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夜天の空に吹く最後の風.Outside Story(一)(雷!請自己注意!)

2008年11月07日 22:17

  昨日騎著自己的愛車,沿著兩年前常常來往的台一線,一路以時速八十公里以上的速度奔馳,看著不斷呼嘯而過的街景與鄉鎮,想起了很多事情,包括從前的事、未來的事,甚至還計畫了念博班前想背著背包,花上兩個月的時間騎車環台一週。(大笑)

  我個人還蠻喜歡看著城與鄉慢慢消失、融合的交界,喜歡欣賞農田裡夕陽的倒影,也喜歡風吹過的感覺,所以昨日一整個下午、晚上,都是騎著車到處亂晃,晃回家鄉,也在家鄉的市區裡觀察著哪邊出現了變化,然後再慢悠悠的騎回宿舍,總計騎了將近兩百公里的路程吧(抓頭)一回到房間,根本就直接攤倒在地上,一天就這樣很直接的浪費掉(大笑)

  不過浪費歸浪費,一面騎快車一面唱著連自己都不曉得那是啥鬼歌的曲子,然後一路觀察風景的變化,會把很多、很多煩躁的事情忘的一乾二淨,所以每到一個新的城市,總會花上許多時間到處逛。之前念碩班的時候也是,初到那個城市的時候還甚至騎太遠,差點迷路回不了家咧XDDDDD對於前幾個月才剛離開的城市,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冬天的時候,那股寒冷到會不斷發抖的寒風,得大聲咆哮一下才有辦法稍微降低體溫的流失,站在山邊看著一點一點在底下綻放的燈火與街道,幸運一點的話還能看到星星,那是我最喜歡的場所,有一陣子會騎上很長的一段路,特地跑到那邊去看夜景呢。

  台灣其實有很多很漂亮的景色在我們平日不會去注意的地方,無論是人文還是自然環境、新與舊的交替,總是充滿了許多值得去瀏覽的畫面。雖然開車也能看啦,但總覺得少了風在吹,視野也被一塊大玻璃給擋住,感覺上就差了很多,更重要的一點是我不會開車,也沒錢養車...Orz

  總之,鬼扯就到這裡結束,以下開始正文。

  正文開始前必須先聲明:這個算是補完用的吧!總覺得之前便當發的太草率,所以是個補完性質,糟糕度大概不會比以往的來的低,是篇大雷文,非常雷,不只角色崩壞,許多東西也崩壞,請三思後再繼續往下拉!

夜天の空に吹く最後の風.Outside Story(一)

風,轉涼了。

落英紛飛,隨風起舞,和著紅色的楓葉,
一片又一片,不斷點綴著黃澄色的大地。

已經過了多少年了呢?
距離我們的相遇。
四十年、五十年,還是更久呢?
阿,真的有些記不得了吶。

自從身旁的親友們相繼離開,親手為他們覆上與這個世界最後的距離,
自從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已經出現異常,
翻閱了一本又一本寫滿回憶的次數逐漸地加了。

我,開始思考著問題。
一個無法、也不能逃避的問題。

究竟還能以自己的雙手擁抱那群孩子們多久,
究竟還能以自己的雙眼看這樣美麗的世界多久,
答案,或許已經在不遠處,靜靜地等待著。

與她、與親友們,一起靜靜地在等待著——
等待著我的到來,等待著我的開啟。

緩緩拌開帶點晶瑩的色液面上那居然會令自己感到陌生的身影,
苦澀的濃烈咖啡因,逐漸瀰漫。

今日的早晨,我趁著會議的空檔回到海鳴市。

沒有告知下屬,也沒有讓那群孩子知道,
就這樣一個人任性地幹了像是蹺班之類事情,偷偷返回充滿回憶的故鄉,
然後隨手在路旁的花店買了束白玫瑰,踏著有些沈重的腳步前往臨海的郊區。

在那片能眺望整片蔚藍大海的茵中,有我這輩子最要好也最重要的兩位友人長眠著。 

なのはちゃん與Fateちゃん的墓地相互緊鄰,如同兩人的手般,
無論在生前還是生後,都是緊緊繫在一塊,永不分離,
就連離開的腳步也是那樣地接近,
說實在話,那份無可取代的默契與歸屬感著實有點令人羨慕呢。

微風輕輕吹起,吹動了手中的花束,也吹動了褪色的米白,
像是在提醒我的時間僅剩不多,不停在眼前晃動著。

稍微將那些米白色的髮攏至耳後,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是啊,我的時間也不多了呢。

「なのはちゃん、Fateちゃん,我來看妳們囉。

草與樹梢像是回應我的到來似的發出了沙沙的聲響。

吃力地彎下不斷向我抗議的腰椎,好不容易才將花朵放在中間,
然後用力撐起身子,拍了拍墓碑,如同昔日搭著兩人的肩膀般笑著談話。

「抱歉吶,最近有點忙,所以比較少來,妳們會原諒我吧。」

因為時間只有那麼一點,總得把來不及放下、來不及囑咐給後繼者的事情處理完,
這樣才能好好地回來陪妳們,向妳們驕傲地誇耀。

吶,所以我們的夢,應該有好好地實現了吧?
吶,所以我們的故事,還能持續多久呢?

