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10 years after~あなたと自分への手紙(12/30小修正)

2008年12月28日 13:35

12/25 遲來的糟糕文(沒有誤)

P.S 積欠已久的回覆和食靈最終話的終感會找時間補齊,真的很抱歉囧囧

從那天到現在,轉眼間十年已過,
現在的我,在妳的眼中,成為什麼樣的大人了呢?
再經過十年以後,
我,又將成為怎樣的人呢?


10 years after~あなたと自分への手紙

時值隆冬。

雪白棉絮漫天飛舞,逐漸覆蓋寂靜的大地,
街燈奏起了月光的序曲,深邃且迷濛。

無垢的銀白揮灑一室,無聲無息地攀上了肩頭,
抹上一層夜色的杯中,倒影微微晃動,
薄薄的霧氣,輕輕地擴散、瀰漫。

J.S事件結束已三個月有餘,
為了解決殘留下來的問題與弊端,身為六課總指揮,每天都有處理不完的報告書和開不完的會議,
可以說是鎮日不是在外頭來回奔波,就是窩在辦公桌前埋頭苦幹,
幾乎沒有時間好好靜下來思考一些事情,也沒辦法多陪陪孩子們,
就連現在也是,明明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

是啊,Forward隊的隊員們現在應該都做好進路的選擇了吧,
那、屬於自己的未來呢?

「問我的意見?」
「是的。」

今天早晨,我趁著久違的連續休會日,帶了點小禮盒,前往108部隊拜訪中島三佐,
為了困擾許久,遲遲無法做下的決定。

「這樣阿,妳自己又是怎麼想呢?」
「我——老實說,不知道...。」

事件過後,有幾個部隊向我提出邀請,希望能藉助我的能力,對於實現我的夢想而言,這是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說實話,我哪裡有什麼才能可言?

儘管手上擁有的資源與人才是那樣地充裕,卻沒有確切地切中核心要點,
讓ゆりかご升空,造成不少人員的傷亡與損失,包括なのはちゃん、孩子們和所有的六課成員,
會鑄成如此的過錯,全部都是我的無知與輕率。

這樣的我,豈有資格接受不實的稱譽?

「八神阿,妳知道妳的毛病在哪嗎?」
「我嗎?毛病可多了——
「是毛躁,妳太過毛躁了,八神。就像我之前說的,妳確實很聰明,做什麼事情都是一點就通,很快就能實際臨場應用,甚至舉一反三,這是妳的優點,但同時也是妳的缺點。」
「毛躁...嗎?」
「太過聰明的結果使妳看不見一件事的另一面,往往過於鑽牛角尖,我實在不明白妳到底在焦躁些什麼,總是急於把事情做到完美,總是對自己施加不必要的壓力,就好比是現在。」
「咦?」
「妳的夢想,是什麼?」中島三佐瞇起眼睛,頗具深意的看著我。
「我的...夢?」

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選擇這樣的路呢?
這雙手所擁抱的夢,是什麼呢?

——我,想要守護大家的夢與幸福。

親身體會到什麼是失去的痛楚,什麼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悲劇在面前上演的哀傷,
那樣椎心刺骨的痛,那樣夢魘般的場景,有多難受我很清楚,
因此下定了決心,不想、也不要讓任何人嘗受到。

但是我會不會太天真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太天真的認為自己辦得到——

現實與夢想大相逕庭,無法重合,漸漸懷疑起一路走到現在所秉持的信念。
只要全力全開,盡力向前奔跑,就能越接近夢想的這個信念。

大概是小時候看著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創造了太多奇蹟,就像十年前的現在,
才讓我變得如此不知量力吧!

