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平行.惡搞】ブリッジ少女激闘篇!第一話

2009年07月12日 22:58

會不會有續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牌技很爛外加裡面的人都壞光光了(揍)

★橋牌名詞:

S:桃,花色最強。
H:紅心,花色次強。
D:方塊(紅磚),花色第三強。
C:花(梅花),花色最弱。
合約(Contract):莊家組在遊戲中獲勝的條件。
線位(Odd Trick):達成合約所需要吃的磴數(線位+6)。
王牌(Trump):在遊戲中比其他花色的牌都還大。
派司(Pass):當你叫牌時,如果這次不想叫,便可以叫派司。
賭倍(Double):當你認為敵方所叫的合約不能作成時 (無法吃到承諾的磴數) ,便加以賭倍,以便在對方真的無法作成合約時,你可以得到額外的分數。
再賭倍(Re-Double):當對方賭倍你的合約時,你還是認為你的合約可以作成,便叫出再賭倍,以便在合約真的作成時,你也可以得到額外的分數。
莊家(Decraler):合約決定後,叫到合約的小組中先叫過合約花色(或無王)者。
夢家(Dummy):莊家的對家。
磴(Trick):一回合吃的牌(四張)。
身價(Vulnerable):有身價時可在計算分數時得到額外的分數。

★橋牌的玩法:

橋牌的玩法簡單來說就是四個人分成兩組(東西家、南北家),先經由每個人根據手中牌型的叫牌階段來決定這場的合約。接著每個人出一張牌,看四個人都中誰的牌最大,誰就要把這磴(四張牌)拿回去,然後再由這個人開始出牌。每場遊戲最後統計莊家那一組所有吃進來的磴,確定莊家組是否達成合約所要求的磴數。如果達成合約,由莊家組獲勝,否則就是對家組獲勝。

以下是玩的範例:

1.遊戲開始時先叫牌階段。畫面中央會出現叫牌視窗,此時可點選數字按鈕表示叫牌的線位及花色,或點選PASS(派司)、DOUBLE(賭倍)、REDOUBLE(再賭倍)按鈕。
2.叫牌時必須要比目前的合約大。如線位一樣,則需叫較大花色;無法叫較大花色的話,則需要叫較大線位。
3.當三個玩家連續PASS後,即決定合約的線位及花色,並且由叫到合約者為莊家,開始打牌。
4.第一回合打牌由莊家的下一家開始出牌,接著打牌的人需要跟著第一張牌的花色打,沒有相同花色時可以任意出牌。
5.第一張牌打出後,夢家必須攤牌,且之後由莊家來決定夢家出牌。
6.決定這一回合的勝利為同花色中最大牌的人獲勝;如果出現王牌切牌的話,則以王牌最大者獲勝。獲勝的人可以得到一磴,並且開始下一回合的出牌。一直到所有的牌出完為止。


(From Sina遊戲網

Belka大學,一所位於Belka市郊區,以理學院稱著的古老名校,自創校以來培養無數名優秀的研究人才,是Belka人民心目中理想的明星大學之一,每年都有不少莘莘學子寒窗苦讀多年,就只為了擠進Belka大學之門。

除了其獨步、開放的教育方式,以及驚人的研究資源外,校內幾近兩百個學生社團亦是Belka大學另一項聞名所在。每日課餘,Belka大學內的社團研究室內都能見到有學生在裡頭進行社團活動。是以,曾有人因此直言,「若是沒有參加過社團活動,那就是白來Belka大學一遭,大學四年也等於白過。」

在這樣的校園風氣,在某一天晴朗的下午,某間門板上掛著「橋牌社」這三個大字的社團研究室,響起了每天都能聽見,屬於年輕人特有的青春與熱血。

「はやて!!」一名紅髮少女用力打開研究室,前腳一踩進室內,立刻大喊著某個名字。
「Vita,跟妳說過好幾次了,不要直接稱呼前輩的名字,妳怎麼老是說不聽?」回答的,是坐在椅子上翻閱書本,身材高挑,有著一頭桃紅色長髮的少女。

