍拍我的肩膀。
「是啊,那傢伙要是知道她家的寶貝女兒三天兩頭被はやて弄哭,到時候我們就很難交代了。」Vitaちゃん斜靠在沙發上,翹著腳,笑嘻嘻地挖苦了我一下。
「我才沒有哭喔,只是年紀有點大了,眼睛不太聽使喚而已。」擦乾臉上的淚痕,擺出小時候常常對長輩們作的「我是大人喔」的動作回敬了Vitaちゃん。
「那就好,我可不想被妳那兩個過保護的笨蛋媽媽指著鼻子臭罵咧。
「總之呢,Vivioちゃん,別太在意我們的事,好好照顧自己比較重要。」Shamalせんせい牽起我的手,很不放心地拍拍我的手背,非常認真地叮囑著。
「嗯。」我輕輕點頭做出了承諾。
「反正打從はやてさん身體出問題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已經作好準備了。」Agitoちゃん雙手叉腰,站在Reinちゃん身旁對我笑了笑。
「畢竟這是遲早的事。」
「嗯,我知道,只是...。」

看著大家的笑臉,才剛說好不哭的我,又開始難過了起來。

「嘛,別說這個了。Vivio妳應該還沒吃飯吧?喏,這個很好吃喔,我剛去買的。Vitaちゃん笑著拍拍自己身邊的空位,示意我過去。

這樣的時光,再度令我出現了錯覺。

就像昔日媽媽們不在家時,我跑到相鄰不到一條街的八神家,悠然自得地坐在沙發上搖晃著腿,吃著擺放在桌上的點心,看著はやてちゃん表演Reinちゃん一直都很喜歡的即興魔術秀,開心地與大家玩在一塊,然後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該回家的時間。

只是今天魔術師不在而已。

在八神家停留了兩個小時左右後,我看了看腕錶。

——是時候該回教會辦公了呢。

「那,我回去囉。」
「嗯,路上請多小心。」

一一擁抱了八神家的眾人,揮揮手,然後轉身離開。

大雪一直下著。
站在大門口前送別的幾道身影,逐漸地模糊了起來。

——風,明天還會繼續吹嗎?

沿著來時的路,將雙手放置在大衣的口袋裡,卷縮著身體,看向裊裊上升的白色煙霧。
我不禁如此詢問著自己。

 

(To be continute...)



コメント

  1. 竹葉 | URL | -

    魔法少女肥肥毆?!(才怪)
    不過三魔也只比Vivio大上十四、五年,
    所以現在的Vivio應該也到了成熟穩重的年紀了。
    雖然被派便當了,不過總覺得NF好幸福(笑)
    待在「好朋友」身旁一整天總比待在電子監控儀器旁一整天來得好
    (如果那精密的電子監控儀是指夜天之書及其管制程式的話除外XD)

    最後,課長又把自己的夫人當成下官的了!(認真)

  2. fine | URL | -

    扔砖头,砖头都扔给你,我想打人了=3=

  3. 老虎 | URL | -

    噗咳(嗆到)
    NF這便當也吃太急了吧

  4. Leoheart | URL | -

    To 局長:

    >>不過三魔也只比Vivio大上十四、五年,
    所以現在的Vivio應該也到了成熟穩重的年紀了。

    是啊,所以這個應該也不能叫做魔法「少女」Vivio了(大笑)

    >>雖然被派便當了,不過總覺得NF好幸福(笑)

    哪有,明明樓下那隻糟糕人都想扁人了啊XDDDDD

    >>待在「好朋友」身旁一整天總比待在電子監控儀器旁一整天來得好
    (如果那精密的電子監控儀是指夜天之書及其管制程式的話除外XD)

    是啊,不過はやて也很幸福阿,有那麼多人陪著(笑)
    (如果是那樣的話,這隻糟糕哈大概會天天裝病XDDDDDDD)

    >>最後,課長又把自己的夫人當成下官的了!(認真)

    沒辦法,FC2密碼只能設一組嘛(苦笑)
    不然下次改課長夫人,換個密碼好了...(羞)

    To 糟糕人:

