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妄想】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Plus+.星屑の記憶Recollection~II(雷.請自行注意)

2009年08月09日 19:47

第二回-3-

這次是放在八神家的小互動,以及小鬼はやて撿到「老婆」(喂)的地方。
前半段比較輕鬆的內容,還有小鬼はやて說的話,在之後會有相對的反差出現,算是故意安排的橋段(被打凹)

下一回會先切回葛爺爺線,然後準備全力全壞,大概是這樣吧...(轉頭)

以上,請小心食用!(死)

■新曆59年.8月23日
日本.京都府

炎炎夏日,大地一片翠,蟲鳥們唧唧爭鳴。
在古都的某寧靜小鎮鄰近的小丘上,有座古老神社靜靜座落於山林之間。

與鎮上冒著氤氳暑氣的悶熱不同,山林間清新且涼爽。
微風輕輕掠過樹梢枝芽,沙沙作響。

「嘿!」

一名左耳上方的前髮夾著黃色小髮夾,頰邊的髮上繞著紅色緞帶,模樣甚是可愛的小女孩,正開心地在登往神社的坡道上跑跑跳跳。
褐色的短髮隨著小女孩的動作,輕巧自然地上下躍動著。

「喂,はやて,危險啦!不可以用跑的!」

而緊跟在小女孩後方,苦著一張臉的男人,則是不停試圖稍微壓制小女孩滿溢的興奮。

「嗚哇!」

果不其然,話才剛講完多久,小小的身軀就因為地上的青苔,不小心腳底打滑,猛然向後傾倒。
男人見狀,急急忙忙伸長手臂,快速撈起小女孩,緊緊抱在懷裡。

「呦西呦西!就說了,跌倒了吧!」揉了揉小女孩柔順的頭髮,男人無奈地安撫,「還好沒摔倒,不然爸爸就不理妳了。」
「嗚——」睜著濕潤的藍色大眼睛,小女孩一副很委屈,眼淚即將掉下來的模樣。
「好啦,不哭不哭,乖——」嘆了口氣,男人拍拍小女孩的背,「真不曉得像誰,我可不記得我小時候很愛哭又愛搗蛋...」
「是、是,愛哭是像我,調皮搗蛋也像我,不好的都像我,你的都最好。」從後頭走上來的女人輕敲一下男人的頭,對男人扮了個鬼臉,「來,媽咪抱,爸爸討厭,不要給爸爸抱,爸爸壞壞。」
「嗯!爸爸討厭,爸爸壞壞。」吸吸鼻子,揉揉眼睛,小女孩學著母親平時對父親常作的舉動,捏了捏父親的臉,咧嘴大笑。
「嘿嘿。」自丈夫手中接過女兒,女人親了一口女兒的臉頰。

「還說不像咧...明明就一個樣...」一面捂著女兒方才在自己臉上留下的痕跡,一面咕噥著望向正親暱地摟在一塊,兩張相仿的臉緊貼著嘻笑的母女。

時間過的好快吶!
晃眼間三年了,小はやて已經三歲了。

明明才剛從醫院的嬰兒室帶她回家,才剛學會怎麼正確地餵她吃東西、幫她翻身,三更半夜著眼眶起床替她沖牛奶、換尿布,聽見她喊第一聲的「拔拔」、「麻麻」,看她搖搖晃晃地踏出第一步,
現在都已經三歲了,會跑給自己追,也會拿麥克筆畫自己的臉、搗蛋惡作劇了——

很快,就能看到這孩子長高長大,看到她上小學、上國中、上高中然後上大學,成為優秀的大人了吧?