離開108部隊後,我並沒有立即返回工作崗位,
相反的,而是有種像是想逃避現實般,溜到海鳴市,前往昔日最常待在那裡發呆、思考事情的老地方。

在那裡,能找到來自於內心深處的心安與平靜。

與約定的日子不同,提早挖出當年在妳離去後,
幼小的自己埋藏在後山的message。

蹲在地上,呵著氣,稍微拉了拉厚重的白色制式大衣,
慢慢撥開掩蓋在祈願上的厚厚積雪與泥土。

冰冰冷冷的溫度,潮濕柔軟的觸感,逐漸在掌心擴散,
雙手雖然凍得紅通通,卻絲毫不覺得寒冷,
看著逐漸露出地面的小盒子,澎湃的潮水不住拍打著防波堤。

抱著雖已歷十年之久,仍舊封存地相當完整的小木盒,
走向一旁的樹下,拿出帶在身上的鑰匙,輕輕轉開木盒上頭那道小小的、防衛的鎖。

裡頭裝載的,是充滿孩子氣的祈願,以及對妳的思念。

拿出其中一封署名給「十年後的我」的信件,小心翼翼地拆封,
渾圓、稚氣的筆跡頓時躍入眼簾。

十年了吶,謝謝妳還記得我們的約定。

十年後的妳,
一定比現在的我還要害許多許多吧?
可以做到我辦不到的事,
可以堅強地面對未來,不會再哭泣了吧?

長大以後的妳,成為了什麼樣的大人呢?
我想,一定會是個很棒、很出色的大人吧,

可以像なのはちゃん她們一樣帥氣,
創造許多我辦不到的奇蹟
也一定可以不再讓那孩子失望,
帶給大家幸福吧!

p.s好想趕快長大,趕快看看妳現在的樣子吶。


小時候的自己毫無保留地敘述著對現在的幻想,
還記得寫下這封信的時候是如何一面偷偷擦眼淚,一面笑著滿心期待。

那副滑稽的蠢樣子要是被Vita他們看見,大概又會被擔心地不斷問候吧?
像是「はやて,妳哪邊不舒服?要不要看醫生?」、「あるじ,又發燒了嗎?」這種聽了會哭笑不得的關心。

阿阿,很抱歉,很失望吧?
我可是一點都不出色,什麼事情都沒做到喔!
還是一樣會掉眼淚,還是一樣的弱小,
就算趕快長大,看到像我這樣的大人會很想哭吧。

Rein,讓妳見笑了,我果然是個很笨、很沒用的主人呢!
老是像這樣對妳抱怨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明明都是因為自己太沒用才會有一堆講不完的麻煩事。

有時候會想,我到底能做什麼呢?
到底能做些什麼,才能不愧對妳的付出,才能帶著驕傲去見妳呢?

這雙手,始終不夠有力、不夠有力——

「結果,還是沒什麼改變嘛,和小時候相比。」

瞄了瞄放置在討人厭的公文旁的小盒子和桌曆上大大的24這個數字,
嘆了口氣,將滿腹的空虛重重吐出體外。

伸手取出掛在最靠近心臟處,煨燙得暖暖的、妳唯一留給我的,能證明妳曾經存在的聖誕禮物,
靜靜地、靜靜地欣賞它在月光的照映下閃爍柔和的金黃波光。

「唉,年輕人腦袋太過僵硬果然不是件好事呢。嘛,放慢腳步,對妳而言,並不是件壞事。」
「唔...。」

耳畔響起了離開108部隊前,身為導師的中島三佐的建言。

放慢腳步...是嗎?

「妳再好好想想吧!我給妳的意見也就只能這樣,最終決定未來的人,還是妳自己阿。」

瞥頭望向那堆擺放在桌前,幾乎可以把自己掩埋的燙手山芋,不禁苦笑了起來。

「是啊,真討厭,明明一樣都是年輕人,為什麼我就得蹲在辦公室裡面和這堆東西大眼瞪小眼?」

用力深呼吸後像是發洩般喊了幾句後,將身體靠向椅背。

※※※

「はやてちゃん,我回來了~」

一道清脆的聲音劃破房內詭異的寂靜,不小心睡著了的我立刻睜開眼睛看向門邊。

啊,是那孩子回家了。

ReinforceII,八神家的新生之風,我的精神支柱。
每每瞧見這孩子的笑臉,總會浮現出不知該怎麼形容才貼切的滿足感,
套句アリサちゃん時常拿來虧我和Fateちゃん的玩笑話,很像個十足十的「孝子」,
可能那副傻裡傻氣的行連妳都會取笑吧。

