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3-7

2009年07月01日 21:48

喔耶!終於混完了!(放鞭炮)
下回開始總算可以玩妄想大爆走的東西了!wwwwwwwwwwwwwwww(歡呼)(被拖走)

一樣,充滿我流的鬼扯設定,請在三考量後再進入!(叩首)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3-7

「Klaus大人您找我?」

收到傳呼的髮少年,匆匆忙忙地踩過一個又一個因下雨而形成的小水坑,濺濕了白色的褲管。

「嗯,有件事想麻煩你幫忙。」
「有什麼事我能幫上忙的嗎?」
「Accous,可能要麻煩你看一下はやて君的記憶了。」聖王教會騎士團的副團長先是微笑地指指坐在地上的小個子搜查官,再指指自己的腦袋。
「什、什麼!?」髮少年猛地向後退了一步,臉色驟變。
「是的,你的『記憶讀取』。」
「但、但是…對還活著的人這麼做…我、我…」Verossa青白著臉,打從心底抗拒這項命令。

她還只是個孩子,不是嗎?

「Accous,現在情況不一樣,沒有讓你選擇的餘地。」Klaus收起笑容,藍紫色的眼直視Verossa的臉,聲音透露著威勢,「我想,祭司長大人的樣子你也知道了。」
「我…」
「我只是想幫はやて君洗清嫌疑而已,假使這件事真的與她無關。」
「可是——

「Rossa。」

一道稚嫩溫和,帶有特殊腔調的聲音打斷髮少年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猶疑。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如果能因此而澄清事實,我願意配合調查。」
「はやて…」看著那張認真的臉,Verossa用力咬緊下顎,「好,那麼請恕我失禮了。」
「嗯。」八神家的小家主點了點頭。

髮少年伸出右手,將一顆又一顆、散發著色光芒的小球凝聚在掌心,輕輕貼近八神家小家主的額。

「可能會有點難受,請忍耐一下。」
「好的。」
「…呼,那麼——」長吁口氣,Verossa閉上眼睛,掌中的青色光芒慢慢轉嫁到はやて的周身,也逐漸擴散到自己身上,完全包覆住兩人的身體。

「開始!」再度睜開的細長藍眸,瞳孔瞬間放大,彷彿貓眼般。

「嗚————

發出壓抑的低鳴,はやて只覺得有隻無形的手正一點一滴穿過皮層、穿過頭骨,緩緩侵入腦部。這樣突如其來的入侵感令她迸生劇烈的排斥,全身不自主地顫抖起來。

「嗚啊啊啊啊————

終於無法忍受腦部像是被人翻攪的強烈不適,はやて開始發出抵抗的喊叫。

「はやてちゃん!?」
「「あるじ!!」」
「Meister!!」
「はやて!!可惡!你這傢伙到底在對はやて幹什麼!?」

騎士們見到小主人出現如此異常的反應,再也無法保持沈默,尤其是性情剛烈的赤色騎士,馬上睜著深藍色的眸子,毫不掩飾地大聲嚷嚷了起來。

「啊、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反應越來越激烈,白晰的肌膚上一條又一條的青色筋絡幾已清晰可見,反抗的動作也越來越大。

眼看はやて痛苦的表情,Vita拼命想掙脫牢牢捆住自己的拘束魔法,儼然就像脫韁野馬般的焦躁不安份,這令看守的教會騎士們趕緊再追加幾道繩索。
只是可想而知,此舉自是讓已經心急如焚的八神家小騎士越發憤怒。

「はやて,別亂動…」斗大的汗水不斷冒出,Verossa左手用力握住自己的右手手腕,「喔,拜託別亂動…別讓我弄斷任何一條線…」
「あるじ!」

「快來人按住她的肩膀!快!」Klaus立刻下達命令。
「はやて…,再撐一下,一下下就好…」一收到指令,金髮騎士馬上屈膝上前,一手按住小個子搜查官的右肩,一手緊緊握住不停在空中胡亂揮動的小手,不住在她的耳邊輕聲安撫著。
「是啊,Rossa他很快就好了!」握住はやて另一隻手的Schach,也不斷在一旁替她加油打氣。

