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點都不正經的惡搞物系列之三】白色情人節特典(三)~月とシュベルトクロイツ(4/1.完)

2009年04月01日 00:00

趕快寫完趕快了事orz
我玩膩了...(被拖出去圍毆)

看了某篇大長篇以後很想趕快補自己那篇隕石坑了,看能不能趕快補完...(掩面)

--------------3/28 安全的分隔島(揍)-----------------

拖太久了,真的orz
完全超出控制範圍,字數暴N倍囧
字數已經累積兩萬...多到差點想跳樓(掩面)

沒意外的話下次的更新應該就會結束了,
然後也應該會有一陣子不會再碰這種文體了,
雖然是平行的動物世界,還是覺得寫的好痛苦,
尤其是OoC和妄想爆走的部分@@

總之,下回的本文更新應該就是最終回了,
至於留言的部分一樣請等在下從老家回來再一一回覆了m(_ _)m

--------------4/1 再次欠扁的分隔線------------------

好了,補完了,全篇遠遠超過自己的預算...囧(死)
最後祝各位愚人節快樂!(敬禮)

P.S 留言還是沒處理(被打爆) 明天一定處理,真的...(拖)

--------------4/2 根本是來搗蛋的分隔線(揍)-----------------

在某動物(誰?)的提醒下才想到忘了補充說明設定上的問題(巴)
這是個沒有性別、一切都是胡搞的動物世界
所以小跟某好人舅舅也是可以拿來玩的(喂XD).x.
也因此用的代名詞全部都是「你」、「他」、「您」這類無性別差別的字,
所有的動物都可以是「小姐」,也可以是「先生」,就看在下爽不爽而已(喂喂喂喂喂喂喂喂)
如果有看到不是「你」、「他」、「您」這類型的代名詞,那一定是在下一時的筆誤,請見諒。
另外要注意的是這系列的絕對都是(←喂XD)的XDDDD,
所有的角色性格、事件、不合理的設定通通都是(巴)

嘛,只要搞笑(←鬼才覺得好笑咧)的目的有達到就好,平常太正經(←才怪!)想玩點輕鬆的,
順便給某隻老是可憐沒人陪的王(←誰阿XD)一個幸福快樂的仮定,
除了寫的時候痛苦的要命以外,剩下的其實玩得還蠻爽的(爆)
所以哪天要是腦袋被雷打到,大概還會繼續玩吧XDDDDDDDD

以上,謝謝您的觀賞!請記得以輕鬆的態度來看文章喔!(敬禮)
【一點都不正經的惡搞物系列之三】白色情人節特典(三)~月とシュベルトクロイツ

涼爽的秋季的風輕撫著,
混雜些許飄散四溢的桂花香。

皎潔的月光傾洩而下,灑落滿地的銀屑。

一隻身材矮小、有著毛茸茸大尾巴的狸貓,提著鼓漲的袋子,
一面嘴裡振振有詞,一面在宏偉的王家藏書庫門前不停踱步著。

「不行,這樣說話好像不太好...,唉,換一下好了...」狸貓摸了摸下巴,「嗯,改成『Rein的眼睛很漂亮,顏色很深呢。銀色的毛皮也很柔順,身材也很好呢』這樣比較好一點?」
「可是這樣會不會太簡單、太沒情調?」抓抓後頸,「真糟糕,平常學過的那些句子全部都用不上,這下麻煩了。」

是的,我們的狸貓王はやて正苦惱著該怎麼和心儀的對象談話呢。
只見年輕的王一會蹲在地上抱著腿沈思,一會又站起身來四處走動,
有好幾回見到他大口吸氣後舉起手作勢敲門,卻總在最後一刻縮回手,
繼續低著頭喃喃自語,在門外來回踱步。

很快的,二十分鐘過去了。

「算了,再想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飯菜都要冷掉了。」年輕的王看了看手上那袋花了不少時間準備的餐點,終於下定主意,大步走上台階,清清喉嚨,舉手輕叩著厚重的大門。

咚、咚、咚——

「Rein...,我是はやて。因為我看到書庫這邊的燈還是亮著的,想說你或許還在這裡,所以帶了點東西過來給你,方便的話我可以進去嗎?」

唔唔,不曉得Rein還在不在,也不曉得會不會開門...。
之前實在是花太久時間在思考該準備甚麼樣的餐點,都這麼晚了,萬一Rein不喜歡,又或者不想吃的話怎麼辦?

はやて不安地摸了摸自己那條毛茸茸的大尾巴,一雙湛藍色的大眼睛緊張地緊盯著大門,圓圓的大耳朵也因專注地聆聽門後的動靜而上下晃動著。

——

沒有多久,大門緩緩開啟,書庫長的身影也出隨之出現。

「王上,這麼晚了您怎麼還跑來這?」
「嗯,就是、就是我做了點宵夜,想說帶過來和Rein一起吃...。」年輕的王右手搔搔臉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亮出左手提著的袋子。
「咦?」Reinforce不解地望向はやて,「您自己做的?」
「是啊,很怕味道不好,Rein會不喜歡呢。」はやて摸摸後頸,緊張地偷偷瞄了瞄Reinforce的反應。
「怎麼會?王上的好手藝一向很出名的呢。記得沒錯的話,王上似乎很喜歡料理?」
「嗯,料理很有趣的,同樣的素材用不同的方式可以做出很多種變化喲,可以玩出不少新花樣。」發現白色狸貓並沒有流露出任何不的表情,はやて稍稍鬆了一口氣。
「這樣阿,那改天我也來試試看好了。」看著比自己矮上一截的王,Reinforce微笑地如此回答著。

「那、要不要趁熱吃吃看?Vita可是很喜歡的喔。」被那迷人的微笑深深吸引住的年輕的王,給自己一個小小的激勵後鼓起勇氣,拎起袋子,在白色狸貓的面前輕輕晃動一下。

——我們家はやてちゃん還很稚嫩喔,雖然鬼主意很多,請多給他一點機會吧。

面對睜著那雙充滿期待的大眼睛,但又一臉擔心自己會拒絕他的邀請的王,
感到有些為難的Reinforce,耳邊不經意地迴盪著Shamal先前說的話。

回想起之前拒絕收下那串意義非凡的金色綴飾時,王那副失望、難過的樣子,
這樣的回憶,令原本想婉拒的年輕的書庫長的心中再度交雜起那些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的紛亂情感,
最後忍不住閉上眼睛,輕輕嘆了口氣。

「好的,謝謝王上。」多番考慮後,白色狸貓點點頭。
「真的?那我們快找個地方坐下來吃吧!冷掉了可就不好吃了呢。」
「嗯。」白色狸貓看向年輕的王那雙正閃耀著興奮的色彩,模樣相當純真的藍色大眼睛,不禁微笑了起來。

「啊!對了,書庫這邊有個很漂亮的地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月亮和星星,乾脆我們就到那邊吃好了,Rein你覺得如何呢?」稍微收回雀躍的心情,はやて晃晃毛茸茸的大耳朵,摸摸自己的尾巴,小心翼翼地試探對方的意願。
「都可以。」

聽見Reinforce的回答後,總算放下纏繞在心中的緊張與束縛感,
年輕的王露出孩子般天真無邪的笑容,很自然地牽起白色狸貓那隱約透露著銀白如月色般光輝的手,大步領著對方往他所謂的「秘密基地」前進。

「嘿,Rein一定也會喜歡那裡的。在我遇到不想要有人打擾,想安靜地思考一些事情的時候,特別喜歡待在那裡吹吹風,看看星星這樣,然後看著看著,心情很快就會變得特別好喲。」

