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4-4 (By Leoheart)

2010年06月13日 01:29

唉,這篇距上次的更新,好像快一年了(毆)
初代聖王篇篇一會在下一話結束=3=
下一話很難處理,又是戰鬥畫面…

至於騎士團的任務,就切割成番外篇吧XDDDDDD
之前一直說過很想寫寫看Signum和大Rein的對手戲→友情(?)的建立史(喂)www
畢竟大Rein真正和騎士團一起的活動時間似乎是很少,所以這兩人到底是啥時建立的友情…應該也是在戰場吧,感覺上(毆)

大概是這樣吧!趕快進入故事中盤!我要玩中島媽啊!!!(喂)(被拖走)

p.s終於把前面幾章兩三年前的玩意重新改過一遍了…看到想翻桌(死)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4-4


「搞什麼鬼!怎麼現在才出現?」

一踏進議事廳,臉色極度不的男人瞪著Einsteria,粗的眉毛幾乎糾結成一塊。
廳內眾人的目光,也在大門開啟的同時,全數集中在Einsteria的身上,以及跟隨在她身後的銀髮騎士——闇之書的管制人格。

「不是跟妳說,我有要事要和妳商量嗎?」男人口氣亦顯露著與他的表情相仿的憤怒。

商量?
這裡的人清一色全是你的人馬,說的可真好聽。
擺明是準備要脅。

Einsteria瞄了眼議事廳裡聚集的將領後,閉眼不答,對銀髮騎士稍微揚了揚手,逕自走向長桌的首席,撩開裙甲下擺坐了下來。
此時,整個議事廳瀰漫著詭異的氣氛,寧靜異常,空氣的流動也瞬間凝結。偌大的室內,僅剩些許忍受不住僵直氣息的粗重呼吸聲。
彷彿在等著誰來開啟的沈默,一直到男人終於沈不住氣,率先開了口,才宣告結束。

「妳究竟上哪去了?竟然讓我們在這裡等妳足足一個小時有餘!」男人的臉上浮出條條青筋,顯示他高漲的不滿。
「我想我沒有義務回答你,王兄。」下顎枕在交疊的雙手上,Einsteria冷冷地回答男人的問題。一句王兄,聽似尊稱,裡頭卻是包含眾多鄙夷之意。
「Einsteria!」男人在聽見Einsteria的答話後,登時握緊雙拳,短鬚也宛如刺蝟般豎立而起,右腕隨後摸向腰間的劍柄——

「妳這傢伙!」

在男人抽出長劍之前,數把不知從何而來的紫色短刃,已經團團包圍住男人的數處要害。
男人驚愕地低頭望向緊抵在喉頭與胸腹間的短刃,發出不滿的低吼。

「媽的…」更加張揚的怒火,令男人露出兇惡的眼神,憤怒地朝攻擊者咆哮著。
「「「Keite殿下!」」」一旁的士兵們見著Keite受到突擊,紛紛將手伸向隨身配戴的劍刃。急促的金屬聲響,頓時在議事廳中此起彼落地響起。
「…。」絲毫不理會男人的咒罵,發動攻擊的銀髮騎士緩緩收攏掌心。餘下十五把懸浮在身旁的紫色短刀,尖端閃爍著寒光,蓄勢待發。遮掩在鐵盔陰影下,彷彿烈焰般燃燒的赤色眼眸,緩緩地掃視那群蠢蠢欲動的士兵們,驚人的殺氣毫不遮掩地釋放。
「「「「嗚…!」」」」瞬時間被一股強勁壓力籠罩的士兵們,不由自主地僵住身體,意欲起出武器的動作也停頓了下來。

發揮喝阻效果後,銀髮騎士默默地轉頭看向那位自始至終,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從未回頭望向身後的主人的背影。