當然,這樣的鼓勵自是傳不進小搜查官的耳裡。

「捕捉完成,擷取,開始。」

好不容易在はやて的腦袋裡抓住某條細線後,Verossa的眼睛出現像是鏡頭伸縮般的模樣,瞳孔瞬間放大,然後伸出左手,在攤開的掌心裡投射出一個接著一個的影像——

一對年輕夫妻開心地迎接新誕生的小嬰兒。
一雙小手不停試圖抓住在面前不停晃動,一張寫著大大的「はやて」三個字的紙。
兩張像是聽見什麼不可思議的聲音,興奮地抱在一塊大喊的臉。
搖搖晃晃地伸長手臂,一步一步走向蹲在不遠處拍手叫喚的夫婦。

「那是…はやてちゃん的…記憶?」八神家的金髮醫官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一旁的小騎士也是相同的表情,張大著嘴,目不轉睛地看著影像說不出半句話。
「あるじ小時候…嗎?」

影像不斷快速地跳動。
はやて無意識的反抗動作也慢慢緩和了下來。

一對男女焦躁地緊抱孩子,在各大醫院奔波。
兩輛汽車激烈碰撞,滿地四散的玻璃碎片及金屬殘骸。
一名蓄有灰白、短而整齊的落腮鬍,穿著相當體面的男人。
素白的床單、單調的房間,穿著白色衣服的人不斷來來去去。
深藍色短髮,戴著聽診器的女醫生微笑地送上一個上頭插有五根蠟燭的精緻小蛋糕。
繡有「八神はやて」這幾個字的白色制服。
在樹蔭下看著一群身著相同衣服,四處跑來跑去、打鬧嬉戲的年幼孩子。
一個又一個高聳的大書架。
紫色長髮,有著溫婉笑容的小女孩——

突然間,畫面開始飄動,甚至出現嚴重的干擾雜訊,幾乎無法辨識。

「咦?等等…這邊怎麼會有兩條?!」另一條更細、更細的線緊緊纏繞著原本的線,幾乎呈現無法剝離的狀態。從未遇過這類狀況的Verossa相當吃驚地瞪大眼睛。

「兩條?」站在一旁緊盯著影像的紅髮青年挑了挑眉。

火紅的天空、漫天的濃煙。
飄揚的旗幟、相互撞擊的兵器。

「啊!那是…!」八神家的騎士長錯愕地看著偶爾出現、短暫的模糊影像。

殺戮、征戰。
無力阻止、一個又一個的悲劇。
那些不正是自己再熟悉也不過的景象,閉上眼睛就會不自覺想起的夢魘嗎?

「初代…Rein?」水藍色的眼睛倒映著斷斷續續的畫面,ReinforceII嘴裡喃喃唸著那位已逝去、還來不及見面的家人的名字。

「Accous,到底怎麼了?」Klaus蹲下身體,右手搭在Verossa的肩上。
「唔,似乎有不屬於はやて的記憶,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干擾我讀取,而且訊號越來越強…」Verossa緊皺著眉頭,汗水不停沿著削瘦的臉頰而下,滴落雨後潮濕的地面。
「既然這樣的話,能不能就先讀那個干擾訊號?」
「…好,我盡量。」

髮少年抿抿乾澀的嘴唇,瞳孔彷彿相機鏡頭變焦似的再度改變大小,不停變換,眉頭也越鎖越緊,青蔥色的眼緊緊盯著發出干擾的源頭。

終於,髮少年總算正確無誤的觸及那條細微異常,緊密纏繞著屬於小搜查官的記憶,不斷妨礙自己讀取的詭異細絲。下一秒,包裹著小搜查官與自己的青色隨即散發更加強烈的光芒,緊接著少年左手掌心上的影像也開始一點一滴、逐漸清晰起來。

