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2-4

2008年10月18日 11:43

結束,整個第二章到這邊結束了,下一章開始就會進入故事的主軸。

到此為止,主要的一些角色都已經登場,而一些比較粗略的大體設定也差不多了,
其餘較為詳細的設定與場景描繪,例如聖王教會的階級、內部結構以及大體的建築場景,有時間的話會再另行做一下說明。

花了兩章在做角色鋪陳,還蠻拖的,步調一點都沒掌握好。(抓頭)
此外,許多角色的特性也被我擅自做了修改與延伸,例如Verossa、Schach和八神家的眾人,可以說是幾乎無一倖免,
因此若有什麼違合感還請多原諒,有什麼建議的話也歡迎提出。

以上。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2-4


「嗯哼哼哼哼哼哼哼哼————!都沒得玩了,原本還想說難得可以跟はやて一起吃大餐的咧!」結束長達兩個多小時的商談後,八神家的赤色小騎士一抵達暫時居住的客房,馬上將自己的身體以大字形的方式用力往床鋪上投下。
「還有Rein的雲霄飛車、動物園…」ReinforceII也跟著一屁股坐在床沿,有些哀怨地低下頭,嘟著嘴看向地板。
「唔唔,那不然這樣好了,改天!我們改天再去好嗎?」一面收拾行李,一面對兩個正發著牢騷的孩子賠笑的はやて,萬分無奈地做出另一個完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履行的承諾。
「真的嗎?」ReinforceII抬頭看著自家家長忙碌的身影,頭上那條高高翹起的小天線興奮地左右晃動著。
「真的,下次再帶Rein去想玩的地方,好嗎?」暫時停下手邊的工作,彎下腰輕點孩子的鼻尖,摸摸她的頭安撫著。
「一言為定喔!」
「嗯。」
「那麼Meister,Rein也來幫忙吧!」ReinforceII收下はやて的承諾後,開心地跳下床,彎下小小的身軀,勤快地幫忙整理行李箱。

「呼,はやて每次都會這麼說啊,哪次有做到…。」看著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八神家的紅色鐵騎小聲地在一旁吐槽,以一點也不相信那種空頭支票的表情,繼續保持原來的姿勢,懶洋洋地躺在柔軟的床鋪上。

沒錯!はやて就是這種討厭鬼,每次都說要帶自己去哪邊哪邊,結果當天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唸書,然後用一臉無辜的笑容不斷地延期、延期、再延期,根本很少看到她停下來休息過。
雖然知道はやて真的很忙,任務和學校課業兩頭跑很辛苦,也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努力,但是老是把自己的身體當鐵打的在使用這點,讓Vita實在很想拿著GrafEisen直接往她頭上敲下去。
Shamal說過,はやて的身體受到侵蝕的後遺症還未根除,受損的器官功能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完全恢復,必須要節制一點,別太操累。但是每每在診查結束後,總是看到她點頭掛保證,才剛點完頭沒多久,又立刻轉身繼續去忙她的工作,令Shamal相當挫敗。有時候還會不小心看到Shamal在私底下一面露出笑容可掬的表情,一面握拳揪著Signum的領子,要她想辦法的詭異場面。

只是對付那種講不聽的主人,是要那根只是長得比較大條,但實際上是一點用處也沒有的啞巴大木頭怎麼想辦法?不必想也知道結果會是怎樣。

——算了,小鬼就是小鬼,總有一天她會知道はやて有些話聽聽就好,當不了真。

一回想到某些事情,再瞥頭看到ReinforceII那副天真的模樣,懶得潑她冷水的Vita索性從床舖跳起,走向另一頭翻找之前從Verossa手上搶來的點心。

隨後,窸窸窣窣的聲音在大的房間內響起。

「怎麼了?肚子餓?」
「當然,都八點多了,不餓才怪。要吃嗎?」Vita塞了包餅乾給將臉上的水漬隨性地抹乾後,直接將毛巾掛在脖子上走出衛浴間的Signum。
「謝謝。あるじはやて和Shamal他們呢?」
「嗯,はやて還在整理行李。Shamal的話,好像還有一些地方沒弄好。」
「這樣啊,辛苦他們了。」喝了口自冰箱取出的飲料,Signum看向那位一副無所事是的夥伴,「是說,妳覺得如何?那個計畫。」
「照辦啊,不然能怎樣?はやて都那麼說了。」Vita嘴裡叼著餅乾,拍了拍手後,也跟著走到冰箱旁找飲料,「而且那些傢伙一直都沒告訴我們實情,對於很多事情上。但是はやて沒追問,也沒有反對的話,我們也拿他們沒輒。」
「這倒是…只是那樣的計畫很亂來,待會看Shamal和Zafila怎麼說吧!」八神家的騎士長瞥向在另一端那一大一小忙得不亦樂乎的身影,悶悶地說出自己的想法,「あるじはやて雖然聰明,但還是太年輕,歷練不夠…」
「是說——

