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妄想】A Concealed Memory─ACT 2. Life(一)─ (雷‧請自行注意)

2012年01月29日 03:32

去年七月寫的玩意的後續第二章。

全文包括終章,總計大概有六章。
希望在2ND上映前可以順利完成>"<

另外,要注意的是,這是一篇妄想相當嚴重,而且閱讀起來絕對不是會令人心情愉的玩意。
故事的角色,除了大Rein和騎士團外,其餘的所有角色,都是自創角。

慎入!
-----------------------------------


那是十五年前的夏季。
儘管對終年漫天白雪地處邊荒之地的北方而言,沒有所謂的春、夏與秋之分。
Manfred記得很清楚,那一年,他十三歲──


A Concealed Memory
─ACT 2. Life(一)─



荒涼的雪原。
除了群聚的烏鴉與滿遍的枯木外,望眼放去,遼闊寂靜的白色荒野中,僅有一棟古宅聳立其中。

背上揹著薪柴的少年,僵站在通往古宅的唯一一條棧橋前,已足足有十多分鐘有餘,全身不停打著哆嗦。

「…真的要進去嗎…」耳裡聽著烏鴉的啼叫聲,看著棧橋對面那片看來陰森森的枯木林,少年是滿臉汗水,面色發青。

身為北方的孩子,這種看得見太陽的日子,絕對稱不上寒冷,但年幼的Manfred依舊渾身顫抖,緊抓著身上的外套。
理由就是枯木林後那邸外表相當氣派,卻充滿陰森之氣的古宅。

那棟古宅流傳著不少傳聞。
傳聞中,四十多年前,這裡曾經住著一名伯爵。那位伯爵相貌非常俊美,家世背景相當顯赫,也名列王家騎士團之中,是當代知名的青年才俊。曾有公主想下嫁給他,卻遭到他的婉拒,因為他愛上一個平民女孩。

只是,女孩並不愛他。

死心眼的伯爵,儘管不斷受到女孩的拒絕,卻始終沒有放棄。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試圖博得女孩的芳心,直到女孩即將為他人婦。求愛不成的伯爵,在心灰意冷下發了狂,於女孩的結婚之日,將女孩自教堂擄進宅。最後,在大宅中殺害了女孩,並用鮮血在女孩陳屍的牆邊寫下一段變態扭曲的情詩後,割斷自己的脖子,死在女孩的屍體旁。

從此之後,這棟老宅院便不斷傳出有女人的哀嚎聲,以及男人變態的笑聲,就算後來搬入新的入居者,這些人,也幾乎全數橫死於宅中。

凶宅。

這是村民們給的稱呼。
只要進入這邸古宅,就會受到伯爵的詛咒:不是死在宅裡,就是變成精神異常。

這樣的凶宅,閒置了非常久的一段時間。直到七年前,被一個外地來的旅人所購下。
這個買下古宅的旅人初次出現在村鎮時,衣衫十分襤褸,甚至一度讓村民們以為他只是個流浪漢。但是實際上與乍看下的外表穿著完全相反,那位旅人非常的有錢,一出手就是一大袋金幣。他沒有任何討價還價,很直接地就買下那棟古宅。

這種極大的反差,令當時在場的村人們記憶非常深刻。
他們記得旅人的手裡,拿著一本看起來非常漂亮,上頭有著黃金十字刻紋的書。

只是,這個旅人自此之後,就一直待在宅裡,再也沒有出現在鎮上。日常所需的用品與食物,都是他付給相當優渥的報酬,要求村人送到宅邸。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七年之久。這七年中,沒有人與旅人見過面,也沒人知道旅人究竟在宅裡做些什麼事,就連送貨的村人,也只有在收到旅人的訂單後,將貨品放到古宅大門前,再自行取走放在門前的銀幣。

但是說也奇怪,旅人已經住在凶宅長達七年,卻沒傳出任何關於伯爵的詛咒的消息。於是,眾人開始議論紛紛,不少人甚至很好奇伯爵的詛咒是否會再度顯現…
直到最近,終於有村人見到了旅人,證實了伯爵的詛咒,真的存在:他目擊到旅人揹著像是屍體的東西,一路自林間慢慢走回宅裡。

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地,村鎮上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而目睹到這般恐怖的舉動村人,似乎是因為驚嚇過大,回到鎮上後生了場大病,就此臥床不起。
所有聽見這個傳聞的人,全體一致地認為旅人終究還是逃脫不了詛咒,才會精神異常,作出如此驚悚的行為。
古宅的傳說,再加上旅人發了瘋的消息,讓所有的村民除了運送用品與食物給旅人外,幾乎都不敢靠近這塊區域,就深怕自己也受到伯爵的詛咒。

小鎮上的一份子之一,Manfred自然知道這個傳聞,更別提那名歸來後大病不起的村人,正是他的父親!

