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平凡的一天―Chapter 2:Warmth―

2012年02月06日 18:33

早寫完了,忘了發(喂)
算是挑戰自己玩流水帳的無聊梗的極限,剩一回就完工大吉。
現在數一數…我坑挖的還真多…(拖)

再次提醒。
此篇沒有主要的中心主旨,連劇情也沒有。
U內容亦充滿許多個人的腦內妄想,存有各式各樣的OoC,請小心食用。
------------------------


平凡的一天
―Chapter 2:Warmth―



午後的黃昏。

在私立聖祥大學附屬小學的校門附近,停著一輛黑色休旅車。
休旅車的駕駛座門邊,站著一個年輕少女。
少女十分專注地看著校門口,以及一個在校門口前不停東張西望的銀髮小女孩。

線條優美的鎖骨微微外露,身穿能襯托出白皙肌膚的黑色V領針織上衣,以及展現修長的腿部曲線的黑色長褲,然後再搭配上白色短版西裝外套…這一身將個人特質發揮到極致的穿著,加上那副一點都不像東洋人長相的出眾外表,讓少女受到不少路人的注目。
不過少女絲毫不以為意,就像其他的普通家長在校門前等候孩子放學般,一心一意地等待著放學鐘聲的響起。

咚、叮、噹、咚——
終於,清脆的鐘聲,伴隨著孩子們乒乒乓乓地腳步聲,一同迴盪在整個校園之內。

「Meister!」

一見到校門口出現五個有說有笑的女孩們,個頭矮小的銀髮小女孩立刻奔上前去,緊緊摟住五個小女孩中,其中一個佇著柺杖的褐髮小女孩。而在一旁等待著的銀髮少女,那張完美無瑕的臉上也跟著漾起漂亮的笑容。

「Zweiちゃん今天也來等はやてちゃん放學嗎?」綁著兩束可愛的小羊角辮的紅褐色頭髮的小女孩,笑瞇瞇地看著緊抱著好友不放的Reinforce Zwei。
「嗯!和Eins姉ちゃん一起開車來接Meister到石田醫生那裡。」

順著銀髮小女孩手指著的方向望去,立刻就能看見站在不遠處,正對著她們微笑的Reinforce Eins。

站在紅褐色頭髮的小女孩身旁,一個外表看來非常文靜的金髮小女孩,在見到非常顯目的少女,便微笑著說道:「看到了。Einsさん來接人的話,那就表示はやて今天應該是要到醫院做復健吧?」
「嘿嘿。」輕輕摸了摸懷中的銀髮小女孩的頭髮,八神家小家主對那名金髮友人笑了笑,「猜對了。」
「はやてちゃん,加油喲。」一名有著紫色長髮,渾身散發著貴族小姐的氣息,舉止相當高雅端莊的小女孩,笑著替八神家小家主加油打氣。
「是啊!給本小姐好好加油!」同樣也綁著兩搓小辮子,有著一頭如陽光般充滿朝氣的燦金色長髮,帶給人相當活潑的印象的小女孩,在聞言後,是眨著圓亮的碧綠色大眼睛,伸手鉤住好友的脖子,以她個人獨特的方式,聲援著はやて。
「嗚哇…」收到這份鼓勵的はやて,有些承受不住地發出低鳴。

當然,這道小小的嗚噎聲,並沒有自Zwei的耳邊漏掉。
她仰起頭,不解地問道:「咦,Meister?哪裡不舒服嗎?」

「アリサちゃん…好難過…」被勒在金髮小女孩腕中的八神家小家主,只能苦笑著求饒,不斷以眼神向那名正在旁邊掩嘴微笑的紫髮小女孩求救。
「本小姐還等著要找妳算總帳哩!堂堂正正地修理妳一頓!」

聽見這句話,はやて只能暗自摸著鼻子認栽──

誰叫她今天在班會上,推舉アリサ在文化祭的話劇演出上擔任王子一角,和すすか扮演的公主大演對手戲呢?
當時的アリサ可是臉紅到一個極致,當場拍桌,指著她的臉,要她走著瞧,看她以後會不會借她筆記哩。

「嘻,原來如此,難怪アリサさん會那樣對Meister。」坐在后座的Reinforce Zwei,雙臂撐在前座的椅背上,自八神家小家主和Reinforce Eins之間探出小臉。
八神家的小家主有些不以為然地轉過頭,看著頭上那搓小天線正愉快地左右晃動的Zwei,一本正經地回道:「唉,我只是單純舉材,很認真地認為アリサちゃん是最適合演出王子的人選嘛。妳們想想看,アリサちゃん既不會怕在人前表演,和すすかちゃん的默契也很好,不讓她來,還有誰呢。」
「我想バニングス不會在意太久的。」一面開車,一面聽著身旁和身後的兩個主僕的對話,一直微笑不語的Reinforce Eins,終於開口說話了。
「其實啊,」八神家的小家主聳了聳肩,露出像是愛搗蛋的小狸貓似的笑容,「我總覺得アリサちゃん的心裡,根本是高興得不得了哩。畢竟可以和すすかちゃん一起演出,還是演出對手戲,高興都來不及了。她只是臉皮薄,害羞了,才在那裡口是心非而已。」

