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妄想】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Plus+.星屑の記憶Recollection~Ⅳ(上)(雷.請自行注意)

2009年08月25日 00:00

預計再一回+一篇後日談,差不多就結束了=3=
依照既有的官方設定以及我流的流程,下一回八神爸和八神媽就該說掰掰,下台一鞠躬了(被打)

八神爸的公司,主要是為了配合葛爺爺所在的「英國」,以及對相關疾病的問題所設定。

至於はやて在這篇裡的疾病設定,我鎖定是在「運動神經元疾病」。
運動神經元疾病有很多種,其中最知名的就是「脊髓側索硬化症(ALS/MND)」,即俗稱的「漸凍人」,不過上網找尋一些資料,發現はやて小時候病情其實很亂,一點都不像典型的四種神經元疾病。

首先,はやて只有腳出現異常,手並沒有,反而還很靈巧,也沒有喪失言語功能,咽喉的部分看起來也沒什麼吞嚥的問題,發病的年紀也過小,
也難怪當初石田醫生會無法判定はやて到底生什麼病,只能針對神經元疾病的相關症狀下去下藥以及治療,例如核磁共振、電腦斷層掃瞄之類的東西,這個在AS SS02裡有提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運動神經元疾病一般來說,除了遺傳、中毒外,很多的原因到現在都還沒辦法釐清,
不過最終的現象確實就是心肺功能失常而致死,當年はやて就是因為心肺部分的肌肉出現問題被緊急送醫,
也因此站在醫學角度來說,這小孩的雙腳無力、逐漸發生麻痺以至無法自主行動的情況,初步診斷、掃瞄結果如果不是小腦有問題(EX日劇裡「1リットルの涙」),大概會被歸在運動神經元異常,而這兩種病...不管哪個都是絕症沒錯@@
對家長來說,子女出了這種問題,肯定是既心急又心碎,
所以整個第四回,焦點就在於八神爸選擇為了女兒捨棄掉大有前途的工作,與八神媽一起陪在女兒身邊的心情,總之就是一整個狗血=3=

以上,不准打人=3=

---------------------------------------------------------------------------------



■ 新曆59年10月6日
時空管理局.無限書庫

「嗚喔,不行,還是找不到資料...アリア,妳那邊呢?」

一頭玫瑰棕色短髮的少女不耐煩地一面抓頭,一面翻著資料,最後索性關掉虛擬視窗螢幕,雙手環胸,盤腿飄浮在空中,頭頂上兩個毛茸茸的大耳朵不時上下晃動著。

「沒有,都沒有說到底要怎麼切斷念動核的連接...」另一名也是有著玫瑰棕色髮色的長髮少女,無奈地嘆了口氣,「完全都沒搜尋到。」

リーゼロッテ與リーゼアリア,ギル・グレアム的貓使魔,奉グレアム的指示前往時空管理局的無限書庫,找尋關於念動核的相關資料已有一個月有餘。

「書庫的書目資料亂七八糟,要找的東西也不是什麼尋常的玩意,傷腦筋了。」
「嗯,尤其是牽扯到Lost Logia...」

五年前,曾經擔任第十三次闇之書事件總指揮官的グレアム,因故折損一部巡航L級戰艦,以及一名提督,引咎自前線退役、轉往後勤任職。
然而,為了實現自己在部屬的葬禮前許下的諾言,退居後勤的グレアム,仍藉由現役搜查官ロッテ到各地執行搜查任務時的空檔,私底下進行闇之書的搜索,亦擬定許多的作戰方式,可謂是作足了準備。

剩下的,就等「最後」的闇之書主人繼任。

「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嗎?」ロッテ順著螺型階梯,抬頭望向不知盡頭在何處的天頂交會點,「父親大人所有的計畫,幾乎都已經...」
「嗯,真的是完全沒想過新繼任的主人,居然會是那麼小的小傢伙。」アリア右手扣住左臂膀,放鬆身子,在無重力狀態下上下漂浮。

實在太出人意料之外,和預計的情況相差太多!