Signum,少女的名字。

「唉呀!那是はやて自己說直接叫她的名字比較沒有隔閡嘛!」
「是是是。」桃紅色長髮的少女無奈地應了幾聲。

橋牌社的成員共有八名,紅髮少女口中的八神はやて是社長,物理系大學部四年級生,副社長則是她的直屬學妹Reinforce,物理系大學部二年級。
其餘成員分別是化學系大學部二年級的Signum、醫學系大學部四年級的Shamal、數學系碩士班二年級的Verossa、獸醫系大學部三年級的Zaffila、生物系大學部一年級,同時也是Reinforce的手足,小Rein,
以及方才進門的紅髮少女,小Rein的同班同學,生物系大學部一年級的Vita。

只是,雖說有八名成員,但其中一名是所謂的「幽靈社員」,因此真正的社員,其實也只有七名而已。

「はやて呢?」
「前輩嗎?老樣子,趁副社長不在的時候又在偷偷午睡了。」Signum隨手指了指研究室角落,隨意以書本蓋住臉,在躺椅上呼呼大睡的人影。
「這樣阿,因為我有大消息要跟她說吶!」
「什麼消息?」Signum好奇地抬頭看向雙手撐在桌上,一副熱血沸騰的Vita。

「聽了別嚇一跳喔!剛Carim教授跟我說了,下個月,Mid大學的橋牌社要和我們來場友誼賽喲!」Vita興奮地宣告這個對她來說,是非常期待的好消息。
「喔——慢著!妳說啥?」Signum瞪大青藍色的眼睛。
「友誼賽啦!和Mid大學啦!Carim教授說的啦!」Vita從背包裡拿出一張邀請書,「Mid大學的人提出的。」
「...囧」

啪!

「唔...發生什麼事了嗎?」書本滑落地面,終於從夢鄉中歸來的橋牌社社長,揉了揉那雙倦意十足的海藍色眼睛,咕噥著發問。

「はやて,妳看這個!」Vita一手高舉邀請書,一手用力戳著紙張上「Mid大學」這幾個字,「友誼賽耶!」
「...。」
「...。」
「?0w0」

三雙同樣都是藍色系的眼睛互望了幾秒,研究室裡陷入一陣沈默。

「不可能,一定是哪裡搞錯了。」はやて揮揮手,慢條斯理地撿起掉在地上的書本,繼續躺回椅子上。

只是這位橋牌社社長才剛躺平,準備再度補足相當缺乏的睡眠時,一道急促的腳步聲噠噠噠地傳來,然後——

「はやてちゃん!!」

碰的一聲,可憐的研究室大門又被撞開。

「好、好、好!起床、起床,我起床就是了!原本想說Rein難得不在,想好好休息一下的...TAT」摘下掩在臉上的書本,はやて小聲嘀咕一陣,百般無奈離開躺椅,站起身。

陽光的照映下,深褐色的髮絲閃爍著些微的金光。
俐落的短髮,透露著健康色彩的膚色,一雙彷彿會說話的海藍色俏皮大眼睛,再加上可愛的笑容、帶點個人色彩的特殊腔調,陽光、活潑,這是女孩給人的第一印象。

女孩伸伸懶腰,走向橋牌社中最值錢的財產:牌桌,拖張椅子坐了下來,隨手拿起一副撲克牌,熟練地快速翻弄著紙牌。

「好吧!這次又是什麼事?」はやて看向那位和自己直屬學妹有著相同髮色的大一新生,露出溫和的微笑。
「はやてちゃん,聽說了嗎?Mid大學的橋牌社要和我們來場友誼賽呢!」有著可愛面容,完全看不出已經是大一新鮮人的小Rein,從書包裡翻出一張像是公告單的東西,眨眨水藍色的大眼睛,認真地說著。

啪啦!

紙牌在一瞬間,自靈巧的手指中一張張飛灑而出,在牌桌上綻放。

「...今年的四月一號不是已經過完了嗎?」はやて挑了挑眉,嘴角微微抽蓄。

橋牌社的現任當家接過社員遞上的公告單,仔細地從頭閱讀到尾,直到見著文件的最下方出現「Carim.Gracia」這幾個如果不好好睜大眼睛看個仔細,根本完全認不出認不出那是什麼鬼東西的簽名後,當場傻了眼。

——開玩笑嘛這個!
Mid大學的人到底在搞什麼飛機?居然找我們這種搖搖欲墜,哪天倒閉都不會感到意外的小社團進行友誼賽?

