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2-3

2008年10月10日 16:00

依照約定灑土了,局長大人,我要你的下文囉!(燦笑)

這禮拜明明放了三天連續假日,但是好死不死,我的電腦剛好在這時候出現問題(抓頭)
因為原本電腦就時常會開機開到一半會自動斷電,只要重開就沒事,
但是昨日連續開機十幾次都自行斷電,其中有幾次連在BIOS重新設定都還是會斷電,
我想這次硬碟受損大概會很嚴重吧!(死)等到復機以後一定得做備份動作了(轉頭)

確定不是軟體出問題,乾脆就直接拔除排線,
一個一個檢查到底是哪裡出問題,電源供應器也拔到另一台電腦測試,
初步自行檢查的結果是判定主機板又燒毀了某個電容,導致電壓不穩,主要原因八成是跟機殼漏電有關。

所以這三天之內我大概得當遊魂了,沒辦法畫圖,或許看書看一看無聊就會借用朋友的電腦來打字補坑了吧,如果沒有懶人病發作的話(大笑)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2-3


「請多指教,八神特別搜查官。」
「請、請多指教。」

はやて先是將手往腿邊的衣服用力擦了一下,才緊張地輕輕握住Reimiras祭師長雖老邁、粗糙但富有力量的手。
感覺上,這位祭師長和管理局那三位老提督有相同的味道呢,就連藏在鏡片後方的色眼眸,也是閃動著蘊含智慧的波光。

「真抱歉啊,八神特別搜查官。因為最近教會實在太不平靜了,Aaron團長為了保護我和其他人的安全,才下了那道指令。若有什麼冒犯之處還請見諒呢,尤其是這位小騎士。」Reimiras笑著拍拍臉上掛滿怒色的Vita的肩膀,然後輕輕摸了摸紅色小獅子的頭。

素來不喜外人摸自己頭的Vita,藍色的大眼睛死盯著Reimiras逐漸靠近的手,頭頂上的防衛雷達也高高翹起。原本想要做出反抗的動作,但是自己的肩膀被Signum用力抓緊,Shamal更是偷偷從背後踹了一腳以示警告,只好乖乖站著不動,彆扭的臭著一張臉,委屈地任由祭師長的手,像是安撫小孩般來回摸了摸自己的頭。

<啊啊,Vita真的好可愛阿~>看到Vita那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八神家的小家主不禁偷笑了起來。
<是啊,Vitaちゃん的樣子很有趣呢!>站在自家家長身邊的ReinforceII,也跟著笑出聲。

只是這麼一來,八神家最小的孩子才剛說完沒多久,還在氣頭上的紅色小獅子,是立刻將無處宣洩的怒氣,一口氣全傾倒在ReinforceII身上。

<…Rein,我要跟妳絕交,妳覺悟吧!>
<咦?!等、等一下!Vitaちゃん!…Meister…>八神家的末子頓時緊張了起來,急忙轉頭尋求家長的協助。
<放心放心,Vita不會不理妳的,她只是說說氣話而已嘛。對吧,Vita?>
<哼!>

「Carim,要一起進來嗎?」Reimiras對守在一旁的衛士們比了個動作後,微笑地看向Carim等人。
「不了,Reimiras祭師長,我和Rossa在外面等就好。」Carim很快地做出回應。
「這樣啊…,那好吧!八神搜查官,請跟我來吧!」
「好的。」

はやて和ReinforceII一踏進有著目生動的壁畫,以及鋪有精緻細膩的深紅地毯的室內,一大一小立刻放慢腳步,將目光投射到原本就很想一探究竟的事物上。
反觀騎士們則是一副早就看慣了的樣子,一派輕鬆地跟在はやて的身後。

