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妄想物】明日への夢に向ける~If篇~(二)

2010年04月13日 01:08

欠的債=3=
次回更新,不知道-3-(喂)

以上。

明日への夢に向ける
-Ⅱ-


3月8日 陰天
                                  

我通過筆試了。
   
這陣子實在辛苦クロノ君,還有八神家的大家了。尤其是Reinforce,因為我還算是個魔法初心者,許多事情都還一知半解,為了讓我早點進入狀況,一直陪我唸書和魔法練習,比我自己都還來的緊張。看她那副樣子,旁人大概會以為她才是考生吧。附帶一提,Reinforce得知我通過筆試的時候,反應跟Signum非常相似呢,呆呆愣愣的樣子,很可愛哩。                   
在那天之後,已經兩個多月了,很快吶。看著Reinforce和孩子們開心的笑容,有時候會覺得好像在作夢呢。那是一種很幸福、很滿足的感覺,全家人終於可以團聚,一起用餐、一起看電視節目,然後彼此說聲早安、晚安…真的很開心,真的。真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永遠持續下去,無論未來發生什麼事,全家都能繼續生活在一起,永永遠遠不分開。                    
                                   
p.s グレアムおじさん終於答應要和我見面了!後天的下午,約我和Reinforce到他的辦公室一趟,說是要和我聊天呢!很期待,一直很期待,很早以前就想跟他說聲謝謝了,謝謝他照顧我和孩子們那麼久…所以現在有些緊張呢,和おじさん見面這件事。正式成為大家的主人,和Reinforce的念動核真正相連之後,我知道了許多事,以及孩子們所背負的過去。我明白孩子們確實很善良,也很純真,但我們也確實做出過傷害了別人的事,儘管不是出自於他們的本意…所以就算是被仇視,也是理所當然的…Lindy小姐和クロノ君能原諒我和孩子們所犯下的過錯,真的非常的感激…從今以後,我會和孩子們一同努力,彌補我們曾經的罪孽,讓夜天の魔導書發揮它原本該有的力量,帶給人們幸福,保護大家的笑容。這麼一說的話,我似乎有些明白自己該做些什麼了呢…            
                              
總之,希望到時和おじさん見面,別太緊張才好。禮物要送些什麼,等明天再和孩子們商量吧!

                         

~If~
私たちの夢



週末的午後。
稱不上風和日麗,天空甚至有些灰灰濛濛。

新生的嫩葉上滿是初春的雨水。
微涼的溫度,帶點雨後潮濕氣息,和著淡淡的青草香,舒服地令人想閉上眼睛,沉沉進入夢鄉。

這樣涼爽的天氣,饒是自制力堅強的小女孩也不例外,眼皮已經有些沉重,小小的腦袋不時輕輕搖晃。

「あるじはやて…很睏嗎?」

看著小主人不停打瞌睡的模樣,Reinforce稍微停下腳步,彎下腰,輕聲問著はやて。

「還好。」はやて撓了撓臉頰,不好意思地回答。
「真的沒事嗎?昨晚您好像在練習些什麼的樣子,沒什麼睡呢。」深邃的赤紅色眼眸充滿擔憂的神色。
「啊哈哈哈…被發現了吶…」はやて別過頭,尷尬地笑了笑。

——嗚,Reinforce太淺眠了,這下該不會我半夜偷偷練習該怎麼和おじさん交談的蠢樣,都被瞧光了吧?

光是想到自己昨晚的樣子都被人瞧見,はやて的嘴角就已不自覺地上下抽蓄。
更遑論在嘴裡碎碎念的台詞要是被聽見——

「很緊張嗎?」
「…嗯。」臉頰有點發熱,はやて輕輕地點點頭。
「我想也是,因為您昨晚也似乎緊張到說夢話了…」
「…」一接觸到那雙溫潤的赤紅色眼眸,海藍色的大眼睛再度反射式地別開視線。稚嫩的小臉在對方認真的凝視下,越發燥熱。

