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4-5 (By Leoheart)

2010年06月20日 21:21

OK,到這裡為止,暫時解決掉初代聖王篇一-3-
次回的內容會再轉回はやてちゃん身上,然後就是中島媽了~~(樂)(喂)

總之,先是這樣。
以上。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4-5

夜未明。
在天色尚昏暗的凌晨時分,大軍已整裝待發,聚集在廣場前。在火光的照耀下,鐵甲獨有的寒光不停閃爍。

叩、叩。

「殿下,打擾了。」
「嗯,我知道了。」聽見門房外的聲音,Einsteria放下手上的書卷,回應了一聲後,再次檢查手腕與胴體的皮帶,調整腰上的配劍。最後,自一個精緻的盒子中取出一串項鍊、戴上,接著小心翼翼的將它藏往內裏。

終於要開始了啊,Vincent,我們的決戰!
Einsteria握了握拳頭,用力繫緊肩上的玄色披風,捧起放置在桌前的鐵盔,邁步離開營房。

外頭的空氣有些潮濕,草地上凝滿露水。涼風颼颼地刮過臉頰,令白晰的肌膚透出些微酡紅的色彩。琥珀色的雙眼先是看了看隨風飄盪的飛龍旗幟,而後抬頭望向夜空中的幾乎重合的雙月,深吸口氣,大步走向校閱台。

「行禮!」

傳號兵的一聲號令下,廣場上金屬碰撞聲此起彼落地響起。望著跟前的部屬,以及站在最前方的兄長,Einsteria不禁瞇起眼,想起日前另一批騎士離營時的情景。

那天的天氣,比今天更糟呢,下著大雨。
平日看起來恭順,其實骨子裡比誰都還驕傲的那傢伙,少了鋼鐵的包覆,在大雨中只著單薄輕裝,低頭默默地打點風雲騎士們的行李的背影,竟令在一旁袖手旁觀的自己感到一絲罪惡感。

這算是諷刺嗎?明明是自己要他們去執行那樣的任務…
一直以來,看盡宮廷鬥爭與戰亂,從未懷疑過「犧牲少數人的利益,換取多數人的幸福」是否正確的自己,也開始有了動搖。

那到底是背負了什麼樣的覺悟與絕望,才會讓那些傢伙變成那副行?
而到底又是為了什麼,眼前的世界會扭曲成這個樣子?

這究竟是誰的錯?

“給我活著回來,聽見沒!”
站在城牆上目送騎士們在風雨交加中逐漸遠去的身影,竟壓抑不住一股想大喊這句話的衝動。

想起三天前的那個夜晚,Einsteria深呼口氣後,稍微閉上眼睛,感受風吹過耳畔的感覺。

「諸位。」然後,開口沈聲喊道。

如金色流沙般的長髮,與身後的披風一同隨風飄盪。橘紅的火光,映照在那張雖然年輕,卻充滿自信的白晰臉蛋上,琥珀色的眼緩緩掃過台下的將士,以及更遠處蓄勢待發的艦艇。此時昂首於校閱台上的Einsteria,渾身所散發的氣勢,令廣場前的Ruhm將士們是一個個屏住氣息,聚精會神地看著他們的統帥。

「你們可曾想過,為什麼長久以來,原本該是蔚藍的天空,現在是灰濛濛的一片?你們可曾想過,為什麼長久以來,原本該是草如茵的大地,現在是彷彿地獄般的戰場?」

Einsteria的聲音,伴隨著旗幟飄盪的聲響,有力地傳達至眾人的耳裡。
天色,逐漸發生變化。

「數百年來,有多少人是在遺憾中離開?有多少人是在悔恨中失去珍愛的事物?然後,我們的手足、親人、弟兄,有多少人也是如此?那麼,我們又是為什麼要發動戰爭,非得打贏這場仗不可?」

Einsteria頓了頓,繼續說道:「那是因為戰爭,持續太久了,而能夠終結一切的,就只有我們,就只有我們英勇的Ruhm軍!這兩年來,我們已經拿下大半的東部,現在就只剩下這一仗,就只剩這一仗,就能將貝爾卡東部自所有的悲傷中解放。這是大義!是為了貝爾卡所有人民的幸福,也是我們此行的任務!只有我們才完成的了的任務!」