啊,說到長高長大,小はやて的身體狀況一向很好呢,一般小孩子常生的病在她身上很難看見。三年來,進醫院的次數五根手指頭數得出來,頂多犯個小感冒,十分健壯。

當父母的,最大的心願就是看著心愛的孩子健健康康、無病無痛地成長壯,然後幸福無憂地過生活。現在,はやて已經替自己實現了這樣的願望。

這樣就夠了!
一家人能夠快快樂樂、平平安安地在一起,真的已經足夠。

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稍微整理肩上的背包,滿足地望著女兒與妻子的身影微笑。

「隼人?你在幹嘛?再不快點跟上的話,我們就把你丟掉囉。」女人站在上方的台階,回過頭對腳步從方才到現在,絲毫沒有任何移動的丈夫大喊。
「爸爸,快點快點!」小女孩也一手摟著母親的頸子,一手朝下方的父親用力揮手。

——這就是我的家族,我的「家」。
這裡有我愛的人,有與我血脈相連的孩子,我,已經不再是孤單一個人了。

「好!來比賽吧!はやて和媽咪一組,爸爸自己一組,我們來比賽,看誰比較早到最上面!」男人愉快地三步併兩步,小跑步追了上去。
「耶?不公平啦!你偷跑!」
「對啊!爸爸偷跑!不算!」
「哈哈哈!不管不管,輸的人今晚要洗碗筷,開始!」
「隼人!...唔,真是的!」
「媽咪加油!要贏過爸爸喔!」
「好,媽咪會加油的!今天一定要讓爸爸洗碗!」
「「Fight——Fight!!」」

這是八神家平凡的下午。
一個屬於全家人共處,沒有多餘的瑣事,也沒有無謂的喧囂,平凡又幸福的假日午後。

「嘿——
「跑慢點!別又摔倒了!」隼人朝著女兒大喊。

根本沒在聽嘛,那孩子。
嘛,算了,由她吧!過度保護也不是什麼好事。

揉揉眉心,隼人看著在中庭追著鴿子到處跑的小小身影嘆了口氣。

一登上小丘頂端,小はやて立刻開心地東奔西跑,四處張望以找尋新奇的事物,隼人則是牽著ユキ的手,在廣的神社前庭一角坐了下來。

「好快呢...」
「嗯?」
「我說時間過的好快呢,還記得不久之前,我們才剛剛見面,對彼此都還不熟識呢。」隼人的視線跟隨著小女兒興奮的身影移動,面帶笑容地緊握住那雙白晰的手,「現在はやて都這麼大了...」
「是呢,當時我們都還很年輕、很懵懂,你臉上的皺紋沒現在這麼多呢。」ユキ笑著摸了摸隼人眉心,「也沒想過會和你在一起,會有はやてちゃん...」
「啊哈哈哈,後悔了?」隼人得意地大笑起來。
「嗯,後悔極了!」ユキ反轉被握著的手,故意性地用力拍了一下隼人的掌心。

兩人相視而笑。

微帶熱氣的南風徐徐,蔭不停微微晃動。
夏季花朵的香,一陣又一陣。

那是花香,還是緊靠在身旁的那人所散發的味道呢?
有些分不清了呢,幸福的味道...

——這種幸福,請讓它一直持續下去吧!

「媽咪妳看、蟲蟲!」

小女孩興奮地跑到母親的跟前,像是獻寶般伸出小小的拳頭。

「嗯?蟲?在哪...」
「在這裡!的、肥肥的,很可愛耶!」只見一隻全身油油,帶著褐色斑紋的毛毛蟲,正在小小的掌心裡緩慢地抬頭、移動。
「哇、哇啊!!隼、隼人!快叫はやてちゃん把手、手上的東西扔掉啦!」女人一見到小女孩手中的小玩意,嚇得緊摟著丈夫的頸子用力搖晃,聲音也隨之提高了八度有餘。
「咦?媽咪不喜歡?牠很可愛啊。」小女孩睜著骨溜溜的海藍色大眼睛,先是低頭看看掌上的小客人,再抬頭不解地看著被嚇得花容失色的母親,以及在一旁偷笑的父親,「不能養牠嗎?」
「可能不行,因為蟲蟲找不到牠的媽咪和爸爸會哭哭的。」輕拍那雙緊攀在自己頸上的手,隼人拼命忍著滿腹的笑意,輕聲對女兒說著。
「牠會哭哭?」微歪著小腦袋,小女孩認真地盯著掌心裡的小生物。
「嗯!就跟はやて找不到媽咪和爸爸會哭哭是一樣的喔。來,乖,我們帶牠回去好嗎?」摸摸女兒的頭,隼人微微一笑。
「...嗯!」海藍色的大眼睛看著父親,用力點一下頭。