グレアム在得知此次闇之書所選中的對象只是個孩子時,當場垮下肩膀倒抽口氣,因為查遍所有有過紀錄的事件資料,從未有如此的個案。

根據以往的紀錄所顯示的,清一色都是擁有行為自主能力的成年人,更甚者,也多半都是具有強烈慾望的野心家,對於自身所造成的破壞與殺戮毫不在意的人比比皆是。也因此,在面對這樣的敵手,雖然有相對的困難,卻還不至於背負良知的苛責。

但是這次的玩笑真的開太大了!對象居然是個年僅三歲的孩子!

「要是這次的主人和上次的一樣,是個神經病的話不是很好解決嗎?」摸摸垂在後方的尾巴,ロッテ相當認真地說著。
「神經病什麼的...有點...」在聽見ロッテ的說詞後,アリア小小反駁了一下。

レウィン.バンジェミン,File Number OI-821097685,第十三次闇之書事件的主謀者,第82管理世界出身。
或許和第82管理世界的階級制度有關,處於最下層奴隸階級的レウィン,長相雖稱的上是十分清秀,心靈卻有極大的扭曲。長期飽受不平等對待的生活環境,導致他在意外得知自己握有巨大力量後,以近乎變態的兇殘手法報復所侍奉的主人一家。
藉由殺人以宣洩不斷累積的憤怒情緒後,レウィン第一次感受到「屈辱」與「臣服」所帶來的快感,竟在不知不覺中食髓知味,從此沈醉於虐待與殺人的行為。
於是精神狀況陷入異常的他,為了能在他人的哀嚎求饒聲中獲得愉與滿足,命令騎士系統四處燒殺擄掠,展開耀式的報復攻擊來收集書頁,所到之處,盡是慘不忍睹的破壞與殺戮。

也因此,征服世界什麼的,對レウィン而言,其實只是用來彰顯力量的附加品。
蒐集書頁的最終目的,就只是想殺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補償與快樂。

——變態。
腦袋絕對有問題。
完全無藥可救的神經病。
跟那本書一樣,都是該回地獄去的魔物。

這是ロッテ對レウィン的評價。

「難道不是嗎?反正那變態都死了,有什麼關係?妳就是心腸太好,老是有一些不必要的同情心。」ロッテ瞪了アリア一眼,「總之,如果這次的主人也是個和他一樣的神經病,那我們就不必在這裡替那小鬼想辦法,父親大人也不必頭痛,爽快一點,直接抓來扔進時空裂縫就行啦!」
「...只能說我們被那本狡猾的書給徹底擺了一道。」アリア苦笑了一聲,「所有的作戰計畫可以說是完全癱瘓,不過...」
「嗯,就是那個『不過』。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吶!」ロッテ抬頭望向書庫天頂的盡頭。

——是的,是危機的話,同時也是極大的轉機!
只要狠得下心,一切的一切,很快就會在不知不覺中全部落幕。

反正那孩子、八神はやて也注定早夭。
因為「侵蝕」從那一刻起,就已經開始蔓延了。

小小心願。

一個期待最心愛的孩子可以無病無痛,快快樂樂長大成人、一個盼望終有一日,能夠笑著目送孩子牽著另一個人的手,幸福地展開人生旅途的小小心願。
然而,這樣的心願,在巨大的洪流前,卻是那樣的不堪一擊、那樣的脆弱無力。
想守護、想扭轉,殘酷的命運齒輪仍舊不停地轉動。


那是個,再也無法實現的小小心願——


~Plus+.星屑の記憶Recollection~Ⅳ


■ 新曆61年.12月11日
日本.京都府.英屬Red Arrow製藥廠

「隼人,你當真要這麼做?」

廣且明亮的辦公室內,一名有了點年紀的男人坐在木製大桌前,一手按著深鎖的眉頭,一手捂著下顎,非常為難地瞪著放置在桌面上的辭呈。

「是。」

另一名戴著銀框眼鏡,外表打理得相當整齊,略帶點青少年稚氣的褐髮男人輕輕應聲回答,以往總是神采奕奕的眼神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濃厚的疲倦,以及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憔悴。