「喔喔喔喔喔喔——」聽聞Einsteria的誓詞,聚集在廣場的將士們是群情激昂的大聲鼓譟。
「Ruhm——!Ruhm——!」

看著校閱台下的部屬們,Einsteria深吸口氣,唰的一聲,抽出配劍,振臂高喊:「這場仗,我們非贏不可!」
 
此時,東方的地平線處浮現一片魚肚白。
直指天際的劍尖,在第一道曙光的照射下,閃爍著奪目的光芒。背向陽光的身姿,亦宛如戰神般的耀眼。

「先行部隊,出發!!」

戰鼓齊鳴,點燃戰役的號角迴盪蔓延。
震耳欲聾的引點火聲,令清晨的大地不住晃動。

戰爭,開始了。

——不知道那些傢伙們怎麼了…。
在城牆上目送部屬們出戰的Einsteria,背著手,筆直地望向前方的峽谷,如此心想著。

「殿下。」叫喚聲在身後響起。

一頭深藍色亂髮,短鬚雜亂地佔據兩腮與唇畔的男人,捧著一個外觀相當講究,刻有飛龍紋章的小巧木盒,恭敬地站在Einsteria的身後。粗框的眼鏡有些歪斜地靠在鼻梁上,模樣略顯邋遢頹廢。

「準備好了嗎?」

沒有回過頭,Einsteria的視線停留在一艘艘離城的船艦上。峽谷的後方也出現騷動,大批的艦艇與士兵開始出陣迎擊。然後,第一聲砲火捲起大量煙霧,響徹雲霄。

「是,ドラゴン的最終校正已經完成,可以隨時出動。」砲擊聲幾乎掩蓋了男人的聲音。
「嗯,我知道了。」暫時將視線移離戰場,回過身,接過男人遞上的小盒子,「辛苦了,Gravel。」
「不,不會。能參與這項開發,是我的榮幸。」男人的臉上有著掩不住的興奮。那是一名研究者面對難得的技術開發時,特有的驕傲與得意。
「是嗎?」年輕的金髮騎士微微揚起笑容。

低頭看著小盒子上的飛龍紋章,再翻轉至盒子底部,手指輕輕撫過那道逆十字刻紋,腦海中突然竄過少女國王的身影。一時之間,Einsteria的心裡充斥著複雜的情感。

擁有比他人更加強大的兵器、踩過所謂的「少數人」的屍體…
這就是通往和平的最快道路?

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要有什麼樣的結果,就得付出相對的代價。
無論是站在金字塔最頂端王族們,又或者是下層的平民們,人人都是如此。

所以,姊姊的抉擇並沒有錯,唯有以戰爭吞食戰爭,才能消滅戰爭,才是反轉整個已然扭曲的世界的最短路徑。而為了實現姊姊的抉擇,為了能成為姊姊手上最好的劍與盾,闇之書的力量、ドラゴン,都是最直接的需要,自己的選擇也絕對沒有錯。
所有的犧牲,都是必要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早該知道這項事實的自己,還是會感到疼痛?
疼痛被戰火捲入的平民百姓、疼痛效忠於國家的騎士們、疼痛那些傢伙們…

「闇之書…」把玩著手上的小盒子,Einsteria默唸著那個被世人所詛咒的名字。

隨著時間流逝,以及敵方主力部隊的逐漸投入,交織的戰火更加凶猛的燃燒。
隆隆的砲火與兵刃的相交,早已將地面染成駭人的赤紅,與天空的夕陽連成詭譎的一線。

————————!!
一個近距離的轟炸,擊中附近的石牆。捲起的大量塵土,讓Einsteria急忙伸手擋在眼前。

「殿下,請先退到後方吧,這裡交給我們…」
「沒事。傳令兵!指令傳下去!」緊皺著眉,對部屬的勸說充耳不聞的Einsteria,揚手對等在一旁的傳令兵下達指令。
「第二、第三騎兵隊、第一、第四艦隊,出動!!」在傳令兵的呼喝下,號角聲再度響起。

自開戰以來,始終站在城牆上觀戰的Einsteria,在見著更多的敵軍部隊自峽谷源源不絕地冒出,然後仗著峽谷的自然屏障,逐漸壓制住原本在數量上佔絕大優勢的己方先行部隊時,不禁開始有些焦躁了起來。

