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聖誕文】Another 10 years after ~ StrikerS IF(一)

2009年12月25日 00:00

聖誕快樂!XDDDDDDDDD

準備要送的禮物,還差一篇(大笑)
不過沒差啦,晚一點再補上就好XDDDDDD

這次的基本構造是來自遊戲版的妄想=3=當然還加上許多外在因素刺激(浮青筋)(喂)才出現這種一連串糟糕透頂的粉紅物,寫到一整個掩面= =||
總之,這就當成是聖誕節的娛樂吧=3=
別去在意OoC和肥過頭的問題吧wwwwwwwwwwwwwwwwwwwwwwww(樂)(喂)

以上,祝各位聖誕節快樂!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願望。
那是一個在十年前,許下的願望。

祝福之風的願望。



Another 10 years after ~ StrikerS IF——何度も、何度も…


12月24日。

白茫茫的大地。
隆冬的瑞雪,緩慢且幽雅地降下。

這種天氣,很適合攜著家人的手,呵著輕飄飄的霧氣,然後在談笑中一同欣賞美麗的銀白世界,分享彼此相依的溫暖。

——如果可以的話。

年輕的二佐無力地瞪著會議桌前,那一疊又一疊足以抹煞所有好心情的資料後,默默瞟向腕上的錶。

四個小時又五十三分!
這種沒重點,連討論個雞毛蒜皮的議題也有辦法吵翻天,無聊到根本是浪費生命的老人盆栽會議,居然整整耗了四個小時又五十三分...啊,錯了,已經是四個小時又五十四分!

好想開溜。
年輕的二佐不禁在心中大聲哀嚎了起來。

「不是早就已經報告過,我們部隊需要——
「就說了,你這種提案我們怎麼可能會審核通過?」
「那好,給我個理由阿!」
「因為太浪費經費!告訴你——

各持己見的爭辯,沒營養的鬥爭,總是不斷重複、重複、再重複。
現在,會議桌上上演的,正是這樣司空見慣,不知道已經在這場會議中出現多少次的戲碼。
兩個年紀半百的大男人,互相指著鼻子,臉紅脖子粗地爭吵,手上的文件也像是抽筋般不住地抖動,就只差這兩位當事人沒動手揪住對方領子而已。

不過,也快了吧,照這種互不相讓氣氛看來。

「...。」

若是能以漫畫來表現年輕二佐此刻的神情,肯定少不了一個又一個的青筋,和嘴角上下抽蓄這兩種慣用手法的總和—— 一種快跳起來翻桌的表情。

毫不避諱地打了個哈欠,年輕的二佐索性向後靠往椅背,隨後半瞇著深沈的海藍色眼睛,凝望著細緻的腕上,那支色的腕錶。

一支在洗鍊的色基調中,仍舊難掩其中飽含貴氣風華的精緻腕錶。

看著看著,年輕的二佐不由自主地伸出食指,劃過深色的皮製錶帶,輕輕撫向錶面,順著隱隱透著細微金色光芒的錶框玩弄了起來。
在那一瞬間,原本僵硬的表情,突然變得十分柔和。湛藍色的雙眼,彷彿清澄的湖水,映照出一道銀色的身影。

Reinforce。

擁有這名字的主人,正是將那支外表樸實,卻能完整彰顯配戴者個人魅力的錶,送給年輕二佐的贈方。
一個對年輕二佐而言,有著獨特意義的人。

不過,年輕的二佐至今仍未搞清楚她對自己來說,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意義。
自從被喻為「奇蹟降臨」的那天後,與她,就像是親密的家人般,分享彼此的心情,環抱相同的夢,攜手度過每一天。

是的,就像是親密的家人般。
應該是這樣才對。

但是,事實卻不是這樣。
似乎是哪邊出了什麼問題,和其他的家人們相比,在自己的心中,她又明顯地與眾不同。會格外在意她的感受,會時常莫名起妙地一旁注意起她的一舉一動——

好奇怪。
明明一樣是家人,為什麼在順序的排位上還會出現段差?
好奇怪...可是又說不出到底是哪裡奇怪。

這樣的不同,究竟是源自何處,年輕的二佐至今仍舊不明白。
只知道看她展露出比任何事物都還要來得吸引人的笑容,會感到特別開心,也知道假使有一天她不在身邊,內心深處肯定會有個洞,漫無止盡地吞噬掉所有的一切。

家人。
最重要的家人。
加個「最重要」這三個字,肯定不會有錯!

