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妄想】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Plus+.星屑の記憶Recollection~Final Stage.Ⅴ

2009年09月22日 22:23

最終章,好不容易。

家族間的情感、父母對孩子的愛、指揮官的矛盾,以及人性的衝突,這是我在這回長篇作品中想表達的內容。

會選這種題材和內容來寫,最主要的原因,就誠如第一章所說,對於はやて和葛爺爺的最初感到相當有興趣,也一直在想像,然後,就寫下這堆可以說是亂來、胡扯外加欠揍,甚至根本不算同人的玩意出來。
老實說,要我評論自己捏造而出的八神爸媽,我的評價是設定很失敗,沒有把角色靈魂表現出來,果然需要加強咧XDDDD||
還好這不是原作角色,胡搞也應該不會有人扁我才是,只是還蠻對不起はやて...抱歉吶,妳的爹娘被我拖出來惡搞(掩面)

總之,希望有傳達到我想傳達的東西,雖然寫得很差勁,所以有機會的話,我會再重新翻修一次XD||

以上。
---------------------------------------------------------------------------------------


白茫茫的大地。
隆冬的雪,緩慢而幽雅地降下。

「嘿咻——

呵著氣,努力推著剛堆好的雪球,搖搖晃晃地慢慢挪動。
褐色短髮,左耳上方的前髮夾著黃色小髮夾,頰邊的髮上繞著紅色緞帶的小女孩,正愉快地玩著遍地的銀白。

「爸爸,等一下我們要去哪玩?」

終於把雪球的高度推得比自己來的高,小女孩在雪球上頭砌出一個又一個的形狀,瞥頭發問。

「喔,今天會比較遠一點喔。」站在一旁的隼人,暫時停下擦拭車子的工作,倚靠在車門上,張開雙臂,誇張地畫了個大圓圈,「去小搗蛋鬼從來沒去過的地方。」
「耶?真的?」海藍色的大眼睛裡充滿著期待。
「嗯,我們要去福岡!去福岡看外公。」彈了一下手指,隼人點點頭、眨眨眼,等待小女兒接下來的問題。

「外公?」果不其然,小女孩納悶地抬起頭,伸手指向住家,不解地望著父親,「外公和爺爺是一樣的東西嗎?我沒看過呢!」

「不一樣啦!外公還活著,和爺爺不太一樣。」明白女兒所指的「爺爺」是供放在家中小房間的骨灰壇,哭笑不得地走上前去,用力揉了揉小女兒的頭髮,「還有,爺爺才不是『東西』咧!爺爺可是爸爸的爸爸喔,等一下去跟爺爺說再見的時候要記得道歉。」
「噢。」順著父親壓在自己頭上的力道,低頭應了一聲後,小女孩又繼續發問,「所以外公是媽咪的爸爸囉?」
「對。」蹲下身子,隼人捧起小女兒凍得紅通通的小臉,「外公是媽咪一直都很喜歡的爸爸,所以小搗蛋鬼也一定會喜歡他的。」
「就跟我喜歡爸爸一樣嗎?媽咪和外公。」小女孩開心地伸手捏捏父親的臉。

咕噥著應了小女兒一聲「嗯,就跟爸爸也最喜歡小搗蛋鬼一樣。外公和媽咪。」,隼人輕輕閉上眼,享受女兒在自己臉上胡亂拉扯的愉。
屬於家人間,最為溫暖、幸福的感覺。

靠在懷裡,那真實的溫度與感動,再度悄悄勾起隼人的夢魘。
一個憂心愛女的父親,最深、最痛的夢魘。

——多麼希望能永遠牽著妳的手、陪在妳的身邊,直到妳長大...

「爸爸。」
「什麼事?」聽見可愛的聲音在呼喚自己,隼人立即睜開眼睛,微笑地看著小女兒。
「外公跟媽咪很像嗎?」小はやて認真地發問。

對於這位未曾謀面的外公,小はやて感到相當好奇。

「嗯,很像喲!很固執、很不喜歡別人唸他、很難溝通、很麻煩——」頓了一下,「反正就像怪獸一樣,專吃小搗蛋鬼!」

語畢,隼人放開小女兒,後退一步,然後高舉雙手,手指彎曲成爪狀,扭頭作勢吼了一聲,撲上前去。

「哈哈哈哈哈,怪獸——」小女孩被父親逗得大笑了起來。

——沒錯,爸爸好愛好愛妳,一點都捨不得妳就這樣離開我的身邊...