率先投影而出的,是一個黃金的十字刻痕。
光和影開始交錯。

——以遠比方才更快、更驚人的速度奔馳著。

而回應這個劇烈變化的,不僅是小個子搜查官痛苦的聲音,連Verossa臉色也突然瞬間刷白,短而急的呼吸聲越來越大聲,影像亦持續加快躍動的速度,最後是快速到旁觀者都有想反胃的暈眩感。

無法撲滅,不停席捲大地的烈焰。
一張又一張失控,著魔般發狂大笑的歪曲臉孔飛逝而過,緊接著是一個接著一個被吞噬的惡夢。

宛如地獄的場景不斷地循環、循環、再循環,微小的差別就僅是不同的扭曲面容、不同的地域而已。

然後——

「啊!聖、聖王陛下?」Schach輕呼一聲。

一閃而逝的畫面中,出現一名琥珀色眼睛的金髮女孩。

站在女孩身旁,是與女孩有著同樣髮色,一雙紅與的異色瞳,神色漠然的少女。
女孩與少女正專注地並肩看著一艘艘起飛的船艦。

接續著的影像,是一群被色風暴籠罩,不停逃竄、拼命尋找遮蔽的人們,以及那對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的琥珀。

「!」

八神家的騎士長見到那雙冷漠的眼,腦袋再度閃過一陣又一陣的抽痛,如同早先在藏書庫中看到「鐵甲龍」這幾個字時的反應。

又來了!
這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一看到那雙眼睛…會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如果這真的是初代Reinforce的記憶的話,那麼——

——有可能是曾經的主人?

「Rossa?」Carim注意到義弟原本就十分白晰的臉上出現痛苦的表情,臉色甚至已經能用慘白兩個字形容,不禁緊張地出聲叫喚。
「不、不行了,在這樣下去…」Verossa咬緊牙關,眉頭幾乎要皺成一塊,「不是我先倒下…就是はやて的腦袋出問題…」

Verossa的記憶讀取能力,是以右手當媒介,以觸碰的方式獲取對方的記憶後再將影像輸出到左手。簡單而言,施術者可以說是「影像的中繼站」。由於施術的同時,往往會觸及到對方的隱私,也會留下些許後遺症,Verossa本人並不喜歡這項能力。
只是這次的情況和以往接觸的案例不同,撇除還是個「活體」不言,更詭譎的是對方竟擁有兩條記憶線,就好似同一個身體裡,同時存有兩個獨立的靈魂般有著獨立的記憶。而那些記憶,清一色都不是什麼好的回憶,盡是不堪入目的人性醜惡。

——那就是之前她那堆被加了重重密碼的資料裡所說的「闇之書」吧!
看這樣子那小鬼老老實實地吞下不少恐怖的東西吶!

自從和那條線接觸後,一聲又一聲刺耳的哀嚎與痛苦的喊叫,可以說是肆無忌憚地在大腦流竄,奇怪且龐大的計算與術式的構築方程式亦大量湧入。
先撇除那個個子還不及自己胸口的小鬼,為什麼腦袋能塞進這麼多東西不談,光是那堆驚人的知識與訊息量,像是潰堤的洪水般一股腦地衝進自己的大腦,早就已經超過所能負荷的極限。

——已經…不行了,腦袋快爆炸了…

Verossa瞇了瞇細長的蒼瞳,艱澀地抿抿乾澀的嘴唇。

「Klaus大人,能不能——」金髮騎士來回看著Veorssa和はやて兩人慘白的臉色,焦急地請求道。
「…再等一下。」騎士團副團長瞇著眼睛,視線緊緊鎖在髮少年的左手掌心。
「可是Rossa和はやて已經——

碰!

金髮騎士話還沒說完,髮少年已然倒地,影像的傳輸也瞬間中斷。另一端連接著的はやて也頹然向後傾倒,直接跌入金髮騎士的懷裡。

「!」
「「Rossa!」」
「はやてちゃん!」
「Meister!」
「はやて!」
「「あるじ!!!」」

在失去意識前,Verossa只覺得能擺脫不停在腦袋裡放肆的尖銳嘈雜聲,以及那些討人厭的影像,真是太好了。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71-6249884c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