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3-3

2009年04月12日 00:16

凍抹條,一直修正人名囧

原本有設計一套文字排列組合的玩意,但是後來想想好像有點牽強,
再者當時的はやて只是個十一歲的小學五年級生,想了半天後乾脆通通砍掉重練,
只是換上來的這個...似乎更腦殘了囧囧

總之這回講了很多我流的貝爾卡設定,以及為後面的事件和解密做鋪陳,
雖然大體而言還是很悶!(爆)
下回沒意外的話,除了解事件外又要開始花大量腦力描寫動作片段了...囧
真的是沒事給自己找事做...(跪地)

以上,下回預計放出時間是兩個禮拜後,沒偷懶的話(毆)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3-3

■搜查日誌

新曆67年3月22日接受任務,搜查日誌記錄開始。
當天晚上約晚上九點發生兇殺案,死者為Nils.Easterby,任職聖王教會高等樞機官,屍體頭部遭竊,毀損嚴重,似有動物啃咬的痕跡,現場亦有遭受破壞之嫌。

初步對Schach.Nouera、Verossa.Accous和Klaus.Ralf做了筆錄:

死者一,Jeracas.Aberkirder,樞機官,貴族出身。
死者二,Wordsworth.Schutze,騎士團中隊長,貴族出身。
死者三,York.Grouvel,樞機官,平民出身。
死者四,Solomon.Herrvonkedwal,樞機官,貴族出身。
死者五,Nils.Easterby,樞機官,平民出身。

當天晚上十一點整向負責進行接洽的騎士Carim提出搜查許可申請,新曆67年3月23日早上九點正式取得搜查許可,進入聖王教會藏書庫資料調閱。
預計調查項目:新曆65年未被正式納入管理局記錄的刑事案件。

今日搜查暫無所獲。
八神はやて 

記錄於 新曆67年3月23日

※※※

時值三月,理應是春暖花開之時,然而空氣中仍舊有著些許涼意,陽光也無法透過有些過於濃厚的層積雲,隱隱約約中,一點一點的小水滴正逐漸凝聚著。

唏哩唏哩——

雨滴開始叮叮咚咚地敲打著屋簷,形成一漥又一漥的水坑。

噗嗞。
小水溏倏地濺起一朵又一朵的碎花,醮濕一旁的草。

「啊,下雨了…。」

衣人望了望烏雲滿怖的天空後低頭看向自己的鞋子,無奈地嘆了口氣,再度邁開大步,繼續朝著目的地走去。

碧草如茵的小花園。
但衣人並未為美麗的風景停駐任何一秒,彷彿早已看習慣般持續穿過花園。

座落在花園的盡頭的,是一棟舊式、外觀相當豪華的白色木造建築。

轉身環顧四周,確定無人跟蹤後,衣人縱身翻過阻擋在建築物前的圍牆,輕巧地落在略微廣的前院,慢慢走近隱隱透著鵝黃色燈光的房舍。

側耳傾聽。
屋內安安靜靜,大門亦深鎖。

衣人走過有些泥濘的地面,抬頭檢視起房舍週邊,然後——

「果然,結界。」衣人瞇起眼睛,面色相當平靜。

阻擋在面前的,是一道道異常精密且極其小心的結界,密不通風地圍繞著整座宅邸。以97區的說法來講,或許類似於電影中常看到的,極細極微、幾乎完全無法感受到它的存在的紅外線偵測感應防護網吧。

「很害嘛…」衣人嘴角稍稍上揚,「但是,這種玩意對我可是起不了任何作用!」

※※※

「呼,真糟糕,不懂貝爾卡的歷史和地理環境果然很吃力…。」褐髮少女呆望著眼前堆的像小山一樣高的書目後,摸摸後頸。

——已經是連續第四天吞下敗仗了呢,面對這樣的敵人。

五天前在接下任務後的當天,也就是3/22日晚間,聖王教會再度發生第五起的兇殺命案,死者是Nils.Easterby。
當晚詢問了修女Schach、Verossa和騎士團副團長Klaus一些關於死者們的資料後,大略將死者們彼此的關係依照聖王教會當前的政治勢力做核對,卻完全沒有辦法從中得到任何頭緒,就算將他們的身家背景做交叉疊合也是一無斬獲,整個案情像是陷入無限迴圈般無法獲得有利的答案。

雖然沒有什麼進展,但對於那位小個子搜查官來說還是有件值得慶幸的事,那就是自那天過後的四天以來不再有任何兇殺案傳出。

最後,少女乾脆先放棄這五個人之間的關連性,轉而試圖去尋找兩年前的事故相關訊息,只是碰壁的狀況依舊發生,因為——

「沒辦法啊,這裡的資料庫檢索方式和無限書庫差太多了,用慣Scrya建立的檢閱魔法以後,再跑來用這種沒人性的玩意,真的是超~級~麻、煩吶!」身材矮小,乍看下僅有八歲的紅髮少女盤著腿漂浮在半空中,左手靠在腿上撐著下顎,右手無聊地按著虛擬鍵盤發牢騷,抬頭瞪著一個接著一個,不按常規排列的高聳書架。

