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3-6

2009年06月13日 22:29

第三章應該還有一回就能完結,下一章開始就會開始進行我最想玩的部分,終於...ORZ
不過能不能成功的玩出自己心裡的東西是個很大的問題,bug也會很多吧我想@@
總之,3-6完成,字數算有點多,鬼扯和拖拖拉拉的東西也很多,請注意服食。(死)

以上。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3-6

「はやてちゃん!!!Reinちゃん!!!」
「はやて!!!Rein!!!」
「「あるじ!!!」」

大量的冰柱如狂風暴雨般傾盆而下。
一時之間,塵土飛揚。狂暴的撞擊,也令地面出現劇烈晃動。

待紛飛四散的色羽絨緩緩落地,灰濛濛的煙霧亦退去後,只見被冰柱貫穿手腳的謎之生物體不斷掙扎著發出微弱的聲音,動彈不得。然後,一旁的Shamal再順勢補上拘束魔法。
幾乎是甕中鱉的生物體,只能睜著碧色的眼,瞪視著上空的魔導騎士,齜牙咧嘴地自喉間溢出陣陣的示威。

「呼、哈、哈——」用力按住不停泊伯流出紅色液體的左臂,はやて大口大口地喘息,海藍色的雙眼裡滿是疲憊。
<Meister…>
「沒事、我沒事——」驅動簡單的治療魔法,讓略帶冰涼溫度的銀光輕輕罩在傷口上,暫時止住血液無止盡地竄流,也稍微減緩傷口的疼痛。

「はやて——」Vita順著謎之生物的目光抬頭,乍見非常掛心的はやて平安無事,原本還處在戰鬥狀態的肌肉頓時鬆懈下來,深藍色的眼睛牢牢鎖在はやて的身上,完全忘記敵人就在身邊的危機——

「Vita!」
「吼嗚嗚嗚嗚————
「!」

碰!

「小心!」在千鈞一髮之際,櫻色的身影將撲到紅色鐵騎身上的生物用力撇至一旁,接著又是一陣塵土飛揚。

「注意點,別鬆懈了。」
「知道啦!」
「要來了喔!」
「嗯!」

「吼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兩個騎士背部貼著背部,在確認はやて已暫時脫離險境後,開始發揮昔日所鍛鍊出來的默契,合作無間地對付敵人,爭取時間。

「仄白き雪の王、銀の翼以て、眼下の大地を白銀に染めよ——
<目標已鎖定,魔力壓縮98%——
「来よ、氷結の——
<…等等!Meister!!>在詠唱即將結束時,ReiforceII察覺到空氣中似乎有什麼不尋常的流動,急忙緊張地喊了暫停。
「咦?」

————————————————

「什、什麼!?」

隨後,一陣陣尖銳的鳴笛聲猛然竄出,異常刺耳,彷彿無數根細針狂亂地刺穿耳膜,直接攻擊腦神經似的疼痛難當。八神家的眾人在這樣詭異的音波襲擊下,是停下原本的所有動作,用力摀住耳朵以抵抗突如其來的入侵。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魔力干擾緊接著如蜘蛛網纏繞而上,將整個空間重重包圍,密不通風。

「結、結界?!」感受到空間的異常扭曲,Shamal驚愕地瞪大紫羅蘭色的眼。

——什麼時候發動的?!為什麼我沒發覺?!

「糟了!はやてちゃん!!」

就在Shamal終於發現對方意圖的那一瞬間,另一道宛如巨石飛快下墜的壓迫感突然襲來,所有的魔力像是進入死水狀態,激不起任何漪淪,完完全全遭到封鎖。
在空中的はやて自是首當其衝,白鑲金的騎士服當場瓦解,與ReinforceII的融合亦瞬間解除,根本來不及與重力加速度作抵抗,人就已經筆直地往下墜。

「Meister?」莫名其妙受到主人魔力排斥而被迫強行脫離,魔力也無法使役的ReinforceII不解地看向はやて。
「糟糕!!!Rein!!!」

はやて一發現稚子和自己處在相同狀況,立刻伸出手抱住ReinforceII,將她緊緊護在懷中。

「Meister!」
「嗚——

無論怎麼驅動體內的魔力都無法重新構築防禦服,也無法加以利用,耳邊聽見的盡是呼嘯而過的風聲。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海藍色的眼睛下意識地用力閉上,はやて現在只能祈禱落地的時候別太痛。

「あるじ!!!!!」

碰!