走在前方的Reimiras發現身後的距離似乎拉開了一大截,回過頭看看後面的情況。只見はやて正抬頭望向壁畫,專注到忘記前進。
「呵呵,對這些東西有興趣?」笑了笑,慢慢走到はやて的身旁。
「嗯,不只是很漂亮,總覺得這些東西也描述著滿滿的古貝爾卡歷史呢。」はやて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妳說的沒錯,這幅壁畫是貝爾卡的傳奇畫家Casper在一百年前所繪,地毯則是動用不少手工精湛的裁縫師,一針一針仔細地縫製而出,堪稱是我們教會的兩項寶物呢。有注意到那些圖騰嗎?」祭師長解說完後,笑著指了指地毯。
「有。那些是王族們的家徽?」
「是的。在數百年前,貝爾卡分裂成許多國家,由各個領地的領主分別統治。然後,在漫長的歷史中,透過戰爭、聯姻,慢慢地合併,最後就是妳所看到的這十二個國家。而這張地毯,就是以當時各國的所在位置,依序從各個方位來縫製。其中這個飛龍圖騰,就是聖王家的家徽。在它左側的這個是Rochester、Gareya、…,最後是最北邊的是Laurentium,所以聖王家族算是處在貝爾卡最東方的區域。」Reimiras依序提點各個徽章的所屬,はやて和ReinforceII的目光也很自然地隨著Reimiras的指向移動。

「至於這幅壁畫嘛,也是依照國家的區塊來畫,不過聖王家族的所在位置改成在我們頭頂的上方,而最中心這位就是初代聖王。」
「阿,原來這個金髮,長得很漂亮、很威風的姊姊就是聖王…,好年輕阿!」

——然後這傢伙也是造成這次事件的主因之一,因為她家的兵器。

古貝爾卡的王族們,在兵荒馬亂的年代裡,所有的繼承人幾乎…不,是全部都接受了肉體的改造,以便擁有在戰場上扮演絕對關鍵性、足以一人扭轉乾坤的戰力。
此外,各個王族也發展出各自的戰爭兵器,個個殺傷力巨大,破壞力極強,在漫長的彼此互相爭戰中,嚴重污染了許多的次元。而這回任務的主要對象——聖遺跡物,也與這樣的兵器有關。

甚至,夜天之書會失去原本該有的面貌,成為帶來不祥的兵器,也是因為這些王族們的關係吧!

有時候はやて會想,人為什麼總是要做「爭奪」這種行為?
為了爭奪土地,為了爭奪財富,為了爭奪力量,人們總是不斷重複這樣的事情,然後帶來無止盡的傷痛,這樣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在初代Reinforce的遙遠記憶裡,はやて曾經看過那樣的景象,眼淚、哭喊聲,混雜大量死亡的飄散著。

帶著鐵鏽的血腥味、騎士們想哭卻不知淚水該為誰而落的表情、初代Reinforce的痛苦絕望…雖然只有看過一兩次,但那樣的衝擊,令はやて是打從心底厭惡,極度希望這類悲傷的事,不會發生在自己的手上,更期盼所有的傷痛能永遠就此終結。

當然,はやて也很清楚,人,與生俱來的慾望是無法杜絕的,只要身為人類的話。 畢竟就連自己也有著那樣自私的願望——想要身邊的人們都能得到幸福。
是以,對於王族們所抱持的想法,はやて也不是不明白。人都會想要擁有、環抱更多的東西,這是人之常情,也是人之所以身為人的貪婪本性。然而為了達成那些看不見盡頭的欲望,世人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來償還附加的傷害。
 
——那些代價,即便日已西落,餘溫直到現在都還在持續延燒。

Fate也好、なのは也好,甚至是自己也好,會踏上現在各自所選擇的路,也是由於那些慾望的延續。

<Meister…?>ReinforceII輕輕拉扯一下緊皺著眉頭的はやて的衣角,擔心地悄聲叫喚。
<啊,嗯,沒事、我沒事。>
<可是Meister剛剛的表情好像怪怪的…>不安地抬頭凝望著那雙深邃的大海,像是要確認什麼似的將衣袖拉得更緊。
<放心,真的沒事。>はやて露出那副一貫的笑容,伸手摸摸幼子流瀉著銀白色月光的頭髮。

