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點都不正經的惡搞物系列之四】七夕情人節特典~King Of Pirate(四)Flame(8/23 renew)

2011年08月23日 00:33

七夕情人節特典用,現在只有前半部,先行放出,後半部預計下週補上。
節日充數用,內容一樣是八點檔到家,挑戰三粒瞑視窮搖的極限(煙)
預計再一回就全文完結。

祝各位七夕去死去死節快樂!-3-

---8/23---

食鹽回來(喂)

沒啦,前陣子跑去富士山攻頂當熱血青年了,三天沒睡,所以回家後狂補睡眠,就沒更了(毆)
一樣,八點檔到極點,請自行注意…=3=

改了下章節標題,不小心把最終章的提早用了(喂喂喂)
至於最終章的第五回,就試著在下個月的某日前寫完吧…(遠目)

9ae99ff546256385c92d5e49546305f1.jpg
3252cd0b89e3a2d6c58b3c2fde353ed1.jpg
f2b6acdbd05f3944a1ebab76d8333f5b.jpg


最後,曬一下富士山的雲海和山頂的日出XDDD
幹掉3776公尺的富士山以後,下次要來衝玉山嗎XDDD(毆)
-----------------------------------

淺水灘。
在距離海潮一小段距離的淺灘處,一顆草色的海螺,正睜著青蔥色的細長雙眼,搖頭晃腦地繞著一隻看起來像是狸貓的褐色生物,以及一顆在陽光下閃爍漂亮的金色光波的蛤蜊打轉,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事。

「蛤蜊姆姊姊。」微歪著頸子,海螺看著金色蛤蜊專心替褐色狸貓換藥的模樣,開口喚道。
「什麼事?」金色蛤蜊沒有回頭,仍舊將注意力傾注在褐色狸貓身上。
「這隻小狸貓是從哪來的?」海螺納悶地看了眼已經整整兩天昏迷不醒的狸貓,小聲發問著,「會不會是那個夜天公國的--」
金色蛤蜊嘆了口氣,輕聲回答:「有可能。新國王的加冕暨婚禮大典的邀請函,我已經收到了。」
「畢竟我沒記錯的話,那個夜天王明明活繃亂跳,怎麼可能突然退位…時間點也太剛好…我看八成是政變…」
「嗯,我想也是。」金色蛤蜊再度輕嘆一聲,「而且這孩子的長相,其實仔細瞧的話,和傳聞中的鄰國國王挺像的。」

透著迷人光澤的褐色毛皮、矮小的身材、漂亮的大尾巴。
以及在睡夢中,不停喃喃唸著的名字--

Reinforce。
那是夜天公國王家書庫的書庫長的名字,現任夜天王愛戀中的准王后。
同時,也是那張帖子上,即將繼任的夜天王所迎娶的對象。

八九不離十,眼前這隻狸貓,應該就是夜天公國那隻行蹤成謎的國王狸。

想到這些,金色蛤蜊不禁頭疼了起來。

「所以當真如『預言』所說,近期會有大事發生啊…」抖抖身上那副草色的殼,海螺撇了撇嘴,吹了個口哨。

金色蛤蜊聞言,輕輕摸了摸昏睡中的狸貓的頭毛,擔憂地看著他就算在睡夢中,也依舊皺著眉頭的睡臉--

--快醒來吧!你的國家、你所珍愛的狸們,正在等著你回去呢…



King Of Pirate(四)Flame



「唔…」
「Signum…你醒了嗎!」

昏暗的地牢中,一隻有著淡金色毛皮的狸貓,語帶開心地緊握著靠在他身上的大狸貓的手,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
仔細瞧的話.大狸貓的身上有著不少的傷,厚重的呼吸聲清楚地顯示著他的疲倦。

「Sha…Shamal…?」大狸貓原本總是充滿氣勢的聲音,現在是既微弱且沙啞。
「嗯!我在!是我!」聽見大狸貓虛弱的呼喚,金色狸貓語帶哽咽地低下頭,將耳朵貼近他的嘴邊,淚水早已在那雙紫羅蘭紅色的眼裡打轉。

自兩天前被關進這個陰暗潮濕的地牢,渾身是傷的大狸貓就一直發著高燒。在惡劣的環境與缺乏藥物的狀況下,饒是身為醫術精湛的夜天公國首席醫官的Shamal,也只能乾著急。
兩天來,Shamal不斷與Signum相偎,盡可能讓他緊挨著自己,試圖替他減輕寒氣的侵蝕。
總算,在Shaml的盡心照顧與祈禱中,大狸貓終於退了燒,也恢復了意識。