    打我也沒用阿,明明被虐最兇的就是Vivio(轉頭)(喂喂XD)

    To 俺的寵物:

    >>NF這便當也吃太急了吧

    還沒有結束,那只是前菜,Vivo的回憶而已,
    還有はやて版的還沒上場...
    不過便當的量也不會比較多就是了(被揍死)

  5. fine | URL | -

    果然小哈是我高町家入门女婿(媳妇)啊www

    你也太狠心了,这两个人情投意合这么久,你也不让人家正式结合,干么小哈为大琳守寡守到老啊=3=

  6. 我不是寵物 | URL | -

    哈亞貼細嚼慢嚥,NF隨便塞兩口就下場了(指)

  7. 你大哥 | URL | mQop/nM.

    耶!?便當已經吃完啦?
    怎麼吃這麼快~沒留一個給哈亞貼啊XDDDDD

    還有那隻不是你的寵物!(指指指指指......

  8. 竹葉 | URL | -

    *註是什麼鬼?XD

    這次更新讓人看得好抑鬱啊(搥胸)
    感覺聖王大人很快就要變成真正的孤家寡人了(淚)

    >>是啊,所以這個應該也不能叫做魔法「少女」Vivio了(大笑)
    魔法大媽Vivio?(巴飛)

    >>是啊,不過はやて也很幸福阿,有那麼多人陪著(笑)
    不過看到家人(表面)年齡依舊而自己漸漸老去,最終還影響到她們的生命時,應該也不好受...


    ------------(以下:你們兩位把密碼的答案填錯了*認真+鞠躬*)----------
    >>果然小哈是我高町家入门女婿(媳妇)啊www
    反對,小哈改姓高町的話大Rein(高町Rein?)會哭死的(好像已經死了?)

    >>干么小哈为大琳守寡守到老啊=3=
    但說不定大Rein也在另一個世界為小哈在守著寡?XD
    所以你看暴君夫婦多幸福?還能牽著手一起手(錯了)

    >>哈亞貼細嚼慢嚥,NF隨便塞兩口就下場了(指)
    如果那便當是Shamal作的話,細嚼慢嚥簡直是種折磨XDDD

  9. 八神家小僕人 | URL | -

    >>>我不禁如此詢問著自己。
    文章看到這裡熊熊有<The END>的感覺(揉眼睛)
    下回要切到疾風視角了嗎?XD
    期待下回更新

  10. Leoheart | URL | yNkD6PME

    To 糟糕人:

    >>果然小哈是我高町家入门女婿(媳妇)啊www

    反對+1,要的話就嫁過來姓八神wwww

    >>你也太狠心了,这两个人情投意合这么久,你也不让人家正式结合

    你哪一隻眼睛有看到愛的光束了(指)
    兩個老人家玩不起來啦(被打爆)

    >>干么小哈为大琳守寡守到老啊=3=

    因為王妻最高阿!=3=(被拖走)

    To 俺家傲嬌的寵物:

    >>哈亞貼細嚼慢嚥,NF隨便塞兩口就下場了(指)

    便當還有別的地方在發阿XD(揮手)(被圍毆)
    而且不細嚼慢嚥的話對胃不好的.ˍ.(被巴死)

    To 沒用的大哥:

    >>怎麼吃這麼快~沒留一個給哈亞貼啊XDDDDD

    因為是豪華加大版的阿XDDDD當然還沒吃到(被碟阿伯)

    >>還有那隻不是你的寵物

    我有付錢買回家喔= =

    To 局長:

    >>*註是什麼鬼?XD

    小娛樂(一秒)(才怪XD)
    沒啦,原本是想解釋一下那是什麼意思,不過忘記了(被巴頭)

    >>這次更新讓人看得好抑鬱啊(搥胸)
    感覺聖王大人很快就要變成真正的孤家寡人了(淚)

    嗯,這篇原本就是要寫那樣的場景,這才只是開端而已(被圍毆)

    之所以會選Vivio是覺得以她的年齡差最適當,
    還有她和小哈間的關係應該會很很好的原因
    說實話,這樣欺負聖王大人其實有點過意不去orz

    >>魔法大媽Vivio?(巴飛)