叩、叩——
一陣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誰啊?」Vita跳下椅子,三步併兩步地跑到門口。
「是我,Schach.Nouera。」
「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騎士Carim知道你們還沒用膳,想邀請各位一道用餐。」

※※※

兩道鄰近的銀牙高掛天際。
燦爛明亮的星光無垢地在深藍色、飄蕩著幻惑色彩的夜幕中相互輝映。

這是在97區所無法看見,也更加特殊的景色。
雖然這些日子以來已經看過許多次,還是會嚮往著那樣的夜空。

如果能無拘無束地乘著涼涼的晚風,更加靠近那些耀眼的水晶,俯瞰整個被溫暖的銀白色光芒壟罩的大地,那該會是有多好的一件事。
如果能自由在空中飛翔的話。

——真可惜,不然在這種天氣、這種時候,可以吹點風的話該有多好。

一想到魔導師在沒獲得許可的情況是不准飛行的條款,はやて有些失望地小小嘆口氣。
將視線拉回長廊走道,はやて看向身著深色修女袍,提著油燈走在最前端的Schach。八神家所在的客房與Carim的教職人員配置區,雖然都位於聖王教會內部,但實際上有著相距一段距離。Schach領著眾人,已穿越不少除了守衛們交班的金屬敲擊聲響起外,近乎寂靜無聲的長廊。

好安靜,有種很懷念的感覺。
就好像是從前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安靜到只聽得見自己的聲音一樣呢。

不過這種寧靜也是理所當然,都快九點了。
會談拖的太久,讓騎士Carim久候,已經挺過意不去了,現在還穿得這麼隨便就赴宴,怎麼說都不太禮貌。

はやて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簡單的T恤和卡其色反褶短褲。再瞥頭看看身旁也是差不多行的家人,不禁在心中哀嚎了起來。

——真的是太失禮了,最起碼也要穿體面一點才是啊!
還好不幸中的大幸是至少還有先沖過澡,否則更糟糕了。

就這樣一邊走一邊暗自嘀咕,絲毫沒注意到緊牽著自己的手的ReinforceII,正以一臉困惑的樣子看著自己。

<Meister又怎麼了嗎?身體不舒服?不然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誰知道。大概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吧!>Vita咧嘴笑了笑。

見著はやて正經地瞪著身上的穿著,甚至舉起手放在鼻子前面,八神家的赤色小騎士其實很想偷笑。

<是這樣嗎?>
<沒事啦,はやて偶爾會…慢著!Sigunm,你們剛有看到什麼嗎!?>原本正轉頭和ReinforceII談話的Vita,話才剛說到一半,突然瞥見有道奇怪的影子,自對面迴廊以相當快的速度一閃而過,急忙詢問其他的騎士們確定是否是自己眼花。
<沒有,怎麼了?>
<沒、沒事,是我眼花了。>連Zafila和Signum這兩個警覺性強的騎士都沒發現,那應該是自己看錯了才對。

因為那種速度與動作…,很詭異!
完全不像人類,有些扭曲,速度也快的驚人。
就算是Testarossa,就算是Signum也沒那麼快,幾乎是一點殘影也沒留下。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才對,怎麼可能會有奇怪的動物跑進來還沒有被人發現呢?