於是,一大一小的身影就此展開護送小客人回家的行動。
領頭的小女孩一路拉著父親的大手,走向神社最邊緣的矮樹叢,回到發現那隻小傢伙的地方,然後輕輕將牠放到翠的嫩芽上。

「掰掰,蟲蟲。」小女孩朝小毛蟲揮揮小手,童稚地向牠道別。
「嗯,蟲蟲掰掰。」隼人也跟著蹲下身子,輕輕摟住小女兒,一起揮了揮手。

《あ…ある…》

突然間,小女孩聽見樹叢裡似乎有什麼人在輕聲呼喚的聲音。
輕輕柔柔、有些飄渺虛無,卻又相當耳好聽。

《じ…あ…るじ…》

聲音持續著。

「爸爸,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小女孩抬頭望著父親,困惑地問著。
「嗯?聲音?什麼聲音?」隼人站起身,牽起女兒的手。
「我聽到有人在說話!」
「在哪?」看著女兒認真的小臉,隼人再度蹲下身子,一手搭在女兒的肩上,一手輕輕擦拭女兒臉上的汗水。

《あ…るじ…我が…》

聲音越來越清晰。

「在那!」小女孩伸出右手,直直地指向樹叢深處。
「那裡會有人嗎?」隼人順著女兒手指的方向看去,相當納悶。
「嗯!」小女孩非常認真地點點頭。
「可是...」

正當隼人為難地看著樹叢深處,不曉得該不該聽信女兒的說詞時,小女孩已經甩開父親的手,鑽進樹叢。

「啊!等一下!はやて!!はやて!!!」

不顧父親在後方的呼喚,小女孩沿著聲音的來處,繼續向前跑著。

《我が…ある…じ…》

聽得見!
聲音很接近!
是個大姊姊的聲音!

《我があるじと…》

——就在前面!!

《リンク完了…》

當小女孩穿過樹叢,聲音隨即軋然而止。
然後,幾道模糊的影像閃過小女孩的腦中。

一個金色的十字,以及銀白色的光波。

小女孩先是甩了甩頭,再睜著靈動的海藍色大眼睛,環顧著四周,試圖找尋聲音的來源,卻沒有看見任何一個有可能是聲音主人的人。

「唔,沒有嗎?」撓了撓稚嫩的臉頰,小女孩困惑地低頭看了看周遭。
然後——

在一旁的大樹下,有一本大書。
那是一本有著漂亮的黃金十字紋章、散發沈穩色彩的深褐色書皮,周身充滿古老氣息的大書。

小女孩好奇地走上前,蹲下矮小的身體,伸手碰了碰書皮上的十字紋章。

「金色的,好漂亮...」

輕輕捧起書本,小女孩拍拍上頭沾染的泥巴,小心翼翼的擦拭一下金色十字紋章。

「很漂亮的書耶,是誰不要了嗎?」小女孩嘟起嘴,手指輕輕沿著十字紋章的條理劃了劃,「唔,都髒髒的了。」

「はやて!!!」
「啊,爸爸!」

看見父親焦急地往自己的方向跑來,小女孩立刻伸長手臂,朝父親大力揮手。

「はやて——!」追在後頭趕來的隼人一見著女兒的小小身影,馬上急急地跑上前緊緊地抱住小女兒,鏡片後方的翠色眼睛隱約看得見閃爍的淚光。
「爸爸——」被緊抱住的小女孩拍拍父親有些序亂的褐髮,順手取下髮上沾附的樹葉。
「笨蛋!妳這樣亂跑,要是被壞人抓走怎麼辦!?」隼人的下顎緊貼著女兒幼小的肩膀,像是害怕她會突然不見般牢牢抱著那副小小身軀。
「不怕~因為爸爸一定會來帶我回家!爸爸不會丟下はやて的!」露出個大大的微笑,小女孩摸摸父親的頭,「嗯!所以不怕!」

