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點都不正經的惡搞物系列之四】King Of Pirate(三)Lord(by Leoheart)

2011年04月02日 19:58

太久沒更新,俺還活著(喂)

主要是我升上博二了,有很多事情要忙,更新時間銳減外加PSP遊戲什麼的一點都提不起俺的興趣,空的時間也想做些屬於自己的休活動,就沒什麼更新魔砲相關的玩意了。
二老闆的話,似乎也是加班加到很少遇見他(毆),一般不是我凌晨才回家,就是他還在加班-3-
這時候就很想說「幹!老子好想回去當大學生!(中指)」

這次更新的玩意,其實是兩個月前就寫好的庫存貨(喂),只是太八點檔(惡寒)又太鬼扯,就不想放了。
不過為了填充一下版面想想,難得的八點鬼扯檔(毆)扔出來雷人(喂)也挺好玩的,所以本來想昨天(愚人節)放出,只是在學校待到三更半夜,然後打籃球打到全身癱軟(掩面)躺到今天下午,就只好…(煙)

總之,遲來的愚人節(?)快樂!(拖走)
King Of Pirate(三)Lord

沙、沙--
浪潮一陣接著一陣,不停沖刷著岸邊。

帶著海水獨有的鹹濕感的風,輕輕吹過海灘。那樣的舒適感,令一顆正探頭享受日光的草色海螺,發出愉的嘆息聲。

「呼~真舒服啊~像這種天氣,拿來唸書練功實在太、浪、費了啊!」

海螺說著說著,動了動他草色的殼,懶洋洋地翻了個身。
這一翻身,讓海螺意外發現,在遠處的岸邊,似乎有一團髒兮兮的東西。

「啊咧?那是什麼?是哪個沒良心的傢伙亂丟垃圾?」海螺瞇起眼睛,不地說著,「沒公心!隨便在別人家裡丟垃圾,小心被蛤夾!」

雖然嘴裡滿是抱怨,但是為了環境清潔,海螺還是在腦中記下"那攤垃圾"的位置,一邊發著牢騷,一邊潛入沙面下,慢慢移動他的身體,前去確認"垃圾"的大小與狀況,好通知衛兵處理。
只是,當他抵達"垃圾"所在的位置後,是嚇了好一大跳!

--因為那是個身上沾滿血污、黏了一堆海藻,不知道是死還是活的玩意兒。

「哇喔喔!這是棄屍嗎?」

海螺在不知不覺中興奮了起來。
雖然常常聽說海邊會有浮屍之類的玩意出現,但是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實景」。這樣意外的收穫,讓他開心地大聲嚷嚷。

「喔耶!我終於看到了!哈哈哈哈--!是棄屍耶棄屍!」
「你白痴啊!」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海螺興高采烈之際,一顆大蛤從沙裡冒出,張開兩扇大殼,毫不留情地往海螺的足部,用力夾了下去。
剎時間,海螺的哀嚎聲響遍了整座海灘。

「有哪個貝殼讓你不唸書、不練功又不工作,偏偏跑來這裡發神經的啊?啊?」蛤滿臉怒容,瞪著被自己夾得眼淚不停掉的海螺,聲斥責,說到最後一個字還整整抬高了八度音。
「放、放開我啦!好痛啦啊啊啊啊!」
「像你這種愛偷懶的懶螺,你自己不擔心,我都替你擔心!沒事還在這裡大吼大叫,活像個笨蛋!蛤萊西亞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我又不姓蛤萊西…咿咿咿!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快放開我!!痛死了啦啊啊啊!」海螺的嘀咕聲傳進原本就在氣頭上的蛤的耳裡,讓蛤更加怒氣沖沖地用力夾住海螺的足部,痛得海螺是唉聲連連,拼命求饒。
「欠夾!!」看見海螺泣不成聲的模樣,大蛤總算鬆開蛤殼,瞪了抽抽噎噎的海螺一眼,然後望向岸邊那團東西,「死的還活的?」
「不知道啦,剛要去檢查,你就來了…」海螺一面朝方才被夾的足部猛吹氣,一面悄聲抱怨著,「哪天我要是殘了,一定是你害的…」