被那雙比自己來得小上許多的小手牽著的書庫長;,看著走在前方的王像個大孩子似的動作,
以及那條開心地晃來晃去的毛茸茸大尾巴,好看的唇角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往上揚。

——其實,王上是個很可愛的孩子,手,也很溫暖呢。

唔,打個岔一下,這位書庫長看樣子真的是位好媽媽呢。

於是,在月色的引領下,はやて攜著Reinforce的手,一起走向藏書量算的上是所有的國家中最豐富的書庫的後門。
沿路上濃郁的桂花香氣與紛飛的片片落英,和著微微的涼風,一陣又一陣,
輕輕撲灑在他們的身上,在一褐一白的漂亮毛皮上點上來自秋季的贈禮。

「到了。」はやて愉快地指著眼前那棵高大、色的枝芽繁盛茂密的大樹。
「咦?」Reinforce楞楞地順著はやて手指的方向慢慢往上延伸,最後停在大樹的枝幹與主幹的交會處,「您的意思是,,,?」
「嗯!」年輕的王看了看身旁那位佳狸(喂XD)的表情後笑著說道,「在這方圓百里之內,除了書庫屋頂外,就屬這裡的高度最高,也最舒服。既不會被太陽打擾,也比較不會被發現,所以我想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總是會跑到這裡來。」
「確實呢,以高度和隱密度而言,確實是個不錯的地方呢。」白色狸貓會意地點點頭。

「好!來吧!」年輕的王一手提著袋子,一手用力往自己的大腿擦個兩下,拍拍腳後跟,沒兩三下便一溜煙地爬上頂端,接著低頭看向還站在樹下的書庫長,「Rein,你會爬樹嗎?」
「應該是不會。」Reinforce望著站在上頭向自己伸手的はやて,輕輕搖了搖頭。
「唔,那、那等我一下!」はやて將手上的食物放下,靈巧地閃動一下身體,很快地又回到了地面。

「王上您似乎很習慣爬樹呢。」看著年輕的王敏捷的身影,王家藏書庫的書庫長意有所指地笑了笑。
「嘿,被發現了。」はやて不好意思地摸摸尾巴,「最近是比較頻繁一點啦,你也知道那些老傢伙們...」
「看來騎士長大人近日工作量真的很不小呢。」白色狸貓笑著調侃現任的夜天王。
「嘛,如果早點遇見對的對象,也不必Signum幫我頂著了。」年輕的王搔搔臉頰,充滿歉意地雙手合十,朝著某個方向深深一鞠躬,「辛苦你了,Signum。」

當然,那個方向正是某宮廷首席御醫與首席騎士長相互緊鄰的房間的方向。
知曉稍晚在騎士長房裡會發生甚麼事情的Reinforce看著はやて逗趣的模樣,忍不住輕笑出聲。

「果然,你笑起來更漂亮呢。」認真地凝視著Reinforce漂亮的赤眸,はやて發出衷心的讚嘆。
「謝謝。」白色狸貓對於年輕的王的稱讚,簡單地回以一個禮貌的微笑。
「不說這個了。來,Rein,手給我吧!」はやて一腳踩上在較高處,笑著向Reinforce伸出手。
「王上?」Reinforce有點擔心地抬頭望著はやて,「我看還是不必了...」
「這可不行,來吧!」年輕的王晃動一下伸出的手,「放心,別看我這樣,雖然體能不是很好,但是臂力還算不錯的呢!」
「...,好吧。」無奈地看了看那張興致勃勃的臉,白色狸貓輕輕嘆口氣,「很抱歉,我有點重的,請您務必小心別受傷了。」
「嗯!」年輕的王握住那隻回應自己的手,愉快地點點頭,「好!Rein你就這樣直接踩住我的肩膀先上去,我在下頭擋著。要小心喔。」

於是,在狸貓王的引領下,兩隻狸貓一步一步慢慢往上移動,順利爬上樹梢。

啊,果然很漂亮吶,風景。

朦朧的月光籠罩著整個夜天公國,熱鬧的街燈也和遠處連成一線的深藍布幕裡不停閃爍著的星光彼此相互輝映,
無論是盡頭的青山,或是永遠燈火通明的城鎮,夜天公國的疆土,在這裡,都能清楚地收覽一目。

現在,大概能明白為什麼王上會喜歡這個地方了。
因為向下俯瞰望去,就能輕易地從這裡看到所管轄的一切,
往後靠著仰望而去,也能看見廣的天空,
不只是夜晚,說不定白天也有著另一種不同的美麗姿態呢。

「你現在看得到的,從那邊到這邊,都是屬於這個國家的領地喔。」身後傳來年輕的王軟軟的、獨有的聲音,「我們的國家,很漂亮吧!」
「嗯。」Reinforce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充滿無限生氣的日不落城,靜靜地聽著陣陣蛙鳴,以及風輕輕吹過耳邊的聲音。
「那裡是小時候常常和Vita一起釣魚、游泳的小溪,尤其是夏天,溪水冰冰涼涼的很舒服的...,啊,Vita就是你今天看到的那隻扛著大鐵鎚的紅色狸貓,雖然看起來兇巴巴,不過實際上是很好相處的,你一定也會喜歡他的。」はやて就近找了個位置,很自然地倚靠著樹幹,手指向不遠處一條細長的耀眼銀絲。
「我知道,他經常到書庫來找您,是個很可愛、很率直的好孩子呢。」白色狸貓笑了笑。
「是啊,只要每次我想偷懶的時候。」狸貓王不好意思地抓抓頭,接著繼續指向一座山嶺,「然後那邊是偶爾會和Signum打打獵的地方。Signum其實很好勝的,外表看不出來吧!當然,那些小白兔我們之後都會放回去,不會真的傷害牠們,否則Vita會哭的。」
「看樣子王上和大家的感情很不錯吶。」

可以想像的到王上小時候肯定是個頑皮、好動的小孩吧?

「嗯,我們從小就認識了。我沒有兄弟姊妹,正好有他們陪著我,否則會很無聊的,整天面對那群老頭子。總之這是老爸、爺爺和祖先們奮鬥一輩子,好不容易留下來的豐功偉業,現在是我繼承了它們。看著它們,總會讓我有股『不好好守護這塊漂亮的家園可不行』的想法呢!有時候會想,我到底有沒有足夠的能力可以守著這份老爸留給我的唯一的禮物呢?」
「王上?」隱約感覺到語氣裡有著無法掩飾的憂傷,Reinforce隨即轉頭看向視線似乎凝聚在遙遠的另一端的はやて。
「我還太年輕,要是沒有那群雖然囉唆到令人厭煩的老頭子們的話,大概什麼事都做不好吧!有很多事情不是看看書、參考裡頭的見解就能解決。所以有想過,如果我不是國王,只是隻普通的狸貓,或許對我、對這國家而言都會是件好事也說不定——」はやて雙手枕著頭,以一派輕鬆的表情說著不曾向任何人說過的話。

—— 真是奇怪,就算是Signum他們,我也沒說過多少心裡話,怎麼...?