「回來啦?今天玩得開心嗎?」

小小的人兒輕飄飄地從晃到我的身邊,可愛的小臉掛滿開心的笑容。
摸了摸寶貝小女兒那頭和妳相同的銀色長髮,明知故問地看著那孩子。

嗯,就只是想親耳聽聽孩子說出口,好滿足一下屬於「孝子」的那份虛榮而已。

Rein和Signum早上一塊到隔離中心去探望Agito,帶著昨晚特地準備的禮物,
據Shamal所說,Signum可是煩惱要送什麼禮物給Agito,一連煩惱了好幾天,不斷擔心自己準備的禮物Agito會不喜歡呢。

不過現在應該——不,是一定不必擔心,看Rein現在的反應就能知道了。

「嘿,很開心。」
「禮物呢?」
「送了。」
「有和Agito好好聊聊嗎?」
「哼,說到這個,那種討厭鬼我才不想理她咧!」
「喔?怎麼說?」我笑著看向正嘟著嘴,雙手環胸的孩子。

假如妳在的話,還蠻想讓妳看看這孩子可愛到不行的模樣呢。

「那個討厭鬼講沒幾句話就在那邊大吼大叫,一點都不坦率,喜歡就直接說喜歡嘛,幹嘛老是愛在那邊拐彎抹角,不老實到了極點,早知道就不送她禮物了——

Rein像是故意要給在另一邊的新成員看般扮了個鬼臉,然後開始連比帶畫模仿起來,
看著她的表情,我忍不住輕笑出聲。

和妳說過吧?Agito,是個很率直、善良的好孩子,我們家最近新加入的成員,
我一直很想幫Rein找個兄弟姊妹陪她一起成長,這個願望終於實現了喲,妳一定也會很喜歡那孩子的。

還有,要是妳見著Signum像個完全的親馬鹿般哄那孩子,肯定會笑出來,我可以掛保證。
因為實在太可愛了,我們家的騎士長。
現在大概還待在自己的房間裡手忙腳亂地和那孩子通訊呢!

「對了,はやてちゃん妳怎麼又不開燈了?很暗耶。」
「嘛,剛回來,想休息一下就忘了開了。」

我扯了個小謊,說穿了,其實也只是單純喜歡享受夜的寧靜罷了,
這樣也比較不容易讓別人,包括自己,看見那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咦?那是什麼?」Rein指了指小盒子。
「我的信。」
「信?」
「嗯,給我的信。」輕輕點了點Rein小巧的鼻尖。
「唔,裝得很漂亮呢,情書?」Rein靠近盒子,微歪著小腦袋,很認真地盯著它看了看,接著轉頭對我回報差點讓我摔下椅子的觀察結果。
「喂!這東西看起來會像嗎?」
「很像。」Rein非常直接地回答。
「真的不是啦。」我高舉雙手以證明自己的清白,只是Rein還是維持著那樣地表情,繼續認真地看著我。
「才怪,はやてちゃん最喜歡騙人了。」
「真的啦。」
「那裡面到底裝什麼?這麼神秘?」
「嗯,寫給我自己的信。」我笑了笑。

當然,我隱藏了裡頭其實還有另一封寫給妳的信的事實。

「自己給自己的信?」
「是啊。記不記得我曾經跟妳說過『時空膠囊』的故事?」

Rein小時候很喜歡閱讀故事書,和我一樣,
關於這點,其實那群孩子們也是,
所以從前課業不忙的時候,總會在睡前說故事給她們聽。

現在想想,好像已經很久沒這麼做了呢。

「記得。」Rein興奮地點點頭,「那個故事很感人,Rein很喜歡呢!」
「這個呢,就是類似那樣的膠囊喲。」看到那孩子的表情,我不禁微笑了起來。

嗯,決定了,今天就來個久違的床邊故事!
等大家都回家以後,一起過個屬於八神家的聖誕夜吧。

「那はやてちゃん寫了什麼?」Rein眨著漂亮的眼睛,好奇地問著。
「秘、密~」
「討厭!はやてちゃん很不老實呢!」
「唉,都說了這是給自己的信了嘛,就像Rein,妳出院的時候不是也有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我看的信嗎?」
「唔唔唔唔,那、那好吧...。」非常委屈地低下頭,可愛的表情令我不知不覺大笑了起來。