聽見女兒純真的童言童語,隼人先是楞了一下,隨後是哭笑不得握住在自己頭上亂摸的小手,原本想好好臭罵她一頓的想法瞬間滅了一大半。

算了!孩子沒事就好了。

無奈地嘆了口氣,隼人不自覺地伸手撫了撫眉心。

「結果呢?沒看見?」

牽著女兒的手,父女兩人慢慢走出樹叢。

「沒有。」輕輕搖了搖頭,小女孩興奮地捧起書本,「可是我撿到這個喔!」
「嗯?書?」推了推眼鏡,隼人納悶地看著女兒手上,雖有些老舊卻十分精緻的書本。

——上頭還有著像是鎖的金色鍊條。

「很漂亮吧!」
「嗯...很漂亮...」

——也很詭異。
隼人莫名地打了個寒顫。

「爸爸,我可以帶它回家嗎?」
「...嗯,如果沒人要的話。」

知道女兒也和自己一樣愛書,也能理解喜歡上一本書的心情的隼人,在遲疑片刻後,勉為其難地點頭答應了女兒的請求。

這一天,正是8月23日,命運的齒輪重新轉動的日子。

只是,任誰都還不知道,巨大的洪流即將席捲而來的事實——



(Recollection~II~.END)



コメント

  1. 冰斗湖(百分之兩百是個小小的隊長) | URL | 3Z1bZgZ2

    課長大人要展開了(抖抖) 課長大人搞這麼溫馨果然是別有目的

  2. leoheart | URL | yNkD6PME

    > 課長大人要展開了(抖抖) 課長大人搞這麼溫馨果然是別有目的

    希望後面到時候能的好一點,能好一點的話,八神爸就有可能當個好爸爸了XDDDDD|||(被打爛)

    不過...以我的腦袋...應該有點難度就是了...(轉頭)

  3. 竹葉 | URL | EBUSheBA

    >>說不定那隻其實是狸貓爸也說不定,反正都是褐色的...(被拖走)
    如果是狸貓爸的話應該不會抱歉被女同事差別待遇吧(認真)

    >>例如櫻桃小丸子和爺爺嗎XDDDDDDD
    八神爸絕對會哭的XDDDDDDD

    >>小哈應該是那種會主動製造樂趣的好對象的說XDDDDDDDD
    不過兩人鬥嘴的話大Rein說不定講不贏小哈的XD

    >>其實...小哈沒撿回去也沒用@@
    >>念動核已經開始連接,應該說書已經在那裡等小哈過去拿了,只是早跟晚而已@@
    >>在人煙稀少的地方,一般人找不到,會找到的就只有那隻倒楣鬼
    因為這個看起來和冥王找到雪貂的情況很像,所以搞錯了=_=b

    >>(這麼說的話...有點像是會鬼故事裡娶到鬼老婆的就只有特定的衰鬼一樣*被雙重碟阿伯*)
    鬼老婆當然要找個衰鬼來當老公,就像狸貓王要找狸貓王后當老婆

    >>說不定是兒子的話就不會那麼衰了XDDDDDD(爆)
    不過如果是兒子的話,那個黃金版(啥)就只能玩出Bad End了XD
    雖然現在的不算Good End,但最少也是Normal End了@_@

    >>(只是手糟糕的話就好笑了wwwwww*被拖走*)
    是兒子還敢這麼糟糕的話那就應該抓去和博士關在一起了XD|||

    >>這就是為什麼狸貓王後來腰椎很差的原因了?因為該被踢爛的都爛了www(筆記筆記)(被拖出去扔)
    狸貓王:「難怪明人都說生過孩子以後腰椎都會變差,沒想到原來是真的」(誤很大)