對,最重要的家人。

年輕的二佐釋懷地笑了笑,將這個再度冒出的問題,再度以相同的答案劃下句點。
然後,輕輕閉上眼睛,在腦中想像著會議結束後,一直在等待著自己的她,會有什麼樣可愛的舉措來表現她對自己的關心呢?然後,稍晚些,又會有什麼樣有趣的動作來表達她對自己精心安排的節目的感想呢?

好期待。

想到這點,年輕的二佐瞬間精神抖擻了起來。
如果那些聒噪惱人的爭吵,如果能換得她的一句「辛苦了」,獲得一個溫暖的笑容,好像已經不算什麼了。

啊,就把現在這個無聊的會議,當成是領賞用的必要犧牲吧。

年輕的二佐微微一笑,背部離開椅背,挺直背脊,繼續與難耐的時間進行未完的對抗賽。

金色的秒針滴答、滴答地繼續運走,分針亦一格、一格地緩緩移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議場中的官員們終於停止爭吵,會議也宣告結束。宛如打贏一場艱鉅戰爭的年輕二佐,展露愉的神情,片刻不容緩地收拾桌面上戰後的文件,拎起披在椅背的米白色長掛外套,踏著輕鬆的步伐準備離開戰場。

「啊,八神,等一下。」

正當即將步出會議廳時,一名同僚出聲叫住年輕的二佐,小跑步跟上她的身邊。

「很悶吧,會議。」為了配合年輕二佐的身長腳步,跟在一旁的同僚明顯降緩行走速度。
「別說了,都是這種會議拖住我的時間,這下又有一堆公文堆積在那裡了。」年輕二佐揮了揮手,無奈地回答。
「彼此彼此,這下又得熬夜批公文...」同僚哭喪著臉,垮下肩膀,接著以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著年輕的二佐,「這種時候真的好羨慕妳啊...」
「慢、慢著,羨慕我幹嘛...」年輕的二佐楞了一下。
「因為像這種時候,有沒有優秀的副手就有決定性的差別了...」同僚一臉“少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表情睨了年輕的二佐一眼。
「哈?」

「沒錯!我也好想要有個害的副手啊啊啊啊啊——————
「咿——————!!」

冷不防地,另一名的同僚也對「副手」這個議題發表意見,隨後抱頭哀嚎了起來,著實嚇了年輕二佐好大一跳。而這聲有些淒的哀嚎,更是吸引更多的同僚聚上前來。

「對對對,有沒有好的助手真的差很多!」
「是阿,沒有一個好的助手,下場就像我這樣——
「嗚喔,別說了,越說我越想哭。」
「別哭別哭,我們都是一樣的...伙計。」
「然後有好的助手,就像八神那樣...」
「沒錯沒錯!這可真讓人嫉妒啊!」
「更別講她那位副手還是個難得的美女!」
「別怒別怒,反正那傢伙早就已經是公敵了。」

被一群人同時同仇敵慨地瞪著,年輕的二佐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

「喂...關我什麼事?」
「「「「當然關妳什麼事啊!!!妳這個令人髮指的幸運兒!!!」」」」

於是,整天的會議,就在年輕的二佐被眾人圍剿的情況下,歡樂地落下ending的布幕。

好不容易擺脫那群簡直快把自己給剝皮的同僚後,年輕的二佐拎著公事包,帶著愉的心情,快步走向飯廳。因為接下來的,是格外具有意義的「平安夜」,而一向細心浪漫的年輕二佐,早就已經計畫好所有的行程。

