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情人節特典】湖の中の剣~Signum×Shamal(二)

2009年02月14日 12:25

媽咧,真是夠了,這種東西大概是恥力全開了囧。
好端端的沒事跟別人一起慶祝啥去死節?

是說「情人節」要送花送巧克力然後放大閃光彈害死一堆可魯的鬼習俗到底是哪個傢伙想的?
明明原本就是紀念死人的日子的說...=ˍ=

好了,一樣收尾收的很爛,這種角色配對的東西有夠難寫,
怎麼寫都還是比較習慣原本又又硬的東西,
寫一寫以後突然開始佩服起能夠面不改色寫出粉紅物的作者們了...()

以上,請三思後再點閱。

在那一瞬間似乎看到了過去。

深沈的橘黃色籠罩著旗幟飛揚的赤色大地。
沈靜的山丘不時傳來蒼涼的鳥鳴,吹拂而過的微風,席捲起漫天的黃沙。

抬頭望向那片總是陰陰濛濛、下著彷彿想洗淨滿是泥濘的雨的天空。
在那片灰暗的盡頭,是否有青鳥遨翔呢?

看著雨水沿著那道剛直的眉,緩緩流過青藍色的冰川,一滴一滴的自沾有點點朱紅的白晰臉龐墜落,
有時候會懷疑,那會不會是老天爺正在為騎士手中的劍哭泣的眼淚呢?

手中的動作不曾停止。
輕輕撫觸著那些深且長的刀傷,想哭的心情不斷上湧。

為什麼我甚麼也幫不上忙?
為什麼我沒辦法和你們一起並肩作戰,只能在後方看著你們的背影祈禱?


金髮騎士壓抑著隨時都有可能潰堤的淚水,使役治癒的風,仔細地替年幼的赤色騎士和鋼鐵的蒼狼處理傷口,
最後走向依靠著長劍,正沈沈入睡的長髮騎士。

明明傷痕累累卻總是輕描淡寫地說聲「交給妳了」便靜靜地在一旁等候醫治, 無聲地看著自己替其他伙伴們處理傷口,
安靜到就算傷勢再怎麼嚴重也不曾哼出任何一絲聲音,
就這樣保持著原來的動作,一直等到倦極才輕輕閉上青藍色的眼...。

真的已經忘了。
從最初開始,已經忘了究竟有多少次凝視滿身是傷的劍士那張蒼白、毫無血色的睡臉,輕撫那雙因發著高燒而有著炙人溫度的手偷偷哭泣,
也已經忘了替她包紮傷口時,沈痛的無力感是如何深深鞭荅著酸楚滿溢的心。
只知道當時是多麼地希望上天能聽見自己的聲音,聽見自己的祈求,
就算一次也好,是多麼希望總是緊抿著的唇能夠露出一次發自內心的笑容,
就算一秒也好,是多麼期盼總是緊握著的劍能夠有被放下的時刻。

當然,心裡其實比誰都清楚,
非常清楚老天不會這麼仁慈,這些請求實現的機會根本是不可能,
因為他們是闇之書的守護騎士,是罪惡的執行者,是被詛咒的宵風闇夜。

然而,上天卻聽見了,聽見了自己的聲音。
在最後的最後,他們遇見了現任的主人,獲得了全新的生命,獲得了全新的未來,
然後,看見了騎士那副雖然笨拙,但是溫暖無比的笑靨,
也看見了騎士的手,終於能夠逐漸擁抱除了劍以外的事物。

儘管作為代價的,是不再擁有第二次的生命,
儘管作為交換的,是進入長眠之後未必能有機會能夠再次見到那雙青藍色的眼睛,
但是這已經足夠了,只要能像普通人一般,度過平凡的日子就足夠了。

只是,自己從來沒有考慮過彼此之間的情感。
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在看到騎士難得的笑容的瞬間,內心裡那股無法抑止的悸動,
也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在看到騎士緊皺的眉的時候,會有想伸手撫平的衝動,
許多的為什麼不斷地累積,越來越多,卻從來都沒有認真地思考問題的根源,
直到J.S事件遭遇敵襲,即將被刺眼的光束吞噬的那一刻才發現所有的答案——