有看到嗎?那孩子的模樣,真的好可愛。

「はやてちゃん真過份,再笑就不理妳了喔。」
「好、好、好,不笑、不笑了。」摸摸孩子的頭,稍微擦了擦眼角笑到不小心溢出的淚水,「走吧,趁大家還沒回來前,我們先把碗筷擺好吧!」
「耶!等一下就能吃はやてちゃん親手做的烤火雞了!Rein中午還特地吃很少呢!」Rein開心地歡呼著。
「妳這個小貪吃鬼。」好氣又好笑地瞪了一眼Rein那雙水藍色大眼睛。

真是的,這孩子從以前到現在,貪吃的本性始終沒有改變呢。

「什麼嘛,人家是誇獎はやてちゃん的手藝耶。」
「是是是,小公主,走吧!碗筷記得要多擺一份喔。」

看著Rein再次嘟著嘴瞪著我生悶氣,只好做出投降的動作,連哄帶騙。
有時候我會想,是不是我太寵她才會這樣呢?

不過Rein確實是個好孩子喲,
除了偶爾在家會對我稍微耍點小任性而已。

雖然我很喜歡這樣孩子氣的Rein。
小孩子就是該這樣,不是嗎?

妳,會認同我吧?

※※※

「...所以呢,狸貓先生和狸貓太太從此以後就在這片大~森林中天天開心地唱著歌,帶著他們成群的小孩,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故事結束。好囉,妳該睡覺了。」 半瞇著快緊黏在一塊的眼皮,輕輕拍了拍眼前那顆依舊是精神奕奕的銀色小腦袋,耳裡聽見的是自己近乎含糊的咕噥聲。

老天,都快棄械投降,直接向床鋪輸誠了,那孩子怎麼還那麼有精神?

「可是Rein還不想睡嘛...,很久沒聽はやてちゃん說故事了...。」Rein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兮兮地望著我。

唔,我錯了,我不應該沒事講故事給孩子們聽,真的!

在結束了愉快的聖誕夜大餐,以及孩子們精心設計的餘興節目後,
我履行了心血來潮的決定,拿著和なのはちゃん借來的童話故事書,全家人聚在一塊聽故事,
沒想到卻招來意外的效果。

——整本厚厚的三百多頁故事書都唸完了!

年紀比較大的騎士們還好處理,當我希望大家上床睡覺的時候沒有多說些什麼,
頂多只是一個一個露出意猶未盡的表情看著我,悻悻然地走回各自的房間,
最麻煩的還是兩個年紀小的。

好不容易才以「明天妳不是還有晨訓?」的藉口哄了Vita乖乖睡覺,
但是對於同樣也跟我處在休會期間賺來的休假日的Rein來說,這招就不管用了,
都已經不曉得這是第幾輪的故事...,這樣我是要怎麼放禮物到大家的襪子裡?

