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夜天の空に吹く最後の風(二)

2008年07月16日 22:30

  開始了,八神家的大便當。一樣是雷,請多注意!(頓首)

  預計還有一個章節,讓Vivio負責收屍收尾(被七色光打爆),這次應該沒虐到了吧?.ˍ.(非常認真)(再度被打爆)寫這篇文的時候我作了點改變,也就是嘗試把文章的寫作方式改回自己熟悉的第一人稱視角以及年輕時慣用的手法,不過這對我來說其實很頭痛,因為寫文的時候,果然還是比較喜歡平常一點,注意太多修辭反而很頭大。總之便當送完了,現在就準備結尾,所以本篇是總計三回,全長一萬字左右,然後磚頭請別亂扔,謝謝合作!(逃)

 


 

夜天の空に吹く最後の風(二)

 

有多久沒作夢了呢?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漸漸不再作夢,

總是一閉上眼,就僅見一片死寂,直到隔日的黎明升起。

 

然而近日,我又開始作夢了。

 

在夢中,我看見了已逝去的老友們,以及許許多多年少時的點點滴滴,

像是紀錄片般,一幕又一幕播放著。

 

兒時的夢、少年的血氣方剛,

究竟是何時不再擁有那些年輕的象徵呢?

我,已經忘了。

 

然後,慢慢地、慢慢地,

作夢的時間變多了,清醒的時間變少了。

 

——我的旅程,即將抵達終點。

 

我並不畏懼死亡。

生與死的問題,自孩提時就從未放在心上。

 

大概是小的時候經常在鬼門關前徘徊吧,總認為死亡沒什麼值得害怕的,反正人終究會面臨到那一刻,只是早跟晚的區別而已。

因此在當時,我毫不在意壽命的延續與否,只要能在那段有限的時間裡,好好負起身為主人的責任,帶給那群孩子們幸福快樂的每一天就已足夠。

 

但是那樣的我,居然也會希望能夠擁有無限的時間。

 

——因為,我是那群孩子們最後的主人。

 

或許是那群孩子們的模樣自始至終未曾有任何的改變,我完全沒有發覺時間早已無情地在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跡,

直到五年前なのはちゃん和フェイトちゃん相繼病倒的那一刻才驚覺到自己不再年輕的事實。

 

同時,也發現了我的健康已悄悄亮起紅燈。

 

那一天在家中因突如其來的劇痛失去了意識,等到再度睜開眼睛時人已經身處在病房內,

周圍掛滿了不少精密的監控儀器,以及維生用的緊急設備,耳邊不時傳來嗶、嗶、嗶的聲響。

 

守候在一旁的孩子們一見到我總算清醒,一個個趕忙湊上前詢問我的狀況,VitaRein更是緊緊握著我的手不放。

看著孩子們近在咫尺的面容以及焦急的模樣,數不盡的難過與自責突然間蜂擁而上。

 

「對不起。」透過氧氣罩,乾澀、嘶啞的聲音,有些模糊地自嘴裡艱澀地逸出。

 

一起攜手走過的數十年光陰,很滿足,也很幸福。

雖然有點放心不下當前的時政,不過我相信Vivio一定能夠帶領管理局走向更好的未來,

所以說真的,無論死神何時向我招手,都能無憾地離去。

 

——但那是在只有我一個人會離開的前提之下。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對不起...,因為我的關係,害你們失去永遠的生命...」

「...はやて,如果哪天我們比妳先走,妳會有什麼樣的感覺?」Vita握住我顫抖的手,認真地看著我。

 

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答案,很明顯。

 

而且我也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同樣地,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樣阿,はやて。妳認為當妳不在身邊以後,我們還會常常像現在這樣打從心底開心地笑嗎?」

 

是啊,當一個人懷著無盡的思念,在所愛的人離開後,

那是多麼令人難受的心情我不是比誰都還要清楚嗎?

尤其是再也無法見面的時候。

 

經歷過初代ReinGrahamおじさん的洗禮,以及看著なのはちゃん和フェイトちゃん走過的喪親之痛,

這樣的道理不是很早就已經明白了嗎?

 

「所以請別再說這種話了,能夠和妳一塊離開,我們一點都不覺得委屈,相反地,反而覺得非常、非常幸福喔。」Vita微笑地舉起我的手,輕貼著她的臉頰。

 

ReinShamalSignumZaffila以及Agito,也是以相同的笑容看著我。

 

永恆的生命對那群孩子們而言,並不是最重要的事,

對我來說也是。

 

能夠與心愛的人一起走向時間的終結,緊繫著彼此的手,

沒有任何人被遺留在回憶的漩渦之中,也不會有任何人嘗受到思念的痛楚,

這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現在,好好把握僅存的相處時間,儘管是短暫的一秒也好,那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我們會一直陪著妳,一起走到最後喲,現在請好好休息,好嗎?」

「嗯。」含著淚水,輕輕地點點頭。

 

在那之後,我竭盡全力替自己在最後的職務生涯裡劃下一個休止符,也更加珍惜與所愛的家人們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

 

然後——

 

故鄉終於飄下今年的初雪,銀白色的景色和記憶中的那天相仿。

 

在今天的早晨,我開口央求孩子們陪我到充滿兒時回憶的市街以及後山,

很難得的,孩子們居然一反常態地接受了我的請求,換做是昔日,孩子們肯定不會答應。

 

果然,他們也察覺到了嗎?