沈且悶的聲響在數秒後響起。

「唔…」

強烈的暈眩感,讓倒在地上的小個子搜查官湧起一陣想吐的噁心感。
除此之外…好像沒有其他預期的痛楚,就連詭異的壓迫感也好像已經沒了?

はやて緩緩睜開右眼,先是試探性的掃視一下周圍,確定自己不是處在所謂的「靈魂脫體」的狀態後,急忙甩甩頭,轉身看向後方——

果然!

「您沒事真是太好了…」被重重壓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藍色大狗,露出非常難得一見的笑容。
「Zafila!」はやて左手抱著ReinforceII,以沒受傷的右手撐起身體,「你、你沒事吧?」
「沒事,請您放心。」Zafila靦腆地笑了笑,有些吃力地動了動幾乎僵直的身體,晃晃毛茸茸的大耳朵,勉力坐起身。
「真的嗎?」小個子搜查官急得快哭出來,放下護在懷裡的稚子,藍色的大眼睛不停焦急地來回審視著家人,一旁的銀髮小小孩也不遑多讓,只差眼淚沒掉下來而已。
「真的。」大狗認真地點點頭。

雖然腰椎確實有點痛。

「那、那…」獲得家人的再三保證後,小個子搜查官這才收回不停在家人身上確認傷勢的小手。

「はやてちゃん!Reinちゃん!」
「はやて!!Rein!!」
「あるじはやて!」

「大家都沒事吧?敵人呢?」
「很抱歉,あるじ…讓他們跑了…」八神家的騎士長聞言,隨即低下頭,訥訥地回答。
「那些傢伙忽然就憑空不見,就像隱形一樣,所以…可惡!」Vita不甘心地咒罵了一聲。
「妳們的意思是?」
「嗯,都消失了。」Shamal輕輕點了點頭,「全部在轉眼間消失地無影無蹤。」
「怎麼會?」はやて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家人們。
「然後…あるじ,我有件事想——

噠噠噠噠————

幾乎是同一時刻,急促的腳步聲開始紛亂地靠近,然後,人群開始聚集。

「發生什麼事?」

由於感受到はやて所釋放的強大魔力,以及來路不明魔力波動,身著聖王教會騎士團標準配備的巡邏隊匆忙趕來關切,為首的隊長更是直接抽出配劍,以一副備戰狀態的模樣望向已解除武裝、一臉狼狽的八神家眾人。

「你們是誰?怎麼從來沒見過你們?!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我們是——

「隊、隊長!不、不好了!」

正當在家人攙扶下站起身的はやて準備開口解釋時,一名巡邏隊隊員大聲呼叫,驚慌失措地跑了過來。

「怎麼了?」
「不好了!祭司長大人他…他…」來者上氣不接下氣,吞吞吐吐地說不出半句話。
「祭司長大人怎麼了?」
「祭、祭司長大人他…他出事了!!」終於用力從胸肺中擠出最後幾個字,巡邏隊隊員慘白著臉大口地喘著氣。
「什麼?!你說祭司長大人他…?」瞪大眼,巡邏隊隊長再次詢問。
「是、是的!!」
「他媽的!把那幾個傢伙先給我抓起來!」
「是!」

巡邏隊隊長氣急敗壞地扔下命令後,立刻率領一批人前往白色木造建築物,而留在原地的八神家眾人則在家主的指示下,一個個完全不作任何抵抗,一言不發地接受巡邏隊隊員在自己身上施加的拘束魔法。

經驗豐富的搜查官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多說些什麼也是無用,巡邏隊的騎士們並不會相信自己的供詞。在向家人們下達暗示後,很配合地任由一圈又一圈的繩索牢牢捆在身上,不作任何辯駁,接著輕輕閉上眼睛,絲毫不理會一旁騎士們的咒罵與呼喝聲,也不去搭理現場的混亂,就只是靜靜坐在地上,等候能替自己解除所有嫌疑的人到來。