「我回來了。」略微低沈的嗓音打破了坐在客廳的金髮人兒的思緒。
「Signum...。」

一見到等候已久、晚歸的家人,Shamal立即起身走向門邊,輕輕接過才剛褪下,尚有溫暖溫度的白色大衣,
大衣的主人則是站在一旁默默地看著眼前的家人的一舉一動。

Shamal感受到那位家人投射而來的視線,心跳莫名其妙地逐漸加劇,
微紅著臉,拍拍大衣上頭沾染的灰塵,稍微整理一下後掛在衣架上。

——唔唔,好緊張。
雖然なのはちゃん有教過自己該怎麼做,但還是很緊張吶!
尤其是與那雙青藍色的眼交會的瞬間,好尷尬...。

「那、那個...」
「那個...Shamal...」

僵持在玄關好一陣子後,Shamal終於鼓起勇氣,握僅拳頭,閉上眼睛用力吸口氣,
轉身面對始終在背後不發一語的騎士長,準備開始照著教導官所指示的「操作說明與流程」進行作戰,
卻沒想到在對方的身上,彷彿鏡子般看見了與自己近乎一模一樣的表情與舉動。

睜著漂亮的大眼睛與那位正僵直著身體、雙手緊張地放置在背後,肩膀也不安地聳了聳的騎士長互看幾秒後,
金髮醫官很不客氣地當場笑了出來。

「Sha、Shamal!」騎士長別過頭,不敢正視金髮醫官蘊藏著笑意的眼睛。
「Signum有甚麼話想說呢?」看見對方慌亂、可愛的神色,金髮醫官立刻促狹地笑了起來。
「唔唔...。」只見騎士長紅著臉,不停左顧右盼後,總算有了動作,伸出原本擺放在背後的手,連同一束包裝得相當精緻的紫羅蘭。
「咦?!」這下輪到Shamal楞住了,看著那束放在自己眼前的花朵,完全不曉得該做出甚麼樣的反應。
「總、總之...,這、這是送妳的!」騎士長彆扭地抓起金髮醫官遲遲沒有任何動作的手,直接將花朵硬是塞了過去,然後慌慌張張地離開,還不小心撞了一下櫃子,留下錯愕的金髮醫官獨自呆立在玄關。

「...笨蛋,哪有人這樣送花的...。」Shamal白了逕自走向客廳的背影一眼,低頭看了看懷中的花束,嘴角偷偷地勾勒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

「...。」
「妳那是甚麼表情?」

飯廳裡詭異的氣氛彷彿洞般不停地擴大、擴大在擴大。

八神家的騎士長著一張臉瞪向滿桌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才恰當的菜色,拿在手上不住顫抖的筷子也懸在半空中,說甚麼也不想往下移動,
這讓坐在對面的金髮醫官相當不高興,漂亮的紫羅蘭紅的眼中不時閃爍著火焰。

——這可是她嘔心瀝血、花費好一番功夫才準備好的精緻菜餚耶!那傢伙是甚麼意思!

「...。」Signum無言地放下筷子,頭也不回地走向廚房。
「甚麼嘛...,這是人家特地為妳做的耶...」Shamal終於忍不住,對打開冰箱,骨轆骨轆倒著牛奶的騎士長發起滿腹的牢騷。

一點都不懂的體貼!
沒問一下人家準備這些飯菜會不會辛苦就算了,還回報給自己那種表情,看了不會不高興才怪。
好歹經過好幾年的磨練,廚藝已經進步很多了,這點ReinforceII可以掛保證的,雖然表情好像怪怪的,
也更別提下班以後還特地到房間裡把以前買的很多有關料理方面的書籍找出來參考的事,
天知道到底花了多少心力在這頓晚餐上面咧!

「...我只是口渴,想喝個牛奶而已...。」騎士長無奈地端了兩杯稍微溫過的牛奶走回飯桌,遞一杯給Shamal。
「喔。那、快吃吃看?」金髮醫官釋懷地喔了一聲,接著滿心期待地看著默默拿起筷子的騎士長。
「...。」用力嚥下嘴裡的飯菜後,Signum立刻灌了口溫牛奶。
「怎樣?還不錯吧?」
「...,還算可以。」面無表情地做出回應。
「真的嗎?太好了!」金髮醫官難掩興奮的神情,雙手撐著下顎,愉快地眨了眨眼睛,「那快趁熱吃吧!我準備了很多呢。」
「...,嗯。」

很好,第一步成功了一半,只要繼續加油的話大概不會有甚麼問題才是?