「...呼,為了ちび子※註一?」

沒有出聲,褐髮男人只是默默地點點頭。

「ちび子的狀況還好嗎?」
「...現在還算穩定,不過什麼時候會惡化都是未知數...」

褐髮男人勉強扯動僵硬的嘴角,想逼迫自己多少露出些許的微笑,然而無論如何努力,就連一絲笑容都擠不出來,
唯一牽動的,是這幾天下來,偷偷摟著昏睡中的女兒,不曉得已經落下多少次的淚水。

「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後輩難過的樣子,中年男人站起身,走近隼人的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麼需要,請一定要開口。」
「我知道,」稍微抹去眼角隱隱泛起的淚光,隼人打起精神回應,「謝謝部長的愛護與照顧。」
「藥物方面我再試著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及早開發出,否則老天對ちび子也未免太不公平...」

記憶中,ちび子是個活潑、不怕生,長相十分可愛的小女孩,舉手投足間充滿乃父之風。
雖然只有五歲,卻相當伶牙俐齒,就連自己有時候都會被她給搏倒,只能在一旁吹鬍子乾瞪眼,是個十足十的鬼靈精。
也因此每每隼人帶她到公司來作客時,都能看到這位討喜的小客人身邊圍著許多人,平時拘謹的辦公室內亦充滿不少歡笑聲。

如果能夠正常、健康地長大,這孩子肯定會相當有成就,說不定還會超越她的父親。
可是,這樣的孩子,卻...

——這就是得到越多上天給予的眷顧,就越容易受到命運的嫉妒嗎?

事情追溯到三個多月前。

那一天,難得返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的隼人,發現從外頭回來的小女兒全身傷痕累累,手腳上有著不少擦撞傷,連帶下顎也受了傷。
心疼之下,隼人輕輕抱起小女兒,讓她坐在自己腿上,接著打開藥箱,小心翼翼地替女兒清理傷口。

「怎麼了?小搗蛋鬼,怎麼到處都是傷?跟別人打架?」伸出空著的手,碰了碰女兒因為疼痛而微微皺起的小巧鼻尖,隼人有些不捨。
「才沒有呢,摔倒而已。」

小はやて露出大大的微笑。
只是這一張嘴,隼人立刻發現小女兒的牙齒少了一顆,從缺口看來,也不是換牙所造成的。

「等、等一下,小搗蛋鬼,妳牙齒怎麼了?」捧起女兒的臉,隼人擔心地望著那雙靈動的海藍色大眼睛,開口叫喚妻子的名字,「ユキ?」
「嗯?」正在廚房忙著的ユキ聽見丈夫的呼喚,探出頭,困惑地望著丈夫。
「ユキ,妳有印象小搗蛋鬼的牙齒怎麼斷的嗎?」隼人輕輕扣住女兒的嘴角,拉開,指著有明顯缺牙的位置。
「前天,前天她滿嘴是血回家,我帶她上醫院去處理——」稍微抹乾手,ユキ走向客廳,隨即注意到小女兒的傷勢,音調登時上揚,「噢,天呀!はやてちゃん!妳怎麼又弄成這樣?」

一把搶過丈夫手上的藥箱,ユキ急急地蹲下身子,睜著同樣也是海藍色的眼睛,仔細檢查寶貝小女兒身上是否還有其他的傷口。

「不要跟媽咪說妳又摔倒!」雖然又急又氣,但ユキ還是盡量放輕動作,深怕女兒上藥時會感到疼痛,「之前也跟媽咪這樣說的。」
「真的是摔倒嘛,はやて很乖的,才不會和人家打架。」碘酒碰觸到下顎傷口的疼痛,讓小はやて一面皺眉頭,一面向後縮進父親的懷抱。
「之前?」輕輕摟住女兒,隼人瞇起眼睛看向那張微微揚起的小臉。
「嗯,上個月月底,你到英國總公司出差的時候,這孩子膝蓋和手掌受過傷。啊,上上個月也有受傷。」心疼地輕撫小女兒的臉頰,ユキ抬頭望著丈夫,「加上前天和今天,はやてちゃん一兩個月內就受傷這麼多次...不知道她上哪搗蛋去了。」
「...。」隼人沒有出聲,就只是靜靜地抱著小女兒,下顎輕輕靠在那頭柔順的褐髮上。

