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七夕禮物=3=】明日への夢に向ける~If篇~(三)

2010年08月24日 01:32

欠某人的情人節禮物=ˍ=
老子已經補了,滿意了吧=3=

本篇字數破表,當然幾乎都在描寫戰鬥和切生狸片(喂)(被狸貓頭錘)

另外,在本篇出現的所有魔法,除了兩招是虎爛虎來的(毆)外,查Nanohawiki都能查到。像是はやてちゃん的魔法是多半出自於PSP、グレアム則是統合雙貓姑姑和小的招式(一堆綑綁wwww)。至於大Rein的某術式,是俺的妄想=3=把SS裡長弓分隊拿來替はやてちゃん校准用的電腦協助(Mid式),改成Belk式而已=3=

嘛,大概就這樣了。
最終結局(也就是所謂的「後日談」),就留到9/9釋出吧!

以上=3=

明日への夢に向ける
-Ⅲ-



「距離結界啟動,直到有人發現異樣趕來,還有五分鐘——
「!」褐髮小女孩幼小的雙肩顫抖著撐起身子,海藍色的眼睛無法理解地看著咄咄逼近的男人,輕聲叫道:「おじさん…」

「可惡…!あるじ!!」被困在風之結界中的Reinforce,拼命想掙脫圍困,緊握的拳不斷揮向風壁。暗紅色的雙瞳,已不復早先與グレアム交談時的柔和,取而代之的,是另一股沈重的氣勢。

然而,グレアム完全不理會身後傳來的威嚇。
因為他知道,那副幾乎失去所有能力的身體,並無力擊穿障壁,構不成任何威脅。哼了一聲後,左腕略微揚起,劍尖沿著はやて下顎的弧度,斜斜往上緩慢地移動。

「五分鐘,足夠我終結所有一切了,夜天之王!」

はやて視線艱難地移向抵在喉部,正閃爍著寒光的劍尖,再次抬頭望向グレアム臉上的表情,不自覺地收緊掌心。劍十字裡的沈睡力量,透過衣襟,刺激著稚嫩的掌心肌膚,在上頭留下紅紅的印記。

——おじさん是認真的…他是真的想殺了我…
與グレアム那雙銀灰色的眸子四目相接,感受到彷彿寒冰般的溫度後,はやて登時打了個哆嗦。

——逃不掉了…嗎…

面對強大的壓力,はやて是順著壓力抬高下顎,粗喘著氣,豆大的汗珠一顆一顆墜落。瞟向尖端已些微刺入項頸肌膚,不斷傳來寒氣的劍身。緊握著劍十字的右掌,亦逐漸放鬆了下來。所有的掙扎動作,也緩了下來…

——算了…既然我是主人,是孩子們的家長,那麼他們曾經犯下的錯,就由我來承擔…如果おじさん想要我的命的話…

「不行,あるじ!!」驚覺はやて想法的Reinforce,立刻大聲叫喚はやて,試圖敲碎綑綁住小主人行動與思考的鍊鎖。
「Rein…force…」

聽見銀髮少女焦急且急切的叫喚的はやて,瞬間自恐懼中驚醒過來。
忘記喉部已被劍尖刺出點點赤紅血珠,はやて怔怔地轉頭回望Reinforce。剎時間,白晰的頸上拖拉出一條宛如紅色細線的小血痕,紅與白的對比是格外顯眼。
像是絲毫沒有感覺任何痛楚,はやて就只是看著Reinforce的臉、掙扎的身影,以及不斷張合的唇。

『我想守護我的家人,就像他們守護我一樣,守護我想守護的一切。』

腦海中竄過自己的誓言,伴隨著無數個與親愛的家人們生活的影像——

——活下去!
這是孩子們不惜背棄所有的榮耀與驕傲,與朋友們一同卯足全力,耗盡所有心力才續來的生命。這條性命,早已不再是自己的獨有物,不能隨意捨棄。
更別說要是死了,孩子們和Reinforce也會…
所以…就算是グレアムおじさん!

「我的宿願,終於要實現了——

見著相隔不到幾秒,眼前的「敵人」像是抓到懸掛在崖壁上的繩索,突然燃起鬥志的模樣,グレアム微低下頭,瞇起眼,再度哼了一聲。接著一個箭步,右手臂用力向前一刺,劍尖夾帶狂風的呼嘯聲,直指はやて的心臟處。

「あるじはやて————!!」

劍勢的猛烈,完全沒有任何收手的意圖,讓受困於風陣中、無法改變任何局勢的銀髮少女,最後只能用力閉上雙眼,不敢直視最後的情景。

對不起、將,我沒辦法保護好あるじはやて…
對不起、Vita,我又讓妳失望了…
對不起、Zafila,我沒有盡到我該盡的責任…
對不起、Shamal,我無法好好帶あるじはやて回家…
對不起…各位…

