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1-3

2008年01月27日 20:49

主軸還沒開始進入,卡姐也還沒正式出場,
總之現在是處在拖稿、拖戲無限循環的狀態中就是了!._.(被拖出去圍毆)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1-3

新曆67 3月22日
時空管理局本局.長廊

「所以…?」はやて小心謹慎地問著走在前方的髮少年與紫髮少女。

一小時前這兩人才剛與自己進行戰鬥,尤其是紫髮少女Schach.Nouera的進身搏鬥所帶來的緊張和壓迫感依舊是心有餘悸。稍微個不小心,馬上會被狠狠擊中的驚險畫面,直到現在閉上眼都還能清楚地在腦海裡勾勒出來。
在這種意外的戰鬥好不容易結束的同時,馬上被人告知自己有份來自Midget.Klover提督的親筆委託書,饒是腦筋一向相當靈活、應變迅速的はやて,也是頓時不知所措。

當然,主要的原因,其實和請託人來頭不小有很大的關連。

Midget.Klover提督,是時空管理局黎明時期立下不少汗馬功勞的著名三提督之一,官拜本局統幕議長,與另外兩名提督——Leone.Fils法律顧問、Largo.Kiel榮譽元帥,三人同為擁有眾多的傳說事跡,在米是家喻戶曉的神話人物。
是以,一聽見授權令是Midget提督親自頒布時,著實嚇了はやて好大一跳,更遑論是來自於第三勢力的聖王教會的請託。

「嗯,就和授權令上所寫的內容差不多,我們正在找尋符合預言書上面所提及的災難的解決方法,非常需要各位的協助與幫忙。也因為這項請託實在非同小可,才想測試一下諸位的能力。這樣不禮貌的行為,以及對諸位造成不小的困擾,真的是非常抱歉。」Schach以極為嚴肅且帶著尊敬的語氣,努力向はやて等人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
「說實話,我還是搞不太清楚為什麼會找上我們?」八神家的小家主咕噥著。
「『闇空十字,蒼天縱融。宵風明月,黃昏殘光。逝者之舞,聖夜奏鳴。六翼暉滅,星落雲稀』,這是今年姊姊預言出來的內容。我和姊姊已經針對預言內容推敲了好一段時間,也找尋了可能與預言有所關連的資訊。只是很遺憾,目前一切都還不明瞭,唯一的斬獲就是在上個禮拜的融合測試中,大概確定了『闇空十字,蒼天縱融』 這句的關鍵點應該就是妳,八神はやて。」
「但是這句話有可能是在說別人,不見得是Meister啊。」變回原本大小,坐在はやて右肩上的ReinforceII,微歪著小腦袋,困惑地提出問題。
「起初我們也有想過這麼嚴重的事情,應該不會和十一歲的妳有所牽扯才是。只是…失禮了,我們曾私自查閱過諸位的資料。」Schach停下腳步,轉身凝望はやて似大海般深邃的蒼瞳,「兩年前的『闇之書』事件,令我們不得不正視這項情報。」

「夜天之主,闇之書的主人,Device為劍十字與蒼天之書,擁有四名古貝爾卡守護騎士ヴォルケンリッター,以及相當珍貴的融合騎ReinforceII,魔導師等級S…啊,雖然數據上是寫AAA+,這點Rossa有向Chrono執行官詢問過了。再者,以妳擔任特別搜查官以來所完成的任務內容看來,就算不是預言中所提及的關鍵人物,也應該能夠…」
「嗯,查得相當仔細嘛。這麼說的話,你們這幾天應該是在觀察我們是否正如其他部隊裡的人所說的『犯罪者』,而不是單純的『測試』吧?」Signum不等Schach說完,隨即以凌的眼神和嚴峻的語氣,冷冷地吐出這段對一向溫和的她來說,已經算是相當不客氣的話。

——幹的好!難得我們有意見相同的時候吶!

Vita在心裡默默嘉許著Signum。

這兩個傢伙實在太超過,不僅跟蹤、破壞大家難得的休假日,最不可原諒的是偷襲はやて!要不是看在はやて的面子上,早在搜那小子口袋時順便揍他幾拳了。

「Signum…」はやて輕輕拉住Signum的衣角。

這一年多來,在遊走於各個部隊的特別搜查任務中,はやて或多或少明白八神家的名聲是多麼地不堪,有多少人對他們抱持著質疑與顧忌的態度。

起初對於這樣的事情,身為家主的はやて是相當地難過與自責,甚至曾經躲起來偷偷哭過。因為自己過於弱小、無用,才會讓那群善良的孩子們為了她鋌而走險,這並不是孩子們的錯。大家並不像外傳的那般惡劣。如果那些言論與厭惡是針對她而來的話,其實自己會坦然接受,但事實上卻不是那樣。
「犯罪者」這個稱號,就算已經過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就算已經聽過無數次這樣的冷嘲熱諷,在Signum提到這件事時,はやて的心裡依舊會替騎士們感到不捨。

