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妄想】A Concealed Memory─ACT 1. Blue Sky─(雷‧請自行注意)

2011年07月31日 17:28

這是一篇妄想。腦補「夜天之書」的開發與崩壞。
預計全六章。

一直以來,對於將夜天之書的程式改寫,引發一連串悲劇的罪魁禍首十分有興趣,為什麼要把一本原本只是跟隨主人一塊旅行,記錄所見所聞的魔導書,改造成那個樣子。理由與動機,我一直很有興趣。
於是,每年都會有的妄想中長篇故事,就給了「它」。

這篇第三篇的妄想文,一樣也是紀念作。紀念某個日子所用。
然後,警告在前。(喂)
這是一篇完全不亞於第一篇妄想作的駄作,原創角色佔了相當大的比例,而且充滿我流妄想。說是「同人作」都還很牽強。和原作相關的角色,也只有大Rein和騎士們,其餘全部是原創角色。此外,故事本身的內容,提不上任何溫馨,過份的程度說不定會遠高過於第一篇。
簡單而言,這不是篇會讓人閱讀愉快的玩意。


因此,請三思後再閱讀。
-----------

狹窄、昏暗,有些破舊的小工房。
小工房的一隅,一張長木桌上,滿是一張又一張寫著複雜計算式的紙張與任意擺放書本。而可以說是凌亂不堪,幾乎找不到站立點的地面,也散落著不少揉成球狀的紙團,以及一本又一本,彷彿小山般層層疊起的書堆。

在這樣狹小的小工房裡,一個外表像是終日不見陽光,異常白晰到幾乎看不見血色,膚下的青藍色血管也清晰可見的男人,獨自埋首於某項研究之中。

在他的正前方,有一本看似老舊,深褐色的書皮上有著黃金十字紋章的書。這本書,乍看之下與其他被男人隨手扔放的書本沒有多大的差別,但詭異的是,它被安上重重的鎖鍊。

除此之外,它正發出宛如遙遠的星光般,微薄的銀白色光芒。就像是試圖傳達訊息的暗號,無聲地呼喚什麼似的,銀光間歇地閃爍著。儘管光芒微弱,在這間昏暗的房間裡卻顯得格外顯目。

但是,男人絲毫不理會眼前的書本的異常。更正確來說,他那雙在滿是灰塵的鏡片後方的深藍色眼睛,只有一個又一個的符號與計算式。只見他手中的鵝毛筆,沒有一刻得地不停晃動那已經骯髒不堪且嚴重缺損的毛尾,刷、刷、刷地在泛黃的紙張上烙下色的墨印。

「還差一點點、還差一點點…還差一點,『妳』就能完全變成我的東西…」瞳孔因為興奮而放大的男人,一邊喃喃自語,一邊伸舌舔了舔乾澀的唇畔,咋咋出聲。

然後,一刻鐘後,一道劃過天際的刺眼光芒落地,伴隨一聲撕裂既有的寧靜的轟天巨響。雷鳴聲中,男人扔下手中的鵝毛筆,霍然站起身。

那道來自天際的雷光,透過小工房唯一的窗戶,照映在男人那張慘白的臉孔。

或許是男人的削瘦,而使得臉上的陰影過於明顯的關係,又或許是男人的表情太過猙獰,渾身透露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恐怖。那雙佈滿血絲的眼球有些突出,咧嘴而笑的幅度幾乎已經是可怕的程度。

下一秒,男人開始陰惻惻地笑了起來。從起初的低聲細微,到後來的高聲刺耳,不斷地大笑著。最後,他更是仰起頭,朝天頂用力高舉雙臂,扯開喉嚨,以嘶啞的聲音,大聲咆哮。

「完成了!我完成了!世上最強的魔導書、只屬於我的魔導書,終於完成了──!!」

像是在回應男人的嘶吼,一道震耳欲聾的雷擊,再度落下。
而躺在木工桌上,那本原本散發著微弱的銀光,被上數道鎖鍊的書,在此時,彷彿被奪走一切生氣般,再也發不出任何一絲光芒,就只是靜靜地、靜靜地,沒有任何反應,慢慢被噬入無底的紫色漩渦之中──

這是一場漫長的旅程的起點。
這是一個很久、很久之前的往事。
這是一段已經不可考,消失在時間潮水之中,不曉得是幾百年前的歷史。

那個時候,沒有戰爭。
那個時候,天空蔚藍。
那個時候,充滿光明。
那個時候,洋溢著夢。

這是一則在所有的一切,還沒崩壞時的故事──



A Concealed Memory
─ACT 1. Blue Sky─



在Belka首都的中央花園,正熱鬧地籌備著即將開幕的,四年一度的Device博覽會。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貼滿了各式各樣的宣傳海報,也聚集了各家傳播媒體的記者們。