「對吧,對吧!我沒說錯吧!和Mid大學的友誼賽阿!」Vita相當興奮地握緊拳頭,「終於有機會可以報一箭之仇了,Mid的傢伙們!上次的校際槌球大賽就輸那麼一分——

——...喂,妳搞錯方向了吧同學?囧
はやて和Signum轉頭看向那位火光四射,不停喃喃自語、比手劃腳的熱血新鮮人,同時在心中吐起槽來。

Mid大學,Mid市最為著名的一所工科大學,與Belka 大學雙雙並列97區的理工雙雄。
該校的校園風氣雖較Belka大學嚴謹,但兩所大學彼此有個幾乎相同的共通點,那就是學生社團活動一樣的盛行,兩校間還因此舉辦了不少社團交流活動。

既然如此,為什麼早該見慣社團與社團間有交流、互動的はやて,還會露出一副「別耍我了!Mid大學!」的表情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那就是Mid大學中最為強勢、風行的社團,正是橋牌社!

「要不要去找Carim教授確認一下?囧」Signum提出建議。
「不必了,Carim教授那種充滿『個性』的簽名我想全世界都不會有人模仿的來,所以文件不會有什麼問題,」捂著額頭,Belka大學的橋牌社社長瞬間頭痛了起來,「只是Mid大學的人怎麼會找上我們?我的老天...」

「友誼賽有什麼不好?」溫和、柔軟的聲音倏地響起,「前輩不是也好一陣子沒認真打牌了?」

站在研究室門口的,是一名身形比Signum更加高挑,有著亮麗銀髮的貌美少女。

「啊!お姉ちゃん~♡」小Rein一見到來者,立刻興奮地撲上前去。
「所以接受也無妨,不是嗎?」
「是這麼說沒錯啦,不過...」はやて露出苦笑,「代表學校出賽和個人私下參加比賽還是有差別...妳也知道...」
「?0w0」
「真是抱歉,前輩...。」與Vita狀況外的反應不同,Signum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不必道歉啦,當初也是我和Shamal從劍道社把妳挖角來的嘛!別在意、別在意!」
「可是前輩...」
「反正Signum的話,交給Shamal特訓,我想一個月以後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大概。

「這、這不好吧!前輩!囧」Signum急忙連聲反駁這項決定。
「為什麼?比賽的時候也是妳們兩個搭檔吶,就當默契培養囉。」はやて雙手撐著下巴,很認真地思考應對方式。
「我、我一定得和Shamal搭檔嗎?」
「不然呢?」橋牌社的當家社長拋出一個完美的笑容。
「...囧」

Signum,20歲,今天至少已經擺了四次囧表情。

「所以はやてちゃん要答應囉?」小Rein。
「沒辦法,既然Carim教授和妳姊姊都這麼說了...」はやて攤開雙手,「當然得答應囉。」
「太好了!聽說Mid大學很強呢,像是那對被稱為惡魔死神的搭檔,小Rein很早就想試試看和高手打牌的感覺呢!」
「喔耶?妳的意思是我平常放水放太兇囉?」聽見小Rein單純、直白的說法,はやて不禁莞爾一笑。
「誰叫はやてちゃん每次都不認真打!」
「唉,和妳姊姊說去,是妳姊姊要我放水的喔。」橋牌社社長看向自己的搭檔、副手兼直屬學妹,惡作劇似的笑了笑。

「請問需要我幫妳擬回信的草稿嗎?はやて前輩。」橋牌社副社長面帶微笑地拍拍妹妹的肩膀,完全不理會那位遠比自己矮小許多的社長的調侃。
「喔,那就有勞妳啦!」はやて意思性的抬起右手,笑著回答。
「瞭解。」

