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都不正經的惡搞】遲到的七夕特典之「令人胃痛的童話故事(下)」(by 竹葉)

2011年07月09日 23:44

某混帳終於把坑補完了(喂)
不過要扔雞蛋、要扔石頭、要打人請不要找我,請找作者!(合掌)

遲到的7/7七夕快樂~wwww
【一點都不正經的惡搞】遲到的七夕特典之「令人胃痛的童話故事(下)」


王宮內,美麗的公主正與高貴的青年正翩翩起舞,作為阿婆(Op#l)帝國的第三公主,她的容貎如花,氣質宛若天仙,輕柔的舞姿,飄動的長髮,她的一顰一笑,讓她的舞伴以及舞會的賓客心動不已。

這麼亮眼的組合,就像童話故事中的王子與公主一般,兩人瞬間成為舞會上的焦點,此時燈光慢慢暗了下來,音樂也變得更柔和,其他的賓客慢慢退出舞場,為他們騰出更多的空間,靜靜地欣賞二人的舞姿,氣氛浪漫。

「切…這個舞會到底是為誰而開的……」
「噓!小聲點,別吵著人家跳舞。」
「……」

此時,舞會大門被暴力地打開了,兩個侍衛摔了進來,「有刺客!快點保護王……」
話未說完,一個牛高馬大,穿著奇怪,強勁有力的銀髮少女出現了在大家的眼前!
「王子在哪兒?我是來挑戰他的。」




時間回到兩個小時前,之前說到公主在小聖王的幫助下,換上了全新的戰鬥服前去王宮挑戰王子…

那夜,英姿颯爽的公主騎著橘色戰狼,在月下奔馳,不到一小時就趕到了鄰國的王宮,為了爭取時間,公主一到達目的地,就將戰狼交給門口守衛,然後進宮,卻沒想到被守衛們擋住了去路。

「小姐,請問你有沒有邀請函?」
「邀請函?那是甚麼?」
「那抱歉,恕不招待。」
「等等,我只是來參加武鬥大會,要有甚麼邀請函?還是要先報名?」
「小姐,我想你一定是搞錯甚麼了,你還是回去吧。」
「現在的人,怎麼都以為王宮是可以隨便進出的地方,穿件漂亮點的衣服,坐台豪華點的南瓜車就能隨便進出王宮?以為還是灰姑娘年代的蠢侍衛嗎。」
守衛們一直碎碎唸個不停,完全不理會公主的解釋就開始趕人了。

「怎麼辦?難道要就這樣放棄嗎?」
公主內心如此想著,但她卻有點不甘心,她是多麼希望藉著這次機會在母后面前述說她對拳擊的熱誠!
就在此時,公主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了一句話──

當無法使用語言來溝通時,只好透過砲擊將心意傳達給對方。

雖然一直記不起這句說話是誰說的,可卻能常常在夢中聽到類似的話。
沒錯,阿將爸也曾經說過,武術是最好的交流方法。所以,現在只要用我的拳去讓他們感受我的心意就行了,一定是這樣。

在此要補充一下,魔法少女助人從來不求回報,所以只會偷偷幫人。
公主不可能記得的是,這一切都是多得當年沉睡時,教官大人不厭其煩地每天都在她耳邊說著相同的話,她才能在此刻堅持自己的信念,立下決心向前行。

認清了目標的公主,為了參加這次的盛會,也為了好好地說服擋路的守衛,開始展露出她的拳術,把一路上的守衛們一個接一個地打倒,順利地逐步逼近會場。

只是,她和小聖王都搞錯了,因為這是個地地道道的舞會。但一心求戰的公主因為太專心一致地與守衛們「溝通」,即使身旁走過的都是穿著華麗舞衣的淑女,而只有自己一個穿著奇怪的戰鬥服,她卻一點也沒注意到,直至她一拳劈開了宴會廳的大門……

