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妄想】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Plus+.星屑の記憶Recollection~Ⅳ(下)

2009年09月21日 11:23

果然控制不了字數,死真大= =||||
因為第四回整個是連在一塊的,字數沒控制好,擴張下去會有八千字左右,
所以乾脆切割,分上、下兩半部orz

遲了很久才完成,有些糟糕=3=
不過該鋪的梗都鋪好了,再來就只等著發便當收尾而已。
現在剩第五回和後日談,時間也只剩三天...加油吧...(拖)

總之,希望第五回不要再爆了= =我沒那麼多腦袋爆。

以上。
------------------------------------------------------------------------------


滴、答、滴、答——

完全睡不著。

放下原本置於額前的手臂,眨了眨略微晦暗的海藍色眼睛,盯著上方的天花板,耳裡聽著時間一秒一秒流逝的聲音。

凌晨四點了嗎?
ユキ稍微轉頭看向牆上的老鐘。

輕嘆口氣,ユキ轉身看向正摟著小女兒沈沈睡去的丈夫,伸手理了理他那頭有些散亂的褐色髮絲,輕撫滿是青藍鬍渣的下顎,不捨地看著那張在睡夢中依舊凝著眉頭的睡臉。

這陣子瘦了很多呢,隼人。

「我打算辭掉工作,在住家附近找工作,就算薪水低也無妨,只要全家人能在一塊就好。」

睡前,丈夫撫著昏睡中的小女兒的褐髮,輕聲告訴自己他所作的決定。

「因為我想陪陪妳們,陪陪はやて。這五年來在妳們身邊的時間太少,一直覺得很愧疚。」
「隼人...」
「每次想和はやて說話都得透過電話,好像她爸爸是話筒似的。」低下頭,輕輕撥開小はやて的瀏海,悶悶地說道,「而且,はやて有很多事情我都沒參與到,一直覺得很遺憾也很愧對。」

長嘆口氣,隼人側著臉,緊貼小女兒的頭頂,神色有些落寞。

「我是個失敗的父親,從未給過はやて該有的父愛,總是不在她的身邊,總是無法在第一時間得知她的狀況。雖然在同一個城市,但我這個當父親的卻沒多少次陪女兒說說床邊故事,也很少和她一塊吃晚餐,結果呢?結果我到底是在忙些什麼呢?」
「隼人,別這麼說好嗎?」
「是阿,說這些也沒用了。賺再多的錢、升再多的職位,都沒辦法補回對はやて和妳的虧欠。所以我想辭掉工作,至少在這段時間內好好補償はやて,盡盡身為父親的責任。」

ユキ沒有回話,就只是靜靜地看著丈夫的憔悴的臉。

「然後...我想帶她去見見妳的父親。」
「隼人!你是認真的嗎?」驚愕地輕呼一聲。
「當然,這可是我當初的諾言不是嗎?還記得我跟妳說的嗎?我希望能夠得到妳父親的認同,讓女兒有機會可以讓她的外公摸摸頭,承認はやて是他的孫女。」
「記得是記得,可是...」

——父親會接受はやてちゃん嗎?

巨大的恐懼與不安佔據了ユキ的心裡。
當時與父親的決裂引發不少連鎖事件,以父親愛面子的個性,肯定沒那麼輕易接受隼人與はやて的存在。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說不定父親見到はやて可愛的模樣,會軟化下來也說不定呢。所以...等到我結束工作,我想帶妳和はやて回福岡,順便旅行一下,趁はやて還能走路的時候。」

講到最後一句,隼人略微停頓,無奈地笑了笑。

——はやてちゃん...

