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妄想】A Concealed Memory─ACT 3. Name(一)─(雷‧ 請自行注意)

2012年03月11日 20:46

鬼扯蛋第三章。
沒意外的話,這章應該是某將的回合,大概(喂)

這是一篇妄想相當嚴重,而且閱讀起來絕對不是會令人心情愉的玩意。
故事的角色,除了大Rein和騎士團外,其餘的所有角色,都是自創角。

慎入!
------------------------------------------------------------



我無法自由自在地活動,也不能開口說話。
自從有意識的那刻起,就一直被束縛在一個黑暗的空間裡。

“你,想成為『人類』嗎?”
“如果你想成為『人類』,我會賦予你人類的形體。”


以前,我就很害怕孤單,也害怕黑暗。
每當我落單的時候,記憶裡的某些影像,會清晰地讓我感到恐懼與無助。

“好痛…停下來!我的頭好痛──!!”
“不用管她,繼續增強瞬間出力!我要測試這小鬼的界限在哪!動作快!”


我曾經有「父親」。雖然我並不清楚他是不是屬於我的「父親」。
他是一個在記憶裡,會疼愛、保護女兒的好「父親」。現在他不在了。

“生日快樂,爸爸。”
“咦?啊、啊,謝謝妳…我都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吶。”
“唉,果然是這樣呢。爸爸總是只考慮到我──啊,蠟油滴下來了…爸爸,快許願吧。”
“我的願望只有一個。那就是希望我最寶貝的女兒,在往後的人生裡,能夠永遠幸福快樂──”


我擁有許多的記憶。但是,其實大多數的記憶,並不是我的記憶。
隨著時間的堆疊,我懂的事越來越多後,讓我漸漸地明白,在從前認為的那些「曾經發生過的事」裡,自己並不是自以為的那個主角。

“我的女兒Dietricha啊,妳終於醒了嗎──”
“從今天起,妳就是我的妹妹,Christa.Hackett──”


我沒有名字。沒有一個真正屬於我的名字。
我所知道的這些,都不是我的名字──

那麼,我,到底是誰?
然後,是為了什麼而誕生?

我望著前方,不禁質疑起這些問題。

“哼,原來是你這沒用的窮醫生。怎麼,嫌命太長,要大爺我好心送你一程,好讓你和那群窮酸的低賤種團聚?”
“…把你的嘴放乾淨點!”
“愚蠢的賤民!你以為就憑你一個該死的醫生,能和我的騎士隊為敵?”
“那來試試看啊!”


不久前才獲得的身體,泛起光芒。
光芒的顏色,和那個記憶裡的「主角」,和創造我的「父親」,和現在跟隨著的人,是一模一樣的銀白色。

“融合率62%,正常運作的允許範圍內。”
“這個是…Unison Device!!不是還沒開發出來!?”
“不要拿我跟你們這些只會欺壓平民的無能貴族相提並論!!”


我不知道自己在作什麼。
我的思考能力,在他的意識流入我的腦中,鮮紅的液體濺上衣袖的時候,就已經停止。
我只是依靠本能,計算著不斷在跳動的數字,直到數字從視線範圍內消失為止。

“給我睜開你的眼睛,仔細看看她是誰!!”
“…!?啊、啊…不、不可能啊!那天我明明──”
“虧你還記得那一天…啊,肯定是和那天的景象太似曾相識,只是立場顛倒了而已呢。”
“鬼…是魔鬼…你們是魔鬼…”
“是啊,為了送你下地獄,我們來了。”


在我的眼前,躺著許多穿著盔甲,一動也不動的人,還有一個跪在地上的人。
我不認識他們。
我瞥過頭,看著站我身邊的那個人,看著他臉頰沾染上的紅色,看著他的表情──

我也不認得他。
他不是我的記憶體裡所記載的那個人。

“請不要殺我…求你…”
“求我?哈,你說求我?那麼村人們向你求饒,哀求你不要傷害他們的時候,你是怎麼對待他們?Christa哭求你放過她的時候,你又是怎麼糟蹋羞辱她?”
“求求你…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我忍氣吞聲,忍到現在──就是為了這一天!”


一片灼熱的火海,正張牙舞爪地吞噬著一座外觀稱得上雄偉的城堡。
在這樣的地方,我卻感覺不到任何一絲溫度,儘管系統顯示著感覺神經的運作無任何異常。

──我是誰?

