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都不正經的惡搞物系列之二】塔喀瑪雞公國物語(二)

2009年03月16日 21:52

嘖嘖,我發現我虧大了!
這種禮物換那種禮物,真的是做了一件虧本生意!=3=(悶)

好啦,試試看能不能趕快把這種鳥故事(絕對沒有誤)結束掉,我已經想落跑了...TAT

P.S 請記得把它想成純潔的、不會有吃掉劇情的童話故事喲~(去你的XDDDDDDDD)

P.S2 聖媽第四季第一話完食,多謝招待(合掌),祐巳GJ!XDDDD擺平傲嬌後宮擺平的好天然阿wwww ED也GJ!XDDDD後宮正主人選確認?XDDDDDDDDDDDD

---------------3/16我是分隔線(喂XD)------------------

這是之前寫好的啦,只是一直忘記要扔出來而已(爆)
等狸貓的補完以後還有體力,再把最後一章補上吧!
如果還有體力的話...(被打爛)

一樣,這是一篇全力全壞,沒什麼邏輯可言的OoC惡搞物,請勿當真!(認真)
【一點都不正經的惡搞物系列之二】塔喀瑪雞公國物語(二)


唔唔唔唔,不好意思,之前攝影機似乎被...西瓜波及?
所以訊號中斷了一陣子,經過搶修後暫時恢復正常了,我們來繼續進行故事吧!

話說黃金大雞被塔喀瑪雞公國的國王以一顆塔喀瑪雞家專門用來當作入門禮的西瓜擊中後,
幾乎是已接近垂直地面的狀態跌落,墜下的速度又快又猛,
圍觀的群眾根本來不及反應,尤其是個頭矮小,跑起來並不快,又礙於距離過遠的狸貓國王,
只能張著嘴,連發出聲音的時間都沒有,眼睜睜地看著黃金大雞摔了下來。

此時——

「Fateちゃん!!」櫻色大雞像是早已預料好般筆直、快速地衝了過去,精準、穩穩地接住下墜的黃金大雞。
「喔喔喔喔!なのはちゃん好帥啦!!!」開心不已的歡呼聲猛地爆出,狸貓為友人的千鈞一髮鼓掌喝采著。

「醒來了嗎?Fateちゃん?」

和煦的朝陽、吹撫而過的微風,暖暖地、富生命力地覆蓋著稍微感到寒冷的身體,
微微睜開緊閉的雙眼,透過有些模糊的博物,緩緩地看了看四周。

黃金大雞原本以為自己完蛋了,一陣暈眩後認命地閉上眼,聽著不斷呼囂而過的風聲,做好迎接撞擊的準備,
然而等了老半天,卻始終沒等到預期的痛感,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溫暖、舒適的懷抱。

抬頭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雙寫滿擔憂神情的藍紫色眼眸,以及一個大大的、充滿春天熱情的陽光笑容,
這讓黃金大雞迷濛地睜著漂亮的朱紅色眼睛,不知所措地看著眼前的櫻色大雞。

「對不起,沒事吧?」如春風般的聲音輕輕響起。
「...嗯。」
「是我贏了,對吧?」なのは溫柔地綻放著迷人的微笑。
「...,是啊,看起來是這樣呢...。」Fate微微低下頭,小聲地回答著。
「能自己走了嗎?」なのは擔心地問著。
「嗯。」
「太好了...。」小心翼翼將懷中的黃金大雞放下後,櫻色大雞還是很緊張地不斷再三確認對方的狀況。

「好極了!なのはちゃん!可以把Jewel Seed全部回收,然後也可以將他...阿咧!?なのはちゃん!Fateちゃん!小心!!!」
「Testarossa、塔喀瑪雞王,小心!!」

正當はやて替好友成功奪回失竊的兩顆重要國寶,以及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和心儀的對象交談而開心不已的時候,
和警覺性一向很高的夜天公國騎士長在同一時間意外瞥見遠處有道不尋常的銀光朝著なのは和Fate而來,
急得兩隻狸貓大聲對站在不遠處...