懸掛在牆上的鐘擺,此刻在隼人的耳裡聽來格外清晰,彷彿在敲響著什麼樣的樂曲,滴答、滴答。

「ユキ。」半响後,隼人輕聲喚著妻子的名字,打斷正在進行中的,大手與小手間的攻防小遊戲。
「怎麼了?」稍微握住小はやて蠢蠢欲動的小手,ユキ再度抬頭望向丈夫。
「最近多注意一下はやて的狀況,她又受傷的時候跟我說一下。」
「咦?」
「記得,一定要跟我說。」
「...好。」

眼見丈夫難得以非常認真且嚴肅的態度和自己說話,ユキ的直覺反應告訴她,事情或許有點不太單純。
丈夫在藥廠擔任技術開發課的課長,見過不少臨床案例,會有如此的反應,肯定是勾起他什麼樣的想法。

——拜託,請別開我玩笑,別讓我的推測成真!はやて她可是我唯一、唯一的女兒啊!

隼人下意識地再度摟住小女兒,像是害怕她會突然在眼前消失般,緊緊地、緊緊地。而被緊摟在他懷裡的小女兒,並不知道他心裡逐漸浮現的恐懼,不解地揚起小臉,摸摸他的臉,不斷天真地告訴他「我不痛喔!爸爸乖乖、不哭不哭。」。

但是,老天真的開了他一個玩笑,一個天大的玩笑。

接到妻子一通又一通打來的電話,不停顫動的手,在筆記本上一次又一次畫下心如刀割的紀錄,小女兒在話筒另一端稚嫩純真的安慰聲,更是狠狠刺擊隼人所剩無幾的希望。

運動神經元疾病。

一種進行性,隨著運動神經元的異變與喪失,先是導致四肢肌肉出現異常,再逐步使四肢以外的其他肌肉也受到影響,終將引發心肺功能喪失而死亡的疾病。

隼人作夢也沒想到,自己正在著手進行研究的疾病,竟會發生在從出生以來,始終活潑健康的女兒身上。也從來沒想過,才剛感謝上蒼帶來人生中最棒的禮物,才剛看著妻兒的笑臉獲得最大的滿足,現在卻要將這一切雙手奉還。

——辦不到!我辦不到!

不死心地試圖從手邊所有的資料中,找尋任何一個能夠擊垮推論的證明,哪怕是自我安慰也好,然而每翻閱一次,所得到的盡是絕望。

運動神經元疾病的難解度,親置其中、試圖找尋可解的方程式的隼人自是知曉。至少,在十年內,人類恐怕無法輕易跨過這道高牆,更遑論患者存活的時間是否越過那條十年的界線。

越是接近鷙禽猛獸,越能明白其爪牙的銳利。

無法行走。
這,只是第一步。

顫抖的手指,輕輕划過相框裡的小小人兒,不受控制的淚水,一滴接著一滴地敲打透明的鏡面,匯集成一條又一條的川流,隨著傾斜的光滑,墜落地面。
向後仰靠著辦公椅,隼人將相框貼在胸前,摘下眼鏡,無力地抬起手臂置於眼前,遮掩住不知不覺中早已紅腫的雙眼。

良久、良久。
略微昏暗的課長辦公室內,沒有鋼筆在紙張上沙沙作響的聲音,也沒有往常每到晚間九點,必定會出現的談話聲,寂靜異常。

滴答、滴答。
如同那日傍晚的鐘聲,一聲接著一聲,不斷在隼人的心裡敲擊著。

終於,一個深呼吸,緩緩從椅背上爬起,伸手拿起話筒,按下自己最熟悉的那組數字。
翠色的眼,緊緊凝視著桌面上那一幅又一幅,最愛的那兩人的照片。

鈴、鈴——

《您好,這裡是八神家。嘿!果然是爸爸!》

響不到三聲,話筒的另一頭隨即出現最想念、也最可愛的聲音。

——果然,一直都在等我的電話吧?那孩子...