「這裡是…」
「地牢。」
「是嗎…王…王出事了嗎…王…」知道自己所在之處後的大狸貓,是閉上眼睛,神色痛苦地喃喃自語。
金色狸貓一聽見大狸貓的低喃,是立刻握起拳頭,以無比堅定的語氣,激動地大喊:「はやてちゃん不會有事的!!那孩子可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度過難關的祝福之風!!一定不會有事的!!」
「是呢…王他一定…一定不會有事…」瞇著那雙原本神色銳利的青藍色眼睛,儘管頭很昏,大狸貓仍強迫自己保持清醒,以嘶啞的嗓音開口問話,「Vita…呢?」
「帶著Agito那孩子,和Zafila一起成功趁亂脫逃了的樣子…」原夜天公國的首席醫官先是抹去眼角的淚水,再輕撫大狸貓的頭,柔聲回答。
「是嗎…太好了…」大狸貓安心地微微一笑。然後,像是想起什麼般,他勉力撐起傷痕累累的身體,在金色狸貓的攙扶下,背部貼牆邊坐著,邊喘息邊皺著眉問著:「那麼…王后呢?他沒…沒受傷吧?」

大狸貓的問話,讓好不容易才止住淚水的金色狸貓,這回終於是再也無法壓抑,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對不起…都怪我…當時跟Reinforce在一起,卻…」

回想起當時的情景,Shamal是雙手摀著臉,哭得更大聲了。
那時,他正在王家書庫和那隻夜天王非常鍾愛的白狸貓聊天。當然啦,話題無非是集中在某隻被眾老臣們逼問繼承狸的事逼到快跳牆的狸身上。

「所以呢我們家的はやてちゃん就是這麼可愛的孩子,總是--…唉,Reinforce,你有在聽嗎?」注意到那隻站在大書架前,認真地盯著書目,偏頭思考中的王家書庫長,似乎從頭到尾都沒聽見自己究竟說了什麼,只是一個勁在那裡忙著他的工作,夜天公國的首席醫官是嘆了口氣。
「嗯?」聽見有狸在叫自己的名字,白狸貓終於暫時將視線自工作上移開,轉過頭望向金色狸貓,「嗯啊,我有在聽。你剛是說将怎麼了嗎?」

将是白狸貓對大狸貓的暱稱,兩狸友情的象徵。

「…」聽見對方的答覆,Shamal是挫敗地瞇起眼睛,無言地看著那張天真無辜的臉,不曉得該拿對方怎麼辦。

畢竟是自己跑來書庫打擾狸工作。

金色狸貓其實也很想早點見到這個國家未來的繼承狸。
不是為了大統的繼承問題,而是想見到那隻身材矮小,卻一肩攬起所有重責的狸貓,和他所心儀的對象攜手組成家庭時,洋溢在童稚的臉上的幸福笑容。
此外,他也打從心底喜歡著眼前這隻溫柔穩重的白狸貓。從最初的開始,就將白狸貓視為家人,認定他會是陪伴國王狸一輩子的伴侶。

只是這兩隻狸的進展實在太慢。

一隻是太過於保護與尊重,變得溫溫吞吞。
一隻像是有所顧慮般,不停在閃避早該來臨的變化。

現在,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有狸明明也是喜歡著對方,卻遲遲不肯願意接受關係的改變的重要理由--

他記得很清楚,當他知道這件事實的時候,心中的錯愕究竟有多大。
包括突然在眼前出現的那一狸二雞。

兩天前的那個時候,他就像上個月其他動物們幫某隻正直到已經是笨蛋等級的大狸貓對自己求婚時那般,正在想盡辦法撮合兩狸的婚事,完全沒意識到書庫裡有外來者入侵的事。直到那隻原本還在微笑的狸,突然間收起笑容,凝起眉頭,霍地站起身。從來沒看過對方露出那種表情的他,這才發現,不知何時起,書庫裡竟多了三道陌生的氣息。

