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3-4

2009年04月17日 23:00

全是鬼扯的玩意orz
請甚入。

依照一、兩個禮拜一回來算的話,大概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全數完成,希望有命撐到那時候orz
一樣,前面比較悶的部分,會全部做個連貫,雖然很無趣,
但對日後劇本走向而言那是必要的,所以觀看時請多包涵。

另外,因為是在下班之餘抽點時間打字,沒辦法在字句上做什麼雕琢,
所以粗糙度是絕對有的!這點也請多包涵。

最後,次回預計在一~兩個禮拜後放出。(敬禮)

P.S 積欠的留言明天回@@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3-4

新曆67年3月26日.下午四時
白色獨棟木造建築物

「鑰匙在哪?」
「你到底想要鑰匙做什麼?」
「我再問一次,鑰匙在哪?」
「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東西』的嚴重性!」
「廢話少說,給還是不給?」
「我不能給你!」
「…那就沒辦法了,原本想好好用說的呢。」
「你、你怎麼會——!?」
「啊,你是說這個阿…很訝異嗎?」
「『記憶讀取』…那明明是——!」
「喔呴?這很正常——
「慢著!你、你的眼睛!?」
「一模一樣,對吧?」
「不、不可能!」
「好了!最後一次,鑰匙在哪?」
「…我明白了,你是因為鑰匙才對他們下手吧?但是其他人呢?你怎麼可以對其他人不相干的人那麼做!?」
「…你廢話太多了。算了,我自己來吧!」
「真沒想到會是你…嗚、阿阿——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

自接下任務起,已進入第五天,然而目前的搜查行動,進展是零。
在這之前,所有的時間幾乎都耗在聖王教會藏書庫,只為了查詢一個家族——Gracia家。

Gracia家族不僅是貝爾卡自治區的望族,在民間擁有相當的名聲與地位外,亦持有稀有且珍貴的術式——預言者之著書。

預言者之著書,源自古貝爾卡的特殊術式。能藉由每年一度、兩個月亮的運行軌道相互重合時所散發的魔力來進行最短半年,最長延續數年之久的預言。這項能力自舊王曆時期即受到相當的重視與矚目,尤其是聖王王族。
曾有史料記載此術式乃是助初代聖王得以青年之姿一統紛亂的古貝爾卡東部的功臣,是以,每年貝爾卡自治區仍承襲自古至今的傳統,舉行隆重的預言儀式,為僅次於「聖夜」的重要盛事之一。

然而預言者之著書所著成的籤文是以古貝爾卡文字寫成的短詩,本身在解析上即具有相當的難度以及缺失度,在現今古貝爾卡文字已逐漸失傳凋零的情況下,能加以解讀籤文的人,也僅剩保有古貝爾卡術式的家族,或是其他稀有技能的持有者,例如Carim.Gracia和其義弟Verossa.Accous,又例如新曆67年預言中所指的關鍵人物夜天之王及Wolkenritter。

基於上述的觀點,身為重要術式的唯一持有者,同時也是解析者的Gracia家族而言,理應在組織內受到相當的禮遇。但在那名年輕的特別搜查官眼裡看來並非如此,甚至受到同為教會人士的幹部的冷嘲熱諷。

——這真是個奇怪的現象,從各方面來講。

“王曆153年,Guillermo作為古貝爾卡Ruhm第三王子的身份誕生,賜姓Gracia,冊封Deluz公爵。
Guillermo曾師當代名預言術師Horatius.Modestus,繼承Horatius所擁有之術式與『預言者之著書』。
此後,Gracia家族世代皆以預言者之著書輔佐歷任Ruhm王,Ruhm王國因此而壯大,逐漸併吞周圍鄰國。



