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4-2

2009年07月19日 23:06

整篇故事寫到現在,已有一年半,截至目前,總算進行有1/3的份量,
也寫到自己玩最大、幾乎可以說是完全亂來的篇章,雖然這篇章對結局的影響還蠻大的,
整個後半部切回はやて線時的關鍵,也都在這篇章的內容,
沒寫完的部分,「聖王日誌」那裡也會補齊,大概。(巴)
當然,這篇章的故事結局不必想了,一定不會是什麼令人感到舒服的東西,
甚至,便當一定是免不了的,這點必須要先聲明。

嘛,反正到最終結局前,還會有一堆便當要發,包括發給Zest大叔和中島媽等人。

其實說穿了,整篇的故事,我最想玩的就是現在正在進行的篇章,以及隨後緊接著的Zest小隊篇,
前半部算是在拖延(喂)和給名義上的主角(被打)多一點戲份,因為中後半部重心就不在他們身上XDDDDD|||||
はやて只負責將所有的橋段串聯,到後段快結束的時候才會輪到她正式登場發揮,剩下都是在當筆錄官收集要件用而已.ˍ.(被碟阿伯)

廢話太多了,就先這樣吧!預計「初代聖王篇」將有4~5回,能盡早結束就盡早結束,以上。
祝食用愉快。(拖)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4-2

「Ein,對妳來說,什麼是最重要的呢?」

盛開滿庭的繁花,此起彼落的鳥鳴。
青年與女孩並肩走在王宮後院。

「哈?」
「我啊,家人是最重要的喲。」

褐髮青年微歪著頭,對Einsteria微微一笑。

「我想保護我的弟弟妹妹,想保護整個Gracia家,想看見所有我喜歡的人們臉上有著幸福的笑容,這是我的答案。那麼Ein妳呢?」
「我?」
「嗯。對妳來說,最想守護什麼?」

「姊姊。」

沒有絲毫猶豫,幾乎是立即回答。
堅定到似乎能從那雙琥珀色的眼中找尋到那抹金色的身影。

「那妳認為同樣的問題,對Vivio來說,答案會是什麼呢?」

青年停下腳步,望向騎士的身影。
看似堅強、筆挺,鋼鐵般的身影。

「…。」

Einsteria並沒有回答,就只是靜靜地繼續向前走著。

「當年先王未曾留下任何遺詔,引發眾多繼承的紛爭,唯一的至親又意外成了闇之書的主人,迫使一個只有十八歲的少女做出許多外人無法想像、痛苦的決定。」

Alejandro停在原地,站在Einsteria後方,自顧自地說著,不管前方的她是否聽得見自己所說的話。

「妳姊姊是個喜歡窩在書庫裡看書,喜歡自由自在、到處旅行學習的女孩子,卻選擇與所有的異母手足、叔父們為敵,選擇與眾人為敵,選擇背負冷血的罪名,甚至選擇出賣自己的婚姻,為的是什麼?」

「…。」
「Ein,答案,我相信妳會比我更清楚,不是嗎?」

騎士的腳步終於停住了。

「Vivio真的很關心、很愛妳。為了保護妳,什麼事都作得出來,所以我希望妳多少體會一下她的心情,多少珍惜一點自己的生命,就算只能多那麼一小時、多那麼一天,好嗎?」

閉上琥珀色的眼睛,雙拳緊握,Einsteria依舊保持沈默。

青年嘆了口氣,走上前去拍拍她有些僵硬的肩膀,輕聲說道:「我沒有責備妳的意思,我也知道妳的苦處,只是沒辦法眼睜睜看著兩個妹妹這麼痛苦而已。」
「…我知道。」Einsteria輕輕點了點頭。

「唉,有時候會覺得妳們兩姊妹真的是相似的不像話,總是一決定好就什麼也顧不了,脾氣又都很硬。啊,這麼一說起來,老是夾在妳們中間的我,好像有點可憐呢。」

說到最後一句,Alejandro摸了摸後頸,一副莫可奈何的樣子。

「去吧!去找妳姊姊好好談一談。可別像之前那樣,什麼都沒聊就偷溜回前線喔,免得到時倒楣的又是我。妳也知道妳姊姊發起脾氣來沒人阻止的了。」一想到那些可怕的回憶,青年不免苦笑了一下。
「…好。」
「那、今天就先這樣,我先回去了,家裡有許多事要處理呢。」
「嗯。」
「對了,回營地前先抽空來我那一趟,我得重新幫妳配藥。剛發現妳的脈搏似乎又有些變動。」
「好。」