「嗯,是爸爸喲。小搗蛋鬼怎麼還沒睡?小心山姥姥來抓不睡覺的小鬼去吃喔。」隼人打起精神,笑著和小女兒談話。
《はやて才不是小鬼呢,はやて已經五歲了,是大人囉。而且,是爸爸不準時,九點都過了。》
「啊哈哈哈,是是是,我們家小搗蛋鬼是大人了,是爸爸不好,對不起喔。」

說到「大人」兩個字時,隼人的眼眶再度泛紅。

是阿,はやて還沒長大呢!一定可以看到她順順利利長大成人,一定!
更何況也還沒到大醫院進行檢查不是嗎?一定是我杞人憂天,一定是這樣的!

《爸爸我告訴你喔,今天我和媽咪...》

隼人用力閉上眼睛,驅逐任何想哭的衝動,面帶微笑地聽著電話裡小女兒以童稚的語氣,細數整天在幼稚園,以及在家裡與媽媽共處的大小事情。
可想而知,小はやて現在肯定是連比帶畫,興奮地抓著話筒在一旁比手劃腳,一旁的ユキ則是溫柔地看著小はやて的動作輕笑。

對不起、對不起...はやて...
不行,我快笑不出來了,真的...

嘴角已經無法保持上揚的角度,眉頭也越鎖越緊,隼人挫敗地仰起頭,再度攤在辦公椅上,只能緊咬牙關,強迫自己擠出字句。

「好囉,小搗蛋鬼,去睡覺吧,早點睡才會長高喲。先把電話給媽咪,爸爸有事找媽咪說。」
《唔,就知道爸爸只想跟媽咪說話。》
「哪有,爸爸也很愛小搗蛋鬼啊!好啦,乖,去睡吧。」
《那、親一個。》
「啾——這樣可以了吧?」
《嘿嘿。媽咪,爸爸找妳——

隼人趁著話筒轉移的空檔,深呼幾口氣,稍微平復一下心情。
翠色的眼睛,盯著頭頂的天花板,靜靜地擬定待會該如何開口。

——是時候該跟ユキ說了,是時候了...

《隼人,今天怎麼這麼晚?還在忙?》
「嗯。有點事情耽擱了。」
《真是的,有沒有好好吃晚餐?》
「有,當然有。」
《真的嗎?你嘴巴最會說『好』、『有』,結果每次都沒有。》
「真的,不信妳可以過來看?」
《少來,都幾點了,怎麼過去?》
「嗯,ユキ...」

聽見ユキ的輕笑聲,隼人在那一瞬間突然有些猶豫。

《什麼事?》
「明天,我會回家,我向公司請假。」
《嗯?怎麼沒事先告訴我?》
「臨時決定的。...是說,妳能不能幫我先掛號?神經內科門診。」
《為什麼!?你怎麼了嗎?》

ユキ驚愕的聲音,清楚地傳進隼人的耳裡。
隼人再度閉上眼睛,深吸口氣。

「ユキ,現在我要跟妳說件很重要的事情,答應我,妳一定要冷靜,尤其不能讓はやて發現——

 

(Recollection~Ⅳ(上)(END)


※註一:「小鬼」的意思。



コメント

  1. 竹葉 | URL | EBUSheBA

    >>根據以往的紀錄所顯示的,清一色都是擁有行為自主能力的成年人,更甚者,也多半都是具有強烈慾望的野心家
    很好奇上一次的主人是怎樣被抓住的,
    而且還能以書本的形狀上艦(那就是沒完成了),
    然後又在艦上爆走(那就是說在艦上期間被人完成了?)
    (突然想到TDD被劫持事件@@)

    >>非常為難地瞪著放置在桌面上的辭呈。
    女兒生病了還請辭,那醫藥費要怎麼維持...

