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1-2

2008年01月11日 21:40

不管了,壞好大(死)
試試看能否一個禮拜一篇吧!雖然非常不可能(被揍)
這回算是拿來試刀用的,不過看來是失敗了,完全沒有動感,
嘛,算了,反正這種事情早就知道了不是嗎?(大笑)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1-2

「嗚哇!油油的好漂亮!」
車廂內不時傳來孩子興奮的聲音。
這是ReinforceII第一次搭乘特快車,自上車起就一直把小臉緊貼在車窗玻璃,除了吃東西外,幾乎都保持著同樣的姿勢。反觀外表年紀相仿的Vita,早已經睡攤到不醒人事。

由海鳴市出發至新幹線的駅站,中途需要搭乘電車轉接。而搭上JR列車到東京駅站,也需歷時兩小時多左右,因此到達投宿的旅店也是下午一點多的事了。

「哈,那是農田,然後那是稻草人——」八神家的小家主輕貼在幼子的身上,相當有耐性地解釋孩子手指的事物。一大一小就這樣親暱地靠在一塊,持續好一段時間。

「呼,Rein的體力真好…還有,那傢伙會不會太沒有警戒心了?」

Signum放下從家裡帶出來的報紙,折疊好放在腿上,然後轉頭看向ReinforceII的樣子,不禁懷疑起自己是不是因為年紀大了,才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明明自己也只搭過一次, 應該對這類的事情充滿新鮮感才對,卻不像ReinforceII般凡事都有著高度的好奇心。

輕輕嘆了口氣,無奈地瞥了眼那位睡到東倒西歪,腦袋不停隨著車體搖擺晃動的赤色騎士的睡相。

<Zafila,怎樣?>
<確實有人在一路尾隨我們,從氣味上判斷大概有五個。>
<看來沒錯了,他們的目標確實是我們。Shamal,隨時保持警戒,注意敵人的舉動,一有萬一,立刻張開結界。總之對方目前似乎還沒有什麼異常出現,我們先保持原樣,繼續觀察情況,切勿打草驚蛇。還有,也先不要讓あるじ知道這件事。>
<嗯。>
<瞭解。>

這種被監視的情況已經持續將近一個禮拜,自あるじ從米回來之後始終不曾間斷,數量也不斷加。只是那些氣息給予人的感覺是相當的混亂,或許對方並不是同一陣營。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在自宅時就已經被盯上,但先前一直希望是自己神經過敏、太過多心而沒去特別在意。更何況八神家並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能垂涎,想搶他們絕對是找錯對象。然而現在是連出遊也緊跟著,這點就實在不太對勁了,足見對方的目標是「人」,而不是「物」。

在空曠之處感覺還沒那麼不舒服,一旦進入像車廂這類較為狹小的空間時,異樣的騷動隨即變得特別明顯,更加令人渾身不自在。
儘管對方刻意隱藏。

當然,對於隨時讓身體處於警戒狀態的古貝爾卡騎士而言,此等過於蹩腳的隱藏並沒多大的用處。

話雖如此,對方的用意Signum還是想不透。
畢竟現在是休假狀態,大家的身份也只有總局知道,在97區知情的人並不多,身上也沒什麼貴重的物品,除非對方的目標是——

——八神家的年輕家主,八神 はやて。

看著はやて和ReinforceII兩人開心的身影,Signum由衷地希望自己的猜測是杞人憂天。
難得全家一起出遊,也是讓始終過於拼命的はやて獲得放鬆的好機會,可以的話,能不被這種事情給干擾就盡量不要。

揉了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Signum閉上青藍色的眼睛,將注意力完全集中,讓身體徹底進入基本防衛狀態,與Zafila一同繼續觀察敵人的動靜。
湖之騎士Shamal則是維持原樣,外表佯裝沒事,微笑地湊近はやて和ReinforceII身邊,搭上兩人的肩膀。

「妳們兩個到底在看什麼看得那麼入迷?」
「Shamal?」
「風景,很多很有趣的東西吶!妳看,很漂亮呦!」ReinforceII指向有著細長脖子以及色長喙,一身潔白、優雅地站立於水稻田裡的白鷺鷥,像是獻寶般開心地揮動著小手。
「嘿~挺有趣的耶!」
「對吧對吧!」
「既然如此,那我也跟妳們一起看吧!」Shamal輕笑著摟抱住はやて和ReinforceII的肩膀。
「嗯!」