揮揮手,Alejandro看著女孩的臉,溫和地笑了笑後,緩緩走向花園的左端,離開後院。

「老天你也真過份,這種大獎為什麼偏偏會是那些單純的人得到呢?對他們也好,對Ein和Vivio也好…」

青年一面呵著氣,一面喃喃自語。

「命運嗎?明明已知道結局,卻還是不停試圖扭轉、不停掙扎、不停等待幾乎不可能的奇蹟…這是否算愚蠢?」

凝視自己的手後,閉上那雙原本蔚藍,卻漸漸烏雲滿布的青空。

「預知能力什麼的,真令人討厭。」

※※※

“如果可以的話,還蠻希望能夠離開王宮,到世界各地旅行,見識書本上不曾提過的事物呢。“
“可惡,父王都還沒入土,那群傢伙就已經在算計王位的事!這麼想當王就給他們算了!我正好樂的輕鬆!“
“Ein,妳手上的書本是什麼?書庫找來的?很漂亮耶,我怎麼沒見過?”
“我拒絕!開什麼玩笑!怎麼能因為Ein拿到那本破書就得這麼做?Ein又沒犯了什麼錯!”
“抱歉,真的很抱歉…為了鞏固政權,我必須這麼做,我需要Gracia家的力量,我需要後盾,所以…”

在Alejandro離開之後,Einsteria一個人漫無目的,靜靜地在王宮裡四處走著,
腦海中不停閃過少女的聲音,以及Alejandro的問話。

“Ein,答案,我相信妳會比我更清楚,不是嗎?”

「姊姊…。」

不知不覺中,Einsteria已來到那條熟悉的長廊外。

「陛下…在嗎?」稍微有些猶豫。
「回殿下,在。需要下官通報嗎?」
「不必。先退下吧。」
「是。」

Einsteria輕輕拉起門板上的銅環,敲了敲:「姊姊,是我,Ein。」

沒有回音。

Einsteria嘆了口氣,轉動門把:「失禮了。」

騎士一打開房門,琥珀色的眼很快就捕捉到,在鵝黃色燈光籠罩的房內其中一隅的四柱大床上,那縮成一團的物體。

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呢。
Einsteria心想。

輕輕帶上房門,Einsteria走近床邊,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
柔軟的床鋪,微幅晃動。

「對不起。」騎士開口說著,「我應該要顧慮到妳的感受才是,隨便啟動闇之書是我不對,對不起。」

床上的人影不為所動。

「但是我不後悔。」鐵甲披覆的手指互相交錯,「如果能發揮我的能力,如果能把這份不被祝福的能力發揮到極限,然後結束掉所有的紛爭,姊姊應該就不會再這麼苦惱,我是這麼想的。」

不理會床上的金髮少女是否有仔細聽自己說話,Einsteria一面玩弄手指,一面注視著遙遠的前方,繼續說著。

「父王也好,姊姊也好,甚至是Alejandro君也好,大家都是那麼努力想守護國家,所以我也想幫大家的忙。」

伏在床上的肩膀稍微動了一下。

「吶,姊姊也見識過那些傢伙的戰力了,一個比一個還能打。這種戰力,在我們國家裡,連一個都非常少見,更別說一次有四個。所以,對我來說,身為夜天王或許不是個詛咒,說不定是個禮物,一個可以結束掉一切的禮物。至少,姊姊可以不必像父王那樣親征,至少,我可以代替姊姊上戰場。」

倒映在琥珀色的眼裡,是少女在大殿上強力拒絕大臣們所提出的封印計畫。
是大軍所到之處,飛龍旗幟隨風飄揚的景象。
是四枚總能達成不可能的任務,直接向敵軍喊Checkmate的戰棋。
是深沈、晦暗,像是看盡一切毀滅與絕望的闇紅色。