Manfred深怕自己也會落得與旅人和父親同樣下場。他遠遠望向古宅,躊躇不安地拉緊肩上的繩子,不停在棧橋前來回踱步,就是不肯往前跨進。

但是,就算再怎麼不想去,還是得過去!
就為了錢!

要是沒把薪柴好好背進城裡的話,老爹的醫藥費就沒了著落,今晚全家人也得餓肚子了。為了生活,為了老爹,也為了妹妹,就算被伯爵詛咒了,那也沒關係!
少年在心中吶喊著。

「哼!鬼怪什麼的,要真被嚇死,死了以後再去扁他一頓就好!怕什麼!」

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自己給自己加油打氣後,Manfred抬起頭,邁開大步,一鼓作氣地跨上棧橋。
他一路上邊哼歌壯膽,邊抖著身體四處張望,就怕突然竄出什麼東西出現在眼前。

「嘎、嘎嘎、嘎嘎嘎嘎──」
「哇啊啊啊啊啊──死烏鴉、臭烏鴉、爛烏鴉!嚇死人啊混帳!」Manfred用力扔掉沾在身上的黑色羽毛,指著振翅飛離的烏鴉,跳腳大罵。

雖然已經很小心謹慎了,在穿越氣氛陰森的枯木林時,像這樣的事還是發生不少次,次數甚至多到Manfred很懷疑自己的褲子到底有沒有濕掉。

好不容易,眼淚幾乎快掉下來的Manfred,終於來到老宅院的大門前。

他用力吸了口氣,卸下身上的薪柴,放到門前「約定的地方」後,拿起放置在雪地上的錢。他打開錢袋,打算點一下裡頭究竟有多少錢。打開一瞧,Manfred登時被裡頭黃橙橙的金幣給嚇了一跳。

「咦!?金幣!?這邊的東西,用不著付那麼錢啊!這可不行,得還給Wolfgang先生才行!」

生性不喜歡佔人便宜的他,抹了抹臉,吸了口氣,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敲了敲門板上的銅環,扯開喉嚨喊道:「Wolfgang先生,我是Hackett家的Manfred。我代替我的父親送柴過來…呃,我想說的是,您把銀幣放錯成金幣了!」

咚、咚、咚──

看了眼手上的金幣,Manfred再次敲了幾下門,搓著手呵氣,站在門外等候回應。但是等啊等,等了好一陣子卻沒有任何人出來開門。他揚手再度敲門,也沒有任何回音。
年紀尚輕的他,先是提腳踢了幾下積雪,不斷繞著圈子,一會兒站立,一會兒又蹲下。最後他耐不住性子,將臉湊向門縫,身子貼住門板,想一探宅裡的究竟。

嘎咿──

沒想到這麼一湊,門竟然就被他給推了開來,發出聲響。

「咦?沒上鎖?沒人在家?」Manfred眨了眨那雙赤如紅寶石般的眼睛,低聲咕噥幾句。

好奇心旺盛的Manfred,此時早已將詛咒之類的傳說,全數拋於腦後。他稍微施點力,推開門,銀色的小腦袋開始東張西望了起來。

百花爭豔的小前庭。
五顏六色的花朵正絢麗地綻放著,不時散發出迷人的味道。

「這、這個是…」

Manfred被眼前的景色給震懾住了。

門內的世界,完全和門外不同。
外頭明明是冷的要命,白雪漫天,宅裡卻是春暖花開,氣候溫暖舒適。
Manfred張著嘴,滿臉不可思議地擦了幾下眼睛,不斷確認自己沒有頭昏眼花。

正當Manfred驚奇地東張西望時,突然間,一道老邁的聲音,自他的背後響起。

「少年,你怎麼進來的?」

在聲音響起的瞬間,Manfred的背脊竄過一股寒冷的氣流。他僵著身體,順著聲音的來源,硬梆梆地轉頭向後一瞧──

一個身形相當高大,下顎留著短鬚,白髮蒼蒼的老人。
老人正瞇著眼,上下打量著Manfred。

Manfred楞楞地看著老人,然後緩緩將視線往下一挪──
不瞧還不打緊,一見到老人手上拿著的”東西”,Manfred當場大叫了起來。

「骷、骷髏!!!哇、哇啊啊啊──!!!」

沒有多作思考,Manfred一個轉頭,立刻拔腿狂奔。

開、開什麼玩笑!那是骷髏啊!!
果然老爹說的都是真的!

