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光之風~Chp.5-2(By Leoheart)

2010年10月17日 23:51

搞定!(喂)
設定問題是我胡謅的,沒任何考據(毆)

The Dreams After The Days Outside Story~光之風~Chp.5-2


■新曆67年3月28日.晚間6時30分

距離祭典開始,還有約莫半小時左右。
越接近開幕的時間,中央廣場上聚集的人潮是越多。

在擁擠的人潮中,一名有著墨色及肩短髮,以及一雙令人印象深刻的青蔥色眼睛的少年,半彎著腰,手撐在膝上喘氣。

「呼,這小鬼還真難找…都被蓋掉了,上哪找人啊!」

稍微歇息一會兒,少年用力抹去下顎的汗水,一面振振有詞地唸起「那個矮冬瓜!」、「不曉得有沒有被踩扁…」之類的句子,一面繼續在人海中找尋目標物。

「啊啊,可惡!受不了了!沒輒了…」

抬頭望向遠處的鐘樓,少年終於垮下肩膀,用力抓了抓頭髮,彎下腰,像是在跟誰說話般,悄聲開口。

「乖孩子們,幫我找那小鬼,麻煩你們了。」刻意壓低的聲音,完全被人群給吞沒。少年嘆了口氣,仰頭看向夜空。

相互對望的雙月,以及滿天的星斗。
那一天,也是這樣的夜空——正式被Gracia家收養的那天。

還記得那天被姐姐牽著手,走在Gracia家的前庭迴廊時,姐姐對自己說的話。

家人。
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只要我們的手,像這樣牽在一起,那麼我們就是家人。

當年,姐姐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柔嫩的掌心傳來的溫度,到現在都還記得。
那麼相同的,小傢伙和Wolkenritter也是一樣的道理吧。

小傢伙的記憶中,對「家族」的渴望、獨自一人等待著誰向自己伸手的心情…這些,自己是比誰都明白。

只是小傢伙的腦袋裡,裝了太多的事物與情感,無論是屬於她的,還是屬於「她」的——

太過殘酷。
太過悲傷。

接觸到那些記憶後,再對照到那張總是微笑著的小臉,心裡頭竟會浮現出無來由的重疊感——

姊姊的背影。
自己的身影。

虛偽的面具、偽裝的堅強、隨時會崩壞的心靈。三道影子,不停地交互重疊,最後,是融合成一塊,模糊不清…。
然後,漸漸地,周圍的景色與聲音漸漸變了調,轉換成再熟悉也不過的畫面:醜陋的笑容、刺耳的笑聲、異樣的眼光…像是巨浪般,夾帶著轟隆的呼嘯聲,淹沒整個堤岸——

「欸?」直到感覺到褲腳似乎被什麼東西拉扯,少年才恍然回神。

少年瞥頭看向衣袖扯動的方向,只見一頭有著犬的外觀的色物體,正親熱地搖著尾巴,啣住褲管,不住磨蹭自己的小腿。而跟在犬的身旁的,是一名個頭矮小,膚色黝,頭上綁了條布襟,穿著聖王教會從騎士制服,外表一點都不起眼的孩子。

這是哪家的孩子?
我從來沒見過從騎士中有這號人物…?

少年瞇著眼睛,狐疑地上下打量眼前的孩子。很快地,少年在發現了孩子眼中閃爍的頑皮色彩,以及犬不斷搖著尾巴,一副想討獎賞的模樣後,是恍然大悟地瞪大了眼睛。

少年吶吶地張著嘴,嘴角微微抖動:「啊哈?…はやて?妳怎麼…」
「嘿~果然認不出來~」孩子露出得意的笑容,眨了眨骨溜溜的大眼睛,笑嘻嘻地望著少年。
「妳搞什麼…」少年先是拍了拍自己的臉,然後捏了捏はやて的鼻子,「喔,觸感還頗真實的哩…」
「Shamal說這樣比較安全嘛…今天也有管理局的官員到場,說不定會有認識的上司,所以…」はやて微笑地往後退開一步,躲開少年想進一步拉扯自己臉頰的手。
「原來如此…欸,不過這臉皮還頗真實的,怎麼作的?」少年露出惋惜的表情,悻悻然地收回手。只是青蔥色的眼睛,仍舊好奇心十足地緊盯著はやて的臉,不停上下打量揣摩。
「這是從リーゼ她們那裡得來的,變身魔法卡。」はやて笑著攤開掌心,一張卡片隨即輕飄飄地浮在掌心,然後接著說道:「リーゼ她們是說,因為我的工作關係,有的時候會需要,就送給我了。」
「唔…這麼好…」

像是煩惱著什麼似的,少年皺了皺眉頭,低頭唔了幾聲。最後,是笑嘻嘻地抬起頭,伸手拍拍はやて的肩膀:「吶,はやて,幫我要一份…」
「咦?」被少年突如其來的請求嚇了一跳,はやて再度往後退了兩步。
「拜託嘛…」
「…你去找クロノ君談不是比較快?」
「那傢伙是小老頭啊!一定會問東問西…」
「Rossa,這不是玩具…」
「不然借我看一下?」
「欸?」