那傢伙…大概還站在那裡不知變通,一直在原地等我回去吧?
Einsteria腦中忽然竄過那道銀色身影。

算了,戰棋的話,還是別投入太多感情,隨她吧!
如果少數人的犧牲可以換取更大的幸福,不知情、沒感情…或許對他們、對自己而言才是最好的。

「這兩年來隨軍征戰,我看到了許多事情。貧窮、飢餓、戰亂、戰艦、灰暗的天空,這是我所見到的景象,總是不斷在重複的景象。」

騎士閉上眼睛,拳頭微微緊收。

「就像姊姊說的,戰爭這種東西,就只有無聊的上位者才會醉心,醉心到不停開發兵器,醉心到把自己的子嗣拿來改造,為的就只是繼續這場遊戲好打發他們多餘的時間。如果成為夜天王,能讓姊姊的想法有機會實現,能讓整個Belka有機會恢復正常,然後結束掉所有瘋狂的事情,那麼這何嘗又不是件好…咦!」

專注地敘述自身想法的Einsteria,這才注意到有雙手,正牢牢地握住自己的手。
儘管有重重鐵甲阻隔,依舊能令人感受到溫暖的手。

不知何時,金髮少女已從床上坐起。

Einsteria看著那身滿是皺折的白服、略微散亂的金絲,不禁微微一笑。伸手將幾縷垂散在頰邊的燦金色髮絲輕輕繞至耳邊,摸摸那頭柔順的長髮,就像小時候少女常對自己作的事那般。

「為了保護我,為了不讓我連著書本一起被封印,妳才會選擇繼承王位,選擇和大家為敵,選擇和Alejandro君訂婚吧?」
「Ein…」
「所以我答應妳,當妳在聖都成為全Belka的王的時後,我會站在妳的身邊,與妳一起迎接歡呼,看著妳登基,當妳的盾、妳的劍,就像小時候妳保護我那樣。」
「…。」

拉起倚靠在床沿的手,Einsteria豎起小指,逕自勾向對方的小指。

「這是約定。」琥珀色的眼睛非常認真地凝視著那對紅與的異色瞳。

只是少女聽著Einsteria的發言,眉頭是越鎖越深,最後更是直接抽回手:「等一下,這是什麼約定!我有答應嗎?別想用這種方法來迴避妳瞞誆我的事!」

被少女瞪視,有些驚慌失措的Einsteria立刻鬆開雙手,急急地喊了出來:「那是因為我想盡早完成所有的戰事好回家啊,再那樣拖下去很麻煩,所以、所以…」

「噗哧!哈哈哈哈——」少女看著騎士焦急的模樣,很不給面子地笑了出來,接著鉤住騎士的脖子,「妳阿,真的是個笨蛋!」
「…。」

有那麼一瞬間,Einsteria真覺得自己被當成小孩子在耍,琥珀色的眼睛無奈地瞇了起來。

「好,約定我接受了。不過妳欺騙我是事實,沒給個仔細的交代一樣饒不了妳。」少女國王露出堪稱完美的微笑。
「…喔。」

結果,還是在生氣嘛。
Einsteria再度嘆了口氣。

※※※

「所以,就這樣把今早和妳一起回來的女孩子召喚出來了?」

一手靠在交叉重疊的大腿上,一手啣住杯耳,一副悠的態度品茶的國王,和眼前已褪下鐵甲,換上乾淨襯衫,以「正襟危坐」這四個字來形容也不為過的Einsteria談話著。

「嗯,原本就有一點一點在慢慢蒐集書頁以備不時之需,從交戰的人身上…。」講到後來,Einsteria有些囁嚅,偷偷抬眼觀察少女的表情變化。
「喔?這樣阿。」少女輕哼了一聲,繼續瞇著眼,一派輕鬆地酩茶,沒什麼特別反應。

但是Einsteria很清楚,少女現在肯定是氣炸了!

「後來因為麻痺症狀突然發作,一時之間我打不贏對方…就…」垂下頭,垮著肩膀,Einsteria已經做好少女隨時會將那堆不斷累積中的火藥一次點燃的準備。
「傷口復原情況還好吧?聽Alejandro說妳在那場戰役中傷得不輕呢。」

少女放下靠在唇邊的杯子,動作熟稔地替再度空無一物的杯中傾注亮紅又略帶金黃色澤的紅茶,慢條斯理地拿起小湯匙拌了拌。

這樣的動作和問話,登時令Einsteria冷汗直流。

「我怕姊姊擔心,所以我沒有通報…」
「喔?這麼說來,妳認為最後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就不會擔心囉?」紅與的異色瞳睥睨著眼前的騎士。
「不、不是的!我沒這個意思!」
「算了,人現在沒事就好,繼續說吧!」少女隨意地揮了揮手。
「…是。」