聽見小主人幾乎是一針見血的說法,Reinforce Eins頓時輕笑出聲。而坐在后座的Reinforce Zwei,則是直接拍起手,直呼”真不愧是Meister”。

結束這個話題後,接下來她們聊起彼此從早晨分開後到方才為止,各自發生的事:はやて報告了在學校裡發生的趣事,Reinforce Zwei則是滔滔不絕地說著她今天和姊姊在一起作了些什麼──上從訓練內容,下至她的姊姊所說的話。
至於Reinforce Eins,她只在必要的時候回個幾句。其餘的時間,都是一邊開車,一邊聽著兩人的對話,被她們逗得頻頻咯格輕笑。

一路上,和著車上播放的輕音樂,三個人就這樣有說有笑,度過一小段輕鬆愉快的時光,直到抵達她們的目的地:海鳴醫院。


※ ※ ※


「嗯,はやてちゃん恢復的情況很不錯呢。」八神家小家主的主治醫師.石田幸惠,仔細地檢查小家主的雙腿狀況後,快速俐落地在病例表上填寫資料。

結束了長達一個半鐘頭的復健,Reinforce Eins和Zwei兩個人扶著汗流浹背的八神家小家主,一同回到診療室,接受石田幸惠的診視。

「這都多虧石田醫生您的照顧呢。」はやて揚起她的招牌笑容,愉快地回答道。
石田幸惠搖搖頭,看著はやて那雙海藍色的眼睛,極為讚賞地笑著說道:「不對喔,應該說はやてちゃん很努力在練習,才有辦法恢復這麼迅速呢。」

看著眼前這個從很久以前,就一直來回海鳴醫院的小病患,她那張原本蒼白沒什麼血色的小臉龐,現在彷彿脫胎換骨般,一改前色,變得十分有精神。然後,病況也進步到已逐漸不需要在服用藥物的階段,完全看不出前不久的時候,眼前這個瘦小的孩子還在鬼門關前掙扎的模樣。
這樣的驚人轉變,讓身為醫生,一直照顧著這個小病患的她,著實感到非常欣慰──

──儘管也因為這般驚人的恢復速度,讓她的心裡同時亦帶著不小的困惑。

說起來,はやてちゃん身邊的這些「遠親」,真的幫了很大很大的忙呢。
像是代替自己照顧獨自在家生活的はやてちゃん、代替自己監督はやてちゃん吃藥、代替自己關心はやてちゃん的生活…

這一年來,不只是身體狀況的快速復原,就連臉上的笑容,也不再帶有虛假的顏色,而是真真實實的愉悅與歡笑。

所以,那些很多很多的「代替」,一定給了はやてちゃん很多很多的愛、鼓勵與希望呢。
也或許是因為這樣,才會讓從小孤獨的はやてちゃん,重新燃起求生的意志,病情才有辦法從谷底回升吧。

──有這些「遠親」的陪伴著はやてちゃん,我也就能放心了呢。

石田幸惠邊書寫著病歷資料,邊不著痕跡地瞄了眼陪在八神家小家主身邊,動作輕柔,仔細地替訓練後的はやて擦拭額角汗水的銀髮少女,如此沈思著。

「如果不是因為Signum他們和妳們兩個跟著,恐怕はやてちゃん也不會這麼乖乖聽話,按照我的指示進行治療呢。」回想起從前總是陽奉陰違,領了藥包卻扔在一旁,不照時吃藥的小病患,石田幸惠不禁微笑了起來。
「唔、呃…」はやて不好意思地縮起肩膀。
「不,醫生,如果不是您平日對ある…嗯,はやて無微不至的照顧和細心診療,也不會這麼快康復。」Reinforce Eins深深向石田幸惠鞠躬致謝。
「呵呵。我想,下次應該可以把練習的距離再拉長,慢慢增加肌耐力訓練的份量,進入下一階段的復健了。再過一陣子以後,再開始來嘗試在日常生活中不依靠柺杖。」
「是。謝謝醫生。」這個消息,讓はやて十分開心。她回過頭和同樣興奮的Reinforce Zwei搭起手,上下搖晃。
「Vitaちゃん要是知道這個消息,肯定會很高興的!她一直等著要和Mei…はやてちゃん玩槌球呢。還有Signum也是!都把木刀買好,刻上はやてちゃん的名字,擺在家裡等候了呢。」
「嘿嘿。」

是啊,大家都等著她呢。
等著她恢復健康,然後全家一起四處旅行、一起作有趣的休閒活動,拍許多照片,留下許多紀念。更何況她還想親自到英國一趟,去見見已經退休的Grahmおじさん呢。

──所以,不加油不行呢!