「很抱歉,あるじ,如果要我們與他們合作,那麼我覺得還是得把一切的事情先說清楚比較妥當。」Signum對はやて微笑了一下後,回頭繼續說道。
「也是,彼此如果有所芥蒂或心有疙瘩的話,確實對哪方都不好。我承認當初騎士Carim和Verossa提到你們有可能就是符合預言的人選時,確實有點無法認同。畢竟…嗯,畢竟你們也應該知道…」Schach越說越小聲,最後是面帶歉意地低下頭。

「我想也是。」八神家的騎士長輕嘆口氣,「好吧!既然你們也是來自於貝爾卡的話,那我就開門見山地說吧!我是認為假如要一起共事來解決大問題,『信任』是非常重要的關鍵,尤其這回你們委託的內容似乎相當複雜繁瑣。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彼此的信任感非得建立起來不可,否則未來在任務的達成上會有不小的障礙。」
「真的非常抱歉。」Schach紅著臉向Signum,以及はやて等人深深地彎腰道歉,「因為我的不成熟讓各位感到不快,實在很對不起。」

「不要緊,我家的孩子說話比較直接,請別在意,我們並沒有生氣。況且這麼重要的事情原本就該小心謹慎,所以沒關係、沒關係。」はやて笑著打圓場。
只是一旁的赤色小騎士似乎不怎麼領情,雙手環胸,哼了一聲後撇過頭,理都不理Schach和Verossa一眼,令Shamal只能一臉無奈地站在Vita身後,輕拍她的肩膀傻笑。

「嘛,Schach她其實也只是替姐姐擔心啦,才會想要觀察你們好確定會不會給姐姐帶來麻煩,沒什麼惡意。」Verossa以一副「我先前就已經有勸過她」的表情,攤開雙手嘻嘻笑著,「而且我敢保證,等大家在一起的時間久一點以後,馬上就會知道Schach她是那種口直心快、愛操心又雞婆的暴力修女,很好相處的。」
「Verossa,你皮癢了嗎?」對於這種不曉得該哭還是該笑的緩頰,Schach重重地瞪了身旁正得意地微笑的Verossa一眼。
「我哪敢咧?」Verossa抬起手肘擋在眼前,做出隨時準備檔拳頭的表情。

「那麼現在我們要直接到貝爾卡自治區囉?」はやて看著Schach困窘的樣子,不禁笑了一下,然後技術性地將話題岔開。
「是的,我先前已通知騎士Carim各位要來訪,所以騎士Carim現在應該是在聖王教會等候了。我想,關於委託內容中需要較為詳細說明的部分,還是交由騎士Carim親自向你們解釋會比較妥當些。」
「總之呢,待會先去吃點東西,出那麼多勞力我都餓了。等吃飽喝足後,我們再上路吧。」Verossa伸了伸懶腰,拍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當然啦,你們要吃什麼請盡量開口別客氣,錢就由我們,就當作給各位的賠禮吧!」
「喔?這句話可是你說的喔!」原本在一旁氣鼔鼓的Vita,在聽見Verossa所說的話後,露出自見面以來第一個笑容。
只是這個笑容,讓熟知其中所代表的涵義的ReinforceII,不禁開始替眼前的髮少年默哀了起來。

——希望你的錢帶得夠多。

※※※

「來喲!新鮮剛出爐的沙威瑪!」
「現烤羊小排,多種口味喔!」

跨越敞湍急的溪流,橋身由數個拱頂所組成的長型石橋,是唯一一條通往由群山環繞,建構在最天然的防禦屏障後方的聖王教會大聖堂的道路。
一路上人聲鼎沸,小販們的叫賣聲不斷,形成當地最著名的貨品集散地。

在這號稱貝爾卡自治區中最大的集散地裡,總能輕易地發現許多在米不曾見過的獨特商品。同時,無論是市街建築或者是風俗民情,都與所熟悉的環境大相逕庭,連氣候也不太相同。這樣的景色,對第一次踏入貝爾卡自治區的はやて而言,是相當有趣的氣氛。

如果要以97區的世界觀來形容的話,當地居民的穿著大概有點像是中東國家,而建築卻像中古時期的歐洲建築。這兩種截然不同的風貌融合在一起,很自然地,會令人有種新奇的感覺吧!