<Signum。>はやて趁著等待的空檔,開啟單一線路、封閉型的思念通話。
<是?>
<妳…剛有想跟我說些什麼嗎?>
<啊,是這樣的。あるじ,您聽過『合成獸』這個名詞嗎?>
<合成獸?是像獅鷲那種有點像是兩種不同的生物所混合的新生物?>
<嗯,那是古貝爾卡的術式之一,曾經被廣泛用來作生物兵器,能混合多種以上的生物來產生另一個違背自然常理的新物種。只是通常這些生物雖然擁有比一般猛獸還強的破壞力,但智能普遍不高,不易駕馭,能被運用的程度自然也不廣泛,因此這項術式發展到最後…竟出現了近乎喪失人性的禁忌作法:以人類當素材。>
<人、人類?>
<當時曾有瘋狂的貴族以戰俘和奴隸中擁有魔法資質的人當作實驗素材,混合其他生物開發出新一代智能型的合成獸。這類合成獸不僅保有原有的魔法資質,能夠使用魔法,其學習能力和各項肉體機能也遠高過一般合成獸——
<唔…啊!等等,妳的意思是…?>
<是的,我強烈懷疑那些『怪物』正是那種不人道的術式下的產物。>
<可是那些術式不是已經…?>
<嗯,確實是已經失傳了,我原本也沒想過會有機會在這樣的時代裡再見到,但是…方才的戰鬥令我不得不這麼想。>

燦金色的髮、翠色的眼,無論怎麼看都是道道地地、百分之百是人類的特徵啊!

<所以妳的意思是這些合成獸的背後…>
<一定有幕後操縱者。>Signum沈痛地回答著。

還依稀記得那群被投身於戰場上的可悲生物是如何被製造,以及在戰亂之中究竟有多少泯滅人性的兵器被大量開發,完全喪失身為人所擁有的基本尊嚴,被當成比家禽家畜更低等的生物在對待…
不!說不定連身為「生物」的價值都沒有!
原以為拿人類當開發素材的這等殘酷事不會在倡導和平、自由的時代再次降臨,但是作夢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次的任務中就讓自己給遇上了。

<…是嗎?>身材矮小的特別搜查官沈吟著,<如果是真的,那我還好奇合成獸的術式究竟是從哪裡流出來的,既然是已經失傳的話。而且…>
<而且?>
<『人類』素材到底要從哪裡來?>小個子搜查官非常認真地提出這項問題,<人口販賣?綁架誘拐?不管哪一樣都是犯罪行為了不是嗎?>
<確實。>
<嗯…再不然就是『複製人』之類的技術…>
<Project…F?>
<嗯,大概。之前有聽クロノ君說過,他去年曾破獲一個專門販賣Project F技術的地下集團,顧客源遍佈四處,牽涉層面相當廣,而這樣的地下集團又不止一個。另外,據說自Project F技術誕生的孩子幾乎都有機會擁有魔導師資質,就算母本沒有這項資質,這是個奇妙的變異點,所以總局的搜查部門正在展開追查的樣子。>
<這麼說的話,您是指…素材可能是來自於Project F這類的技術?>
<不無可能。>小個子搜查官冷靜地說出自己的猜測。

Signum沈默不語。

現在已經和過去不同,身份ID的識別建立相當純熟,人體的取得相當困難,更遑論擁有魔導師資質、為數稀少的對象。這類人才可以說是一出生就已經受到一定的注目,尤其是在貝爾卡。是以,素材來自於複製技術的這種可能性並非沒有,而且機會還是相當高。

——看樣子,我們好像真的接了個很棘手的任務了呢。

接下來的時間裡兩人沒有再做任何交談,而是各自低頭思索內心的疑問。其間除了Shamal一個一個關心家人的傷勢、坐在はやて肩上的ReinforceII和Vita這兩個年紀相仿的孩子,偶爾來幾句孩子氣的對話外,八神家的眾人都是安靜地讓疲憊的身體稍作休息。

終於,在一段時間後,特別搜查官所等候著的那三道身影,總算出現在花園的另一端。

「はやて?」

最前頭的髮少年一見到被騎士們團團包圍,甚至以利刃抵在身上的八神家眾人,立刻加快腳步跑了過來。追在他身後的分別是紫色短髮的少女Schach和金髮騎士Carim,兩人也一前一後地快速穿越中庭花園。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Verossa著急地問著。
「Accous?你來的正好!」
「他們怎麼會被綁著?發生什麼事了?」
「這幾個傢伙——