我的天啊!
明明之前才在安撫坐立不安的Reinforce,告訴她グレアムおじさん是個很溫和的人,不需要太過緊張,結果自己才是最緊張的那個人。

思憶及此,小女孩現在只想抱著頭,找個地洞鑽進去。

是的,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一個讓人期待已久的約定的日子。

一直以來,都想當面向無償照顧自己和家人的恩人道聲謝謝,而不是僅限於書信與視訊。

單純的感謝。

不期望グレアム能夠像ハラオウン家般,原諒家人曾經犯下的過錯,也不期望グレアム會給什麼好臉色。畢竟一切的事端與悲劇,是自己和家人所引發,就算不被諒解,也是應該的。
在事件結束後,曾從クロノ,以及孩子們口中得知十一年前的悲劇。那場悲劇,不僅奪去了ハラオウン家的男主人,也間接毀了グレアム的人生。懷著想對闇之書復仇的心情,グレアム在十年之久的時間中,其實並不好過。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所以我…就由我這個當家長的,親自替孩子們道歉!
因為孩子們也是無辜的,他們只是在遇上不對的人,被迫在不對的時間內做出不對的事而已。

孩子們所背負的一切,身為家長的自己,自是比誰都明白他們的身不由己。那是無垠的絕望與無盡的淚水所交織而成的夢靨,想逃卻無路可逃的死胡同,生不如死的痛楚。

永遠的詛咒與束縛。

騎士的驕傲,不知在何時變了調。哭泣的兵刃,迷惘的雙眼,無人知曉的孤寂與腥風血雨的戰鬥,像是永無終點般,不停地重複上演。比誰都還善良的孩子,卻被逼著奪取他人的性命,毀去無數的幸福,也在自身刻下無可抹滅的傷痕。

但是,就算不是出自所願,對於已造成的傷害,該負起的相對責任,也還是得擔起,不是嗎?

無論那將會是如何漫長的贖罪與償還。
無論是否能獲得任何諒解。

——身為主人的我,都不該逃避,本該替他們分擔所有的罪孽。
從今以後,就由我來守護孩子們。
不管發生什麼事。

はやて如此心想著。

「あるじはやて,請別擔心,我會在您的身邊,與您一同面對所有事情。現在請放輕鬆,提督的辦公室就快到了呢。」

正當はやて的小腦袋骨碌碌地不停打轉時,一道宛如春風的溫柔聲調,輕輕在她的身後響起。

很奇妙呢。

適時的一段話,就擁有足以安定心神的作用。
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瞬間沉靜了下來。

抬頭望向那對深紅色的赤眸,以及赤眸的主人那副彷彿能包容一切的溫和神情後,はやて輕輕點了點頭,笑了笑。

「嗯!那就有勞妳了,Reinforce。」
「はい,わがあるじ。」見著小主人漾出可愛的笑容,銀髮少女也微微一笑。

在彼此的笑容中相互打氣、相互依靠,不必說,也不必問,就能感覺到對方的心思。
這樣的羈絆——

——果然,我們是一心同體的騎士和融合騎!

相視而笑後,兩人聊起晚上的伙食與娛樂節目,緩緩在管理局內大的長廊漫步,然後在約定的時間來臨前,抵達約定的場所。

グレアム的辦公室。

看著門板上那幅標示「グレアム」幾個字的金色名牌,はやて不禁開始緊張了。下意識抬起頭,從那雙溫柔的赤眸中得到無聲的鼓勵後,深吸口氣,はやて舉起小手,輕輕敲響門板,稚嫩的聲音隨後響起。

「グレアムおじさん,我是八神はやて。」

很快地,房內傳來一道低沉且穩重的男聲,回應了はやて。

「進來吧!」

低下頭,與はやて低聲一句後,Reinforce推開門扉,同はやて一起進入廣的室內。
映入眼簾的,除了清爽乾淨的擺設,一個又一個的高級木製長櫃外,正是辦公桌前那名背對著大門,身著普通的白色襯衫,海軍藍西裝長褲的灰髮男子。

