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文】Another 10 years after ~ StrikerS IF(二)

2009年12月25日 00:00

這是第二篇,和第一篇可以拆開來看,也可以合併著看,總之,是劇情連貫的糟糕物(爆)

以上,聖誕快樂XD
——因為有妳的陪伴,我,現在已經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搜查官了喲!


Another 10 years after ~ StrikeS IF——君がいるから…(はやてVer.)


我吻了Rein。
在今天這個意義格外重要的十週年紀念日。

看見她終於意識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原本有些愕然的臉,在那一瞬間出現難得的緋紅時,我只覺得現在的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搜查官。

嗯!最幸福的搜查官。

不亞於第一次擁抱剛來到我們家的小Rein的興奮,這一刻,滿塞於心中的感動,是無法以言語形容的滿足。

是的,彷彿得到全世界的滿足感。
如果有所謂平靜的幸福,大概就是在說這種感覺吧。

在望著彼此的臉相視而笑後,我沒有開口說些什麼,就只是靜靜地將額頭抵在她的額上,感受溫暖、確實的溫度。那雙總是令我著迷不已的深紅色眼瞳,正清楚地映著我的臉。緩緩呼出的霧氣,飄蕩在我們之間。

我真是個幸運的傢伙。

能夠擁抱最重要的人、能夠和對方一起迎接自地平線升起的朝陽、能夠在時間的沙灘上印下彼此相伴的足跡,向前連綿延伸後,一同消失在遙遠的盡頭——
得到這些的我,其實早已經擁有了全世界。

能這樣抱著妳的我,真的很幸福。
這是我的腦中,唯一、唯一的想法。同時,我也想起了曾經夢見的夢。

一個悲傷的夢。
一個沒有十年前的「奇蹟」,充滿遺憾的夢。

夢中的「我」,是個優秀到令人肅然起敬的特別搜查官,擁有光明燦爛的仕途、人人稱羨的菁英光環,卻也是個我無法想像的「我」——不停追趕著不存在的影子,不斷地向前奔跑,內心千瘡百孔的「我」。

那個「我」,很寂寞。
總是在昏暗、寂靜的辦公室,獨自站在窗前眺望著遙遠的彼端。
那個「我」,很無助。
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質問自己究竟能做些什麼事,才不至於愧對「她」。
那個「我」,很悲傷。
總是背負著滿滿的歉意與自責,默默扛下所有的責任。
那個「我」——

「あるじ?」
「是?」

溫暖的手,輕輕湊了上來,撫觸我在不知不覺中緊湊的眉,將我從夢境中拉回現實。下意識地胡亂應了一聲後,轉頭望向靠在身畔的Rein。

「眉頭都皺在一塊了,是什麼不好的事嗎?」Rein擔憂地看著我。
「沒事。想起一個曾經夢見的夢而已。」
「惡夢?」
「算是吧。一個沒有奇蹟、沒有妳的夢。」老實地回答,不打算對她有任何隱瞞。

或許,Rein也曾經夢過類似的夢。
一個沒有我的夢也說不定。

Rein一面靜靜地聽著我描述著夢境,一面凝著眉頭若有所思,然後輕輕握住我有些顫抖的手,安撫我不自覺在心中油然而生的恐懼。

是的,就連命在旦夕也不曾害怕過的我,居然也會有害怕的事情。
害怕失去我最愛的家人們、害怕失去我最愛的朋友們、害怕失去我最愛的重要的人——完全不敢想像要是真的失去了、喚不回來了,究竟會有多難受。

曾經,我曾經失去過那些孩子們,在我的眼前。
近乎崩潰的絕望,在痛苦的吶喊聲中如狂風暴雨般席捲而來。過於強烈的疼痛,強烈到足以吞噬我的意識。我永遠記得那樣的痛。
幸好,在風雨過後,孩子們全數平安無事地歸來,然後一同回家,回到屬於我們的家,包括Rein。

所以現在的我,很幸福。
一切最珍愛的事物,全數緊抱在懷裡,好好地守護著,沒有失去任何一項。

沒有失去任何一項——

「假使沒有那個『奇蹟』,妳認為我還會不會是現在的我呢?」

我很好奇。
同時也很認真在思索著這個問題。

畢竟夢境中的「我」的背影,滿是憂傷的灰暗。
雖然總是在笑,但我卻無法辨別那是否是真實的笑容。

就連對「我」所追逐的未來,都感到頭疼。

我熱愛我的工作,如同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對她們的工作,是一樣的熱愛。
儘管時常碰到惱人的瑣事和燙手的事件,儘管時常聽見不堪的流言蜚語和嫉妒的惡意中傷,卻沒有像夢中的「我」般,彷彿為了回應什麼人而拼命工作、壓榨著自己,焦躁至極。

如果我不曾擁有「奇蹟」、亦不曾真正擁有過Rein,那麼所謂的「空洞」與「傷痕」,會不會也那般如影隨形地鞭笞著我呢?