「你說誰是怪獸了?」

一道似笑非笑的聲音自後方傳來。

「你才像怪獸咧!」

原本走到前院準備將行李放進車廂的ユキ,發現丈夫趁機偷偷數落自己,先是啼笑皆非地放下行李箱,接著彎下腰,隨手朝正摟著女兒胡鬧的丈夫扔了一顆雪球。

啪!

筆直地打中目標物的後腦杓。

「嗚喔,大怪獸來了~」拍拍黏在後腦的雪花,隼人回頭看了妻子一眼後,立即撈起小女兒,將小女兒扛在肩上,「現在八神家的勇者們要來對抗大怪獸囉!」

——所以...時間啊時間,請停止吧!別再繼續往前...

「喔喔喔,要對付媽咪嗎?」小はやて興奮地趴在父親的頭上。
「沒錯!看招!」隼人抓起大把雪球塞到女兒手上,率先扔了回去。

啪!

「好傢伙,皮癢了你。」正面吃了一記,ユキ用力抹掉臉上的冰涼,甩甩手,也不甘示弱地回敬。
「哇哈哈哈哈,沒丟到、沒丟到啦——喂喂,小搗蛋鬼妳吃裡扒外,偷打爸爸!」

有驚無險地閃過妻子扔來的攻擊,隼人才剛挺直背脊、洋洋得意的時候,頭頂上突然傳來冰到骨子裡的涼意。

「我跟媽媽是同一國的喲。」一手撐在父親的肩上,一手捏捏父親的臉,小はやて低下頭,對父親扮了個鬼臉。
「Nice,媽咪果然沒白疼はやてちゃん。」ユキ雙手插腰,以一副「你活該」的表情看著丈夫,咯咯地輕笑出聲。
「喔喔,那這樣要換我變成大怪獸了。」放下肩上的小女兒,隼人凝起眉頭,露出牙齒,抬起手臂,曲著腿模仿電影中的怪物走路的樣子,扭動身體跟在小女兒的身後。

——所以...請不要帶走はやて...

「媽咪救命!」小女孩緊抓著母親的衣服,躲到母親後方。
「嘿,快,攻擊爸爸。打到臉的話有一百分喔!」ユキ蹲下身體,繞到小女兒身後,摟住小女兒的肩膀,笑著指指丈夫的臉,下達攻擊的指令。
「Yes sir!」學著影片中美國大兵的動作,小はやて開心地抓起雪球,用力朝父親扔去。

「哈哈哈哈哈哈,妳跟妳媽咪一樣都打不準——等、等一下!ユキ妳犯規啦!不能這樣啦!」
「誰理你!」
「對嘛,誰理你~♪」

一個愉快的早晨,一個愉快的開始。
如同往常般。

但是,在巨大的洪流來襲後,一切的一切,即將改變。

這天,是新曆62年1月16日,八神家出遠門至福岡探親的日子。
同時也是這棟舊宅邸,最後一次響起歡愉的嬉鬧聲——

埋藏在星屑的記憶。

一個父親的願望,一個母親的思念,
散落在破碎的夢裡,遍佈於夜天之中。

然後,閃耀。

I will always be along with you…



~Plus+.星屑の記憶Recollection~Final Stage.Ⅴ




漫天大火。
濃煙席捲而上。

襯著雪白的大地,陣陣的煙顯得異常猖狂。

《這裡是京都外環山都道OO號,173公里處事故發生!再重複一次,173公里處事故發生,請求支援!》
《收到!》

——好難受...

嗡咿嗡咿——
一輛輛救護車與消防車急馳而來的呼嘯。

——嗚...好吵...

噠噠噠噠——
紛亂的腳步聲不停響起,嘈雜的吆喝聲也不斷來回交錯。

「啊,快、這邊!這邊還有小孩活著!」

感覺有一群人圍了過來。
模糊的視線裡,隱隱約約看見一個身穿橘紅色消防局制服的人彎下腰,探向自己的口鼻,接著被人輕輕撥開眼皮,一道光線照射進來。

——爸爸...媽咪...

使盡全力想伸手摸索父親和母親的懷抱,但僵硬的四肢完全無法移動,身體亦相當疼痛。
輕輕悶哼一聲,小小的眉頭難耐地皺了皺。

「小鬼,撐著點!叔叔現在馬上送妳到醫院,加油喔!」

像是口罩般的東西罩上口鼻,甜甜涼涼的氣體瞬間流了進來。
身體被人小心翼翼地抬起,瞬間離開冰冷潮濕的地面,背脊貼近稱不上柔軟的墊子。
暖暖的毯子覆上,一雙大手隨後緊緊握住冰冷的小手。

粗大、厚的手。

——爸爸...是爸爸嗎?