原先在王宮中央跳舞的三公主見到少女後大吃一驚,青年見狀馬上將受驚的公主護在自己身後,向銀髮少女問:「你找王子有甚麼事了?」

「你就是王子嗎?我們來比武吧。」
「比武?」
話未說完,一個黃金劍十字飾物便朝他直飛而去。
青年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開了暗器,回頭才發現那個剛與自己擦身而過的劍十字竟打穿了大堂上30CM厚的大理石柱,鑲嵌進了牆身。

「アリサちゃん,你可以退下了?人家是來找我的。」人群中走出了一個不起眼的少年。

他的話讓全場賓客嘩然。

「原來剛剛跳舞的不是王子?」
「我看這麼久也沒看出來。」
「靠,我剛剛還在旁邊吐槽他…」
「不會吧,王子不都應該金髮碧眼的?」
「怎麼長一張狸…」

「咳咳!」真‧王子狠狠地瞟了一眼還在吐槽的人後,眾人閉嘴。
他大方地走向銀髮少女跟前說:「這位小姐,我想您應該搞錯甚麼了,今天舉行的是跳舞的舞會,不是比武大會,雖然我很讚賞閣下的臂力,但您特地跑來把我家大門和牆壁都打破了…」

公主聽到這些話,一語不發,可臉卻慢慢地紅起來,最後…爆發,「對…對不起。」
向著王子鞠了一躬,然後羞得轉頭就跑。

「等…等一下,我的話還沒說完!我想和您交個朋友…」
王子早就認出了眼前的少女就是當日在樹木小屋中與自己邂逅(?)的大姐姐。
自從那天過後,總想把她找出來,卻一直都找不到。

公主如箭一般向王宮外跑去,王子也拚了命追出去。

銀髮少女和王子跑出去後,眾人沉默了一會,又繼續了之前的宴會,像是沒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原來你的名字叫アリサ嗎?」
「是的,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嗎,公主殿下?」
「嗯,すずか」

這次的舞會,造就了一個良好的邂逅。


那一夜,腿短的王子追不到騎狼的公主,只剩下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從牆壁上拔出來的劍十字項鍊。那時賓客早已散去,只留下空蕩蕩的大廳…王子一人獨倚窗邊望明月。

如此可憐的情景…

但王宮的另一邊,國王和大臣們卻緊急召開了會議。

「陛下,那個人的武藝十分害!」
「殿下都不知在何時闖了什麼禍,招惹到那種人。」
大臣們你一言我一語吱吱喳喳地吵個不停。
「我家附近賣木柴的大叔還告訴我說那是鄰國皇室的人…」
「賣木柴的?」
「那就慘了,聽說鄰國皇室的人和魔法少女們很熟絡的…」
「如果真的要來打晦氣,我們怎麼抵擋得住。」
「既然那人是衝著王子來的,那把王子交出去…」
然後,不知道是誰說出了一個警天動地的提議。
「派個使節團出去,表面上找人,實際上把王子嫁到鄰國和親去,結成秦晉之好就不用怕了!」
這提議讓年老國王斑白的眉毛挑了一下,瞇起來的眼睛裡射出光芒,然後他笑了。
「這主意不錯。」


於是…
碟阿伯李克使節團一行十多人浩浩蕩蕩地奔付了阿婆王國。這是由阿狸王國派出的,以該國王子為首的使節團,目標是:尋找當日於舞會中匆匆離去的少女。

阿婆王國方面,負責接待的是二公主カリム的助手ヴェロッサ。
順便說一下,現時掌管王國實質大權的是カリム,但王國的大權為什麼會落到カリム手上呢?
這就要從阿將國王出逃之後說起…國王出逃,國家群龍無首,大臣們最初是想把王后請出來代替阿將國王商討政事的,卻沒料到被她以「議事時間與現正熱播中的劇集『你是豬頭我是花』的播放時間相抵觸」為由拒絕了,大臣們無奈,他們也曾經想請大公主-Rein來作主的,但這人也是個不靠譜的,想想還是算了,最後的最後,重擔只好全壓在二公主身上。
但讓大臣們意想不到的是,這位二公主不愧為不是王后和國王親生的公主,是一個很優秀的人,竟然有能力把阿將國王留下來的爛攤子收拾妥當,把原來千瘡百孔的政事都打理得井井有條,三年之內阿婆王國木柴出口總量便激三十倍,這段期間,阿婆王國的國力開始向上發展,數年之後還達到頂峰,為以後五百年的興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但這些都是後話,跟公主與王子的驚險暴力的戀愛史無關,有機會再說吧。