『我們是一心同體的騎士與融合騎,就算亂來也好,也是在一起。』

對不起…在您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幫不上忙…
あるじはやて…
我…

——喀啷!!!
就在Reinforce已然陷入絕望之時,一道與預想中完全不同的金屬撞擊聲響起。

唧唧唧唧——
緊接著的是彷彿磨刀般的刺耳聲音延展開來。

《Sir, we meet a strong resistance!》劍型魔導器閃著白光,AI響起警告的聲音。
「好小子…」凝著眉頭,グレアム輕聲低喃。

只見原本應將目標物當胸刺穿的西洋劍,正與一副由高速旋轉的風之渦流所構成的護盾相互較勁。隨著旋風的轉速提升,點點星火更是不斷自接觸點濺灑而出,刺耳的撞擊聲也越演越烈。

「あるじ…」噙著淚光,睜著暗紅色的眸子,Reinforce呆然地看著在眼前的情景。

那是Shamal教予的防身招式…是自己指導她如何不藉助魔導器啟動魔法的知識…

「嗚喔!」

咬著牙,雙手撐起風盾,はやて發出吃力的悶哼聲。而遇著頑強抵抗的グレアム也不打算退讓,腳下的魔導陣發出更加強烈的光芒。

在迸射的火花中,グレアム帶著不知名的笑意,嘴角微微上揚:「Claíomh!」
《Yes Sir!》
劍尖朝下,左手越過右臂上方,在面前,兩手交叉呈現十字形後,另一個大型的白色圓形魔導陣瞬間出現在僵持的兩人之間。然後,大量水氣開始凝結。

「!」察覺到グレアム意圖的はやて,立刻凝神詠唱魔法。

「刺し貫け!ウィングオブウル!」

在グレアム一聲令下,三把於身畔成形的冰槍隨即往はやて的方向急馳而去。

「解放!風の護盾!」

與此同時,はやて也做出對應,護盾瞬間化成巨大的龍捲風,向前快速席捲,與グレアム的冰槍在極近的距離直接相互衝撞。

轟然巨響後,煙霧瀰漫。

「あるじ!」

濃煙中,一道人影伴隨兩條拖曳而出的銀光,如箭般朝著はやて所在之處竄去。

「スレイプニール!!」

如所料,對方不會給自己任何喘息的時間。在はやて的高喊聲中,尚未著上防禦服的背後,即刻出現六道羽翼,啪地一聲向下振翅,以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向後飛離原地。

只是,那樣的速度,仍舊及不上グレアム的劍勢。
兩道一閃而逝的劍影,很快地追上那道小小的身影,即將在四散的羽中交會——

「あるじ————!!!」

“守りたい、一緒に歩きたい。”
“すべての幸せをあげたい”
あれは、最初から最後までの願い。

“どうな事があっても、二度とあの暖かい手を離さない・”
“どうな時にいっても、弦が切れても絆も切れない・”
それは、命の限り、守らなければならない誓い。

虹の向こうに、私たちの夢がある。
空の果てに、私たちの未来がある・

だから、一緒に行こうか!
~If~
未来への誓い


在銀髮少女的驚叫聲中,一道銀白色光芒忽地瞬間炸裂,刺眼且劇烈。

「嗚————!!」

颼地一聲,自光芒中衝出,從原本的輕便服裝,更換上白鑲金的騎士甲冑的八神家小家主,在高速的追擊戰中,一顆顆朱紅色的血珠,彷彿綻放的花朵般,自纖細的左手臂上濺灑而出。

當時,在兩人正面交手,就要接觸的那一瞬間,はやて是緊急換上防禦服,試圖藉由壓縮的魔力所釋放的光芒,干擾グレアム的行動。然後,在極近的距離下,先是以劍十字格檔了グレアム揮出的第一劍,再側身迴避緊接而來的第二劍。只是,原本就不是以高速移動為長的八神家小家主,還是沒能躲過速度極快的劍擊,防禦服硬生生被劃破,在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

「ブリューナク————シュート!!!」以最快速度在遊移中完成魔法詠唱後,はやて緊握住劍十字,不停發射魔力光球,嘗試拉開兩人的距離。

面對槍林彈雨般不停擊發的大量魔彈,グレアム哼了一聲,高大身影在數顆疾速飛馳的圓形光球中來回穿梭,甚至防護壁也沒有開啟,俐落地揮舞長劍,逼得はやて仍舊不斷地倒退移動。

「唔————

見到自己發動的防禦攻擊,對身經百戰的グレアム起不了多少作用,在移動速度上的差距始終無法有效縮短,好幾次都是驚險地躲過グレアム的攻擊,令落居下風、處於被動防禦狀態的はやて感到異常地焦急。

『後衛廣域,是事先判斷和戰術運用的類型。讀取對方的攻擊,做出預測後,在不被對方輕易欺近身的狀況下,彌補先天移動速度上的不足,一擊決定勝負。』

——怎麼辦…
おじさん的速度好快…說不定還有可能跟得上Signum…
冷靜、冷靜!一定要冷靜下來!
妳還有其他的武器可以對付,不是嗎?