曾幾何時,才剛靦腆地和他微笑打招呼、和那雙溫暖的大手緊繫在一起,然後聽見女兒的第一道哭聲,體會將小女兒擁在懷中的感動,現在卻是一步一步走向陌生的困境。
凝視無名指上閃爍的幸福的光波,好像很遙遠,又好像很近,但稍微用點力,似乎就會自緊握的拳裡慢慢散去。

“媽咪,抱抱~♪”
“嘿嘿,很漂亮吧!要送媽咪的~”
“媽咪快看,這是我作的喔!老師教的。”
“媽咪乖,我不痛啦,護士姊姊擦藥很小力的,不痛不痛。”
“唔,好苦,我可以不要吃藥嗎?”

在腦袋裡迴盪不去的,是許許多多,和小女兒一同度過的回憶。

小女兒完全承自丈夫的笑顏,始終是自己的精神來源。
每當隼人不在身邊而感到寂寞的時候,只要看著小女兒的可愛模樣、聽著小女兒充滿精神的笑聲,總能帶來許多安慰。

——我們的女兒,是彼此相戀十年的證明,也是上天給的禮物。

溫潤的海藍色眼睛慢慢將視線移至被丈夫緊抱在懷裡,同樣也是褐色頭髮的小女兒,以手背輕輕碰了碰可愛的小臉。
小小的臉蛋傳來略高的溫度——服用藥物後的副作用,有些高燒不退。

「令嬡的心電圖、胸腔X光圖和其他理學檢查都沒有問題,除了下肢肌肉的反應以外。令嬡下肢末端神經確實有反應不足的情況,我稍微查了一下令嬡的病史,和其他醫院的診療結果也幾乎相近,而且數值有逐漸下降的趨勢,我想——
「不可能!這孩子才五歲!才五歲啊!照理說不太可能發病對吧?醫生,你再看一次,再確認一次好不好?拜託你!」

耳畔還能聽見那一聲又一聲彷彿毀滅世界已然崩毀的絕望。

從未看過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來都由他頂著的隼人,露出那麼無助且絕望的表情。

那天,饒是身為病理研究者的隼人心中早已有了底譜,依舊抱持著一絲希望,在前幾日還能冷靜地安慰渾然不知所措的妻子,鎮定地帶著小女兒跑遍整個京都府的各大醫院。
但到了最後,仍是得到相同結果的診療書的那一刻,剎時間所有僅存的希望終於全數被無情地敲碎。

無法接受最後的宣判,隼人的反應遠比ユキ劇烈,當場緊抓著醫師的手,像是想從什麼人的手中搶回重要的寶物。

「八神先生,請您冷靜...您的心情我明白...真的...」

被突如其來的反應給嚇了一跳的診治醫師,一面拍著隼人的肩膀,一面不斷向一旁的護士們使眼色求救,ユキ也只能緊緊挽住丈夫的手臂,輕輕喊著他的名字,試圖緩和丈夫的情緒,眼淚不住下滑。

「はやて才五歲、才只有五歲...還沒長大、還有很多事情還沒體會過、我也還有好多好多話要跟她說啊...」

終於鬆開手,咚的一聲,隼人頽然靠在診療室的牆上,睜著翠色的眼睛,無力地望著玻璃窗後,正躺在掃瞄儀上昏睡的小女兒,喃喃說道。

「隼人...」

強忍住想放聲大哭的衝動,ユキ走上前去摟住丈夫的項頸,輕輕壓向自己的肩膀,隼人亦緊緊回抱住ユキ的腰,無力地跪了下來,將長久以來所積壓的壓力與偽裝的堅強一口氣宣洩而出,無法抑止。
竭盡全力壓抑的低沉啜泣聲斷斷續續地迴盪在診療室外的長廊,不輕易落下的淚水不停地醮濕胸前的衣襟。

——難道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回想起當日隼人坐在床沿,握著はやて的手的落寞背影,ユキ再度伸手撫向丈夫越發削瘦的臉,不禁重重嘆了口氣。
理了理小女兒的頭髮,靜靜地凝視著那張熟睡的小臉。