「グレアム…おじさん…。」

稚齡的聲音有些膽怯,小小聲地自身形弱小的小女孩嘴邊溢出。灰髮男子聞聲後,回身望向小女孩,以及緊跟在小女孩身後的銀髮少女,緩緩移動腳步。

「久違了,はやて君…還有…」グレアム停步在はやて的面前,先是對はやて點點頭,深灰色的眼眸隨後筆直地飄向另一雙赤紅色的雙眼,「Reinforce。」

「您好,提督。」

或許是騎士的天性,又或許骨子裡本身就有著傲氣,被人以不曉得是敵意還是審視的複雜眼神看著,讓原本性格溫順的Reinforce,沒來由地在微幅傾斜身子,沈靜地朝他行禮後,是挺直背脊,絲毫不逃避グレアム打量的目光。

「好、很好…」見著Reinforce的反應,グレアム低聲自語著。

在短暫的幾句對話結束後,一陣令人尷尬的沈寂倏地瀰漫整個空間,令人窒息的壓力也跟著擴散開來。

——怎麼辦?

はやて睜著海藍色的大眼睛,不停來回看著身後的家人,以及眼前的養育恩人。對於這樣的情況,年幼的はやて可以說是手足無措,緊張到絲絲寒氣自腳底不斷竄出,反射式地打了個寒顫。然後,鼻子開始趕到有些搔癢難耐。

「哈啾!」

雖然已經百般忍耐,小小的噴嚏聲還是在沈默的室內迴盪開來。身後的銀髮少女急忙彎下腰,擔心地開口詢問小主人的身體狀況。

「感冒了嗎?」赤紅色的眼眸與溫柔的音調裡,滿是自責與愧疚,「對不起,這幾天天氣變化大,我應該多注意這點才是…」
「唉,沒事沒事,別擔心、別擔心!」はやて伸手摸摸那頭柔順的銀髮,笑著安撫緊張的Reinforce。
「可是…」依舊有著不安神色的Reinforce,赤紅色的眼睛仍是盯著はやて瞧。
「沒事沒事!」

はやて輕輕拍了拍擱置在自己肩上的白晰大手後,轉頭面對那名站在前方,始終看著自己和Reinforce,臉上的表情令人難以捉摸的グレアム。

「對不起,グレアムおじさん,請原諒我的失禮。」
「不,不會。先到那邊坐著吧,我弄點東西。」有如標準的英國上流社會紳士,グレアム微幅擺動右手腕,劃向一旁的沙發。
「好的。」

在那雙藍色大眼睛的注目下,グレアム露出微笑,然後轉身走向身後的櫥櫃。櫥櫃中,除了幾瓶看似高級酒品的玻璃瓶外,也陳列著不少外觀精緻的茶罐。從中取出其中一罐有著漂亮鑲金花紋的赤色茶罐,低頭挑選擺放在櫥櫃另一腳的上等瓷器組後,再度迴身望向はやて。

「はやて君,妳想喝紅茶還是奶茶呢?」
「嗯,奶茶。謝謝您,グレアムおじさん。」素來喜歡小甜點的はやて,愉快地用力點了點頭。

對於はやて可愛純真的反應,グレアム的嘴角不動聲色地稍微上揚,眼角周圍浮出幾道皺紋,就像是長者看著孫姪輩般,露出輕且緩的微笑。然後,再度將視線移向手上的工作。

「妳呢?妳想喝些什麼?」聽不出任何情緒起伏,グレアム如此問著一旁的銀髮少女。
「紅茶就可以了。有勞您了,提督。」微幅傾斜身子致謝,Reinforce有禮地答道。
「嗯。」

望著グレアム從容泡茶的背影,主僕兩人彼此交換了眼神。

——很順利呢,看樣子。

不久,グレアム端著兩杯泛著漂亮的色彩的茶品,緩步走向沙發,分別在はやて和Reinforce面前擺上後,在鄰座的兩人正對面,找了個位子坐下。
手指在腹前隨意相互交疊,身體朝後靠向沙發椅背,深沈的深灰色眼睛看著面前的主僕二人。