大蛤湊向那團生物,稍微檢查他的狀況後,吁了口氣:「是隻狸。看起來還活著…」
「狸?看起來不像啊…」海螺繞著被稱為"狸"的生物轉了一圈後,支著下巴認真地說道:「反而像隻落水狗…」
「笨蛋,你有看過哪隻狗的尾巴長那樣的!」
「我只是說說嘛。而且這隻狸也太小隻了。」海螺聳了聳肩膀,接著繼續說道:「吶,夏蛤,就這樣扔他在這裡?」
「唔…放他在這裡也不好…我去問問看蛤蜊姆小姐吧!畢竟規矩還是得遵守。」
「也好。雖然我覺得不必問姊姊也行,反正姊姊一定會點頭的。」海螺搖搖頭,望著大蛤匆匆忙忙離去的身影後,百般無聊地盯著眼前那隻趴在岸邊,不醒狸事的狸貓。

深褐色的毛皮上一顆又一顆的水珠,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閃閃的光芒。
海螺好奇地湊近狸貓的身邊,先是試探性地拉拉他的毛、戳戳他的臉,然後睜著青蔥色的眼睛,仔細瞧了瞧他的長相。

一張非常孩子氣的臉。

「幼狸?這樣的小傢伙怎麼會在這裡?」統合狸貓的外表與身形,海螺當下判定眼前的狸貓是隻未成年的小狸貓,登時對這隻出現在岸邊的狸更加感到好奇與不解。

趴俯在沙地上,令他原本應該是濕潤的鼻子上,黏滿了沙子,有些乾燥。
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讓他的呼吸似乎不怎麼順暢,瘦小的背脊的起伏相當緩慢,也十分地微弱,喉部也不斷發出十分細微,不凝神的話便無法察覺的聲音。

海螺察覺後,是抓了抓頭,嘆了口氣:「呼吸困難是吧…算我倒楣…」

語畢,海螺卯足全力,推動狸貓的身體,幫他改變躺臥的姿勢,口鼻朝向天空。然後,就像是回應海螺的援助,狸貓的鼻子微微動了動,打了個小小的噴嚏。

「哼,小傢伙,感謝我吧!」吁了口氣,海螺坐在狸貓的身邊,嘴角上揚,得意地說道。

Re…

「嗯?」靠在狸貓肘邊打盹,等待夏蛤回來的海螺,似乎聽見身後的狸貓,喉嚨發出比之前稍微清晰的聲音,正要湊耳去聽他在說什麼的時候,夏蛤已自沙灘上探出頭。

夏蛤吐了口沙,移向海螺和狸貓的所在之處,身後還帶著一堆貝殼類生物。其中,一隻在陽光的照耀下,渾身散發金光,眾貝殼中地位看似最高的蛤蜊,幽雅地滾向海螺的方向…對!你沒聽錯,就是滾!蛤蜊沒腳,總不能用走的吧。

看著幽雅地滾向自己的蛤蜊,海螺也慢慢扭動身體,挺起身,朝他大喊:「蛤蜊姆姊姊!」
「螺薩,他的狀況如何?」金色蛤蜊帶著笑容,溫柔地問道。
「小傢伙受了傷就是,髒兮兮地我也不知道他傷得多重。」海螺聳聳肩,瞄了狸貓一眼。

金色蛤蜊滾到狸貓的身旁,張開兩個蛤殼,小心翼翼地輕輕翻動他的毛皮,仔細檢查他的傷勢。
只見蛤蜊皺起眉頭,似乎有些難為。沈吟數秒後,轉身面對緊跟在一旁的夏蛤,以及其他的貝殼類生物,神色嚴肅。

「貝殼卡地區出現別的地區的生物,照理說是要將他趕出貝殼卡地區…尤其還是這種哺乳類犬科生物…」金色蛤蜊頓了頓,繼續輕聲說道:「但是這孩子受了傷,不能放置他不管…所以我想…就讓他在這裡養傷,等到傷好了再請他離開會比較好些。」
海螺抓了抓頭,以莫可奈何地語氣悄聲嘀咕:「不然誰要扛他離開啊,要是不小心掛在這裡,這堆毛皮還不知道怎處理哩。」

於是,在金色蛤蜊的同意下,夏蛤立刻帶領貝殼們,清理狸貓的毛皮,替他處理傷勢。而那隻昏迷中的狸貓,乾澀的喉嚨依舊發出一些細微又奇怪的嘶嘶聲。滿心好奇的海螺認真側耳聆聽好一陣子後,終於稍微自那些破碎的聲音中,拼湊成字。