    >>王后:「這叫公平!總不能讓罪魁禍首在那裡樂得輕鬆吧?(瞪)」(喂)
    罪魁禍首XDDDD這個的責任應該是一人一半的吧XDDDDDD

    >>不過有可能不會罵,而是直接一拳...wwwwww||||||(抖)
    打是情罵是愛,打者愛也...不過王后的「愛」不知道狸貓王能承受多少就是了XDDDD

    >>可帶衰都會帶衰到另一半阿XDDDDD
    >>所以該保重的是阿基特吧?XDDDDDDDD(被燒)
    不過暫時來說阿基特遇到小Rein後好像都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所以大概是現在全家族的衰氣都匯聚在大家長身上XDDDD|||

    >>可送給夏媽媽的話...誰要吃那個可怕的成品?(抖抖抖抖抖)
    除了阿爸還能是誰?@@

    >>說不定小狸貓還在抗議說:「每次都走走停停,我頭都暈了!我原本應該更聰明的才對!」(被打)
    還要再聰明一點其他人不是更加遭殃了?XD

    >>嗯,這邊一連串的設計就是儘量讓都築的鬼設定稍微合理一點點@@
    替都築完這個坑還真是要很費力,因為原本的情形實在是太不付合常理了Orz

    >>一名褐色短髮,左耳上方的前髮夾著紅色小髮夾,頰邊的頭髮繞著黃色緞帶
    別了小髮夾還系上緞帶了//////
    總覺得這對爸爸媽媽平日一定會花不少時間在女兒的髮式和衣服上了XD(應該也很好玩?XD)

    >>「真不曉得像誰,我可不記得我小時候很愛哭又愛搗蛋...」
    三歲以前就這麼愛搗蛋,之後過著一個人的生活時變得恬靜下來,
    闇之書事件結束後,再次感受到家人和朋友的溫暖後這種搗蛋的個性又再溢出,
    現在看似幸福的生活之中,還是有一絲兩絲讓人揮之不去的遺憾...

    >>小女孩學著母親平時常對父親作的動作,捏了捏父親的臉
    連女兒都敢這樣捏,這爸爸平日不是太寵女兒就是很沒地位吧XD
    不過一邊被女兒捏一邊被媽媽捏的爸爸說不定會覺得很幸福~

    >>現在都已經三歲了,會跑給自己追,也會拿麥克筆畫自己的臉、搗蛋惡作劇了――
    (腦內補完)八神爸被女兒畫完臉後還能跑到老婆身邊撒嬌要老婆幫擦臉wwwwww

    >>很快,就能看到這孩子長高長大,看到她上小學、上國中、上高中然後上大學,成為優秀的大人了吧?
    >>啊,說到長高長大,小はやて的身體狀況一向很好呢,一般小孩子常生的病在她身上很難看見。
    >>一家人能夠快快樂樂、平平安安地在一起,真的已經足夠
    這邊寫得越美滿,就越有讓人痛惜的感覺,抬得越高摔得越重Orz
    有時真的會想如果大Rein沒選中小哈的話該有多好,
    換個角度去想,這孩子其實是一出生就背負起了要拯救騎士團和解放夜天之書的責任,
    而且還是不成功便成仁那種=_=

    >>「好,媽咪會加油的!今天一定要讓爸爸洗碗!」
    八神媽:「沒關係,如果爸爸贏了的話我們家今天就外出去吃飯(微笑)」

    >>「是呢,當時我們都還很年輕、很懵懂,你臉上的皺紋沒現在這麼多呢。」ユキ笑著摸了摸隼人眉心
    >>「嗯,後悔極了!」ユキ反轉被握著的手,故意性地用力拍了一下隼人的掌心。
    很喜歡這種夫妻間的小舉動
    即使簡簡單單,卻要比長篇大論地描述兩人的感情來得更真摰感人許多...