「妳氣色好了不少呢,比起從前,はやて君…」グレアム沈靜地說道。

「這都是承蒙您的照顧…如果不是グレアムおじさん的關照,我,還有那群孩子,就不會有今天…」

深吸口氣,像是給自己鼓勵般,はやて先是閉上海藍色的眼瞳,然後筆直地看著グレアム。

「從我還小的時候,就開始無償照顧我的生活起居、常常在百忙之中,抽空寫信,也寄送許多書本和禮物給我,替我的病情加油打氣、為了我的疾病,四處找尋合適的病院…最後,更是不計較前嫌,幫孩子們作證辯護,願意和我交談…」一口氣地說出所有的感謝,最後雙手放在腿上,彎下腰,向グレアム深深一鞠躬。
當然,身邊的Reinforce,也跟著はやて一起彎身行禮。

「一直以來,謝謝您,おじさん!」低著頭的はやて,非常認真且誠摯地道謝後——

「也很對不起!」頭壓得更低,音量也加重許多,「從前也好,現在也好,我和孩子們,給您及許多人,造成數不清的傷害…」

一面低頭屈身道歉,一面緊張地緊閉雙眼。顫抖的手臂,很明顯地顯示小女孩此時心中充滿著不安和恐懼。

「我知道道歉沒辦法彌補——
「はやて君。」
「但是我還是想當面——
「はやて君——
「是…」

終於意識到グレアム正呼喚著自己的名字,はやて抬起頭,有些膽怯地看著グレアム。

グレアムおじさん會說些什麼…
會像Lindy提督那般,還是…

褐色的小腦袋在瞬間轉過許多種可能性。

但是不論如何,不管グレアムおじさん願不願意接受道歉,或是要我做什麼事,只要在我能力範圍內,我都願意賠償。

這是はやて最後,也是在踏進グレアム辦公室的那一刻起,最初的決定。

「先喝茶吧。」グレアム指著はやて面前的奶茶,微微一笑。
「欸…?」
「冷了就不好喝了。那是我讓リーゼ們替我從家鄉帶回來的茶葉,試試看味道如何吧。」
「是…。」望著グレアム和藹的笑容,はやて暫時放下滿腹的不安,捧起杯子,小小地啜飲一口。

「嗚哇!好香!很好喝呢。和外面賣的感覺完全不同!」本身喜歡廚藝,對於美食的味覺十分敏感的はやて,不禁由衷地讚嘆起在嘴裡散開的香味。
「當然。」聽見はやて真誠的感想,グレアム呵呵大笑,對小心翼翼,捧著瓷杯啜飲奶茶的はやて說道:「那可是和外頭咖啡廳販售的茶品,完全不同的等級吶。」
「嗯嗯!味道很棒!Reinforce妳也試試看!很香呢!」像是獻寶的孩子般帶著興奮的眼神,望向身邊的銀髮少女,「試試看?」
「…好的。」面對はやて純真的笑臉,Reinforce輕輕點了點頭,然後向グレアム點頭道謝,「謝謝您,提督。」
「如何如何?」看著左手啣起杯耳,右手支撐杯底,慢慢啜飲紅茶的Reinforce,はやて愉快地問著。
「嗯,很好的茶葉呢!」些微拉開唇與磁杯的距離,認真地凝視杯中晶瑩剔透的琥珀色,「這是高山茶種吧。從味道和顏色來看的話。」
「…是。」對於Reinforce的識茶,有些訝異的グレアム接著說道:「沒錯,Nuwara Eliya。」
「雖然我不知道茶的名稱,不過我想我的紅茶,應該和あるじ的不同才是。」瞥頭看了看はやて杯中的奶茶後,微微一笑。
「確實如此。妳懂紅茶的茶品?」グレアム饒富興味地動了動擱在腹前的手指。

英國人,素來對紅茶類的茶品具有高度的喜好,就如同日本人之於茶,中國人之於烏龍茶。遇著能辨識茶種的人,令出身英國的グレアム,對眼前的銀髮少女起了不小興趣。

「稍微。從前曾服侍過的主人中,有位特別喜歡紅茶。不知不覺就學了一些。」
「原來如此…」沈吟一會,グレアム站起身,走向放置茶罐的櫥櫃,取出一瓶金屬外裝,雕飾著許多圖騰的小罐子,「這是今年聖王教會送來的冬茶,有沒有興趣試試?」
「好的。」銀髮少女恭順地點了點頭,「那麼,請讓我幫忙吧。」
「…也好,讓我見識見識古Belka的手法吧。」
「希望不會讓您失望。」Reinforce笑了笑,「現醜了。」

——…這算是一個好的開始嗎?

