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4-1

2009年07月16日 22:44

至目前為止,故事進行的完成度:30%。

這一整章,主要重心應該是會放在虛構人物與既有原作角色相互穿插的互動,
尤其是騎士、大Rein以及幾位自創角。

一樣,鬼扯蛋、胡搞瞎搞的玩意一大堆,也請勿將既有的原作角色套入虛構自創角色上。

以上,祝食用愉快。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4-1
-Chp.4 Dreamland~The concealed past-


金碧輝煌的長廊。
大理石的方形磁磚,與白相間。
青銅的雕像,一座又一座威武地矗立。

叩、叩、叩,整齊的聲響像是完美的時刻鐘擺,極富規律地敲擊著長廊的寂靜。

「歡迎回來,Einsteria殿下,陛下已經在內殿等您了。」

長廊的盡頭,是一扇刻有飛龍的木門,金色的十字閃耀著目的色彩。

「嗯。」騎士如沙漠荒鷲般銳利的琥珀色雙眼,只是隨意地掃過侍者,沒有任何表情,接著轉頭望向身後,「妳先在這裡等,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隨便走動。」
「是,あるじ。」隨行的騎士遵從指令,掩蓋在陰影下的眼同樣無法從中讀取一絲訊息,就只是神色漠然,靜靜地退到一旁。

騎士大步走向厚重的門扉,解下配劍交付侍者後,脫下頭盔,燦金的馬尾隨之擺動。
是個樣貌十分年輕的女孩,年約十七歲。

深呼一口氣,女孩推開大門,映入眼簾的,除了敞的室內所擺設,一座又一座高聳的書牆,古樸又飽含貴氣的木製桌椅外,還有一名金髮少女。肩上的紅色批風、純白的華服,皆繡有和騎士身後的門板上完全相同的飛龍標誌。

掩上門,騎士挺直背脊,走近那位正靠著一面書牆坐在台階上,一派輕鬆翻閱書本的少女,畢恭畢敬地開口說道:「陛下,臣回來了。」
「辛苦了,Ein。這一路可安好?」少女抬頭望向騎士,紅與的異色瞳裡滿是愉的色彩。
「謝謝陛下關心,臣很好。」騎士右手貼著左肩,併攏腳跟,清脆的金屬撞擊聲迴盪。

「Ein。」
「是。」
「我說過,只有我們獨處的時候不必如此拘謹。」少女看著騎士的動作,微微一笑。
「…是,姊姊。」名為Einsteria的騎士沈默半响後,依照王的命令。
「那、重來一次?」金髮少女再度揚起笑容,清的眼裡倒映著騎士有些坐立難安的舉措。
「嗯…。」Einsteria再度選擇服從命令。

儘管非常無奈。

「我先重新來過一遍吧!」少女笑了笑,「歡迎回來,Ein。」
「我回來了,姊姊。」Einsteria回報那位等候自己歸來的家人一個靦覥的笑容。

「好了,不逗妳了。」低下頭,少女繼續翻閱書本,「怎麼樣?前線。」
「回陛下——」騎士甫開口,少女立刻抬手打斷她的發言,金色的眉有些不地挑起。
「怎麼才剛說完妳又來了?」
「…。」
「Ein,不要開口閉口就是『陛下』、『陛下』,我不喜歡。就算我是國王,妳是我的騎士,但是我們是血親,唯一的血親,我不喜歡妳這個樣子。」少女沈下臉,不滿的情緒相當清楚地顯露。
「…對不起。」
「我不希望只有我們兩個人,妳還是用那種方式和我說話,這種隔閡感很討厭。」
「…我明白了。」
「嗯,繼續說吧。」少女隨意地揮揮手。

「單就以目前而言,進行地很順利。我軍已經抵達Bluters峽谷,只要越過峽谷,整個東部版塊就能整合完畢了。」
「是嗎?」
「不過相對的,所有的反抗勢力現在也都集中在那裡。」鐵甲包裹著的手指往身旁一指,一個虛擬視窗彈跳而出。虛擬視窗中顯示的地圖上標有一道藍色箭頭,其前端遍佈密密麻麻的紅色三角形。
「唔…」啪的一聲,輕輕闔上書本,少女捂著下顎,紅與的異色瞳緊盯著螢幕,「這可麻煩了呢,Bluters峽谷是最好的天然屏障,只要在這裡、這裡還有這裡設下防線,ゆりかご要強行通過會有一定的困難度…」
「嗯,所以我軍困在Bluters峽谷已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沒有多少進展。」Einsteria看著少女手指的方向,點點頭。
「現在駐守的人是誰?」
「Keite。」
「Signum呢?沒跟妳一起回來?」
「沒有,我讓她們留守部隊。」
「這樣啊——」少女的右手食指輕輕敲著自己的膝蓋,認真思考解決的方式。