明明平時都得問話問個老半天才有可能講個幾句,講出來的說不定還是不痛不癢、無關緊要的東西,
然而現在卻是輕而易舉地就對一個才剛認識沒多久的對象吐露心聲,年輕的王對如此異常的自己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沒有這回事喔,王上。」看著那張雖然過份稚氣,但隱隱約約透露著王者之氣的臉,年輕的書庫長輕輕搖頭表示不贊同,「沒記錯的話,您似乎很喜歡到處遊歷,在城裡。那麼您應該有注意到大家臉上都帶著愉快的笑容吧?」
「嗯?」
「如果您不是個好國王,那麼國民們還會有那樣的表情嗎?」

Reinforce凝視はやて湛藍色的眼睛,將問題丟回給はやて。面對這樣認真的反應,令はやて不禁大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哈,Reinforce書庫長,你果然很有趣吶!」
「會嗎?」疑惑地看著笑得十分開懷的王,白色狸貓無法理解自己方才誠實的發言裡究竟有什麼好笑的地方。
「嘛,算啦!不說這個了。差點都忘記有它們的存在了呢。」狸貓王微笑地從身旁摸出被遺忘在一旁的餐點,「這個才是重點哩。」
「說的也是。」白色狸貓也回以一個溫暖的微笑。

就這樣,兩隻狸貓並肩坐在王家書庫後院的大樹上,一面愉快地享用著國王精心準備的餐點,一面聊著天,
談話的內容從小時候的一些趣事慢慢延伸到日常生活的大小事情,最後拓及到書本裡的內容,
Reinforce對於はやて的健談與幽默,甚至能說是無所不知的學識感到有些訝異也有些欣賞,
最後在不知不覺中竟慢慢習慣年輕的王每天晚上都會帶著特地準備的豐盛餐點前來找自己的這件事。

然後,很快地,一個月的期限即將來臨—— 

這天下午,在王家書庫裡整理數量龐大的書本、協尋夜天公國的大臣們所需的資料,
好不容易完成一天的繁瑣工作後的年輕書庫長,如同往常般靜靜地在專屬的位置上翻閱著書籍。

雖說一切的舉動都和昔日相仿沒錯,不過仔細比較的話還是能發覺些許的不同,
譬如說手上拿著的書籍,是前些日子某隻總是晃著氣活現的毛茸茸大尾巴、身材矮小的狸貓在話題裡無意中提及的,
又譬如說乾淨整齊的書庫長辦公桌上堆放的書本,是上個禮拜某隻總是笑嘻嘻地在門口等候自己下班的狸貓推薦的,
一切的改變,正一點一滴地慢慢累積著。

「Rein。」

正當白色狸貓入神地閱讀時,早已習慣的某道柔軟、充滿個人風格的獨特嗓音悄悄響起。

「王上?」
「嘿。」

只見不知何時走進王家書庫,面帶笑容地站在一旁看著書庫長專注的模樣的現任夜天王,愉快地揮了揮手打聲招呼,
白色狸貓輕輕闔上書本,起身走向年輕的國王。

「不必召開國事會議?」有些納悶地問著眼前有著陽光般笑容的王。

記得最近這一個月來王上似乎在忙著甚麼重要的事情,不像平常那樣時常窩在書庫裡看書呢。

「今天不必,因為該忙的事情都忙完了。」はやて保持相同的笑容,率直地看著那雙總是令自己沈醉不已的赤眸。
「那真是恭喜您了,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呢。」毫不避諱地正面迎向はやて的目光,Reinforce微微笑著。
「是阿,今晚過後應該就能好好放鬆了吧,應該。」摸摸自己毛茸茸的尾巴,はやて傻笑了一下。
「嗯?」注意到年輕的王在不安或在思考某些事情時常會無意識做出的慣有小動作,白色狸貓關心地看向那張稚氣未脫的臉,「您在擔心些甚麼事嗎?」

「也沒甚麼啦,Rein總是待在書庫裡很少和外界接觸大概不知道這件事吧。」
「喔?」不解地望著はやて有些苦澀的笑容,「最近有發生甚麼事媽?」
「是這樣的,」搔搔臉頰,年輕的王突然收起笑容,認真地開口說著,「今天晚上夜天公國會舉行舞會,一個用來選定王妃的舞會。」
「!」

不明白為什麼,在聽見はやて的回答後,複雜的思緒充塞、滿溢,
那是不解、困惑與某種不曾有過、無法形容的異樣情感相互混雜的混亂情愫,
王家藏書庫的書庫長只是傻傻地僵在那裡,完全不曉得該作何回應。

啊,是說,似乎有點老套咧,這種發展模式...。

嘛,反正像塔喀瑪雞國王和王后那樣驚天動地的案例原本就很少見,
更重要的是要上哪找擁有和塔喀瑪雞國的王后相同程度的某種屬性呢?
唔唔,說相同難度好像太高了點?那換成一半好了。
儘管如此,還是很難找呢!

總之,塔喀瑪雞國的特殊例子要套用在那隻準頭不好又沒有家傳入門儀式的狸貓身上原本就有些勉強,
只要不影響夜天公國的小小繼承人的誕生就可以了!

所以我們繼續身材矮小的狸貓王如何拐...
抱歉,修正!是如何將白色狸貓娶進王家大門的故事吧!

「Rein?沒事吧?」年輕的王發現眼前的白色狸貓有些許的異樣,擔心地靠上前。
「阿,沒事、我沒事。」勉強自己振作起精神,微微一笑。
「真的嗎?」擔憂地再次問著。
「嗯。」輕輕地點了點頭。
「噢,那就好,我還在擔心Rein是不是因為最近陪我太晚,精神不足呢。」はやて不好意思地摸摸後頸。
「沒這回事。」搖搖頭,回以年輕的王一個溫暖的笑容,「所以王上您不必去準備嗎?舞會。」
「嗯,等等Shamal會幫我準備。」
「那...需要我幫您甚麼忙嗎?」

——我這是在說什麼傻問題?王上身邊有很多狸貓可以幫他打點一切,怎麼會需要我的幫忙呢?

白色狸貓不禁在心裡默默吐槽起說不定會為自己帶來困擾的多此一舉。

「阿,對了!說到幫忙,差點忘了重要的事吶!」

輕敲一下自己的額頭,はやて牽起Reinforce的手,接著以異常認真的語氣說著:

「Reinforce書庫長,你願意出席嗎?這個王家舞會。」海藍色的大眼睛像是期待著甚麼般望著Reinforce,如同當時第一次遞出家傳寶物的劍十字時的模樣。

「咦?我?」
「是阿,」看見白色狸貓似乎有點錯愕的表情,年輕的王微微笑了笑,「因為Rein可是我的王后人選吶!當然要出席囉。」
「等、等一下。」白色狸貓聽見這個答覆,立刻緊張了起來。
「放心,Rein甚麼都不必準備的,所有該作的打點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
「不是!」白色狸貓有些焦躁地看著面帶笑容的王,「我不是說這個!」
「如果你是擔心『那件事』的話,大可放心。」笑著拿出那條閃耀著金色光輝的項鍊,年輕的夜天王繼續說著,「我不會強迫你的,在你真心要接受這串鍊子之前。」
「唔...。」

就這樣,在狸貓王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屢試不爽的眼神攻勢下,當時的年輕書庫長再度認哉了,
猶豫一陣子後還是點頭答應了對方的熱情邀約,在最後的時刻。

於是,對狸貓王和狸貓王后而言意義非凡的一天,終於正式展開了。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看著身上的打扮,白色狸貓不安地問著身後替自己打理一切的金色狸貓。
「不會啊,很好看呢!我們家はやてちゃん的眼光一向很好的,不會有問題的。」王國的首席御醫拍拍充滿懷疑之色的書庫長的肩膀,發自內心地掩嘴笑道,「那只是Reinforce不習慣而已,我已經可以想像得到はやてちゃん看到你的時候會是甚麼樣的表情了呢。」
「可是——

叩叩叩叩——

正當白色狸貓想說些什麼來表達內心的忐忑時,首席醫官的房門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Shamal,你好了沒?」傳來的,是夜天公國首席騎士略帶低沈的嗓音。
「好了,再等我一下,馬上就好了。」Shamal聽見門外的Signum的催促,趕緊加快替Reinforce梳妝的腳步,「はやてちゃん那邊也準備好了?」
「嗯,吾王已經動身到會場了,由Vita和Zafila陪同。」
「OK,那我這邊也得快一點了,否則會趕不急呢!」

——不知道はやてちゃん準備的如何了呢,應該可以成功吧!