「唔,一言難盡。」はやて打斷騎士的發言,苦笑了一下,抬起下顎往白色木屋的方向點了點,「你自己看可能會比較快一點。」
「!」

瞥見はやて身上的血污和怵目驚心的傷口,以及同樣也佈滿不少傷痕的八神家騎士們,再順勢往はやて所指的方向望去,瞬間理解はやて話中之意的Verossa吃驚地瞪大蒼藍色的細眸。

「喂,妳在跟我開玩笑吧?」
「我也希望我在開玩笑,不過情況…應該不樂觀。」小個子搜查官緊皺著眉頭,沈聲回答。
「這麼說來…Reimirasおじさん他…」

「Rossa,到怎麼了?八神搜——
「Schach。」
「阿,對不起,差點忘了…」紫髮少女趕緊捂住嘴。
「姊姊,我先去看Reimirasおじさん的狀況,等等回來。」髮少年握緊拳頭,語帶焦躁地說著。
「好,要小心喔。」
「我知道了。」

Carim看著弟弟匆匆離去的背影,稍微喘口氣、整理一下呼吸後,溫和地開口詢問負責看守八神家眾人的騎士們。

「不好意思,他們是我和Remiras祭司長大人邀請來的客人,請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了呢?」
「回報騎士Carim,他們是我們抵達現場後唯一的在場者,基於這個理由,我們先行將這些人拘提以便釐清整個案情。」

嘴裡雖這麼說,但聽聞Carim說出「客人」兩個字後,負責看守的騎士們紛紛放下靠在八神家眾人身上的武器,向後退開一步。

「案情?」
「是的,Reimiras祭司長大人遇害了。」
「…和之前的狀況一樣?」早在收到はやて的緊急通知時就已經作了心理準備的Carim,在聽見這個答案後依舊保持原有冷靜,雖然聲音有些顫抖。
「是的。」答話的騎士難過地低下頭。
「這樣啊…通知Aaron團長了嗎?」
「團長大人和副團長大人稍後就會過來了。」
「我瞭解了,為了不破壞現場,我先等兩位大人來過以後再進去。」

抿了抿稍嫌乾澀的唇,金髮騎士蹲下身子,漂亮的湛藍色眼睛凝視著はやて左臂上有些駭人、僅僅是初步止住血的傷勢。

「不會痛了啦,其實。」小個子搜查官被這樣的眼神關注下有些手足無措。
「是這樣嗎?嗯,我看一下。」Carim伸出手,輕輕碰觸はやて的左臂,只是這一接觸所帶來的刺痛感,讓はやて下意識地瞇起左眼、向後縮了縮肩膀。
「還說不痛呢。」見著はやて的反應後金髮騎士不禁露出微笑。
「呃…好吧,稍微有點痛。」はやて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一下。
「我的治療魔法雖然沒有Shamalさん那麼好,但應該還能派上點用場才是。會有點痛喔,請稍微忍耐。」

語畢,Carim的右手散發出淡金色的光芒,手掌輕輕撫上はやて的左臂,讓傷處完整地包裹在魔力光之中。

「好熟練吶,騎士Carim。」張著海藍色大眼睛,はやて目不轉睛地觀察金髮騎士的動作。
「大概是因為小的時候常常替Schach處理傷勢,後來再加上Rossa,久而久之就懂得怎麼替人作初步治療的關係吧。」Carim微笑地抬頭看向小搜查官充滿稚氣的臉。
「這樣啊…。」

「那、那我也來幫忙吧!」捲起袖子,有樣學樣的Schach也跟著蹲下身子,認真地看了看其他人的傷勢後,望向傷勢較為嚴重的Signum,「嗯,請問…」
「Signum。」八神家騎士長會意地點了點頭。
「不、不好意思,我記性不太好,所以…」Schach紅著臉,訥訥地說。
「不要緊,謝謝妳,修女Schach。」Signum笑了笑。
「那、失禮了,Signumさん。」

<嘿,看這樣子妳可以退休了喔。>八神家的紅色鐵騎挖苦著身旁的金髮醫官。
<什麼嘛!我的技術更好的好嗎?>Shamal不滿地抗議,<至、至少我動作比較溫柔!>
<喔,這樣啊。>
<討厭,什麼態度嘛!>
<不予置評的意思。妳溫不溫柔的問題問那個笨蛋隊長比較快,我才懶得回答哩。>小騎士努了努嘴,臉上依舊掛著壞笑。
<那、那也是因為她一天到晚亂來的關係,我、我才——>像是被一語戳中要害般,Shamal開始辯解著。
<喔,那不關我的事。>
<嗚,Vitaちゃん好過份…。>