「這孩子血壓有點低吶...不過除了輕微腦震盪、手腳有兩處骨折、一些擦傷外,心跳還算穩定,應該沒立即的生命危險。」
「是嗎?只是...她的父母...」拉下帽緣,轉頭看向百公尺處的失事現場。

濃煙竄燒、滿地的玻璃與金屬碎片。
以及,兩具遺體。

——爸爸、媽咪...你們在哪裡?

瞇起眼睛,試圖透過模糊的視線找尋父母的影子。
被握著的小小手掌開始不自覺地顫動。

「很痛嗎?小鬼?這樣好了,先替這孩子注射嗎啡,劑量一點點就行了。」

不自主的掙扎動作開始強。
呼吸的聲音明顯急促。

——爸爸、媽咪!

聲聲的呼喚,卻遲遲得不到回應。
未曾有過呼喚父母,卻無人回應的事。
恐懼、不安持續蔓延。

——不是說好不會丟下はやて,會帶はやて回家的嗎?再不來的話はやて真的會哭哭喔。

薄薄的水霧逐漸擴散,在眼角慢慢累積。
小小的手胡亂晃動,似乎是想抓住什麼東西。

「好囉好囉,叔叔現在幫妳打一下針,很快就不痛了,乖喔。」

然後,終於在迷濛之中,見到了最熟悉的那兩個人。
父親和母親,正微笑著地撫摸著自己的額頭。

〈哈囉,小搗蛋鬼,不必找了,爸爸一直都在這裡喲。〉
〈媽咪也在喔。〉

父母就近在咫尺,陪伴在自己的身邊。
於是,一直緊繃著的小小身體,開始緩緩地放鬆下來。

〈小搗蛋鬼,爸爸跟媽咪會一直陪在妳的身邊,別擔心,先睡一覺,醒來以後就會看到我們了。〉
拍拍女兒的手掌心,隼人笑了笑。

——真的嗎?

〈嗯,真的。はやてちゃん先乖乖睡覺,不要哭喔。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爸爸和媽咪都會在妳身邊。〉
〈所以咧,如果小搗蛋鬼乖乖聽話的話,爸爸會作小搗蛋鬼最愛吃的杏仁巧克力口味的蛋糕給妳吃喲。〉

——嗯!不能皮喔!

「Ok,打好針了。來,叔叔數到三,睡一下覺就不痛囉。一、二——

眼皮再度沈重起來。
身體變得有些輕,有些軟。
原本所感受到的痛楚,逐漸、逐漸地消散。

父親和母親緊握著自己的手,露出溫暖如昔的笑容,陪在身旁,輕輕唱起昔日常聽的小曲子,安撫自己入睡。

雪が夜に溶けて きらめく
風になる 旅立ちを誘う風
祝福の風 願いは
はなれえぬ絆へ


母親的歌聲,滿是無垠的慈愛。
父親的眼裡,盡是無限的複雜。

那是愛?是悲傷?
又或者是無法放手的不捨?

無法理解。

小女孩只知道,他們的表情,從來不曾見過。
透過迷濛的薄霧,父母眼角所帶的晶瑩,正混雜他們無名指上,那象徵家族締結的銀光,一同閃耀。

好似夜空中明亮的星光。

這是小女孩陷入昏睡前,最後殘留在腦海中的影像。
最後的,家族的記憶。


~Plus+.星屑の記憶Recollection~Final Stage.Ⅴ




■新曆62年1月23日
時空管理局.顧問官辦公室

「所以?」

沈穩、蒼勁的聲音自廣的辦公室內傳來。
語氣裡帶有濃厚的訝異。

「對不起,父親大人,在我們趕到的時候,那個Lost Logia已經...」

玫瑰棕色短髮,頭頂上有著兩個毛茸茸耳朵的少女,瞥過頭,低聲向坐在桌前沈默不語的灰髮男人道歉。
少女身上有著不少傷痕,儼然就是一副剛自戰場歸來的模樣。

「父親大人,是我太不小心,明明是我負責監守,卻沒有及時發現Lost Logia的反應,才造成這次的事件...對不起!」

另一名玫瑰棕色長髮,手腳上傷痕遍佈,同樣也有對耳朵的少女,更是低下頭,絲毫不敢正視那雙深灰色的眼睛。

「那麼現在呢?現在的情況怎麼了?」撐起手肘,下顎枕在交疊的雙手上,グレアム沈聲問著兩名形同己出的使魔。
「那個、那個...所、所以我、我——」アリア吞吞吐吐、左顧右盼,說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讓站在一旁乾著急的ロッテ聽不下去,直接開口插話。
「那小鬼沒事,只是受點皮肉傷而已,但是她的父母為了保護她,死了。」
「...。」