「蠢才!那傢伙當然不能嫁給那個沒用的笨蛋。」

和現任夜天王幾乎一模一樣,卻少了份純真,多了滿滿的邪氣的聲音,陰森森地自書庫的後方傳出。

那是一隻灰狸貓。一隻和國王狸有著相同面容的灰狸貓。
以及兩隻和鄰國國王與王后宛如一個模子刻出的大雞。

「雷,星,把那兩個傢伙給我拿下!」
「是!」「OK!」
「Reinforce!!!」
「嗚!」

然後,在連吃驚的時間都不夠,根本來不及有任何反應的狀況下,入侵者就已經發動攻擊。
接下來的發展,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內容了--王家書庫書庫長與首席醫官,兩狸雙雙被敵人的突襲給擊敗。

「知道為什麼這傢伙不能嫁給那個沒用的蠢貨嗎?」戰後,灰狸貓帶著囂張的笑容,蹲下身子,平視著被壓制住的金色狸貓,嘖了兩聲:「因為這傢伙是這個國家的『最後的裏史官』啊!」
「你說…什麼…!?」

裏史官。
儘管從未親眼見過,但金色狸貓確實曾有所耳聞。

掌握著連國王都不見得知道的所有的國家機密,監視並忠實地紀錄著整個王宮的大小事件的史官。
極為隱密,甚至是當代國王都不曉得有這號狸的存在,更不知道這隻狸是誰的史官。
保護整個夜天公國的歷史,以及先人所遺留的太古遺產的史官。
手中所握有的密辛,是足以顛覆這個國家的一切的史官。

簡而言之,裏史官的職責與漫長時間中累積下的重要性,幾乎能說是和國王不相上下。

也正是這樣重要的密職,阻礙著白狸貓和國王狸的結合。
因為同為獨子的他們,無論對彼此也好,對他們未來所產下的孩子也好,都將面臨到前所未有的窘境--既是王室成員,又是裏史官,這種絕對不被容許的雙重身份!
只要沒有找出解決的辦法,夜天王與裏史官的婚姻,是不會有任何好結果。
所以,從最初的開始,個性溫柔過頭,總是盡力不傷害任何動物的白狸貓,才會在拒絕也不是,不拒絕也不行的矛盾中,對國王狸的表白抱有相當程度的保留與抗拒。就連真的被國王狸鍥而不捨的追求所打動的現在,也不肯點頭答應完婚,不停在拖延時間。

理由,總算明白了。

「看樣子這傢伙演技非常好啊,好到連汝輩這群蠢才都沒發現!」見著他所想看到的驚愕的表情,灰狸貓是開心地鼓起掌。接著,灰狸貓上下打量攤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白狸貓一陣後.伸出手,惡質地來回撫摸白狸貓的臉,「真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有趣極了!這傢伙除了『夜天之書』外,長相看來還挺不錯的吶,說不定還能提供吾更多意外的樂趣呢!哈哈哈哈哈--」

想起那時灰狸貓猖狂的笑聲和對待白狸貓時的輕蔑,以及那個一直縈繞在耳邊遲遲不散去的真相,金色狸貓是臉色蒼白,不停打著哆嗦。

「…原來是這樣…所以王后他…」伸手摟住Shamal顫抖著的肩,靜靜地聆聽他陳述當日所發生的事的Signum,下顎不由自主地緊繃著,「不要緊…王很聰明…一定會有法子,不必太過擔心…」
「嗯…」Shamal吸了吸鼻子,努力抹掉臉上的淚水,抽抽噎噎地說道:「可是…要不是因為掩護我,Reinforce也不會被抓…說到底,是我太沒用…」
「這不是你的錯…Shamal…」
「明明也是騎士,卻保護不了任何狸…」金色狸貓自責地縮著肩,聲音哽咽。
「別說了…Shamal…這不是你的錯…」
「對不起…對不起…」

聽著金色狸貓那一句又一句的"對不起",大狸貓沒有回任何話。
他只是忍著傷口如火燒般的疼痛,將金色狸貓的頭,輕輕按向自己的肩,無聲地安慰著金色狸貓。

大狸貓仰起頭,側著頸子,臉頰挨在心情十分低落的金色狸貓的頭頂,閉上眼睛。

--Vita、Zafila,這個國家的未來…以及吾王…和吾后…就靠你們了…
無論如何,大家請一定要平安無事…

這輩子從未信奉過任何神靈的Signum,默默在心中虔誠地如此祈禱著。


* * *

「吃點東西吧。」

這裡是原夜天王的寢室。
同時也是即將繼任的灰狸貓所選上的房間。

一隻褐色大雞端著一盤食物,走到被縛在椅子上的白狸貓面前。他拿起一塊麵包,將麵包遞到白狸貓的嘴邊。但白狸貓依舊雙唇緊閉,漂亮深邃的赤眸也保持著閡上的狀態,沒有任何回應。