呃,說眉來眼去好像有點太超過?
嘛,反正就是差不多那個意思,無妨,我們繼續故事。

狸貓們趕緊向那兩隻大雞出聲警告,然而等到兩隻大雞聽見友人的呼喚時,已經來不及了。

「母...親大人?」Fate傻楞楞地望著疾飛而來的銀光,無神地喃喃唸著。
「Fateちゃん?阿,小心!!」櫻色大雞發現身旁的黃金大雞毫無反應,趕緊用力將Fate拉往自己的身後。
「咦?」

只見なのは硬生生地挨了一發自遠方強襲而來的箭,噗的一聲,
箭頭連同箭秆已然沒入櫻色大雞的右肩頭,殘餘在外頭的箭翎還兀自晃動著,足見力道的勁度有多麼猛烈,
原本握在掌心、失而復返的Jewel Seed也被這道強勁的力量給震的脫了手,
緊接著另一道影以遠比腳程已經很快的Fate更快的速度,咻地從箭羽發射的方向竄了出來,
搶走兩顆寶石後旋即消失不見,即便Signum想前去追趕也望塵莫及。

「なのは!!」金色大雞好不容易回過神,立刻扶住方才還是敵人,現在卻替自己擋了一箭、搖搖欲墜的櫻色大雞,兩隻狸貓也啪答啪答地跑了過去。
「嘿嘿...,Fateちゃん沒受傷吧?」なのは吃力地想從Fate的身上爬起來,只是實在太痛了,沒多久便放棄掙扎,暫時先枕在Fate的腿上。
「Signum!」
「是,吾王。」
「這隻笨傢伙就交給你帶回去。」はやて先是著一張臉取下繫在箭秆上的紙條,隨即轉向Signum,指了指臉色蒼白的なのは。
「はやてちゃん...,我不要緊啦...,不必勞煩,我可以自己——
「別講話了行嗎?笨蛋!Signum,拜託你了!」櫻色大雞話還沒講完,狸貓馬上從中打斷,完全不理會他的意思,繼續對守在一旁的騎士長下令。
「瞭解。」Signum利索地抱起なのは,「失禮了。」

看著大狸貓離去的背影,狸貓拍了拍黃金大雞的肩膀。

「Fateちゃん,方便的話,可以跟我一起回宮嗎?我有一些事情...想問你,不曉得你方不方便?」溫和地給了還有些驚魂未定的黃金大雞一個暖暖的微笑,有禮貌地伸出毛茸茸的小手。
「...。」沒有說任何話,只是不住地點頭,靜靜地任由狸貓牽扶著自己走向此刻正引起一陣軒然大波、混亂驚慌的塔喀瑪雞國的王宮。

是的,以「兵荒馬亂」來形容那樣的場面也不為過。

王宮的守門雞一看見一隻長得有些高大、表情相當嚴肅...,
嗯,如果要說長著一張壞人臉可能也是可以的大狸貓抱著他們昏迷的國王走近城門,
彷彿大敵壓境般,紛紛驚恐地起出武器,連同守城門用的砲台一同瞄準大狸貓。

「喂!你這隻黃鼠狼來這邊想幹嘛?王城可是個絕對不會讓像你這樣的危險生物隨便靠近的地方!快把我們的王放下,趕快滾!否則...」守門雞拿劍指著大狸貓大聲喊著。
「黃、黃鼠狼!?我!?」Signum非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到底聽到了什麼。
「沒錯,就是在說你這隻黃鼠狼!!」
「我不是黃鼠狼阿!!我又沒戴眼鏡!!」大狸貓急急忙忙開口否認,「我只是依照吾王的指示帶他回來而已阿!」
「少騙人了,我們看過的狸貓才沒那麼大隻,很矮。」守門雞邊說邊在胸口揮兩下,比畫記憶中的狸貓的身高。
「喏,臉長這個樣子,尾巴還會這樣甩來甩去,根本和你長得一點都不像!」另一隻守門雞扯了個令大狸貓當場傻眼的笑臉,一面模仿一個實在很難學的微笑,一面用力晃兩三下屁股好抖動尾椎的羽毛。