聽見八神夫婦喪命訊息,グレアム眉頭瞬間緊皺,神情異常凝重。

「當時我們一發覺有不明魔力波動擴散,已經以最快的速度緊急趕抵現場,卻還是沒辦法阻止事件的發生。那小鬼體內的強大魔力吸引了恰巧掉落在附近Lost Logia,繼而失控...然後諷刺的是那個Lost Logia,剛好就是Code Name A-1100824,當初エスティア墜毀的時候,跟著那本鬼書一起失蹤的玩意。」

緩緩攤開手掌。
一條皮繩項鍊隨後漂浮在ロッテ的掌上。

在層層的封印封鎖下,項鍊上結著的乳白色石頭,正隱約閃爍著銀白色光芒。

「這、這不就是レウィン.バンジェミン的...?」

一見到那條皮繩項鍊,グレアム立刻站起身。

「嗯,就是那個神經病的『寵物』。我在想,應該是好死不死,正巧那個神經病的魔力波長和那小鬼相近,讓這顆石頭以為是它的主人,然後就『碰!』這樣。」ロッテ瞪著掌上的那條鍊子,「簡直能說是上任主人對現任主人打的招呼...真是造孽。」
「都是我沒注意,以為不會有什麼事,就沒繼續監視...對不起,父親大人...」說到最後,アリア的聲音裡已帶著哽咽。

就因為自己的不小心鑄成大錯,害兩個人白白送命,更差一點就讓グレアム多年的努力全數付諸流水,アリア對此深深自責著。

那對父母,臨死之前都還在拼命保護女兒,就深怕女兒受到傷害,完全不顧自身的安危。雖然早已經知道父母為了子女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但實際親眼見到的當下,依舊是震懾到說不出半句話。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愛,什麼樣的情感?

在見到那兩個人就算已經斷氣,也還是努力地護在女兒身上時,アリア只知道淚水是不受控制地不停落下,之後發生了什麼事...老實說,沒印象了,是在事後才從ロッテ口中得知自己就像匹失控的野獸般,竟衝上前去進行不擅長的接近戰,讓她光是援護就傷透了腦筋。

「之後我們擔心會被總局的人發現,在緊急回收Lost Logia後稍微動了點手腳,將現場佈置成一般的交通事故。託那條山路地處偏僻、人煙稀少的福,沒被任何人發現,等全部搞定以後才讓アリア發告通知,進行的算是相當順利。」ロッテ繼續陳述事後的處理方式,「那小鬼的事情應該沒被那群笨手笨腳的傢伙發現才是,所以父親大人大可不必擔心。相比起來,還有另一件事要趕緊處理...」
「監護權的問題嗎?」グレアム閉上眼睛,沈著臉接續ロッテ的話。
「是的,依照第97管理外世界極東地區的律法,現在有資格取得那孩子監護權的人,是寺田陽一,八神ユキ的父親,屬於三等親之內。」アリア點了點頭,輕聲回答。
「也就是說,我得先和那位寺田先生打個照面...」
「嗯。但是據我所知,寺田先生並不打算要那孩子,就算取得監護權,也極有可能將她送到育幼院。」

提起寺田陽一,ロッテ很不給面子地直接翻了個白眼。

緊急將那小鬼送到醫院後,依照必行程序,打電話通知她僅剩的家屬,也就是那個老傢伙時,得到的回應竟然是「關我什麼事?我早說過八神那裡的事,和寺田家完全無關!」。
這樣就算了,那個老傢伙還接著再罵了幾句「該死的小鬼」、「早就知道姓八神的都沒有一個好東西,一個一個都是掃把星!」諸如此類的話,讓喬裝成救難人員的自己氣得是當場掛電話。

真是狠心吶,從沒見過這麼狠的老傢伙。
好歹也是自己的孫女,不是嗎?

「是嗎...那就得盡快準備領養用的文件了吶。ロッテ、アリア,需要什麼證明文件就請妳們幫忙了。」グレアム艱澀地吐出口氣。
「「好的,父親大人。」」

在兩個貓使魔離開辦公室後,グレアム是無力地攤在椅子上。
這一連串的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

怎麼會這樣?
老天不是已經判了那孩子死刑.為什麼還要讓這種事情發生在那孩子身上?
居然連那孩子僅能擁有的最後一點幸福都要拿走?