「兩天沒進食了,你是想絕食嗎?」見到白狸貓的無動於衷,褐色大雞是瞇起眼睛,以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冷冷地說道。

白狸貓還是沒有回話。
見著白狸貓的無動於衷,褐色大雞是皺起眉頭,然後望向那隻坐在大書桌前,正翹著腳,邊捧著書邊吃花生米的灰色狸貓。

「老大,他還是不吃。」褐色大雞面無表情地聳了聳肩。
「嗯?」灰狸貓放下書本,轉過頭,翠色的眼睛瞟向白狸貓一下後,再度將視線放回書上,隨手抓了把花生米送往嘴裡,「隨便他啊,愛吃不吃無所謂,省得他到時有精力反抗。大不了他餓死,關在牢裡的那些狸就跟著一起陪葬。」
「…」聽見灰狸貓的所言,夜天公國的原王家書庫長總算是睜開眼睛。他皺起眉頭,瞪著灰狸貓的背脊好一陣子後,不情願地對褐色大雞說道:「東西拿來。」
灰狸貓哼了一聲,嘴角上揚 。他離開桌子,背著手,悠自得地走近白狸貓的身邊,然後雙手環胸,語帶嘲弄地睥睨著白狸貓:「原來你還真的是那種敬酒不吃,專吃罰酒的類型耶。」

白狸貓沒有搭理灰狸貓。
他只是靜靜地張嘴接下褐色大雞遞上來的麵包,對灰狸貓的接近是全然的視若無睹。
這點,激起灰狸貓捉弄這隻相當有傲氣的狸貓的興致。

「吶,汝想清楚沒?」灰狸貓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翠色的眼睛興致盎然地看著眼前那張漂亮卻冷漠的臉。
「…」
「早點交出夜天之書,吾與汝都能省去不少麻煩,何樂而不為呢?」
「…」
「吾是紳士,是尊重汝,給汝有考慮的時間哩。否則…」灰狸貓說著說著,伸手摸向白狸貓的臉,「大可用強的。」
「…」白狸貓瞪視著灰狸貓不規矩的手,不發一語。
「要整汝的方法多的很,但是對於吾的王后,吾很仁慈的。」說到"王后"兩個字,灰狸貓還故意加重語氣,臉也跟著湊上前去。
「ロード…」像是承受不了灰狸貓的挑弄,白狸貓別開眼,逃避正視那張緊貼著自己,和那隻笑口常開的國王極為酷似的臉,聲音有些不穩。
「只不過是本書而已,值得嗎?」輕輕搔弄Reinforce的臉頰,ロード饒富興味地笑了笑,「值得汝死守著它,不惜跟吾作對?」

Reinforce沒有回答。

兩天前,當ロード赤裸裸地表現出他將以那本書做出毀滅整個夜天公國的慾望時,就已經下定決心,為了整個國家的安寧,就算Unison家族就此滅絕,也在所不惜。
只要Unison家族滅絕,就再也沒有任何狸知道書本的下落,也沒有任何狸能夠開啟這本太古遺產。

除了真心愛著這個國家,關心國家未來的"真正的王者"。

一直以來,他都深信著家族的血統,到自己這一代大概會斷絕--自從繼承夜天之書,徹底明白到手上的玩意擁有多大的破壞力的那一刻起,他已打定主意,不打算讓簡直是受到這本書的詛咒的"裏史官"的血脈繼續承傳下去。
那本書的危險性,至少涵蓋了近代夜天公國的繼承權爭奪內亂,包括數十年前在Graham的父叔輩時期所埋下的禍根、はやて與ロード的父母的死亡真相,以及為了保護はやて與國家的未來,Graham曾做過些什麼的詳盡記錄。除此之外,亦包含許多絕對不能被揭露的對外外交的密辛。
這些的事實,若是落入有心人士的手中,例如ロード,將只會再度引起王族間的奪位殺戮戰爭,更甚者,引發國際間的戰禍,毀滅這個好不容易才回復平和的國家。多少年來,忠心向著這個國家的Union家,在那些戰爭四起的時期,為了保護它,付出了不少慘痛代價,就連自己的父母也是。
所以作為家族唯一,同時也是最後的繼承狸,若非十分篤定對方是隻值得相信的狸,他是想將一切帶入墳墓,讓夜天之書和Unison家族一塊走向終焉。