「這就是你們的故鄉?好熱鬧吶。」はやて抬頭問著跟在身旁的騎士們。
「其實我也不太記得了。」Shamal微笑地回答,「畢竟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沒回來過,好像有一兩百年?」
「嗯,差不多,有很多地方都不太相同了。」Zafila看了看四周,以帶著些許懷念的口氣,靜靜地說著。
「空氣還是一樣乾燥,鐵鏽的味道好像也沒有比較少,就連那傢伙也沒變過…」Signum回頭凝望身後的石砌城牆,「不過原本在那裡的眺望臺現在好像不見了…」
「啊,當時妳是在那裡與一名守城將決戰的吧?」Shamal順著Signum的眼光看過去後,輕聲笑道,「還記得那時候的Vitaちゃん可是倔強到令人頭痛呢。」
「是啊…現在想想,真的有許多事情的改變,是那樣的不可思議呢。」Signum笑著看向跑在前方,正帶著ReinforceII四處「攻略城池」的小身影。

「老闆,幫我打包這個、這個還有那個。」Vita站在一個攤位前,不停地來回指著眼前的手工餅乾與點心,接著轉頭瞪向後方的髮少年,「喂,付錢的,還不快點過來?」
「是、是,我現在就過去…」Verossa低頭嘆了口氣,認命地掏出皮夾,右手顫抖地取出最後僅存的一張鈔票。
「謝謝惠顧,歡迎再度光臨。」

「嗚,太過份了,這真的太過份了…」Verossa邊走邊翻弄皮夾,反覆確認裡面是否有任何一丁點的殘渣剩下。最後搖晃了老半天,終於放棄尋找,哭喪著臉向Schach抱怨起來。
「Rossa…。」Schach輕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那兩個小鬼也未免太會吃了吧?尤其是那個紅色的!」Verossa以快哭出來的表情,沈痛地將皮夾放回口袋,「那根本不是正常人的食量啊!!我都可以吃好幾餐了!」
和少年的慘狀完全相反的罪魁禍首——八神家最小的赤色騎士Vita,現在正抱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與ReinforceII一起開心地笑著哩。
一旁的家主看著自家的兩個小孩如此光明正大地整了少年一頓,有些不太好意思地乾笑了兩聲。

「嘿嘿,Rein,不錯吧!那傢伙的哭臉。」瞥頭望向少年垂頭喪氣的樣子,Vita咧嘴嘲笑著。
「但是這樣會不會有點過份?Rein怕Meister待會回去會訓話…」想起那位平時看似無害,一旦發起脾氣卻比半夜看鬼故事更加令人顫抖的家長,ReinforceII下意識地縮了縮肩膀。
「不會啦,放心!はやて才不會為這種小事生氣啦,反正聖王教會很有錢,沒問題的。」
「真的嗎?但是Meister好像都沒說話?」ReinforceII有些膽怯地偷瞄了はやて一眼。
「放心、放心,有事我負責就好。嘿,好吃吧?」Vita笑嘻嘻地向變回一般小孩大小ReinforceII問道。
「嗯,很好吃呢!這是什麼?」ReinforceII咬著深咖啡色的方形點心,滿足地點點頭。
「哈哈,那個是高級的松露巧克力酥,價位可是高得驚人咧。所以平常只能看,根本沒錢買,真是多虧那傢伙了。」八神家的赤色小騎士得意地拿起點心,享受巧克力在嘴裡融化的感覺與味道,然後像是想到什麼般回頭望向默默跟隨在はやて身旁的Signum。

「喂,妳要不要?」
「不了,留一點給我就行,待會再吃。邊走邊吃太不雅觀了。」看著Vita的吃相,Signum不禁皺了皺眉頭。
「囉唆!小心等一下我把它吃光,連個屁也不給妳!」

此時,自前方高聳的建築物傳來叮叮噹噹,十分清脆響亮的鐘響。
Verossa低頭看了看腕錶,停下腳步後轉身望向疾風與騎士們。

「嗯,已經很晚了,我想我們也是時候和姊姊會合了。雖然有跟姊姊報備過,但是遲到太久的話姊姊還是會擔心的。那麼各位,你們還有什麼想購買的嗎?」
「應該是沒有了,很抱歉讓你破費了。」瞥了一眼兩個孩子手上的戰利品,はやて不好意思地回答。
「還好啦,沒關係、沒關係。」Verossa苦笑著。
「說到這個,剛剛與騎士Carim通訊的時候提到各位的行李已經送達了,客房也都已安排妥當,就等各位抵達。」
「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
「哪裡,是我們沒先通知就貿然邀請各位,我們才該道歉呢。」
「那個哪叫『邀請』?根本就是強迫。」Vita一邊吃著東西一邊小聲地吐槽。
「那麼現在就直接過去囉?」少年指了指教會的方向。
「嗯,有勞了。」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7-464d1835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