「喂,少年!等一下!」

老人反手一個手勢,一道銀白色的光芒瞬間罩向Manfred的頭頂。然後,Manfred還來不及有所反應,人就已經被老人給困在一個狹小空間裡。

「這是什麼東西…!?」Manfred用力敲擊困住自己的障壁,恐懼地看著老人,大聲喊著:「別過來!快放我出去!」
「…少年,沒見過『魔法』?」老人瞇起眼睛,走向Manfred,接著蹲下身子,藍灰色的眼睛平視著Manfred。

此時,一本外皮十分精緻的書本,輕飄飄地飛到老人的身邊。
那是一本會飛的書。

Manfred目瞪口呆地看著老人面帶微笑放下手中的骷髏,伸手接過書本。
書本就像是有生命般,一面發著光,一面蹭進老人的懷裡,乍看之下,簡直就和一條寵物犬沒什麼兩樣,就只差在沒有尾巴和聲音而已。

「乖,夜天之書,沒事的,不是你的錯。誰也不知道他能越過結界,不是你的錯。」像是安撫小孩子般,老人拍拍書本,溫和地對書本說話。
「魔…法…那、那個怪東西…也是嗎…」Manfred不停向後退,不停想拉開兩人的距離。只可惜事與願違,沒後退多少距離,就已經抵到障壁的盡頭。
「是喔,魔法。」老人笑著重述一次。之後,他彈了彈手指,解除對Manfred的禁錮。

重獲自由的Manfred顫抖著身體,驚恐地看著老人,以及窩在他懷中的書。

「放心,我不會吃人。我就是這個屋子的主人,Abelard.Wolfgang。」像是理解Manfred的心思,老人再度笑了起來。然後他拍了拍書本,以半催促半鼓勵似的口吻,推了推不停蹭著自己的書本,「至於這孩子,是夜天之書。乖,夜天之書,好好向人家好好打聲招呼。」
「夜天…之書…喂、哇啊!」在Manfred還沒完全消化眼前發生的一切前,那本被稱作”夜天之書”的書本,已經閃爍著光芒,飄到Manfred的身旁,圍著他打轉。這樣的舉動,把Manfred嚇得抱著自己的頭,轉身趴在地上。

Manfred的反應,似乎傷到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才對人表現熱情的夜天之書的心。只見它發出的光芒非常微弱,漂浮的模樣也是搖搖晃晃,無精打采地回到Abelard的身邊。
Abelard笑了笑,伸手攬過書本,將它抱回懷裡。

「呵呵,別失望。夜天之書是好孩子,只是特殊了點而已,總有一天他一定會明白你是很乖的好孩子,一定會。所以乖吶,別難過──」
Abelard安撫著書本的聲音,傳進了Manfred的耳裡。Manfred聽著老人的話後,不知不覺心裡起了虧欠感。他偷偷回過頭,瞄了眼Abelard和書本,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瞧見Manfred的表情,Abelard不禁失笑。他笑著問道:「少年,你叫什麼名字?還有,你還沒回答呢,你怎麼進來的?」
「…Manfred.Hackett…我是送木柴過來的…我只是看見Wolfgang先生給的錢不對──」
「咦?錢不對?是太少嗎?」Abelard訝異地問道。
注意到Abelard臉上神情變化的Manfred,趕緊拼命搖頭,不斷澄清:「不是的!是您給錯錢了!您給的是金幣,給太多了,我只是想還您錢而已…我也沒作什麼,門就開了,我絕對沒作什麼壞事,也絕對沒什麼惡意!我不會對人說我看到了什麼!請您放心,我一定會保密的!!請別殺我!!拜託您!!」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聽著Manfred越說越大聲,越說越激動的說詞,Abelard完全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殺不殺的…孩子,可以請你慢慢說清楚嗎?」他溫和地問著Manfred。
「咦!?」
「我們不會傷害你,這點你放心,Manfred。」Abelard看著Manfred的臉,認真地說著,連同夜天之書,也像是在附和般,閃了幾下光芒。

少年縮著肩,望著老人與怪異的書本,不曉得是否該相信他們。遲疑一陣後,他才將自己所知的傳聞,一五一十地告訴老人。
在少年陳述傳聞的期間,老人是和少年一起坐在地上,仔細聆聽著少年說些什麼。每當老人沈吟時,那本被喚作夜天之書的書本,就會不時地發出光芒,甚至在周圍繞起圈子,似乎想發表什麼意見。