看著那同樣都是銀髮的一老一少,熱切地交換對茶葉的心得,被晾在一旁,只能捧著杯子,喝著一杯接著一杯的飲料的はやて,小小地在心裡嘀咕著。

但是,嘀咕歸嘀咕,可以確定的是,はやて其實比誰都開心能見到這樣的情況。
原本有著深仇大恨、水火不容的グレアム與夜天之書的管制人格,現在能好好談論共有的知識,以及彼此的經驗和心得,是件再好也不過的事。

——更何況,我有點心吃,也能喝到Reinforce和おじさん泡的茶,算是不錯的享受哩。

一面吃著乳酪蛋糕,一面喝著奶茶的はやて,如此心想著。

※※※

很快地,對はやて而言,兩個小時的下午茶時間,劃下了休止符。
總算結束與Reinforce間漫天茶經的グレアム,再度坐回沙發椅,瞇起眼睛,溫和地看著はやて。

「最近生活如何?身體感覺怎樣?」
「託您的福,生活過得很好。」はやて笑著回答,「身體狀況也差不多恢復到可以去上學了,這都要多虧大家的幫助呢。」
「校服送到了嗎?」
「還沒,不過我想這幾天應該就會送到了。」稚齡的小臉上,有著遮掩不住的期待,「入學手續Lindy提督都已經幫我處理好了。」
「是嗎?那學習上呢?」
「每天都有好好在練習呢。」
「有趣嗎?魔法。」グレアム帶著淺淺的微笑,「聽クロノ的敘述,感覺妳很喜歡魔法呢。」
「嗯!」用力點點頭,海藍色的打眼睛像是正閃爍著光芒般,年幼的はやて露出和外在年紀相仿的笑容,「每天都能接觸到全新的東西和經驗,很有趣。」

「是嗎?」グレアム收起笑容,閉上眼睛,重重地吐了口氣,表情再度恢復成先前那樣,絲毫看不出情緒起伏的狀態,「不過我怎麼聽到一些不同的風聲,關於『那件事』。」

果然…要談那件事了嗎?
我一直在煩惱的事。

「那是因為…」
「妳,認為自己很沒用,完全沒辦法發揮妳所繼承得來的力量,是嗎?」耳裡聽著はやて吞吞吐吐的回話,グレアム直接替她回答問題。
「…是。」雖然不甘心,はやて還是用力地點頭,「所以我不知道我自己能辦到什麼…大家都那麼努力協助我練習了,可是我還是無法好好地掌控…」
「あるじはやて…」

「那麼妳認為妳學習魔法,最主要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

再度睜開眼睛的グレアム,扔了個問題給はやて。
一個最直接,也最現實的問題。

はやて偷偷地瞟了瞟身旁的Reinforce。

看著那雙正望向自己的深紅色眼眸裡,現在的自己的影子、感受著正輕輕覆在自己左手背上,給予自己無聲的鼓勵的掌心所傳來的溫暖…
在那一瞬間,深海般深邃的藍色眼瞳裡,倒映起自命運正式展開的那一刻,至今所有的回憶,以及腦海裡殘存的,夜天之書的過去——

「我想守護我的家人,就像他們守護我一樣、我想像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一樣,幫助更多像我的孩子們相仿,一直深處在痛苦深淵的生命…」將視線從Reinforce溫和的臉上,緩緩移至攤開的右掌心,然後抬起頭,筆直地望向グレアム。

「雖然我不知道我到底能做到什麼…但是,最起碼,我想百分之百發揮Reinforce給我的力量,守護我想守護的一切。這是我學習魔法的目的!」

家族、朋友…至少,不能一直單方面接受所愛的家人和重要的朋友的保護。
絕對不能再次讓任何人、任何事,傷害到我所重視的人們!

「可是現在的我…」

現在的我,卻發揮不了全力!