「「「Einsteria殿下、Keite殿下…」」」目睹眼前劍拔弩張的場景,圍坐在長桌周圍的將領們,有些無助地面面相覷。

「退下吧,這裡沒妳的事。」少女沈靜地發出命令。
「…是,あるじ。」順從地應了聲後,銀髮騎士遵照少女的指示,面無表情地解除魔法,撤回短刃。
「還有,誰敢在這裡肇事,無論是誰,一律不予容赦。就連王兄你也不例外。」Einsteria雙手交疊,動了動手指,再度發出命令。
「Einsteria…」赤金色的大眼惡狠狠地來回瞪著那名不發一語的銀髮騎士,以及從未正視過自己一眼的妹妹的背影,低聲咒罵一聲,「好大的架子、好一條狗娘養的狗…」
「過獎了。」聽見這聲咒罵的Einsteria淺淺地笑了一笑。
「妳…!」Keite握緊拳頭,手筋因情緒的激動而微微跳動。

Einsteria瞇了瞇漂亮的琥珀色眼睛,輕哼一聲後,開口說道:「好了,我沒太多時間可以浪費。王兄,急著找我,是有何要事嗎?」

「是啊,要事要緊,Keite殿下,請您冷靜,別因為一時之爭而壞了大事…」在聽見Einsteria的話後,有將士壯起膽子,試圖阻止兩人的僵持。
「沒錯沒錯,Einsteria殿下人也已經到了,討論正事比較要緊。」

在眾人的勸說下,Keite重重地揮開衣袖,不地走向長桌的副將席。只是,赤金色的眼睛,始終瞪視著站在Einsteria身後,那名神色漠然的銀髮騎士。

——他媽的!妳以為妳是什麼玩意!竟敢爬到老子頭上?
只不過是本破書罷了!老子遲早會好好料理妳…

儘管感受到來自於男人的兇惡眼神,銀髮騎士依舊挺直背脊,像是最好的屏障般守著少女,一動也不動。
騎士一面靜靜地看著長桌上不斷跳動的敵我方數據,一面聆聽日前的戰況報備,隱約感覺到些許異樣。一向鮮少有任何表情,彷彿白瓷娃娃的她,眉頭也在不知不覺中輕皺了起來——

——要來了吧?這群傢伙們的意圖。
像是在等著看場好戲的Einsteria,嘴角微幅上揚起來。

「所以目前我方的兵力分佈是這樣——
「嗯,這我知道。」Einsteria下顎靠在交疊的手背上,瞇著琥珀色的眼睛,隨意地答了聲。
「對方的兵力則是不斷在——
「嗯,這我也知道。」
「我們的士兵們無法繼續等下去了…」
「不盡快拿下峽谷,繼續讓反抗軍聚集,對我軍而言並不是件好事——
「而您的身體狀況也不知道何時康復…」
「現在更將整個軍隊交給一個來路不明的人…」說話的將士將視線移至Einsteria身後,那名沈默不語的銀髮騎士的臉上。
「嗯?她守得很好啊。」Einsteria笑了笑。
「但是——

此時,列席的所有將領,紛紛起身,面向首席的Einsteria,以及她背後的銀髮騎士——

「「「「「我們實在無法心服口服地接受非王族,尤其還是來路不明的人的指揮!懇請殿下將兵權暫時轉移予Keite殿下,讓英勇的Ruhm軍進攻峽谷!!」」」」」」

<あるじ…>
<噓,別說話,我處理。>Einsteria微微揚起手,緩緩掃視在場的所有將領以及Keite,繼續保持輕鬆的笑容。
<是…>

——這全是父王一手造的孽。

王子王女間的繼承人之爭,讓Ruhm王國內部分裂成眾多派系。至今,這樣的派系鬥爭還是無法完全消滅。

原先隸屬其餘王子王女的將領們,在侍奉的主人們遭斬首清算後,也面臨二選一的抉擇:臣服,或是死亡。

然而Ruhm王國原本就是個小國家,無法在內亂後負荷喪失將才的二次打擊。是以,年輕的王在迫不得已中,做出了一項選擇——留下Keite,以這個雖擁有戰鬥才華,卻沒有王氣,威脅性最低的三王子,作為儘量保存住國家戰力,招降其餘原先隸屬其他王子王女麾下的將領們的旗幟。