『詠唱,一次並不是只能完成一項。』
『咦?』
『相同的魔法,甚至性質相近、術式構成也相近的魔法,是可以同時一起設置的。就像這樣——
『哇喔!好害吶,Reinforce——

——對,連續設置!
我還有這個!
這是Reinforce教給我的…必勝武器!
但是…現在的我的極限,一次最多只能同時發動三個。スレイプニール飛行魔法不能解除,在這種情況下,ブリューナク的擾敵射擊也得持續進行…

只剩一個嗎…

但是,將精神力切割成三份,雖然勉強還辦的到,反效果卻是無法估計。最糟的情況,是反應速度的下降。
グレアムおじさん的高速移動,光是閃避就已經耗掉大半心力,尤其是在一開始就處於不利狀態的局勢。強行發動第三個魔法,會不會發生更糟的情況…無法保證。而這場仗,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落敗!

因為我,要保護Reinforce!!

「Claíomh!」

正當はやて的小腦袋努力回想從前家人們、クロノ的練習戰中得來的戰技,思考所有可能性的同時,男人忽然變換劍勢,左持的西洋劍置頭頂,右臂拉向身後,做出刺擊的動作。

《Yes Sir!》劍型device一接收到主人的指令,數道白色圓形法陣瞬間圍繞在小女孩的周身。

「糟了!」

是陷阱!
和クロノ君一模一樣的「不可視捕捉魔法」!

「あるじ!」
「スティンガーレイ!」

瞇起眼睛,グレアム下達指令。

「嗚!」

一瞬間,喀擦、喀擦的四道聲響連續響起。
四個白色的光環,緊緊扣住はやて的四肢。

緊接著,幾乎是一氣呵成,グレアム舉劍直指はやて,開始設置大型射擊魔法。

「スティンガーブレイド・エクスキューションシフト——

閃著白光的法陣,一個接著一個,出現在はやて的周圍。

行動被封鎖住,絲毫動彈不得的八神家小家主,稚嫩的小臉是涔滿汗水。難受地扭動身體,掙扎一陣後,焦躁地看著鎖定自己的魔法陣不斷加。

「あるじ!!」

看著小主人的不利戰況,Reinforce內心的焦急,彷彿洞般地持續強擴張,啃蝕她的心靈。睜著赤紅色的雙眼,一瞬也不瞬地看著はやて,掌心不住地冒汗。

——照這情況,彈數會超過100!
如此的數量,饒是あるじはやて擁有驚人的魔力量,也承受不了這種攻擊…

「只有那個方法了嗎…」

抿了抿嘴唇,握緊雙拳,Reinforce眨了眨漂亮的赤眸。然後,像是作了什麼決定,閉上眼睛。

——就算是在這種狀態,我一定有地方能幫上あるじ才是…像是「那個」!
試試看吧,就賭上我們的羈絆!

〈あるじはやて,聽得見嗎?〉

一道總是溫柔的柔和聲音竄進腦內。
儘管聲音裡有著掩不住的焦急與擔憂。

——是Reinforce!!

〈聽得見!聽得見喲!〉
〈あるじ,我現在要嘗試一件事,您願意試試看嗎?〉
〈嗯,當然!〉
〈遠端融合,我想嘗試這個。〉
〈咦!〉
〈就如同您之前使用的「裏技」,這次的也是裏技。〉
〈…什麼樣的裏技?〉
〈由我構築遠端操縱魔法,與あるじはやて您的魔力波動相結合,輔助您瞄準定位與魔法設置…〉
〈咦?〉
〈也就是說,就算您無法靠法具引導魔力,也能夠發動射擊魔法,複數魔法發動也沒有問題。當然,這始終比不上真正的「融合」…〉
〈我知道了!我們試試看吧!Reinforce!〉
〈是,あるじ!〉

銀髮少女在取得小家主的同意後,雙手貼向地面。隨後,紫色的Belk三角陣式倏地展開。凝著眉頭,紅瞳看著自地面透射而出的光芒,一面詠唱魔法,一面再次與はやて精神念話。

〈あるじ,請您想像一下我們融合時,精神連結在一起的感覺…〉
〈…好。〉

輕輕閉上眼睛,はやて開始回想兩人最初的融合,最初的回歸——

包裹著周身的微風,在體內流轉的溫暖。
彷彿一體般的心靈契合,好似從出生起就從未分離的親近。
可以交託的心安,可以倚的信任。

這些,就是難以忘懷,最初的真正接觸時,感受到的一切——

『妳,是我的融合騎、是我的家人、是我最重要的寶物。』
『我一定會保護妳!就像從前妳守護我的時候一樣!』

「あるじ…」

來自はやて心中的強烈情感,毫無遮掩、率直地傳遞給Reinforce。
一時之間,Reinforce只感覺自己眼眶的濕熱。
滴答、滴答。
一顆又一顆的淚珠,跌落在雙手間。