Vita望著那道影子出現的位置呆了幾秒後,隨即甩甩頭,不以為意地繼續前進。
最後,眾人來到一座於初春時分有著漂亮色彩的後花園。在花園的後方,一棟又一棟有些老舊,但透露著莊嚴氣息的歐式建築矗立在眾人眼前。

吚嘎——
鐵閘門發出了輕微的聲響。

「這裡是供給一般執勤的騎士們居住、休息的地方,其他位階較高的人員,像是祭司、樞機官們,則是在剛剛我們經過的長型迴廊那附近。」
「所以騎士Carim也是住在這?」
「是的。」

一、二、三、四…,大概經過了約七棟左右,Schach才取出鑰匙開門。進門後,沿著階梯向上攀爬到頂樓,然後,在一扇規模似乎比其他房間還要來得大的門口停下腳步。

「到了。請各位稍待一下,我先通知騎士Carim。」
「好的,有勞了。」

待Schach離開後,はやて轉身走向窗檯邊。

初春特有的微涼又帶著生氣的溫和微風,伴隨著陣陣的清香輕輕吹送著。
很舒服的風呢。

雙手支撐在窗欞兩側,微微探出頭眺望周圍的風景。

褐色的髮絲輕輕地撫上白皙的臉蛋,半瞇著的海藍色眼瞳,專注且緩慢地掃視。

一棟住宅有五層樓。
比對走道的長度,每層樓大概有十個房間的話,也就是大約有50名的騎士住在一棟樓裡。比較後面一點的地方,還有一棟最高的建築。建築的最上方有鐘塔,隱約能看見似乎有人負責巡邏。
此外,整個住宅區的分布是以狹長型的方式,形成另類的堡壘般包圍住教會的中心,尤其是與稍早在地圖中看見的那些紅色區域,距離靠得相當近,等於是一有緊急狀況,馬上就能隨時調動人員前往支援。

很奇妙,也很實際的設計。

「はやてちゃん?」

感覺到有人輕拍自己的肩膀,はやて立刻收回視線,轉頭看向正微笑著的Shamal。

「騎士Carim請我們進去了喲。」
「喔,好。」拍拍身上的衣服,整理一下有些被風吹亂的頭髮後,はやて緊跟在Shamal的背後,踏進Carim的宿舍。

很整齊的屋子,和她的辦公室給人的感覺差不多。
空間有點小,但一、兩個人住的話,其實也不會感到多狹窄。

「很抱歉這麼晚還請各位特地過來。」Carim笑著領はやて等人進屋,有些不好意思。
「不,該感到抱歉的是我們,都九點了還來叨擾。」

換上一般輕便的休服,微捲的金色長髮隨意地在腦後束了個馬尾,搭上溫和的笑容,較白天多了份親近、少了點嚴肅,也更符合她實際的年齡。
當然,跟在Carim身邊的,還有一直在一旁露出賊笑的Verossa。

當飯菜端上桌後,はやて著著實實嚇了一跳。
本身就是個廚藝高手的はやて,以一付近乎失禮的眼神看著滿桌的菜色。

因為Carim看起來完全是個千金大小姐模樣,單獨做家事的能力或許會跟Shamal不相上下嗯,說不相上下可能太傷人,應該是會好上那麼一點點。
再說,那些菜餚的外表近乎完美,可預想的到烹煮食材的人肯定是個專家。雖然說不應該以貌取人,但那位專家是位大小姐的可能性…確實是有點低。

嘛,答案大概只有一個,那就是「用錢買來的」這個選項吧!

不過會特地找自己來吃飯,或許是為了白天的事吧,道歉的成分居多。
八神家的小家主才剛這麼想,果不其然,結束簡單幾句寒喧後,Carim便開始切入正題。

「關於白天的事…很抱歉,我們隱瞞了這麼多事情…。」Carim歉赧地說著。
「不會啦,不是你們的錯,你們也只是奉命行事罷了,別在意,真的。」
「真的很抱歉。」這回換成是Schach低頭道歉,「Rossa!」

瞥見Verossa還在悠哉地吃飯,Schach馬上以手肘在桌面下用力撞了一下他的側腹,當場讓Verossa痛到也跟著低下頭。

只不過差別是Verossa是抱著肚子,簡直就快哭出來了。

Vita和ReinforceII見到Verossa冷汗直流、想抱怨又開不了口,只能弓起背抱著身體,把所有的哀嚎聲吞下腹中的樣子時,差點沒笑出來,不斷拼命忍著快溢出口的聲音。