    差不多XDDDDD(被七色光揍死)

    >>不過看到家人(表面)年齡依舊而自己漸漸老去,最終還影響到她們的生命時,應該也不好受

    是啊,所以這個在之後會講到,以小哈的視角去詮釋,
    只是能不能好好描述就是未知數了orz

    但是從某方面來講,在最後的時候家人都還在,不會有人比自己早走,
    這樣其實也算是一種幸福...
    畢竟被留下來的人會更不好過

    >>你們兩位把密碼的答案填錯了*認真+鞠躬*

    不,完全沒有錯阿!(大笑)

    >>反對,小哈改姓高町的話大Rein(高町Rein?)會哭死的(好像已經死了?)

    而且八神聽起來比較帥(喂喂喂喂XDDDDD)

    >>但說不定大Rein也在另一個世界為小哈在守著寡?XD

    小哈:「誰在那邊敢娶我老婆的敢情是不想活了?(燦笑)」

    >>所以你看暴君夫婦多幸福?還能牽著手一起手(錯了)

    然後在同一時間,管理局瞬間減少66%的戰力XDDDDDDD

    >>如果那便當是Shamal作的話,細嚼慢嚥簡直是種折磨XDDD

    糟糕哈:「所以我分給全家吃了.ˍ.」(喂喂喂喂喂喂XDDDDDD)

    To 僕人:

    >>文章看到這裡熊熊有<The END>的感覺(揉眼睛)

    是啊,就這樣完結吧~~~(大笑)

    >>下回要切到疾風視角了嗎?XD

    是啊,大便當開始免費發送XDDDDDD(被碟阿伯)

  11. 我不是寵物也不是傲嬌 | URL | -

    >>還有那隻不是你的寵物
    大哥說的是對的!

    >>糟糕哈:「所以我分給全家吃了.ˍ.」(喂喂喂喂喂喂XDDDDDD)
    這樣嚇馬滷是自食其果?
    話說Agito可以單獨存在嗎?

  12. 赤洛炎 | URL | -

    雖然點進來了....
    還沒有心理準備
    等"一時興起"再來看(握拳)

  13. fine | URL | -

    》所以你看暴君夫婦多幸福?還能牽著手一起手(錯了)

    要不是我當初強烈要求糟糕人把NF的便當間隔必須縮短在一周之內,還不知道這狠心的家伙怎麼虐留下來那個呢(炸)
    我才不會像他狠心地讓一個人在彼岸等一個人那麼久(誤)
    要知道這兩只可是一個走了,另一個肯定急著去追的www


    》你哪一隻眼睛有看到愛的光束了(指)

    這不很明顯嘛
    >一貫的特殊音調,一貫的溫暖笑容,總是令我心安的人
    >在兩位媽媽的葬禮上,我緊抱著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人
    >對我來說,はやてちゃん是除了媽媽們外,影響最深厚,也最喜歡,支柱般存在的人。

    》兩個老人家玩不起來啦(被打爆)

    誰叫你讓他倆拖這麼久,拖到金髮/褐髮變成白頭(?)
    兩個老人家默默愛對方一生,臨別時深沉而又默契的感情也很萌啊wwwww

    已經開始妄想小哈喜歡vivio,但是為了對大琳的忠誠一輩子也沒有說,vivio理解小哈也沒有去要求,但兩個人的行動和心情所表現出來對對方的關心根本就是情投意合的劇情了(妄想自重www)

    ----------------

    啊啊啊,我需要溫暖和治愈,我去寫NF怎麼牽著手一起走的補充劇情好了~~~(拉回來,要理智)

  14. 竹葉 | URL | -

    >>然後在同一時間,管理局瞬間減少66%的戰力XD
    然後很快地連另外的33%也...
    聖王大人也改投教會了,教會勢力抬頭吧!貝爾卡的逆襲(越扯越遠)

    >>要不是我當初強烈要求糟糕人把NF的便當間隔必須縮短在一周之內
    原來還能有這種要求的XD

    >>我去寫NF怎麼牽著手一起走的補充劇情好了
    (「牽著手一起」讓我馬上想到兩人手拉手一起去跳軌,不過火車大概會先被爆掉*喂*)