「好阿,要聽可以,但是把我腦袋裡的故事全部講完了以後,改天妳就沒得聽囉?」
「反正妳也不會每天講給我聽嘛。」

直擊。
這倒是,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這樣陪孩子們都是個問題吶...。

「唔唔,可是Rein不睡覺的話,聖誕老人不會來喔。」
「我早就知道聖誕老人是はやてちゃん了。」
「...。」

嗚哇,等等,我不記得我有教過這孩子這些東西阿!
到底是誰跟Rein說這種事的?
要是我今晚沒辦法睡覺,明天著一張臉回海鳴市的話, 一定要好好找他算算這筆帳。
絕對。

「吶,はやてちゃん。」Rein坐到我的肩膀。
「嗯?」
「Rein想寫信。」小小的身體輕輕靠在我的頸邊,暖暖的、軟軟的。
「喔?什麼信?」我閉上眼,享受著難得的親子時間。
「嗯,和はやてちゃん一樣,時空膠囊。」
「嘿~~」
「唔唔——,幹嘛用那種眼神看人家?はやてちゃん要不要一起?」
「我嗎?」
「嗯!」
「考慮考慮。」我瞇起眼睛,往後靠向枕頭。
「不行啦,一起寫!」
「明天,現在太晚了。」
「不要啦!」
「唉。」
「不行!起來啦!」Rein拉著我的手,使盡全力。
「好好好,小鬼,起來就起來嘛。嘿咻!」

實在拗不過孩子的要求,只好乖乖離開溫暖誘人的床鋪,
所以囉,如果明天妳看見我睡眠不足的表情,請別太訝異,
因為前一天晚上我正在陪我們家的小寶貝蛋呢。

「嘿嘿。」
「小聲一點喔,我們現在可是半夜不睡覺,在作賊呢。所以、噓~」食指輕輕抵住孩子柔軟的唇,點了點她的鼻尖。
「嗯!噓~」Rein也伸出手指,碰觸了我的嘴唇,笑著做出和我相同的動作。
「真乖。」

看著孩子露出自六課成立以來,難得一見、發自內心的可愛笑容,
我認真地思考起中島三佐的建言。

放慢腳步...嗎?
如果放慢腳步能夠給孩子們多一點像這樣的笑顏,也許不是件壞事?

妳的想法呢?

很想知道,在妳的眼中,
現在的我,是什麼樣的大人呢?

明天又是聖誕節,距離我們分離的日子,正好滿十年,
然而我對妳的思念從未改變。

——如同十年前的我,和現在的我。

或許我的羽翼始終不曾長,雙手所能緊握的東西也依舊只有那麼一點點,
但是,十年後的我呢?

這麼想的話,好像又和十年前的我一樣呢。

因為辦不到,所以對未來的自己充滿著期待,
因為想守護重要的夢想,所以對未來的自己許下了願望。
因為——

「はやてちゃん,妳有兩封耶。」
「對阿,妳不也是兩封嗎?」

肩併著肩,緊靠在一起的我們,互看對方手上的信件,不約而同地笑了出來。

「嗯,一封是給自己,一封是給——

十年以後,
我,將成為怎樣的人呢?
是否可以做到現在的我辦不到的事,
是否可以堅強地面對未來,不會再哭泣了呢?



~END~






  嗯,如果有人覺得後面這堆廢言區有火氣,請不要懷疑,真的有=ˍ=老實說會寫這篇出來平衡我的怒氣,是因為又有天才寫聖誕節賀文把小哈當來沒事的紅娘或笨蛋,甚至抓她H某人來給某教官看,這個如果是在往常我不會計較,真的,相反的,我會笑到不行,但就是因為那些文的時間點全部都設在聖誕節,我拜託你們,聖誕節對於はやて來說有多重要你們知道嗎?要放閃光可以,反正我墨鏡帶著,老婆的手牽著,站在一旁開心的看我沒意見,可是對於一個在聖誕節掛掉重要親人的可憐人來說,能不能就放過她?(不過惡搞文就算了,我笑得很歡樂XDDDDDDD)

  重要的日子拜託請別拖出來打,はやて有情有義的很,不可能會在這種時候把老婆親人的忌日扔到一旁,滿腦子只有裝那種垃圾。嘛,反正我是個脾氣差、性情古怪的大叔,整天不務正業,算了,這種牢騷怒氣發一發就沒事了,明天繼續惡搞www(喂XD