身為融合騎、夜天之書管制人格的自己,經過了千百年的流浪生涯,總算得到了這份從來不敢奢望的小小幸福。
如果從前痛苦漫長的旅程,是為了這一刻的感動、為了能擁有這樣的主人而付出的代價,那麼,真的值得了…

「…はやて…」擦乾眼淚,銀髮少女一個深呼吸,輕聲低喚主人的名字後,三角陣也從原本的靜止狀態,緩緩地轉動了起來。

〈術式連接啟動,20%、35%、56%、79%、86%——
「那麼,我也開始了!光の剣よ、吾が命令に従って、吾が手に集まって——

在Reinforce進行連接的同時,はやて也詠唱起魔法。

〈91%——98%、100%!連結完成!あるじはやて——!〉

隨著雙方詠唱的進行,はやて的周圍逐漸凝聚數顆起白銀色的魔力光球。
然而,一口氣設置了五個魔法,已超出自身所能負荷的極限,讓八神家小家主是感到被狠狠榨乾後的疲憊。

果然很吃力吶…
但是,要同時擊落所有的攻擊,不這麼做,肯定會被擊中…

妳一定行的,加油,八神はやて!!

〈Reinforce,接下來的複數魔法校准和引導工作就麻煩妳了!〉默默替自己打氣,はやて環顧グレアム在周圍架設的大量術式後,向Reinforce傳話。
〈是,あるじ!〉

《Sir!》
「我知道。」灰眸看著圍繞在はやて身旁的光球,グレアム的嘴角揚了揚,「Claíomh,準備好了嗎?」
《Yes, all of the attack sets are ready!》
「那麼…」
《Yes, Sir!》
「Fire——!!!」

男人左腕向下一振,數量過百的魔力刃,彷彿傾盆大雨般,一把又一把自圓形法陣中發射而出,由四面八方筆直地飛向位於中心,被綑綁束縛住的小魔導騎士。然後,射擊的同時,男人也趁勢揮出一直蓄力著的右手長劍——

「バスタードウィング!!」

轟的一聲,一道宛如光之巨龍的白色光束,夾帶狂猛的氣勢,與早先發射的飛刃攻擊,一同齜牙咧嘴地朝はやて的方向長嘯馳去。

〈接觸前1秒…あるじ!!〉

被牢牢束縛住的雙拳緊握,はやて咬緊下顎,摒住呼吸,海藍色的大眼睛緊盯著飛馳而來的攻擊——

「撃ちつけぇぇぇぇ————クラウ・ソラス!!」

在吶喊聲中,數顆自はやて跟前擊發的銀白色光球,以はやて自身為中心,朝各個方向擊發。
下一秒,一陣轟、轟、轟的爆炸聲響大作。強烈的衝擊波,吞噬整個空間。耀眼的強光,也在兩股相異的魔力互相衝擊的瞬間,炸裂開來。

「嗚啊!」

受到魔力衝擊波及,束縛魔法瞬間崩解,連帶地,防禦服也被撕裂。整個人被衝擊力道吞食而向後彈射,背脊撞上牆壁的はやて,發出痛呼聲。
大量煙霧伴隨魔力相消的衝擊餘波,飛揚而起,覆蓋整個視線所及的範圍。然後,一個物體墜落至地面,乒乒乓乓的撞擊聲響此起彼落地響起。

「あるじ————!!!!!」

原本困住銀髮少女的風壁,也因受到魔力衝擊波的擠壓而瓦解。重新獲得自由的銀髮少女,不待塵埃落定,立刻奔向心愛的小主人墜落的方向。

倏地,兩把西洋劍直指少女的背心,自濃霧中猛然竄出。

「!!」

察覺到背後的寒意,Reinforce趕緊迴身閃避。只是,才剛退開幾步,Reinforce隨即發現自己已經被引入グレアム事先設置好的陷阱之中。

「唔!ナイトメア——!」

紫色的圓球,在銀髮少女的呼喚中,以極快的速度朝グレアム的方向擊發。グレアム見狀,僅是冷笑一聲。

「沒用的。ホイールプロテクション!」
《Yes, Sir!》
「!」

在球即將命中前,グレアム的身前,出現一道帶著渦流的護盾。Reinforce的砲擊,在渦流的抵銷下,直接被瓦解。然後,グレアム高舉右手,向前一指——

「捕獲她!フープ——バインド!」
《Yes Sir》

「嗚————

白色的鎖鍊,瞬間襲上銀髮少女的身體,一圈又一圈地纏繞著。
然後——

「啊!」鍊條綑綁的力道猛地加強,深深陷入肌肉,令銀髮少女下意識聲出疼痛的喊叫聲。

喀啦、喀啦。
劍尖指著Reinforce,グレアム再追加一道又一道的束縛魔法,直接扣住Reinforce修長的四肢。不只奪去她的行動力,也暫時卸除她身上的魔力。
最後,完全失去所有行動能力的Reinforce,身子向後傾斜——

「Reinforce————!!」

在銀髮少女頹然倒地的前一秒,一道矮小的身影刷地衝了出來。右手一揮,猶如彈簧墊般的緩衝魔法,及時出現在少女的背後,穩穩地護住了少女的身體。

「嗚喔喔喔喔喔————

發動完緩衝魔法後,鮮少露出憤怒神情的八神家小家主,雙眉緊蹙,海藍色的眼睛怒視著グレアム,發出像是野獸般的咆哮,往グレアム處奔去。
而原本穿在外頭,密實地護住身體,現在只剩僅剩些許殘骸,像是附著物般勉強附在身上的白色防禦服外套與裙甲,是隨著はやて的移動不斷剝落,與羽一同飄散在空中。

——不要!不要傷害我的家人!!