都快天了…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吶…闇之書…

「殿下,還要在等下去嗎?」看著己方部隊傷亡數的擴大,其中一名已經有些沈不住氣的將領開口說道。
「那些傢伙不會有問題的,再等等…」在雙方越發激烈的戰火中,琥珀色的雙眼,是異常凝重地望著峽谷。背在背後的雙手,也在不知不覺中相互緊握。
「可是…」
「他們從來沒讓我失望過,再等等!更何況不先處理掉山谷上的那些玩意,先別說戰艦,就連龍騎兵都無法出動!」Einsteria不耐煩地揚起右手,阻止該名將領的發言。
「是…」看著統帥的背影,也只能悻悻然地吞下原本想說的話。

————————

終於,在單月升起後,來自峽谷的一道赤色信號煙火劃破天際,於高空中綻放。

「Einsteria殿下!是信號!是紅色信號!」一旁的士兵興奮地大喊。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

——好傢伙,幹的好!
右拳用力緊握,手臂微幅振了振,原本緊抿的唇,在那一瞬間勾起上揚的弧線——

「傳令下去、全軍出動!」用力甩開玄色披風,戴上白銀色的頭盔,Einsteria喊著。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在一聲聲高亢激昂的吼聲中,一支支壓後的部隊如猛虎出閘般直闖戰場中心。

衝在第一線的Einsteria,一面以虛擬螢幕指揮艦隊,一面親自率領龍騎兵隊,與正面和敵人交鋒,由Keite所領軍的地面騎兵部隊相互配合,同時對敵軍左右夾擊,逐漸逼近敵方主營所在的峽谷。

「哼,那些傢伙…」

砍倒數名欺身而來的敵軍的同時,琥珀色的眼睛捕捉到在峽谷前方激烈交戰的銀色身影,以及圍繞在她身旁的風雲騎士們。儘管還在戰場上,一股沒來由的欣慰感卻浮上心頭,令Einsteria在不覺中輕哼一聲,微微笑了起來。
正當此時,Einsteria的眼角餘光瞥見一道紅色光影,朝著自己急馳而來。

Vincent!

驚覺來者正是敵方大將的Einsteria,趕緊側身閃過那道紅光,接著開始迴身飛行。果不其然,那道紅色光芒彷彿迴旋鏢般迴轉,再次往原先自己所站的位置直馳而去。第一次交手時就是沒注意到這點,被對方在腰口處狠狠劃了一刀。

「Sägebrecht…妳這好傢伙…」一名墨色短髮,身形高大,相貌相當年輕的男人,動了動手指,召回那道紅光,在手中穩穩地讓它變換回長劍姿態,腳下展開的靛青色魔法陣正緩緩旋轉。湖色的細長眼睛,神色複雜地看著Einsteria滿是血污的臉,低聲說道。
見著久違的敵人,Einsteria隨手抹掉臉上的血污,冷笑著說道:「久違了,Vincent.Eaglancer…這陣子受你不少『照顧』吶。」
「妳不嫌棄就好——」Vincent擺出備戰姿勢,嘴角噙著一絲微笑。

鏗!!
在迅雷不及掩耳間,劍刃開始激烈地撞擊。

「Sägebrecht…妳為什麼非得四處摧毀他人國家、為什麼要發動戰爭!」
「就算我說了,你也不會懂!」Einsteria扭轉身體,長劍揮向對方。
「這樣的殺戮,只會製造更多仇恨,根本不可能會有和平的到來!!」Vincent以全身的力量,在一次的劇烈撞擊下,藉勢將劍尖用力壓向Einsteria,「Grill!」
《Ja!》

喀擦、喀擦、喀擦!

「!」

一連填充三顆魔力彈,赤色的長劍瞬間分裂成數道紅光,在最近距離下對Einsteria發射。Einsteria見狀,趕緊收回劍刃,任由對方的劍尖在自己的手臂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血痕,以最快的速度向後退開,緊急展開防護壁。

碰碰碰碰碰碰碰————————

「嗚!」

電光火石間,一連串的射擊不停地以極近的距離衝撞著護壁。在如此強力的重擊下,Einsteria一時難以承受,發出細微的嗚噎聲——

砰咚、砰咚————

忽然間,胸口傳來一股彷彿被人緊勒住心肺般的劇烈疼痛,當場令Einsteria臉色一片慘白。然後,雙腿猛地一軟,護壁完全被貫穿,玄金色的碎片散落。

「「「「殿下!!」」」」
「あるじ!」

在一片紅光擊向自己時,Einsteria亦聽見一聲來自於那名銀髮騎士的叫喚——

(To be Continute...)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597-3f589c2e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