王曆414年…


「唔,怎麼又是414年?」海藍色的蒼瞳仔細地掃視著眼前的資料,皺了皺眉。

“王曆414年,Alejandro.Gracia精準預言出兩年後Ruhm王將驅使鋼鐵之龍寫下貝爾卡新的歷史,但相對的,會以親族的叛變及失去重要的事物做為代價。

「內憂外患嗎?」はやて喃喃自語著。
「Meister,『鋼鐵之龍』,會是之前那個什麼『鐵甲龍』嗎?」ReinforceII坐在はやて的肩上,看著書目上的資料後眨了眨可愛的水藍色大眼睛。
「應該是,看來有很大的機會會是什麼強力的兵器吶。」はやて捂著下顎,緊皺著眉頭,「而且是威力極強的類型,否則23歲統——

「はやてちゃん,妳看一下這個!」

不待小個子搜查官說完,一旁的金髮醫官忽地發出驚慌的大喊,完全不顧自身正處於圖書館內部,急急地移動到她的跟前,不斷指著攤開的書本上的某段段落。

這聲叫喚,也讓分散在書庫各角落找尋可用資訊的八神家所有成員紛紛聚集上前。

「はやてちゃん妳看!這、這…」
「Shamal,冷靜一點,冷靜下來,妳這樣あるじ沒辦法仔細看清楚的。」八神家的騎士長按住金髮醫官不住晃動的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背脊。
「嗯,我看一下——

新曆65年12月1日,時職樞機主教的Carlos.Gracia,涉嫌利用己職之便,闖入地下殿堂盜取聖遺跡物。

「這、這是?」はやて顫抖著手,蒼瞳直直地瞪著那段文字。

——果然!Gracia家不只是和案件有關,還是大大的有關!這下可好了…

「這是什麼情況?」Vita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我、我也嚇到了…。」Shamal紫羅蘭紅的眼裡亦滿是驚愕之色。
「あるじ,先繼續往下看如何?」一向十分沈著冷靜的Zafila抬頭看了看正捧著書啞口無言的はやて後開口說道。
「好、好的。」年幼的特別搜查官吞了吞口水,繼續往下閱讀文件。

“此事件除遺失聖遺跡物,嫌疑犯Carlos.Gracia當場死亡外,亦造成九十八名騎士團騎士傷亡。
殉職的隊長級騎士共計三名中隊長,十六名小隊長,波及一般平民數百人與周遭建築物毀損。
據追查結果顯示,Carlos.Gracia曾擅自竄改新曆65年籤文以掩蓋己行,為預謀型犯罪。”

「竄、竄改!?」年幼的搜查官再度傻楞地看著書本上的文字,「這表示原本的籤文有預測到!?」
「但是那種玩意是要怎麼改?直接改?還是再畫一張?」Vita百思不解地咋了咋舌,「嘖,總之這聖王教會的問題還真多。」
「我也不清楚…。」嘆了口氣,はやて無奈地搔搔臉頰後將視線移回書本上,閱讀完最後的幾行文字。

“由於此案件牽涉層面過廣,為避免引起無謂的恐慌與損及貝爾卡自治區之形象,經會議決議後不對外公開偵察結果。
此外,擁有Gracia家族第一順位繼承權的Carim.Gracia,於事件過後放棄繼承官職,家族領地及相關事宜亦選擇拋棄繼承,於成年禮後至騎士團服役,將Gracia家族所擁有的家產全數交由教會進行管理與處置。

暫代管理者依Carim.Gracia的意願與教廷的決議,目前為擔任祭師長一職的Reimiras.Romanric。

~Gracia編年紀第78卷.完~“


「沒了…只寫到這邊。」輕輕闔上書本,「這樣就能合理的解釋為什麼這麼嚴重的事情在米、甚至在管理局內都未有所聞,連教會的相關人士也避談此事的原因了…」
「呼,畢竟犯行的人是自己人,還是位在權力核心的權貴,張揚出去多少會有失顏面吧!」八神家的騎士長深吸一口氣,輕輕搖了搖頭。
「說的也是。」

這麼一來,為什麼外表看起來完全不像個會使槍弄劍的武人,反而與之相反,具備異常溫文、高貴的氣質, 儼然就像個受過相當教育的有錢人家大小姐,會是個「騎士」,且是住在一般宿舍區的「下級騎士」的問題,就能獲得合理的解釋了。
或許,騎士Carim自願捨棄所有的一切,選擇以文官的身份在尚武的騎士團裡當個幾乎起不了什麼作用的普通騎士,是為了替父親、替家族贖罪吧?