大概就像「討厭的傢伙終於受到懲罰了吧,活該。」這樣的心情吧。

如果不是礙於はやて的表情有些尷尬,也擔心はやて在事後會因此動怒的話,兩個年紀較小的孩子或許早就已經當場做出很失禮的行為了。

——はやて外表看起來似乎很無害,但是發起脾氣來就連身經百戰的Vita都會不自覺地打起寒顫。
這是吃過苦頭的兩個小孩,畢生難忘的經驗與發自肺腑的結論。

「騎士Carim、Acousさん、修女Schach,真的不必這樣啦!」はやて慌亂地揮動擺在胸前的手,阻止眼前的三個人現在的舉動。
「「「對不起…」」」
看見眼前的三人的樣子,無奈的はやて乾脆直接拿起筷子,快速往自己的盤子移動,夾起菜餚塞往嘴裡:「啊,別說這個了,先吃飯、先吃飯,不然菜可是會冷掉的呢。」

盤中的主食上頭,澆有橙黃色的醬汁。醬汁大概是水果製成的吧,酸甜中帶著淡淡的香草味,與主食一同下嚥,完全不覺得有任何的突兀感。相反的,口感是相當的順口。
除此之外,獨特的醬汁再混雜些許的羅勒葉,香味更加濃厚,與整體菜色搭配起來別有一番特殊的風味。這樣的料理,讓平日樂於以下廚當消遣的はやて眼睛為之一亮。

「嗯!很好吃耶!」

這位廚師很害吶!
はやて打從心底這麼認為著。

「嘿嘿,好吃吧!」Verossa聽見坐在自己對面,出自於正仔細品嚐餐點的はやて的讚美後,忘記自己才剛挨了Shach那一下,幾乎疼到腰桿挺不直的痛楚,相當自豪地抬頭挺胸。
「嗯。」はやて認真地用力點點頭。
「我做的,很棒吧!」Verossa更加得意地露出勝利的笑容。
「咦?這是Accousさん做的?我還以為是騎士カリム做的呢!」はやて隱藏了其實自己一點都不認為這些精緻可口的菜餚,是出自於一旁微笑著的金髮少女的想法。

只是結果居然會是他,這倒是個頗令人意外的答案。畢竟Verossa看起來就只是個無所事事,鎮日嘻皮笑臉的少年而已。
雖然這麼說會很失禮。

「姊姊會下廚?別鬧了。」Verossa笑得更開心,「只要姊姊去碰鍋爐,我旁邊這位愛操心的暴力修女,馬上會搶上前關心,更別講姊姊的手藝究竟有多驚人了。」

「「Rossa!」」Carim和Schach同時瞪向當著客人的面糗自己的Verossa,語氣既快且急。
「唉呀唉呀,我可是還記得當初姊姊端來的那『玩意』有多棒咧!」
「那是因為——」Carim臉色瞬間脹紅,聲音小聲到幾乎聽不見。
「因為姊姊妳把鹽巴當成糖、烏醋當成醬油,那種魯汁能吃才怪!」Verossa繼續不留情面地吐槽。

——嗯,果然「金色」的手藝都「比較」不好嗎?
八神家的眾人不禁面面相覷起來。
除了還在狀況外的湖之騎士。

はやて還記得很清楚。

當時在艦橋上的クロノ的臉色說有多難看就多難看。
那一天,正好是和なのは相識的第一年情人節。

據エイミィ所說,Fate打算親手製作要送給なのは和大家的巧克力,愛女心切的リンディ提督馬上決議要由全家人幫忙試吃,以便給予愛女意見,結果差點釀成Harlaown滅門慘案,讓隔天クロノ著一張臉到アースラ值勤。

——急性腸胃炎。

光是想像平常雖然沒什麼表情,但實際上相當疼愛妹妹的クロノ,在吞下雙頰猶帶淡淡紅暈的Fate親手遞上來的巧克力的那瞬間,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反應的這件事,はやて是感到異常有趣,也始終有著極高的好奇。

不過也多虧了クロノ,那堆被一向沈悶的執行官評為「生化武器」的巧克力才沒送到自己的手上,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雖然回家後還是是收到了相同等級,又或者是更高等的東西——Shamal親手製作的禮物。

「就是這樣囉!與其繼續吃姊姊那種奇怪的料理,那還不如我自己來還比較好。」Verossa說到最後是攤開雙手,比了個萬分無奈的手勢,「不過下廚也還挺有趣的,嗯,尤其是看著成品的時候。」
「沒錯…。」像是好不容易遇見同好般,はやて相當贊同地輕聲附和著。

「話說回來,騎士Carim和Accousさん是親姊弟?」
「我和姊姊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對吧~」Verossa指著自己的臉,咧嘴一笑。
「嗯,是不像。整體而言,根本是天差地別。」Vita吐槽著。