——十年前的平安夜,是創下奇蹟的紀念日,也是兩人的手就此真正的緊繫,一切的開端。
其他的孩子們很有默契,特地在今天的十週年紀念,讓兩人擁有單獨相處的夜晚。還不止如此,孩子們甚至背著自己和Rein,在後頭偷偷籌備聖誕節的節目呢。

想起家裡那群可愛的孩子們認真的模樣,以及稍晚的行程,年輕的二佐不禁微微一笑。
所有的疲憊,早已全數消失不見。

只是這樣的好心情,在見到那抹銀灰色的身影被一群男同事們團團包圍的場景後,瞬間滅到最低點...。

「Reinさん,巧海真的是個很棒的對象呢!英挺帥氣又溫柔有前途,我要是女人的話都想嫁給他了呢!」一名管理局的幹員一手撐在桌上,一手撐在腰後,正卯足全力介紹著身旁那位害羞的同伴。
「沒、沒有啦!別亂說話!」一名鬢髮稍長,有著紅褐色短髮的青年趕緊揮手否認,白晰的臉上滿是害羞的色彩。

——什麼跟什麼啊...
撞見這番景象的年輕的二佐,僵在飯廳的入口,海藍色的眼睛瞬間轉為更加深沈的藍。

「嗯,鴇羽さん的確是一表人才,我想一定有很多女孩子欣賞呢。」被站在不遠處的年輕二佐緊盯著的銀髮少女,微笑地點頭同意該名管理局員的說詞。

—— 一表人才個頭!畏畏縮縮!
聽見銀髮少女的回話後,年輕的二佐當場在心裡暗罵出聲。

「對啊對啊,連我們都很嫉妒咧!」圍在一旁的年輕管理局員們,在得到銀髮少女的贊同後,登時鼓譟了起來,開始更進一步的追擊。

「那麼Reinさん,妳對巧海的看法呢?」另一名年輕小伙子繼續發問,露出非常期待的神情。
「嗯,該怎麼說呢?很有禮貌...然後...」雖然很苦惱到底要怎麼回答,銀髮少女還是支著下顎,認真思索著。
「然後呢然後呢?」

看見銀髮少女斂下眼睫,努力思考的模樣,所有的人立刻充滿期待地伸長脖子,更加圍向銀髮少女,一個一個都想搶先得知任何一項足以讓人興奮的答案。

「嗯...然後——

——混帳!沒有然後了啦!
一瞧見銀髮少女輕啟雙唇,準備說出口的瞬間,年輕的二佐終於按捺不住渾身沸騰的血液,緊握著拳頭,大步走向銀髮少女的所在。

「你們有完沒完!想對我的副手幹嘛?!」總是笑臉迎人的年輕二佐,很難得的沈下臉,帶著怒意,中斷了銀髮少女接下來的發言。
「二、二佐!?」

完全沒注意到年輕二佐的出現,還兀自興奮地圍著銀髮少女起鬨的管理局員們,一聽見背後猛然響起的聲音,一個一個是驚愕地轉過頭,慌張失措地看向長官。

「啊,あるじ,開完會了?」銀髮少女甫見到年輕二佐,深邃的深紅裡,立刻流露出掩不住的喜,關心地發問。
「嗯。」年輕二佐悶悶地應了一聲。

雖然已經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依舊壓抑不住那股不知為何而生的怒氣。海藍色的眼,不由自主地掃向那群還緊挨著銀髮少女的小伙子們,尤其多看了一眼被名為鴇羽巧海的青年,臉色有些難看。

局員們在意識到長官的眼神後,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響頓時響起。眾人慌亂地將座椅全數歸位,識相地退開一大步,隨後併攏腳跟、挺直背脊,急忙朝那位看起來心情頗差的長官行禮。