「Meister,既然騎士Carim的父親是什麼主教的話,不是應該知道聖遺跡物的嚴重性?怎麼還會犯下這種錯?」
「是樞機主教。老實說我也不明白為什麼Carlosさん要這麼做,但是還記得嗎?Rossa曾說的『故事』裡,有一個叫Agnes的修女嗎?從Rossa的描述來看,應該是她唆使Carlosさん這麼做的也說不定?」
「但是…如果要再重新找尋那位修女的資料,大概又得花上許久的時間…」Signum抬頭望向在四周飄盪著的書架,挑了挑眉。

——說不定就算耗掉老半天,連個可以用的資料都不見得找得到,關於那女人的身家背景。

「這倒是真的…。」はやて挫敗地垮下肩膀。

光是搜尋Gracia如此有名的貴族就耗費了四天的時間,更遑論連姓氏和背景目前都不清不處的對象了。

——但是到底要怎麼開口才好?

再怎麼說,這樣的悲劇對Gracia家來說、對騎士Carim來說,或多或少都會是個難以抹平的創傷,畢竟是親人、畢竟是親生父親。那麼,身為外人的自己,究竟該以什麼樣的面目伸手碰觸,甚至揭開那樣的瘡疤呢?
時空管理局總局派遣前來接受任務的特別搜查官?又或者同樣也身為罪犯的夜天之王的身份?

無論作何選擇,毫無疑問地都將是種殘酷的舉動,不是嗎?

「あるじ。」
「嗯?Zafilla,怎麼了?」

思緒因忽然的輕喚聲的介入,嘎然而止。

「あるじ,我這裡也有一些資料想讓妳過目。」藍色大狗晃了晃毛茸茸的大耳朵,瞇著細長的暗紅色認真地說道。
「喔?」朝著藍色大狗鼻尖所指的方向伸長手臂,「是這本嗎?」
「是的。我想那本應該會有あるじ感興趣的東西,第522頁最後一段。」
「好,我看喔…」

“新曆65年12月1日,任職騎士團中隊長的Hiruka.Kavakier於戰場中殉職,身後無子嗣,為Kavakier本家家族最後的家主。
此後,繼承Kavakier家族所遺留的土地與職責者為支裔Schutze家族…“

「咦?Schutze?Wordsworth.Schutze?」
「所以我覺得這裡或許有點蹊蹺。」Zafila輕輕點頭回應はやて的想法。
「這麼說來…三大家族基本上現在只剩下Gracia家?其餘的不是戰死,就是被——」ReinforceII以特製的小鋼筆在小筆記本上打上記號。
「嗯,被殺。」はやて接下孩子尚未說玩的句子,沈下臉。

五名被害者中共計有三位貴族,其中兩名是出身於開啟與承繼古貝爾卡榮光的三大豪門的其中兩家族,這代表的是什麼?
巧合?

——難道他們手上握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不,自聖王時代起即是王的親信,擁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力,這樣的家族就算真有什麼也是無可厚非,非常自然的事情。

——為了排除舊有勢力?

三大家族之一的Gracia家的新繼承人放棄固有的一切,甚至選擇就職毫無權力可言的普通騎士,既有的古老勢力瞬間瓦解,僅存的兩大家族因此而成為被攻擊的目標也不無可能。

但要是這麼想的話,其他的受害者又該如何解釋?