夜天公國的風雲騎士團從小就和年輕的王一起長大,自然比任何狸貓還清楚那位主人的性格。

由於太過聰明,鬼點子也多,不需要花多少心血就能以比尋常的狸貓更快的速度完成學習與該處理的事情,
造就那位現任的夜天王除了對國事和感興趣的事物外,總是一副「只要我沒有妨礙到別人,別人也沒有妨礙到我不就得了」的懶散模樣,
實在很難得能看到那樣的王以前所未有的認真態度,馬不停蹄、狸不停腳地親自策劃安排,花費許多心思與時間來面對一件事情,就僅是為了某一刻的來臨。

也因此自始至終都以朋友與家人的身份在一旁替はやて加油的Shamal和其他的風雲騎士團的成員,
在時間一分一秒逐漸逼近的當下也不禁擔心、焦躁了起來,
例如在門外不停來回踱步的騎士長、緊緊跟隨在年輕的王身邊的紅色狸貓、在會場門口巡邏張望的藍色大狗,以及正在替那位年輕王努力的對象盡全力打點的金色狸貓。

「OK,總算完成了!」Shamal大呼口氣,相當滿意地將雙手搭在Reinforce的肩上審視著自己的成果。
「Shamal,真的是辛苦你了。」白色狸貓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謝著,「如果沒有你的幫忙,還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呢...。」
「一點都不會喲。」輕輕搖了搖頭,「原本Reinforce不需要做什麼裝扮就很漂亮了,我只是做點小修飾而已,根本沒幫上什麼忙。好囉!我們快走吧,はやてちゃん大概已經急壞了呢。」輕拍一下對方的肩膀,Shamal笑了笑。

「嗯。」

在門外等候多時的夜天公國騎士長一見到金色狸貓和白色狸貓相偕走出房門,立即快步趨前,
很有禮貌地朝白色狸貓行騎士禮儀後,準備引領那位或許未來有可能成為一國之后的年輕書庫長前往會場。

「Reinforce小姐,這邊請。」
「那就有勞您了,騎士長大人。」

「等一下,Signum。」
「嗯?有什麼事嗎?Shamal。」正要起步離去的王國騎士長不解地回頭看向那位突然叫住自己的首席醫官。
「你的毛,」金色狸貓緊皺著眉,伸手指指自己的頭,「亂七八糟,到底有沒有整理阿你。」
「阿,抱歉,沒注意到...」大狸貓聞言,隨即訥訥地撥了撥那幾搓在頭上亂翹、不怎麼聽話的毛髮。
「真是的,越弄越糟糕!別弄了。」
「Sha、Shamal!///////」

看著大狸貓近乎笨拙的動作,金色狸貓實在按捺不住逐漸高漲的情緒,
很不給面子地用力白了對方一眼後乾脆走上前去按住那雙胡亂撥弄的手,親自動手替夜天公國的首席騎士梳理一番。

「都這麼大一隻了還不會整理自己的儀容,很難看耶。」
「唔、唔嗯...」面對那位與自己僅有咫尺距離的青梅竹馬,夜天公國的年輕騎士長只能紅著臉僵直身體,絲毫不敢亂動,眼神不住尷尬地四處飄移。
「哪有參加重要聚會還這副行的?要你好好打理一下也做不好,實在搞不懂你。可以請你不要整天只知道擦那把劍,偶爾學學怎麼照顧自己好嗎?親愛的騎士長大人。」一面彷彿想好好發洩不知累積多久的牢騷般不停碎碎唸著,一面動作輕柔地撥著Signum的亂毛。
「噢...」

——他們兩個感情真好吶。

站在一旁看著兩隻狸貓有趣的互動的年輕書庫長,面帶微笑地在心中悄悄下了這個定論。

也因此,待這三隻狸貓正式朝會場動身,已是十五分鐘後的事了。

「幸好來得及...。」費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領著其他兩隻狸貓趕抵現場的大狸貓重重地鬆了口氣。
「還敢說,都是你。」金色狸貓沒好氣地輕輕敲了一下大狸貓的頭。

只見此刻熱鬧非凡的王國第一宴賓廳裡早已擠滿了滿懷憧憬,來自全國各地的年輕狸貓,
一個個在場中展露自己最完美的姿態,彼此相互爭奇鬥豔,
其中不乏眾多為了爭取懸宕已久的后座,希望能夠引起那位夜天公國內最有價值的黃金單身漢的注意與目光的女孩們。

當然,也有不少未婚的狸貓想趁著這次的機會積極地尋覓適合自己的另一半,
如同這場舞會的最大宗旨——王妃的選定。

身處這樣的場面,令從未參加過任何宴會與公開的盛大場面的書庫長有些手足無措,
不知不覺中漂亮的赤眸開始不安地找尋那道熟悉的身影。

「這位美麗的小姐,請問您有舞伴嗎?」一隻穿著相當體面的狸貓端著兩杯飲料,朝著在會場角落左顧右盼的Reinforce走近,「如果有這榮幸,您願意賞臉陪在下跳支舞嗎?」
「對不起,我——
「不好意思,這位小姐已經先被我的主人預約了,請您去找其他狸貓吧!」不待白色狸貓說完,大狸貓立刻將白色狸貓擋在身後,認真地做出所有權告示。
「騎士長大人!」對這樣的說法有所微詞的Reinforce向Signum提出抗議,「您的說法我——
「唉呀,Reinforce你就放輕鬆點,Signum只是幫你拒絕而已,沒什麼其他的意思的,請別在意、別在意。」掩嘴偷笑的Shamal輕輕挽著Reinforce的手臂稍做安撫。
「可是——
「嘛,我們先到處逛逛等はやてちゃん,順便嚐嚐看はやてちゃん特地準備的點心你覺得如何呢?」
「...也好。」

就這樣,在三隻狸貓等待舞會的正式開始之前同樣的事件不斷重複上演,也讓騎士長不的表情越來越明顯,
若非Shamal的勸阻,一向耿直的Signum幾乎要拔出腰間的長劍來驅逐那些試圖向Reinforce和Shamal搭訕的狸貓,
直到會場外突然傳出一陣又一陣的讚嘆驚呼聲,以及隨之響起的耳樂曲才平息下來。

「王上?!」跟著人群一起移動到廣場一探究竟的年輕書庫長很快就發現眾狸的焦點所在—— 兩隻大雞、一隻狗、一隻狸貓,以及身形不甚健壯的夜天王。

威風凜凜地在上空各執一角的,正是塔喀瑪雞國的國王與王后,
兩隻大雞各自持著獨有的法器,配合樂曲,一個節奏、一個節奏地發射耀眼的光束,
同時,在地面的紅色狸貓也隨著節奏,以鐵鎚將一顆接著一顆的紅色球體擊往高空,
三道不同色彩的光束就這樣不停地劃破寂靜的深藍,筆直飛往高空,拖曳出一條條光彩奪目的螢光,
直到似乎撞擊到某個遮檔在頂端的透明物體後,瞬間在夜空中此起彼落地綻放出一朵又一朵櫻色金黃色與紅色的絢爛花朵,璀璨且美麗。

「終於開始了,はやてちゃん的表演...」Shamal看著在廣場中央的表演者們,下意識地握住身旁的Signum的手。
「嗯,是阿。」感覺到金色狸貓緊張與擔憂的大狸貓,輕輕回握那隻有些顫抖的手。

——這是吾王策劃、練習許久的演出,請務必、一定要成功!