另外,因為阿婆王國的王室關係有點複雜,為了讓大家搞清楚,再這兒再說一下,
二公主-カリム(大姐)、三公主-すずか(二姐)、大公主-Rein(因為沉睡了n年,所以年齡被追過了)

為了早日找到那名少女,碟阿伯李克使節團拜訪了阿婆王國,並取得了許可──在阿婆王國來以特殊的方式尋找當日的少女。

「殿下,我們要怎麼找人才好?只有一個吊飾,真有可能把人找回去嗎?」碟阿伯的使臣們向他們的團長如此問。
「一定行的,有聽說過嗎?當年那個誰也是只憑一隻鞋子,不也能把人找出來?只要有毅力和信心,一定能行的」
阿狸國王子繼續說著。
「雖然那個傳說的可信度很有問題,整個國家內怎麼可能就只一個人才適合穿同一隻鞋子呢?」
「對呀,幸好我不用在那兒賣鞋子!」使臣A如此說著。
「如果被個阿姨嬸嬸甚麼的塞得下就糟糕了。」使臣B也跟著附和。
「咳咳…這種問題晚點再討論好嗎?」副團長-アリサ在危急關頭把討論方向重新提回正途。
「不過這次我們只有那條劍十字項鍊,是要決定把能戴得下的都娶回去嗎?」使臣C說。
「哇,這樣王子會很辛苦吧~」使臣D好像有點興奮(?)
「這後宮佳麗三千都娶不完…」說話的人是副團長-アリサ。
「所以我想到一個很好的辦法,你們知道這項鍊是怎麼得來的嗎?」
「不知道…」
「當晚那大姐姐只用一隻手,就用這劍十字射穿了30CM的大理石柱,還鑲嵌在牆上…這是她唯一留下的東西…」阿狸王子把劍十字很珍惜的握於手中。
「30CM…大理石…還鑲嵌在牆上……」
使臣們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親愛的王子殿下……」
「如果你現在想回國,我們不會反對的…」
「是啊…有些事實不想要就不要勉強……」
「不,這次我一定會找到她的!」阿狸王子的目光堅決無比,「接下來,我們只要拿著這劍十字,請王國中所有的女孩子都向著30CM厚的大理石牆扔一次,只要能穿過去的,就是我們要找的對象!」



阿狸王國的人正為尋找公主而努力中,但阿婆王國的人卻有自己的另一套打算。
「對不起…大姐,我不是故意打壞他們家的大門和牆壁的…」Rein正在向カリム道歉。
「唉…算了算了,你打壞東西也不是第一次…」カリム仍舊批閱著手中的文件,她的身旁侍立著幾位大臣。
「只是沒想到阿狸王國的人會這麼小氣,為了這點小事勞師動眾派了一個使節團來…表面上要找人,實際上是討債吧…」ヴェロッサ如此說著。
「二公主殿下,現在的國庫才剛剛有一點盈餘,一定不能讓他們找到大公主的。」另一位大臣說。
「那我要怎麼辦?30cm大理石這麼單薄,用劍十字扔過去不可能不穿過的…」Rein公主開始著急了。
「要不大公主殿下先離開一下,到外面避避風頭,等那個什麼碟阿伯找到累了,回去後再回來?」ヴェロッサ繼續說。
「這個主意好像不錯…我不能在這兒連累大家。大姐…我現在就回去收拾點行李,然後起行。」
「你們喜歡怎樣就怎樣吧…我現在已經夠頭痛了。」カリム單手托著自己的額頭,完全沒有理會他們的對話,「阿將國王之前是怎麼搞的…五年前呈上來的文件都沒批完…」