好一陣子後,ユキ輕輕坐起身,靜靜走向窗前,抬頭望向遠方皎潔的銀月。

——如果真的是因為我的關係才給了我們如此短暫的幸福的話,能不能請求祢將降臨在はやてちゃん身上的苦痛全數轉移到我的身上?
如果能夠代替はやてちゃん承受這些,好讓她平安長大成人,那麼我願意以自己的生命作為交換,只要はやてちゃん能夠度過這個難關。

閉上海藍色的眼睛,合起雙掌,朝著山林間那座沈默的古老神舍默默祈願。

叮鈴 、叮鈴——
一陣清脆,不同於風鈴的鈴響。

「喵~」

一聲細微的貓叫聲自窗前傳來,ユキ隨即會意地睜開眼睛,笑了笑。

「又是妳阿,小貓咪。」

一隻有著得發亮的短毛、骨溜溜大眼睛的貓,先是靈巧地躍上窗台,隨後蹲坐在窗前輕舔自己的前腳。

アリア,小貓脖子上那條精緻、繫有可愛鈴鐺的紅色項圈,刻有這樣的三個字。

「過來吧。」

ユキ推開另一扇窗,輕聲招呼小貓。小貓亦相當順從地挨上ユキ伸出的手,蹭了蹭。

「這麼晚了怎麼不睡覺,還在外頭溜達呢?」一面摸著柔順的色短毛,一面支著下顎微笑。
「咪嗚~」
「不過我也沒資格說妳,因為我也沒睡,睡不著呢。」
「喵~」貓咪舒服地瞇起眼睛,更加貼近ユキ。

「嘻,既然都睡不著的話,那...今晚就請妳再陪我一次吧,アリア。」微微勾起唇角,ユキ笑著說道。

※※※

■新曆61年,12月9日
時空管理局.顧問官辦公室

略微昏暗的房內,些許青藍色的光芒閃爍。
敞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玫瑰棕色短髮的少女。少女屈著身體,捧起精緻的英製白瓷茶杯送至唇邊,輕呵著氣,啜飲杯中的焦黃色大麥茶,專注地看著眼前的虛擬螢幕。

帶著嘲諷的表情。

《喵嗚~》
《唉,アリア,妳說我該不該帶はやてちゃん回去見父親呢?》
《喵~》
《哈哈,我忘了妳不會說話呢。》

出現在畫面中的,正是趴在窗前,臉頰枕著手臂上,在朦朧的月色下顯得格外心事重重的ユキ。
攝影機正面對著ユキ,清楚地拍攝出ユキ素淨白晰的臉上、那些細微的表情變化,以及不時在鏡頭前方晃動的細長手指。

《咪嗚~》
《老實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はやてちゃん生病,隼人狀況也不好...》

指尖十分靠近鏡頭,幾乎貼近。
叮鈴——

《所以我該怎麼作呢?はやてちゃん還不知道這件事。每次看她還是和以往一樣蹦蹦跳跳,實在很難想像那孩子再也沒辦法走路、好好地走到我身邊,喊我一聲『媽咪』的時刻...小貓咪,隼人現在那個樣子,我也很擔心他...》ユキ將臉埋進雙臂之間,柔柔軟軟的聲音有些悶、有些哽咽。
《喵~》得發亮的前爪出現在螢幕中央,碰了碰ユキ茶色的頭髮。
《妳在安慰我嗎?アリア。》微笑著輕輕握住貓咪的前腳,微微上下晃動,《謝謝妳聽我吐苦水,畢竟這些話...不能說給比我還難受的隼人聽...》
《喵嗚~》

瞪著螢幕裡的影像與互動,聽著ユキ的自白,少女一手啣著杯耳,一手支著下顎,冷哼一聲。

——夠了夠了!アリア!妳真是個爛好人吶!