「對了,Signum今天工作如何?還順利嗎?」
「嗯。」
「航空隊的出操訓練呢?」
「嗯。」
「開會呢?沒被刁難吧?」
「嗯。」
「...別只會說『嗯』好嗎?」
「嗯。」喝下一口不曉得已經是第幾杯的牛奶,Signum的回答依舊相當簡短。
「...算了。」面對從頭到尾只是不斷默默地重複夾菜、喝牛奶這幾個動作,所有的答案都是簡短到只有一個字,臉色似乎有些蒼白的騎士長,Shamal挫敗地垂下頭。

第一步驟,失敗。

雖然沒能成功的聊上天,緩和一下氣氛,但是看到自己辛苦製作的心血全被一掃而空,其實也算是一種安慰吧!
這麼勉勵自己後,金髮醫官打起精神,繼續展開第二步驟。

只是...情況似乎又朝著無法預期的方向前進,再度失控了,
這一回差點讓Shamal一拳往對方頭上用力砸下去。

「這樣的力道OK嗎?」輕刷著那因長期練劍鍛鍊、肌肉線條相當緊緻的背部,貼近對方的項頸認真地問著。
「嗯。」八神家的騎士長十分享受地閉上眼睛。
「嘿,那就好。」看著對方的反應,Shamal鬆了一口氣。

——第二步驟有希望可以成功了...吧?

正當金髮醫官的腦袋開始啪嚓啪嚓地運轉,試著找尋所謂的「良好時機」時,騎士長突然冷不防的冒出一句讓Shamal傻眼的問話。

「Shamal,妳最近是不是...變胖了?」Signum轉過頭,認真地看向距離相當近的紫羅蘭紅的眼。
「嗄?」金髮醫官用力眨了眨眼,極度懷疑自己的耳朵到底聽見了甚麼。
「嗯,因為變胖的話對身體不太好,所以...」
「妳到底想說甚麼?」已經可以聽見牙齒互相摩擦的聲音了呢。
「沒有,我關心妳一下而已,因為妳的運動量好像不太夠...」騎士長在那一瞬間似乎看見了那雙漂亮的眼裡有火花竄出,有些錯愕地挪動了一下身體。
「關心?喔,我懂了,妳現在是嫌我身材不夠好是吧?」Shamal露出個迷人的微笑。
「不、不是啦!妳誤會了!」Signum吞了吞口水,不斷往旁邊挪動位置。
「不然是甚麼?」
「我只是擔心妳的健康而已...」
「擔心?我看妳還是先擔心一下妳自己吧!該死的木頭!」金髮醫官用力扔下刷子,站了起來。
「咦?等一下,身體還沒擦乾就出去的話會感冒的...」Signum巧妙地閃過朝自己扔來的刷子,急急地喊住怒氣沖沖的家人。
「不用妳管!」

隨後,砰的一聲,浴室的門被狠狠甩上,發出虛弱的哀嚎後,
只留下完全搞不清楚究竟發生甚麼事的騎士長楞在寂靜異常的原處。

——奇怪,我明明已經按照Testarossa說的方式做了阿...。
為什麼好像沒有達到和解的效果,反而讓她更生氣呢?

送花、不管如何都要乖乖吃完對方為自己準備的料理,然後適時地關心對方,這些守則不是都有拼命做到了嗎?尤其是料理的部分。

所以到底是哪邊出了問題?

「那個討厭鬼!哪有人這樣問話的!?」Shamal氣鼓鼓地穿上睡衣,折回房間。

從來沒有人在自己面前提過「胖」這個字眼,今天總算有機會體會到這個字所帶來的殺傷力,而且還是從那傢伙的嘴裡講出來的。

「就算是真的,也不用那麼直接啊!笨蛋!」抓起沙發上騎士長專用的枕頭,筆直地朝門口砸了過去。

啪!

「Shamal...」

不偏不倚,扔出去的枕頭恰巧擊中正準備走進房門的Signum的臉。
無奈地抱著自己的枕頭走向沙發,在窩在沙發上生悶氣的Shamal身邊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沒有人有所表示,也沒有人開口說話,就只是靜靜地、靜靜地坐在彼此的身旁。

一分、兩分,安靜的房間裡只有秒針滴答滴答的運行聲。
半小時過了,兩人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依舊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遲遲等不到對方有甚麼補償舉動的Shamal終於按捺不住,將目光自緊抱的雙膝間移動到身旁的人的臉上,偷偷瞄一下。

啊!睡著了。

輕微起伏的胸口,細長的呼吸,
金髮醫官意外發現那位騎士長早已經抵抗不了工作所帶來的疲倦,正靠在枕頭上打盹。
輕輕笑了一下,悄悄地靠了過去,湊上前,
小心翼翼地伸手撥了撥垂在額前,有些散亂的桃紅色前髮,溫柔地看著對方的睡顏。