    >>兩人相視而笑。
    太浪費了XDDD這種時候當然要把老婆的頭挨在自已的肩上才夠浪漫啊XDDD

    >>「在這裡!的、肥肥的,很可愛耶!」
    >>「不能養牠嗎?」
    這孩子的審美觀真的是...與眾不同XDDD

    >>「哇啊!!隼、隼人!快叫はやて把手、手上的東西扔掉啦!」
    這次顯然是八神爸的遺傳了XDDD

    >>嚇得緊摟著丈夫的頸子用力搖晃
    如果換成是狸貓王后的話,應該早就能聽到很大的一聲「咯喏」了XDDDDD

    >>「可能不行,因為蟲蟲找不到牠的媽咪和爸爸會哭哭的。」
    >>「不怕~因為爸爸一定會來帶我回家!爸爸不會丟下はやて的!」
    插旗了

    >>上頭還有著像是鎖的金色鍊條。
    >>「...嗯,如果沒人要的話。」
    這麼奇怪的書也要撿回家嗎Orz
    而且要撿書也不先看一下內容吧XD
    撿回去後才發現原來是糟糕本的話就有得向八神媽解釋了XDDDD

    >>希望後面到時候能的好一點,能好一點的話,八神爸就有可能當個好爸爸了XDDDDD|||(被打爛)
    現在的八神爸已經是一個很好的爸爸了(擦淚)


    又來加重回覆的負擔了XD|||(被扔出去)

  4. leoheart | URL | MiYcJSuA

    先回一半XD

    >>如果是狸貓爸的話應該不會抱歉被女同事差別待遇吧(認真)

    狸貓爸的反應會像狸貓一樣,自己主動去搭訕?XD(爆)

    >>八神爸絕對會哭的XDDDDDDD

    小哈:「要哭的是我吧!!我哪裡像那個阿宏啊!(瞪)」(大笑XDDDD)

    不過不知道那隻狸貓下班後會不會真的像櫻桃小丸子他爹那樣就是了XDDDDD

    >>不過兩人鬥嘴的話大Rein說不定講不贏小哈的XD

    不見得阿XDDDDDD AS最終話小哈可是被大Rein一句話給堵回去阿XDDDD
    而且講不贏小哈的話只要假裝生氣一下,那隻小哈就會自動認輸了XDDDDDDDD

    >>因為這個看起來和冥王找到雪貂的情況很像,所以搞錯了=_=b

    對,很像。
    雪貂當初是用米式的念話求救,而本身擁有資質的冥王自然就被吸引過去。
    這邊的設計也有點像,在那種鄉下地方,擁有魔法資質的人可能就只有小哈,
    正巧魔力波長又吻合,就聽到了古貝爾卡式的思念通話,所以就直接被大Rein挑選為老公(喂XD)主人

    因此才說,除了小哈以外,當地沒人聽得見大Rein的聲音,就跟除了冥王以外,沒人聽的到雪貂的求救是一樣的@@
    所以就算當時小哈沒過去,總有一天也會走近,一接收到訊號念動核馬上就開始連結,然後...(攤手)

    這邊其實我沒有寫清楚,我在想想要怎麼補述比較完整好了@@

    >>鬼老婆當然要找個衰鬼來當老公,就像狸貓王要找狸貓王后當老婆

    就很像那種在路邊放紅包,會撿的就是那特定的人,然後就被鬼老婆抓去當老公的感覺XDDDDDDD||||
    所以這算是機緣吧,會被選中。
    也剛好就是這個機緣,夜天之書才能完全脫離詛咒,騎士們才能得到重生的機會,
    真該說大Rein很會挑嗎?XDDDDDD剛好就挑中這麼一隻笨笨呆呆的蠢小狸貓(爆)

    >>不過如果是兒子的話,那個黃金版(啥)就只能玩出Bad End了XD

    說不定會真給他玩出Good End阿XDDDDDDDDD
    只是帶大Rein回家的方式可能要改一下,頂多只能像那隻狸貓那樣打嘴砲,
    而不太適合動手(喂)要求抱抱?XDDDDD因為會被當淫獸...(拖

    >>雖然現在的不算Good End,但最少也是Normal End了@_@

    現在就算是一般的非完美結局(Normal End),至少主角沒趴掉(被打),
    就不曉得IF篇能不能真的玩出Good End了...>"<(掩面)