 

如同那遙遠過去般,和其他人在家門口等待著最小的孩子慌慌張張地套上鞋子,然後全家人在寒冷的天氣裡手牽著手一起出門。

 

只是這回有些不同。

我,已無力行走。

 

Shamal一面推著輪椅,一面不時關心地頻頻詢問我是否會感覺寒冷,VitaRein也是緊跟在我的身旁,牢牢握住我的手,從未放開過,而Signum則是牽著Agito,與Zaffila一同走在身後。

 

故鄉的景色,變化了很多呢。

熟悉的超市換成陌生的商店,なのはちゃん家所經營的翠屋早已易主,連記憶中總是人來人往的駅站也不復以往的風貌,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又一座新式的現代建築。

 

所有的事物,幾乎都已變得那樣地陌生。

而我,是在外遊歷多年終於返鄉的歸人,正嘗試在城市裡尋找著那些消失的曾經,逡巡著埋藏自己過去的年少的各個角落。

 

學校、公園,五個孩子背著書包嬉鬧著,愉的歡笑聲充斥其中,在耳畔不斷響起。

圖書館、書店,五個少女翻閱著書本低聲討論著,認真的身影穿梭其中,在眼前不停放映。

 

過往的一切,迄今猶聞,歷歷在目,

記憶,泉湧著。

 

沿著小時候常常和好友們一同玩憩的防波堤,看著永遠閃爍著美麗光波的深藍,嗅著空氣裡那淡淡的海潮的氣息,慢慢地走向海鳴市的後山。

 

那裡,沈睡著皎潔的月光。

 

「我,很喜歡魔法喔。」

這是なのはちゃん離開前所說的某一句話,當時的她,是那樣地幸福洋溢。

 

現在,我更能明白那句話所代表的含意。

 

如果沒有了魔法,我們或許就不會是現在的我們,

不會認識彼此,也不會擁有那群孩子當家人,

然後庸庸碌碌地度過這輩子,永遠無法理解什麼是幸福的真諦。

 

所以,我,也很喜歡魔法。

 

儘管擁有力量後所要承擔的責任是那麼的巨大。

儘管在別離時會有太多的不捨。

 

半瞇著眼,與孩子們待在可以清晰眺望整個海鳴市的山崕邊,靜靜地將故鄉的面貌深深刻進腦海。

 

——這就是她最後所看的景色嗎?

 

「很漂亮吶,海鳴市。」我看著從未仔細觀察過的故鄉的風景,發自內心地讚嘆著。

「是啊,非常漂亮呢。」

 

風,輕輕吹過臉龐,暖暖地、柔柔地,

和著孩子們自掌心傳來的溫度,舒服地令人想閉上眼。

 

——有點想睡了呢。

 

但是我知道,這次一閉上眼,大概就沒機會能再睜開,

我的身體,已經到達極限。

 

啊,果然人到了這個時候,怎樣都還是會捨不得呢。

捨不得孩子們可愛的聲音,捨不得孩子們純真的笑容,捨不得未來能與孩子們相處的任何的一秒鐘...,

好多個捨不得不停地交錯著。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更何況——

 

「あるじはやて,如果感到累了的話...,請安心睡吧,我們會一直陪著您的。Signum像是察覺到我的疲倦般,蹲在我的身邊柔聲說著。

 

其他的孩子們也對我露出了微笑,緊緊握著我的手。

 

——是啊,我們會一直在一起,不會再分開了喲。

 

於是,在孩子們的圍繞下,我點點頭,帶著滿足的笑容,輕輕地閉上眼,慢慢進入了另一個夢。

 

在那個夢裡,不再有紛爭,也不再有傷痛,一切都是那樣地單純與美好。

 

然後,我看見了久違的老友們,一個一個摸著我的頭,拍著我的肩膀,開心地與我的手相互碰觸著,

也看見了總是對我展露著溫暖笑顏的那個人,正微笑地站在不斷對我揮手的孩子們身旁。

 

我伸手輕輕撫摸了她閃耀著銀月般光輝的飄逸長髮,顫抖的指尖無聲地划過那細緻漂亮的臉,

不知不覺中,淚水滿溢。

 

因為,我們終於又相遇了。

 

「走吧。」

我擦乾眼淚,笑著握住家人的手。

 

這是最初,也是最後的夢。

現在,夢的延續,開始了。

 

To be continute...)