但是,這樣的想法,在無辜被牽扯進一場原本和他完全無關的"賭博",與某隻身材矮小,總是充滿自信的褐色狸貓有所牽連後,是逐漸發生改變。

他知道那隻經歷過王族戰爭,失去父母與爺爺的狸貓,年僅九歲就被拱上王座,當個有名無實的傀儡夜天王,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他也知道那隻看過太多戰火下,與現在的風雲騎士們一同暗自努力,好不容易奪回政權的狸貓,有多珍惜這個國家的和平。然後,陪在那隻狸貓的身邊的那段日子,他比誰都更清楚他究竟花了多少心思,一步一步將百廢待興的國家建設至現在的狀態,就是為了打造一個充滿歡笑的家園。
這樣的狸,就算不是夜天公國有史以來最好的國王,也已經是個足以信的名君。
再加上他面對自己時,那副真誠無比的模樣--

不容否認,他確實對他抱有期待。

--如果他是值得託付的狸,是「真正的王者」,那麼…或許…

「那個白痴永遠不會是『真正的王者』。」像是知道Reinforce在想什麼的ロード,是毫不客氣地咧嘴笑了起來,「汝真的認為那個屍骨說不定被鯊魚給吞了的白痴,會是『真正的王者』,別笑死狸了!」

ロード是不以為然地抖了抖那身近乎銀色的灰色毛皮,對白狸貓嗤之以鼻:「就算那個白痴走狸屎運,沒被鯊魚吃掉,那又怎樣?整座城、整個軍隊,幾乎都已經落入吾的掌中,再加上牢裡那幾隻狸,汝還在作夢那白痴回得來嗎?更何況--」
「!」

灰狸貓的頭貼向白狸貓的頸部,降下。
濕潤的鼻子尖端,故意性地擦過那片雪白的毛皮上,接著烙下一個既親暱又曖昧的印記。

「一週後,汝就是吾的王后,這是任誰都改變不了的未來,死心吧!」看著在那一瞬間僵直身體的白狸貓,ロード是得意地笑了起來。
「你!」對於灰狸貓的舉動,白狸貓是極為不滿地壓低聲音。

想當然爾,白狸貓的反應,更是鼓舞了灰狸貓。

「合作點,快點把書交出來的話,至少還可以快活地當汝的王后。不過要是汝這麼喜歡敬酒不吃吃罰酒,吾會怎麼對汝,那也是汝自找的。」
「…」Reinforce沒有出聲,只是仰起頭,赤瞳直視著ロード那副唯我獨尊的模樣。
挑釁意味相當濃厚的翠色的眼睛,和那雙帶有怒氣的深邃赤眸相視。ロード攤開雙手,哼了下鼻子,慢條斯理地說道:「原本吾還想當個憐香惜玉的紳士,看樣子是不太有機會吶。」
「?」無法理解灰狸貓話中之意的白狸貓,呆楞了幾秒。

灰狸貓大笑了起來。
他雙手再度還胸,挺直背脊,居高臨下地向下睥睨著白狸貓。

「汝太天真了,汝真以為吾非得靠汝不成?吾靠著自己,把整個書庫給掀過來,還會找不到那本書嗎?汝當吾輩是什麼?是盜賊啊!吾是這世上最強的海盜王啊!」說到最後一句,ロード是露出不可一世的驕傲神情,一邊咧嘴笑著,右手大拇指一邊自豪地劃向自己的胸口。

「只是吾自己動手找的話,要花點時間而已。說穿了,吾從來不指望汝,汝只是吾用來讓Graham和那個白癡氣到從墳堆裡爬出來的報復工具。當然啦,最主要的功用,還是要讓汝替吾啟動那本書…不願意的話,吾與汝的子嗣也能派上用場。」
「你--」
「就不曉得得到夜天之書,好好地胡搞瞎攪一番以後,這個國家和汝毀在吾手上的那一刻,會是多有趣的畫面哩!」
「ロード--!!」已經按捺不住脾氣的Reinforce,終於緊握住拳頭,對灰狸貓低吼出聲。

始終跟在灰狸貓身旁的褐色大雞見狀,立刻取出武器,抵在白狸貓的喉間,壓制他的行動。而飽受藥劑之苦的乏力,幾乎失去全部力量的白狸貓,就算再憤怒,也僅能咬牙瞪著灰狸貓囂張得意的臉。

「星!」絲毫不理會那隻情緒高漲,赤瞳裡蓄滿怒意的狸貓,轉過身,灰狸貓對褐色大雞招了招手,「吾到雷那裡一趟,那傢伙就給汝看管。」
「是。」瞥了眼白狸貓,褐色大雞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交代完事後,灰狸貓是晃著比任何狸都來得驕傲非凡的大尾巴,頭也不回地步出書房。

--當年捨棄吾,還想取吾性命的混帳們,可曾料到今天這個局面?