    >>是兒子還敢這麼糟糕的話那就應該抓去和博士關在一起了XD|||

    看到某歐了嗎wwwwww要是真那麼糟糕的話,就算長的帥可能也沒用了XDDDDDDDDD

    >>狸貓王:「難怪明人都說生過孩子以後腰椎都會變差,沒想到原來是真的」(誤很大)

    狸貓太子(誰):「...其實我覺得老爸你的腰椎沒被踢斷,媽已經很手下留情了...(轉頭)」
    狸貓王:「你以為是誰害的阿!(瞪)」(被打)

    >>罪魁禍首XDDDD這個的責任應該是一人一半的吧XDDDDDD

    因為狸貓王把人家白色狸貓帶回家阿XDDDDDD
    所以之後狸貓王就要負責幫小狸貓把屎把尿,半夜起床沖牛奶換尿布,然後早上背著他上早朝XDDDDDDDDDDDDDDD

    >>打是情罵是愛,打者愛也...不過王后的「愛」不知道狸貓王能承受多少就是了XDDDD

    ...保重(看著那華麗的肌肉抖了一下)(喂)

    狸貓王應該...會甘之如飴、樂在其中才對...
    畢竟晚點上藥的時候可以賺到一點服務...大概(轉頭)(喂)

    >>不過暫時來說阿基特遇到小Rein後好像都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所以大概是現在全家族的衰氣都匯聚在大家長身上XDDDD|||

    這就是當家長的作用阿XDDDDDD|||
    全家的衰氣都要由她來背,不然那隻狸貓就沒有孫子孫女可以抱了wwwwwww(喂)

    >>除了阿爸還能是誰?@@

    阿爸:「炸飛啦,給你吃...(轉頭)」

    >>還要再聰明一點其他人不是更加遭殃了?XD

    例如搗蛋的把戲更刁鑽、手更糟糕?XDDDDDDDDD
    要先替阿爸他們禱告嗎?XDDDDDDDDDDDD

    >>替都築完這個坑還真是要很費力,因為原本的情形實在是太不付合常理了Orz

    很多地方不合常理,真的(死)
    要想一些盡量比較合理的方式來處理沒人領養、照顧小哈的鬼問題(轉頭)
    看看哪天都築會不會心情好,自己把這個坑給補上了=3=
    (好想看官方的八神爸和八神媽到底是怎樣的人的說>"< 因為是岳父岳母...*被拖走*)

  5. leoheart | URL | yNkD6PME

    另一半(喂

    >>別了小髮夾還系上緞帶了//////

    這個不就是小哈的招牌嗎XDDDDD從小到大都沒變阿XDDDDD
    下官只是稍微把顏色對調一下而已(巴)

    原本有在想,要不要像咲小時候那樣綁兩個小辮子咧XD

    >>總覺得這對爸爸媽媽平日一定會花不少時間在女兒的髮式和衣服上了XD(應該也很好玩?XD)

    然後打扮完還拍照,以後拿來虧女兒用是吧XDDDDDDDDDDDD

    八神爸:「不對啦!這邊要綁個小蝴蝶結才對阿!」
    八神媽:「你個頭咧!蝴蝶結要綁這邊!沒審美觀!」
    小狸貓:「...。」

    >>三歲以前就這麼愛搗蛋,之後過著一個人的生活時變得恬靜下來,
    >>闇之書事件結束後,再次感受到家人和朋友的溫暖後這種搗蛋的個性又再溢出,
    >>現在看似幸福的生活之中,還是有一絲兩絲讓人揮之不去的遺憾...