一個聽起來,像是個名字,又好像是什麼機械零件的名稱--

--Rein、force…

Rein…
Re…

「王上!」

一聲驚叫聲,猛然在廣的房內迴盪而起。而聲音的主人在發出喊叫後,也睜開那雙赤紅色的眼睛,大口喘息著。
這聲充滿驚慌與無措的叫聲,驚醒了守在一旁的兩隻大雞,其中一隻有著藍色羽毛的大雞,更是當場跌下椅子。

「哇…差點被妳嚇死…痛死了…」藍色大雞揉了揉他那圓滾滾的雞屁股,瞪向在房間角落的罪魁禍首。

一隻在月光下閃爍著銀白色光芒,眼角隱約掛著淚珠,神色呆滯的白色狸貓。

「雷,你去告訴老大,說他醒了。」在房裡的另一隻褐色大雞,一臉鎮定地走向尚處於精神狀態未定的白色狸貓,朝他的手臂注射藥劑。

混雜麻醉藥的鎮定劑。
這是自從與眼前這隻原以為只是個掌管書庫的文弱書生,卻意外有著強健的體魄,以及威猛的拳腳功夫的白色狸貓交過手,明白整個夜天公國王宮裡就屬他戰力最為強悍後,為了防止他崩斷繩索脫逃的預防措施。

「喔!瞭解!我這就去!」藍色大雞拍拍還有些疼的屁股,碰地一聲踢開門,趴搭趴搭地跑了出去,留下褐色大雞與白色狸貓單獨相處。

褐色大雞冷冰冰的藍色眼睛,一瞬也不瞬地凝視白色狸貓的臉,靜靜觀察他的精神狀況。數秒後,白色狸貓的呼吸總算平順下來,開始眨動那雙赤紅色眼睛,然後注意到眼前的褐色大雞。

「嗯,恢復正常了呢。」像是自問自答般,褐色大雞滿意地點了點頭,輕輕嗯了幾聲。
「…」稍微動了動手腕,發現自己被牢牢綁住,且完全使不上力後,白色狸貓便停止掙扎,也沒有看向褐色大雞,就只是抬頭探視四周。

一個又一個放滿書本的書櫃、如山的公文…
而在那張堆滿公文的桌上,壓有一張以非常熟悉的筆跡寫下的紙條。

『請不要熬夜』。
紙條上寫著這樣的五個的字。

白色狸貓在看到那張被保存得十分完好的紙條後,是斂下眼睫,默默不語。
因為他知道這是「他」的房間。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他」會作的事--一件一件地收藏好每隻狸贈予的心意,無論是大、是小。
看!牆上就貼了一張十分笨拙,甚至能說是…好醜…但落款筆跡蒼勁有力的畫。那是Signum畫的圖吧。
然後床頭上擺著的手工小玩偶,雖然賣相…非常不好。那是Shamal作的吧。
就連自己之前看他過於忙碌,為了提醒他早點睡覺,請Shamal遞給他的紙條,都好好地擺在桌前。儘管知道他不會照著作…心中還是有種暖洋洋的感覺流過…

はやて…

「這裡是老大看上的房間,聽說是前夜天王的寢室。老大說就這裡看起來舒服多了,也有很多他喜歡的書。」像是洞悉白色狸貓的想法,褐色大雞面無表情地替白色狸貓明確地解答了問題。
「前…夜天王?」聽見褐色大雞的說詞,白色狸貓的毛皮瞬間豎了起來,瞇起赤紅色的眼睛,以進入警戒狀態的神色望向褐色大雞,沈聲問道:「王上呢?他怎麼了?」
「扔下海了。」褐色大雞冷冷地回答後,趁著白色狸貓正準備開口的瞬間,很直接地再往他身上補了一劑藥劑。

因為在那一瞬間,褐色大雞敏銳地感覺到對方高漲的怒意。發怒中的動物最恐怖,更遑論眼前這個深藏不漏,連縛著他的繩索都有可能被他崩斷的狸。
是以,褐色大雞是不加思索,再度送上一劑鎮定藥劑,免得結果一發不可收拾。