「…是嗎?」

グレアム的腳下,倏地展開白色的魔導陣。

「「!?」」

然後,在はやて與Reinforce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瞬間,一股低沈的氣壓已襲向幾乎失去所有的魔導力,無力做出反擊的Reinforce——

「嗚…Reinforce…!」被氣旋掃到一旁的はやて,急忙撐起身子。
「主はやて…!不要過來!」

被包圍在強烈的風陣之中的Reinforce,萬分焦躁地呼喚はやて,阻止她的貿進。

「グレアムおじさん!這是…!?」

望向グレアム的海藍色大眼,滿是疑惑與驚愕。
與此同時,結界也突然展開。

「換上妳的武裝。」

冷冽沈靜的聲音,自グレアム一開一合的嘴裡,緩緩溢出。
原先空盪無物的的手中,也不知是在何時多出了兩把西洋劍。

「グレアムおじさん…」

沈下臉的グレアム,陰影遮住他的眼,はやて完全猜測不出他的想法。
慢慢接近的高大身影,不停散發著殺氣與驚人的魔力。

——這就是當年最強的戰士嗎?

感受到逐步接近的低氣壓,跪坐在地上,行動不能的はやて,冷汗無由來的涔涔冒出,直覺反應地緊握住配戴在衣內,垂掛在胸前的劍十字。

「再不換上妳的武裝,我會宰了她。」右手的西洋劍,筆直地向後一指,「我應該沒說過…」
「!」

「我會原諒闇之書——

猛然抬起頭,グレアム的眼裡,盡是數不盡的恨意。

「あるじ!」

然後,在Reinforce的驚叫聲中,動彈不得的はやて,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劍尖疾速向自己的眼前逼近——

「嗚…」
「還有闇之書的主人。」

銀光在喉前停了下來,居高臨下的グレアム冷冷地睥睨著はやて。

「既然闇之書的力量無法發揮,那麼也到了該算總帳的時候了,はやて君…不,夜天之王。」
「グレアムおじさん——
「あるじ!」

絲毫不理會はやて呼喚,以及試圖破壞風璧的Reinforce,グレアム再度將劍尖更加貼近はやて的喉部。

「五分鐘。」
「?」
「距離結界啟動,直到有人發現異樣趕來,還有五分鐘——
「!」
「五分鐘,足夠我終結所有一切了,夜天之王。」
「あるじ!」

「我的宿願,終於要實現了——




(To be continue…)



コメント

  1. 凌竹心 | URL | 0R/Y/T.o

    一邊悠地喝著水一邊品文……
    然後突然發現被坑了=_=

    像はやて這樣老鉆牛角尖的孩子就必須直接用身體用行動來教

  2.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一邊悠地喝著水一邊品文……
    > 然後突然發現被坑了=_=

    以後要學乖XD
    我沒打上「完」這個字,進來多半是坑XDDD
    尤其是俺很會開空頭支票…(被打凹)

    > 像はやて這樣老鉆牛角尖的孩子就必須直接用身體用行動來教

    はやて:「那請大姊姊們用身體來教我吧…//////」(←直接被碟阿伯扔)(喂)

  3. 蒼 | URL | -

    >.果然,我們是一心同體的騎士和融合騎! X
    果然,我們是一心同體的丈夫和妻子! O

    >>原本性格溫順的Reinforce
    大REIN媽媽護犢的氣勢GJ

    大REIN果然是媽媽呀! 媽媽快跟我回家吧XD

    上吧! 小狸貓! 搶回媽媽大作戰!

    p.s. 追債成功了下官很感動XD

  4.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果然,我們是一心同體的騎士和融合騎!    X
    > 果然,我們是一心同體的丈夫和妻子! O

    這個裡台詞GJ!wwwwwwwwwwwwwwwwwwwwww
    反正也是事實(看著某小鬼)(喂)

    > 大REIN媽媽護犢的氣勢GJ

    唉,不是護寵物嗎…(被狸貓咬)

    > 大REIN果然是媽媽呀! 媽媽快跟我回家吧XD

    所以那隻狸貓是娶媽媽就是了?www
    真是糟糕w(喂)

    > 上吧! 小狸貓! 搶回媽媽大作戰!

    跟爺爺搶媳婦,這樣?(爆)

    > p.s. 追債成功了下官很感動XD

    可是長官,您債根本就沒還完=3=(指)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80-835286e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