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情人節特典】湖の中の剣~Signum×Shamal(一)

2009年02月08日 23:07

放置PLAY太久,有點愧疚(才怪)

沒啦,其實是因為工作加重,也要準備應考、合同本之類的,
就沒什麼時間可以更新,外加還是沒選中自己想看的新番,唯一想看的聖媽第四季又不知道該怎麼寫心得(←原著沒看過),所以...(攤手)

這篇的話OoC和我流設定會很嚴重,粉紅或多或少一定會有,
就當作是個人惡趣味好了.ˍ.(認真)

以上,請三思後再點閱。
闇の夜空に流れゆく雲
そっと照らす輝き
月が隠れて 星が霞んで
迷い 惑うときも

あなたは私のそばにいるなら...


湖の中の剣~Signum×Shamal

初春。
高掛於蔚藍青空的朝陽,和著鳥兒歡愉的歌聲,輕巧地在意盎然的枝芽間躍動,攀爬而下,
為大地褪下一身的純白,披上鮮豔的色彩。
略帶花兒香甜氣息的微風,吹送滿溢的春意,撫過沐浴在暖陽之中,那縷閃爍點點光波的和柔金絲,舞動一室的潔白,
也觸動了沈睡在心底的靜謐湖水,激起一池漣漪。

「唉——

一聲蘊藏無數情感的嘆息自唇畔流洩,深且長。

「Shamalさん,這是第十次了喲。」躺在床上接受定期診察的少女眨了眨藍紫色的眼睛,頗具玩味地看向坐在床沿,修長的手指正胡亂敲著虛擬鍵盤,心思不的主治醫生。

短短三十分鐘的檢查,這位金髮的主治大夫已經嘆了十次的氣,紫羅蘭紅色的眼眸也不時失神地往遠處的天空望去,擺明就是心事重重的模樣。

一向神準的第六感告訴自己,這種情況八九不離十,有問題!

「啊啊,抱歉、抱歉!」猛然從遠方收回視線的Shamal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行為後,急忙停止漫無目的、不斷製造嗶嗶嗶嗶聲響的手指的動作,歉赧地對帶著笑容的なのは道歉。
「妳...真的沒甚麼問題嗎?Shamalさん。」
「沒、沒有啦,真的。」
「嘿~?真的嗎?」なのは瞇起眼睛,頑皮地看著有些手足無措的Shamal,「真的不是因為某個人的關係?」

沒錯,會讓這位金髮的主治醫生有這樣的失常行為出現,大概就只有某個正直到完全不知變通,可以說是一根大木頭的人吧!
因為那張白晰的臉蛋清清楚楚地寫著「我現在有戀愛上的煩惱」的訊息。
這種訊息都已經不曉得看過多少次了,無論是アリサちゃん、すずかちゃん或者學生們,
甚至是自己和Fateちゃん的臉上都曾經出現過,
所以應該是不會看錯的才對。

「才、才不是啦!跟、跟那傢伙沒有關係!」一聽見なのは提及那位所謂的「某人」,Shamal立刻揮舞雙手澄清,緊張到有些口吃。
「喔喔,是這樣嗎?」

一秒、兩秒、三秒...,牆上的鐘不斷滴答滴答地運行,
Shamal只是自顧自地低頭看螢幕上的資料,輕敲著鍵盤,甚麼都沒有回答。

なのは見到Shamal的反應後笑了笑,更加賭定自己內心的答案。
看樣子Shamal和那個人在好友出任務不在家的期間有了甚麼樣的問題呢。

「阿,數、數據已經收集好了!なのはちゃん妳稍微等我一下,很快就好了。」
「好的,有勞了。」

一聽見量測儀器發出診察完畢的訊號,Shamal趕緊打破沈默,恢復成平常嚴謹的醫師模樣,開始仔細地解讀資料。

「なのはちゃん,妳老實說,最近有沒有違反約定?」手指一面快速地在鍵盤上飛舞,一面盯著眼前不斷跳動的資料,皺了皺好看的眉,一改方才溫和的聲音,以相當嚴肅的口吻問著なのは。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なのは的目光飄向潔白的天花板,完全不敢正視主治大夫的眼睛,乾笑了起來。
「なのはちゃん,我有沒有說過妳在這三年之內不能任意全力全開?」Shamal停下所有的動作,轉頭瞪著正想辦法脫逃的病人。
「我有乖乖聽話,沒有使用Limit Break喔!」
「但是妳有使用集束炮,對吧?」
「唔唔...有...。」人稱「ACE of ACE」的高町教導官一瞥見那雙紫羅蘭紅色的眼睛,頓時像個做錯事的小孩般低下頭,乖乖承認自己的違規,
「那妳現在怎麼說?」Shamal露出大大的微笑。