「なのはちゃん、Fateちゃん!Vita、Zafila!準備好了嗎?」

在樂曲即將進入尾聲時,從頭到尾始終伸長著手臂,高舉象徵夜天公國至高權力的燦金王杖指揮樂曲與煙火的進行步調的現任夜天王仰頭大聲吶喊著。

「「「嗯!」」」
「好,要來囉!」聽見櫻色大雞、金色大雞、紅色狸貓與藍色大狗的回應後,再次下達命令。

「Starlight——Breaker!!(譯:西瓜迴路、遮斷器!)」
「Plasma Zamber——Breaker!!(譯:雷光閃電荷電粒子雷神迴路*喘XD*、遮斷器!)」
「Schwalbefliegen!!」

數量驚人的光芒一道接著一道不停地在同一時間自なのは、Fate和Vita的方向疾逝而出,
在三種不同色彩的耀眼光芒同時猛烈衝撞著阻擋在高空之上的透明阻隔層,隆隆的聲響不斷,交織出百花盛開的壯觀景象。

「Ragnarök!!!(譯:拉葛南落克!)」

最後,在樂曲終結之時,一條宛如蓄勢已久的白色飛龍猛然破空竄升,夾帶格外耀眼的銀光與震耳的龍鳴吞噬整座廣場,
瞬間衝開重重的包圍,也衝破那道無形的阻隔層,消失天際,
遺留下滿天散發著青藍色光輝的碎片,一顆一顆似流星般傾洩而下。

然後——

「Rein。」

在部分觀眾還未自這場可謂是前所未見的驚人演出平復,依舊望著餘光未散的夜空瞠目結舌之時,
廣場再度響起驚呼與議論聲,由於年輕的王的舉動。

今晚的主角、夜天公國現任的王,正緩緩地穿過自動往兩旁散開的人群,
一步一步走向白色狸貓的面前,輕輕開口呼喚總是令他著迷的名字。

「...。」傻楞楞地站在原處,任由那位臉上猶掛著汗水的年輕的王牽起自己的手。
「應該還可以吧?」微笑地看著Reinforce的眼睛,「我們的演出。」
「很、很好,很精彩...。」總算回過神白色狸貓,微低下頭迎視身高比自己矮上一截的年輕的王,「辛苦您了,肯定花了不少時間吧。」
「也還好,辛苦的是他們,被我任性地找來幫忙。」笑著指了指從空中降下,彼此相偕的兩隻大雞,以及在另一端被其他兩名風雲騎士像是迎接英雄般對待的紅色狸貓與藍色大狗。

「啊,對了,我居然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年輕的王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懊惱地搔搔臉頰。
「嗯?」
「我忘了跟你說,今天的你真的很漂亮喔。」はやて面露孩子般的笑容,發自內心真誠地稱讚著。
「謝謝您的誇獎。」微微一笑,白色狸貓很自然地接受王的讚譽。

「好!我,夜天公國的現任統治者,現在宣布——」與Reinforce相視而笑後,はやて愉快地轉身向聚集在廣場的所有與會者朗聲說著,「今晚的舞會正式開始!」


在一陣歡呼聲後,響亮的號角聲與清脆的鐘聲響徹整座王國宮殿,
一場可謂是夜天公國近年來最重要的舞會,終於即將開始了。

緊接著,國王就這樣趁機向未來的美麗王后邀舞,繼而羅曼蒂克地提出結婚要求,
最後國王和王后帶著小狸貓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故事就到此結束,謝謝觀賞—— 

—— 才怪咧!!

我們的夜天王並沒有這麼做。
相反地,他選擇另一種方式,讓我們的故事得以繼續進行(拖延)下去。

「Rein,可以等我一下嗎?」はやて右手輕輕搭在Reinforce的手背上,認真地提出要求,「等我一下子就好,待會我有重要的話想跟你說。」
「好的。」雖然心中大概已存有個底,明白那隻年輕的夜天王會和自己說些什麼,白色狸貓依舊保持微笑地點頭答應。

一個月以來的相處,確實很快樂,每天都能體會到長年在書庫裡完成一日的工作、空的時間挪用來看書外從未有過的不同的樂趣,
爬上大樹頂端欣賞夜景、摸到溪邊釣魚、軼聞趣事的交流、討論所學的一切,
甚至於溫暖可口的佳餚、孩子氣的笑臉、獨特的講話語調,
都已逐漸成為習慣,逐漸成為生活中的一部份,
稍加留心,便能隨時清楚地感受到那位身材雖然矮小,但心思相當縝密的王所抱持的情感和關心,
再加上今晚他為自己辛苦準備的表演,所有的一切零零總總堆疊在一塊,說沒被感動是騙人的...

—— 只是這一切,大概今晚就會全數結束了吧!要是拒絕了的話。

「謝謝你,Rein。」年輕的王開心地做了個孩子氣的小歡呼動作,接著放開白色狸貓的手,再度做出令眾狸錯愕不已的舉動。

「Vita,願意陪我一起替這場晚會開舞嗎?」
「啥?!」紅色狸貓瞪大眼睛,張大著嘴,一副完全無法置信的表情看向往自己跟前走進的國王,「你在搞什麼鬼?はやて。」
「沒有阿,只是單純想說很久沒和Vita跳舞了,所以...你不願意嗎?」はやて吸吸鼻子,以有些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Vita。
「可是...」Vita左看一下眼前的はやて,右看一下另一邊對現在的發展沒什麼反應的Reinforce,最後用力蹬了蹬腳,「唉喲!好啦!先說好,要是你今晚娶不到老婆的話不關我的事!」
「放心,只是一支舞而已,不會怎樣啦!」現任夜天王笑著回應。
「好,這是你說的!」將左手重重放在はやて伸出的右手上,「有事你自己負責。」
「沒問題~♪」
「哼!」
「Signum,Rein就先交給你囉。」
「好的,吾王。」
「那我們走吧~啊是了,なのはちゃん、Fateちゃん一起來吧!你們可是我邀請來的貴賓呢。」年輕的夜天王一手挽著紅色狸貓,一手伸向塔喀瑪雞國國王與王后,頑皮地笑了笑,「なのはちゃん練了那麼久怎麼能不上來表演給Fateちゃん檢視一下呢?」
「はやてちゃん!我現在開始後悔當初為什麼要答應幫你忙了!///////」
「別這麼說嘛,Fateちゃん沒看過你跳過舞,千載難逢哩。」狸貓王笑嘻嘻地拍拍最好的好友的肩,「快走吧!大家都在等我們呢。」

於是,王與紅色狸貓、櫻色大雞與金色大雞兩組搭檔相偕著走進場中央,
在悠揚的樂曲的引領與目光的注視下,展開默契十足、相當流暢的輕快舞步。

當然,櫻色大雞的動作或許比較生疏一點。

舞會,終於正式開始,
歡愉的笑聲也在王家第一宴賓廳逐漸相互交錯而起。

「Reinforce書庫長,我想吾王可能只是—— 呃,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說才適當,但是我可以保證,吾王他——