「アリア妳這白痴,難道不知道妳現在這麼做,只會害我們到時候下不了手嗎?」

自從得知闇之書的新任繼承者是第97管理外世界,年僅3歲的八神はやて後,這兩年來為了防止有其他人也找到書本的下落,以及能隨時回傳最新的情況變化,ロッテ和アリア遵照グレアム人的請託,輪流在八神家附近監視。而這個月份的監守者,正是アリア。

「笨蛋,我們是要帶走那個小怪物,又不是要幫助他們,根本沒必要投注多餘的同情心,那會影響判斷啊!」ロッテ暗啐一聲,放下手中的杯子,雙手環胸,翹起腳,向後靠往沙發椅背。

八神はやて,外表看起來和一般尋常的孩子沒什麼兩樣,也不會使用魔法,不仔細跟在她身邊,絕對無法發現她體內蘊藏巨大的魔力。實際上,根據分析的結果顯示,她的魔力量早已突破百萬的門檻,等級直逼AAA。
如此驚人的數字,令原本還在詫異今回的主人,為什麼會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的ロッテ和アリア,在拿到數據的瞬間是傻了眼。

——怪物,一隻才剛出生,羽翼未豐,爪牙未尖,完全未覺醒的大怪物。難怪那本該死的魔物會挑上這種怪物當主人。
這是面面相覷的兩人當時最直接的想法。

歷代闇之書的主人都有個共通點,即是擁有強大的魔力量,甚至能說「不是怪物就不可能被那本書給看上」,一個一個都是極難應付的傢伙。而八神はやて亦不例外,同樣也有這樣的特質。

——養虎為患,能盡早處理掉就盡早處理掉。

一般而言,這類具備高魔法素質的孩子,遲早得帶到管理局接受保護,以免巨大的潛在魔力波動,在無形之中影響整個周遭環境。例如吸引危險因子聚集於此、引爆恰巧散落在附近的Lost Logia,甚至令擁有魔法潛質的人們一個接著一個覺醒。簡單來說,她是破壞第97管理外世界安寧的不定時炸彈,隨時有可能引發任何混亂與劇烈變化。

不過,送到管理局的選項,是要在闇之書沒選上她,她不是那本書的主人的前提下才能作選擇。

抹除、封印,這是八神はやて的未來,僅剩的唯一。
更別說空有一身資質,卻被迫中斷成長、消耗殆盡的侵蝕。

“闇之書啊闇之書,沒想到你會下這一手棋呢!竟然選了個小孩子當後盾。”
無法在無限書庫搜尋到能有效切斷念動核連結的方法,確定得繼續施行連同主人一塊封印的作戰計畫的グレアム,不只一次如此嘲諷地說道。

老實說,經歷過第十三次闇之書事件與エスティア的沈沒,對闇之書和它的主人觀感極差。
雖說不人道,心裡確實曾慶幸過今回的主人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娃娃。如此一來,要抓人、要破壞書本,都遠比之前幾次來的輕鬆許多。

至少,面對的對象,不會是得動用到大批人力的洪水猛獸。

依照原訂計畫, 由於第97管理外世界是個無論在魔法或是科技都遠遜於米,可謂是未開化的地域。待第一段侵蝕開始後,只要施點小把戲,就能徹底製造八神はやて的死亡證明,神不知鬼不覺地帶走她,也杜絕她的父母找尋她的意念。
像是隨便捏造點案件,將變身魔法施用在找來的屍體上,偽造八神はやて的死亡,又或者直接是乾脆什麼都不顧,直接將人帶走,來場綁架撕票,留下假屍體都行。
要做到這些事情,在現今米與第97管理外世界的科技、魔法技術間極大差異下,根本是輕而易舉,等到合適的時間,就能隨時出手。

