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點都不正經的惡搞物系列之四】春節特典~King Of Pirate(二)狸 、雞與熊(by Leoheart)

2011年02月03日 22:42

沒品質的玩意。
用來挑戰八點檔極限w(喂)

新年快樂!
-我要奪回原本該屬於我的東西-

一想起遭到襲擊的邊界村落裡,那根立在港邊的木條上寫的訊息,狸貓國王只覺得背脊一陣發涼,渾身毛皮豎起。
轉頭望向窗邊,明明窗門皆已帶上,整個御書房內還是盈滿異常的寒意。
而這股氣壓,令平常總是懶洋洋的狸貓國王,很難得地豎起耳朵,眼睛也瞇了起來。跳下椅子,狸貓國王走至窗邊,開窗探頭望向王宮南方。

夜天公國王家書庫。

狸貓國王抖了抖毛皮,一臉正色地看著跟前的大狸貓:「Signum…我想去書庫一趟…突然有點擔心Rein…」
「我也有此打算…總覺得似乎有什麼傢伙入侵…」大狸貓昂首嗅了嗅空氣中飄散的味道,然後凝起眉頭,「Zafila現在也不在,可是王宮裡卻出現非我族類的…!!」

正當大狸貓不安地東張西望的時候,突然間,像是感覺到什麼,大狸貓忽地衝向狸貓國王,一把將他拉離窗邊,按下狸貓國王的頭,以自己的身體擋在他的上方。
隨後,一聲轟然巨響,前一秒褐色狸貓才待著的位置,已經被炸開一個大洞。一時之間,整個御書房是煙霧瀰漫,宛如陷入五里霧般,眼前視線一片朦朧。

「吾王,您沒事吧?」

大狸貓迅速地爬起身,抖了抖毛皮後,一面伸掌抽出懸在腰際的愛劍,擋在褐色狸貓身前,一面低聲詢問褐色狸貓。

「咳…咳!Signum,這是怎麼一回事!?」

趴在地上的褐色狸貓,先甩了甩頭,再撐起上半身,以毛茸茸的大尾巴掃掉背上的碎石塊後,望向身前那隻渾身正散發著戰意的大狸貓。
然而大狸貓並沒有回話,只是緊握著愛劍,彷彿有大敵壓境似的,全身毛皮豎起,青藍色的眼睛也緊視著前方,喉嚨也發出陣陣警告的低鳴聲。

不出數秒,在灰濛濛的一片塵埃中,一隻藍色大雞得意地搖著深藍近的雞屁股,踩過碎石塊,大步晃進書房中,上下打量一番書房的布置後,衝著大狸貓露出個大大的笑容。

「你的反應不錯嘛!」藍色大雞擺出一副乍看下天真可愛的笑容,接著拍拍雞翅,揮掉眼前的灰塵,「真是可惜了『星』的砲彈…」
「Fateちゃん…?」はやて看著那隻大雞的外貌,不禁大吃一驚。

藍色大雞的外表,和遠在鄰國王宮裡,狸貓國王那隻大雞朋友的王后,幾乎是一模一樣。
但是除了雞毛顏色外,很多地方又有著極大的差異。
像是金色大雞的彬彬有禮,在這隻藍色大雞身上似乎看不見…

「不對!你不是Testarossa!你是哪來的雞?」在褐色狸貓錯愕地看著藍色大雞時,大狸貓是瞇起眼睛,長劍一振,筆直地指向藍色大雞的脖子。
「問這幹嘛,這不重要啦!」藍色大雞雙翅插腰,兩隻雞腳站得開開的,完全不理會大狸貓的問話,而是頤指氣使地繼續說道:「喂!夜天王在哪?」
「…我就是。」大狸貓將長劍握得更緊,擺好起劍式,就等著對方發動攻擊,「有何指教?」
「Signum!」聽見自家騎士長的回話,はやて是瞪大眼睛,低喊出聲。