好不容易結束對はやて而言,相當艱辛的復健,以及慣例的診察後,三個人在向石田幸惠道別後,緩步離開醫院。

月光下,Reinforce Eins穩穩地抱著幾乎沒力氣再繼續走路的はやて,慢慢步出醫院,走向自家那輛停放在停車場的黑色休旅車,臉上的表情相當謹慎小心。而はやて則是噙著微笑,一手隨意鉤在Reinforce Eins白晰的頸上,很放心地靠在她的身上。

「辛苦了,主はやて。」Reinforce Eins柔聲問著懷中的小主人,「很累嗎?」
「一點也不會喲,」はやて隨即搖了搖頭,笑著回答,「只是身體還不習慣而已。」

至於迫不及待地想早點領自己今天的獎勵品的Reinforce Zwei,以她最快的速度,幫忙把はやて的柺杖放進後車廂後,便跳上後座,趴在窗前等候她們兩人。

「耶~冰淇淋、冰淇淋~♥」一等到兩人也上了車,Reinforce Zwei立刻高舉雙手,開心地喊著,「Let’t Go!」
「喔!」聽見Reinforce Zwei充滿活力的聲音,八神家小家主也打起精神,跟著一起高喊。

看著那兩張長相相仿的臉上,全是幸福快樂的笑容,Reinforce Eins是微微一笑。她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帶著微笑,安靜地聽著兩人愉快的談話和討論的內容。然後仔細檢查好兩人身上的安全帶後,轉動鑰匙,點燃引擎。

投射在擋風玻璃上的光與影,不停地交錯閃動著。
赤紅色的眼睛,專注於前方的路況。她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置於身側的排檔桿,穩穩地駕著車。

「Meister,今天超市有特價牛肉片,小白菜也有打折…豆腐和香菇也是喲。」
聽著Reinforce Zwei細數著超市的特賣商品項目,八神家的小家主低下頭,認真思考。幾秒後,轉頭看向坐在身旁,專心駕車的銀髮少女。
「呣…Eins,妳覺得晚餐煮些什麼好? 畢竟難得大家今晚都會在家吃晚餐呢…」她問道。
「嗯…」對於小主人的發問,Reinforce Eins早已習慣了。
她頓了頓,仔細想了一會兒後,輕聲回答:「這樣吧,Zwei、Vita和将蠻喜歡吃壽喜燒,恰好那些特價品能拿來當食材。」
「喔!壽喜燒!!」Reinforce Zwei那雙水藍色的大眼睛登時閃爍起光芒。
「哈哈,那麼就這樣決定囉!晚餐吃壽喜燒吧!」
「好耶!」
「然後呢…Eins。」八神家小家主看著Reinforce Eins的側臉,突然微笑了起來。
「嗯?」緊盯著路況的Reinforce Eins,隨口應了聲。
「今天的晚餐,就由妳來當主廚。」はやて露出像是小狸貓的笑臉,笑吟吟地側頭望著她的融合騎。

赤色的眼瞳沒有任何變化。
臉色沒有任何變化。


一秒、兩秒──

三秒。

待三秒後,被はやて帶著笑容瞧著的銀髮少女,終於有了反應。
在那一瞬間,她的右腳猛地往下一踩──

嘰咿咿咿──────
一個非常驟然的緊急煞車,讓坐在車上的兩個小孩嚇了一大跳。

「「哇啊啊啊啊─────!!!」」只見Reinforce Zwei抱著前座的はやて,兩個孩子頭緊靠在一起,發出驚嚇的尖叫。
「啊、啊…對、對不起…主はやて、Zwei…」趕緊將車子停靠往路邊,銀髮少女不斷對兩個臉色非常難看,甚至淚水都已經在眼眶裡打轉的孩子道歉。

媽啊!這是報應嗎?本來只是想欺負一下Eins而已啊!
爸、媽,差點就去見你們了…

飽受驚嚇,以為會釀成車禍的八神家小家主,面上血色全無地看著她那位慌慌張張的融合騎,一邊喘著大氣,一邊反手輕拍著緊摟著自己不放的Zwei的背。
此刻,八神家小家主在心裡默默記下一筆,待回家以後,一定得新增到八神家家訓裡的項目。

──以後絕對不可以在Eins開車的時候胡鬧。



―Chapter 2:Warmth―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751-1d0db940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