無限的慾望、無限的貪婪,造就了無限的悲劇。

自己最心愛的孩子們的雙肩上,就曾這樣背負著層層的枷鎖,走過漫長的數百年光陰,不知何為溫暖,也不知何為愛,唯一知道的就僅是戰鬥、戰鬥再戰鬥,只能沉浸在沒有盡頭的深紅暗之中。沒有任何人聽得見他們的渴求,也沒有任何人看得見他們的淚水。
或許這個世上的哪個角落,也有許多像Signum他們一樣,被冠上「兵器」這個冷酷無情的代名詞,在深不見底的泥沼中徬徨掙扎的無辜孩子。
為了能彌補以往犯下的過錯。
為了能幫助不受祝福的生命脫離沒有未來的日子。
為了能將初代Reinforce贈與的能力、眾人給予的溫暖,幻化成真正的祝福之風,吹送到更遙遠的地方。
為了這些,才會選擇牽著孩子們的手,一起走上現在這條同樣也是看不到終點的路,如同當初なのは對自己所伸出的炙熱的手掌般。

輕輕閉上的眼,再度緩緩睜開之時,湛藍之中正閃耀著比星辰更加耀眼的光輝。

「八神特別搜查官,我想Carim應該有先告訴妳了,關於兩年前的事情。」Reimiras在帶領眾人進入會客室內廳就座後,雙手交疊於下顎,透明的鏡片上反射著はやて尚且幼稚卻堅定無比的臉。
「是,騎士Carim也告訴了我籤文的內容,大致上從她和Acousさん的講法裡瞭解一些事情。Reimiras祭師長,我想冒昧問一個問題。」
「請說。」
「您剛剛似乎有提到最近教會不太安穩…,是有出什麼問題嗎?」
「嗯,八神特別搜查官,妳對籤文中『聖夜』這兩個關鍵詞有何見解嗎?」Reimiras沒有正面回答はやて,反而丟出個問題讓她思考。
「聖夜…應該不是指97區的那個節日才是…所以…」はやて沉思了半响,「和聖王有關?」

「3月28日,初代聖王誕辰。」冷不防地,一道帶著寒冰的低沉嗓音從門口響起,伴隨著軍靴敲擊地面的聲音,叩咚叩咚,相當有規律。

八神家的騎士長一聽見這樣的聲響,不禁皺起眉頭——因為這樣整齊的腳步聲顯示來者不僅是個不折不扣、一絲不苟,還是極為頑固、恪守騎士精神的老派騎士。
看著身旁的首領露出詭異的表情,讓八神家的湖之騎士登時笑了出來。

<似乎跟妳很像呢。>
<囉唆, Shamal。>
<不曉得他跟我們的騎士長大人相比,哪位會勝出呢。>
<閉嘴,Shamal。>
<別皺著眉頭嘛,這樣會顯得更頑固喔。>
<…Shamal。>嘆了口氣,無奈地摸了摸總是不自覺就會緊皺的眉心。
<嘻,Signum真的很有趣呢。>
<…Shamal,如果妳少說一點話我會很感激的。>
<呵,生氣啦?>Shamal輕輕笑了起來。
<沒有,只是覺得妳很吵。>

這是八神家的騎士長第N次栽在那位自認識以來,一直都有著暖暖的笑容,但認真起來肯定是無人能及的金髮參謀的手中。

雖然很欣賞Shamal宛如春風般包覆一切的溫柔,就算她時常管不住老是掉落的眼淚也無妨,畢竟那些都能算是Shamal可愛的地方。但是讓Signum感到最頭痛的,就是她總喜歡對自己起壞心眼,以及那足以造成世界毀滅的家事能力。
有時候Signum不禁會想,自己大概是很久很久之前,欠那傢伙什麼來不及還的東西,所以現在才會變成這樣吧!