——和はやてちゃん一樣呢,睡著的樣子都好像小孩子。

「一直以來辛苦了呢,Signum...。」

執起那雙佈滿刀繭,有些粗糙卻又溫暖無比的手,如同遙遠的過去般,輕輕靠著那副總是能擔負起重責、總是讓人心安的堅實肩膀,悄聲說著。

八神家的騎士長也似乎感覺到有甚麼東西靠向自己,微微皺了皺眉頭,很自然地也將身體往溫暖的方向傾靠,繼續熟睡著。

「唔...,Shamal?」直到發現有人在玩自己微捲的鬢髮,Signum才緩緩睜開沈重的眼皮。
「醒啦?」金髮醫官鬆開纏繞在指尖上的髮,笑了笑。
「嗯...,我睡了多久?」揉揉還很疲倦的眼,含糊地問著身旁的家人。
「一個小時左右吧,大概。」
「這樣阿...。」騎士長右手撐著有些僵硬的頸子稍微動了動,靠向椅背。

「今天...睡床上吧,別睡沙發了。」 Shamal笑著戳了戳Signum的肩頭,「妳的肩膀很僵硬呢。」
「嗯,也好...,」Signum按住那雙頑皮的手,「也很久沒睡床鋪了。」

距離很近。

青藍色與紫羅蘭紅色的距離...。
然後——


沒了!就這樣,情人節糟糕特典.全劇終(喂XD)



コメント

  1. 式縫 | URL | 62rNfhxM

    既然都來留言了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你知道的...(嘆)
    送巧克力絕對是商業炒作沒有問題= =
    老實說這類通常都不會很認真去看
    因為自己會跟著妄想糟糕掉(汗)
    尤其是最近老是覺得大姐姐好棒的我(轉頭)

  2. 那瓶酒 | URL | -

    >>佩服起能夠面不改色寫出粉紅物的作者們了

    其實我更佩服粉紅梗怎麼用都用不完...........(拇指

    而且還可以回鍋好幾百遍...............................(聳肩

  3. 八神家小僕人 | URL | -

    哇哈哈好閃好粉紅啊~而且不是坑<重點
    原來工作忙也有好處可以累積很多更新一口氣看完(喂)

    >>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在看到騎士難得的笑容的瞬間,內心裡那股無法抑止的悸動
    因為你談戀愛了笨蛋媽媽(打飛)
    你家的夏瑪爾好天然~
    不像我家的只會家暴跟教壞小孩子襲胸XDDDD

    很意外你真的寫進去夏瑪爾眼睛的顏色
    因為我一直覺得紫羅蘭紅實在很拗口^^|||
    而且紫羅蘭紅聽起來像偏紫的紅色 紅紫羅蘭像偏紅的紫色了?<無聊的色考據請無視
    花朵是植物傳承生命的起點,形容使御治癒清風的夏瑪爾很適合XD
    大概因為穿的這傢伙一直給我很春天的感覺(?)
    春天生機蓬勃也很適合她的形象(想太多)

    雖然晚了也祝大家去死去死節快樂XD

    >>情人節糟糕特典.全劇終(喂XD)
    那就開始預備白色情人節特點吧XDDDD(敲碗)

  4.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To 式縫兄:

    > 既然都來留言了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 你知道的...(嘆)

    好兄弟!!QˍQ(握手)

    > 送巧克力絕對是商業炒作沒有問題= =

    沒錯=3=
    沒事搞這一套真的是...是誰說情人節就一定得要送花送巧克力的?=3=

    > 老實說這類通常都不會很認真去看
    > 因為自己會跟著妄想糟糕掉(汗)
    > 尤其是最近老是覺得大姐姐好棒的我(轉頭)

    老實說我也寫得很痛苦QˍQ
    這種東西果然不適合我這種腦袋僵硬又沒什麼情調(大笑)的笨傢伙寫XDDDDD||||||

    大姊姊很棒的!所以喜歡大姊姊很正常阿!www我就很想要...(被拖走)

    To 那瓶酒:

    > 其實我更佩服粉紅梗怎麼用都用不完...........(拇指
    > 而且還可以回鍋好幾百遍...............................(聳肩

    這些都很害阿!我是說真的!
    自己親自下海寫過以後真的很想給那些作者們一個拇指...
    真的是太非人哉了!m(_ _)m(佩服的五體投地)

    To 僕人:

    > 哇哈哈好閃好粉紅啊~而且不是坑<重點
    > 原來工作忙也有好處可以累積很多更新一口氣看完(喂)

    什麼坑阿XDDDDD
    我的坑明明比其他人少一百倍好嗎?.ˍ.(非常認真)

    工作辛苦啦!(拍)

    雖然我也很想去跳樓了...QˍQ

    > 因為你談戀愛了笨蛋媽媽(打飛)