當然,這個微笑帶有另一層意義,只有吃過苦頭的人才明白。

「因、因為...」なのは小聲地囁嚅著,「訓練上模擬示範的需要,所以...」
「なのはちゃん,不管怎麼說,違規就是違規,身為主治醫生,我必須對我的病人負責。同樣的,身為病人,也要好好遵守醫生的指示,這樣才能完成治療,不是嗎?」Shamal繼續保持相同的微笑,令なのは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是...。」

於是,名列「ACE of ACE」這輩子最害怕的三件事之一的Shamal式精神訓話開始展開,
教導官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還是得正襟危坐,乖乖聽取教訓,只准點頭,不准搖頭,
「是!」、「我知道了!」、「下次不敢了!」諸如此類的回答不斷宏亮地迴盪著,就這樣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下次可不能再犯了,知道嗎?」
「是,我知道了!」不停受到Shamal醫師的轟炸洗禮,教導官總算等到大赦,講完最後一句回答,為這場處罰劃下句點。

天曉得那段時間有多難熬,難熬到令教導官萌生一股「乾脆叫我吞妳做的料理比較快」的衝動,
一結束訓話,なのは立刻起身準備離開這個困了自己兩個小時多的牢籠,雀躍的心情無法以筆墨形容。

「なのはちゃん...,我還有個問題想問妳...。」

正當前腳才剛要踏出醫務室的大門,Shamal開口叫住了教導官。

「咦?甚麼問題?」小心翼翼地縮著肩膀,深怕待會又被抓回去挨罵。
「就是、就是...」
「喔?」なのは看了看面頰微紅的主治大夫,瞬間明白對方想問的問題是關於哪個方向,一時玩心大起,以誇張的動作大步倒退走回房間,拖了張椅子,嗯了兩聲用力點點頭。
「就是、就是...,如果妳和Fateちゃん吵架的話...會怎麼處理?」
「就這樣?」教導官揉揉眼睛,一臉「甚麼嘛」的表情。
「嗯...,我們吵架了...。」
「這很平常啊,不是嗎?難道你們沒吵過?」なのは不可置信地望向Shamal半斂著的眼睛。

就算自己和Fateちゃん感情再好,也難免會發生些許爭執,
實在很難相信會有從來都不吵架的家人或couple。

「有是有,但是はやてちゃん會過來勸阻,所以從來沒吵那麼嚴重...。」Shamal低下頭,伸手摀著臉。
「我瞭解了,因為はやてちゃん出任務去了,一、兩個月沒辦法回家,所以Shamalさん不曉得要怎麼處理?」教導官理解似的摸摸下巴。

金髮醫官默默地點了點頭。

幾百年的旅途,不斷轉生到不同的世界,
若是以一般人的觀點而言,相處在一起的時間大概算得上是好幾輩子了,
在這樣漫長的時間裡,為了生活、為了同伴、為了戰事、為了主人,已經數不清到底起過多少的爭執。
然而或許是日子過的並不平穩,沒有多餘的空能讓他們延長兩人間的小戰爭,
總是別過頭,就得踏上戰場面臨接踵而來的生死交界,隨時都有可能戛然而止,重新展開另一個新的輪迴,
因此儘管攜手與共的日子比普通人多上太多、太多,卻始終無法體驗到所謂的「再平凡也不過的事」。

與はやて相遇後,漸漸開始過著平凡的生活,也慢慢有機會能夠像普通人一樣,
互相鬥鬥嘴、吵吵架,稍微享受一下那樣樸實的樂趣,
只是從來沒有延長戰線的經驗的兩人,往往都是起了頭便不知如何收尾,
然後在大眼瞪小眼的尷尬氣氛下,那位貼心溫厚的小主人總會適時地伸出援手緩夾兩人間的衝突。
簡而言之,現在這樣得靠自己處理因爭執所引發的後續效應,是有生以來絕無僅有的頭一遭,
這讓Shamal有如幼稚、不懂人情世故的小孩子般,完全陷入不知該如何是好,內心充斥著手足無措與徬徨不安的泥沼之中。

「唔唔,我想想看喔...,我和Fateちゃん吵架的時候好像都是Fateちゃん先釋出善意的樣子呢。」教導官撐著下顎,仔細地在腦袋裡翻箱倒櫃,試圖搜尋一些可用的相關資料來提供眼前正焦躁地緊盯著自己的金髮醫官。
「善意?」Shamal不解地眨眨眼睛。
「嗯,像是燒個我喜歡吃的菜,坐下來陪我吃飯,開口和我聊聊今天的工作內容之類的。」
「所以是作料理囉?」Shamal拿起筆,點點頭後在隨身攜帶的小冊子上記了下來,「然後呢?」
「然後啊...,喔喔!我想起來了!Fateちゃん之後會邀我一塊泡澡,然後一邊幫我搓背一邊找話題聊天,最後抓準良好的時間點道歉,通常我們這樣就會和好啦!啊,當然我也不會沒什麼表示就是了...。」教導官隨後微紅著臉,在最後悄聲補了一句。