只見大狸貓悄悄地晃了兩下尾巴,示意褐色狸貓不要輕舉妄動。
明白Signum用意的はやて,只能乖乖接受他的庇護,不發一語,靜靜地待在大狸貓的身後。

畢竟自己的身份是一國之王,王家血脈只剩下這麼一條,尤其是對方的來意還不清楚,更是不可輕易冒險。
更何況,劍十字已經被自己當作是訂婚信物,交給Rein了…

但是…Fateちゃん應該是沒有任何兄弟姊妹了才對啊…
這隻雞到底是從哪來的…

「唉?你就是夜天王?怎麼跟老大說的不一樣?」藍色大雞撐著腰,微彎著身子,瞇起紅色的眼睛,從大狸貓的頭毛審視到大狸貓的腳掌後,一臉不解地嘀咕起來:「老大說夜天王是個矮冬瓜,活像個毛沒長齊的老鼠,拿來作皮草可能還嫌太醜…」

…好傢伙,有眼不識泰山!我的毛皮可貴的很!

はやて在聽見藍色大雞對自己的評論後,額上浮現無數條青筋,毛茸茸的大尾巴翹得高高的,不爽地瞪了藍色大雞幾眼。

「而且…看你的樣子不像啊…像隻熊還差不多…」藍色大雞搔了搔雞脖子,微歪著頭,懷疑地盯著大狸貓猛瞧。
「我是狸!不是熊!」被一隻陌生的雞吐槽自己的身高,大狸貓不滿地吼了回去。
「奇怪…怎麼這年頭狸貓都不狸貓,反而壯得跟熊一樣…剛才也抓了一隻像北極熊的傢伙…」藍色大雞咋了咋舌,一臉見鬼了的表情。

此話一出,令在場的兩隻狸貓登時楞在原地,尤其是狸貓國王,臉色更是慘白,那條原本因自尊心作祟而高高翹起尾巴是瞬間垂了下來,不斷站在原地,一臉呆樣地喃喃自語著:「Rein…Rein被抓了…」
而大狸貓也沒有比狸貓國王冷靜到哪,藍色大雞才剛說完話,緊握著的長劍就已經往藍色大雞的身上招呼過去。

「混帳!居然敢對王后作出那種的事!」
「嗚哇!你這熊怎麼這樣!趁雞之危!」

藍色大雞慌亂地拍拍翅膀,有驚無險地閃過大狸貓氣勢凌雞的斬擊,一時之間藍色雞毛四處飄散。
然後,在大狸貓的追擊下,藍色大雞在御書房裡跳上跳下地逃命,雞毛更是如飄雪般掉了一地,乒乒乓乓的物品墜落地面的撞擊聲與碎裂聲也不住響起。

「…Signum…啊!!」

被一連串的乒、碰、鏘的物品墜落聲響驚醒,好不容易自呆楞的模樣恢復過來的はやて,在見到自己襬放在書桌上的某件擺飾被藍色大雞的雞屁股撞倒,即將摔落地面的瞬間,急忙以一個漂亮的滑壘,甩動那條毛茸茸的大尾巴,捲住差點被摔成碎片的擺設品。

「呼…好險…笨蛋!誰叫你踢翻這東西的?啊!那邊別過去!喂!你給我站住!」

抱著撲救回來的某件擺飾,才剛吁了口氣,藍色大雞又已砰砰砰地連續撞翻一堆書本,往書房的更裡頭逃去。這讓狸貓國王是焦急地大喊出聲,跟著大狸貓一起追擊藍色大雞。
只見在一路抱頭雞竄的藍色大雞四處逃竄的畫面中,一隻身材矮小的狸貓,操著特殊腔調的口音,一邊大叫著搶救被翻落的物品,一邊試圖幫忙大狸貓將藍色大雞逼往角落,減輕房間內擺設受損的災情。