我不知道。
唯一能知道的,會感到寂寞的這個答案,是絕對肯定的。

「或許還是,也或許不是。」Rein偏著頭,撐著下顎,努力地思考著我提出的問題,「因為あるじ還是あるじ,不管變成什麼樣子,還是一個很善良、很溫柔的人。」

聽見她的說法,再看向她有時候會出現,和小Rein如出一轍的模樣,我不禁笑出聲來。
很可愛又很認真的表情。

「但是我也確實曾下定決心,假使我的存在會危及あるじ的生命,那麼神也好,惡魔也好,請別留情,直接斬斷所有的枷鎖,讓我的離開還給屬於あるじ的未來...」Rein平靜地說出這些令我膽顫心驚的話。

——所以,假使沒有「奇蹟」,那麼另一個「未來」,大概就是那個悲傷的夢了吧?

這麼說的話,那也許並不是夢,而是另一個現實也說不定。
那麼對那個「現實」的「我」而言,現在這般幸福的日子,是否也是個「夢」呢?

只是相反的,這個「夢」,是個溫暖的美夢,大概。

「不過...或許是隱藏在我心中的企盼,上天聽見了,才給了我們那樣的『奇蹟』呢。」Rein抬起頭,微笑地看著我。
「是啊。」輕輕握住她溫暖的手,靠在她的肩上。喟嘆一聲後,我閉上眼睛,感受環繞在周圍,那道溫暖的祝福之風。

「聖母在上,真感謝祂讓我們每年都能開心過聖誕節哩。」

我打從心底這麼感謝著。
謝謝上蒼讓我們快樂地度過了十個聖誕夜,謝謝上蒼給了我們可以繼續度過更多、更多美好的聖誕夜的機會——

然後,在我衷心向上蒼致上最高謝意的時候,一個輕輕柔柔,卻又無比溫暖的吻,悄悄落在我的頰上。

「Merry X'mas,あるじはやて。」Rein瞇起漂亮的赤眸,輕聲說道。
「嘿,Merry X'mas,Rein。」作為回應的,我也親了親她的臉頰。

Merry X'mas。

這句平凡又簡單的祝福,曾經是遙不可及的奢望。
但是十年前聖夜的「奇蹟」,給了我們嶄新的未來——

君がいる。
今、私の傍にいる。

「我們是不是該去當聖誕老公公了呢?あるじ。」
「也是,小Rein可是等這份禮物等很久了呢,充氣小浮艇。還有——
「Signum的茶具組、Zaffila的釣魚竿、Vita的新泳裝、Shamal的——」Rein笑著接下我還沒說完的話。然後,稍微停頓一下,很有默契地同時將目光瞟向放置在沙發上的特大號禮物。

「「新、廚、具!」」互望一眼後,我們同時大笑了起來。

如果說十年前收到的,最珍貴無比的生日禮物,是那群心愛的孩子們的話,那麼現在這份平凡的幸福,就是十年前的今天,上天賜予我的,最棒最棒的聖誕禮物了。


だから、ありがとうね、神様…


Another 10 years after ~ StrikeS IF——君がいるから…
~はやてVer..完~








■後記

  把第一和第二篇放在一起看,甚至和去年的擺在一塊來看的話,不曉得有沒有給人一種繞圈子,繞到最後將IF路線和正篇路線混雜的感覺呢?「不知道哪邊才是夢」,這是我的初始想法。當然,以我個人私心而言,自然是希望幸福快樂的版本才是真實的,倒楣透頂的版本(揍)則是夢orz

  嘛,果然像我這種變態(認真)還是比較適合寫變態的東西wwwww(喂)所謂的閃光文超難寫,難寫到會想摔鍵盤,總是寫寫停停,但是寫這種生硬的東西就寫很快wwwwwwww三小時不到就解決(爆)至於角色有沒有走型的問題,就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3-畢竟八神家的閃起來就怪怪的了(掩面)

  總之,這算是一篇粉紅(大笑)與色(被打凹)相互交融的玩意,大概看了依舊很、欠、揍(喂喂喂喂)想想聖誕節還是別亂來的好,所以硬生生把另一篇給吞了下來,免得被打(認真)。還有一個月不到,PSP遊戲就出了,總覺得異常興奮,不曉得會有什麼樣的劇情出現。只是想歸想,我還是得等到二月中資格考結束才能玩...(哭)

  以上,再祝一次,聖誕快樂。


コメント

  1. ckkk9090 | URL | -

    每次看完課長大人的文,就總會令在下更不想寫同人文呢!
    因為課長大人實在寫得太好了阿!讓在下根本就不敢動筆寫同人文了嘛!
    套句廣告詞︰因為「第一(課長的文章)」已經確定了!

  2.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每次看完課長大人的文,就總會令在下更不想寫同人文呢!
    > 因為課長大人實在寫得太好了阿!讓在下根本就不敢動筆寫同人文了嘛!
    > 套句廣告詞︰因為「第一(課長的文章)」已經確定了!

    過獎了XD||
    局長大人和顧問大人,還有其他人的才是真的好,我只是腦袋壞的比別人多而已(抓頭)
    不過元帥大人有寫文意思的話,下官可以敲碗期待嗎wwwwwwwwwwwwwww

  3. michaelch | URL | -

    (; Д )這裡是哪?我已經什麼都看不見了...

  4.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 Д )這裡是哪?我已經什麼都看不見了...

    唉?@@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40-c4c011f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