「Claíomh!」
《Yes sir!》

グレアム右臂拉往後方,左臂前抬,接著右臂再向上一振。
咻、咻、咻的聲音破空響起,一道又一道的月牙型魔力波快速襲向はやて。

「就算你是おじさん——

——不要像那天一樣,在我的眼前,奪走我的家人!!

即將被擊中的はやて,完全不理會身體在魔力激烈相消的衝擊波中所受到的傷害,強行展開銀白色的三角魔法陣,朝身後地面猛一射擊!

「什麼!?」

乘著砲擊與地面衝撞的反作用力道,はやて嬌小的身體,以極快的速度彈射至高空。グレアム睜大灰眸,吃驚地看著月牙型白色魔力波只能擊中はやて的殘影,以及在高空中的はやて高舉劍十字,啟動另一波砲擊魔法的預備動作——

「あるじ!!!」
「!」

——好快!這孩子是…!?

被はやて不要命的行動嚇了一跳的グレアム,還來不及做出對應,一支又一支的魔力光槍,已經指向自己。

「不行!あるじ,快住手!!」

はやて脫軌的一連串動作,讓銀髮少女是驚愕地大叫出聲。
因為她比誰都清楚,那位外表溫和的小主人,隱藏在心底的瘡疤,已經被掀起。

——一塊眼睜睜坐視家人們在眼前消失,無力挽回頹勢的瘡疤。

「也不能讓你這樣對待我最重要的家人!!!!!」

——我不要!!!!不要奪走他們!!!

「行けぇぇぇぇ!!!バルムンク!!!」

颼、颼、颼、颼——
極短射程的光槍,在はやて的指令下,自她的身前疾速飛散四方,再以放射狀的姿態,飛行軌跡刁鑽地集中彎向グレアム的背側。

「唔!」
 《Round Shield!》 

扭轉身體,グレアム揚起左手,撐起白色的圓形魔導陣,在極近距離下,硬是接下一連串凶猛的砲擊。碰、碰、碰激烈的撞擊,厚重到震得グレアム不住向後倒退。然而,所有的攻擊,並非到此結束!

「あるじ!!!」
「嗚喔喔喔喔喔————

藉著驚人的下墜速度,はやて緊握著劍十字,尖端直直地刺向グレアム。

「該死——!」低罵一聲,グレアム張開護壁,以另一手緊急抵擋はやて的攻勢。
《Protection!》

喀嘎嘎嘎嘎嘎——
劍十字與護壁的衝突摩擦,激出無數火花。而同時承接兩方攻擊的グレアム,雙膝也吃力地顫抖著。

「小鬼…別太得意忘形啊!!」

不給予敵方任何再次啟動砲擊魔法的機會,抓緊はやて第一波砲擊全部結束,準備接下第二波攻擊的瞬間,グレアム馬上旋身,先是用力踢了はやて一腳,再以空下的左手,朝她的腹部猛力一揮。

「あるじはやて!!」

砰然巨響,大量煙霧充斥。
壁面搖晃數下後,逐漸停緩下來。

瞇起灰眸,グレアム先看著倒在牆邊的小身影,再低頭看向劍尖上殘留的紅色液體,大口喘息著。

「咳、咳…」

煙霧中,趴在地上的はやて不斷咳嗽,幼小的雙肩劇烈地上下起伏。看著倒地的はやて身上的防禦服幾乎殘破不堪,一副似乎很是痛苦的模樣,Reinforce的眼淚,再度奪眶而出。

「あるじ…」嗚噎著輕喚小主人的名字,被牢牢捆住,完全動彈不得的銀髮少女,此刻只想衝上前去,伸手抱抱小主人,看看她哪裡受了傷。

「…」默不作聲,グレアム緩步走向淚水早已淌滿面頰的銀髮少女,看了看另一頭倒在地上的はやて後,抬起左手,揚起沾染上血跡的劍刃。

「!」突然出現在脖子上的寒意與刺痛,將銀髮少女的注意力,自小主人的身上收了回來。
「站起來,小鬼。」グレアム劍尖緊緊壓向少女喉部,沈聲開口。

冷眼看向蜷曲成一團的小小身影,以及掉落在遠處的白色海軍帽,グレアム再度說道:「妳不是說要保護她嗎?再不站起來,我會馬上斃了她。」

「不要…傷害…咳、咳…她…」

グレアム的恐嚇,讓總算恢復意識的はやて勉力睜開眼,用力咳了幾聲,將衝入氣管中的塵土咳出後,右手拄著金色的劍型法杖,艱難地撐起上半身。海藍色的眼睛看往グレアム的方向,左掌按住腹部,不住喘氣。