「喂!等一下啦!太沒水準了!我都還沒拔劍!你們還二打一,不公平!」藍色大雞一面逃跑,一面委屈地指責大狸貓和狸貓國王對待自己的"沒風度"。
聽見藍色大雞的指控,大狸貓只是皺了皺眉頭,毫不留情地繼續追擊:「廢話少說!」

在大狸貓凌的攻勢,以及狸貓國王「奮不顧身」的包夾下,藍色大雞是啪啪啪地揮舞翅膀,狼狽地東逃西竄。而大狸貓更是一點空都不給,以更加驚人的速度揮動長劍,緊追不放。
很快地,藍色大雞身上開始出現一道又一道的劍傷,最初那副囂張的模樣,也早不復見。
看著兩隻狸貓不斷向自己逼近的身影,以及兩雙眼裡燃起充滿殺意的烈焰的眼睛,令藍色大雞不禁冷汗直流。

藍色大雞一邊扭動身體閃躲,一邊想辦法找機會起出武器,只是大狸貓和狸貓國王完全不給他任何機會,最後,藍色大雞被逼向書房的死角,動彈不得。
然後,就在大狸貓高舉長劍,準備往藍色大雞身上劈下,將他擒下的瞬間,藍色大雞突然露出小孩子打架被欺負的模樣,咚的一聲,坐在地板上,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

「星你這笨蛋!快來啦!這隻熊和那隻臭老鼠欺負我啦!嗚哇——

…。

瞪著藍色大雞像耍誣般在地上打滾的誇張動作,耳裡再聽著那一聲又一聲跟小鬼沒什麼兩樣的哭鬧聲,浮在兩隻狸臉上的表情,若是以漫畫的方式表達的話,大概就是滿怖一條接著一條的火車軌道,一臉"請問現在是什麼情況"的圖像。

「星…?」狸貓國王動了動他那對圓滾滾的大耳朵,重複一次藍色大雞嘴裡所喊的"名字",「同伴?」

就在狸貓國王納悶地微偏著頭,海藍色的大眼睛開始左右來回掃視書房,試圖找尋藍色大雞的夥伴的同時,一道彷彿電擊般的異樣感覺,沒來由地自他的腳底猛然串起,讓他驚地瞪大眼睛,轉頭望向窗外——

映入狸貓國王眼裡的,是半空中一隻拿著法杖的褐色大雞。
這還不打緊,更令他驚愕的,是那隻褐色大雞的長相,和鄰國的好友なのは簡直如出一轍,就連所持的法杖,也和なのは那把被稱為心彈珠的農藥之…啊,錯了,是榮耀之心Raising Heart是同一款式。

「咦?なのはちゃん?」
「…塔喀瑪雞?」

這下子,除了那隻和鄰國王妃Fate外型相似的藍色大雞外,還多了一隻和鄰國國王なのは彷彿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褐色大雞!
饒是聰明如はやて,也對眼前這個匪夷所思的狀況毫無頭緒,完全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星!」見著褐色大雞的出現,藍色大雞開心地大喊出聲,然後趁著兩隻狸發楞的瞬間,起出武器,往離自己最近的Signum的項頸砍去。
「Signum!!!!」

鏘!

「可惡!!!」高舉愛劍,擋在脖子前方,大狸貓發出吃力的低吼,運用全身肌肉的力量,振臂用力甩開藍色大雞。

而那隻褐色大雞也沒給はやて多少反應與援助Signum的時間,他早已高舉法杖,讓火焰般的赤色光芒不停在杖前匯聚——

「Divine——

看著那顆赤色光球快速地形成,重重咒罵一聲後,狸貓國王也伸出右手,在自己的身邊製造出幾個銀白色光球:「バルム——

只是,在はやて完成射擊前,數道來自遠方紫色光劍,以極快的速度,狂猛地朝他疾射而去!
迫不得已的情急之下,はやて急忙將射擊目標自褐色大雞身上轉移,瞄向攻擊自己的那些光劍。

「Buster!!!」

然後,也幾乎是同時,褐色大雞的射擊也已完成準備,在褐色大雞扣下扳機後,一道猛烈的巨大光束,筆直地轟向目標——Signum!