    我要看兩個老人家放閃光的故事!(舉手)
    看著F勉強地扶著走路不穩的N一起擠公車、逛公園,然後找家小店坐下點一份餐兩份吃、下午悠地坐在公園看別人的小孩子玩耍打發時間,為什麼要看別人的孩子?因為Vivio不長進,沒能讓他們含飴弄孫啊!(夠了!拖出去)

  15. Leoheart | URL | -

    To 別再口是心非了,俺的寵物.ˍ.:

    >>大哥說的是對的!

    那是因為大哥嫉妒我(一秒)

    >>這樣嚇馬滷是自食其果?

    糟糕哈:「也是該讓她稍微知道一下自己的便當有多難吃了...(轉頭)」

    >>話說Agito可以單獨存在嗎?

    關於這點,我是已經破壞掉這種設定,因為如果全家都不載了,只留下Agito一個人,
    基本上這對已經習慣了家庭溫暖的Agito來說,是種殘酷的對待orz

    To 赤洛炎:

    基本上這是一篇便當滿天飛的大雷文,
    所以可以的話,還是不要輕易食用比較好.ˍ.(非常認真)

    To 糟糕人:

    >>要不是我當初強烈要求糟糕人把NF的便當間隔必須縮短在一周之內,還不知道這狠心的家伙怎麼虐留下來那個呢(炸)

    我又不是變態囧囧
    沒事虐那麼多個幹嘛,我會被圍毆耶(死)
    而且便當作太大我會先壞掉的.ˍ.(認真)

    >>我才不會像他狠心地讓一個人在彼岸等一個人那麼久(誤)

    狠心的又不是我,明明是都築...(被拖走)

    >>要知道這兩只可是一個走了,另一個肯定急著去追的www

    N+F:「因為最近便當漲價了,為了節省一點錢養肥肥毆,只好兩個人合吃了(淚目)」(喂喂)

    >>這不很明顯嘛

    那明明就是肥肥毆單相思.ˍ.(被七色光吞掉)

    >>誰叫你讓他倆拖這麼久,拖到金髮/褐髮變成白頭(?)

    小紅帽:「因為事情有先後順序,就算要也是我先來!(非常認真)」

    >>兩個老人家默默愛對方一生,臨別時深沉而又默契的感情也很萌啊wwwww

    明明狸貓是在想狸貓他老婆(轉頭)

    >>已經開始妄想小哈喜歡vivio,但是為了對大琳的忠誠一輩子也沒有說,vivio理解小哈也沒有去要求,但兩個人的行動和心情所表現出來對對方的關心根本就是情投意合的劇情了(妄想自重www)

    這個妄想GJ!XDDDDD
    麻煩這位糟糕大仙請具現化wwwwww(敲碗)

    >>啊啊啊,我需要溫暖和治愈,我去寫NF怎麼牽著手一起走的補充劇情好了~~~(拉回來,要理智)

    寫吧寫吧!反正老人家的戀情說不定會意外的有萌點?XDDD(被拖去吃西瓜)

    To 局長:

    >>然後很快地連另外的33%也...

    管理局女局員:「這樣少一個局裡的糟糕份子,不是很好嗎?(攤手)」

    >>聖王大人也改投教會了,教會勢力抬頭吧!貝爾卡的逆襲(越扯越遠)

    然後再來個一統天下好了XDDD(大笑)

    >>原來還能有這種要求的XD

    才沒這回事,那是因為我本來就很有良心(一秒)

    >>「牽著手一起」讓我馬上想到兩人手拉手一起去跳軌,不過火車大概會先被爆掉*喂*

    那也要有哪台火車敢壓過去阿XDDDDDD

    >>我要看兩個老人家放閃光的故事!(舉手)

    +1!!(一起敲碗)

    >>因為Vivio不長進,沒能讓他們含飴弄孫啊!(夠了!拖出去)

    小紅帽:「那是因為她想要跟小哈生,但是小哈不接受啊(竊笑)」(才怪XD)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279-cb357e3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