不過那位正低頭認真抄寫的金髮醫官顯然並沒有聽見那句話就是了。

「唔,なのはちゃん...,我還是有點不明白...」Shamal看了看手上的筆記,睜著漂亮的紫羅蘭紅抬頭望向なのは。
「Shamalさん哪邊不懂嗎?」
「就是...『良好的時間點』是指...?」
「噗——」教導官一聽見主治大夫的問題,當場吐起槽來,「這下我總算明白什麼是『物以類聚』了...」
「咦?」
「沒有,請當我沒說。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比較好呢...」なのは困窘地搔搔臉頰,「嗯,這個可能請Shamalさん自己感覺了...。」
「呃,好的,我盡力試試看...。」
「那、Shamalさん還有問題嗎?」教導官善良地提醒一下還在思考剛剛那條問題的金髮醫官。
「對對!還有一個問題!如果用了那些方法以後對方還在生氣呢?」
「唔唔唔唔,不太可能...吧?不過對方是那位『某人』的話倒是有可能喔?那直接下猛藥吧!」教導官敲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猛藥?」
「沒錯,就是猛藥!這個再沒用就真的沒輒了。」教導官用力點頭,「方法嘛...」

於是,教導官湊近金髮醫官,開始傳授一些所謂的「猛藥」,
只見金髮醫官白晰的臉頰上瞬時染上了粉色的雲朵,不斷訥訥地說著「真的要這麼做嗎?」、「可是我不敢...」、「還有沒有別的方法?」,
就這樣閉門討論了好一陣子,終於完成了從某方面來說屬於前輩與後輩間的請益時間。

「那麼Shamalさん請加油喔!明天等妳的好消息。」教導官起身走向門口。
「嗯,謝謝妳,なのはちゃん。」Shamal微笑地揮了揮手。

待潔白的醫務室再度恢復成只有一人的寂靜後,金髮醫官修長的手指輕輕劃過自己剛剛寫下的,乍看之下很像是某項儀器的使用說明,密密麻麻的筆記,仔細地閱讀起來。

步驟一、先釋出善意,做飯給對方吃。
步驟二、邀對方一起泡澡,抓準良好的時間點道歉。
   Ps. 附註:良好的時間點要自行體會...?@@
...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1. 八神家小僕人 | URL | -

    除了密碼太噁爛之外其他都很好~
    趕快補坑啦TT
    停在這裡很吊人胃口耶

  2. 那瓶酒 | URL | -

    >>工作加重,也要準備應考、合同本之類的
    加油吧.________.
    等你的合本

  3. 二哥 | URL | -

    >Fateちゃん之後會邀我一塊泡澡

    这什么鬼啊,果然和好要用色诱吗?(喂喂

  4.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To 僕人:

    > 除了密碼太噁爛之外其他都很好~

    哪有=3=
    那個密碼明明很貼切=3=

    To 那瓶酒:

    > 加油吧.________.
    > 等你的合本

    盡量orz
    龜毛到被寵物嫌...不知道能不能生出來...orz

    To 二哥:

    > 这什么鬼啊,果然和好要用色诱吗?(喂喂

    這我不知道喔www
    我什麼都沒說www

  5. 太久沒來晃的大喵 | URL | -

    我終於有時間來看了OTL
    不知道錯過了多少XD""

    →教導官湊近金髮醫官,開始傳授一些所謂的「猛藥」
    高町教導官教得是一擊斃殺的猛藥嗎?XDDDD

    →其實是因為工作加重,也要準備應考、合同本之類的
    出本加油!(握拳)

    我昨天終於完稿(文的部份)了
    雖然不是計畫中的紅瞳出本(喂)…XD"""

    →龜毛到被寵物嫌...不知道能不能生出來...orz
    我也是一直龜毛
    不過後來發覺有時後過度反而會將自己綁死OTL

  6.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我終於有時間來看了OTL
    > 不知道錯過了多少XD""

    趕稿辛苦啦!XDDDDD

    > 高町教導官教得是一擊斃殺的猛藥嗎?XDDDD

    N:「我原本是想傳授她西瓜啦,反正那個人也跟Fateちゃん一樣M屬性很重嘛,可是怕被罵,所以就...(攤手)」

    > 出本加油!(握拳)

    開天窗的機率比較大XDDDDDDDDDDD

    > 我昨天終於完稿(文的部份)了
    > 雖然不是計畫中的紅瞳出本(喂)…XD"""

    喔喔喔!期待大喵隊長的成品阿!!(握拳)

    > 我也是一直龜毛
    > 不過後來發覺有時後過度反而會將自己綁死OTL

    是阿(死)
    現在就等著看一兩個月後會不會又對現在的東西吐槽吐到又重畫了XDDDDD||||(被寵物犬咬)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25-a0497f4b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