碰、碰、碰——

一聲又一聲的激烈撞擊聲中,一陣強烈的風壓,夾帶著大量的破碎的瓦片,在整個書房內颳起嗆人的濃厚煙霧。

「咳、咳…」待在房內肆虐的旋風平息,狸貓國王用力將塞滿口鼻的塵土咳出後,甩了甩尾巴,拍掉沾黏在背部毛皮上的灰塵,灰頭土臉地自地上爬起。

狸貓國王抖抖身體,在一片塵土飛揚中,瞇著眼睛環顧四周。
望眼放去,只見整個御書房幾乎已經被破壞殆盡,許多對狸貓國王而言,是珍藏寶貝的寶貝,例如典藏版某王家書庫長雕版畫、繪有某王家書庫長畫像的瓷瓶經典版、某王家書庫長的側面畫像掛軸等,也無一倖免,不是在地上化成碎片,就是被燒成灰燼,飄散在空中。這點,讓早先才拼命保護這些寶貝不受損傷的狸貓國王,是當場垮下肩膀,欲哭無淚。

不過,現在可沒有時間替那些寶貝哀悼,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

「Signum!你沒事吧?」扶起倒在不遠處的大狸貓,狸貓國王焦急地問著。
「我沒事…」大狸貓按住左手臂的被碎片劃傷的傷口,對狸貓國王溫和地笑了笑。

右腳動不了…

不動聲色地瞥了眼上頭鑲了片不小的瓷器碎片,鮮血不停泊泊地自傷處湧出的右腿,大狸貓不禁在心裡暗暗咒罵出聲。

「!」

突然間,大狸貓驚覺一道紫色的光芒,開始悄悄地環繞在周圍。大狸貓繃緊全身肌肉,一個揮手,將身旁的狸貓國王急急地甩出自己的身邊。

「嗚…Sig…啊!!」

被大狸貓用力扔到牆邊的狸貓國王,在揉了揉發疼的屁股,不解地看向大狸貓後,這才發現在大狸貓的頭頂上,出現一團紫色的漩渦。而那團漩渦,正以不正常的速度,不斷地擴大中。
接著,在狸貓國王的驚叫聲中,像是落雷般紫色光芒,毫不留情地劈向大狸貓!

「Signum!!!!!」

被落雷擊中的大狸貓,是趴在地上,靠著意志力,不讓自己失去意識。
他掙扎著伸長手臂,想握住掉在眼前的愛劍,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大狸貓顫抖的手,始終差了些許距離。

最後,實在是不敵肉體傳來的沈重疲倦感,大狸貓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警示著狸貓國王:「吾王…快離開…」
看著昏掉的大狸貓,狸貓國王是哽咽出聲:「Sig——

啪、啪、啪!

在狸貓國王才剛開口,一陣此時聽來,絕對不會令人感到舒服的鼓掌聲,開始在室內迴盪。

「唉呀呀,真令人感動吶。汝有個好僕人呢!」

然後,隨著掌聲的響起,一道更令人渾身不愉快地譏諷,自原本應該是書房門口的方向,清晰地傳來。

——那是一隻有著灰色毛皮,翠色眼睛,五官和狸貓國王非常相似的狸貓。

灰色狸貓雙手還胸,晃著比國王更加神氣活現,驕傲非凡的大尾巴,大搖大擺地走進幾乎已呈廢墟狀態的書房,走近狸貓國王。
接著,居高臨下地睥睨著跌坐在地上的狸貓國王,嘴角噙著滿意的笑容,再度開口出聲。

「吾想…汝應該就是那個成天只知道看書泡妞,不然就是待在廚房的『夜天王』吧?」當灰色狸貓說到「夜天王」這三個字時,還刻意以尖酸的口吻,加重強調。

はやて在此時,已經感受不到灰色狸貓在舉手投足與話語間,對自己的輕蔑。所有的視線與心思,幾乎都被眼前的灰色狸貓給捕獲,渾身毛皮也充滿警戒地高高豎起。

這是怎麼回事?
Signum所說的…長相和我相似的狸,就是他嗎…那個海盜王…?
而那兩隻雞,也和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長得幾乎是一模一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不記得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的手足啊!