  好啦,說正經的,文章的靈感來自於08MS小隊的ED「10 years after」,從我小的時候就很喜歡這一首老情歌,其實歌詞很甜,拿來放在NF身上會很閃光(二哥,這個就交給你補來給你弟弟看XD),但是用在另一組人馬的身上馬上有180度的轉變(爆)。文章結尾的部分,其實那段斜體字是はやて和小Rein兩人一起說的。至於小Rein剛出院時寫的信,其實也是給大Rein的,因為在那段時間,她看見了老媽大Rein留下的記憶與遺言,所以那封信打死都不能讓老爸はやて看到,相關的暗藏機關,我想就很好找了(喂XD)

  以上,這種文章看了不會令人心情愉快,不粉紅也不閃光,又臭又硬(大笑),所以很感謝您可以耐著性子看到最後(叩首)

P.S 感謝michaelch兄的指正,這點後來和某位Fate控討論的結果確定是我把Sound Stage M中的某段對話給發揮過當,因此修正掉了,再次感謝michaelch兄!(敬禮)
P.S2 附註說明,其實這篇文有兩條線,一條是はやて,一條是小REIN,合併在一起看會比較完整,不過在下懶得寫了(被拖走),所以相關訊息是放在上面的後記處。


コメント

  1. 二哥 | URL | sSHoJftA

    要寫NF自己寫,干嘛總管2哥要糖=3=

    誰規定八神家的不可以寫NF粉紅泡泡啊,我很期待耶w

    》「10 years after」

    用年來度量NF之間太不經濟了,應該是
    あなたと共に分々秒々(啥)

  2. G.U.N.D.A.M. | URL | -

    >>P.S 積欠已久的回覆和食靈最終話的終感會找時間補齊,真的很抱歉囧囧

    債台高築嗎?www

    這讓我想起了以前惡搞的台語金曲《風吹風吹》
    前一句是「咱兩人相欠債」(正常)
    後一句副歌就「風吹風吹,風中呷西瓜」XDDDDD

    (原句:風中一枝花)

  3. michaelch | URL | -

    超寵小孩的菲特醬竟然會跟小孩子說聖誕老人不存在.......

    總覺得三魔砲都很愛自虐,疾風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看著她把自己好不容易立下的功勞批得體無完膚就很想一掌巴下去www.把自己講成這樣那管理局七成以上的局員都要辭職回家吃自己了吧XDD

  4. 八神家小僕人 | URL | -

    >>>又臭又硬
    啊同意~ 你這傢伙怎麼老愛把疾風腦袋寫那麼硬很虐耶(雖然好像是事實(炸))

  5.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抱歉,現在才發現這裡還有一堆沒回囧

    To 二哥:

    >>誰規定八神家的不可以寫NF粉紅泡泡啊,我很期待耶w

    可以阿,粉紅到像八點檔連續劇窮搖,你要看乎?(煙)

    To 鋼彈:

    所以就乾脆裝死裝到底,不還債了(喂)

    To michaelch:

    謝謝提醒,經過討論後做了修正,感激不盡!(敬禮)

    >>總覺得三魔砲都很愛自虐,疾風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看著她把自己好不容易立下的功勞批得體無完膚就很想一掌巴下去www.把自己講成這樣那管理局七成以上的局員都要辭職回家吃自己了吧XDD

    沒錯,所以每次聽到這傢伙在那邊碎碎念就很想賞一拳「暗制裁」用力往她頭上貓下去才會覺得滿肚子鳥氣有發洩的感覺(喂XD)
    就算有些自責是真的,但是也不想想她現在才幾歲阿XDDDDDDD
    十九歲是要怎樣跟三十九歲的比啥阿?(大笑)
    如果真的讓她辦到那就真的有鬼了(喂XD)

    To 僕人:

    >>啊同意~ 你這傢伙怎麼老愛把疾風腦袋寫那麼硬很虐耶(雖然好像是事實(炸))

    還好阿,後面明明就是在玩親子戲阿-3-
    哪虐了=3=

    ------------------------------------------

    最後,給局長大人,
    您的回覆的部分,下官會登門拜訪,回在您家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14-3e896e8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