    小哈在我的感覺裡皮皮的,很像那種坐不住,沒辦法下來的小孩,總是會想辦法找事情作。
    如果身體能行動自如的話,大概會是那種好動,有時候會讓父母哭笑不得的小搗蛋鬼了XD

    >>連女兒都敢這樣捏,這爸爸平日不是太寵女兒就是很沒地位吧XD

    其實可以捏回去的(爆)父女兩個互捏XDDDDD(喂)
    不過這應該也有多少表達一些八神爸受女兒喜歡了吧...大概@@(抓頭)

    >>不過一邊被女兒捏一邊被媽媽捏的爸爸說不定會覺得很幸福~

    主要是捏他的,一個是漂亮的人妻,一個是可愛的小蘿莉吧?XDDDDDDDDDDDDD

    >>(腦內補完)八神爸被女兒畫完臉後還能跑到老婆身邊撒嬌要老婆幫擦臉wwwwww

    八神媽:「喔,幫你擦是吧?好阿!www(拿出松香水)」(被打)

    >>這邊寫得越美滿,就越有讓人痛惜的感覺,抬得越高摔得越重Orz

    會不會真的有寫好還不知道...也許會被拖出去圍毆也說不定=3=|||||

    >>有時真的會想如果大Rein沒選中小哈的話該有多好,

    跟冥王撿到雪貂、得到心彈珠、和所有的好友與學生見面是相同的感覺,命運!(被打凹)
    不過大Rein要是沒選中小哈,現在的小哈或許就不是小哈了@@(←你在說啥)
    可能只會是個很平凡的小孩,說不定比平凡人還平凡(喂喂喂喂XD)
    雖然這樣,小哈也許就可以不必那麼衰又那麼勞碌命,隨性平凡過生活...
    只是誰知道咧?說不定大Rein沒選中小哈的話,小哈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甚至是被選上以後才有更好的人生也說不定哩orz

    >>換個角度去想,這孩子其實是一出生就背負起了要拯救騎士團和解放夜天之書的責任,
    >>而且還是不成功便成仁那種=_=

    這叫做天將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不得好...(喂喂喂喂喂喂)

    >>八神媽:「沒關係,如果爸爸贏了的話我們家今天就外出去吃飯(微笑)」

    八神爸:「可以阿,妳買單wwwwww」(被打凹)

    >>很喜歡這種夫妻間的小舉動
    >>即使簡簡單單,卻要比長篇大論地描述兩人的感情來得更真摰感人許多...

    是因為我很懶,懶得寫描述阿XDDDDD||||寫這種感情描述很累人的(死)
    所以就用最快的方法快速帶過(被打凹)

    >>太浪費了XDDD這種時候當然要把老婆的頭挨在自已的肩上才夠浪漫啊XDDD

    那這樣女兒跑過來的時候,這兩隻要怎麼回答女兒的問題?wwwwwwwwwwwwwwwww

    小狸貓:「阿咧?你們在幹嘛?」(巴)

    >>這孩子的審美觀真的是...與眾不同XDDD

    不知道怕不怕蟑螂和老鼠(喂),要是抓這兩樣東西去給媽媽看的話...wwwww(笑趴)(巴)

    >>這次顯然是八神爸的遺傳了XDDD

    八神爸:「我的遺傳頂多抓毛毛蟲,她的遺傳是會抓更糟糕的東西!(認真)」(被拖出去扔)

    >>如果換成是狸貓王后的話,應該早就能聽到很大的一聲「咯喏」了XDDDDD

    那這樣小狸貓太子(誰阿)就要準備繼位了wwwwwwwwwwwwwwwwwwwwwww(被打)

    >>這麼奇怪的書也要撿回家嗎Orz

    八神爸:「因為上面有黃金!(認真)」(被拖出去圍毆)

    >>而且要撿書也不先看一下內容吧XD
    >>撿回去後才發現原來是糟糕本的話就有得向八神媽解釋了XDDDD

    糟糕本找上糟糕狸貓...好、好登對!wwwwwwwwwww

    八神媽:「解釋什麼?直接把這張簽了就好了wwwww女兒歸我wwww(遞離婚協議書)」(喂)

    >>現在的八神爸已經是一個很好的爸爸了(擦淚)

    八神媽:「那是因為你們沒看到這傢伙平常在家的樣子=3=」
    小狸貓:「對阿!每次都跟我搶媽咪!(瞪)」(喂XD)

    >>又來加重回覆的負擔了XD|||(被扔出去)

    反正打混...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被上司拖出去扔)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01-9a0763f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