看著少女沈思的模樣,Einsteria像是要下定什麼決心般,先是閉上眼睛,然後開口問道:「姊姊,妳有收到我的信嗎?」

一聽見Einsteria的問話,少女倏地自台階上站起身,雙手背在後方,背對著Einsteria,不發一語。

「姊姊,妳有收到我的信嗎?」望向那襲深紅披風上的飛龍,Einsteria再度問著。
「…。」

一陣沈默。
可怕的沈默。

「姊姊?」

依舊是相同的結果,深紅的背影沒有任何反應。

「姊姊!」
「我累了,我想回房休息,下次再談吧。」少女右手一振,轉身走向大門,臉色似乎有些難看。
「姊姊!!」Einsteria見狀,立刻上前握住少女的手,「妳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放下戰事回來!」
「…我不知道,我沒收到。」少女露出微笑,僵硬的微笑。
「騙人!如果不知道,妳不會是這種反應!」
「下次再說好嗎?我真的累了。」嘴角上揚的幅度加,少女笑著回答。
「不行,沒時間了!姊姊,我需要『闇之書』!」Einsteria幾乎是大喊出聲。
「…。」
「我需要闇之書的力量,妳也需要,前線的將士們更加需要,我沒辦法繼續等下去!」
「Ein…」少女別過頭,側過身子,閃避騎士的視線。
「如果得到闇之書的力量,如果能統一整個東部,姊姊的夢想就有機會實現了啊!」Einsteria繞到少女的面前,朗聲說著。
「Ein。」
「然後那玩意也有可能可以驅動了,不是嗎?」Einsteria急急地繼續表達自己的意見,完全沒注意到對方緊握的指關節早已出現青白的色彩。
「Ein!」嗓音陡然降低,紅與的眼睛充滿警告意味,「別再說下去了!我不會同意!」
「…果然。」
「Ein?」

注意到Einsteria放開原本緊抓著自己手腕的手,語氣裡滿是遺憾之意,少女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瞬間僵直身體,驚愕地瞪大眼睛,緊接著焦急地反握Einsteria的肩膀。

「啟動了?妳啟動了,對不對?」
「嗯。」輕輕點了點頭,Einsteria坦率地回答。
「老天!什麼時候啟動的!?書本不是被我上鎖了嗎?妳怎麼…!?」少女倒抽口氣。
「只要主人願意,書本隨時會回到主人的身邊。」Einsteria慢條斯理地伸出右手,一本深褐色書皮,外表有些古舊的書籍隨即出現,「就像這樣。」
「Ein!妳這麼作是在加速侵蝕妳知道嗎?」
「知道啊,無所謂,如果能幫到姊姊的忙,有何不可?更何況…」Einsteria露出一絲苦笑。
「更何況?」
「我的腳已經出現麻痺症狀。」Einsteria指指自己,「就算妳不願意接受,我還是要說。侵蝕,早就已經開始加速了。」
「什、什麼時候開始的?」不由自主地鬆開緊附在Einsteria冰冷鐵甲上的手,少女向後倒退一大步,臉上的表情,是錯愕,是擔心,也是難過。多重、複雜的情感正不斷交錯著。
「一個月之前。」Einsteria斂下眼瞼,緩緩說道。
「一個月之前?封印才解除多久而已,怎麼這麼快?不是沒在收集書頁嗎?」
「不知道。不過這樣也好,我早就想試試看『夜天王』真正的力量。」握緊拳頭,Einsteria抬頭看向少女,「所以我讓Signum收齊書頁,啟動了那傢伙——

〈進來吧。〉
〈是,あるじEinsteria。〉

——
原本闔上的大門被推開,一名銀髮騎士出現在門後。
在騎士的背後,倒臥兩名侍者與數名守軍。

緩緩抬起的頭,視線與少女的異色瞳相互重疊。
那是一對深邃、闇沈的紅。
冰冷、毫無感情。

「妳是什麼人?朕有准許妳進來嗎?」少女在銀髮騎士打開大門的那一瞬間,立即瞇起紅與的異色瞳,極富威勢地沈聲怒斥。
「…。」銀髮騎士並未答話,僅與少女銳利的眼神作極短暫的接觸,便逕自走向Einsteria跟前,「あるじ。」