靜靜地站在大廳一角的夜天公國的首席騎士長,遞了杯飲料給那名從頭到尾都是面帶微笑的王家書庫長後,有些不安地靠著牆,望向會場中央。。

「我知道,不必急著幫王上向我解釋。」白色狸貓笑了笑,視線始終沒有離開在大廳裡和紅色狸貓搭檔起舞的夜天王,「王上和Vita的默契很好,完全沒有失誤呢。」
「可是——
「我知道王上他是為我好才這麼做的,因為我不會跳舞。」白色狸貓笑著伸手打斷大狸貓的發言。
「啊?」夜天公國的騎士長對這樣的答案楞了一下。
「嗯,我不會跳舞。所以請不必擔心我,真的。」白色狸貓微笑地看著大狸貓青藍色的眼睛,很簡短地重複一次方才講過的話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輕指了指場內正和其他狸貓共舞的金色狸貓,「反倒是你,不去陪Shamal嗎?這樣沒關係嗎?」
「為、為什麼我、我要去陪、陪、陪Sha、Shamal?/////////」瞬間脹紅臉的騎士長緊張地不斷地開合著嘴,用力揮了揮手。
「快去吧,請好好把握機會。Shamal是個不錯的對象的,除了某些『小』缺點以外。不過我想那些『小』缺點對騎士長大人來說,應該非常習以為常了才是。」
「Rein、Reinforce書庫長!這些事是誰——」聽見白色狸貓的小揶揄,大狸貓的臉更加地臊紅。
「你說呢?」年輕的書庫長露出帶點頑皮的色彩的笑容。
「...。」大狸貓一見著白色狸貓的笑臉,原本就不怎麼舒服地胃再度痛了起來。

對方什麼話都不必說,大狸貓就知道是誰告訴白色狸貓關於自己和金色狸貓間的事,
因為那可是從小看到大、每次看每次都會感到異常頭痛的招牌笑臉啊。

「總之快過去吧。」
「可是吾王的命令——
「王上會理解的,他也很擔心你們兩個呢。」
「可、可是——
「別可是了,機會跑了就沒囉。」
「唔唔——
「去吧!」笑著輕推眼前那位還在猶豫不決的騎士長,「王上那邊我再和他說就好。」
「好、好吧...。謝謝、還有對不起,Reinforce書庫長。」

大狸貓認真地向白色狸貓深深一鞠躬後,轉身大步走向舞池,
趁著一曲結束,即將轉換新曲的同時,上前與那隻和金色狸貓共舞的狸貓提出交換舞伴的要求。
看著Signum僵硬的動作以及Shamal訝異的反應,Reinforce不禁愉快地微笑了起來。

「Rein,在看什麼看得這麼開心?」
「嗯,在看Signum騎士長大人和Shamal醫官大人。」對於那道具有獨特風格的柔軟腔調突然在身旁輕輕響起,白色狸貓像是早已習慣般,很自然地回話,絲毫沒有受到任何驚嚇。
「喔?Signum和Shamal?」年輕的王頗具玩味地摸摸下巴,笑著看向場中央、那兩位家人的有趣互動。

只見大狸貓笨拙地拉著金色狸貓的手,踉踉蹌蹌的腳步有些跟不上樂曲節拍,
不斷地踩到金色狸貓或自己、甚至是在周圍的其他起舞者的腳和尾巴,嘴裡也不停地重複著「對不起」、「抱歉」之類的話,
這令大狸貓一張原本清秀但帶點嚴肅的臉寫滿了困窘的訊息,緋紅的色彩早已渲染到圓滾滾的大耳朵上。

「看到了嗎?」
「嗯,Signum跳舞的模樣還蠻可愛的吶,你看他的動作和表情。」はやて指指再次踩到自己拖在地上的尾巴,正吃痛地皺著眉的Signum開心地大笑著。
「是阿,Shamal看起來也很開心呢。」白色狸貓看著金色狸貓那副似笑非笑、強忍著笑意的表情,也不禁跟著年輕的王一同輕笑出聲。

「Rein...。」待彼此的笑聲逐漸平息下來後,年輕的王輕輕開口叫喚白色狸貓的名字。
「嗯?」感覺到握著自己的手有著和初次見面時相同的緊張,Reinforce些微側著頸子靠向身旁的はやて。
「走吧,趁現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出去一下,願意陪我嗎?」狸貓王摸摸身後那條毛茸茸的大尾巴,靦覥地笑了笑。
「...好。」

沒有太多的遲疑與考慮,白色狸貓點頭答應年輕的王的建議。

—— 畢竟該來的總是要來,不是嗎?

一路上,兩隻狸貓僅是牽著手,沒有任何交談,
各自懷著心事並肩走在寂靜到僅剩蛙鳴的小徑上。

靜謐的月光揮灑滿天的星屑,輕輕覆上被一片又一片的楓葉點綴成一地橙紅的王家後花園,
淡淡的幽香隨著西風一點一滴飄散,潔白的花瓣—— 

阿,停、停!Stop!
這並不是窮搖(喂XD)小說,雖說也差不到哪邊去...
總之無關緊要的東西不必去在意,只要知道現在這兩隻狸貓在開滿花、漂亮的地方就好了,
所以跳過、跳過,把焦點放回那狸貓的身上吧!

「Rein——

來了!

在那隻身材矮小的狸貓王打破沈默,認真地開口叫喚自己的名字時,白色狸貓的心跳頓時鼓譟了起來。

拒絕,還是接受?

要是拒絕,王上...或許會很難過吧?
但是答應的話—— 

「這個。」はやて再次取出閃耀金色光芒的墜鍊,誠摯無比地看著Reinforce,「願意讓我將它戴在你的身上嗎?Rein。」
「王上...。」
「這既不是強迫,也不是希望你同情,而是單純以普通的身份,一隻名叫はやて的普通狸貓的身份,對Reinforce小姐的求婚。」年輕的王凝視白色狸貓的臉,一字一句地認真表白。
「...。」
「當然,你有權力可以拒絕,這是沒問題的。」はやて搔搔臉頰,傻笑著以比方才的宣示還要來地小聲許多的音量補上了這句話。

—— 其實,您...很害怕吧?

望向年輕的王挺直背脊,試圖以陽光般的笑容掩蓋內心的不安,卻無法遮掩眉目間所摻雜的焦躁與緊張,
白色狸貓輕輕閉上眼,在那一剎那間,心中轉過無數個念頭。

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回憶、所有的假設不斷相互交錯,
在一陣沈默之後,終於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好,我接受
「真的!?」

聽見白色狸貓的答覆,年輕的王只差沒有當場做出後空翻的動作來表達自己內心激昂的喜,
開心地解下鍊子,牽起Reinforce的手,想將這條夜天公國歷代國王在選定王妃時當作聘禮的劍十字交予之時—— 

「但是這只是訂婚,並不是結婚。」白色狸貓露出慧黠的笑容。
「咦?」夜天公國的狸貓王僵直手臂,錯愕地看著年輕的書庫長。
「我記得總理大臣說過的是『一個月內接受您的求婚,然後成為您的王后』,並沒有說『多久之後完婚』不是嗎?」Reinforce微笑地將劍十字繫在雪白的頸子上,眨眨漂亮聰穎的赤眸。
「是、是這麼說沒錯...」年輕的王小聲地囁嚅著。
「所以王上您的求婚我接受,您也贏了賭注,這不是很好?」Reomforce微彎下腰配合はやて的身高,接著輕輕以雙手包覆住那雙比自己來的小上不少的手,柔聲說著,「給彼此多一點的時間多瞭解對方,不也是一件好事?」
「唔...,嘛,算了,這樣也好!」看著那雙溫柔的酒紅色眼睛,はやて釋懷地笑了笑,身體輕輕向前傾,和眼前的Reinforce額頭貼著額頭,「只要能和Rein在一塊,不必娶不喜歡的對象,這樣就夠了。而且這也說明我未來的王后比一般女孩子還要聰明呢。」
「謝謝王上您的誇獎。」回以年輕的王一個可愛的笑容,白色狸貓微笑著接受王的稱讚。