只是這個吐槽有點大聲。

「Vitaちゃん!」注意到家長的臉色後,ReinforceII輕輕用手肘碰了一下Vita。
「我只是說實話啊。」

「嘛,這倒是啦。」Verossa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我和姊姊確實不是親姊弟,我是被Gracia家收養的養子。」
「原來是養子阿…,正覺得奇怪,為什麼Accousさん和騎士Carim的姓氏不一樣呢。」
「Rossa他啊,淨只會給小姐添麻煩。工作上一點也不積極,都已經是十五歲的大人了還要人擔心,成天就只知道玩,真不曉得小姐當初收養他,到底是沒事給自己找事做還是怎樣。」Schach一改之前對Carim的稱呼,很自然地喚Carim為「小姐」,然後指著Verossa的鼻子,快速地數落了起來。
一見到Schach的手伸向自己,Verossa立刻反射性地抬起手,左手擋在胸前,右手遮住頭部,縮著脖子從右手下緣偷瞄了Schach的動作。
「Rossa…。」見到Verossa因畏懼Scach而擺出的逗趣模樣,Carim無奈地笑了笑。
「所以Accousさん也在工作了?總局?」
「嗯,算是吧。沒事就到總局當當查察官輔佐,回家就當姊姊的從騎士,就這樣而已。」聽見Verossa以一副輕鬆的口吻,把工作描述成打發時間用的消遣活動般的無所謂,一旁的Schach馬上舉起拳頭,作勢要往他頭上敲下去。
「從騎士?」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的ReinforceII,好奇地眨動水藍色的眼睛。
「『從騎士』大概就像騎士候補那樣的意思吧,跟在騎士身旁學習一些騎士該有的禮儀規範與技能,累積經驗後再升格成正式的騎士。」Carim微笑地對八神家最小的孩子解釋著。
「嘛,反正就像是隨從那樣就對了啦!」Verossa隨手往嘴裡塞了塊肉片。
「至於我,Schach.Nouera,是Carim小姐的貼身護衛,目前是隸屬於教導團。」Schach相當主動地將自己與Carim的關係,告知給八神家的眾人。
「Schach從小就陪在我身邊,由她照顧我的生活起居,可以說是親如姊妹呢。」Carim的唇線勾勒出漂亮優美的弧度,「一直以來真是辛苦妳了。」
「哪裡,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吶。」Schach認真地回答著。

「不過騎士Carim、Accousさん——
「停——!暫停、暫停!不必一直Accousさん、Accousさん的叫我啦!我又沒大妳幾歲,被妳弄得好像我年紀很大的樣子。」Verossa不等はやて說完,立刻出聲制止。

開玩笑,雖然人人都說女孩子的年齡問題很重要,但是對男孩子來說也是一樣啊!

「那…?」
「就跟姊姊和Schach一樣,直接叫我Rossa就好啦~~」Verossa笑嘻嘻地搖搖手,指向Carim、Schach後再指著自己。

啥!?Rossa?你要はやて直接叫你Rossa?誰跟你很熟阿!

只見八神家的小騎士一聽見Verossa的說詞後,頭頂上的雷達天線瞬間翹得異常地高,同時間,帶著銳利氣息的眼神也猛烈地射向Verossa。

當然,對方完全沒有發覺到這位小小個子的紅色鐵騎,正在對自己發動猛烈的冥想攻擊。

「好…Rossa?」
「是。」Verossa滿意地點點頭。
「Rossa、騎士Carim,我想跟你們請教之前的樞機官們遇襲的事件,可以嗎?」

剎時間,房間裡瀰漫著詭異的氣息。

「咳嗯,關於那些事情就由我來講好了。」Verossa打破沈默,收起笑容,放下餐具後認真地看著眾人。

「最近,教會裡不斷發生兇殺案,手段相當殘暴的兇殺案。」
「兇殺案?」
「是的,遇害者是教會的樞機官,以及部分擁有指揮階級的騎士。他們的屍體就像被咬過一樣,幾乎能用『殘破不堪』這幾個字來形容,最主要的還是頭部…」Verossa頓了一下,指著自己的腦袋,「全部都不見。像是被什麼東西用力撕扯下來一樣,全部都不見。」

「!!!」

被、被咬過!? 撕扯!?
那麼那玩意…不會吧!!沒那麼剛好吧!?

