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情人節禮物】明日への夢に向ける~If篇~(一)

2010年02月28日 22:32

這算是遲來的情人節禮物吧!=3=
總計三回完稿,沒意外的話.________________.(被巴頭)


總之下一回更新,應該是3/14了吧,一樣也是如果沒意外的話(喂)

P.S 漏字已補上,文法錯誤待修正(伏首)

明日への夢
~If~



沙、沙、沙——
小型會議室內不停傳來紙張的翻閱聲。
三名身著長袍,顯示他們在管理局獨特地位的長者,分散在會議室的各處,以像是在閱讀休刊物般的輕鬆姿態,翻閱手中的資料。

「唉呀呀,所有的證詞,幾乎都一樣呢…」

坐在會議桌正中央,是其中一名外在年紀似乎已過半百,蓄有灰白長鬚,右眼下方有道明顯刀疤的老人,武裝隊制服上別滿象徵榮耀的勳章。

「尤其是這兩份,根本是一模一樣,唯一的不同點,就只是自白者的姓名而已。」
「八神はやて和闇之書的管制人格嗎?」

另一名自外表看來,年紀比老人稍輕,一頭淡金色短髮俐落地向後梳齊,只餘些許波浪狀的過長瀏海,隨性在額前垂下,可以想像年輕時其俊逸風采的男人,面帶笑容,輕彈一下手上的其中兩份資料。

「嗯,是啊。這兩個人都宣稱自己才是主謀,強行指使騎士們進行違法蒐集行為,堅持騎士們的清白…真有趣。」老人一面看著手邊的資料,一面朝身旁的好友笑了笑。
「然後騎士們又反供那兩個人是無辜、毫不知情,是自己擅自要脅其他伙伴們犯下罪刑,等於是搶著當主嫌。」金髮男人右手習慣性地撫著下顎,很自然地接著老人未說完的話,似笑非笑地說道,「頭一次看到『主嫌』這麼多人搶著要當呢。」

編號SI-1042-0097,由長達數百年歷史,毀滅無數次元、奪走無數性命的第一級指定指定遺失物——「夜天の魔導書」所引發的連鎖案件,通稱「闇之書事件」的上級次元犯罪,在連續開庭審理後,已進入最後的結案階段。
遭到逮捕的本次事件主要嫌犯,以八神はやて為首,連同守護騎士Wolkenritter和大型融合騎Reinforce,依照過往的記錄,理應處以極刑。

——永久流放在時空的狹縫極刑。
以他們歷年來犯下的罪行,這是最合理也不意外的判決。

只是,現在這個最合理的判決,卻遲遲沒有任何人敢做任何的決定。

「再加上Gil的證詞,擺明就是想讓他們減輕罪刑,尤其是讓八神はやて全身而退呢。」老人撫向下顎的長鬚,半瞇著的眼睛,似乎正散發著一絲異樣的愉快色彩。

正因為是罕有的上級次元案件,牽連的層次遠高過於年前的另一起事件,沒人願意擔起下最終定奪的責任。整起案件的事後處理,也幾乎全程施以最高規格的保護措施,包括複數執行官與艦隊隨時待命監視,以及偵察檔案資料的加密。

最後,所有的裁決書,輾轉流入擔任管理局法律顧問的Leone手上。
Leone放下手邊的資料,微笑地轉頭看向坐在一旁沙發上,一派輕鬆的老伙伴。

「所以呢?Midget,妳的看法呢?」
「我喜歡這些孩子。結論。」Midget笑了笑,拍拍文件上頭那張褐髮小女孩的半身照,回望Leone,風馬牛不相及地回答對方的問題。
「喂,這什麼結論。不採用。」Leone好氣又好笑地瞪了Midget一眼。
「Leone還是老樣子,很嚴呢。」Midget笑著聳聳肩,接著指了指資料中的其中兩份,露出長者的慈愛笑容,「欸,你不覺得這幾個孩子很可愛又很有趣嗎?尤其是這兩個年紀小的,來當我的孫女肯定很不錯。」
「算了,我懂妳的意思。」Leone輕笑著微幅輕晃左手,示意自己明白Midget的話中之意後,再度看向身旁的那名白髮蒼蒼的老戰友。