「請你別胡來,我會很困擾的。」

褐色大雞神色漠然地看著軟下身子的白狸貓,然後拖了張椅子到門邊,繼續執行守衛的工作,不再理會他。而被獨自綁在椅子上,短時間內挨了兩劑藥劑,渾身乏力的Reinforce,則是默默低著頭,閉上眼睛。一雞一狸就這樣保持沈默一陣子後,白色狸貓再度開口說話。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聽見那道微弱飄忽,彷彿失去生氣的聲音,褐色大雞睜開一隻眼睛,瞟向聲音的主人:「嗯。」
「Shamal…Signum他們呢?」依舊低著頭,輕聲問著。
「…Shamal、Signum?」褐色大雞思考了一下,「是指一隻毛色是金色的狸貓和一隻高大的大狸貓嗎?」
「是!」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白狸貓突然大聲起來的聲音,又或者是什麼原因,讓褐色大雞原本閉著的左眼總算睜開,瞇起澄藍色的眼睛:「他們的話,請不必擔心。老大只是將不服從命令的傢伙們送進牢裡而已,沒要他們的性命。」
「!」聽見這個答覆的Reinforce,是皺起眉頭,怒視著門邊的褐色大雞,低聲說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抱歉,請恕我--」

在褐色大雞還沒說完話,迴廊轉角處傳來一道和原房間所有狸幾乎一模一樣,差別就只在於沒有混雜特殊腔調,反而多了股陰冷的聲音:「沒什麼,只是想搶走那蠢才的東西而已,反正那些本來就是我的。」
「你…!」

一隻灰色的狸貓嘴角噙著戲謔的笑容,尾巴翹得高高的,與跟在後頭的藍色大雞一起大搖大擺地走進房間。見著被牢牢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臉上表情雖然依舊平靜,但赤紅色的眼睛早已滿溢著怒氣的Reinforce,灰狸貓是咧嘴笑得更開心。

「怎麼?汝輩一個個見到吾,怎麼都像看到仇人似的?」灰狸貓貼近白狸貓的臉,翠色的眼睛筆直地與他相望。
「老大,這隻北極熊還真兇。」藍色大雞對白色狸貓吐了吐舌頭,「不曉得那隻老鼠是看上他哪點…」
「不知道。蠢才的眼光,吾怎麼會知道?」灰狸貓攤了攤手後,雙手環胸,從上到下打量白狸貓一陣後,帶著嘲笑的意味,揚起嘴角:「或許是還沒斷奶,有戀母情結。」
「噗哧!」藍色大雞聞言,立刻大笑出聲:「對喔!有戀母情結的小老鼠!哈哈哈哈--」

而被如此嘲笑的Reinforce,除了毫不畏懼地直視著灰狸貓外,並無多餘的表情,依舊保持鎮定。然後,以平穩的語氣,開口向灰狸貓問道:「你到底是誰?和王上有什麼關係嗎?」
見著白狸貓的反應,灰狸貓是哼了一聲。伸手扣住白狸貓的下顎,湊上前,以非常近的距離,在他的耳邊一個字、一個字地緩緩說道:「不知道『親手足』和同一個對象結婚,Graham會有什麼想法。」
「…據我所知,王上並沒有任何兄弟姊妹。」Reinforce使勁地別過頭,試圖掙脫灰狸貓的箝制以避開對方惡意的作弄,然而苦於全身乏力,最後乾脆放棄掙扎,瞥眼瞪向灰狸貓。
「欸?汝不是早就猜到了?」感覺到白狸貓不的眼神,灰狸貓開心地笑了起來。他挺起背脊,以不可一世的驕傲神情,俯視Reinforce,陰惻惻地說道:「王家書庫內的某本書上不是寫的很詳細嗎?吾想汝應該比誰都清楚才對,盡職的史、官、大、人。」提到史官這幾個字的同時,灰狸貓還故意性地加重語氣強調。
「…」聞言,Reinforce先是錯愕地楞了幾秒,隨後立即別開眼,沒有答話。

沒錯。
在王家書庫內有扇暗門,在那扇門的後方,確實存放有歷代夜天王的書簡、公文與書信。而那扇門,除非必要,否則連當代夜天王都不得擅自進入,因為那裡存放有一本紀錄著王室,甚至與夜天公國相關的任何事件,包含秘密檔案的書--夜天之書。這件事,身為歷代皆擔任王家書庫書庫長,以及兼任「裏史官」一職的Unison家族,唯一的繼承狸,持有那本書的Reinforce,自然比任何狸貓都清楚。