這算是詛咒嗎?
明明還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卻得承受身體異變、父母雙亡的打擊。
這樣的事,實在太過殘酷。

...不過還真是可笑吶!
計畫要殺害那孩子的人,不正是自己嗎?
那麼現在這個萌生同情心,卻又打算親手埋葬那孩子的自己,到底又算什麼?

——罪人嗎?
我應該算是罪人吧!
但是如果這麼做就能終結一切的話,那麼就算要我當罪大惡極的罪人,也無所謂。

真的是這樣嗎?

クライド也好,那孩子也好,都只是因為與闇之書有所牽扯,就得無辜地犧牲他們的生命,對他們來說,公平嗎?

對,是不公平。
但這又能如何?

不忍痛揮刀斬斷他們與未來的聯繫,就無法終結已延續千百年的悲劇;不作出一定的犧牲,就無法阻止更多的傷痛發生。
這樣的道理,不是早就知道了?
為什麼我還會猶豫不決呢?

深灰色的眼睛,掃掠過擺放在桌前的相框。
相片中ハラオウン家幸福洋溢的模樣,正逐漸與資料中八神家的家族影像相互重疊。

父母慈愛的神情。
孩子純真的笑容。
現在,已經完全交融,無法區別。

深吸一口氣,グレアム在那一瞬間作出了決定。

「ロッテ、アリア,我剛忘了交代妳們一件事。」
《什麼事?父親大人。》
「如果有空,請幫我找一下極東地區有哪些著名的專門病院。」
《專門病院?父親大人的意思是...?》
「我想讓那孩子多活一些時間,這是她父母的希望。」
《...我們明白了。》

——你贏了,闇之書。

切斷通訊後,グレアム不禁嘲笑起先前還信誓旦旦的自己。

——不過你可別會錯意,我並不是輸給你,而是輸給那對夫婦和我自己。
你只是暫時贏了這一局,贏了一點時間,等到『那個時候』來臨,我依舊會下手!

新曆62年1月16日,八神隼人與八神ユキ於交通事故中不幸喪生。年僅五歲的八神はやて在轉送鄰近醫院治療,確定無生命危險。
新曆62年1月17日,由於止痛劑的藥效持續作動,八神はやて仍舊處於意識模糊的狀態。
新曆62年1月18日,藥效逐漸消退,八神はやて的意識已逐漸轉為清醒——

——叩咚叩咚。

一名穿著白色長袍,有著一頭藍色的俐落短髮,以及一雙銳利有神的琥珀色眼睛的年輕女性,手裡捧著一堆資料,出現在神經內科的長廊。
石田幸惠,胸前的名牌上寫著這樣的幾個字。

「早安,石田醫生。」
「早安,安井さん。對了,我想問妳,這個孩子現在在哪間病房?」

石田幸惠一手靠在詢問處的櫃臺上,一手翻閱手上的資料,拿出夾在裡頭的一份文件,指指上頭的名字。

「啊,是呢,石田醫生現在是那孩子的主治醫生了呢。」
「嗯,剛剛才從三井醫師的手上接了過來。」
「請等我一下喔...好了,那孩子的病房是410號房。」
「謝謝。」

向櫃臺小姐道謝後,石田幸惠便循著指示方向離去。此時,旁人的異論聲也開始悉悉窣窣地響起。

「唉,那個新來的孩子也真可憐,生病就算了,還那麼小就沒了父母,明明那麼乖巧的。」
「沒辦法,交通事故嘛...聽說是車輛打滑,直接撞上護欄,然後翻覆的樣子。對了!她的外祖父是誰你知道嗎?」
「當然知道,就是那個寺田陽一啊,前陣子還鬧得沸沸揚揚呢。據說寺田家不打算認她,結果把那孩子讓給一個英國人哩。」
「那個英國人好像是她父親的好友,就是那個很有名的Red Arrow藥廠的某某人士呢。」
「什麼某某人士,直接說是有錢人家就好啦!」
「嘛,反正寺田家最近財務狀況也不太好,大概私底下有什麼金援交易吧?」
「或許吧,不然怎麼可能甘願把長相那麼可愛的孫女送給別人?是我才不要呢。」
「啊哈哈哈...那如果是個身患重病,需要大筆醫療金,甚至有可能隨時都會死的孩子呢?」
「...那就再考慮。」
「所以說真不曉得對方是誰呢,竟然願意撫養這樣的一個孩子。」
「誰知道?就當是善心人士,有錢的長腿叔叔吧。」
「唉呀,這下害我也好想有個有錢的長腿叔叔照顧我哩。」