Signum看著守門雞的表現後完全不曉得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
因為會有那樣的身高、那副笑容和那條會晃來晃去的大尾巴的,正是他那位親愛的國王陛下。

「不、不是,你們誤會了!我真的是狸貓!」Signum哭笑不得地回答,指了指自己,「那是那隻狸貓比較矮,比較...嗯,奇特一點,並不是所有的狸貓都是那個樣子的!而且我要是黃鼠狼,怎麼還會帶你們的王回來?」
「...,你真的不是黃鼠狼?」半信半疑地瞪著大狸貓再三上下打量。
「真的!」Signum用力點頭。
「...。」守門雞們面面相覷,似乎是在商量。
「Oh my god...。」大狸貓無力地垂下肩膀,看了看在懷裡昏睡的櫻色大雞後,下心,直接抬頭瞪向守門雞,「到底開不開門!?」
「這、這!」守門雞在那一瞬間被Signum閃爍著火苗、充滿氣勢的青藍色眼睛給嚇個正著,抖了一下身體,「好,開、開門!」

大狸貓一等到城門打開,馬上直奔塔喀瑪雞國王的王宮,一點都不管沿途上來來去去的大雞們是用什麼樣的表情看著自己,
只想要趕快完成自己的王的命令,趕快回到他的身邊。

天曉得剛剛出手搶走Jewel Seed的那傢伙會不會又折回來?
要是王受傷了,不僅對其他伙伴無法交代,也沒辦法面對總是笑瞇瞇的王,
身為騎士,是絕對不容許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輕輕放下將櫻色大雞放到床上,等待慌慌張張、跑到門口還不小心跌了個跤的御醫趕到,確認傷勢已無大礙後,
大狸貓立刻飛快地跑出王宮,急著想與狸貓王會合,然後——

咚!

響亮的撞擊聲響起。

「嗚啊啊,好痛、痛、痛、痛、痛!」只見身材矮小的狸貓抱著頭打滾,大狸貓也好不到哪,痛到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同一個地方在短短兩小時內不到,再度這麼重重挨了一記,はやて只差沒大聲哭出來,
眼淚不斷在眼眶裡打轉,夾著平常神氣活現的大尾巴,全身縮成一團。

「Signum...。」好不容易坐了起來,抱著頭蹲在地上,帶著重重鼻音,はやて非常哀怨地看著自己的騎士長。
「對、對不起,王,」Signum揉著腫得半天高的頭,使勁扶起はやて,「我、我不是故意的...。」
「嗚嗚,如果你是故意的,今天就罰你去吃Shamal煮的飯,不准過來吃...。」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大狸貓激動地跳了起來,「真的!只是不小心而已!」
「我知道啦...。」拍拍臉色瞬間灰白、可憐兮兮的騎士長,はやて非常認命地摸著不斷抽痛的頭。

「Fateちゃん,你沒事吧?」「Testarossa,你沒事吧?」

幾乎是同一時間,兩隻狸貓同時轉身面對身後也是坐在地上的黃金大雞。

「...。」

唔,還是一樣沒反應?

這一路走到王宮的路上,はやて一直努力嘗試想與保持沈默不語的Fate搭話,
甚至說了一些他自己覺得很有趣的笑話來逗Fate,
但是全部都徒勞無功,Fate始終沒有什麼反應,
就只是無神地任由はやて牽著自己的手,漫無目的地跟在他後方,
這讓はやて感到相當苦惱,無奈地抓抓後腦杓,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は...はやてちゃん?」此時,躺在床上的櫻色大雞終於清醒,發出細微的聲響。