這是聖王教會的藏書庫一景,一個藏有眾多貝爾卡相關書目,藏書量與時空管理局的無限書庫並駕齊驅的圖書館。

放眼望去近乎無極限般廣的空間、一個個飄浮在空中的螺旋階梯、一幅幅不停緩慢地做著圓弧形星體環繞運動,筆觸相當純樸但又異常細膩的古老畫作,以及往上探去亦是渺茫無終點,層層的架上擺滿著一本又一本封面有些老舊,可看出其年份之久遠的書本的活動書櫃,卻沒有固定位置,不斷漫無目的似的四處飄移。

「反正我們雖然是古貝爾卡騎士,對這些鬼玩意卻不熟的很…」紅髮少女抓了抓頭。
「別這麼說嘛,那又不是你們的錯…」褐髮少女聽見紅髮少女的說法後不苟同地出聲。

總是過著除了戰鬥以外還是只有戰鬥的浴血生活,無法像正常人般接受教育、學習該時代的所有知識,因此那群雖來自於古貝爾卡,卻對古貝爾卡的歷史地理一竅不通的騎士們,在第一天褐髮少女的搜查成果華麗地在聖王教會書庫裡掛上大鴨蛋時,是比任何人都來得懊惱,甚至還因此一個一個向現任的小主人低頭道歉。

——雖然最後反倒被那位小個子搜查官安慰兼精神訓話了一頓。

「可是、可是,一般來說都是以書本名稱、內容之類的關鍵字來索引吧?但是這邊怎麼會是用家族領地在做分類?」一個三十公分左右的小小的身影困惑地睜著可愛的水藍色大眼睛。
「沒辦法,貝爾卡是個以貴族為根地,相當重視家族與血統的世界,會以這樣的方式做編目,也不是件奇怪的事。啊,找到了,あるじ,這是妳要的資料。」一名將柔順的櫻色長髮以黃澄色的絲帶束在腦後,身形相當修長的少女緩緩飄移至根本已經可以說是被圍困在書堆中的褐髮少女身畔。

「啊,謝謝。」褐髮少女很努力地深長手臂,從比她身高還要來的高的書堆中伸出小手,接住遞來的書本後繼續說著,「嗯,用個Rein可能聽得懂的說法,貝爾卡或許有那麼一點點像中古世紀的歐洲吧?簡單的講,整個貝爾卡是由王族們所分別統治。每個貴族世家除了擁有各自的領地外,也擁有獨立的管理權和軍隊,時間久了,就變成小國林立的狀態。所以囉,貝爾卡的歷史,或許可以說是由一個一個小國家堆疊起來的吧。」

「唔…Rein還是有點不太懂…,真的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不直接用家族名稱做分類就好?」
「一個小國裡的貴族並不只有領主,在他們底下服役的騎士們也算是貴族喲。」 在書庫的另一角檢索書目,有著一頭漂亮、微捲的淡金色短髮,以及一雙溫潤的紫羅蘭紅眼睛的少女微笑地回答銀髮的小小孩的問題。
「咦?為什麼?」
「古貝爾卡是採取封建制度。」櫻色長髮、體格高挑的少女一面飄在空中盯著虛擬螢幕上嗶、嗶、嗶跳動的資料,一面將手伸向一個正緩緩移動中的書櫃,「嫡長子繼承、土地分封的狀況下,可以位居貴族之列的人自然也會慢慢加,最後變成一個小國裡會有一堆貴族。所以如果按照家族而不按照地域來區分編目,可能這邊的檢索會更亂更複雜了。」
「稍微有點理解,但是還不是很清楚…」小小孩偏著頭,認真地將家人方才所說的事記到小腦袋裡。
「嘛,Reinちゃん還小,不知道也沒關係的。」 金髮少女摸摸小小孩的頭髮,笑著安慰道。
「討厭!Shamal又來了!人家才不是小孩子咧!」只是那名小小孩似乎不怎麼喜歡別人說她年紀小,氣鼓鼓地嘟起嘴反駁。

「啊啊,不行!這邊也找不到…」褐髮少女高舉雙手,握著拳頭,用力朝身體兩側動了動,有些氣餒地咕噥著。

怎麼會這樣,就算目標已經縮小到只有單一家族,還是沒有任何頭緒,難不成真的得厚著臉皮,硬著頭皮跑去詢問當事人吧?
那可是相當沒有禮貌的一件事,簡直就像指著別人的鼻子很直接了當地說「我認為你們家有嫌疑」吶…所以這種失禮的作法…絕對行不通!
再加上聖王教會裡有過接觸的人似乎對自己存有諸多疑慮與不信任,沒辦法隨便開口詢問這條被視為禁忌的案件,包括那位感覺起來親切和藹的祭師長在內。