——真是一堆亂七八糟的流言斐語,無聊。

石田幸惠無奈地嘆了口氣,低頭看了一下文件上謄寫的資料。

八神はやて。
年齡,五歲。
運動神經元病變,初期LV2。
詳細疾病類型,不明。


「好小的孩子...」

小小輕呼一聲後,琥珀色的眼睛不自覺地注視起文件上所附的照片。

一雙骨溜溜的靈巧大眼,活潑可愛的笑容,實在很難想像這樣的孩子居然罹患重症,也很難想像在的她背後,那些八卦所提的故事。

石田幸惠輕輕闔上資料,開始認真地在腦中盤算該如何開口和小女孩說話,到底是要幽默些呢,還是要溫柔點會比較適當呢?
畢竟那孩子最近才剛遭逢許多不幸,包括父母去世的事。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石田幸惠站在410號房的門外,先是用力深吸一口氣,再抬起手,輕輕敲響門板。

「請進。」

帶有濃厚關西腔的柔軟音調自門後傳來。

石田幸惠打開房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早已梳洗整齊,正坐在輪椅上,小心翼翼地用沒打上石膏板的右手,試圖單手扭開夾在腿間的玻璃罐裝牛奶的小女孩。

「早安,醫生。」

小女孩停下動作,抬頭望向門邊的石田幸惠,非常有禮貌地笑著打招呼。

——咦?精神狀況會不會太好了點?

「嗨,早安,はやてちゃん...啊,我可以這麼叫妳嗎?」儘管對小女孩有朝氣的模樣感到相當訝異,石田幸惠仍舊保持笑容。
「當然可以,媽咪都那樣叫我的。」小女孩愉快地回答。
「那、以後我就這麼叫妳囉,はやてちゃん。」蹲下身子,石田幸惠摸摸小女孩柔順的褐色短髮,「我呢,我姓石田,石田幸惠,我的名字,請多指教。」

說完,石田幸惠便自顧自地牽起小女孩的手,輕輕地上下晃了晃。

「嗯!請多指教,石田醫生。」小女孩露出可愛的笑容,用力點了點頭。

「對了,想開牛奶來喝嗎?我來幫妳吧!」
「謝謝妳,石田醫生。」小女孩開心地遞出牛奶罐。

看著小女孩活潑的笑容,石田幸惠心裡的納悶不斷迅速地擴張。
照理說,父母才剛去世的小孩子,有這樣的表現與反應,是件很不尋常的事。
雖然接觸小孩子的機會不多,但從前在醫學書上曾經看過相關的兒童心理,明白地告訴自己這一切並不正常。

滿腹狐疑的石田幸惠,繼續不動聲色地觀察小女孩接過開瓶後的牛奶,輕輕搖晃著沒受傷的腿,滿足地享用早餐的神情。

——這孩子...當真是乖巧過頭了。
不哭也不鬧,也完全沒有任何的負面情緒,而是乖巧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

過度的壓抑,對一個孩子的身心發展往往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這是兒童發展心理學上一個人人都知道的理論。

想個辦法,讓她有個管道宣洩吧!

「吶,はやてちゃん,妳喜歡喝牛奶嗎?」伸手輕輕拭去小女孩唇邊沾上的牛奶,石田幸惠笑著問道。
「嗯,喜歡喲。」小女孩點了一下頭。
「為什麼?」
「因為爸爸說多喝牛奶可以長高,這樣就可以趕快長大。」眨了眨可愛的大眼睛,小女孩一本正經地說著。
「那、はやてちゃん為什麼想趕快長大呢?」

隨手拉了張椅子,石田幸惠坐在小女孩的身邊,支著下顎,微笑地看著她食用醫院配給的營養早餐。

「因為我想早點成為像爸爸和媽媽那樣的大人。」海藍色的大眼睛沒有閃過任何遲疑的色彩。

這孩子的父母,肯定給了她很多很多美好的回憶吧?
一般來說,這種情況是更加危險。
對家人的思念。

「はやてちゃん為什麼想變成像爸爸媽媽那樣的人呢?可以說給我聽嗎?」

故意性的繼續發問,琥珀色的眼睛仔細地盯著小女孩,試圖捕捉她臉上任何的表情變化。

「嘿!爸爸他很勇敢,從來都沒哭過。他也很害,什麼都會,會作好吃的飯和蛋糕、會講故事、會陪我玩,也會逗大家開心。媽媽也是,是個很漂亮、很溫柔的人,總是會抱著我,聽我說話,唱歌給我聽...吶,石田醫生,妳說我能像他們一樣,變成很棒的大人嗎?」小女孩先是帶點得意的敘述自己的父母,最後是以非常認真的神情,抬頭望向那雙始終凝視自己的琥珀色眼睛。