「Einsteria卿,這是怎麼回事?」低沈的嗓音裡蘊含不小的怒意,甚至隱約帶有殺意,「妳的部屬?」
「回陛下,她就是方才提及的,臣所啟動的『東西』,融合騎。」Einsteria微微彎下腰,右手貼著左肩。
「融合…騎?」
「是的,臣的融合騎。」
「…是嗎?就是妳?」紅與的異色瞳打量著銀髮騎士,從上至下,目光保持一致的寒冷,「闇之書?」
「…是。」銀髮騎士默默地點頭。
「原來就是妳想帶走Ein…」少女直視著銀髮騎士那雙深色的赤眸,輕聲低喃,音量小到幾乎無法清楚辨認。
「?」
「算了,朕累了。Einsteria卿,妳說的事情下次再談吧。」少女轉過身,右手向後一振,深紅的披風隨之捲起,燦金色的長髮飛揚,連同肩上的金色穗帶,擦過Einsteria與銀髮騎士的身旁,頭也不回地離開書房,沒有一絲停留。

琥珀色的眼注視著紅袍上的金色飛龍逐漸離去,直到完全消失在視線的彼端。
Einsteria緩緩閉上眼,像是要壓制什麼般緊握著拳頭,金色的眉頭緊皺。

「我們回去吧。」別過頭,Einsteria終於開口打破沈默,平穩的語氣完全聽不出任何情緒。
「…是,あるじ。」

正當兩人帶上房門準備離去時,一道人影出現在長廊的另一端。

微捲的褐髮,有如青空般清澄的藍色眼睛,身形不甚高大的男人,彎著身子,雙手撐在膝上,不停喘著氣。

「E、Ein,等一下…呼、哈…」
「Alejandro…君?」
「呼,太好了,趕上了呢!剛才才聽到風聲,得知妳回來了呢。」男人摸了摸後頸,一面調整呼吸,一面微笑著走向Einsteria。

「不過,妳不是在前線?怎麼突然回來了?」

三種不同的腳步聲在王宮的長型迴廊迴盪。
有沈重,亦有輕緩。

「我有重要的事稟告。」
「要事?」
「嗯。」
「這樣啊…。」男人看著身旁那位身高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大概有三秒之久,「嘛,傷勢,沒什麼大礙了吧?」
「嗯,已經好多了。」
「身體呢?」

停下腳步。
跟隨在後頭的銀髮騎士亦然。

瞬時間,長型迴廊突然安靜了下來。

「Ein?」
「嗯。」
「從那天以後,一共發作幾次?」
「兩次。」
「持續多久?」
「幾分鐘而已。」
「藥,有按時吃嗎?」
「嗯。」
「妳姊姊她…知道了嗎?」
「嗯,剛告訴她了。」
「難怪。」Alejandro摀著有些發疼的額,「難怪剛剛在轉角碰到她的時候,是一副想殺人的表情吶。」
「果然…」Einsteria低下頭,琥珀色的眼睛瞥向地面,「姊姊果然生氣了…」
「那是當然的,Vivio她一直都很關心妳。」
「…。」

Alejandro看著眼前低頭不語的女孩,嘆了口氣。

「Ein,先讓那位小姐離開一下,我有話想和妳談談。」清澄的蔚藍先是望向廊外的天空,接著凝視那張像受挫的孩子般,滿是自責的臉。
「嗯。妳先在這裡等我,沒我的允許別任意走動。」
「是。」銀髮騎士應了一聲,停佇在原地,目送主人的離去。

鐵甲披覆的背影,閃爍著孤單與無助的銀光。
無論是站在原處等候主人歸來的騎士,或者是慢慢走向長廊盡頭的騎士。

——我,錯了嗎?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1. 竹葉 | URL | EBUSheBA

    即使身為聖王,還是有辦不到的事,
    一直以來看著最親愛的妹妹被一步一步地侵蝕應該也不好過...
    聖王小妹妹果然是個渴求親情的小孩///

  2. leoheart | URL | yNkD6PME

    Re: タイトルなし

    > 即使身為聖王,還是有辦不到的事,
    > 一直以來看著最親愛的妹妹被一步一步地侵蝕應該也不好過...
    > 聖王小妹妹果然是個渴求親情的小孩///

    大概就是這樣...(掩面)
    這篇章的苦主應該算是初代聖王,大Rein和騎士們應該也算在內,
    而那隻金毛妹妹的結局也是既定的,畢竟在某個小衰鬼之前的夜天王,幾乎每個都沒有什麼善終@@
    總之這篇章不會是個令人看了會感到舒服的玩意,往後也差不多,就看看能補完到哪邊了@@

    謝謝長官的捧場(敬禮)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81-1c172618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