「老大,這隻像老鼠的傢伙才是夜天王!?」藍色大雞先看了看倒在一旁的Signum,再看向はやて,發出驚訝不已的聲音。
「雷…老大長得跟那隻狸貓一模一樣,你說那傢伙是老鼠,豈不是在說老大也是老鼠?」站在藍色大雞身邊的褐色大雞,以冷漠的聲調,開口糾正伙伴的說詞。
「可是老大自己都說那傢伙是隻毛沒長齊的老鼠啊…」藍色大雞委屈地嘟起嘴。
「…這樣啊…。」聽見藍色大雞的說詞,褐色大雞面無表情地隨便應了聲。

當然,這些對話,是一字不漏地傳進灰色狸貓的耳裡。
只見灰色狸貓紅著那張與狸貓國王相仿,和個孩子沒什麼兩樣的臉,像是惱羞成怒的樣子,用力跳了跳腳,對兩隻大雞大吼著:「…囉唆!給吾閉嘴!」

吼完兩隻大雞,灰狸貓深吸口氣,待臉上的赤色完全褪下後,再度以那副不可一世的驕傲神情,看向狸貓國王:「真想不懂,為什麼夜天王會是汝這種沒用的傢伙…嘖嘖!」
「…」面對灰色狸貓刻薄的說詞,はやて並沒有動怒,而是開始不動聲色地在腦中估算自己現在的處境,模擬應對的方式。

不過,彷彿是早已熟悉狸貓國王的思考邏輯方式的灰色狸貓,看著狸貓國王平靜的表情,是露出完全不加掩飾,從嘴角上揚的幅度就能知道那絕對不是什麼善意的笑容,輕蔑地如此說道:「不必費心啦!汝以為汝派了不少兵力去處理邊境那些有趣的事,還有多少隻狸留在這裡嗎?該趴的早都趴了。」
「我一隻雞就處理掉所有的衛兵喔!很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藍色大雞緊接著搭話,一手撐著腰,一手指著自己,得意地大笑著。

…也是,Vita和Zafila,還有一部份精兵被我派去處理善後這些傢伙搞出來的事,Signum又受了傷…確實沒有什麼狸擋得住這三個傢伙…
はやて白了藍色大雞一眼,在心中暗忖著。

「更何況…有『他』在,我就不信你能搞出什麼花樣。」灰色狸貓笑得更加深沈。
「你對Rein作了什麼!」

沒有回答,灰色狸貓只是彈了下手指,不一會工夫,整個王宮警鈴大作。
緊接著,一艘飛空艇出現在王宮上方…啊,不要問飛艇打哪來的、為什麼可以到處亂飛都沒人發現之類的問題,因為這是特效!反正狸跟雞都會講話、會放砲了,有什麼好稀奇的!
好!現在回到我們的故事裡。

在咿嗡作響的警報聲中,抬頭望向呼應灰狸貓的指令,出現在王宮上空的飛艇,狸貓王滿臉錯愕。這錯愕的對象,並不是那艘巨大的飛艇,而是在飛艇上的,一隻在月光的照耀下,閃爍著銀白色微光的白色狸貓。

「Rein…是Rein!!」夜天王一見著那道白色的身影,毛茸茸的大尾巴立刻開心地搖了起來,「太好了!看起來沒受傷!」
「什、什麼!?」相反的,灰色狸貓一見到飛艇上的狀況,反應是與狸貓國王完全不相同,一臉見鬼了的表情,「那個劑量明明已經…!」

因為,那隻白色狸貓,夜天公國國王最在意的狸,正在飛艇甲板上左一拳右一腳,將一隻接著一隻衝上前企圖壓制他的狸打飛…對,你沒聽錯,就是打飛!