『無法真心臣服於我無所謂,只要他們還是屬於這個國家的軍隊,那就沒關係。』
這是少女國王的論點。

直系王軍、後編王軍。
最後,有如少女國王的預期,在招降、整併其餘王子王女的部隊後,整個Ruhm王軍中,儘管存在著這樣微妙的勢力分佈,卻是相安無事,一同面對戰事。

深知這項結果的少女國王,在命Einsteria接下遠征軍統帥職位的同時,也讓身為後編王軍精神象徵的Keite,以副官的身份隨行。是以,在整個遠征軍中,有不少將領們實際上是跟隨Keite,只聽令於Keite,在不至於影響大局的小地方,與直系王軍作相互的勢力抗衡。

——所以,果然是這樣呢,這群人。
Einsteria不禁微笑了起來。

「Einsteria殿下?」注意到Einsteria臉上掛著微笑,雙腿交疊,神情自若地保持著輕鬆的坐姿,其中一名將領小心翼翼地出聲叫喚。

後編王軍的將領們會策動這次的行動,是賭上「師出有名」的籌碼。
只要沒有不忠於國家,就算日後被王追究責任,也不至於出什麼大批漏。畢竟,只有王族才有軍隊指揮權,是早已行之多年的不成文規定,更遑論讓一名身份不曉得是什麼鬼玩意的傢伙帶兵。

只是事情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Keite隨後也發現Einsteria並沒有出現預料中的反應,也露出狐疑的眼神。

太奇怪了,她的反應太奇怪了…

「所以諸位的希望,是要我暫時交出兵權,好好養傷,然後諸位在王兄的領導下,全力進攻峽谷,是這樣的意思嗎?」Einsteria微笑著問道。
「「「「「「是!」」」」」」
「好,那麼你們就暫時歸王兄領導,我不反對。」Einsteria攤開雙手,爽快地給予答覆。

「「「「「咦?」」」」」不敢置信少女竟如此輕易地就同意請求,現場一片嘩然。
Einsteria保持笑容,將雙手置放於腹部,向後靠向椅背:「不過,我有條件。」
「條件?」Keite半瞇起眼,看著眼前不曉得在想些什麼的異母妹妹。

「是,既然你們無法認同這傢伙的領導,」Einsteria笑著隨手比向站在後方的銀髮騎士,「為了大局著想,我也確實只能同意暫時釋出部分的兵權,將你們歸給王兄。」

「不過三天後,我要見到你們全數出陣,沒取得一定戰果,不准歸營!」斂起笑容,琥珀色的眼睛冷冽地掃視著眾人,「因為這是你們說的,『我們沒有時間繼續耗下去』。我相信你們會提出這樣的建議,那麼應該有萬全的準備與對策,三天後出陣,沒問題吧?」

「「「「「這…」」」」」將領們再度面面相覷,紛紛遲疑地望向Keite。

「王兄,那就辛苦你了。」站起身,拍拍楞在原地的Keite的肩膀,Einsteria邁開步伐,走向議事廳大門。


「三天後,希望我能見到母艦越這座峽谷的樣子。」微笑著推開門扉,Einsteria與銀髮騎士留下錯愕的將士們,從容地離開現場。

「可惡!!」發覺自己被反將一軍的Keite,在Einsteria離開後發出怒吼。

聽著後方議事廳傳來的陣陣咒罵聲,不知道為什麼,Einsteria突然感到沒來由的愉。

※※※

夜晚的涼風掠過耳畔。
燃燒的火矩發出霹啪的聲響,隨風晃動。
Einsteria站在的堡壘外牆,微彎著身子,雙手撐著下顎,半趴在石牆上,仰望著夜空中那兩個距離靠的相當近的月亮。