發現少女並沒有那個意思要與自己爭論,Einsteria瞬間鬆了口氣。

「對方的能力確實很好,好到就算是Signum,頂多也只能勉強和他打成平手。如果可以,我很想招攬他。」
「喔?叫什麼名字?」少女挑了挑眉,相當感興趣地問著。
「Vincent.Eaglancer。」
「Eag…lancer?Fracian的領主?」
「印象中是這樣。」
「武器是不是把紅色的長劍?」
「是。」
「哼,那傢伙親自上陣嗎?真是有趣。」少女瞇起眼睛,放下原本交錯在右腿上的左腳,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
「所以我才在那種緊急狀況下啟動了她,暫時擊退那傢伙,然後——」
「倒地不起,養傷養了一個月。」少女再度揮揮手,一臉「我早就知道」的表情。
「…這也是Alejandro君說的吧。」Einsteria低聲罵了幾句褐髮青年的多事。

廣的室內沈默了下來。

半响後,少女輕輕放下不停在手上把玩的高雅瓷杯,緩緩站起身,背著雙手,走向拱形的落地窗前,抬頭看向窗外。

「Ein。」
「是。」 在少女離席的同時,就已經做好挨罵的準備的Einsteria,聽見少女喚自己名字後,輕嘆口氣。
「就像我早上跟妳說的,我們是血親,唯一的血親,所以我很不希望我們彼此間有什麼隔閡感,更不是一般的君臣關係。」
「是。」
「但妳這一連串的行為,不管是偷收集書頁也好、偷啟動書本也好,甚至受了傷不讓我知道也好,都讓我覺得自己似乎被妳排除在外了妳知道嗎?」
「…是,我知道錯了。」看著那樣的背影,Einsteria默默地低下頭。
「Ein,對妳而言,最重要的事或許是希望能幫助這個國家,甚至是幫助整個Belka。但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並不是國土能不能迅速擴張,並不是理想能不能實現的問題,而是妳能留在我身邊多久。」
「…。」
「答應我,不要再蒐集書頁了。我已經查過書庫的資料,只要停止所有的蒐集動作,最糟的結果…或許不會出現。」

儘管背對著自己,看不見那張白晰漂亮的臉上有著什麼樣的表情,但Einsteria還是能感受到少女所隱藏的情感。

自責、難過與無能為力的情感。

“那種東西只會破壞,是被詛咒的!難道陛下忘了?不趁早將它封印的話——
“閉嘴!Ein和那些貪婪的傢伙不一樣!她是我的妹妹!那種力量她根本不需要!別再跟我說這件事!”
“陛下,請三思!就算Einsteria殿下不願意,總有一天還是會被那玩意給吞噬啊!”
“不可能!真要到那種時候,我、我會親自動手!!”

少女當時的吼叫聲,直到現在,只要閉上眼睛,依舊是清楚地迴盪在耳畔。

「我知道,我不會讓書本收齊所有的頁數,我也不會讓姊姊難堪。」
「嗯。」
「那、我先離開了。」

Einsteria輕輕拉開椅子,拿起掛在椅背的外套置在手臂上,朝少女微幅鞠躬行禮。

「等一下。」
「是?」
「這個給妳。」少女從衣側口袋裡拿出一個相當精緻的木盒,向後拋給Einsteria。
「這個是…?」

接住後,Einsteria先是低頭看著上頭刻有金色飛龍的外盒,隨後不解地抬頭望向仍舊背對自己的身影。

「『ドラゴン』的『鑰匙』。」

「…姊姊!」Einsteria吃驚地低喊出聲,「妳不是不願意…?」
「拿去吧!那原本就是我讓Gravel替妳製作的東西,只是提早交給妳而已。記住今日和我作的所有約定。『鑰匙』,我給妳了。」

細長的食指順著盒子上頭的飛龍紋路,緩緩向下移動。

被飛龍刻印包覆的盒子底部,有個與闇之書相同的逆十字刻紋。
飛龍的羽翼,完完整整批覆在十字的左右。

少女的心意,早以表彰無疑。
屬於家人,最深、最深的心意。

在那一瞬間,Einsteria感覺到自己的眼眶似乎有些溫熱。

「我不會忘記的,絕對!」
「嗯。」少女輕輕應了一聲。

「吶,姊姊,今晚我能住下嗎?很久…沒和妳一起聊天了呢。」

(To be Continute...)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488-00ac0bfa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