灰狸貓露出惡質的笑容,挑眉看向沈默不語的Reinforce,繼續說道:「大家都以為汝成天窩在書庫裡,不知道、不清楚外頭發生了什麼事,但實際上汝什麼都知道,就連那個蠢才的事也是,吾沒說錯吧,書庫長兼史官大人。」

是的。
裏史官的工作,就是負責保護那本會自動記錄宮廷內發生的事件,更直接地說,是監視著整個宮廷,形同監視系統中央儲存器的書。這本書究竟是從何而來,已經不可考,只知道那是一本自夜天公國存在的那刻起,就已存在在這世上,可謂是太古遺跡的書。為了保護那本書,避免有狸竄改或破壞記錄,書本的存在不能讓任何狸得知,裏史官的身份更是絕對不能外洩,就算是夜天王,也不能被他知曉。

所以--

「汝藏得很好,也裝得很棒,那蠢才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汝從那傢伙一出生,就已經開始執行汝的工作…啊,或許該說全夜天公國,可能都沒任何一隻狸比汝更清楚那蠢才幹過多少蠢事才對。」

他到底是從哪裡知道這件事的!?

看著Reinforce的反應,知道他在想什麼的灰狸貓,是更加樂不可支地縱聲大笑。右手再度扣住Reinforce的下顎,強迫他直視自己,然後指著身後的藍色大雞與褐色大雞,得意地說道:「汝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看看他們兩個,答案不就很清楚了?」
「…。」
「吾乾脆大方點告訴汝吧!書庫那條通往宮外的密道的事,也是那傢伙告訴吾的。真多虧那傢伙的消息,真感謝那條密道,不然吾可得多費點功夫才能達成吾的目標了。」距離近到幾乎嘴貼在白色狸貓敏感的耳朵上,灰狸貓咋了咋舌,嘲弄那隻正是當今王家書庫長的白色狸貓。而一旁的藍色大雞,也得意地嘿嘿出聲。

…史卡利耶鵜。
一個沒有道觀念,知曉眾多太古遺產,並握有許多禁忌之術的瘋狂科學家。
恐怕那兩隻大雞,是以鄰國國王與王后的遺傳基因製作的複製體吧。而他…從未為外界生物們所知的,夜天公國另一位有資格繼承大統的ロード,大概也是從史卡利耶鵜那裡得知夜天之書的事吧。
但是,為什麼要做到這種程度?買下那樣的複製體…

「ロード…你羨慕王上嗎?」赤紅色的眼睛認真地凝視著眼前那雙翠色的眼睛,輕聲說道。
「!」聽見Reinforce溫和的聲音,灰狸貓是愕然地鬆開手,像是看見洪水猛獸般,猛地向後退了一步。
「你羨慕王上有朋友、有家人…是嗎?」Reinforce再度輕聲問著。

雖然與はやて是雙子,誕生的時間相隔幾分鐘而已,命運卻是完全相反。
原因無他,就只是身為夜天王的Graham,在見證同樣是雙子的父親與叔叔長達十年之久的王位爭奪戰後,為了迴避同樣的事件再次發生,表面上說服はやて的父母將甫誕生的ロード送出宮外,實際是殺掉這個第二名繼承狸。在夜天之書裡,確實出現過這樣的紀錄,而當時年僅六歲,就已經接下裏史官一職的Reinforce,自然也知道這件事。
只是,原本應該被「處理」掉的ロード,為什麼還活著,更成了海盜王,帶領一群盜賊攻擊王宮…夜天之書並沒有記錄,饒是擔任裏史官的Reinforce,也無法得知。

「…汝這混蛋!」被Reinforce的問題激怒的ロード,脹紅那張與はやて一樣稚嫩的臉,勒住他的脖子,大聲咆哮起來:「誰羨慕那蠢才!?汝有種再說一次!!」
「不、不然…你…為、為什麼…要買他、他們…」溫潤如紅寶石般的赤紅色眼睛,仍舊直視著灰狸貓,以沙啞虛弱的聲音,繼續說著。
「混帳!」灰狸貓咬牙切齒地朝白狸貓發出怒吼聲。這次不只臉脹紅,連手腕都出現一條又一條的青筋。
「「老大!」」