當然,這場世界級的博覽會的主角們,正是平日埋首於Device領域中的科學家們。
被人們稱為「狂人」的他們,耗盡畢生的心血與精力,就是為了求得在會中揚眉吐氣,在世人面前展露、介紹自己的知識與技術的結晶的機會。因此,在這場眾所矚目的博覽會開始的前幾天,在一向講求時尚感的Belka首都,總是會有幾個來自世界各地,與首都的居民相比,穿著打扮或許略嫌怪異的人,雙手雙肩上滿是大包小包的行李,站在宏偉外觀的火車站前,興奮地東張西望。

Manfred.Hackett,一個來自終年飄著雪的雪國的鄉下小鎮,從未見識過如此繁華光景的二十八歲青年,面對車站前那一棟又一棟精心設計過的雄偉建築和穿梭於街道上的車水馬龍,也同那群外地來的參展者一個模樣,緊抱著懷中的行李,在一聲接過一聲的驚嘆中,興高采烈地四處張望。

比較不同的是,在他的身邊,跟著一名年約十六歲,貌美異常的少女。

這名少女有著如月光般溫潤耀眼的銀白色過腰長髮,五官立體深邃卻不失女性柔美的白晰臉蛋,以及一雙澄淨無垢的深紅色眼睛。除此之外,少女還帶著一股沈靜神秘的氣質。那是彷彿待在她的身邊,就會感受到無來由的寧靜感的高雅氣息。

少女的行為舉止,和那名彷彿置身異世界般,對眼前的事事充滿好奇心,不住發出讚嘆聲的青年完全不同。她懷裡抱著一本似乎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書,神色穩重且自然地跟在青年的身邊,舉止十分端莊幽雅。

只是,少女的神色自若,隨著時間的轉動,慢慢地消失不見。她的視線開始不時地飄向四周,連帶那張清雅秀麗的臉上,也掛滿了警戒之色。

因為她真的很不習慣被注目著的感覺。

一下火車,與Manfred一塊走出車站,少女很快就發現這一路上,總是有不少行人沒來由地盯著她猛瞧,令她感到渾身不對勁。

起初她以為是自己的臉上沾了什麼,或者是衣服扣子沒扣好,又甚至是有什麼奇怪的地方,還拿出帕子仔細地擦過臉,也整理過衣裙,認真確認自己並沒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問題。但是這樣的情況依舊沒有改變,還是有人不斷地望著她,就好像是在看什麼珍奇異獸般。

她完全不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說實話,她討厭極了這股不自在的異樣感。

終於,忍受不住這種氣氛的少女,出聲輕喚走在前方的Manfred:「あるじ…」

聽見少女的呼喚,Manfred傻楞楞地回過頭,然後在見到少女緊緊抱著書,神色不安的模樣後,是噗哧一聲,哈哈笑了起來。青年的這般反應,讓少女更加困窘地微皺起眉頭,深紅色的眼睛直視著那名也有著銀色的頭髮,高瘦身材的青年,進行無聲的抗議。

「嘿,別這樣嘛。」Manfred眨了眨眼睛,笑著走到少女面前。
「あるじ…嗚!」少女不明就裡地抬頭望向Manfred,然後下一秒,頭頂上有一包東西砸了下來。她悶悶地一手捧著書,一手伸向被放在自己頭上的行李袋。

青年哈哈大笑,彎下身,平視著那雙深邃的紅色眼睛,以溫厚的嗓音對少女溫聲說道:「很簡單啦,因為妳的外表對那些人而言,是非常罕見的美人啊。這種事,妳的『儲存槽』裡──」說著說著,青年嘴角揚起,接著指了指少女的頭,「應該還有『紀錄』才是。試著習慣吧。」
「…」

青年的話,在旁人耳裡聽來或許會有些莫名其妙,但少女是瞬間明白他的意思。

因此,對於青年稱讚她的美貌的話語,少女並沒有出現任何的表情變化。害羞也好、開心也好,甚至暗自竊喜也罷,這些當一個女孩受到讚美時的尋常反應,在少女身上都看不到一絲蹤影。相反地,她只是抿了抿嘴,沈默了一會兒,便提起行李,再度抬頭看向青年。

「明白了。我會努力習慣的。」朝Manfred點了下頭後,少女直直地看著Manfred,等候他的動作。

見著少女的反應,青年是再度笑了出聲。在走過少女身旁時,他直接提走少女手中的行李,接著在少女訝然之際,輕聲對她說:「放輕鬆點,一直那麼緊張,系統構築會不穩定,而且魔力消耗很快的──」

少女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是立刻回過頭,望向背對著自己,不斷往前走的Manfred──