「嘿~那要不要趁現在到處去走走?我可是不太想回到那邊呢。」相視而笑後,年輕的王輕輕牽起白色狸貓的手,吐了吐舌頭,「總是有人用想剝了我的毛皮的眼神看著我,就跟那些老傢伙們一樣,有點不太舒服。」
「好,只是...」
「那些事情就交給Signum他們去煩惱吧,走,要不要到御膳廚房那?我弄點東西給你吃。」
「嗯,您開心就好。」

於是,當夜天公國的現任國王與王后手牽著手,親暱地一起回到舞會現場,
風雲騎士們也終於不必到處躲避眾大臣們的追問,已是好一陣子之後的事了。

—— 六年後—— 

「呼——真是討厭,這公文會不會太多了點?...啥?雞蛋的進口...唉呀!雞蛋太少的話請なのはちゃん想辦法就好了嘛...。禽流感?我又不是雞,叫なのはちゃん處理不就得了?...隔壁國的國王教訓小孩教訓到國境邊界的居民被嚇到?一樣去找なのはちゃん啦!!找我幹嘛?!」

大的書房內,一隻褐色狸貓正沒什麼形象地翹著腳,一手拿著寫得密密麻麻的宗卷,一手百般無聊地抓抓肚皮,嘴裡不斷碎碎念發著牢騷,
最後扔下原本啣在嘴上的筆桿,用力趴在桌上唉聲嘆氣起來。

「嘖!怎麼盡是這種沒用的東西?為什麼就沒有一點特別的,大家是吃飽太嫌我沒事幹是吧?只會妨礙我和Re——哇啊啊啊!!」

才剛以哀怨的表情抱怨「為什麼沒有一隻狸貓願意體貼一下我的心情,呈上來的宗卷內容全是些雞毛蒜皮、隔壁的老王又怎麼了的小事,就算國泰民安也不能隨便剝奪一國之君追求幸福的權力」的褐色狸貓,
突然發覺有物體以不小的加速度用力往自己的後背上砸,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便連狸帶椅,很乾脆地直接貼上放滿公文的大木桌。

「老爸~♪」一隻有著水藍色大眼睛、珍貴稀有的白色毛皮的小狸貓趴在褐色狸貓的背上,笑嘻嘻地搖晃著大尾巴,然後伸手拉了拉褐色狸貓那對毛茸茸又圓滾滾的大耳朵。
「嗚喔...小Rein...你長大了,你爸我年紀也大了,沒辦法讓你這樣玩啦,腰差點閃到...」面色蒼白地趴在桌上捂著腰椎,褐色狸貓的聲音十分有氣無力,和方才振振有詞大發牢騷的好精神是差上了十萬八千里。
「嘿,」被褐色狸貓輕輕抱到自己腿上的白色小狸貓得意地比了個勝利手勢,接著皺皺鼻子,眨眨可愛的大眼睛,「誰叫老爸都不理我...」

「沒有不理你啊,爸現在正在辦公,想玩的話可以去找Agito——

褐色狸貓萬分無奈地看著眼前的寶貝獨生狸(喂XD),溫和地摸摸孩子的頭,
只是褐色狸貓話還沒說完,白色小狸貓立刻扭頭閃躲自己的手,癟著嘴表示他的不同意。

「不~~要!!!人家才不要跟不老實的母老虎玩咧!」白色小狸貓吐了吐舌頭。
「別這樣嘛,要和Agito好好當朋友阿。」
「不要咧,那傢伙整天只會找我麻煩。」
「你沒找人家麻煩,人家會兇你嗎?」褐色狸貓輕輕點了點孩子的鼻尖,「乖,先下來,老爸把這些批完再陪你看書好嗎?」
「不好...。」伸手用力蹭了蹭自己的鼻子,白色小狸貓委屈地看著褐色狸貓,拉拉他的手臂,「人家好無聊嘛。」
「這...,那、那去找媽媽?」褐色狸貓微歪著頭,認真地拍拍孩子的肩膀。
「這個更不要!!」小狸貓一聽見父親提到母親,立刻焦躁地推開父親的懷抱,跳下椅子,「總之我不要找媽媽,我——

「小Rein——你在哪邊?」

小狸貓才剛想說些什麼,書房外的走廊上響起一道聲音,
嚇得小狸貓抓緊自己的尾巴,急忙躲到褐色狸貓的背後。

那是褐色狸貓最熟悉、也最喜歡的聲音。
只是現在語調雖然一如往常般溫柔好聽,但還是隱約能嗅出裡頭埋藏的、難得的火藥味罷了。

「老、老爸,等一下媽、媽進來的時、時候跟她說我、我不在!我、我這就去、去找Agito,今晚就睡、睡那裡不回家了!」隨著門外腳步聲越來越靠近,小狸貓更加緊張地抱著尾巴東轉西轉,極力想找個秘密通道溜出去。
「喔喔?你又做了什麼事了?」褐色狸貓瞇起眼睛,笑著看向那隻正急得跳腳的小狸貓。
「沒有喔!小Rein很乖的,沒做什麼事情!老爸你誤會了!」抬頭看著父親,白色小狸貓眼神相當認真。
「最好是!」輕輕捏了捏孩子的鼻子,褐色狸貓笑著說道,「沒幹嘛的話為什麼那麼怕你媽?」
「就、就...唉喲!不跟你多說了,老爸,秘密通道借我用,下次再還!還有,媽問的時候一定要說『沒看到』,知道嗎?」小狸貓繞到父親面前掰開他的手掌,勾勾手後跑到昔日褐色狸貓瞞著眾狸偷溜出房門用的地道,「這是約定喔!」
「誰和你約定了?」褐色狸貓見到孩子逗趣的表情是笑得更開心。
「違約的以後就沒蛋糕吃!一言為定。」說完,白色小狸貓用力指向父親喊了一句後,馬上一溜煙地逃進地道裡,不見蹤影。

「理你咧。」看著孩子搖晃著尾巴逃跑的模樣是無奈地笑著搖搖頭,提筆繼續批閱公文。

不久之後,小狸貓害怕的聲音終於在房門外響起——

「王上,您在嗎?」
「在,直接進來吧。」

王停下筆,微笑著望向輕輕掩上房門,向自己走近的身影,
那是一隻有著和小狸貓相同的雪白毛皮,相貌十分優雅的白色狸貓,現任的夜天公國王后。

「王上,小Rein有來過您這邊嗎?」漂亮的赤色眼眸眼裡似乎有點冒火。
「怎麼了,在生氣?」狸貓王笑了笑,放下手上拿著的筆,起身走向狸貓王后。
「您的寶貝孩子作業沒寫就算了,還整了老師們一頓說什麼「愚人節快樂」,您說該不該生氣呢?」儘管白色狸貓臉上掛著笑容,但笑容後方的怒意可是相當明顯。
「噢,這樣啊...」現任夜天王抓抓自己的後頸,「我剛在忙國事,沒看到到他呢,等他回來我再教訓他好了。」