「那麼,剛看文件上是寫著每隊共派出六位正式選手參與比賽,總共三組,12副牌,國採際計分標準,累分制,真無法分出勝負時再行加賽,以候補第七、第八人決勝。雖說舉派六人參加,但Rossa是個懶鬼,Zaffila最近病理實驗似乎有點抽不出身,Shamal也差不多,所以對我們來說也沒什麼選擇餘地,大家、全部、都得上場。」はやて一面快速收好桌面上散落的紙牌,一面將公告單的內容告知在場的社員。
「喔喔喔喔!我也能上場囉?」Vita雙手撐在牌桌上,十分雀躍。
「はいはい,理論上是這樣沒錯...」はやて沈吟了一下。

Vita和小Rein同年,都是大一新生,才剛入學三個月,橋牌的牌齡也是...三個月!
看著那張殷殷期待的臉,再想到一個月後全員即將代表學校的榮譽參加比賽,はやて頭著實有點痛,例如像現在——

「pass。」
「3S——
「4D!!」不等小Rein喊完,Vita立刻喊牌。
「pass。」
「...5D。」望著十分相信自己的牌組,完全不肯認輸的對家,はやて只能默默地低頭看向自己的手牌,腦袋開始啪啦啪啦地擬定補救措施。
「那我就來個Double吧!www」小Rein露出得逞了的表情,頭頂上的小天線得意地左右晃動。

...少過份了小鬼!囧

總之,類似這樣的情況,無論到時當這位衝動熱血的新兵的對家是自己,又或者是小Rein,怎麼說都有點頭痛。

據小Rein所說,當初Vita會選擇加入橋牌社,原因無他,就只是因為社團展時Reinforce拿出去展示的影像吸引她的注意。於是,對橋牌一竅不通的少女在聽見同班同學說想加入橋牌社,是二話不說,立刻跟了過來。
入社的三個月來,這位新進社員相當認真好學,幾乎每天都緊跟在身邊學牌,努力的程度曾令自己一度傻眼,
不過看到新生那股衝勁和學習的慾望,はやて其實很欣慰,至少從前輩們手上接下的橋牌社,還有新的希望繼續延續、承傳。

話雖如此,究竟當初展覽的影片到底是什麼,每次開口詢問身旁那位漂亮的副手兼伙伴,每次都只得到一個笑而不答,這點讓はやて始終感到相當好奇。

嘛,算了,那不重要!反正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訓練,應該...來得及吧?

「贏了贏了!我就說叫上去沒有問題吧!」Vita朝小Rein用力比了個大拇指。
「吶哈哈哈哈。」

——可是我很辛苦!5D!
這是小個子社長的心裡話。

「...不公平,因為妳的對家是はやてちゃん。」小Rein不甘願地看向Signum。
「對、對不起,我以為妳會喊Double就表示妳手上有足夠的王牌,所以...」Signum不好意思地別過頭。
「那也不能隨便洗王阿!結果妳把我打算拿來翻盤的王牌都洗光了...Q﹌Q」水汪汪的水藍色大眼睛蓄滿委屈的淚光。
「好、好、好,別哭嘛,乖喔!」一看見小社員遭受打擊的模樣,はやて急忙湊上前安撫。
「對不起...TAT」本回放砲最多次的始作俑者也不斷低頭道歉。
「お姉ちゃん——

啊啊,前言收回、收回!一個月絕對不夠、不夠!乾脆 ——

「好了!寫完,はやて前輩請來過目一下吧。」銀色長髮的美少女副社長微笑地遞上信箋。
「...好。」

——來、來不及了。

はやて,22歲,在不知不覺中,心裡浮現出一股想落淚的衝動。

(ブリッジ少女激闘篇!第一話.完)





■糟糕小劇場(巴)

「Rein,妳為什麼會想答應Mid的邀請?」

自社團研究室走出後,一高一矮的兩道身影並肩走在校園的小徑。

「嗯,為什麼嗎?」
「是阿。」橋牌社現任社長抬頭仰望身旁的副社長,相當認真地問著。

「大概,是想再看看認真打牌的前輩吧。」銀髮少女微微一笑。
「...這樣阿...。」

晚風,帶點刺骨的寒意。
但對個子矮小的橋牌社社長而言,她只知道現在自己的臉很溫暖。

「前輩?很冷嗎?臉好像有點凍紅了?」
「吶哈哈哈哈!沒事、沒事!我們快走吧!」

語畢,褐髮女孩邁開步伐,加快腳步。

「好。」

銀髮少女隨即跟了上去。

「待會、要不要打橋牌?」小個子社長再度開口。
「雙人橋牌嗎?」
「嗯。」
「好,很久沒和前輩打雙人橋牌了呢,自從那件事之後。」
「是阿,兩年了,好快...。」
「當時前輩認真的表情很令人懷念呢。」
「那、事不宜遲?要折回去嗎?」小個子社長搓搓有些發熱的手掌,指了指後方那棟有著許多回憶的社團大樓。
「當然可以。」