「旅館就在附近而已,再忍耐一下吧!」Manfred轉過身,眨了下右眼,向女孩喊道。

青年那副大孩子般的笑容,令女孩不禁緊緊環住懷中那本深褐色的書本,用力吸口氣,大步跟上青年的腳步。

沿路上,青年和剛走出車站時一樣,依舊是邊趕路,邊興致高昂地觀覽這座城市的建築之美,不時露出驚奇的讚嘆。而少女也仍然只是默默地跟在青年的身後,直到抵達下榻的旅館。

那是一間在小巷子裡的小旅館。
不起眼的招牌,門板上一堆的細碎裂痕,顯示著這間小旅館的老舊。

一進門,裡頭的陳設也和旅館的外觀一樣,十分老舊,但是相當整齊乾淨。
Manfred領著女孩走向吧台,放好行李,按下呼叫鈴。不一會兒,一名穿著圍裙的老婦人自吧台後方的料理室探出頭。

「啊,等你好一陣子了,是Hackett先生和Hackett小姐吧?」
「抱歉,我們遲到了。」
「來、來,這是剛沏好的茶,還有老婆子我剛作好的點心,來嚐嚐──」老婦笑著自廚房端出茶水和小點心,熱情地招呼兩人。
「謝謝。」

少女接過老婦人遞上的茶點,赤紅色的眼睛直盯著杯口冒出的熱氣,卻沒有接下來動作。Manfred見狀,是面帶微笑地抬起手,作勢要拍她的肩膀。

只是,在即將接觸到少女的身體的那一瞬間,Manfred眉頭是倏地凝了起來。
在那之後,他將伸出去的手,轉而移向面前的甜點叉,默默地吃起老婦人端出來招待他們的,外觀看來相當精緻的小蛋糕。那雙和少女一樣赤紅色的眼睛,不時地瞟向少女的方向。

「怕燙嗎?」老婦人見著少女的模樣,是呵呵地笑了起來。
「不是──」少女輕輕搖了搖頭,捧起杯子,嘗試性地小小啜了一口後,將杯子移開唇邊,以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再度盯著瓷杯瞧。

接著,仰起頭,一口氣喝完杯中的茶。

「這就是『高溫』和『茶』的感覺…記住了…」少女上下轉動著手上的空杯子,瞇起一隻眼睛,仔細地看著杯中殘存的液體,喃喃說道。

從早先那一刻起,Manfred的雙眼始終沒離開過少女身上。他一直在少女的身旁,靜靜地看著她,若有所思。

「還要嗎?Hackett小姐。」老婦人一面將還沾著水的雙手往圍裙上抹,一面和藹地看著銀髮少女,微笑地對她說著。
「啊,謝謝。」看見老婦人再遞出一杯茶,少女趕緊伸手接住。
「不嫌棄的話,也請嚐嚐這個點心。」老婦人以那雙滿是皺紋的手,輕輕拍了拍少女細緻白晰的手背,指了指放在少女面前的那份小蛋糕,笑著說道,「一路辛苦了,和哥哥從那麼遠的地方過來。」
「嗯,」與老婦人的手相接觸的那一瞬間,少女稍微楞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認真地回答老婦人,「旅行很愉快,不會累的。」

突然間,在一旁的Manfred忽地湊上臉,用叉子叉起一塊蛋糕,直接往少女嘴裡塞,讓少女驚訝地望向他。

「好啦!快吃吧。」青年轉過身去,不再理會少女,隨後也塞了個蛋糕進自己的嘴裡。
「唔──」
「再不『整備』的話,會有大麻煩的。動作快。」青年嘴裡邊嚼著食物,邊咬字不清地催促著少女。

被塞了滿嘴蛋糕的少女,在聽見Manfred的話後,沒有表示任何抗議,就只是斂下眼簾,然後輕輕點了點頭。
她安靜地拿起甜點叉,將目光移向眼前精緻的小蛋糕上。不過,彷彿是不曉得該從蛋糕的哪個方向開始下手,少女的動作再度遲疑了。最後,青年著實忍受不住,一個伸手,在少女的盤子裡蛋糕上用力戳了幾刀。只見可憐的蛋糕在那一瞬間被分成數塊,上頭的奶油還沾得到處都是。

「這樣就行了,快吃。」無視少女愕然的表情,青年逕自吃著自己的蛋糕。
「…」少女無言地瞪了一眼盤子裡那堆被破壞到完全看不出原本模樣的蛋糕幾秒,默默地開始吃起已經可以說是碎片的糕點。
「唉呀,Hackett先生也真是的…」老婦人一手側捂著臉頰,微笑地看著兩人的互動,以及那個從原先的一臉不,到開心地吃起蛋糕的少女,「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可愛的妹妹呢…」

最後,老婦人站在吧台邊,目送搖搖晃晃地拎著一堆行李爬上階梯,滿頭大汗的Manfred,以及跟在他的身後,一手幫忙撐住他肩上的行李的銀髮貌美少女上樓,是笑著搖了搖頭。