「麻煩了…好像弄得更複雜了吶…」像是要將滿腹的挫折洩出般重重吐了口氣,はやて揉著隱隱作痛的額角喃喃自語。

這是壞習慣呢。

『妳很容易想太多,把簡單的事情搞得很困難呢,はやて君。』
身為上司的レティ提督曾不止一次和自己說過。

總是習慣多層面思考,總是習慣將所有的可能因素加入考慮之列,雖然出錯的機率會因此降低,但相對的棘手度也會隨之加,例如現在。

真糟糕——

「はやてちゃん!!不好了,有結界被破壞了!!」

正當はやて微低著頭,右手食指無意識地來回輕敲著左手背,百般無奈地瞪著腳邊的書籍資料時,早些日子在小主人的指示下負責於某些特定地點設下結界的Shamal察覺到異常狀況而猛然發出警訊。
在那一瞬間,擔任總指揮官的特別搜查官僵直了背脊——

「哪裡的結界?!」

愕然地抬起頭,直覺反應似地豎起深褐色的眉,小小搜查官立刻出聲詢問反應的來源處。

「…10點鐘方向——啊!是Reimiras祭司長的住處!!」

面色倏地鐵青,はやて完全沒有多做任何思考,以最快的速度抓起衣服內裡、掛置在胸前的劍十字,一道強烈的閃光過後,身上的裝扮已從原本白色T恤和卡其色短褲的輕裝,瞬間轉換成與白為基調的騎士服,湛藍色的眼裡有著炙熱的火炬——

「Shamal,麻煩妳了!」
「是!」

※※※

原本該是橙紅的天空卻是晦暗的雲朵滿佈。
與灰,遮掩著火紅的夕陽。

赤沉的詭譎液體沾染一地,宛如蜿蜒的溪流緩緩流過台階。

難聞的腥臭味在空氣中放肆地瀰漫,夾雜著喀嗞、喀嗞,彷彿咀嚼著多汁的柑橘般異常的聲響。

「あるじ——!」
「嗯,我知道。」

——可惡!

光聽聲音就已經明白大門後將是何種景象的はやて,雙手用力扭絞著劍十字的握柄,不禁暗暗咒罵一聲。

「Rein,退到Shamal後面,沒有我的命令不准接近!」
「Meister?!」
「乖,聽話,快到Shamal——

砰!!

「はやてぇぇぇ——————————!!!!!!!」
「あるじ!!!!!」
「!」

還沒來得及將最小的孩子帶離現場,一聲砰然巨響後,木造的古樸大門瞬間碎屑紛飛。在那之後,一道快且猛的色身影,倏地朝八神家的家主直撲而去,速度之快是連守在六翼的色騎士王身旁的紅色鐵騎與白銀騎士都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只能驚愕地大喊出聲,眼睜睜地看著主人在那一瞬間被色身影狠狠撲倒在約數尺之遙的草地,原本所在的位置僅餘羽虛弱地飄盪。

一切來的太突然,讓原本近接戰就薄弱的はやて,根本沒有任何時間以劍十字抵擋來勢洶洶的攻擊,只能在影即將撞上的前一秒,直覺反射性地伸出左手臂擋在眼前。然後——

噗嗞!

牙齒陷入肌肉內的聲音悶悶地響起,清楚地傳進耳裡,紅色的血色花朵也隨之在眼前盛開、綻放。
下一秒手臂上傳來直達腦髓根部的強烈撕裂感,當場令はやて發出疼痛的喊叫。

「呃、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Meister!!!」
「はやて!!!」
「「あるじ!!!」」

「Signum!!!Vitaちゃん!!!」

八神家的金髮醫官眼角餘光掃到自屋內另有幾道色物體竄出,像是稍縱即逝的流星,筆直撲向正背對著大門,焦躁地奔往はやて身旁的兩名騎士時,立刻大聲喊叫。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鏗!

「畜生!!!!!」
「嘖————!!!!」


(To be continute...)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44-2867365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