外表看來嫻熟溫柔的夜天公國王家書庫長,儘管平日幾乎都待在書庫裡工作,鮮少外出,卻意外地擁有一副結實的肌肉…以及無狸能望其項背的鐵拳無敵…對,你也沒聽錯,就是鐵拳無敵!
在整個夜天公國裡,能赤手空拳和愛劍成癡的夜天公國騎士長戰成平手的,就只有王家書庫的書庫長。這個事實,是某一次國王牽著書庫長的手出宮溜達時發現的。
當時兩狸遇見幾隻身材壯碩的流氓狸耍無想趁機搶奪財物與劫色(煙),原本打算逞一下英雄的國王,卻因身材過於矮小,佔不到什麼便宜,不意地陷入苦戰。據說看不下去的書庫長皺了皺眉頭,只消一拳,就把所有的流氓狸給趕跑,還連帶打壞一棟民宅,讓我們的國王狸當場目瞪口呆…
而這件事讓夜天公國的騎士長知道後,是喜上眉梢,直接提著愛劍跑去王家書庫找書庫長單挑。結果,在兩狸激烈的戰鬥中,造成王宮裡不少建築物倒塌,損失十分慘重,同時也有可靠的傳聞指出,騎士長在當晚被首席醫官關在門外,跪了一天一夜…。
至於為什麼向來都只待在書庫的書庫長,會擁有如此的拳腳能力?據他本狸所言,純粹是從前無意中在書庫翻到有趣的書目,就跟著那些書本上寫的內容依樣畫葫蘆,不知不覺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所以,如果認為這隻看起來斯文溫和的書庫長,會像尋常故事裡的公主般,被逮後只能癡癡地等王子來救援,那就錯了!更正確地說,以我們書庫長的能耐,這種王子救公主的例子,大概得顛倒過來才是。

現在再回到我們的故事。

在下方見著這般另雞意外到最高點的畫面的兩隻大雞,在見到夜天公國書庫長幾乎準備奪下飛艇操縱權的瞬間,是立刻抓起武器,對準書庫長。

「你這隻一點都不聽話的北極熊!!」藍色大雞高舉武器衝上前去,直接與白色狸貓正面對決。
「!」察覺到自後背撲上來的威脅,Reinforce趕緊側身閃過。碰的一聲,藍色大雞那副像是鐮刀的武器,直直地釘入甲板,噴濺起一塊又一塊的木屑,足見其力道之猛。
「嘖!不都叫你聽話點了嗎!」一擊未果,藍色大雞一臉不滿地對白色狸貓抱怨,緊接著再度發動攻擊,與其餘尚未倒下的海盜狸們一同將白色狸貓逼離船舵,「乖乖聽話不就沒事了!?」

而褐色大雞的槍口,也在此時完成瞄準鎖定的工作:「定位完成…」

「Rein!!」狸貓國王眼見來不及阻止褐色大雞,不加思索地撿起掉在地上的書本,用力往灰狸貓砸去。然後在書本即將擊中灰狸貓時,趁隙越過灰狸貓所站的門邊,趕往飛艇的方向。
「汝這傢伙少礙事!!」一把拍掉書本,灰狸貓氣得朝褐色大雞大喊:「星光——!!」
隨後,立刻往飛艇的方向起足。

褐色大雞一接到命令,扣在扳機上的翅膀向後一沈。

啪!