好啦,其實是被狸貓們的聲音給吵醒。

「なのはちゃん?」狸貓一聽見好友的聲音,立刻蹦蹦跳跳地跑到床前,「太好了,你沒事了。」
「嘿,當然囉。小傷而已嘛。」櫻色大雞看著狸貓的反應,笑了笑。
「才怪咧。」狸貓朝櫻色大雞吐了吐舌頭,「剛剛是誰痛到昏掉的呢?」
「好嘛好嘛,對了,Fateちゃん呢?」櫻色大雞稍微掙扎了一下,想起身找尋那抹金色的身影。
「な、のは...?」像是聽見有什麼聲音在呼喚自己般,金色大雞抬頭望向聲音的來源,紅色與藍紫色在那一瞬間相互接觸了。
「Fateちゃん...,嘿,你沒事就好。」なのは遞給Fate一個溫暖的笑容。

「唉呀,怎麼差那麼多?」はやて看了一眼兩隻大雞的互動後,搔搔後頸、聳聳肩,大聲嘆了口氣,「我講了那麼多的笑話,全部都不及なのはちゃん的一句『Fateちゃん』,早知道就不要浪費那麼多口水了。」
「王...。」Signum拍拍はやて的肩膀表示同意。

「啊哈哈——」「...。」聽到狸貓對自己的吐槽,兩隻大雞一個是仰頭傻笑,一個是低頭不語,完全不一樣的反應,卻有某種異曲同工之妙。

「好啦,不鬧你們了。なのはちゃん,既然你醒來的話,這東西給你看吧。」狸貓自身上摸出一張紙。

那是之前從射中なのは的箭上取下來的紙條。
なのは輕輕點頭,伸出沒受傷的左手接過紙條,拆開來閱讀裡面的內容。

「!」なのは一看完這張紙條,臉色立刻變得相當難看,抬頭與はやて互看一眼,視線緩緩移轉到Fate身上。
「...,是嗎,母親大人應該有說了什麼吧...。」Fate在清澄的藍紫色眼眸中讀取了早就料到、在那發箭朝著自己而來時便以猜個八九分了的訊息後垂下眼簾,微微笑著。

那是個非常寂寞的微笑。
在場的兩隻狸貓和櫻色大雞不由得被那雙充滿哀傷之氣的紅眸深深牽引住,
尤其是櫻色大雞,心臟就好像被人握住般痛楚萬分。

阿,說到這個,雞心拿來做串燒還蠻好吃的呢。

「母親大人...,果然已經不需要我了呢...」低喃幾句後,金色大雞彷彿脫力般向前倒了下去。
「Fateちゃん!」なのは立刻跳下床扶住Fate,完全不顧右肩的傷勢。
「Fateちゃん、なのはちゃん!」はやて趕緊上前按住なのは又開始滲血的肩膀,「Signum,快請醫生再來一趟!」
「是!」

恍惚中,隱約見到最喜歡的母親的笑容,
溫暖的大手摸著自己的頭,哼著歌,輕輕、柔柔,緩緩撫過耳畔,
好熟悉、卻又好遙遠的夢,自從那一天以後。

這是為什麼?母親大人。

「母親大人...。」
「Fateちゃん...。」輕輕摸著那雖然睡著了,但眉頭緊皺、眼角掛著淚珠的臉,櫻色大雞不捨地呼喚金色大雞的名字。

好,Stop,到這裡就好了,再下去可能有狸貓的毛要抖光了,
總之,現在的畫面大概就是標準文藝片中會出現的場景和戲碼,很閃,キラ~☆

雖然目前是單方面。

「なのはちゃん,他只是體力消耗過大,應該沒什麼大礙,別擔心了。」找完資料回來的狸貓一進門就看見好友擔憂的模樣,不禁嘆了口氣。
「怎麼可能不擔心?Fateちゃん很纖弱的...。」なのは有些淚眼汪汪。
「算了,我找到了,Fateちゃん的母親、Precia.Tastarossa所在的位置了。」
「好快!」對於友人的辦事效率之高,なのは總是感到相當驚訝,尤其是在情資處理這方面。
「當然囉,要當國王就是這樣當的嘛!」狸貓得意的拍拍胸脯,挺直背脊。
「是是是。」沒心思和好友鬥嘴的なのは相當敷衍地回了幾個字,「所以她現在在哪?」
「嗯,在——