「嗯…大致上的情形,我明白了。唔…抱歉啦,孩子,害你的父親生病。」聽完少年的轉述後,Abelard雙手撐在腿上,帶著歉意,對少年道歉。
「但是,我必須澄清,傳聞不是真的。」道歉後,Abelard補述了一句。
「欸?」這一回,換少年豎起耳朵,想聽聽老人的說詞。

不知道為什麼,Manfred的心裡,已經不再害怕眼前的老人。相反的,他開始對老人感到好奇。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買下這個地方嗎?」老人微微一笑。
「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地方,一般的正常人都不會想住,陰森森的。」
「那是一般人不知道。這裡對會使用魔法的人而言,是寶庫呢。」Abelard笑著說道,接著從口袋裡掏出一顆像是紅寶石的東西,遞給Manfred。
「就是這個東西,能源結晶體。你摸起來是不是暖呼呼的?」
「嗯,很暖和…跟個小型火爐一樣…」從沒見過這種東西的Manfred,語帶驚嘆地回答。
「這裡,就埋藏了許許多多像這個東西的能源結晶體。也因為數量不少,結果彼此之間的能量波互相干擾,產生共振之後,發出了奇怪的共鳴聲。」
「那個聲音…就是鬼故事裡那些哭聲和叫聲?該不會每個住在這裡的人,都沒什麼好下場,也是因為這些東西?」Manfred突然覺得頭有點痛。
「是啊,你猜得沒錯。你想,這些東西有著這麼強的能量,若是沒有對它們作任何處置或防備,長期暴露在這樣的地方,怎麼可能會健康呢?再加上心理因素,當然就會死得快囉。所以我當初一聽見這個地方的傳說,再打聽到最初的主人是個有可能會魔法的伯爵後,就鎖定好這個地方,把這裡當成最好的研究基地了。」Abelard笑了笑。
「研究?Wolfgang先生,您是學者?」Manfred有些訝異地看著眼前的老人。
「也不全是對的。我只是個一邊到世界旅行,一邊記錄所見到的魔法,無所事事的草包醫生罷了。」
「可是…Wolfgang先生,您剛剛不是說了『研究』嗎?」Manfred不解地眨了眨眼睛,赤瞳裡滿是困惑。
「誰說只有『學者』才能作研究呢?普通人只要願意,也能作研究啊。」Abelard呵呵地笑了起來。
「唔…好吧,雖然我還是不太明白…」Manfred搔了搔頭後,繼續問道,「那麼,您是在研究些什麼?」

這個問題,讓老人那雙藍灰色的眼睛裡,燃起了異樣的火焰。
那是道夾帶著自豪與興奮的烈焰。

他朝著夜天之書勾了勾手指,待它飄到他面前後,像是擁抱自己的孩子般,輕輕將它擁入懷中。然後,他扯動因為興奮而緊繃的喉嚨,略帶嘶啞地開口。

「我所研究的…就是這孩子…夜天之書。」他驕傲地說著。
「欸?為什麼要研究它?不就是一本書而已嗎?」Manfred訝異地指著夜天之書,不解地發問。

Manfred才剛說完,原本乖乖窩在Abelard懷裡的書本,像是在表達抗議般,不停地發出光芒。Abelard只好拍拍它的書皮,安撫它的情緒。

「這孩子不是本普通的書,它是本紀錄著許多魔法的魔法書,已經跟在我的身邊非常長一段時間,將近五十年了。因為我總是孤單一個人,旅途很無聊,有一天就異想天開,給這孩子寫了套程式,安裝上『人格』。」
「嗯。」Manfred靜靜地聽著老人說話,點了點頭。
「起初還蠻失敗的,它的反應並不靈敏,有時候甚至沒反應。不過經過我不斷的改良,它開始有了自己的個性,也有了自己的想法與記憶,然後慢慢地,竟覺得這孩子很像人類的小孩子,有感情,會開心,也會難過…你瞧,現在它不就正在發你脾氣了?」Abelard開心地笑著。
「唔…」
「所以,後來我就在想,如果讓這孩子擬人化的話,會是什麼樣子…」
「擬人化?」
「是啊,就是擬人化。這孩子要是能擬人化的話,肯定會是個很可愛的孩子。」Abelard低頭看了看窩在懷裡的夜天之書。
「這樣啊…」Manfred偏著頭,支著下顎,努力思考著一件事。

思索片刻後,他抬頭看向Abelard。

「我大概明白Wolfgang先生想作的研究了…」他說道。
「這是挺有趣的研究,對吧?」老人笑得很開心。
「可是,」赤瞳瞟了眼在某個方向的物體,Manfred頓了頓,接著繼續說著,「只是要讓這傢伙擬人化而已,為什麼您要找屍體和骷髏?還有,為什麼不和人往來呢?」