「那你呢?Largo。」
「不就跟你一樣囉。」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Largo!那就這麼決定吧!八神はやて等人的判決——


終わらない夜は、すぐ夜明けを迎える。
伝えたい願いは、いま、もう星に届けた。
永遠の旅、それから、もやっと辿り着いた。

夜天の中に、星が輝いてる。
変わらん願い。

それは、二人の絆、夜天の祈り。
これは、二つの光り、未来の誇り。

そして…
指先に絆を繋いで、明日への夢に向ける。


~If~
ひかり


「所以,關於你們的處置就是這樣。」外表看來,年齡似乎是十一、二來歲的少年,認真地朗讀完手上的文件後,攤開手,「有沒有什麼問題?」
「へぇぇ…」有著一頭俐落的褐色短髮的小女孩,正眨著一雙靈巧的海藍色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站在一旁的銀髮少女,對於剛剛聽見的內容,表情也是相當愕然。
「總之,就是這樣,上頭是這麼指示的。這判決很好啊,對你們來說。」坐在少年身旁,笑得非常開心的女性,雙手支撐著下顎,擋在鏡片後方的雙眼似乎閃耀著什麼波光,「至少我是這麼認為啦。於公、於私,這確實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嗯,對レティ提督妳來說…確實是好事…」少年悄聲吐槽著。

在一瞬間獲得近乎無敵的團體戰力,嘴角不上揚才怪!

「話是這樣說沒錯…唔…」小女孩低頭沈吟一聲,「大家不必分開,能夠繼續一塊生活,確實是很好…可是那個但書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小女孩指的內容,レティ笑得更開心。

「很好啊,這表示你們有十年不必擔心工作的問題呢!」意有所指地推了推眼鏡後,レティ起身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微笑地說道,「就這樣囉,這可是個好消息、好判決呢!」
「是…」小女孩呆楞著目送レティ開心的身影,對於審判書的最後幾行但書,到現在腦袋還是無法順利運轉。
「あるじはやて…」

「よし!今晚去找リンディ喝個痛快!」レティ握住拳頭,然後認真地發表一句讓少年差點從座位上摔到地面的宣言。
「請別這麼做!レティ提督!」少年一聽見レティ的提議,當場拍桌反對。

因為這個人的酒品實在太差了!
更別說母親!

「有什麼關係,慶祝嘛!」レティ攤開手,笑得相當燦爛。
「拜託請您別這麼做!」少年再度無奈地喊道。


※ ※ ※


大的迴廊,四周植滿碧色的花草植物。
陽光自透明的天頂直射而下,水晶般的六角晶體,與中央庭園的噴泉重疊交錯,揮灑一池光波。

結束會談後,銀髮少女推著輪椅,緊跟著最前頭的少年。那對深邃的闇紅色雙眼,無時無刻注意著行動不便的小女孩。

「慢慢來吧,別急。」

少年背著手,成熟穩重的背影,隱隱展露著身為兄長的氣勢。

「並不是要妳立刻做決定,等妳確定自己想做些什麼以後,再去填那張表格就行了。」
「可是這才是問題…因為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小女孩囁嚅著低下頭,小聲地說道,「雖然從Reinforce那裡得到魔導力,可是到目前為止,還是沒辦法好好運用…」
「あるじはやて…」銀髮少女見著小女孩的樣子,擔心地出聲輕喚。
「…呼,妳這傢伙。」走在最前方的少年嘆口氣,停下腳步,回過身,十分認真地望向はやて那張稚氣未脫的小臉,「抱歉,失禮了。」

「咦?」
「?」

對於少年突如其來的行動,はやて和Reinforce同時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然後——

咚!