——孩子,老爸只能幫你檔一下,明天回來就看你媽的心情如何了,
你媽心情如果好一點,可能挨的揍比較少一點,如果沒有,就請自求多福吧。

褐色狸貓微微動了動那對毛茸茸的大耳朵,衷心替闖了禍的小搗蛋鬼祈福。

「真的沒看見?」白色狸貓看著眼前傻笑的丈夫,一臉完全不相信的表情。
「嘛、嘛,小孩子嘛,要他乖乖學一些枯燥的東西是悶了點——別生氣別生氣,看吧,眉頭都皺在一塊,不可愛了。」
「王上,小Rein會被您寵壞的...。」好氣又好笑地看著狸貓王晃著背後那條大尾巴,努力地墊起腳尖,伸長手臂想摸摸自己眉心的模樣,白色狸貓不禁嘆了口氣。

——還是老樣子,和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呢。

「沒有寵喔,只是想讓那孩子多享受一下無憂無慮的生活而已嘛。」褐色狸貓笑著摸了摸稍微彎下腰以配合自己身高的白色狸貓的眉頭,「好啦,別生氣嘛,好嗎?」
「怎麼可能不生氣呢?」看著和小狸貓長相完全一模一樣,無論何時都存有著頑皮之色的臉,夜天公國的王后無奈地輕輕捏了捏丈夫的臉,「真拿你們這對親子檔沒辦法。」
「快別這麼說嘛。」狸貓王笑了笑,「你如果拿我有辦法,當年就不會嫁給我啦~♪」
「少嘴貧了。」沒好氣地瞪了一下那位看起來相當得意的王。
「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就是夜天公國的王與王后的故事,一個結局平凡又極其幸福快樂的小故事。
明天,也將會繼續重複著這樣平凡的結局呢。

至於那位小狸貓嘴裡提及的玩伴「Agito」究竟是何許人也,
或許,詢問一下夜天公國的首席騎士長和首席醫官會是個不錯的選擇喔。


~The End~



コメント

  1. 竹葉 | URL | KFT6j.U6

    >>站在一旁看著兩隻狸貓有趣的互動的年輕書庫長,面帶微笑地在心中悄悄下了這個定論。
    這隻白色狸貓有在一旁偷偷觀察人的習慣啊XD
    從國王到紅色狸貓再到眼前那兩隻都有一直在觀察著~

    >>就這樣,在三隻狸貓等待舞會的正式開始之前同樣的事件不斷重複上演,也讓騎士長不的表情越來越明顯
    狸貓甲:「騎士長大人!」
    大狸貓:「就說那隻白色狸貓已經被預約了!(拔劍)」
    狸貓甲:「不是的!」
    大狸貓:「那隻金色狸貓也不行!(用劍抵住狸貓甲的脖子)」
    狸貓甲:「妳誤會了!!」
    大狸貓:「那你到底想做什麼?(收劍)」
    狸貓甲:「我能邀請妳和我跳支舞嗎?」
    ......(咔察)......
    大狸貓:「我們繼續走吧...」
    白色狸貓:「............」

    >>「Starlight――Breaker!!(譯:西瓜迴路、遮斷器!)」
    >>「Plasma Zamber――Breaker!!(譯:雷光閃電荷電粒子雷神迴路*喘XD*、遮斷器!)」
    >>「Schwalbefliegen!!」
    狸貓士兵:「報告王上,會場塌下來了....」
    狸貓王:「......」
    白色狸貓:「............」

    >>總算回過神白色狸貓,微低下頭迎視身高比自己矮上一截的年輕的王
    狸貓王:「Rein,能跟我跳個舞嗎?」
    白色狸貓:「嗯。」
    狸貓王:「我跳舞可是很善長的~(把手放在白色狸貓肩上...咦?差一點...把腳墊高...還是差一點)」
    狸貓王:「Rein,能不能稍微屈下膝......」
    白色狸貓:「............」

  2. ckkk9090 | URL | /ew067ss

    總算完結了!感謝LEO前輩如此不辭辛勞(?)的創作!在下看得很開心呢!

  3. leoheart | URL | -

    Re: Re: タイトルなし

    To 局長大人:

    > 這隻白色狸貓有在一旁偷偷觀察人的習慣啊XD
    > 從國王到紅色狸貓再到眼前那兩隻都有一直在觀察著~

    啊哈哈哈,這個是小地方的說XDDDDD
    虧局長還能發現(爆)

    因為下官想說替這隻書庫長塑造一點新的形象這樣,所以在整篇文章裡面有添加一些元素進去,
    希望能幫白色狸貓加點色彩,不過有沒有成功就不知道了(爆)

    嘛,反正這是下官個人的惡趣味啦XDDD

    > 狸貓甲:「騎士長大人!」
    > 大狸貓:「就說那隻白色狸貓已經被預約了!(拔劍)」
    > 狸貓甲:「不是的!」
    > 大狸貓:「那隻金色狸貓也不行!(用劍抵住狸貓甲的脖子)」
    > 狸貓甲:「妳誤會了!!」
    > 大狸貓:「那你到底想做什麼?(收劍)」
    > 狸貓甲:「我能邀請妳和我跳支舞嗎?」
    > ......(咔察)......
    > 大狸貓:「我們繼續走吧...」
    > 白色狸貓:「............」

    GJ!XDDDDDDD(當場笑歪)
    那個「喀擦」和白色狸貓的「...」害下官噴茶了XDDD(豎指)
    那這樣屍體要擺哪?(爆)

    金色狸貓:「那個簡單,溶掉不就得了?(掏出藥水)」(喂XD)

    > 狸貓士兵:「報告王上,會場塌下來了....」
    > 狸貓王:「......」
    > 白色狸貓:「............」

    總理大臣:「...」
    狸貓王:「喔,那太好了,舞會結束!(拍手)Rein我們去約會吧!(伸手)」(巴)

    > 狸貓王:「Rein,能跟我跳個舞嗎?」
    > 白色狸貓:「嗯。」
    > 狸貓王:「我跳舞可是很善長的~(把手放在白色狸貓肩上...咦?差一點...把腳墊高...還是差一點)」
    > 狸貓王:「Rein,能不能稍微屈下膝......」
    > 白色狸貓:「............」

    這個也笑了XDDDDDDDDDDD
    當初不寫這隻狸貓王和白色狸貓跳舞就是有想到那種景象(爆)
    一點都不羅曼蒂克 只會很搞笑...XDDD(笑歪)
    所以乾脆讓那隻王和比他矮的紅色狸貓搭檔XDDDD(←這才是真正的原因XD)

    狸貓王:「沒關係阿!我可以踩高蹺的!(認真)」
    白色狸貓:「...對不起,我忘記有事情還沒處理完,先回書庫了...(轉頭)」

    To CKさん:

    不會不會,辛苦的是你們,讓你們忍受在下的糟糕物(抓頭)
    謝謝你耐著性子看完(敬禮)

    而且說真的,玩的還蠻開心的XDDDDDDD(爆)

  4. 老虎 | URL | mQop/nM.

    >>另外要注意的是這系列的絕對都是虎(←喂XD)爛的XDDDD,
    >>所有的角色性格、事件、不合理的設定通通都是(巴)

    躺著也中槍Orz
    明明就是你自己搞出來的,干我啥事 = " =+

  5. leoheart | URL | -

    >>躺著也中槍Orz
    >>明明就是你自己搞出來的,干我啥事 = " =+

    XDDDDDDDDDDDDDDDDDD
    誰叫你是他老虎(爆)XDDDDDDDDDDDD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37-bf816ce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