就這樣,Rein公主開始了逃亡的日子……

「ヴェロッサ大人,為什麼要把大公主騙離王宮?」
「打壞外面的東西總比打壞王宮內的東西好,對吧?」


就在Rein公主離開王宮後的第二天,碟阿伯李克使節團的人突然拜訪了阿婆王國的王宮。

Shamal王后帶領著兩位公主親自接見了他們。
「很感謝王后殿下答應了我們的無理要求,這幾天我們已經找遍了貴國的每一個角落,但還沒找到要找的人。」副團長アリサ恭恭敬敬地向Shamal報告使節團的找人情況。
「那實在是太可惜了,我們也為你們感到難過。」Shamal王后回此回應。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所以我們經過商議後決定了,如果在連在這王宮內都找不到那名少女,我們就會回國去。」
「那你們快去找吧。」
「王后殿下,我們有一個失禮的要求,能不能請幾位公主都扔一次劍十字?」
「這個嗎…」Shamal看向カリム和すずか。
「……」カリム沒有回應。
沒想到すずか卻興致勃勃的,她和平常一樣高雅地微笑著:「其實我早就想試一試了。」

すずか從碟阿伯李克使節團員手上接過了劍十字,對於Rein的武力,她是十分清楚和認同的,看次看到她練武時,自己內心的運動細胞亦跟著活躍起來,她一直都想挑戰看看,這次正好遇到一個好機會。
すずか握緊了劍十字,站在那塊30cm厚的大理石板前聚精會神,然後她深一呼吸,用盡右手的勁力將劍十字扔出去。
劍十字在撞擊到石板的一瞬間爆出了火光,鏘的一聲牢牢地鑲嵌在石板後的牆身上。
看到結果,すずか如往常一般微笑著,「果然,並沒有很難呢…」
劍十字穿透大理石,嵌在牆壁上,和當日在舞會上的情況一樣。
アリサ吃了一驚,「怎麼會這樣…那天你明明就…」
「太好了,終於把人找出來,我們可以回家了!」使節團的團員大聲歡呼。
「可是,人不對啊。」阿狸王子說著。
「說過的話要算話!」
「沒錯!」
「人家公主長得也很漂亮,而且都沒嫌你矮!」
連續找了這麼久,使節團的大家早已產生想回國的衝動,現在這個好機會怎能不把握。
「可是…アリサちゃん,你快說句話吧!」阿狸王子急了。
「すずか…即使你嫁給了誰,我都不會放下你不管的…」アリサ幽怨地說著。
「即使嫁給了誰,我也不會忘記你的…アリサちゃん」此時的三公主看起來楚楚可憐。
アリサ從一開始就已經注意著這位すずか公主。
すずか也一早就認出了這位當日在舞會上與自己共舞的人。
「放心把,我一定會常去找你的…」副團長抓緊了公主的手。
「你不要食言…」公主已依靠在副團長的身上。
「你們給我等一下!這是甚麼意思了!我不要當那個誰啊!!」阿狸王子青筋都出來了。
「王子殿下,也許你還不清楚,但我們使節團的人都知道,這次表面上是要找人,實際上是要找到武力高強,能保護我們國家的公主,再把你嫁給她讓兩國結盟,所以即使不是當日那位,但找到這位也是一樣。」使節團真正的秘密-只有王子一人不知道的秘密,被公開了。
在秘密公開的同時,變成石像的王子被自家的使節團移回旅館。
一個月後,阿婆王國三公主即將出嫁的消息傳遍了兩國…

此後,公主與副團長偷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全劇完)



コメント

  1. 671 | URL | -

    虽然又后文了是很好。。。但是这个剧情也太有问题了吧??!Rein逃走了之后就没有后文了吗??!
    然后是骑士长和王妃的偷情是怎么回事??!这样疾风也太悲惨了吧。。
    所以再来一篇后续吧。。

  2. 竹葉 | URL | M.neinBE

    因為被某人催坑催到煩
    加上某位仁兄老是纏著問如果三公主打穿了30cm會怎樣
    最後就變成這個結局了

    只能說...天意弄人...又或是嘆一句「這就是人生啊...」(毆)

  3. Leoheart | URL | yNkD6PME

    樓上的你少胡扯= =
    去你的,是誰催誰啊=ˍ=
    自己混帳懶得補坑還帳…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695-8109667e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