突然反被小女孩盯著瞧的石田幸惠,先是楞了一下,然後挫敗地放下原本支著下顎的手,嘆了口氣。

——呼,真的是個很倔強的孩子呢,怎樣都不願意表露自己真實的感情,明明都已經問話問到這種地步了。
算了,反正以後有的是時間,既然我有這個機會成為這孩子的主治醫生的話,那麼我就得負責照顧她的健康。
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也不論她能夠走多遠。

因為,我是她的醫生,她是我的小小病人。

「嗯,這個是當然的囉!因為はやてちゃん是他們的小孩啊。我相信はやてちゃん一定會成為一個很棒、很勇敢的大人!」石田幸惠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頭髮,隨後狡黠地笑了笑,「所以呢,為了能夠變成像爸爸媽媽那樣的大人,從現在開始,要好好聽我的話喲。」
「咦?」

小女孩先是不解地歪頭看了石田幸惠幾秒,接著像是明白了什麼事般,急忙搖頭。

「不要,我不要吃藥!」小女孩急得大叫。
「不可以喲,はやてちゃん不是想變成像爸爸媽媽那樣勇敢的大人嗎?那就勇敢一點,把這些吃掉。」搖晃著手中的藥包,石田幸惠露出愉快的笑容。
「唔...那、那先放著,我等等再吃...」小女孩囁嚅著瞟向那袋「敵人」,向後縮了縮。
「不行!我已經從三井醫生那裡知道了,妳經常偷偷把藥扔掉,所以我得親眼看到妳吞下去才行。」
「嗚——」眼淚開始在海藍色的大眼睛裡打轉,這樣的反應讓石田幸惠當場不知所措了起來。

——可惡,為什麼這孩子該哭的時候不哭,偏偏這種時候才會哭呢?狡猾!
這下可好了,這絕對會是場長期抗戰!不管是我和病魔,還是和這孩子。

「少來!就算妳哭我也要看著妳把藥吞下!」
「不要啦,那個好苦——
「乖,不然下次我就把份量變多喲!」
「...石田醫生是壞人——
「所以妳吃還是不吃?」
「嗚——我吃就是了...」

新曆62年2月15日。
這一天,是海鳴大學附屬醫院新進的年輕女醫生石田幸惠,與八神はやて第一次見面的日子。在往後的數年中,石田幸惠為了醫治八神はやて的疾病,投注不少心力。這對當時小小年紀的八神はやて而言,石田幸惠是個非常重要的人,像是親人般的存在。

在那之後——

~Plus+.星屑の記憶Recollection~Final Stage.Ⅴ ~完~



コメント

  1. 竹葉 | URL | EBUSheBA

    >>白茫茫的大地。
    >>隆冬的初雪,終於在前一晚緩慢而幽雅地降下。
    狸貓的八字忌雪嗎...每次重要的人領便當都是在這種白雪紛紛的日子...

    >>正愉快地玩著遍地的銀白
    銀白...大Rein的長髮,借代一下後...好糟的形容(掩面)(喂)

    >>外公和爺爺是一樣的東西嗎?我沒看過呢!
    領悟到力不錯嘛XD竟然能和爺爺聯想到一起~
    (以小孩子的理解來看的話)

    >>所以外公是媽咪的爸爸囉?
    還是爸爸的敵人(爆)

    >>就跟我喜歡爸爸一樣嗎?媽咪和外公。
    >>一個憂心愛女的父親,最深、最痛的夢魘。
    >>多麼希望能永遠牽著妳的手、陪在妳的身邊,直到妳長大...
    >>沒錯,爸爸好愛好愛妳,一點都捨不得妳就這樣離開我的身邊...
    然後長大後看著她牽著別人的手(喂)
    果然出來混都是要還的...搶(喂)了別人的女兒,然後看著自己的女兒被別人搶(等一下,重點搞錯了)

    >>哈哈哈哈哈,怪獸――
    看到怪獸不是害怕逃走而是大笑,這孩子果然是未來的魔王XD

    >>筆直地打中目標物的後腦杓。
    >>妳跟妳媽咪一樣都打不準――
    八神媽明明打得很準嘛=3=
    所以那個打不準到底是遺傳到誰的?(看著八神爸)

    >>小搗蛋鬼妳吃裡扒外,偷打爸爸!
    >>Nice,媽咪果然沒白疼小はやて。
    誰叫爸爸不是大姐姐=3=

    >>所以...請不要帶走小はやて...
    所以要帶走的對象女變了一下(默)