「八神總隊長您好!」

鏗鏘有力的聲音剎時間在飯廳裡響起,也格外引人注目。
在眾目睽睽下,年輕的二佐隨意地揮了揮手,隨手拉開椅子,放下公事包。

「不必多禮,快回去吃飯吧!忙了一整天,肚子都餓了吧。」強迫自己露出笑容,年輕二佐以平穩的聲調說道。

「是!」

一接收到年輕二佐的指令後,讓一群僵直背脊,完全不知到該如何是好的局員們,如獲大赦般地吁了口氣,喊了一聲「謝謝二佐」後,以近乎落荒而逃的速度,飛快地離開現場。
而那位青年原先不太願意就此離開,藍紫色的眼睛始終望著銀髮少女,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注意到少女自從年輕二佐的出現,漂亮的深紅色眼裡便不再有其他人的影子後,青年彷彿理解了什麼似的,在朋友們的拉扯示意下,也跟著動身離去。

「二佐,祝您有個愉快的夜晚。」離去前,青年瞥了銀髮少女最後一眼,靜靜地向年輕二佐微幅行禮。
「嗯,辛苦了。」

年輕的二佐輕輕點頭回禮,然後在目送對方離去後,默默褪下米白色的軍用長袍,在銀髮少女的對面位置坐了下來,海藍色的眼裡滿是不解的懊悔。

搞什麼,怎麼會這樣?為什麼要發脾氣?

Rein的長相很漂亮,個性又好、能力也很強,對男孩子而言,Rein無疑是個很迷人、很有吸引力的對象。這樣完美的女孩子,會被人追求,本來就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事情...啊,不對,應該說沒被人追求的話,那才有鬼!因為就連自己都曾被追求了,不是嗎?
可是現在是怎樣?身為她的家人,身為整個家族的大家長,應該要為此感到開心和光榮才對,為什麼卻是當著眾人面前發脾氣,嚇跑對Rein有意思的部屬?

失態!

無論是從家人的角度,還是從長官的角度。
指揮官守則第一條「切記臨危不亂」、第四條「善於掌控及管理自我情緒」、第九條「不隨意在下屬面前暴露任何的負面情緒」、第十條「不輕易對下屬發洩情緒」、第十三條「不得任意使用權限」、第十八條「不可因個人私事而破壞部隊和諧」、第二十二條...——這麼多項戒條,居然全部都犯了!

到底是哪邊出了問題?
誰能告訴我?

伸手按向緊皺的眉頭,年輕二佐只想放聲大叫,好發洩一下充塞在心裡那早已纏繞在一塊,完全不知到該從何解起的鬱悶與困惑。

「?」

不斷沈浸在疑問之海,試圖尋求出適切、合理答案的二佐,絲毫未注意到前方的少女,正睜著漂亮的深紅色眸子,目不轉睛地瞧著自己。

「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生氣?是議會上發生什麼事了嗎?」望向年輕二佐略顯緊繃的下顎,以及有些僵硬地動作,銀髮少女在年輕二佐就坐後,擔憂地開口問道。

會讓溫和的あるじ發脾氣,應該是和會議有關吧。
あるじ很有責任感,也有很多想法,總是很容易太過認真呢。
銀髮少女默默地在心中想著。

「會議沒有怎樣,不是跟會議有關係。」面對銀髮少女的問話,年輕二佐再度悶悶地回答。
「咦?」像是聽見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銀髮少女不解,也更擔心地看著眼前的家人。

あるじ平常很少這樣的。
一定是發生什麼令她感到十分不愉快的事。
這下可比會議上的事情更麻煩了。

「...好、好啦,其實我...」被那雙誠摯的赤眸緊盯著的年輕二佐,知道很難瞞過那位總是能洞悉自己想法的聰慧副手後,垮下緊繃的肩膀,低聲說著:「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剛才看到妳被一群人包圍的時後,突然感覺不高興而已。」
「咦?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很奇怪...算了,不管了,吃飯吃飯!妳應該也餓了才是。」看著很顯然因為這答案而吃驚的銀髮少女,年輕二佐更加後悔方才那些突如其來的行為,索性帶開話題,不想談論。
「嗯,あるじ辛苦一整天,得多吃點才行呢。」似乎明白年輕二佐的心思,銀髮少女微微一笑,順著年輕二佐的意,不再繼續追問。
「妳也是。我不在的時候,獨自一人處理那堆公文肯定是累翻了。真多虧有妳在,不然鐵定趕不及後天的隊務報告呢。」