「3月28日?不就是再過幾天而已?」はやて吃驚地回頭望向聲音的來源處。
「啊啊,是Aaron吶…來得正好,我來跟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總局派來協助的八神特別搜查官,以及她的家人們,剛剛才想請你過來一趟呢。」

有著墨色長髮,以及一雙宛如猛禽般銳利的眼眸的男人,向Reimiras行騎士禮節後,挺直背脊走向はやて,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削瘦但異常剛硬的臉龐,蓄著自唇畔延伸至鬢角、下顎的短鬚,白色鑲金的罩袍批裹著頎長的身影,腰間掛著一柄赤紅色的長劍。
年幼的特別搜查官對眼前這個男人唯一的印象,就只有「冰冷」兩個字可以形容。
尤其是那雙湖色眼睛,令小個子搜查官與他四目相接時,下意識地打了個哆嗦。
與はやて打過照面後,男人伸出被如同本人寫照般,那只被鋼鐵包覆著的左腕,與急忙起身的はやて握手示意。
相握的左腕傳遞出的感覺,既堅硬又冰冷。

「在下是Aaron.Eaglancer,聖王教會騎士團團長,幸會。」
「八神はやて,時空管理局特別搜查官,請多指教。」

<看吧,就說他跟妳很像吧。>跟著はやて一同起身的Shamal,偷偷微笑著看向一旁正板著臉孔的Signum。
<我現在沒空理妳,要找人鬥嘴的話去找Vita。>
<喂,關我什麼事啊!>聽見Signum莫名其妙提到自己,八神家的小騎士立刻出聲抗議。
<…。>Signum沒有回話,青藍色的眼睛正凝視著Aaron,神色十分嚴肅。此時,Signum注意到Aaron腰間那把紅色的長劍。

——紅色的劍?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
我曾經在哪見過嗎?

八神家的騎士長的視線,始終無法自那柄劍上離開,不停在腦海中找尋任何蛛絲馬跡。只是無論如何努力,就是無法擠出一絲有效的情報。

——或許…是我多心了也說不定…。
Signum也只能給予這個答案來說服自己。

「照時間推算,只剩一個禮拜左右就是聖夜。既然是聖王誕辰,那大概會是貝爾卡自治區最盛大的祭典。我想…到時候應該會有不少來自外地的訪客?」重新就座後,はやて右手輕抵下顎,低頭沉吟。
「嗯,屆時教會本身亦會開放參觀,這是歷年的傳統。」
「也就是說出入教會的人士到時候會相當複雜,在防備上確實是最糟的時候,只消一個小小的騷動就能製造大意外…」
「正是,這幾天為了這項重大慶典,騎士團也在進行密集的演演與規劃,人手調派上出了點問題。期間內,有幾位樞機官受到攻擊,所以Aaron才下達那樣的指令來保護教會安全。」
「原來如此,那我了解了,這樣就不難推敲籤文上所指的時間了。總之,對方的目的是『聖遺蹟物』吧?恕我冒昧一問,目前教會中一共存有幾件『聖遺蹟物』?」

在はやて提出問題後,Reimiras和Aaron互看一眼。最後,Reimiras嘆口氣,嚴肅地看向はやて。

「其實在最關鍵的物品丟失後,剩下的就只有『聖王日誌』而已。」
「『聖王日誌』?」
「是的,記錄著許多危險技術以及驅動方式。單純只有血衣是絕對無法製造出『聖王』,還必須要配合手札。」Reimiras嚴肅地看著はやて,雙手交疊。
「那麼對方的目的很明顯就只有一個,這樣反而好辦,不至於不清楚目標在哪而分散人力的配部。或許很唐突,我能問一下當日的部署情況嗎?」

Aaron沒有作聲,只是轉頭看著Reimiras,無聲地詢問意見。

「不要緊,Verossa已經確認過了,不會有問題,就跟他們說吧!」

待Reimiras點頭示意後,Aaron隨即呼叫出虛擬視窗,分別立在所有人的面前。

<確認?那個老傢伙剛剛有講到確認這兩個字吧?>
<應該是指他們之前對我們發動的攻擊行為吧!>Zafilla靜靜地回答赤色小騎士的問題。
<為了辨別我們是不是真貨?所以才會刻意針對はやて?>
<大概是はやてちゃん的特殊能力是虛假不了,擁有融合騎的人目前也的確只有はやてちゃん。>
<所以那兩個臭傢伙其實沒跟我們說實話是吧?>
<或許。>