※※※

「嗚哇…這裡車子好多,人也好多,感覺和海鳴市差很多吶!」

東京,日本的首都,有著錯綜複雜的快速道路與交通鐵路、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以及繁華熱鬧,店鋪林立的街景的大城市。從未看過如此繁榮景色的ReinforceII,是不斷望著來回穿梭的車潮及人群,發出由衷的讚嘆。

「是啊,這裡可以說是全日本最熱鬧的地方之一喔!嘛,我也只來過一兩次而已。」はやて微笑地牽著幼子緊抓著自己的小手,「一次是很小的時候,和爸爸媽媽一起來過,老實說,已經沒什麼印象了…另一次則是去年和大家一起來的,所以很多事情對我來說也是相當新鮮呢!」

「該怎麼說呢?和米比起來,好像有點不一樣?」ReinforceII抬頭看向はやて。
「嗯,應該是說這裡沒有魔法,自動化的程度也沒有米來得多吧。」はやて笑著回答。
「不過東京和米一樣,兩邊都很熱鬧呢,吃的東西看起來也很多。」
「哈哈,沒錯,我也這麼覺得。上次アリサちゃん介紹的文字燒就挺不錯,連Signum都讚不絕口唷。」
「那這樣Rein也要去吃吃看!」
「當然好啊。」

「嗚阿~~」

相較於ReinforceII的興高采烈,外表同年紀的Vita正張著嘴猛、打哈欠,然後低垂著手,有氣無力地拖著腳步緩慢前進。

「喂,振作一點吧!妳不是一上車就從頭睡到尾,還睡不夠?」Signum無奈地睨著Vita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少囉唆,昨天我可是陪一個麻煩的小鬼一直到很晚啊!只睡五個小時!五個小時!我可是還在發育期啊!」心有不甘地撇嘴瞪向前方那名正蹦蹦跳跳牽著はやて的手,興奮地東張西望的小小孩,「就不曉得為什麼那個小鬼會那麼有精神…」
死小鬼,老娘可是快累死了啊啊啊啊~~!
這是八神家的赤色騎士此時最想大聲吶喊的心聲。

「Vitaちゃん,這樣走在馬路上很危險的喲。」Shamal擔心地伸手將已滑落至小騎士手臂的背包扶正。
「所以住的地方是到了沒?東西很重吶!」Vita發著牢騷。
「記得再走個兩三分鐘就到了。還有,沒人叫妳把兔子、故事書什麼之類的東西全帶在身上,妳活該。」Signum瞇起眼睛,再度無奈地看向Vita背後鼓脹的兔子造型背包。
「阿~~~~!囉唆、囉唆!人家就是要那些東西才睡得著,妳管我!」Vita脹紅著臉,不滿地瞪著Signum大喊。

而這一喊,立刻引起走在前方的八神家家主的注意,也讓路上的行人投以異樣的眼神。

「咦?妳們怎麼了?」聽見Vita的吼聲後,はやて暫時停下腳步,轉身納悶地問道。
「啊哈哈…沒事、一點事也沒有,別在意、別在意。」Shamal一手按著Signum,一手挽著Vita,面帶笑容地回答。

<感覺有點丟臉…。>一向不怎麼說話的Zafila也不禁嘆了口氣。
<別這麼說嘛,她們兩個平常就是這樣,習慣就好。> Shamal打哈哈地緩頰。
<是說…Signum,有感覺到嗎?那些傢伙們的氣味,似乎不見了。> Zafila低沈的聲音再度響起。
<有,但是被盯著的感覺還是存在。>
<哼,大概是刻意隱藏在人群之中,好用來混亂我們的知覺吧!>
<Vitaちゃん?妳知道?>Shamal吃驚地望向身旁那位個子矮小的小騎士。
<當然,你們當我沒發現啊?再怎麼講我也是騎士好嗎?貝爾卡的騎士就算在睡覺也是能感覺到敵人的!更別說那群傢伙已經跟我們那麼久了,害我好幾天不得安眠,早就想痛扁他們一頓了。>
<確實呢。>身為風雲騎士首領的Signum笑了一下,<大家小心點,敵人的目標有可能是あるじ,多加注意一下。>
<放心吧,Graf Eisen可沒那麼容易就讓敵人得逞的咧。>
<那麼大家就見機行事吧!>
<嗯!>