在八神家的醫官和前鋒打擊手相互鬥嘴吐槽的時候,聖王教會的團長與副團長終於雙雙出現在花園的另一頭,身後跟著大批全副武裝的騎士,以及數名穿著近乎色的深藍罩袍,身上有著金色穗帶的男人。其中也包括了那名在日前曾不加掩飾地露出對Gracia家族的厭惡,甚至想動手毆打Verossa的Frederic樞機官。

一行人穿過花園朝著はやて等人靠近的同時,一路上當班的巡邏隊隊員們一個一個挺直背脊、併攏腳跟,右掌輕觸左肩,身體微幅前傾,恭敬完美地做出騎士禮。
當然,身為騎士團一員的Carim也不例外,笑著對はやて表示歉意後,立刻站起身,以相同的動作迎接到來的長官們。

「Aaron大人、Klaus大人。」金髮騎士先向為首的兩位騎士團正副團長行禮後,再轉身向一旁的樞機官們行禮。
「哼!」原本就對Gracia家族有所偏見的Frederic,一見到Gracia家的新任家主,是用力撇過頭,完全不搭理Carim的問候。
「騎士Carim,辛苦妳了。」有著一頭燦紅色捲髮的青年Klaus稍微環視四周,「Accous呢?」
「Rossa他已經先到現場了。」
「真是不好意思,總是要麻煩Accous。」Klaus搔搔臉頰,隨後轉身看向一旁的騎士,「Norson,麻煩你請Accous過來一下。」
「是。」
「那麼…團長大人,這裡就先交給我來處理,您先過去吧。」
「嗯。」Aaron微微點了點頭後隨即轉身離去。

待一行人離開,紅髮青年走近はやて,上下打量著小搜查官,以及她的家人們現在的樣子。

「看樣子是經歷一場苦戰吶,はやて君。」Klaus彎下腰,輕輕摸了摸はやて的頭髮,露出像是哥哥看待妹妹的眼神,「幸虧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謝謝副團長大人的關心。」はやて有禮地回以一個微笑。
「不過妳怎麼會知道這裡有敵人?」紅髮青年瞇起藍紫色眼睛,認真地凝望著はやて的臉,「我記得妳應該是在藏書庫找資料,不是嗎?」
「唔…。」はやて低吟了一聲,不知道是否要老實招認自己要Shamal到這裡佈植結界的事實。
「嘛,無妨。」Klaus笑了笑,「待會等Accous來自然就知道了。」
「咦?」小個子搜查官不解地看著眼前的紅髮青年。
「請、請等一下!Klaus大人,您該不會是想讓Rossa——」金髮騎士一聽見紅髮青年的話後臉色瞬間刷白。
「沒辦法,他們是唯一在場的人。」Klaus隨手再摸了摸はやて的頭,站起身,「基於規定,我必須這麼做。」
「但是——」金髮騎士焦急地想說些什麼,卻被紅髮青年揚手阻止。
「騎士Carim,我明白妳的意思。但是現在出事的是全教會上下都敬愛著的祭司長大人,妳想怎麼可能只憑妳、我又或者是團長大人的片面之詞就能遏止底下的人對這件事、對はやて君等人的看法?」
「這!」金髮騎士一時語塞,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回應。
「這點還請妳諒解,騎士Carim。」藍紫色的眼直視那雙湛藍色的瞳,沈聲說著。
「…是,屬下明白。」金髮騎士沈默了半响,不再表達任何的反對意見,就只是低著頭,滿載歉意地看著還在狀況外的小搜查官和她的家人們。
一旁的Schach見狀,立刻湊近Carim的身邊,伸手握住那雙有些顫抖的手,低聲安慰。

然後——

「Klaus大人您找我?」
「嗯,有件事想麻煩你幫忙。」
「有什麼事我能幫上忙的嗎?」
「Accous,可能要麻煩你看一下はやて君的記憶了。」
「什、什麼!?」髮少年猛地向後退了一步。
「是的,你的『記憶讀取』。」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66-1b8be7ff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