「哼!」鬆開箝制在銀髮少女喉間的劍刃,グレアム輕哼一聲。

「あるじ…はやて…」

聽見Reinforce那聲帶著哭腔的呼喚,儘管是灰頭土臉的狼狽相,はやて仍舊露出溫和的笑容,像是在告訴最親愛的家人,自己的平安無事。而收到這道微笑的銀髮少女,原本就不受控制的眼淚,是更加失控地匯集在輪廓完美的下顎,一顆一顆墜至地面。

「很好…」瞟了眼在はやて腹部的劍痕,再看了看device上的血跡,グレアム緩步走向はやて。
「不要…」雙手被綑綁、奪去所有魔力的Reinforce,見著グレアム提劍朝はやて走去,驚慌地出聲阻止。
「おじさん…」はやて抬頭看著グレアム,喃喃低語。

差一點點…
確實就差那麼一點點…自己就沒命了…

はやて低頭看了下自左手手掌滲出的血液,大口喘息。

只是——

「グレアムおじさん…」一面整理呼吸,一面以魔力浮起身體,維持站立姿勢,はやて眨了眨海藍色的眼睛,有些不解地看著不斷向自己靠近,無法判讀其表情的灰髮男人,以及他手上的劍刃尖端沾染的,一滴一滴地滑落地面的紅色液體。

——為什麼おじさん…剛才會收劍,沒真正傷到我的要害?
明明可以取我的性命的…

「嗚…」

正當小女孩的小腦袋還在骨嚕骨嚕地回憶不到一分鐘前的對戰,本來就無力行走的雙腿,在魔力大量透支,無法支撐太久時間的情況下,一個踉蹌,矮小的身體忽地軟了下來。

「あるじ!!」

少女驚慌地看著小女孩下墜的身影,使勁扭動被綑綁的手足,企圖掙脫拘束。眼見小女孩傷痕累累的身體即將與地面接觸,說時快那時遲,一雙溫暖的粗糙大手,適時地牢牢撐住小女孩。

「提督…?」

銀髮少女愕然地看著出手攙扶小主人的人。
一名臉上帶著長輩對待孫姪輩的關愛神情的慈祥老者。
與前一刻若判兩人的グレアム。

「幹得好,はやて君。」
「咦!?」

溫和沈穩的聲音、熟悉的稱呼,以及隨後頭上像是獎勵般的撫觸,令はやて瞪大眼睛,惶然地抬頭望著グレアム。

「五分鐘到了。」グレアム笑著輕拍はやて的肩膀。

語畢,在グレアム和藹的笑容中,所有的結界忽然全部崩落。
白色的碎片,飄散在空中,宛如雪花般緩緩落下。

「「咦?咦咦!?」」八神家的主僕兩人,同時發出錯愕的驚呼聲。
「結束了。」グレアム微笑地放開はやて,確定她能自己好好撐住身體後,退到後方。輕彈手指,解除對Reinforce的所有束縛。

在散落的漫天白色碎片中,重新得到自由的銀髮少女,立刻爬起身,飛快地奔向小主人的身邊,用力抱住——

「あるじはやて…對不起…您沒事吧…」

Reinforce一手摟住はやて的後腰,一手扣在她的後腦杓,將她緊緊擁進懷中。感受到低落在頸畔溫熱的液體,以及溫暖的擁抱,はやて微微一笑,也伸手回抱家人,摸摸她那頭柔順的銀色長髮。

「嗯,我很好喲…」八神家小家主一面溫柔地來回撫觸帶著淡淡香味的長髮,一面輕聲安慰不住哭泣的少女,柔聲回答。
「對不起…」顫抖著雙肩,Reinforce閉上淚水滿溢的赤眸,臉頰埋入はやて項頸間,想更加貼近那副雖然柔弱卻充滿力量的小身體,更加仔細感覺那道總是無比溫暖的微風。
「乖…沒事了…沒事了…」知道懷中的家人不似外表般剛強,而是個柔弱愛哭的纖細少女,はやて耐心地等候她平復心情,不斷輕聲安撫著。

而以長輩的姿態,在一旁慈祥地看著兩主僕互動的グレアム,在不知不覺中,嘴角微幅上揚。

——當初沒有執行那個「計畫」,真是太好了…
輕閉灰眸,グレアム笑了笑。

然後,グレアム向兩人走近,再度開口。

「はやて君。」
「啊、是!」聽見グレアム叫喚自己,八神家小家主立刻抬頭應聲。
「我再問一次,妳學習魔法的目的,是什麼?」瞇著灰色的眸子,グレアム筆直地看著はやて的臉,沈聲問著。