只是思念通話才剛結束沒多久,一行人才剛走進小巷,即將抵達投宿的民宿之前,對方便開始有所動作。

三隻型態像是狗的色物體,齜牙裂嘴地從小巷的兩側竄出,擋住眾人的去路。
八神家的蒼之鋼狼見狀,立刻變回原本大小閃身擋在はやて前方,Shamal也隨即展開結界。

「喂喂喂,你們還真是迫不及待吶,現在可是大白天耶!」八神家的小騎士一臉「有沒有搞錯」的表情,將Graf Eisen扛在背上,不太高興地吐槽著對方。
「怎麼了?」はやて被四個騎士團團護在身後,在還沒搞清楚狀況前也跟著換上防護服,與ReinforceII進行融合。
「あるじ,我待會再跟妳解釋。現在請您先注意自己的安全。Rein,あるじ就交給妳了!」Signum一手握住劍柄一手握緊劍鞘,做出隨時準備出擊的備戰動作。
「咦?好、好的!」ReinforceII雖然也尚未進入情況,但聽到Signum交給自己保護はやて的重責大任時,馬上握起小小的拳頭,認真地點點頭。

「來了!」

Signum大喊一聲後,那群似狗的色物體立即張牙舞爪朝著眾人的方向疾衝過去。
站在前方的Zafila起腳踢飛一隻,Vita在隨後也揮舞Graf Eisen,一槌將另一隻擊落,最後一隻犬則是被Signum以Laevatein一劍斬下。

「不對!還有!」

Shamal一發現情況有異,立刻出聲通知。
只是警告來得太慢,已然來不及了!

在那一剎那間,はやて的背後忽地竄出一道來自地底的人影,而正在前方應戰的眾騎士,由於才剛完成攻擊動作,根本來不及回身反應。

「Meister!!背後!!」ReinforceII發出警告的驚叫聲。

鏗!

強烈的金屬摩擦撞擊聲沈悶地驟然響起,はやて勉強高舉雙臂,將劍十字置於頭頂,竭盡全力抵擋對方來勢洶洶的攻擊。

來者是名揮舞著護手短劍的紫色短髮少女,一身和Fate的Sonic Form有相似之處的無袖口輕裝防護服,在在顯示對方是以高速近身戰為主的專家。驚覺敵我戰鬥屬性完全不同的はやて,立即意識到對手並不是自己能輕鬆應付的類型。

「等、等等,為什麼突然對我們發動攻擊?」 吃力地抬頭凝視著紫髮少女的眼眸,對敵人突然的舉動感到相當不解。然而少女完全不理會問話,另一隻護手劍再度朝著はやて揮擊而出。

「はやて!!」
「あるじ!!」

就在眾人想轉身前往支援的同時,原本應該被擊倒在地的犬隻,竟是絲毫沒有受到任何損傷似的再度站起,數量也由原本的三隻變成五隻、五隻變十隻,不斷以倍數加,繼續向騎士們進行攻擊。

「嗚!」

はやて在騎士們無法趕來支援的情況下,只能咬緊牙關獨自苦撐。越來越加沈重的壓力不停傳來,細弱的手臂已經開始有些顫抖,雙腿也因這巨大壓力逼迫而越蹲越低。最後はやて是卯足全力,用力順勢向上一躍,藉由後空翻的衝力將對手的武器格開。只是才甫落地,對方馬上跟了上來,連喘息的機會也吝於給予。

「Meister!」

在千鈞一髮之刻,はやて的身邊瞬時出現大量冰刃向敵人疾馳而去。紫髮少女見狀,立即側身閃避,轉身起腳蹬向牆面,以更快的速度展開一連串的近身搏鬥。
一瞬間鏗、鏗、鏗的聲響不絕於耳,濺起陣陣火花。