聽聞Verossa描述屍體狀況,Vita猛然想起自己方才在長型迴廊附近看見的詭異形體,像動物又像人,速度快得不像話的影。

——等一下!長型迴廊!?那邊不就是樞機官們居住的地方?

這下糟了!

「Signum!」Vita急忙扯住Signum的衣袖,神色相當激動。
「怎麼了?要上廁所嗎?」Signum困惑地看著緊拽住自己衣袖,平常天不怕地不怕,卻意外地相當害怕鬼怪傳說故事的Vita。
「不是啦!會出事!今天晚上又會出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

Vita話還沒說完,一道充滿恐懼與極度驚嚇的尖叫聲,劃破原本寂靜的聖王教會,清晰且淒地迴響著。

警備的鐘聲,像是象徵不祥的刺耳喪曲般,咚、咚、咚地響起。
隨後,整個宿舍區開始出現此起彼落的叫喚,以及急促的腳步聲。

「又來了嗎?」Verossa憤恨地咒罵了一聲,抓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衝出門。
「Rossa!等等,我跟你一起去!」Schach跟著Verossa疾奔而去的身影,隨後追了出去。

「失禮了,八神特別搜查官。」Carim向はやて微微彎腰道歉後,也立即轉身離去。

「あるじ!」
「嗯!」

Signum轉頭望向はやて詢求意見。
はやて想也不想,用力點了點頭後,快速地取下掛在胸前的劍十字,換上防禦服。

柔美寧靜的月色已不復見,色的布幕正迅速地擴張著。
晦暗的藍夜中,流星疾逝。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1. michaelch | URL | -

    原來Fate的廚藝那麼爛(不是有貓女教嗎= =?),不過洛薩連點心之外的主菜都有特級廚師的功力!貝魯格的廚藝落差真大@ @(洛薩,小惡魔<-->卡姐,夏媽)

    兩家都有一個不會看場面的小白,嚴肅的氣氛頓時紓緩不少-3-

    兇手到底是何方神聖啊,看敘述既不像機人也不可能是拓發者說

  2. 赤洛炎 | URL | -

    哇!
    最近填土填得好勤~~!

    乾脆哪天舉辨
    Carim VS Shamal 的料理"禁"賽
    看誰能把監獄裡的犯人
    全數清空,送進醫院

  3. leoheart | URL | -

    To michaelch:

    >>原來Fate的廚藝那麼爛(不是有貓女教嗎= =?),

    那是因為我把Fate設定成那樣的(抓頭)
    因為要夠成「金色都很出色(?)」的要件XDDDDD
    實際上Fate說不定料理也很強咧!(認真)

    >>不過洛薩連點心之外的主菜都有特級廚師的功力!貝魯格的廚藝落差真大@ @(洛薩,小惡魔<-->卡姐,夏媽)

    其實漫畫裡有說喔XD
    Rossa廚藝很驚人,當初十五歲時的慶祝會上,所有的餐點都是他準備的,
    大家回來都只負責吃而已(大笑)
    不過卡姐會被我弄成那樣,只是因為我直覺上是認為這隻根本沒必要下廚,
    弟弟妹妹一個一個都是手藝棒到嚇人的傢伙阿XDDDD
    至於夏媽媽嘛...沒救了...(轉頭)

    >>兩家都有一個不會看場面的小白,嚴肅的氣氛頓時紓緩不少-3-

    一樣也是我故意的(喂)
    實際上Vita只是小孩子氣了一點,Rossa也只是貪玩了一點,
    卻被我做了這樣的變動,其他人也是...Orz

    >>兇手到底是何方神聖啊,看敘述既不像機人也不可能是拓發者說

    秘密~(大笑)

    To 赤洛炎:

    >>最近填土填得好勤~~!

    那是因為唸書念到瓶頸,頭痛的要死就乾脆把書扔到一邊去放置play了(喂XD)
    之後的速度會降下來吧!也開始難寫了,要先設計好整才能扔出來,不然會有Bugs產生@@

    >>乾脆哪天舉辨
    Carim VS Shamal 的料理"禁"賽
    看誰能把監獄裡的犯人
    全數清空,送進醫院

    Rossa+八神家的其他人:「不行,那會是世界末日阿囧囧囧囧!!(異口同聲)」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323-fef60b15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