——也會趕不及在今晚和明天,好好過個屬於我們家的大日子呢!
想起更早些忙到焦頭爛額的隊務後,年輕二佐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臉頰。

「欸,Rein妳知道嗎?Kelvin還為此跟我抱怨,說什麼一樣都是部隊長,副手卻差那麼多哩。」
「那也是因為我有個好上司啊。」聽見年輕二佐的笑聲,銀髮少女也跟著輕笑起來。
「いやいや,去問問Kelvin他們就知道了,每個人都是一副『欠揍的タヌキ』的樣子在瞪我咧!」開心地上下擺了擺手,年輕二佐露出得意的笑容。
「タヌキ什麼的...あるじ不要緊嗎?」
「唉呀,那不是重點啦,重點是『我的副手是Rein』的這件事,大家可是嫉妒的要命呢。」
「可是...」
「而且妳看,確實有像啊,如果多條毛茸茸大尾巴,那就更像了。」
「噗。」

看著銀髮少女一臉替自己打抱不平的模樣,年輕二佐笑得更開心,令她原本就濃厚的小孩子心性,一瞬間像是受到鼓勵般引燃而起。暫時拋下所有負面情緒,生動活潑地表演許多逗趣的表情,惹得坐在正對面的少女登時笑出聲來。

「所以呢——」聽見銀髮少女耳的聲音,年輕的二佐對於自己成功扭轉氣氛,感到相當開心。

果真,看著她的笑容,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年輕二佐如此想著。

「耶?」
「是啊,然後那幾個傢伙——
「當真?」

於是,雪白的平安夜就在如此融洽的氣氛中愉地展開,一切回歸到彷彿什麼都沒發生般。之後的步調,也一如年輕二佐的計畫,兩人一同度過美好的夜晚——重回海鳴市的街道,購買預計在午夜放在孩子們床頭邊的禮物、在大排長龍的人群中,排隊等候翠屋特製的聖誕蛋糕、踩著柔軟的雪地,挽著彼此的手,相攜前往海鳴市的後山,挖出十年前兩人共同埋藏的「願望」。

雖然手有點凍僵,紅通通,但在見到對方手上的信箋、望著彼此凍紅的雙頰相視而笑後,寒冷的天氣,也算不上什麼了。

我想讓妳看看最美麗的青空、不再讓妳哭泣。這是當年年幼的小二佐留下的。
我想讓妳見到許許多多、我能夠給予的一切。這是當年的銀髮少女寫下的。

屬於兩人的平安夜,靜靜地在燈火燦爛的街景,以及朦朧的夜色之中,完美地劃下句點。

然而在年輕二佐的心中,有許多的問號始終不停在擴大,未曾停止。

——究竟是為了什麼?

明明最初開始,說好要盡全力給予她幸福的人,不就是自己嗎?
為什麼現在卻硬生生打斷她擁有更好的幸福的機會?
很奇怪,實在太奇怪了。

絕對不是因為對方是那個叫鴇羽巧海的部屬的關係。
他與自己並無任何仇怨,照理說不可能發生那樣的事才是。

佔有欲?
是佔有欲嗎?
就好像不想分享自己的玩具給別人的小小孩子,緊緊護著,不肯放手。

十年了。
自以為的家族情感,肯定在這十年內發生了什麼問題,開始變質,甚至越來越嚴重。
儘管早已隱約有所察覺,卻總是以「最重要的家人」這幾個字,輕描淡寫地忽愣過去,任由問題繼續擴大。