…出乎意料之外,並沒有任何和早先一樣的赤色光束出現,而是只聞扳機扣動的聲響,相對地靜悄悄。

「咦…」

只是,狸貓國王才剛發出不解的納悶聲,下一秒,原本還與藍色大雞纏鬥的白色狸貓,動作突然緩了下來,腳步也開始踉蹌不穩,最後是倒臥在地上,直接被藍色大雞俘虜。

「你這傢伙!!」驚見Reinforce的異樣,一瞬間明白發生什麼事的はやて,是焦急地加快腳步,想盡快登上甲板。
「這麼想上船…」看著狸貓國王的反應,灰狸貓反而站直身體,舉起右手,露出微笑,「吾就好心送汝一把!」

呼應灰狸貓的動作,褐色大雞再度挺起槍口,在狸貓國王前腳踩上甲板的瞬間,扣下扳機。

噗。

悶悶的聲音,自後背傳來。

——和Rein一樣,中了"麻醉槍"。

狸貓國王伸手摸向後背後,惡狠狠地瞪向眼前那隻正架著失去意識的白色狸貓,一臉等著看好戲的藍色大雞:「這種管制品…你們打哪拿來的…」
「汝管不著。」灰狸貓得意地笑了笑,囂張地抬起尾巴,越過身體發軟,跪在甲板上的狸貓國王的身邊。

向舵手揚手示意開船後,灰狸貓慢條斯理地走向白色狸貓,居高臨下地盯著他瞧。接著,蹲下身體,扣住白色狸貓的下顎,像是審視貨品般左右審視後,回頭望向狸貓國王,咧嘴一笑:「這隻就是你看中的?眼光不差嘛。」
「你管不著。」使盡力氣,狸貓國王咧嘴模仿灰狸貓的語氣,趾高氣昂地回了句後,對灰狸貓發出警告的低鳴聲,「…給我離Rein遠一點!」

聽見狸貓國王的回話,灰狸貓笑得更開心:「不知道Graham那個老傢伙看到汝這麼沒用,連看上的對象都被搶的窩囊樣,有何感想。」
「…離Rein遠一點…」被其餘的海盜狸按在地上的狸貓國王,只是瞇著沈重的眼皮,不斷低聲重複這句話。
放開捏著白色狸貓下顎的手,灰狸貓走近狸貓國王,然後,一腳往他背上踩下去:「嘖,這種廢物,居然會是吾的手足…Graham真是瞎了狸眼,眼瞎到挑汝當繼承狸…」

…手足?

「你…剛才…說了…」微弱的聲音,似乎已到達與麻醉藥對抗的最高極限。完全感受不到背脊的疼痛,眼皮幾乎闔上。

「我說,我們是『親、手、足』,是雙胞胎,『親愛』的國王。」挑釁似的,灰狸貓故意挨近狸貓國王的耳朵,一字一句慢慢說道。

只是,對方已挨不住麻醉藥的藥效威力,沈沈睡去。

灰狸貓咂了咂嘴,拍拍狸貓國王的臉:「唉,沒讓汝看到更好玩的畫面,太可惜了…」說著說著,轉頭看向同樣也陷入昏睡的白色狸貓,擺出了百般可惜的表情,無奈地繼續說著,「沒當著汝的面整一下汝,真的太可惜了!」
「真是的…明明吃了一發麻醉劑還醒那麼快,這次更用上獵熊等級的麻醉槍…老大,等一下可以吃掉這隻熊嗎?」看著懷裡的白色狸貓,藍色大雞眼睛閃爍起光芒,啜了口口水,認真地發問,「肉這麼多,看起來又結實…煮起來肯定很好吃!」
「…要不要每三小時打一劑?」站在一旁的褐色大雞白了藍色大雞一眼,以雞毛擦拭一下槍身,提供意見給灰狸貓。
「也只能這樣啦!」瞟了眼白色狸貓,聳了聳肩膀,灰狸貓答道,「等等把他送到吾那裡,記得上鍊條。」

語畢,踹了一腳趴在地上,不醒狸事的狸貓國王,灰狸貓如此說道:「至於這沒用的傢伙…一出海就給吾扔下去餵鯊魚!!」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660-52425f81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