「嘖!這些傢伙根本就是在牽制我們!」

赤色的眼睛瞪著簡直像細菌般不停分裂繁殖,數量越來越多的犬隻,令護衛正在進行地域搜索的湖之騎士的Zafila是當場低聲咒罵起來。

就算騎士們斬斷敵人的肢體,就算已經給予要害致命一擊,倒下的犬隻依舊不斷地再生、分裂,沒完沒了。

「Shamal,找到了沒有?Laevatein!」
《Schwert Form。》

將武器轉換成長蛇型態的Signum,一面揚起帶著利刃的長鞭狀愛劍,一口氣將數隻往自己撲來的犬隻全數擊落,一面向夏碼爾焦急地詢問。

「幕後操縱者還在搜尋,看樣子是躲在更遠的地方,搜索範圍要更加擴大才行。」

腳下的貝爾卡陣式閃耀著青色光輝,映照著Shamal白晰的臉蛋。紫羅蘭紅的雙眼緊閉,眉頭緊蹙。

——Klarwind,加油!得盡快將躲在背後的飼主給找出來才行,否則はやてちゃん和大家…。
耳裡不停傳來はやて吃力的悶哼聲、騎士們的咒罵聲,以及不斷濺起陣陣花火、劇烈的金屬撞擊聲,Shamal心中的焦慮感越發高漲。

「可惡,你們這些陰魂不散傢伙少給我礙事啊啊啊!!!Eisen!!!!」

Vita焦躁地想儘速衝到處於弱勢狀態的はやて的身邊,但敵人卻是一批接著一批地湧上。在這種在高速近戰下,八神家的赤色小騎士根本沒時間發射誘導彈,也沒有多餘的氣力上前幫不斷挨打的はやて的忙。越顯心浮氣躁的Vita額角浮出青筋,用力咬牙發出怒吼後,使盡全力揮舞Graf Eisen掃開眼前的敵人。

「唔——
而在另一頭狼狽地閃躲攻擊的八神家家主,在緊急迴身閃過一記來勢凶猛的劍擊後,幾根閃耀著米黃色光澤的髮絲,與四散的羽一同飄盪在空中。
「看招!!!!!!」紫髮少女似乎不打算給はやて任何喘息的時間,一個流暢的轉體動作後,再度俯身衝向はやて。

「怎麼可能讓妳得逞?Frigid Dagger!!!!!」ReinforceII不甘示弱地喊了回去。

大量的冰刀再度朝著紫髮少女發射,紫髮少女「嘖」了一聲,身子在半空中緊急轉彎後落地。在此同時,雙足藉由下墜的力量,趁勢蹬向地面,在空中做了個迴旋,俐落地掃落ReinforceII的攻擊。

——又來了,又是利用跳躍!看來她是屬於陸戰型的沒錯了…得想辦法拉開距離才行…。

察覺到對方似乎無法飛行,都是在牆面與牆面之間來回反彈加速,作短暫的長距離跳躍後,漂亮的蒼藍色大眼睛望著周圍的環境,一邊狼狽地閃躲的近身攻勢,一邊不斷啪答啪答地在腦袋裡盤算扭轉不利局勢的方法。

——嗯,假若我能抓到機會飛往空中,或許就有時間可以發動魔法,一口氣逆轉情勢!

<Rein,作的到嗎?>
<盡力試試看!>瞬間明白はやて想作什麼的ReinforceII認真地回答。
<那就來囉!>

一聲令下後,はやて突然一改先前採取的閃躲應對,直接挺直腰桿,高舉劍十字,硬是接下紫髮少女的劍擊。

「嗚!!!」

直正面與紫髮少女的衝撞,當場痛得はやて眼淚差點沒掉下來。
虎口處瞬間急竄而出的撕裂感、兩手手腕傳來陣陣劇烈刺骨的酸痛,像是猛獸出匣般直衝向腦髓。
はやて用力咬緊牙關,使勁強行壓下來自於自身四肢百骸的強烈痛楚——