逃避?
是逃避嗎?
就好像不願意面對事實的人,拼命找尋其他的藉口,想盡辦法掩蓋。

「嗯,真該說來得正好嗎...」似乎感覺到什麼,年輕的二佐突然微微一笑。

不必回頭,也不必開口,打從對方朝自己走來的那一刻,就已經知道來者是誰。

Signum和Zaffila相仿,腳步較為沈重、Shamal的步伐略顯細碎、Vita雖然已經沉穩許多,但仍舊摻雜著些許浮氣。至於年紀最小的小Rein,是充滿了濃厚的孩子氣。

而她的腳步,則是像她的聲音一樣,輕輕柔柔——

「あるじ?」柔軟的音調,既輕既暖地自身後傳來。

——是Rein。

「あるじはやて,怎麼又沒穿外套?這樣站在窗前,很容易感冒的。」語氣與眼神裡充滿著無奈。緊接著的,是溫暖的外套覆上肩頭,以及一杯溫過的熱牛奶遞到自己面前。

「還有,咖啡少喝,那種東西不好。」赤紅色的眸子瞪著對方手上那杯色的東西,銀髮少女繼續說著。
「忘了,對不起。」接收到帶有不滿的明示,摸摸後頸,放下裝有咖啡的馬克杯,接過少女遞上來的熱牛奶,年輕的二佐笑著向她道歉。

「小Rein睡了嗎?」
「嗯,剛睡著了,看起來很累的樣子。」點點頭,銀髮少女輕聲回答。
「看來今天她的擔當教師有可能是Schach修女哩,那可是連我都招架不住的。」年輕二佐啜飲一口熱牛奶後,微笑地說道。
「應該是。」銀髮少女也回以一個笑容。
「嘿,這樣好辦多了。等等放禮物到她襪子裡的時候,肯定不會被發現。」

小Rein,承繼希望與祝福,作為繼承人,誕生在這個家族的小成員。

十年前,作為引發奇蹟的代價,銀髮少女Reinforce幾乎失去了所有的能力,包括身為融合騎與夜天之書管制人格的一切。也因如此,當時年紀尚幼的二佐はやて,面對往後的任務裡接踵而來的戰鬥,缺少融合騎的輔佐下,總是無法發揮全能,甚至掛彩。
為了避免繼續發生這類情況,年輕的二佐與銀髮少女達成協議:多添一名家族成員來彌補戰力上的缺失,也讓最年幼的小騎士Vita,有個年紀相仿的妹妹,陪伴她一塊成長。

現在,這道新生的祝福之風,若以「天之驕子」這句來形容,或許也不為過。
全家人所給予她的寵愛與照顧,是無微不至又極為呵護,但也不是全然縱容,尤其是Reinforce,對她是更加嚴格,無論是魔法學習還是在人格培養。
當然小小年紀的小Rein,天性也十分好學勤快,總是想把握任何機會學習,像最近,就在聖王教會附屬學院裡學習。

我想當はやてちゃん和大家的助手,至少要能像Reinforce一樣,獨當一面。
這是小Rein的願望。

有時候,就連年輕的二佐都會看著那孩子搖頭,太過認真。雖然每當她這麼對家人提及時,總是被大夥吐槽「這種事妳最沒資格講」。

不過這也好,至少小Rein有個目標。
年輕的二佐如此安慰自己。

「あるじ。」
「是?」轉頭看向突然叫喚自己,在月色籠罩下格外耀眼的銀髮少女,二佐的第一直覺反應是“來了!”,完全沒有其他第二腹案。

「あるじ,妳還很在意吧?晚餐那件事。」

果然,Rein太敏銳。
閉上海藍色的眼睛,年輕二佐笑著輕哼一聲。

「嗯,是啊。」沒隱瞞,坦白回答。

反正也瞞不住。
畢竟從小到大,和自己最為親近的,應該算是Rein吧。

或許是念動核曾經相互連接,共有著彼此的記憶與過去。就算切離之後,長期累積下來的經驗,也依舊能不透過多少語言,只需單純的動作或表情,大概就能明白對方的心思。在最需要對方的時候,也不必開口呼喚,很自然就能察覺。

就好比現在。

這種貼近感,比任何人都還親近,就好像半身般的存在。

是的,無可取代,半身般的存在。
不是單純的主與僕,而是比朋友、比家族都還要親近的存在。
只要看得見對方,似乎就能闖過所有難關,因為那是支柱般的強烈信。

獨一無二,最重要的存在。
所以,自己才會許下想守護她,給予她所能給予的,幸福的極限,也不會再讓她哭泣的心願,不是嗎?