伸手摸了摸墓碑上端正、深鑿的字跡,
不禁想起埋藏在時間洪流裡,那些過去的記憶。

「妳們三個都是笨蛋!笨蛋、笨蛋!」

還記得吧?
Alisaちゃん曾經這樣邊指著大家的鼻子邊哭著緊抱不放,
在當年決定不升學,選擇到管理局工作之後。
幾十年後,再度聽見了久違的Bannings式的斥責,
在妳們決定回到始終最愛,也是最初的故鄉的時候。

雖然聲音已經不復以往的強而有力,有著歷經歲月滄桑的痕跡,也依舊充滿了Bannings式的風格。

「傻瓜,真的是大傻瓜,幹嘛道歉?」
就連我們的反應也和年輕時一樣,都是直接低下頭道歉。

一點都沒變吶,有些事物儘管經過潮水的沖刷,也不會改變,
就如我們的友情,我和孩子們的親情,以及深刻在心裡,那些不曾抹滅的感情。

「不是說好飛累了就會回來嗎?怎麼拖到這種時候才知道要回來?」
「嘿嘿...。」或許是乾笑,也或許是苦笑,非常有默契地從我們的嘴裡溢出。
「一群笨蛋...,笨到不行的笨蛋,我怎麼會這麼倒楣認識妳們?」

其實,在那時候我很想對Alisaちゃん說「妳哭起來一點都不好看」,
不過我沒那個膽子說,畢竟Alisaちゃん的鐵拳很驚人的,這點なのはちゃん妳也嘗過,應該能感同身受吧!

「對不起嘛,我們這不就回來了?」
「對啦,都搞成這樣才回來有什麼用?」
Alisaちゃん,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現在可是病人喔,所以——
「囉唆,妳這傢伙也是啦!」
「嗚——

結果原本只是陪著回來的我,也被妳們兩個給拖累了,
關於這件事妳們打算怎麼賠償呢?
 
「算了,既然妳們這幾個笨蛋還知道要回來,本大小姐就勉強原諒妳們,下次可不准這樣了!」
還是和小時候一樣不坦率,但總能帶給人許多暖意呢,Alisaちゃん——
儘管,或許不再有下一次。

「吶,はやて,妳呢?妳打算什麼時候回來,回來海鳴市?」
 
Alisaちゃん並肩走在回憶滿溢的公園,留下那群孩子、すずかちゃん與妳們,
從充滿名為「沈重」的空間脫逃而出之後。
 
銀白色的朦朧籠罩著不住旋轉的風車,輕輕緩緩。
 
「...不知道呢。
 
清澄的翠倒映著我有些僵硬的神色,真摯且灼熱。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現在就回來。
差點脫口而出的答案。
 
只是,屬於我該肩負的責任,還很多,
只是,屬於我該走完的道路,還很長,
在後繼者的羽翼豐碩到足以承載我們未完成的夢想之前。
 
「是嗎?果然很像笨蛋會講的話呢。
Alisaちゃん...。
「吶,知道嗎?我從未像現在這樣的無力,從來沒有,連老爸去世、公司財務面臨大危機的時候都沒有。
「嗯。」
 
我能理解。
同樣的感受正強烈地吶喊著。
 
「喂,還記得嗎?第一次動手揍妳這傢伙的時候就是在這裡喔。Alisaちゃん的右手食指忽然朝向地面點了點。
「啊哈哈哈,當然記得,那拳可是痛的很咧。」臉頰像是還殘留著陣陣刺痛般,時光開始倒流。
「誰叫妳老愛亂來。」漂亮的翠色兇惡地瞪了我一眼。
「唉呀,別這麼說嘛,那可是友情的象徵呢。」我驕傲地挺直有些發痠的背脊,得意地回答。
「懶得理妳,歪理一大堆,我才不像すずか一樣會信妳那一套。」
「嘿,然後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是在前面那個看台成為朋友、成為戀人的吧!。
 
半瞇著眼凝望著前方,那個好比對我而言的海鳴市後山,
能一眼覽盡整片深藍的汪洋,埋藏著妳們最珍貴、最重要的回憶之處。
 
「是阿,那時候還很替那兩個傻瓜擔心咧。都老大不小了還在那裡扭扭捏捏、拖拖拉拉,煩都煩死了。
「妳和すずかちゃん也差不多阿——
「哪有!明明差很多!」
「才怪。」看著Alisaちゃん激烈的反應,很自然地吐了吐舌頭回敬正紅著臉對我大喊的Alisaちゃん。
 
嘿,真該讓妳們瞧瞧Alisaちゃん又窘又困的可愛模樣呢,
這樣就會知道當年我和すずかちゃん為什麼會對著妳們兩個毫無形象大笑的原因了吶。
 
「八神、は、や、て!!」
「哈哈哈哈哈哈——
 
非常熟悉的對話方式,有多少年沒聽見了呢?
 