腳步輕盈地背手走在王宮的長型迴廊,眸掃過聳立於夜空的聖堂的壯麗屋脊,ロード是滿懷復仇成功的快意。
等了很久很久,終於回到這個令他憎恨不已的出生地。然後,也奪取到那隻讓他厭惡的狸所擁有的一切--

--他的王位、珍惜的家人、心愛的對象。

明明是幾乎同一時間,一起來到這世上的孿生手足,為什麼待遇相差這麼多?
ロード對此一直十分忿忿不平。

他想起小時候的事。

"ロード…其實…你是…"

當年接到Graham的密令,卻不忍心痛下殺手,抗命扶養自己的養父,在病危時告知一切的秘密。
然後,在養父離世後,他帶著這份甫出生就差點死在血親的手上的怨恨,無所不用其極地生存下去。

"好小子,眼神不錯!老子喜歡你這不怕死的臭小子的眼神!怎樣?要不要加入?"
在流浪的路途中,遇上帶團搶奪、襲擊村莊的老大。當時的老大是這麼說的。

成為海盜的首領的話,不就能擁有一團屬於自己的兵力,終有一日能還以那些捨棄自己的傢伙們顏色了嗎?加入他們不也很好?
於是沒作多想,立即答應了老大,在他底下當起盜賊。
一路走來,靠著自身的狠勁與天生的膽識,捱過刀口淌血的生活,在無數鬥爭中戰勝,最終繼承了老大的位子,更壯大了整個盜賊團,成為盜賊中的王者。為了生存與復仇,拼盡全力的日子,才不是那隻集多方寵愛於一身,被保護地好好的狸所能理解的!

"ロード…你羨慕王上嗎?"
思憶及此,灰狸貓的耳邊,突然響起了白狸貓曾說過的話。

這句話讓他不爽地嘖了一聲。
月光下,那張雖然稚嫩,卻有著不可一世的傲慢的臉,蒙上一層不知該如何敘述的色彩。

那隻該死的白色傢伙…
如果真要說羨慕…倒是不否認…

疼愛有加的祖父。
忠心耿耿的騎士。
情感深厚的家人。
生死之交的朋友。

…以及攜手與共的好對象。

他已經有了星與雷這兩個情如家人的部屬兼朋友,也擁有過短暫的父愛,但確實是少了一個像樣的伴侶。
一個他會感興趣,會覺得配的上自己的伴侶。

這兩天下來,一向驕傲、瞧不起任何狸的ロード,多少有察覺到自己的心裡開始出現連他都不曉得到底是什麼的異樣變化:變得喜歡在捉弄某隻白色狸貓時,看那張看似淡漠的臉因為自己而染上怒色、喜歡在貼近某隻白色狸貓時,感受到對方突然僵直身體的青澀反應、喜歡在挑釁某隻白色狸貓時,見著那雙一向冷靜的赤眸裡燃起的火焰、喜歡在激怒某隻白色狸貓時,聽見那道原本柔軟的聲音陡然下降的轉變…

「哼,難得那個蠢得跟什麼似傢伙,眼光還算差強人意,至少還不至於丟吾的臉。」ロード撇了撇嘴,晃了晃他那志得意滿的大尾巴。

夜晚的涼風吹過ロード那身灰得發亮的毛皮。
他瞇起那雙翠色的眼睛,望向夜空中的月亮。

或許,那隻外表溫順,骨子裡卻是比誰都還要來得桀傲不馴的白狸貓,除了當工具外,會是有資格站在自己身邊的伴侶--無論在外表,又或者是性格上,他都是個匹配的上自己的好貨色。
更何況馴服對方的過程,那種無與倫比的優越感,感覺也挺享受的呢。
他如此心想。

喀。

伸出手,ロード推開王家書庫的大門。
眸看了看壁面毀損嚴重,放眼望去,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原來的樣貌的書庫,他踩過滿地狼籍的書本,走向正帶領著眾多盜賊,在書庫裡頭翻箱倒櫃的藍色大雞。