於是,愉快(?)的夜晚就此展開。

(糟糕小劇場.END)



コメント

  1. 不良兄長 | URL | mQop/nM.

    出手幫莊家洗王的是笨蛋(喂
    我沒說是誰喔(被砍

    .........如果雙人橋輸了不脫一件
    就不糟糕了(拖

  2. 冰斗湖(絕對只是個小小的隊長) | URL | 3Z1bZgZ2

    >>出手幫莊家洗王的是笨蛋(喂
    >>我沒說是誰喔(被砍
    那看來下官還當過不少次笨蛋(誤)
    其實有些時候防家洗王是相當兇狠的攻擊方式(沒誤)
    最經典的一例是某年歐洲冠軍賽
    有一個人第一張牌攻出"單張""王牌""K"讓6D當掉了 而且這是唯一當掉6D的攻牌

    有時覺得莊家方王牌太強 打王牌回去不會有損失的消極防禦也是一種
    (糟糕 我認真起來了@@)

  3. 不良兄長 | URL | mQop/nM.

    原來如此w
    雖然學會很久,但是身邊一直都沒人可以一起打
    牌藝就一直停在初學者的程度而已
    往後也請多多賜教(鞠躬

  4. uraki | URL | -

    不如你也像saki一样,画个规则解说同人吧v-218

  5. | URL | 3Z1bZgZ2

    完全看不懂...orz[炸

  6.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To 大哥:

    > 出手幫莊家洗王的是笨蛋(喂
    > 我沒說是誰喔(被砍

    因為我手上王牌太小,沒什麼作用,剩下的牌又很爛阿QˍQ
    總點數那麼小...(哭)

    > .........如果雙人橋輸了不脫一件
    > 就不糟糕了(拖

    這就要去問那兩隻是不是玩這種的了wwwwwww(被雙重碟阿伯)

    To 糟糕總隊長大人:

    > 那看來下官還當過不少次笨蛋(誤)
    > 其實有些時候防家洗王是相當兇狠的攻擊方式(沒誤)
    > 最經典的一例是某年歐洲冠軍賽
    > 有一個人第一張牌攻出"單張""王牌""K"讓6D當掉了 而且這是唯一當掉6D的攻牌

    那是因為手上的牌組王牌夠大才能做出防家洗王的事?XDDDD|||||
    打到6D的話,攻方的牌組應該幾乎清一色是D了?
    那麼防家手上應該至少有兩張D(有點數)才有辦法讓攻方的6D毀掉?@@

    > 有時覺得莊家方王牌太強 打王牌回去不會有損失的消極防禦也是一種
    > (糟糕 我認真起來了@@)

    主要是當初我手牌太差,點數只有二的樣子,怎麼打都是被吃...
    所以我就先洗王了...反正不洗對方也是會洗QˍQ(轉頭)

  7.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To Uraki:

    > 不如你也像saki一样,画个规则解说同人吧v-218

    不要啦XDDDD|||||
    我坑已經那麼多了...(哭)

    是說urakiさん會橋牌嗎?(←找人打牌自重)

    To 寵物熊:

    看不懂正常阿XDDD||||
    不過你也太有種了,不會玩居然還跑去BBO...(掩面)

  8. uraki | URL | -

    我就是不懂桥牌所以想了解 XD

  9.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我就是不懂桥牌所以想了解 XD

    唔唔唔唔,這用講的確實不太好理解@@
    裡面有些術語要實際玩過才比較好理解orz

    不過要我用畫的...可能會要了我的老命了QˍQ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85-ee7b4a98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