閉上眼,逝去的純真歡笑彷彿不遠處敲響的鐘聲般,清晰深刻,
睜開眼,卻是如夢又似幻,虛無飄渺,
這才發現時間早已在彼此的身上烙下了痕跡,
如同一路所走過,遺留在沙灘上那綿延漫長的足跡。
 
「所以...我...原本...原本...」
Alisaちゃん...。
 
濕黏的海風帶著著厚重的潮水,一波接著一波,
在寂靜的夜晚裡,夾雜著未曾聽過的、軟弱無助的聲音,輕輕掠過我的耳畔。
 
「我原本還以為能夠在一起很久、很久,和大家一起度過一輩子的...。」
 
一輩子確實很漫長。
漫長到我們不曾注意到所謂的『一輩子』其實已悄然地來到了終點。
 
「吶,はやて,告訴我,なのは和Fate那兩個笨蛋只是累了而已,休息一下就沒事的,對不對?」
「...。」
「我們還有很多很多的時間的,對不對?」
「...。」
 
我也很想這麼問,
向那不論何時都是那樣耀眼的群星詢問這個問題。
 
——我們,還有很多很多的時間,對吧?
 
深陷在軍服中的指尖在微微閃爍宛如絲綢般光芒的髮間泛著青白的色彩。
潮水伴隨起伏的肩膀,不停地來回拍打著防波堤,
然後,開始在胸前蔓延、蔓延再蔓延——
 
「はやて?」
 
一道有些訝異的聲音忽地竄入,終止了我的思緒。
順著來源轉過頭——
 
阿,是Alisaちゃん。
 
「妳怎麼跑回來了?」像是見著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Alisaちゃん以相當失禮的眼神盯著我上下打量。
 
半個月不見,Alisaちゃん臉上的皺紋好像又多了幾條了呢。
不過我自己大概也好不到哪吧!
 
「沒什麼,一直坐在辦公室裡也會累嘛,出來透個氣囉。
「嘿?蹺班?」Alisaちゃん更失禮地瞇起眼睛,和小時候每當我一時興起惡作劇時就會瞪著自己猛瞧的視線一模一樣。
「嗯,算是吧!」看向令人懷念的表情,我不禁笑了出聲。
「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沒,只是覺得妳還是老樣子,很可愛呢。」
 
臉頰突然被人向外用力拉扯,
接著出現久違的疼痛感。
 
「痛痛痛!好痛啦!」
「少在那裡貧嘴了,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妳。像妳這種人會扔下工作跑回來,絕對有問題。」
 
被發現了。
 
「其實我在想,這樣的天空我還能看多久,就只是這個問題而已。
Alisaちゃん鬆開手後,我摸了摸臉頰,仰望著在蔚藍天頂中盤旋變幻的雲朵,瞬息萬變,
幻化成在腦海中不斷浮現出的影像,一幕又一幕。
 
Alisaちゃん只是靜靜地站在我的身旁,不發一語。
然後——
 
「吶,はやて,妳打算什麼時候回來,回來海鳴市?」
 
我望著那雙始終清明亮的翠色,露出了微笑。
 
——答案,近了。
 
 
(Chp1.END)


コメント

  1. fine | URL | -

    》なのはちゃん與Fateちゃん的墓地相互緊鄰

    这个不对啦,不是紧邻是合葬!!

    同一块儿墓地,同一个墓碑。

    碑文:这里安睡着两名普通的女子
    夫:nanoha;妻:fate。

    立碑人:
    女儿女婿:vivio、hayate。

  2. leoheart | URL | -

    滾蛋啦XDDDDD
    就知道你會糟糕XDDDD

    還有那個女婿是怎麼一回事?XD
    承認Vivio以後姓八神了嗎?XDDDDD

  3. 我明明就不是總隊長 | URL | -

    >>承認Vivio以後姓八神了嗎?XDDDD
    課長阿 就算是女婿還是可以用入贅的阿(燦笑)

  4. leoheart | URL | -

    不能入贅阿 這樣大Rein跟小Rein都要跟著改姓阿=3=
    而且「八神」比「高町」聽起來還要帥阿XDDDDD

  5. 我明明就不是總隊長 | URL | -

    >>而且「八神」比「高町」聽起來還要帥阿XDDDDD
    這哪算理由阿@@ 雖然說3個字念起來是比較順口沒錯= =

  6. leoheart | URL | -

    很正當的理由阿XD
    八神Vivio念起來也比較好念,舌頭比較不會打結XDDDDDD

  7. | URL | mQop/nM.

    我覺得Takamachi比較順口耶XD
    再說,高町家的女兒都是把人帶回家比較多
    看向なのは 和桃子媽媽XD

    是說都沒人要討論便當嗎www

  8. leoheart | URL | -

    >>我覺得Takamachi比較順口耶XD

    太拗口阿XD
    念那麼多個音節,三個順多了XD

    >>再說,高町家的女兒都是把人帶回家比較多
    看向なのは 和桃子媽媽XD

    但是八神家人多阿,一起改姓的話戶政事務所會淚目的,
    所以Vivio一個人過來就省事多啦(煙)

    >>是說都沒人要討論便當嗎www

    不是還沒發嗎?XD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379-da48a58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