褐色大雞和藍色大雞見著灰狸貓情緒以完全失控,立即撲上前去抱住他,試圖鬆開緊勒在白色狸貓脖子的手。兩隻大雞費了好一陣功夫,才將氣瘋了的灰狸貓拖離幾乎快喘不過氣的白狸貓身邊,努力安撫他的情緒。

「咳、咳!」而肺部好不容易才得到氧氣的白色狸貓,則是難受地拼命咳嗽著。
澄藍色的眼睛神色溫和地看了眼被藍色大雞壓在地上的灰狸貓後,褐色大雞轉頭望向臉色蒼白的白狸貓,正聲說道:「我們並不是老大買來的,而是逃出來研究所的時候,認識老大,自願一輩子跟隨他!我們是真正的朋友,請別污辱我們的友情!」
「星…」藍色大雞怔怔地看著褐色大雞,眼裡流露的,是無盡的崇拜…對,你沒聽錯!就是崇拜!藍色大雞桃紅色的眼裡,正閃爍著無盡崇拜的光芒!而這樣的光芒…似乎有些眼熟…好像在隔壁的哪隻雞身上看過…啊!是了是了!就是塔喀瑪雞國的王后看著國王時的神情!簡直如初一轍啊!

「自願…?」努力調整序亂的呼吸,Reinforce楞楞地重複著褐色大雞的話。
「嗯,我們是逃出研究室後,遇到老大。」褐色大雞正面迎視白色狸貓困惑的眼神,繼續認真說道:「然後那些事情,是我們和老大一起繳了史卡利耶鵜的老巢的時候知道的。你誤會老大了。」
「…是嗎…」斂下眼睫,白色狸貓沈默了幾秒後,愧疚地向仍在氣頭上的灰狸貓柔聲道歉:「對不起…我不應該隨便猜測…對不起…」
「哼!」ロード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滿臉怒容地瞪著白色狸貓,「要不是吾想拿到夜天之書、要搶走那蠢才的一切,吾早就殺了汝!」
「我怎樣都好,但是夜天之書就你別想了。」Reinforce輕輕搖了搖頭,「那本書不是你能碰的東西,歷史也不是你能操縱的玩具。」
「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聽見白色狸貓的回絕,灰狸貓是大笑出聲,然後一步一步逼近白色狸貓。

十步、九步、八步…
當距離縮近至只距一步之遙處,灰狸貓停下腳步、彎下腰,翠色的眼睛平視著那雙赤紅色的眼睛,兩狸的額頭幾乎貼在一塊。

「等吾登基、與汝完婚後,有的是時間逼汝交出那本書。」灰狸貓一邊伸手輕輕撫摸白狸貓的臉,一邊露出陰森的笑容,「給吾等著…」
「…」在對方充滿惡意的暗示下,Reinforce是當場秉住氣息,閉上眼睛,逃避在極近距離面對那張與はやて酷似,卻有著完全相反氣質的臉。
「至於其他那些被押在牢裡的狸,吾要他們跪著參加吾的加冕暨結婚典禮--」看見白狸貓生澀的反應,灰狸貓是滿意地微笑了起來。右手沿著白色狸貓的唇線,來回摩娑,翠色的眼睛在那一瞬間,燃起異樣的光芒--

幾乎是粗暴,ロード示威性地用力吻了Reinforce。
然後,在Reinforce驚愕地睜開眼睛怒視他的瞬間,以掠奪者的姿態得意地大笑:「讓他們在絕望中知道,吾才是這個國家,真正的王者!!!」

赤紅色的眸子看著ロード瘋狂的模樣,Reinforce只覺得全身血液彷彿被凍結,緊靠在椅背上的掌心沁滿冷汗。

--絕對不能讓夜天之書落入他的手中…絕對不能!

抿著下唇,白狸貓望著灰狸貓離開時張狂的身影,暗自下決定--

--假使到了那個時候…到了那個時候的話…


(待續)



コメント

  1. 亞子 | URL | -

    喔喔!Rein會怎麼做呢?好好奇啊~

    不過疾風,你要振作啊!大家都還在等你回去呢!

  2. Leoheart | URL | MiYcJSuA

    那隻狸貓國王還得吃一陣子海產XDDDDDD||(毆)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677-333192c8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