「雷,現在怎樣?找到沒?」
「還沒。」藍色大雞頗有微詞地踢了地上的書兩腳,「這地方真討厭,都是書,沒其他東西。」
「壁面呢?」灰狸貓隨手摸了下帶有陣陣上等原木沈香的書架,漫不經心地問著。
「有敲過,不過聲音沒什麼不一樣。」藍色大雞摸了摸下顎,難得認真地偏頭思考,「真要說奇怪的話…老大,你不覺得這個鬼地方很奇怪?」
「奇怪?」灰狸貓瞇起眼睛,不太能理解藍色大雞的話中之意。
「是啊。老大,我們來的時候走地道,開口在地板…」
「汝是說那條密道?地底--啊!吾懂了!」

書本不在地面上,而是在地底!
如果無論怎麼找壁面是否暗藏夾門,都找不到任何不尋常的地方,那麼有可能的原因,就是書本是藏在地底空間。

「雷,現在立刻把這些書都扔出去,檢查所有的地板!」灰狸貓揮手下令。
「OK!瞭解!」

一收到指令,藍色大雞是拍拍雞翅,開始甩動手上的武器,開心地一邊扭著圓滾滾的雞屁股,一邊將面前的書全部掃出書庫外。一時之間,紙張四處飛散。
在飄落的紙張間,ロード晃著他那條不可一世的毛茸茸大尾巴,背著手,緩步步出已經不再能算是書庫的王家書庫。
月光的籠罩下,那身灰色帶的毛皮,閃爍著淡淡的白光。那雙翠色的眼裡,倒映著的是一週後的光景,尚顯稚嫩的臉上漾著陰沈的笑容。

另一方面,相較於內部動盪不安的夜天公國,塔喀瑪雞公國的某座郊城,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幾個不是雞的生物。
這些生物的模樣,驚動了守城的衛軍。

一隻赤色毛皮的小狸…對不起,請忘記那個小字!讓我們重來一次吧!
一隻赤色毛皮的狸貓,拖著與他身材完全不成正比的大鐵鎚,站在塔喀瑪雞公國的國境線上,渾身是傷。在他的身邊,還有一隻藍色的大型犬。大型犬的嘴上還叼著一隻幼小的小紅狸。

「這裡是塔喀瑪雞公國的國土,非我國國民者,請按照規定--」
「少囉唆!!我在趕時間!!」赤色狸貓完全無視全副武裝的守衛軍,也完全不理會守城雞的警告,就只是瞇著深藍色的眼睛,繼續拖著腳步,抬頭向前走。
「請快停步!否則--」見到赤色狸貓沒有打算依照正規途徑入城,守城雞揮了揮雞翅,調動衛兵,檔在赤色狸貓之前。
「吵死了!!給我叫塔喀瑪雞なのは出來!!」被衛兵們團團包圍的赤色狸貓,額間青筋浮現。再也捺不住脾氣的他,放聲大叫。

聲音裡,蘊藏著滿滿的憤怒與哀傷。
如海水般湛藍的眼睛,也充滿了同樣的情緒。

如果不是十萬火急,打死都不來找這個從以前就喜歡捉弄自己的傢伙。
他需要援軍。

兩天前帶隊回宮,準備和Signum換班,卻是作夢也沒想到王宮是陷入一片大亂。
敵人不曉得從哪進入城內,更將整座城的空防全部癱瘓,讓敵軍長驅直入。等他從驚愕中回過神,耳邊是傳來群龍無首的士兵們無措徬徨的交談。

"聽說隊長已經被擒,王上也失蹤…"
"那、那我們要投降嗎?"

--閉嘴!投什麼降!你們還是騎士嗎!?

"Zafila!"
"嗯!"
"先找Shamal他們,看看還有誰在,然後--"

「塔喀瑪雞なのは--!!」

我需要你的兵力和你的力量!!
幫我救Signum他們,幫我找はやて!!