「あるじはやて!」在Reinforce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錯愕之中,はやて的額頭已經挨了個爆栗。
「嗚…好痛!クロノ君…」一手摀著紅腫的彈著點,一手檔在前方,以免再度慘遭毒手的はやて,睜著盈滿淚水的海藍色大眼睛,委屈地抬頭看向正皺著眉頭的「兇手」。
「您沒事吧?あるじ…」銀髮少女彎下身子,心疼地看著小女孩已然泛紅的額頭,柔聲問著。

「我說妳啊,妳才接觸魔法多久?」
少年朝自己瞟來的視線,讓小女孩不自覺地縮了下肩膀:「一、一個月…」

はやて越說越小聲,也越說越心虛,最後根本是含在嘴裡吐不出來。

「這就對了啊!急什麼。」少年左手撐在腰後,右手插在褲袋,深藍色的眼睛看著小女孩。

「沒有人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適合些什麼,也沒有人剛接觸到新的事物,就能熟練地加以運用。我也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決定跟著父母的腳步前進。Fate和なのは也是,找了不少人談過,現在也還沒做最後的選擇。妳有的是時間慢慢考慮,畢竟這是『十年』,甚至是一輩子的事,想清楚、考慮完備,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目標,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
「就像我跟妳說過的,妳已經很優秀了。慢慢來,別急。我想レティ提督會替妳安排課程,還有資質測試,妳也可以在這段時間內,找一些人討論看看…例如…」クロノ說到最後一句時,突然噤了聲,然後有些不安地將視線移向他處。

「…例如Gramおじさん嗎?」

稚嫩又帶著獨特風格的聲音輕輕響起,接續クロノ未完成的句子。

「クロノ君是指…我可以和Gramおじさん見面嗎?不是通訊,而是面對面見面?」

似海般清澄的藍色大眼望著クロノ,語氣裡流洩出掩飾不了的,期待的情感。
這樣的反應,讓クロノ有些意外。

「妳…不會在意嗎?之前發生的那些事…」
「該怎麼說呢?說實話…確實,確實曾經有那麼一度怨恨過在我的面前傷害那些孩子的人,那時候還為大家帶來不少麻煩。」はやて笑了笑,右手悄然覆上搭在自己肩頭的白晰大手,「不過那都過去了,一家人現在能生活在一起,比什麼都重要。」
「あるじはやて…」感受到自はやて幼小的掌心傳來的溫暖,Reinforce輕聲叫喚はやて的名字。

那是揉合有許多情感的呼喚。
家族、平凡的生活、心意相通的主人,這是長久以來的夢;感激、感動、興奮,夾雜著期待的些許不安,這是不曉得在何時就已遺失的心情。

小小的、溫暖的手。
一件又一件幫助自己實現願望,一項又一項替自己找回希望。

像是回應般,銀髮少女也輕輕回握那雙小手,唇角不自覺地微微上揚。

——家族。
所有的夢想,全部都在我的掌心裡,緊緊牢繫著呢。

「所以,我不在意喔。相反的,我還要感謝おじさん無償照顧我和我的家人們這麼久,也要謝謝他保護了我的孩子們,替大家減輕刑罰,讓我們全家還能夠生活在一起。」はやて頓了頓,以誠摯無比的眼神,筆直地看著眼前的少年。

「クロノ君,我想當面和おじさん說聲謝謝,你願意幫忙嗎?」

聽見小女孩的要求,少年先是笑出聲,再度向小女孩的頭伸出手。小女孩也完全不躲避那隻在不久之前,才剛在自己額上狠狠打上一記重擊,讓自己的腦袋瓜子到現在還隱隱作痛的手,就只是繼續看著少年,等待他的回覆。

「妳這傢伙…算是我白擔心了。」クロノ以兄長的姿態,一面微笑,一面不甚溫柔地揉著はやて的頭髮,「Gram提督也是,他還很害怕妳不想見他呢!看來是我們想太多了。」

「唔…」不知道是該拍掉少年按著自己頭的手,還是直接朝他的腹部揮上一拳,總之感覺頸部有些難受的小女孩,發出難受的悶哼聲。
「那個…執行官…」接收到はやて求救訊號的Reinforce,趕緊出聲制止クロノ的「暴行」。