這麼想的話,似乎已經能多少知道困惑自己那麼久的答案了呢——

「我在想自己為什麼會發脾氣。」摸摸後腦杓,年輕的二佐笑著迎視那雙純淨到彷彿能融去所有傷悲的赤眸,伸出手,撫向垂散在頰邊,正閃爍著絲絲銀光的漂亮長髮。

「あるじ?」不解地低下頭,看著年輕的二佐嘴角噙著微笑,勾起自己的銀髮,輕柔地繞向耳後的親暱動作,銀髮少女不禁開口輕喚。

好認真,あるじ的表情好認真。
あるじ雖然和平常一樣溫柔地替自己整理頭髮,雖然在笑,但臉上的表情卻是那樣的認真。
就好像在確認什麼事物般,異常認真。

銀髮少女的目光,先是隨著輕撫自己的手指無聲地移動,在對方小心翼翼地沿著輪廓,逡巡著自己的唇,感受到裡頭飽含的情感後,對上那雙無論何時都閃耀著自信與溫潤的色彩,宛如浪潮波光般迷人的湛藍色眼睛。

「我可以抱抱妳嗎?」然後,充滿個人風格的獨特音調輕輕響起。
「嗯,可以。」銀髮少女點了點頭。

徵得對方的同意,年輕二佐先是笑了笑,接著雙手環住少女玲瓏有致的腰,臉頰貼住溫暖的胸口。作為回應的,銀髮少女也伸手撫摸年輕二佐的深褐色俐落短髮,下顎輕輕靠向她的頭。

寂靜的室內,無聲的二人。

噗通、噗通——

耳裡能聽見的,就僅剩規律又強而有力的律動。
那是總是能平慰自己的情緒,總是能帶給自己勇氣,總是在一旁守著自己,總是替自己大聲加油的心跳聲。

噗通、噗通——

完全不敢想像失去這份溫暖又切實的擁抱的時刻,會是多麼寂寞。
或許,屆時的自己,也不再是完整的自己。肯定會有不知該從何彌補起的空缺與遺憾,滿滿的、滿滿的——

我,八神はやて,大概是全世界最蠢的搜查官吧!明明所有的證據都已經確確實實地攤在眼前了,不是嗎?
這麼簡單的理由,竟然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才發現。

真的是個大傻瓜——

「現在,我終於知道一件事。」
「嗯?」

聽見頭上傳來一聲輕哼,年輕的二佐閉上眼睛,雙手更加用力地摟住纖細的腰身,一面貪婪地享受環繞著自己的香味,一面聆聽對自己而言,是天籟,也是歸屬的心跳聲。然後微微一笑,緩緩地、一字一句地說出找尋了許久,終於得到的答案。

一切根源的答案。

「我啊,一直都對Rein——

墊起腳尖,伸手輕輕環向銀髮少女的項頸——

褐色與銀色的髮絲,彼此交錯。
交雜著略微混亂的氣息。
迷濛的月色下,海藍與深紅,正相互凝視著。


愛してるよ。
最初から、いつも、いつも...
そして、この気持ちはどんな未来にも変わらず、
何度も,何度も、一緒にいきたい...
二人の未来へ。




Another 10 years after ~ StrikerS IF——何度も、何度も…
If篇(一).完






■作者廢言:

  某天在家修改口頭報告用的投影片時,我翻出自己在去年同時期寫下的,所謂的「聖誕文」。那時,還沒有PSP IF篇的消息。在一面喝咖啡,一面閱讀下,我回想起當時寫那篇文的契機以及心情。「10 YEARS AFTER」,是一首少年時期我最愛的歌曲,出自於...Gundam=3=好啦,我承認我從小時候就很宅,是個宅少年,書櫃、抽屜夾層裡,總是偷偷放了漫畫和Gundam小說。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當時心情極差(笑)又不知道找誰發洩(喂喂喂喂XD),在打開音樂時,意外聽見了這首歌,然後聽著聽著,就冒出了許許多多的想法。

  回頭再看那篇文章,雖然對自己的用字用語、章句結構等等都頗有微詞,但是掩蓋在笨拙文字裡,那滿溢的想法,依舊沒有改變 -- はやてちゃん,以及給予她天空的那位少女間,那層深且厚的羈絆。在我的想法中,大Rein確實是改變はやてちゃん一生,給了她未來,卻也給了她遺憾的人。在A'S結尾的時候,或許官方提供的內容,還沒那麼強烈、深刻地表達大Rein對はやてちゃん究竟影響有多嚴重,但是到了SS,在はやてちゃん的一言一行中,卻不斷在陳述著。我喜歡はやてちゃん,也很喜歡大Rein,從最開始看なのは系列時,就已經覺得這兩人的關係密不可分,是半身,也是無可取代的存在。當然,我不是個百合主義者,我曾經向某人坦白過,假使Verossa可以好好照顧はやてちゃん,我並不反對這組的配對,同樣地,對Yunno和なのは的組合也是如此。只要她喜歡,只要他能給她幸福,那麼BG又何妨?

  於是,在那樣的心情中寫下了那篇文,然後,在不同的心情下,又寫了另一篇文,這兩篇,都是10 YEARS AFTER。然而同樣的十年後,願望,卻是完全的不同。新寫的糟糕文(大笑),與去年的作品,最大的差別正是在大Rein。一樣是九歲的孩子對十年後的盼望,卻有著不同的差別:一個是希望十年後的自己,可以更堅強、更勇敢,成為一個不會令她失望的優秀大人;另一個是希望十年後的自己,已經讓她看過最美麗的天空,給予她最多的幸福,成為一個可以照顧她、不讓她再次掉淚的大人。看到了嗎?這就是差別。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中,願望與未來,都會不同。雖然還沒玩過PSP遊戲,還不知道假使大Rein能留下來,對はやてちゃん會有什麼樣的影響,目前還不明確,但是可以知道的,在宣傳CM圖中,はやてちゃん的臉上掛著的是「真正」的笑容,是「無憾」的幸福。這也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很希望、很希望能夠看到IF篇的原因:我想看到不再逼迫自己的はやてちゃん、想看到可以打從心底微笑的はやてちゃん、想看到毫無缺憾的八神家(現在就等看看八神家的小公主會不會誕生www)、想看到SSSS03裡,大Rein那些平淡無奇卻又何其珍貴的夢有實現的一天...許許多多的「我想」,或許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情感。

  是的,不是單純的百合,不是單純的閃光,只是想看到一個沒有缺憾的八神家。はやてちゃん不再後悔自己曾經的無力、Vita不再後悔不曾好好對大Rein說話、小Rein不必背負大Rein的夢、大Rein不是抱著缺憾離開...這些,正是我期待IF篇降臨的主因。總之,今年與去年的聖誕文,其實有著強烈的對比,這也是我寫這些糟糕文的出發點,雖然粉紅腦過頭了(爆)

  以上,再次祝福各位聖誕佳節愉快wwwwwwww


コメント

  1. M2 | URL | -

    yagami hayate and yagami rein 是你在yamibo新开的ID吗

  2.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yagami hayate and yagami rein 是你在yamibo新开的ID吗

    是,也算不是
    正確來說,是和朋友一起拿來玩樂搗蛋用的XDDDDD
    所以只有胡鬧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玩而已(大笑)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39-6bbe88c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