「教會的部隊總共有30中隊、120小隊、960人,在大門這塊區域、左邊的一般文物陳列區和右側的禮拜堂,各有一個中隊執勤。」
「3中隊嗎?也就是一個中隊有32個人囉?」
「是。」
「還有,這三個區域應該就是當日主要的開放參觀區吧?」はやて認真地看著螢幕上顯示的數字。
「是的。」
「再加上輪班的班次來看的話,屆時會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手在這裡,其餘的三分之二則是集中在後方?」
「嗯,後段區是教會人員平日辦公與居住所在,以及無法對外開放的一些標點地域。例如我們目前所在的會客廳是在這個位置,」Reimiras指向其中一個亮著紅點的區塊,「在我們的左側區就是教會的書庫,平日也僅有教會內部較高權限的人員才准許進入閱覽,整體的藏書規模並不亞於總局的無限書庫。許多重要的資料總局並沒有收錄,像是與古貝爾卡相關的文獻資料,或許有機會在這裡找到。」
「了解,主要的巡邏地點還是放在那些亮紅燈的區域就是了。那麼文官人員,比方說樞機官們的防護呢?」
「除了一般的騎士團外,隸屬於教導團的修女們也擁有戰鬥能力…」
「例如修女Schach?」幾乎是直覺反應,はやて馬上想到那位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修女的Schach。

一想起那名紫髮少女當時對自己的窮追猛打,はやて是印象深刻到有點背脊發涼。
那種揮擊的速度還有力道,光是抵擋就已經整條手臂幾乎麻痺,萬一被打中的話絕對不只鼻青臉腫而已,肯定是吃不完兜著走。

「是的,修女的話比較不容易引起注目,跟在貴賓身邊擔任隨扈的話也不至於打草驚蛇,這點已經有向教導團進行溝通協調,請他們支援調派人手。」Reimiras像是看穿はやて的想法般微笑了起來。
「所以實際上能夠進行戰鬥防衛的人員,並不只檯面上的騎士團,還有教導團。那麼當日除了調動三中隊到後段區、加派教導團的修女以及更動輪班交接的次數外,其餘的配屬基本上是與平日無異?」はやて的手指不停在虛擬鍵盤上來回切換佈署表,確定當日狀況後說出最後的觀察。
「正是如此。」
「這樣我明白了。謝謝你,Aaron團長。」はやて切掉螢幕後,微微向從頭到尾都只是沉默地看著自己的Aaron點頭道謝後,緊接著繼續說,「為了避免打草驚蛇,表面上依舊與日常無異,但其實最大的差別就是從總局這裡調派人手過來協防,也就是我們,對吧。還有,這樣的調派手續並非透過正常管道,反而是特地以私下授權的方式進行,也是為了不讓對方獲得這項情資囉?」
「確實是這樣,果然如Midget所說,反應很快呢。」Reimiras微笑地看著はやて清的眼瞳,點頭表示嘉許。
「不敢當。那麼當日需要我們配合哪些地方?」
「關於這點,屆時會需要你們…。」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1. michaelch | URL | -

    好短啊-3-

  2. leoheart | URL | -

    我盡力了orz
    而且我還嫌太趕,沒有再重新把腦袋裡的東西整理一下就寫,
    步調上已經有點失控了@@(撞牆)

  3. No Name | URL | -

    那個,可不可以說一句,在下的生日,就是3月28日啊…………
    跟聖王一樣啊………………

  4. leoheart | URL | -

    >>那個,可不可以說一句,在下的生日,就是3月28日啊…………
    跟聖王一樣啊………………

    這樣要恭喜您中獎了?XDDD
    不過那隻是初代聖王,不是肥肥毆就是了XDDDDDD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321-e35d223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