被如此凝視著的はやて,也毫不畏懼地迎視。
深吸口氣,不帶任何一絲遲疑,認真地回道:「我要保護我的家人、保護我的朋友、保護需要保護的人們。」

「那好,再問妳,對妳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
「家人!」幾乎是即答,はやて堅定地回話。
「那麼,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又是什麼?」
「!」

這個問題,讓はやて愣住了。
視線緩緩移動至近在咫尺,漂亮的白晰臉蛋上猶帶淚痕的家人,看著她緊張的表情,以及不自覺緊抓住自己衣物的手,在那一瞬間,はやて終於懂了。

グレアム為什麼會出手攻擊、為什麼在緊要關頭收手的理由。

「明白了嗎?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了嗎?」

當グレアム的聲音再度響起時,はやて看著Reinforce,眼淚不聽使喚地掉了下來。

「他們要的,不是妳的力量能發揮多少,不是妳能做多少事,而是妳的笑容、是妳的幸福、是擁有最多快樂的妳。」
「…」
「あるじ…」

突然間,安慰者與被安慰者的地位作了交換。
銀髮少女將はやて的頭,溫柔地按向自己的肩窩,輕撫她的背脊。
而感受到家人毫無保留的溫暖的はやて,雙手更加用力抱住身前的家人,低啜起來。

對啊!為什麼!
為什麼我要執著在能不能發揮全力的這件事呢?
為什麼我沒有注意到,保護…不是只有那麼一條路呢?

「對不起…Reinforce…おじさん…讓你們擔心了…對不起…」淚水覆蓋了整個視線,朦朧且模糊。卸除所有添加在自己身上的無形枷鎖,はやて像個孩子般伏在Reinforce的肩上,任由淚水盡情地宣洩而出。
「あるじはやて…」沒有多說任何一句話,就只是輕輕呼喚小主人的名字,靜靜地順理她的褐色短髮。

待はやて在Reinforce的懷中哭個徹底,心情慢慢平靜後,グレアム再度發問:「所以,妳還會想要變強嗎?」

細長的睫毛輕輕刷了刷模糊的視線,はやて先是伸手擦擦眼睛,望向グレアム——

「是。」

清脆簡短的回答,迴盪在室內。

「喔?」

看著那雙忽然充滿期待的海藍色眼睛,グレアム饒富興味地喔了一聲。

「因為,魔法很有趣。每天、每天,都能接觸到新事物,我想學習更多、更深的知識,所以…我想變強。不是為了誰,而是為了我自己的興趣。」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聽見はやて的回答,グレアム是大笑了起來。然後,伸出大手,揉了揉那頭褐色的短髮。

「很好,恭喜妳,入局測試合格。」
「欸?」發出詫異的驚呼聲,はやて先是用力眨了眨眼睛,和Reinforce面面相覷地對望幾秒,再一臉不可置信地抬頭看著グレアム。
「不過,綜合S級能力測試不及格。」呼叫出虛擬視窗螢幕,手指在上頭點開一個文件。
「欸欸?」
「違規使用危險戰法、違規使用純物理攻擊、違規使用對身體造成負擔的魔法——」厚的大手在虛擬螢幕上列出數張照片,每張都是驚險萬分的動作。
「「咦咦咦咦!?」」瞪著那些照片,八神家的主僕二人同時驚呼出聲。

攝、攝影!?
這是什麼情況!?

「簡單來說,我是這次測試的主考官。負責妳的入局實戰測試,以及綜合S級檢定測試。」グレアム呵呵笑著,在兩人面前列出所有得點分數,「這是クロノ君的主意,說是能逼妳全力發揮。」
「…。」在聽完グレアム的說明後,はやて突然有種很想搥クロノ幾拳的衝動。

——怎麼可以拿這種事開我玩笑!!那個比石頭還硬的臭傢伙!!
八神家的小家主在心中尖叫著。


「雖然妳的入局實戰測試合格,但是,由於妳作了一堆危險動作,我必須判妳S級測驗失敗,下回補考。」
「是…」看了看上頭列的紅字以及照片,八神家小家主是紅著臉,低下了頭。
「補考的時間在下週,總之,別胡來了。測試官,還是我。」
「是…」

看著小主人像是被訓斥的小狗般可愛的模樣,Reinforce強忍著笑意,輕拍小主人的肩膀。
只是,這笑容保持沒多久,很快就被グレアム接下來的宣告,驚嚇到消失殆盡——

「另外,還有一項測試,是給…Reinforce。」
「咦?」銀髮少女愕然地瞪大赤紅色眼睛。
「成為はやて君的助手,無論將來はやて君的選擇,是執行官、搜查官,又或者是其他工作。」
「…可是、我…」
「我想…はやて君也會希望妳能在她的身邊,是吧?はやて君。」