是的,兩個距離十分近的月亮。

「あるじ…」

站在Einsteria身後的騎士已除下沈重的鐵盔,如月光般的銀色長髮隨風飄舞著。
卸下鐵盔後,或許是少了陰影掩蓋,也或許是少了冷硬金屬,儘管騎士清秀的臉仍像往常一樣,沒有任何表情,在此時卻多了份成熟女性的柔美。
長髮隨風搔弄臉頰所帶來的煩躁感,令騎士有些不耐地輕輕皺了皺眉頭,伸手收攏髮絲,從懷中取出緞帶,隨意地將銀髮束在腦後,深紅色的眼眸始終凝視著跟前的金髮少女。

「嗯?」Einsteria隨口應了聲。
「您說的三天後…是指雙月軌道重合的日子吧?」抬頭望了望高掛在空中,被瀰漫的濃霧掩蓋不少光芒的兩個月亮,騎士輕聲地問著。
「嗯。在那個時候,ゆりかご將擁有有最強的戰力,而我的『能力』,也能發揮到極限…」低頭著向鐵甲覆蓋的雙手,漫不經心地回答著銀髮少女的問題。
「所以您是故意順水推舟,好讓三王子他們打前鋒,引Eaglancer的主力部隊出陣,同時削弱遠征軍中的不確定因素,是嗎?」
「是呢,不表現出全力攻擊的樣子,那傢伙才不會那麼容易出戰呢。」Einsteria繼續說著,「反正Keite想領兵,那就讓他領個夠。」

「那麼我的任務呢?」完全不帶任何情感的視線,自主人的背影緩緩移向對面山谷,「您打算要我和風雲騎士…在這三天內執行什麼任務?」

一陣強風襲來。
燃燒著的木屑,在突然加劇的霹啪聲響中,隨風四散。
點點的火光、搖曳的光影,正映照在Einsteria的臉上,也浮現在銀髮騎士那雙赤紅色的眼中。

彷彿對峙般,兩人瞬間陷入沈默。

「哼…」輕哼一聲,Einsteria轉過身,雙肘抵著石牆,斜靠在牆邊,看向銀髮騎士那張近乎完美無瑕的白晰臉蛋,「吶,闇之書。」
「是,あるじ。」
「妳知道嗎,有時候我很討厭妳,真的。」琥珀色的眼睛筆直地凝視銀髮騎士的臉,冷冷地開口說道,「討厭妳那雙自以為什麼都知道的眼睛、討厭妳的無聊和無趣、討厭妳那副其實比誰都還要驕傲的傲性。」
「是。」面無表情地迎視Einsteria,銀髮騎士輕輕點了點頭。
「要知道…」身體離開牆面,Einsteria舉步走向銀髮騎士,不斷地逼近,「過於聰明又不懂掩飾,並不是一件好事…」
「是。」仍舊站在原地,沒有任何移動的銀髮騎士,睜著漂亮卻毫無生氣的赤紅色眼睛,看著兩人間的距離急速縮短。

終於,距離接近到只剩下一步之遙。
接近到彼此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尤其是像妳這種類型的傢伙,只會更加令人厭惡,令人更想整治妳,最好還是那種能讓妳哭的整治法,妳知道嗎…」金髮少女微微仰起頭,看著銀髮騎士有著細緻五官的臉,自喉裡冒出的聲音,冰冷異常。
「是,あるじ。」身高比起金髮少女,是略微高上一些的銀髮騎士,斂下眼,與金髮少女四目相接。

「三天。我給妳三天時間,不管妳用什麼方法都好,給我想辦法潛入敵營。」
「是。」
「我要妳在三天後,帶著妳的人,襲擊敵軍的後翼部隊。然後,在我軍第二波攻擊發動前,我要見到峽谷上空出現赤色煙火。只准成功,不許失敗!」

——三天。
三天後,我會讓飛龍旗飄揚在峽谷的對面,姊姊!

「是,遵命,あるじEinsteria。」


(To be Continute...)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96-27e6492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