沒錯,就算Wolfgang先生解釋了他為什麼選了這樣的房子,可是自己還是有不明白的地方。例如這兩個問題。
Manfred如此想著。

「你認為人的主幹,除了腦,還需要什麼東西,才能夠成為『真正的人』呢?」Abelard一面露出讚許的眼神,一面反問。
「至少要有器官吧?」
「那麼,除了器官以外呢?需不需要骨頭,需不需要肌肉呢?」Abelard再次問道。
「…需要…吧。」Manfred回答得有些心虛。
「這就是了。」Abelard笑了笑。
「但是就算是這樣,拿人的屍體也為免──」Manfred有些激動。

豈知,面對Manfred的質問,Abelard反而笑得更開心。
他的笑聲,讓Manfred頓時覺得很不爽。

「有什麼好笑的?難道不是事實?」Manfred指著老人,大聲說道。
「啊,抱歉。你說的沒什麼不對,拿人的屍體確實是不好的事。」Abelard停止笑聲,斂起笑容,瞇著藍灰色的眸子,認真地看向眼前的少年,「不過,你確定你父親見到的,和你剛剛看到的,都是『人』嗎?」

Abelard的回答,讓Manfred恍然大悟地低喊了一聲。
他看著Abelard,自地上一躍跳而起。

「那些不是『人』?」
「沒錯,是野生動物。嘿咻!」Abelard看見Manfred站起身,也跟著拍拍屁股,站了起來。
「我只是拿來作標本,參考用而已。」Abelard補充說明,「你的父親看見的,是一隻熊,而你看見的,是狐狸的頭骨。」
「什麼啊…是熊跟狐狸啊…」Manfred喃喃自語一陣後,再度瞪大眼睛,「慢著!一隻熊!!熊有這麼大一隻耶!!」

看著少年跳上跳下,雙手打開,努力描繪一隻熊的大小,Abelard笑了出聲。

「別忘了,我會魔法啊。」Abelard提醒著Manfred。
「不是!我的意思是,熊有這麼大一隻,老爹怎麼會看錯!」
「這就是心理作用了。」Abelard伸了伸懶腰,笑著回答,「當一個人心存恐懼與猜忌時,自然而然,什麼事都會變得恐怖,就連原本沒有的事,也會變成有,例如這棟宅的鬼故事。你不也是其中一個好例子?」
「…。」Manfred面紅耳赤地別過臉,沒有答腔。
「至於不和人來往…應該是說我一專心研究起來,不喜歡有人打擾,然後就會忘記時間,足不出戶了。再加上我也不放心讓這孩子單獨在家。」
「嗯…」
「這孩子的人格真正完成的時間也才八年,換成真實的人類年齡,也還是個八歲的小孩子。平常接觸的人,除了我之外,你是第二個。別看它這樣,它其實是個很害怕孤單,而且膽小愛哭的孩子吶。」Abelard摸了摸懷裡的書本,露出像是長輩看著年幼的晚輩的慈愛笑容,繼續說道。
看著老人對待書本的模樣,再回想一下剛才的對話後,少年是抓了抓頭髮,嘆了口氣:「…我想我大概懂了…」

謠言很可怕。
傳聞不可盡信。

年幼的Manfred,在這棟被傳成是極惡凶宅的房裡,結結實實地上了一堂課。

然後──

「Manfred,有沒有興趣參觀我的標本室和工作坊呢?」

老人對少年作出邀請。

「…好,我正想看看被老爹誤會的那隻熊。」

少年接受了老人的邀請。

這個邀請,開啟了少年往後不同的人生路。
同時,夜天之書漫長的旅程,也從這裡正式開始。
少年,以及還在成長中的「夜天之書的人格」,此時都還不知道在未來等著他們的,是什麼樣的光景…

命運的齒輪,即將轉動。



─ACT 2. Life(一)─
END


コメント

  1. 竹葉 | URL | QfqnYgC6

    >>它其實是個很害怕孤單,而且膽小愛哭的孩子吶。
    這還不是你自己設定出來的= =


    因為老人都拿熊來研究,所以大Rein的肌肉才會這麼虎背熊腰嗎

  2. Leoheart | URL | -

    >>這還不是你自己設定出來的= =

    人家就喜歡吃這味的啊XD
    你有意見?XDDDD

    >>因為老人都拿熊來研究,所以大Rein的肌肉才會這麼虎背熊腰嗎

    明明還有狐「狸」=3=(喂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748-13ad012c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