コメント

  1. fine | URL | -

    小哈能在大琳離別之地迎向大琳等候她的地方也很幸福啊,誰說哈雅帖沒有NF幸福的?
    一家人終于要團聚了(敲

  2. 八神家小僕人 | URL | -

    喔 新章的感覺很不錯wwww
    >>>居然也會希望能夠擁有無限的時間
    再怎麼堅強,在離別的時刻免不了脆弱的一面的小哈好萌(喂)
    >>>小哈能在大琳離別之地迎向大琳等候渚D的地方也很幸福暑x,誰說哈雅帖沒有NF幸福的?
    fine爸英明XDDD(揖)
    幸福號便當趕快出菜吧偶等不及了

  3. 竹葉 | URL | -

    為什麼這次更新明明看到小哈快便當了,卻沒有之前那篇來的憂傷?
    如果說NF的幸福是二人的世界,那小哈的幸福就注定是大家族的幸福了XD

    不知道管理局在看到他們剩下的33%戰力在海鳴後山慢慢消失時會有何感想?(沒有人想知道)

  4. Leoheart | URL | -

    To 糟糕人:

    >>小哈能在大琳離別之地迎向大琳等候她的地方也很幸福啊,誰說哈雅帖沒有NF幸福的?

    所以說這是不一樣的幸福阿XDDDD
    而且小哈走的比較熱鬧,陪葬品好多XDDDD(喂喂)

    >>一家人終于要團聚了(敲

    還團聚咧XDDDDD

    To 僕人:

    >>新章的感覺很不錯

    因為便當很大?XD(被打爆)

    >>再怎麼堅強,在離別的時刻免不了脆弱的一面的小哈好萌(喂)

    慢著,這隻老哈(喂喂XD)明明是在便當吞食中,還滿嘴的飯菜,
    哪裡萌了XDDDDDD

    >>幸福號便當趕快出菜吧偶等不及了

    糟糕哈:「可是我還有一堆未建交地還沒入手...」(被拖走)

    To 局長:

    >>為什麼這次更新明明看到小哈快便當了,卻沒有之前那篇來的憂傷?

    因為這篇原本就是虐Vivio用的.ˍ.(被七色光擊中)

    嘛,反正活人與死人,活人會比較可憐這是定律阿XDDD(再度被打爆)

    >>如果說NF的幸福是二人的世界,那小哈的幸福就注定是大家族的幸福了XD

    糟糕哈:「反正到時候要比閃光我可不會輸!!(握拳)」(喂XD)

    >>不知道管理局在看到他們剩下的33%戰力在海鳴後山慢慢消失時會有何感想?(沒有人想知道)

    管理局女職員:「很好阿(冷淡)」(被碟阿伯)

  5. 竹葉 | URL | -

    >>過往的一切,迄今猶聞,歷歷在目,
    >>記憶,泉湧著。
    作為一直看著她們幾個長大的老人家,看到這段特別有感觸呢(拭淚)
    不過艾莉莎和鈴鹿才不會像她們三個一樣這麼早就過勞死呢= =

  6. Leoheart | URL | -

    >>作為一直看著她們幾個長大的老人家,看到這段特別有感觸呢(拭淚)

    局長,您老了阿!XDDDD(大笑)(拍肩)

    >>不過艾莉莎和鈴鹿才不會像她們三個一樣這麼早就過勞死呢= =

    我可沒說小哈幾歲掛喔XDDDDD

  7. 早上

    很難得看到有人以魔砲傳說的終點為題材下筆,畢竟實在很難想像那三人會長命百歲啊= ="

    魔砲果然還是最適合這種寧靜中帶點憂傷的結局,倒是新人們被徹底鬼隱了.

    雖然因為個人怨念就擅自把Agito的設定跟動不太好,不過都築也沒講融合騎出了念動核分離外還有哪些維持方式,所以就算了




    (PS:銀河的I'S到底想不想講啦!!!!這樣寫同人很困擾耶=皿=!!)

  8. Leoheart | URL | -

    不好意思,我把重複的留言砍掉了@@
    還請見諒orz

    >>很難得看到有人以魔砲傳說的終點為題材下筆,畢竟實在很難想像那三人會長命百歲

    其實也還好啦,這是我在腦袋壞掉兼某條神經失調的情況下才搞出來的雷物(掩面)
    然後寫到最後還想自己打自己幾拳這樣...Orz

    >>魔砲果然還是最適合這種寧靜中帶點憂傷的結局,倒是新人們被徹底鬼隱了

    因為人數太多的話不好控制,而且會有焦點被模糊的可能性存在,
    所以我連NF都是在幾個字裡面解決光,更別說すずか和アリサ都鬼隱到連名字都沒有,
    只把重心擺在Vivio(送終的後輩)以及八神家(將死之人)上面,
    這點還請見諒m(_ _)m

    >>雖然因為個人怨念就擅自把Agito的設定跟動不太好,不過都築也沒講融合騎出了念動核分離外還有哪些維持方式,所以就算了

    在我的想法裡,被留下的人是最可憐的,尤其是在充分享受過家族之樂後。
    再加上如果讓Agito留下,大概還得追加不少篇幅來處理Signum和Agito,
    這麼做的話同樣也是會出現不少問題,所以我就私自將ReinII和Agito的所有設定改成自我流,
    畢竟我也捨不得看到ReinII和Agito得過著沒有はやて、沒有Signum、沒有八神家的眾人存在的日子...(轉頭)

    >>銀河的I'S到底想不想講

    大概是跟スバル一樣?既然是相同的遺傳因子的話@@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282-756a51eb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