「Rein——!!!!!!」
「はいです!!!!!!」

紫髮少女對疾風突如其來的轉變吃了一驚,完全來不及收回已然擊出劍擊,只能眼睜睜看著はやて的腳下迅速展開銀白色的貝爾卡陣式,在自己的周圍捲起一道又一道冰冷的旋風。

「嘿.…,這樣就停下來了吧?」はやて一邊冒著冷汗,一邊對紫髮少女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糟了!」紫髮少女愕然地瞪大眼睛,在那一瞬間明白局勢已然逆轉的事實。
「捕らえよ、凍てつく足枷!!!」

以紫髮少女為中心,巨大旋風嗖地席捲而上,緊接而來的大範圍冰結魔法以極快的速度,將少女團團圍困於冰堆之中,動彈不得。
困住對方後,はやて立刻藉機移動到上空,發動綑綁魔法捆住還在掙扎的少女。

「犬隻的主人位置已經確定,Klarwind!」

在はやて結束戰鬥的同時,Shamal也確認了犬隻的操縱者位置。
青色耀眼的光芒瞬時展開,以相當俐落的速度發動強制轉移魔法,將捕獲的敵人傳送至騎士們的所在地。

「啊哈哈哈,輸了吶!」

坐在傳送魔法的最中央,是一名嘻皮笑臉的髮少年。在少年高舉雙手示意投降後,Signum隨即將長劍抵在他的喉上。

「喂,Schach,不必掙扎了啦!」少年笑著招招手,收回召喚的犬隻,向不斷在冰堆中不住扭動身體,試圖破壞寒冰的紫髮少女大聲喊著。
「那換你來這裡試試看!說那什麼風涼話!」紫髮少女極度不高興地吼了回去。

「啊啊,不好意思,我忘了解除魔法了。」

はやて在少女的「提醒」下才赫然發現對方還在冰陣之內,尷尬地向少女道歉後揮動劍十字以解除魔法。

「說吧!你們跟蹤我們那麼長的一段時間到底有什麼目的?如果說不出什麼理由的話,我們只好以『無端攻擊管理員局員』的罪名將兩位逮捕。」Signum沈著一張臉,以嚴峻的口氣向被捕的兩人問話。

從空中降回地面的Vita,藍色的眼裡滿是怒意。咬著牙,緊握著拳頭,滿腔的怒火在無處宣洩的情況下,直接用力揪著少年的衣領大聲斥喝起來。

「你們兩個傢伙居然敢傷害はやて,實在無可原諒!」
「Vita!!不行!!」解除武裝與融合的はやて見狀,馬上衝上前去按住Vita即將揮出的拳頭。
「嘛嘛,別生氣、別生氣,只是好玩而已嘛,有話好商量不是嗎?」少年像是搞不清楚自身所陷的危險般,依舊嘻皮笑臉地看著Vita,令脾氣向來暴躁的赤色小騎士更加火大。
「你說什麼!?」
「Vita!!」幾乎無法壓制住那隻亟欲往髮少年臉上揮去的小拳頭,はやて趕緊向Signum使眼色,請求八神家的騎士長將兩人給架開。

「唉呀,別那麼兇嘛,妳看妳——
「Verossa!!你就那麼想挨揍嗎?」紫髮少女立刻出聲斥責還想說些什麼的髮少年,「真的很抱歉,由於一時的興起造成你們的困擾是我們的不好,對不起。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聖王教會的Schach.Nouera,那孩子是Verossa.Accous,我們是來請你們幫忙協助的。」

「『聖王教會』?是那個貝爾卡自治區的『聖王教會』?」Shamal和Signum著實被少女和少年報上的身份給嚇了一跳。

因為「聖王教會」是個擁有獨立的武力與制度,足以和時空管理局總局、路面總部相抗衡的第三勢力組織,這樣的對象居然會找上八神家,自是令眾人發出不可置信的驚呼聲。

「嗯嗯,我手上還有一張來自總局,由Midget提督親自授權的委託令要轉交給八神特別搜查官…」Verossa發現八神家的末子,以及正被八神家的騎士長努力按住蠢蠢欲動的肩膀的小騎士,以一臉「少騙人」的表情盯著自己瞧時,不禁大笑了起來。
「如果不相信,授權令就在我的右側口袋裡面,可以現在就拿出來看沒關係喲。」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9-4c390d78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