一來一往中,八神家小家主的腳步是不停在人群中倒退,完全沒注意到後方來者——

「Regius,聽我說,那種『計畫』真的不可行!」
「別再說了!我——

然後,在後方來者也沒注意到はやて矮小的身影的情況下——

咚!
一聲悶響傳出。

「該死!」「唔!」「糟了!」

三道不同的聲音,也緊接著分別響起。

「搞什麼!」體格十分高大,略嫌肥胖,理著平頭的中年男子,凝著眉頭,不地瞪著眼前的兩個孩子。
「對、對不起!」在那道銳利眼神的瞪視下,Verossa一面扶起跌坐在地上的はやて,一面道歉。感受到對方不的氣息的はやて,也趕緊站起身,向男人深深一鞠躬,表達歉意。
「真是的,聖王教會的小鬼——
「算了,Regius。」緊跟在中年男子身後,另一名身形高大的男人,出聲中止中年男子的發言,拍了拍他的肩膀,溫聲問道:「孩子,你沒事吧?」
「真的很抱歉…」はやて再度向男人低頭道歉。
「走路小心點!」中年男子皺了皺眉,扔下這句話後,立即頭也不回地離去。
「「是…對不起…」」

不斷低頭道歉的兩人,一直到男人遠去後,才挺起背脊,鬆了口氣。

「嗚…好兇…」撓撓臉頰,はやて尷尬地說道。
「呼…差點惹了麻煩…」Verossa則是動作誇張地撫著胸口,用力吁口氣。
「麻煩?」八神家小家主眨了眨眼睛,困惑地發問。
「你不認得那個男人?」Verossa訝異地看著はやて,有些不可置信。
「嗯,不認得…」輕輕搖了搖頭,はやて很老實地答話。
「那個人,是管理局地上總部的總司令官,Regius・Gaiz。」
「咦?咦咦咦咦?」一連發出數個驚訝的聲音,八神家的小家主錯愕地瞪大眼睛。

Regius・Gaiz在管理局中是非常出名的人物:反總局勢力的領銜者。
在總局任職搜查官兩年多來,雖然沒親眼見過,但多少曾自同僚處得知關於Regius・Gaiz的傳言。

管理局的勢力分佈,某些方面來說,比起聖王教會更為複雜。
當初進入管理局工作時,直屬上司的Reti・Lowran,以及保護人Gill・Graham都曾對自己耳提面命,可以的話,盡可能避免與地上總部有任何摩擦,以防捲入不必要的麻煩。
好比最近,政治戰爭正在蔓延。

陸上警備隊第26部隊的覆滅事件的新聞,在米是沸沸揚揚,佔盡各新聞的版面。而最引起注目的,還是事件後地上總部對管理局總局發出的聲明稿。
該份聲明稿,赤裸裸地將總局與地上總部的矛盾,直接公諸在米民眾的面前,在管理局內部投下極大的震撼彈。

當時在進行任務的自己,雖然沒見到電視台的新聞轉播,但是與留在醫療班值勤中的Shamal通訊時,也聽聞此事,大略知曉整起事件的餘後風波。只是在任務結束後,接踵而來的是準備融合騎製作的前置作業,忙了一段時間後,自然忘記翻閱這項重大事件的相關報導。是以,對於Regius・Gaiz的長相,並沒有多大的印象。

「他一直對總局的人不滿,クロノ那傢伙之前有任務和他擦撞,就被他給盯上了哩。」Verossa伸伸懶腰,扭動身體。
「欸?」
「クロノ去年破獲Project F技術的不法團體時,和地上總部的人起了衝突。裡頭似乎有些問題,客戶名單中…嘛,這些事妳不必知道。」Verossa突然中止話題,微彎下腰,摸了摸犬的頭。
「唉?」
「總之,小孩子不必知道太多。」故意無視はやて微瞇起眼睛,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Verossa抬頭望向遠處的鐘樓,「好啦,該走囉,該去迎接客人們了。」
「…嗯。」看了看腕錶,應了聲。

Verossa看著はやて,咧嘴笑了笑:「那麼——任務模式,ON!」

聽見Verossa開心的笑聲,はやて嘆了口氣,右手搭向他伸出的手。

隱藏真實身份,以聖王教會的「從騎士」為名目,隨同其餘隨從們參與祭典活動,這就是八神家小家主在日前領受的任務。與她搭檔的,並非最熟悉的Wolkenritter們,而是才剛認識不到一週的Verossa。

和往常的任務中,強力的家人們陪伴在身邊的情形不同,這次只有自己,以及才剛出生,實戰經驗近乎零,正收納在胸前的金色墜鍊裡的稚子ReinforceⅡ。說實話,先不提身上的傷,就算是毫髮無損的狀態,能否成功完成至今為止,可謂是最為艱鉅的任務:護衛在場的高級官員們並阻止不詳預言的成真,就連はやて自己也沒把握。