雖然聲音和語氣,聽起來很沒制止力就是了。

「那,我先和提督聯絡,約好時間再告訴妳。」
「好的,那就有勞クロノ君了。」
「還有,資質評量測試的日期,應該也會這這幾天內就訂下來吧。到時也會通知妳。」
「嗯,瞭解。」
「那麼今天還要練習嗎?」
「當然!不快點變得更強可不行呢!」

「…吶,先說好,不可以再打破結界…」看著はやて海藍色的大眼睛裡,不斷閃爍著興奮的光芒,クロノ突然有股胃痛的感覺。

「我盡量!」小女孩握緊拳頭,抬起頭,朝著身旁的銀髮少女露出開心的笑容。

——…那傢伙的話,不可信!
不曉得今天又打算拿什麼新魔法來測試,看來要趕快和Eimmy通知一下才是…

完全沒遺漏はやて臉上任何表情的クロノ,此刻心裡已然有了底譜。

這幾天的模擬戰,已經開始漸漸吃緊,有些無法應付,有時候甚至會失去上風,贏得相當驚險。
或許是和她的資質有關,也或許是和她的努力有關,只花一個月,就從一個魔法能力零的初心者,成長到這種地步。

同時,不只是はやて,なのは和Fate也逐漸展露出凌駕於自己之上的實力。
再一兩個月吧!大概再一兩個月,自己就不再是她們的敵手了呢。

這就是母親所說的,管理局所謂的「未來的希望」吧。
掌握著未來的,三道耀眼的光芒。

——那麼,好好地幫助她們、守護她們,拓展她們通往光明未來的道路,就是我現階段所該做的,一件最重要的事吧!

無論是以什麼樣的手段也好。


(To be continue…)



コメント

  1. ckkk9090 | URL | /ew067ss

    >>結束會談後,銀髮少女推著輪椅,緊跟著最前頭的少年,赤紅色的無時無刻注意著行動不便的小女孩。

    雖然大概懂課長大人您要表達的,應該是REINFORCE的雙眸。只是就行

    文流暢來講,還是要講清楚是「赤紅色的」什麼?

    >>才剛在自己額上狠狠打上一記重擊,到現在還隱隱作痛的手,

    所以隱隱作痛的到底是手還是頭呢?這裡有文法邏輯問題。

    >>「還有,資質評量測試的日期,應該也會這這幾天內就定下來吧。到時也會通知妳。」

    有錯別字。

    >>而整起案件的事後處理,也幾乎全程施以最高規格的保護措施

    其實這種「而......也......」的句型,是文法邏輯錯誤。當介系詞用的

    「而」應當跟英文的「BUT」視為一樣的東西。在介係詞「而」之前的

    詞彙(句子),和之後的詞彙(句子)應當要是相反的性質的東西。

    PS.

    不知不覺就寫得好像在批學弟妹的報告......

    其實在下認為課長大人以及幾位長官,都有比在下多出數倍的創意,故

    在下僅能在這近乎於方法論的層面,做點雞蛋裡挑骨頭的工作。

    還請課長大人海涵阿(跪)!

  2. Leoheart | URL | -

    收到XDDDDD
    等這幾天比較有空的時候再修改吧
    謝謝啦!(敬禮)

  3. FJY | URL | .sSlBtgM

    來此一遊~續篇期待XDD

    話說,該講的被說了~_~
    我就閉嘴乖乖看吧...不然囉嗦起來還真是沒完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72-294dbcf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η????å???????å??ä??

Τη? ???Τ?Τ?Τη??????áĤ??ä?????館GIF??????¤???Τ???Digg?????ä?? ?GIF????Ρ http://imgur.com/FcMwD.gif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Hy_A9vjp_s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