    這樣才剛好跟笨蛋阿爸湊成對啊XDDDDDDD

    > 你家的夏瑪爾好天然~
    > 不像我家的只會家暴跟教壞小孩子襲胸XDDDD

    你畫的那隻夏媽媽很可愛阿XDDDD
    每次看到隊長被毆被整(喂XD)確實會有種「很爽」的衝動...XDDDD(被砍死)

    > 很意外你真的寫進去夏瑪爾眼睛的顏色
    > 因為我一直覺得紫羅蘭紅實在很拗口^^|||
    > 而且紫羅蘭紅聽起來像偏紫的紅色 紅紫羅蘭像偏紅的紫色了?<無聊的色考據請無視

    因為是我拜託你幫我查資料的阿XDDDDDDDDD
    顏色當然要盡量寫對比較好,不然會害人誤會(爆)

    > 花朵是植物傳承生命的起點,形容使御治癒清風的夏瑪爾很適合XD
    > 大概因為穿的這傢伙一直給我很春天的感覺(?)
    > 春天生機蓬勃也很適合她的形象(想太多)

    沒錯wwwwwwww
    夏媽媽就是一整個很少女風的味道阿!(豎指)(才怪XD)
    剛好跟阿爸是一正一反,互補的很好呢!www

    (是說阿爸的顏色也很春天...XDDDD*被打爛*)

    > 雖然晚了也祝大家去死去死節快樂XD

    我可是很不快樂...=ˍ=
    因為整天窩在家弄該死的東西弄到想翻桌...=ˍ=

    > 那就開始預備白色情人節特點吧XDDDD(敲碗)

    沒了,饒了我吧!(跪地)

    寫這種東西可能直接叫我跳樓還比較乾脆一點QˍQ
    除非哪天腦袋被雷打到壞掉了才有可能幹這種自殺的事情...(撞牆)

  5. 太久沒來晃的大喵 | URL | -

    →害死一堆可魯的鬼習俗到底是哪個傢伙想的?
    墨鏡跟防毒面具銷售量最高的一天

    →寫一寫以後突然開始佩服起能夠面不改色寫出粉紅物的作者們了...()
    粉紅物?
    應該沒辦法面不改色吧XD""

    →第一步驟,失敗。
    就某方面的目標來說
    這個作戰確實成功了←在說什麼啊

    →「Shamal,妳最近是不是...變胖了?」
    這孩子竟然說出了禁忌之言啊(掩面)



    Signum...似乎比菲特還要木頭啊XD"
    關心一說出那個禁忌之言只會造成嚴重的反效果啊XDDDDD

    →然後——
    我就會想到那個時常被遺忘的藍色(揍)
    炸叔「咳…」

    去死去死節啊…老實說我沒有一年能真正確認它是那一天(爆)

  6.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墨鏡跟防毒面具銷售量最高的一天

    所以乾脆足不出戶,幫希格阿爸送禮物啦~(灑花)(被打)

    > 粉紅物?
    > 應該沒辦法面不改色吧XD""

    我是寫到好想撞牆...QˍQ
    少根筋又沒情掉的人寫這種東西真的好痛苦(哭)

    > 就某方面的目標來說
    > 這個作戰確實成功了←在說什麼啊

    咦?XDDDDDD
    為什麼成功?XDDDDDDDDD
    不是從頭失敗到尾,只有那招教導官親傳(喂XD)的最終大絕招成功而已嗎?XDDDD

    > 這孩子竟然說出了禁忌之言啊(掩面)

    Signum:「我只是看到Shamal整天不是坐著就是在吃,完全沒運動,才想說要關心一下她的身體健康而已嘛,她反應也未免太大了吧...QˍQ(摀住被巴一巴掌的臉)」

    > Signum...似乎比菲特還要木頭啊XD"
    > 關心一說出那個禁忌之言只會造成嚴重的反效果啊XDDDDD

    在我的設定裡確實是這樣的XDDDDD
    希格阿爸是超級大木頭,正直過頭(大笑)
    但她只是不會表達,其實是個很溫柔體貼的笨蛋老派騎士XDDD
    也就是這樣,所以特別好玩,和夏媽媽的配對XD

    > 我就會想到那個時常被遺忘的藍色(揍)
    > 炸叔「咳…」

    小紅帽:「我回來--了...,喂!妳們兩個在幹嘛阿?=口=」(被打)

    > 去死去死節啊…老實說我沒有一年能真正確認它是那一天(爆)

    選擇性忽略的人飄過...(喂XD)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26-da80571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