「如果我們家的那兩個孩子還在的話,應該也和他們差不多歲數吧…」

老婦人邊說邊帶著落寞的笑容,轉身收拾餐盤,走向料理室。

「好了,別想了。來好好準備這幾天要招待給的客人們的餐點吧!」

她捲起袖子,認真地如此說道。

※ ※ ※

二樓的房間一共有四間。
由於博覽會的開幕的緣故,整座Belka首都城鎮的旅店幾乎找不到空房間。Manfred當時可以費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找到旅宿的地方。因此,這間小旅館自然也不例外,也是客滿的狀態。

意即Manfred與少女,只能共住一間房。

「沒事吧?」一扔下行李,Manfred是邊環顧四周,邊抓了抓後腦杓,然後望向眼前那名捧著書,身體已經開始漸漸泛起銀白色光芒的少女。
「似乎開始崩解了。」少女凝視著自己不斷發著光,形體逐漸模糊的右手,若無其事地回答。

見著少女的狀況,Manfred是重重嘆了口氣。他拖了張椅子坐了下來,呼叫出虛擬視窗,快速地敲起鍵盤。

「系統狀態如何?」Manfred擰起眉頭,注視著虛擬螢幕上的數字變化。
「魔力維持差不多只剩36%左右。」深紅色的眼睛,視線依舊停留在掌心。
「我想也是。幸好還來得及在變成這樣之前進到房間…要是動作再慢一點,肯定會出事…」青年長吁了口氣,一面敲著鍵盤,一面說著,「像這次這般連續啟動48小時,大概已經是極限了…」
「對不起。」
「妳確實是該道歉沒錯。」聽見少女的道歉,Manfred的口氣登時重了起來,「出門前不是已經說過,只要魔力維持度只剩50%,就得通知我了才是,結果妳沒有。如果我沒發現妳的系統開始不穩定,然後就那樣傻傻地被人發現、被帶走,該怎麼辦?」
「…對不起,我只是想多感受一些事情…」挨了青年如連珠砲般的責怪的少女,收回原本擱置在胸前,不停在審視著的右手,將手背在背後,低下頭,再度向Manfred道歉。
「…算了,是我在驅動部的程式系統所學不精,沒學到師傅的本事,魔力又不夠──」青年緊皺著眉,盯著螢幕上的程式,左手大拇指在無意識中靠向齒邊,接著咬起指甲。

所以才要來這裡。
來這裡尋找他。

Andreas.Von.Nikolaus。
全Belka地區最具盛名的魔力驅動學權威。
平日居無定所,在各個地方邊旅行邊作研究,很難掌握他的行蹤。但是,這種四年一度的大型科學家們的聚會,他幾乎從未缺席。因此,Manfred才抓緊這次博覽會的機會,從最北端的雪國,風塵僕僕地趕到這裡──

──理由就是為了眼前那名渾身正散發著耀眼的銀白色光芒的銀髮少女。

看著正睜著眼睛,望著他,似乎在等待他的指示的少女,Manfred是重重嘆了口氣,朝她揚手:「妳先待機吧。」

聽見這個指令,少女輕輕點了點頭。下一秒,摟在她懷中的深褐色書本開始發光。然後,少女的身體,在一顆又一顆的銀白色粒子中,逐漸隨著書本所發出的光芒的強,消失在房間之中。而書本則是停留在原本該是少女的胸口附近的高度,飄浮在空中。

仔細一瞧,那是一本外皮相當精緻,有著漂亮的黃金十字紋章的書。
光芒逐漸消散的它,輕飄飄地在半空中遊蕩,彷彿小動物睜著眼睛,搖著尾巴等候主人般的模樣,待在原地。

「過來吧,夜天之書。」Manfred向書本招了招手後,那本被取名為”夜天之書”的書本,是聽話地飄向Manfred的身邊,停在他的肩側。

是的。
那名貌美的銀髮少女,並不是人類,是”人造模擬生命體”。
“人造生命體”這項技術對當時科技尚在起步,也還未有戰爭,一片和平安寧的Belka而言,就像潘朵拉之盒,是被詛咒的禁忌之術。
Manfred所進行的,正是這樣不被容許的研究。

銀髮少女擁有所有的”人類”都有的”感官”與”知覺”, 也同時擁有獨自的思考能力,再配合上完美迷人的軀體,和常人無異的肌肉骨骼結構,乍看之下,少女和”人類”並沒有什麼差別,是個貌美的女性。
唯一的差別,是她沒有”心臟”,更沒有”臟器”──

──因為她是由程式所構築,由魔力所驅動的虛擬生命體。
是科技的禁忌產物。
是不被容許的存在。

Manfred永遠都記得少女啟動的那天,究竟是如何的光景,也永遠都記得初次見到”少女”時,所發生的點點滴滴──



─ACT 1. Blue Sky─
EN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698-ff07ece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