    先這樣XD

  2. 凌竹心 | URL | 0R/Y/T.o

    今天才回來看這篇=3=

    海鳴市和外面經常給人是不是同一個世界的感覺,特別是人=3=

    然後出院后的設定由後記的感想部份補完了,這邊又加了個太古遺產@@(是說八神爸不可能自己駕駛出問題吧)
    這麼說來突然的小規模雪崩造成的視野驟然惡化……哎算了這個也不好掰(拖)

    =====同樣是無關的分割線=====
    最近經常有將はやて和ヨズガノソラ里的瑛影像混乱的感觉(殴)
    就遇到无论多么痛苦的事情都不轻易让身边的人担心而显露笑容这一点,虽说创作时间上后者应该是以はやて为原型的创作(我一直这么相信着=3=),有时还是会出现意象反噬呢(啥)
    不過吃藥那部份實在是XDDはやて妳這樣太犯規了

  3. leoheart | URL | yNkD6PME

    To 局長大人:

    >>狸貓的八字忌雪嗎...每次重要的人領便當都是在這種白雪紛紛的日子...

    八字不合...所以之後才會生了個沒用的小冰塊來頭痛?XDDDDD

    >>銀白...大Rein的長髮,借代一下後...好糟的形容(掩面)(喂)

    壞了壞了= =
    雖然之後還真的玩了...(被拖出去打)

    >>還是爸爸的敵人(爆)

    那就要問當年爸爸到底做了什麼好事,讓外公變成爸爸的敵人阿XDDDDD

    >>然後長大後看著她牽著別人的手(喂)

    其實早就已經看到那隻小狸貓帶媳婦回家了阿XDDDDDDDDDD
    自己還點頭答應的咧www(被打凹)

    >>果然出來混都是要還的...搶(喂)了別人的女兒,然後看著自己的女兒被別人搶(等一下,重點搞錯了)

    咦?重點應該是女兒去搶別人吧?XDDDD
    結果害媳婦有苦難言(啥鬼)XDDDDD

    >>看到怪獸不是害怕逃走而是大笑,這孩子果然是未來的魔王XD

    正確說法是這孩子才是怪獸吧XDDD各方面來說(毆)

    >>八神媽明明打得很準嘛=3=
    >>所以那個打不準到底是遺傳到誰的?(看著八神爸)

    八神爸:「像她外公!(一秒)」
    八神媽:「...想死了嗎?(瞪)」

    >>誰叫爸爸不是大姐姐=3=

    誰叫爸爸也是狸貓(爆)

    >>所以要帶走的對象女變了一下(默)

    換個方式想,這是件好事,
    不然以後就得為了女兒,天天上別人家(或警局)去道歉XDDDDDD

    To 凌桑:

    >>今天才回來看這篇=3=

    因為我拖了太久才po(爆)

    >>海鳴市和外面經常給人是不是同一個世界的感覺,特別是人=3=

    因為海鳴市住了一堆怪物阿= =||
    高町家(全家*被圍毆*)、月村家(全家*被拖出去扔*)、アリサ、執行官家、八神家etc.
    一個小城鎮里就有這麼多怪物...(轉頭)

    >>然後出院后的設定由後記的感想部份補完了,這邊又加了個太古遺產@@(是說八神爸不可能自己駕駛出問題吧)
    >>這麼說來突然的小規模雪崩造成的視野驟然惡化……哎算了這個也不好掰(拖)

    感想寫的拉拉雜雜,其實還有一些想法沒有寫全,不過沒關係了XDDDD
    太古遺產那邊是為了給多一點合理性,不過看起來還是很失敗...
    套句某人說的,「腦補劇情太多」(毆)
    說實話,銜接石田醫生和葛爺爺的故事中間,還有一段被我鬼隱掉,
    或許那邊補了以後會比較完整也說不定orz
    至於用雪崩的話...這小狸貓真的是衰到家了囧
    要抓去算一下命,看看是不是專剋父剋母又剋另一半(老婆)的大衰鬼了囧

    >>最近經常有將はやて和ヨズガノソラ里的瑛影像混乱的感觉(殴)
    >>就遇到无论多么痛苦的事情都不轻易让身边的人担心而显露笑容这一点,虽说创作时间上后者应该是以はやて为原型的创作(我一直这么相信着=3=),有时还是会出现意象反噬呢(啥)

    基本上我常幹這種事(掩面)
    總是不知不覺把はやて的影子套到別的角色身上去orz
    我果然是壞了()

    >>不過吃藥那部份實在是XDDはやて妳這樣太犯規了

    有點小孩子而不是老成的感覺了吧?XDDDD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13-d137a169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