說到底,最後還是只能靠自己。

但是後天晚上就是所謂的「聖夜」了吧?
不這麼做的話真的來得及嗎?在敵人有所行動之前,至少要先釐清目前自己所處的事態,否則在不知彼又不知己的情況下,頂多只能做被動的防守,無法主動出擊,就算大概清楚敵人的目標在哪也是一樣。

「嗚,想不出來,沒辦法從這堆山積的資料裡面找到什麼,再這樣搞下去真的只能找騎士Carim直接問個清楚了啊——」褐髮少女挫敗地攤平身體,浮在空中上下飄動。

Gracia,目前手上有的情資顯示著此家族歷代的家族成員,皆在教會內執掌重要職位,是支古老且控有相當的權勢的貴族世家。
從這點來推測的話,或許源於聖王一脈,也就是來自古貝爾卡東方。

但只憑這點還不足以滿足最小、最適當的檢索條件。因為整個東方國家與領地實在太多、太廣,光是所有封地至少就有上百個,更遑論裡頭包含的各個貴族,要找尋其中一個家族形同大海撈針般困難重重,就算卯足全力花上了整整四天的時間也才只有搜索到全東部的1/8而已。

雖然那四天裡,還包括有那些因不熟悉檢索系統而浪費掉的摸索用時間。

「真是的,如果是97區的地理就好了,直接找Barcelona*註一就解決了…」褐髮少女無奈地嘆了口氣,百般無聊地以手指在空中畫了個大大的G字。

「Barcelona…B…A、B、C、D、E、F、G——」失神般望著空氣中那無形的G,少女無意識地喃喃背誦起英文字母。

漸漸地,不知何時開始,少女嘴裡振振有詞的,竟不再是那些單一的英文字母。

「Jeracas.Aberkirder、Wordsworth.Schutze、York.Grouvel、Solomon.Herrvonkedwal、Nils.Easterby、Carim.Gracia…貴族、貴族、平民、貴族、平民、貴族…貴族…貴族…咦?等等,貴族?」像是突然受到什麼驚嚇或是電擊似的猛地坐起身。

「啊啊!笨蛋、笨蛋!怎麼沒想到這個?一條路不通的話再去找其他路就好了嘛!」

褐髮少女懊惱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雙手手指緊接著不停噼哩啪啦地敲著虛擬鍵盤,湛藍色的眼裡倒映的,是一張張古貝爾卡東方地區的地圖,以及方才複誦過的那些姓名。

在那之後,少女都是緊繃著臉,全神貫注地盯著螢幕完全沒有任何作聲,然後皺了皺眉頭,低頭沈思好一段時間——

「Signum,可以來一下嗎?」少女朝自家的騎士長招了招手,「有件事情想請妳幫個忙。」
「好的。」

待家人移動到身側後,小個子搜查官立刻指了指顯示在螢幕上頭,有著紅色備註點的姓氏。

「Signum,這些名字,應該都有意思吧?Gracia*註二是『聖恩』,Aberkirder*註三的話,好像是…嗯,『男爵』?其他的我就有點沒輒,Rein留給我的知識裡面找不到…」
「我想想,Schutze*註四…唔,『射手』…」櫻色長髮的少女瞇著青藍色的眼睛,捂著下顎沈吟了一下。

真該說果然是騎士世家嗎?連姓氏都這麼「騎士」。

「Herrvonkedwal*註五…『Kedwal的領主』…」
「Kedwal、Kedwal——有了!Kedwal郡!!!」褐髮少女在地圖上找到一個閃著黃色箭頭的小鎮後,瞬間爆出興奮滿載的歡呼聲,原本帶著疲倦的海藍色眼睛亦開心地彎成好看的月牙。

「啊咧?はやて?」距離最近的紅髮少女轉頭看向那位正手舞足蹈的家人後,立刻收起盤著的腿,扔下尚開著的視窗螢幕和飄散在周圍的書本,快速移動到她的身邊,「找到了嗎?」

隨後,其他的幾位家人也紛紛聞聲聚集而來。

「真的找到了?」ReinforceII興奮地跳到はやて的肩上,「在哪在哪?」
「嗯!在這裡,Kedwal郡。」はやて用力點點頭,愉快地指著地圖,「雖然有點賭運氣,但是我想應該有機會可以拐個彎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如果這位樞機官和我們要找的對象有那麼一點點關連的話。」
「好耶!那動作快,はやて妳快點告訴我們書目編號,我們去找過來給妳!」八神家的紅色小騎士迫不及待地握著拳頭,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嗯!加油吧!」八神家年幼的家主露出這幾天以來,久違的笑容。