我在明,敵在暗。
完全不知道敵方的底細,也無法判定對手的目的,只能被動作推測與防守。己方從最初開始,就已經處於絕對的劣勢…
現在,也只能祈禱對方真如我方所料,是將目標鎖定在「聖王日誌」上。

「嘿,怎麼了?」像是察覺はやて的思緒,Verossa瞥頭笑著問道,「我剛說的笑話不好笑?否則怎麼突然皺眉頭?」
「啊…沒事…不小心走神了…」
「是嗎?」

鬆開與はやて相繫的手,Verossa緩緩停下腳步,最後蹲下身子,大的手輕搭在她的頭上。

「頭…還會痛嗎?」青蔥色的眼睛平視著はやて的臉,輕聲地開口問道。
「還好…」突然被摸了頭,八神家的小家主先是楞了一下,而後發出小小的咕噥聲。
「那麼手呢?手痛不痛?」微微一笑後,Verossa指了指はやて的左手。
「嗯,出發前有吃了止痛藥,暫時不疼了。」輕輕搖了搖頭,はやて如此回答。
「那就好,我還以為妳傷口不舒服才皺著眉頭呢。」彷彿哥哥般,Verossa伸手捏了捏八神家小家主的鼻子後,露出溫柔的微笑,「不過妳的傷才剛縫合,還是要小心點。」

疼惜與親近。
那是道揉合了許多感情的笑容。

對Verossa而言,這樣的感覺,很懷念,同時也很新鮮。

接觸過はやて的記憶後,Verossa對這個乍看之下柔弱的小女孩,有了親切的感覺。或許是相近,也或許是想感受Carim看待自己時的心情,一直很想有個弟弟或妹妹的Verossa,見著はやて的可愛反應,心中瞬時有了這樣的想法——假使可以,當她的哥哥好像也不錯…

不過,在這之前,是否要告訴她一些事情呢?
作為窺視到她們的記憶的補償。

「唔…」些微往後縮一下肩膀,はやて摸了摸鼻子,悶哼出聲。
「嘿嘿——」看著那雙眼睛露出警戒的神色,Verossa笑了笑,拍了下大腿,站起身,然後再度摸了摸はやて的頭,重新牽起她的手。

算了,告訴她那些曾經的事,說不定也無妨。
如果是這孩子的話…

※※※

■晚間7時

越接近主祭場,人潮越是擁擠。
新聞媒體、圍觀的群眾,聚集在通往祭場的道路周圍,不停推擠著站在第一線,負責擔當防衛線工作的衛兵們。

經過喬裝後的はやて,一排接著一排仔細地檢查著貴賓席,以防有任何疏失。
看著手裡賓客名單,地上總部除了早先遇上的Regius・Gaiz外,似乎還有米首都防衛隊的幾名隊長出席。而總局方面,派遣自己擔任此次任務的Midget.Klover提督,以及數名身繫要職的提督,也都應邀與會。

「陣容相當有份量啊,局裡派來的人…」

個子矮小的特別搜查官以手背抹去下顎的汗水,呼了口氣,望向同樣也在會場進行勘查工作的犬們。

以及站在最後方,雙手插在褲袋裡,似乎正輕哼著歌曲,一臉悠輕鬆的Verossa。
看著他那副無所事事的模樣,はやて的耳邊很自然地響起來到主祭場前,Verossa在路途中所說的話——

「在被姊姊帶回Gracia家之前,我啊,一直待在教會的育幼院。」

當時,はやて是讓Verossa牽著手,跟著他那道高瘦的身影,一同穿梭在人群中。
而被吵雜的人聲所覆掩的聲音,有些飄渺。

「當然啦,那不是什麼『正常』的育幼院。」

儘管說話的方式和往常相同,有些輕佻,神經一向敏銳的はやて,依舊感受到話語中異常的嚴肅。

「那是一所專門收容擁有稀有術式,以及『接受過改造』的孩子的機構。」
「是因為Rossa你有稀有術式的關係嗎?可以召喚狗狗們,也可以讀取…咦!等等!」

這回,是八神家的小家主停下腳步,抬頭望向身高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髮少年。

「發現了嗎?我持有複數稀有技能(Rare Skill)的事。」看著那雙顏色雖然改變,卻同樣盈滿聰穎光波的眼睛,Verossa笑著繼續說道,「一般正常而言,一個人只會持有一項『稀有技能』,對吧?」
「是…例如我的『蒐集行使』、騎士Carim的『預言』…我沒記錯的話,這是家傳或師承技能,以及天賦異稟的人才會擁有…」
「對。」Verossa的笑容,變得更深,輕輕地回答。

見著那道笑容裡隱藏的深意,はやて依舊維持鎮靜,微笑地說道:「不過,這也證明Rossa你天賦——
「『接受過改造」的孩子,就是在說我。」

瞇起細長的青蔥色眼睛,毫不避諱地面對はやて,Verossa帶著平靜的笑容,說出這段令她啞然失聲的話。
周圍的嘈雜的聲音,彷彿在一瞬間沈靜了下來。

「所以,我才會在『那裡』,才會在Gracia家。」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629-5f40efb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