グレアム一面慈愛地伸手輕擱在自己照顧多年,彷彿孫女般存在的はやて的頭上,一面神情複雜地看著はやて最依的人,緩緩說道。

「あるじ…提督…這樣好嗎…我是那個『闇之書』啊…這樣好嗎…」Reinforce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就只是顫抖著聲音,重複問著。
「…嗯。」稍稍遲疑一下,點了點頭。

閉上灰眸,嘆了一聲,グレアム將另一隻手搭上銀髮少女的肩膀。

「妳過去犯下的錯,早已經隨著那些詛咒…一起消失了…」
「提督…」
「妳的本性,以及對はやて君的全心全意,我都明白…」
「おじさん…」

摸了摸はやて的頭,グレアム看著那雙曾帶給自己許多怨恨,但其實比什麼都來的純淨的紅瞳,輕聲說道:「はやて君…就麻煩妳了…」

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後,グレアム隨即轉身離去。
留下八神家的兩主僕,以及一個顯示著一條訊息的虛擬視窗。

『對不起。』

——原諒,與被原諒。

多年來的所有怨與恨,在「接受」的笑容,與「家族」的愛中,乘著不止息的川流,朝向彼端的盡頭,滾滾逝去…

然後,是忽然廣的天空、剎時遼闊的大地。

「天空…好久沒這麼清澄了吶…」

男人望著玻璃窗外的景色,喃喃說道。

未来の未来、きっと、広がっていくだろう…
きっと…

新曆66年3月10日。
八神家的小家主、八神はやて,通過管理局入局試驗,成為繼高町なのは與フェイト・テスタロッサ後,第三名來自民間的管理局囑託魔導師。3月17日,通過綜合S級魔力測試後,正式配屬在レティ・ロウラン的指揮下。

此後——

~明日への夢に向ける-Ⅲ-.完~



-----おまけ-----


クロノ:「哈、哈啾!」
Emmy:「怎麼了?感冒?」
クロノ:「不知道,突然感覺背脊涼颼颼的…」
Emmy:「欸?我就說嘛,有人讓你這樣喝飲料的嗎?每次都搶我的…=3=」
クロノ:「不是吧…明明是我的飲料被妳給喝掉了!」
Emmy:「是這樣嗎…=ˍ=(捲袖子)」
クロノ:「幹、幹嘛!要打架是吧?啊?(捲袖子)」

End(喂)


コメント

  1. 凌竹心 | URL | 0R/Y/T.o

    打了wwwww
    魔法戰和情感都很不錯,葛爺爺你果然也是貝爾卡式的么(爆

    話說第三名的數法wwwwwwwwwww

  2. Leoheart | URL | hmq.cXXI

    Re: タイトルなし

    > 打了wwwww

    被某人說葛爺爺在虐兒XDDDDDDDDDDDD

    > 魔法戰和情感都很不錯,葛爺爺你果然也是貝爾卡式的么(爆

    其實重點是在服務…(被碟阿伯)

    > 話說第三名的數法wwwwwwwwwww

    不是第三個嗎XDDDD
    Fate→教官→司令官,我記得排序是這樣的=3=

  3. 凌竹心 | URL | 0R/Y/T.o

    》不是第三個嗎XDDDD
    所以說你這樣說就像管理局從來沒招過童工一樣wwwwwwww

  4. 冰斗湖 | URL | -

    >>所以說你這樣說就像管理局從來沒招過童工一樣wwwwwwww
    葛雷姆提督算很早以前就有的協力者吧wwww

    說到童工
    某種意義上來說小也還是算童工阿wwwww

  5. 竹葉 | URL | EBUSheBA

    當童工已經比當民間協力者好了,最少有薪水XD
    不過葛提督打完後大概會後悔,因為醫藥費還是要他付(喂)

  6. 冰斗湖 | URL | -

    >>不過葛提督打完後大概會後悔,因為醫藥費還是要他付(喂)
    既然這是考試
    管理局全額補助也是很正常的(誤)

  7. Leoheart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To 糟糕人:

    > 所以說你這樣說就像管理局從來沒招過童工一樣wwwwwwww

    管理局多的確實是招收童工(爆)
    所以…好吧=3=我再想想要怎麼改好了=3=

    To 糟糕總隊長大人:

    > 說到童工
    > 某種意義上來說小也還是算童工阿wwwww

    不只小,當年葛爺爺也是童工wwwww
    然後某貂、某歐、某粉紅也都是wwwwwwww

    管理局根本就是童工大集合(爆)

    > 既然這是考試
    > 管理局全額補助也是很正常的(誤)

    不然我看看…包紮縫合、內傷等等,可能要不少錢(摸下巴)(毆)
    (其實葛爺爺也能找小討錢的XD)

    To 糟糕局長大人:

    > 當童工已經比當民間協力者好了,最少有薪水XD

    狸貓不領薪水也無妨啊wwwwwwww
    有爺爺就好(咦)

    > 不過葛提督打完後大概會後悔,因為醫藥費還是要他付(喂)

    那這樣以後發生家暴(喂)是不是也能找葛爺爺幫忙付錢?XDDDDDDDDDDD(拖)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618-950c076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