「「「「「是!」」」」」

八神家的全體成員在はやて的指示下,開始在書庫的各個角落搜尋起所有可能記載著來自Kedwal郡的Herrvonkedwal家族的書籍。然後,新曆67年3月26日,亦即將迎來日落之時——

「唔,終於看完了!」紅髮少女用力闔上一本厚厚的書,隨手往後一扔,「這本書那麼厚,可是啥鬼都沒講到,都是一堆奇怪的地圖…。」
「Vita,安靜點吧,あるじ在忙吶!」八神家的騎士長白了一眼攤在一旁,嘴裡正振振有詞發著牢騷的紅色鐵騎。
「知道啦…囉唆…。」

「啊!Meister,這個、妳看這個!」
「嗯?我看一下喔…」はやて急忙將頭靠向身旁的最小的孩子。

“Herrvonkedwal,始自於東方一偏遠山區,雖擁有礦石山脈卻貧窮落後的Kedwal郡。王曆182年,家主Govett.Herrvonkedwal成功開發出新的鍊金術式,用以鍊製質量輕、高密度的礦原料。此術式獲得當代Ruhm王的青睞,擢進Govett任職皇家騎士團軍備開發師,加封子爵。
爾後Herrvonkedwal世代皆任職Ruhm帝國的專門鋼鐵鍛造師,累積為數可觀的家產。


王曆414年,Gravel.Herrvonkedwal參與『鐵甲龍』開發計畫,隨王軍一同進行東貝爾卡統一的遠征行動,其間亦立下無數戰果。“


「鐵甲龍?那是什麼?」
「『鐵甲龍』?好像在哪聽過這玩意…」Signum認真地思索著腦內的所有記憶。
「我也有印象…」八神家的金髮醫官也露出和騎士長相同的表情,緊皺著眉頭。
「可是就是想不起來在哪邊聽過…」Zafila晃了晃毛茸茸的大耳朵。
「沒關係啦,」はやて安慰性地摸了摸Zafila的頭,「想不起來的話大概是不怎麼重要的事吧。」
「希望如此…。」Signum捂著下顎,悶悶地說著。

不知怎的,提到「鐵甲龍」這三個字,腦袋總有一閃而過的疼痛,如同兩年前完全記不得完成「夜天之書」書頁蒐集所需的那道最終儀式那般。
這樣奇異的熟悉感,在最初看見那柄懸掛在聖王教會騎士團團長Aaron腰上的赤色劍時,也同樣自腦海中一閃而逝過。

發覺到不安、恐懼的負面情感竟在不知不覺中浮現,Signum立刻甩甩頭,努力鎮定有些焦躁的情緒。

—— 一定、是我想太多了。一定是這樣的。

王曆419年,Ruhm王以相當年輕的23歲之齡正式統一貝爾卡東部。王曆420年,Ruhm王於聖都Gloria正式登基,更改年號為聖王曆,並大舉冊封功臣,奠定Herrvonkedwa家族與源自於Ruhm王族支裔的Gracia家族、Kavakier家族成為在貝爾卡往後的時代裡擁有舉足輕重的決定力的關鍵。"

「王、王族!?」はやて吃驚地低喊了一聲。

——早該想到的!
如果一開始就從王族下手搜尋就不必繞那麼多圈了!

はやて懊惱地敲了敲自己的頭,低聲罵了一句「笨蛋」後,細長的手指立刻飛快地在虛擬鍵盤上跳動,嗶嗶嗶嗶的聲響不斷,眼前的視窗螢幕也越開越多。

「Shamal,可以麻煩妳到左邊那裡找編號25937-689這本嗎?」
「好的。」八神家的金髮醫官輕快地站起身。
「Vita。」
「有!」紅髮少女一聽見小個子搜查官叫喚自己名字時,馬上興奮地跳了起來。
「請妳幫我找一下25937-554這本書,麻煩妳了。」
「是!」可愛地在眉角做了個敬禮的動作後,隨即一溜煙地展開搜尋。
「Signum和Zafila的話就請你們幫忙查一下Kavakier家族的資料,有勞了。」
「是。」
「那Rein呢?」八神家的末子輕飄飄地晃到はやて的面前,「那Rein要做什麼呢?」
「Rein的話…陪我一起看資料吧!」はやて微笑地看著孩子主動向自己爭取工作的可愛表情,輕輕摸了摸那頭漂亮的銀白色頭髮。

再來就是解密時間了吶。
加油!八神はやて!

像是要討回浪費掉的時間般,年輕的搜查官緊握拳頭,在心中默默吶喊著。


(To be Continute...)

*註一:西班牙地名,巴塞隆納。
*註二:源自西班牙語。
*註三:源自古蘇格蘭語。
*註四:源自語,原形為schütze。
*註五:源自語。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40-7d39ca7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