    >>這就是得到越多上天給予的眷顧,就越容易受到命運的嫉妒嗎?
    不是Fate在嫉妒,是幸福到讓Rein慕了

    >>如果能夠正常、健康地長大,這孩子肯定會相當有成就,說不定還會超越她的父親。
    和爸爸一樣都是課長,不過是機動部隊的課長XD

    >>隼人輕輕扣住女兒的嘴角,拉開,指著有明顯缺牙的位置。
    都兩天了才發現嗎=_=

    >>不要跟媽咪說妳又摔倒!
    之前那三次說摔倒都被相信了嗎囧
    跌個第二次已經要開始懷疑(或跟蹤*喂*)了吧

    >>はやて一兩個月內就受傷這麼多次...不知道她上哪搗蛋去了
    還一次比一次摔得嚴重Orz
    那小鬼都選在上下樓梯時才摔的吧=_=

    >>懸掛在牆上的鐘擺,此刻在隼人的耳裡聽來格外清晰,彷彿在敲響著什麼樣的樂曲,滴答、滴答。
    這環境氣氛描寫真好@@

    >>眼見丈夫難得以非常認真且嚴肅的態度和自己說話
    這種類型的人一旦認真起來真的人可怕@@

  2.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很好奇上一次的主人是怎樣被抓住的,
    > 而且還能以書本的形狀上艦(那就是沒完成了),
    > 然後又在艦上爆走(那就是說在艦上期間被人完成了?)
    > (突然想到TDD被劫持事件@@)

    這邊也有想過@@
    而且是怎麼把騎士們處理掉、主人幹掉卻不讓書本轉生的。
    一般來說,不把主人搞爆,騎士們會不斷重生@@
    而且大Rein要是吞了騎士們,基本上最終階段也差不多完成了,這樣的主人還有辦法被生擒,
    會不會是把那一招「冰封」拿來用在主人身上,只差沒扔進次元裂縫裡?@@
    然後...因為沒扔進去的關係,書就爆走了?

    > 女兒生病了還請辭,那醫藥費要怎麼維持...

    會換另一個工作,能隨時在女兒身邊的工作,到時候會講XDDDDD

    > 不是Fate在嫉妒,是幸福到讓Rein慕了

    因為那隻小狸貓過的越爽,就越不容易發現她的存在?XDDDDDDDDDDD
    所以現在是在跟公公婆婆爭寵?(喂)

    > 和爸爸一樣都是課長,不過是機動部隊的課長XD

    不是古代遺失少女回收機動課的課長嗎?XDDDDDD
    專門跟古代遺失少女有關係(喂)的wwwwwwwwwwwwwwwww

    > 都兩天了才發現嗎=_=

    後面有補到說八神爸其實不常回家,只有週末才會回老家@@
    不過住在哪就不知道了www說不定是住在哪位大姊姊那...(拖)

    > 之前那三次說摔倒都被相信了嗎囧
    > 跌個第二次已經要開始懷疑(或跟蹤*喂*)了吧

    加上這次,總共三次@@
    連續發生三次,是該懷疑女兒是上哪想拐帶誰,結果被扁一頓了沒錯www(被打凹)

    > 還一次比一次摔得嚴重Orz
    > 那小鬼都選在上下樓梯時才摔的吧=_=

    確定不是被推下樓的?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被踢出去)

    > 這種類型的人一旦認真起來真的人可怕@@

    狸貓也是這樣@@
    狸貓認真起來的樣子也很兇...(看著force的欠債臉)

  3. 魁!!鋼彈塾 | URL | -

    衝著標題是Star Dust Memories (鋼彈0083)進來看的XDDDD

  4.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衝著標題是Star Dust Memories (鋼彈0083)進來看的XDDDD

    這不是一篇看了會令人感到舒服的玩意,
    妄想物而已,其實可以略掉不看的=3=(認真)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05-58cc5001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