「快點給我滾出來--!!」

在吶喊聲中,他舞動起那把大鐵鎚,用力擊飛數名衛兵。藍色大狗見狀,也跟著撲上前去,撞倒幾名圍上來的大雞。霎時警鐘大作,警報的鐘聲響徹塔喀瑪雞公國的邊陲,聚集更多的衛兵。

「煩死了!我叫你們閃開啊啊啊啊--!!」

連續兩天的奔波與擺脫追兵,幾乎沒闔眼,一路從塔喀瑪雞王城趕至有段相當的距離的郊城的赤色狸貓和藍色大狗,在與不斷湧上的大雞們搏鬥中,體力幾乎已耗至極限,行動逐漸失去原有的俐落。最後,赤色狸貓終是捱不住滿身的疲倦,咚的一聲,倒在地上。
就這樣,兩狸一犬的脖子與胸腹間,抵滿守城衛兵們的武器。

「Vita!!」藍色大狗用鼻子推了下赤色狸貓,憂心忡忡地喊著他的名字。小紅狸抓著他的手,眼淚不停掉下。
「如果不是因為要救我…大姊頭和Zafila都可以無傷逃走的…」小紅狸抽抽噎噎地哭著。
「…傻瓜,哭什麼。」赤色狸貓掙扎一下,努力抬起手臂,不甚溫柔地拍了拍小紅狸的頭,「你可是混蛋隊長的寶貝女兒、我的妹妹,哪有道理扔你不管的?」
「可是--」

正當小紅狸貓訥訥地還想說些什麼時,一道精神十足的聲音自眾生物後方傳來--

「這不是Vitaちゃん嗎?啊!還有Zafilaさん和Agitoちゃん!」

一隻有著目的櫻色羽毛的大雞,睜著漂亮的藍紫色眼睛,雖然一臉訝異,卻依舊興奮地朝二狸一犬大喊。
而那隻大雞的身旁,跟著一隻燦金色羽毛的大雞,以及一隻同樣是金色羽毛的小大雞。

「塔喀瑪雞なのは…你這混帳東西--」看見那隻櫻色大雞開心地朝自己走來,赤色狸貓只覺得這一刻,青筋都快爆光了。
「欸?」尤其是在看到櫻色大雞歪著頭,滿臉困惑地一個勁傻笑的時候,他簡直快瘋了。

那傢伙、那傢伙…那傢伙沒事離開王城,竟然就是為了那種鳥事!

「你沒事跑來這邊練砲做什麼啊啊啊啊--!!!!」

夜天公國的禁衛騎士隊副隊長和塔喀瑪機國王見面時,必定會出現的震天怒吼,就算在這種時刻,依舊一往如昔。
金色大雞和藍色大狗很有默契地各自帶著小大雞和小狸貓,靜靜地退到一旁。

同一時間。
在貝殼卡地區的某淺水攤,早先還昏迷不醒的褐色狸貓,終於有所動靜。
那雙有著圓滾滾的肉球的小手,微微地動了幾下。接著,始終緊閉著的眼睛,也慢慢睜開。
他楞楞地看了看四周,然後和一顆色的海螺對望個正著。這一望,是讓老跟在金色蛤蜊身邊東張西望的海螺歡呼一聲。

「欸!姊姊!小傢伙好像醒了耶!」色海螺搖頭晃腦地繞著褐色狸貓轉圈,出聲叫醒那枚一直照顧狸貓,疲倦到不小心打了盹的金色蛤蜊。
「嗯…啊!醒了嗎!?」金色蛤蜊被色海螺的歡呼聲給驚醒,先是恍神地眨了眨眼,這才意識到發生什麼事。

金色蛤蜊滾近褐色狸貓的身畔,再三確認狸貓的狀況後,總算鬆了口氣。
他溫柔地看著那隻剛清醒,腦袋尚在迷茫中的狸貓,以宛如春風般的語氣,輕聲開口。

「這裡是貝殼卡地區的生蠔教會,而我,是教會的駐守者蛤蜊姆。」
「我呢,是維螺薩,是蛤蜊姆姊姊的弟弟!」色海螺也湊上臉,笑嘻嘻地自我介紹,「你呢?」

狸貓揉了揉視線還有些模糊的眼睛,看向眼前的一蛤一螺,吸了下鼻子。
他縮著肩膀,忍著疼痛,自乾澀的喉間,勉強擠出幾個字。

「啊…我、我是--」

--夜天公國國王.はやて…



(To be continued...)



コメント

  1. toskrn | URL | -

    一直都很喜歡這篇~ 終於有進展了~ 嗚嗚!!!

  2. 亞子 | URL | -

    之前也有篇很像的故事,這個是接續嗎?

  3. 尧月之华 | URL | -

    原来暗统是M啊。。。。。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700-12b0caaa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