於是,狸貓與櫻色大雞開始悄聲商討接下來要採取的動作。
奪回Jewel Seed,以及保護Fate的作戰。

「好,既然這樣,我們現在出發吧!」結束臨時的作戰會議後,櫻色大雞燃起一股莫名的氣勢。
「等一下,你還受傷耶!我和Signum去就好了啦!去陪Fateちゃん免得人家一睜開眼睛看不到你喔!乖乖休息啦。」狸貓瞪了一眼好友受傷的肩膀。
「嗯,我和王過去就行了,留在這陪Testarossa吧!」夜天公國的騎士長認真地點頭附和。
「放心,我是左撇子吶,右手受傷而已不礙事的,更何況Fateちゃん的事就是我的事,豈有自己的事情交給別人完成的道理呢?」堅定地望著はやて,在那雙藍色眼睛裡清楚到映著自己的身影。
「...,是嗎?那好,約法三章,不准亂來、不准逞強、不准造成別人的困擾,違約的話你自己看著辦。」無奈地瞇起眼睛,有些不情願地與伸出手。
「嗯,一言為定!」なのは一見到好友的動作,笑了笑,也跟著伸手,與眼前的小拳頭互擊。
「一言為定。」

一狸貓一雞相偕走出臥房,後頭跟著一隻腰間掛著長劍的大狸貓,
為了塔喀瑪雞公國的國寶、為了塔喀瑪雞公國國王的幸福未來,現在,出發了!

嘛,好像搞錯了什麼就是了。

「...。」

在兩個國王離開沒多久,金色大雞隨後便睜開眼,緩緩從床上坐起,伸手摸了摸方才櫻色大雞碰觸過的額頭,然後看了看才剛闔上的房門。

除了母親大人外,他是第一隻如此溫柔對待自己的大雞,笑容也很陽光呢。
雖然激動起來似乎很難控管,比如之前的某些作戰內容。

不過——

低頭看向握在手心,那塊母親送給自己的,最珍貴的禮物,
金色的波光在太陽的照射下不斷閃動,朱紅色的眼中同時也不停閃爍著名為記憶的影像。

——和母親相處的記憶、為了完成母親的願望而四處奔走的記憶,
以及那隻出現在面前,呼喚自己,溫柔地微笑的大雞的身影。

「なのは...。」

一直以來,總認為所有的生存意義全是為了母親,如果沒了母親,那麼所有的存在價值都將不在,
雖然才剛見面,他真摯的眼神卻不斷地告訴自己新的存在意義。

原來,還有大雞...會關心我...。

「只是...我們終究是來自於不同世界呢,更何況我...我想向母親大人親自確認,所以...,對不起。」

不是閉上眼睛就可以解決,更不是轉身就可以不去面對。
——我,要和母親大人好好談談。

Fate搖搖頭,走下床,笑了笑後輕輕掩上門,悄悄離開王宮。



(To be continute...)



コメント

  1. =3= | URL | sSHoJftA

    》嘖嘖,我發現我虧大了!
    這種禮物換那種禮物,真的是做了一件虧本生意!=3=(悶)

    你這人真的很小氣耶XDDD

    》只見なのは硬生生地挨了一發自遠方強襲而來的箭,噗的一聲

    好老套的英雄救美www
    なのは笨到不會開防御啊www

    》暫時先枕在Fate的腿上。

    膝枕膝枕,興奮w(興奮啥?)

  2. 小哈她老公 | URL | -

    >>你這人真的很小氣耶XDDD

    是差太多好嗎=3=
    虧很大耶=3=

    >>好老套的英雄救美www
    なのは笨到不會開防御啊www

    要記著這是童話故事、童話故事阿www(聽你在放屁,哪有這種童話故事的!)
    所以主角當然要吃點苦頭才能博取芳心阿www苦肉計,懂沒?XDDDDD

    (不然哪有打一打就回家去吃掉的道理=3=太便宜了=3=)

    >>膝枕膝枕,興奮w(興奮啥?)

    放心啦,後面會有吃掉吃掉啦!(才怪XD)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17-72cd7ef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