只要等到合適的時間來臨。
只要狠的下心。

“我想讓她的父母能多陪陪她,在第一段侵蝕完成之前。等到那孩子身體開始出現明顯的異變,妳們兩個再開始行動。”グレアム曾這麼說過。

現在,最初的侵蝕即將完成,是時候準備動手了。
可是——

「ロッテ。」
「父親大人,會議結束了?」
「嗯。」

刷的一聲,電子門開啟,滿頭銀髮的グレアム一走進辦公室,ロッテ隨即離開沙發,走上前,伸手接過グレアム那件管理局的深藍色將官外套,靈巧地掛在衣架上。

「局裡有人發現嗎?」グレアム扯扯繫在領上的領帶,坐了下來,揉揉右方太陽穴,稍微抒解會議上的疲勞。
「沒有。別想那班沒用的人們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立於咖啡機前,仔細研磨咖啡豆的ロッテ輕哼一聲。
「那孩子...八神はやて的情況如何?」不去在意ロッテ話中對管理局的出言不遜,グレアム略微遲疑地開口問道。
「老樣子。」遞上一杯剛泡好的熱咖啡,ロッテ平靜地回答,「睡著的時間比睜開眼的時間來的多,也沒什麼精神,應該是藥物的關係吧。」
「呼,這樣啊...」啜飲幾口,グレアム先是凝視杯中染上咖啡色的搖曳倒影,再抬頭看著正持續傳送的影像,重重嘆了口氣。

是的,封印計畫是否能成功,關鍵就在於能不能昧著良心當劊子手,帶走別人家的孩子,然後再親手將那孩子冰封,讓她連同書本,永永遠遠地沈睡在無盡的暗裡。

但是,抹煞所有的同情心與良知又是談何容易呢?

《アリア,妳知道嗎?我許了願。如果有那麼一點點的奇蹟,可以讓はやてちゃん順利度過難關,平安長大成人,那麼就算要我以生命來作交換,我也願意...》
《咪嗚~》

聽著影像裡的,ユキ對アリア所傾吐的心裡話,グレアム下意識地皺緊眉頭。
因為八神隼人,那孩子的父親,也說過類似的話、許過相同的願望。

「闇之書,如果你不是天才,那就是笨蛋了。還是說...你知道對手是我,才刻意選上那樣的孩子當主人,刻意給我難堪?也知道我為了逮你,會替你好好守住幼主?」

我,當真能狠下心,對這樣的家族,再作一次「為了多數人的幸福,不惜犧牲少數人」的事情?

「如果你真的這麼想,那你就錯了。我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闇之書。」轉頭望向放置在辦公桌上,內有ハラオウン家族照的相框,グレアム冷笑了起來。

當然可以!我辦的到!
為了保護更多的幸福,要我當上罪人也無所謂!

那孩子,八神はやて終究無法存活,能以最少人力捕獲你的機會說不定只有這次,一定得把握住。
怎能因為自己的婦人之仁,就忘記クライド的死、忘記部屬們的死、忘記那些你造成的毀滅性悲劇?

你的如意算盤未免打得太天真了,闇之書。

只要下手乾淨俐落點,別讓那孩子有多餘的痛苦,這樣就行了!
永恆冰棺,Durandal,我的王牌——


(Recollection~Ⅳ(下)(END)



コメント

  1. 凌竹心 | URL | 0R/Y/T.o

    開始了啊。。侵蝕和提督一行的困局
    确实很纠结@@……總之感染力達到了

    原來はやて才是无印的幕后推手?(碟
    另外就是直接的監視計畫
    97區(=第97管理外世界?),這個稱呼好像有點微妙

    出國前做完啊,似乎好艱巨(望著倒計時抓頭

  2.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開始了啊。。侵蝕和提督一行的困局
    > 确实很纠结@@……總之感染力達到了

    這邊是在埋一些梗,希望到時有人領便當的時候可以領的光明正大一點(被揍)

    > 原來はやて才是无印的幕后推手?(碟

    為了要鋪梗,所以...(拖)

    > 另外就是直接的監視計畫
    > 97區(=第97管理外世界?),這個稱呼好像有點微妙

    確實很怪XDDDDD 97區也不是正式名稱
    改了,多謝凌さん的提醒XD(敬禮)

    > 出國前做完啊,似乎好艱巨(望著倒計時抓頭

    盡量@@剩最後一回和簡短的後日談,能處理掉是最好的>"<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07-d96ec2d8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