“身體還可以嗎?讓妳連續啟動這麼久,消耗妳太多魔力,真是抱歉了。”
“…。”
“走吧,我們離開這裡。”
“…你是誰?”
“欸?怎麼了?我是Manfred,妳的「哥哥」──”
“…我是誰?”
“咦?系統又不穩了?還是連結發生問題了?…這樣吧,妳先待機吧,回「夜天之書」裡,晚一點等我們離開這裡以後,我再來替妳整備──”


這一刻,我得到了問題的答案。

──我是夜天之書的「管制人格」。
一組寄生在夜天之書裡的系統。
一件沒有名字的Unison Device。
一個自最純粹的思念,以及最強烈的情感中所誕生的不自然產物。

我,始終不是人類。
只是個沒有名字的程式──




A Concealed Memory
─ACT 3. Name(一)─





老舊小旅館的房間角落,坐著兩個男人。
在其中一個年紀比較輕,年約二十八、九歲的銀髮青年的身後,還有一個外表非常清秀漂亮的少女。
少女的五官和青年幾乎如初一轍,深邃且線條清晰,也同樣有著一雙動人的美麗紅瞳。她微低著頭,斂下眼瞼,像個陶瓷娃娃般一動也不動,安靜地聽著兩個男人的對話。

「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Manfred.Hackett。」
「我知道,Nikolaus先生。」青年毫不畏懼地迎視坐在正對面,厲聲斥責著自己的老男人,「我違反了『人造生命體』的禁忌,這點我很清楚。」
「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一意孤行?」老男人非常不能諒解Manfred,激動地繼續追問。
「『她』是師父的遺願,也是我的心願。我只是盡己所能,努力完成彼此共同的心願而已。」Manfred雙手交疊,撐著下顎,朱紅色的眼睛依舊筆直地注視著對方。
「Wolfgang是個瘋子,連你也是瘋子嗎!?」看見Manfred一臉鎮定的樣子,老男人終於忍不住,雙手用力拍擊桌面。

碰的一聲,這道巨大的聲響似乎讓女孩受到了驚嚇。她抬起頭,略顯不安地輕喚了青年。而青年則是微微揚起手,示意少女不必擔心後,微笑著面對勃然大怒的老男人。

「不可否認,師父確實是個瘋子,我也是個瘋子。」Manfred嘴角略微上揚,放低音量與速度,聲音異常柔和,「就和『那個時候』的Nikolaus先生一樣,我們都是瘋子呢。」

聽見這句話的老男人,是霍地站起身。
他的臉色瞬間蒼白,然後恐懼地瞪著那個還帶著迷人的笑容,長相相當俊秀的青年。

手指巍巍峨峨地指著Manfred,老男人顫聲問著:「你、你說什麼…?」
閉上眼睛,Manfred輕笑了起來。他保持著坐姿,右手佇著面頰,帶著玩味的口吻,笑著回答:「Nikolaus先生,你知道她是誰嗎?」

言中所指的少女沒有回話。
她緊咬下唇,再度默默地低下頭。

「唔…!我怎麼會知道!!」被青年這麼一說,老人看了眼少女,然後在彼此視線交會的霎那,像是想起什麼般面色鐵青。他揮開手臂,顫抖地移動腳步,一步一步地拉開與Manfred間的距離。
「Nikolaus先生,我記得在師父的日記裡有提到,大概在四十多年前,他認識了一個亟欲想表現的年輕研究員。那個年輕的研究員,非常熱衷於實驗──」

「住口!不要說了!」老人用力捂住耳朵,對Manfred歇斯底里地咆哮了起來。
Manfred無視老人的反應,繼續說道:「想當然爾,那位年輕的研究員一定知道當年有個非常優秀的素材,她的名字叫做Dietricha.Wolfgang──」
「──不要再說了!!」
「某一天,他為了測試自己的推論是否正確,不管前輩們的建言,也不管會有什麼結果,一口氣對她投下全新設定的參數──」
「拜託你住口…別說了…」老人崩潰地軟下身子,咚地一聲,跪在地上。一旁的銀髮少女見狀,趕緊上前伸手攙住他,卻沒想到反被甩開手。

「唔!」
「走開!你們這群怪物!別碰我!」

在少女被拍開手的那一瞬間,青年的眉頭微微抽動了下。而被拒絕的少女,則是摸了摸被拍紅的手背,不解地望向神情扭曲的老人。
然後,她清楚地從他的眼裡,看見了和那一天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一模一樣的恐懼。

「想起來了嗎?Nikolaus先生。」終於,青年雙手撐在腿上,稍微使力,起身走向攤倒在地上的老男人。
「嗚、嗚嗚…」無助地看著青年那雙黑色鞋子逐漸靠近,老男人幾乎是縮起肩膀,不斷地靠著手掌向後挪移身子。
「現在,願意為你曾經所作的事贖罪,幫我的忙嗎?」Manfred站在老人的身前,然後彎下腰,和顏悅色地微笑著。

「我希望能藉由你在魔力驅動領域的專才,讓她可以成為真正的『人類』。」Manfred的聲音,像是具有勾動魂魄的魔力的催魂曲般,輕輕柔柔,「你會願意幫我的,對吧?」
「我、我──」老人驚恐地看著青年,以及青年身後的少女,背脊頓時感到一陣冰涼。

在青年陰柔的笑聲中,Andreas.Von.Nikolaus,全Belka最具盛名的魔力驅動學權威,最終還是屈服了。
他顫抖著雙手,在青年的注視下,寫下一個又一個的程式──

「你們會後悔的…違背自然的定律,破壞時間的束縛…總有一天,你們一定會後悔…」

Andreas.Von.Nikolaus在交出程式後,絕望地說出這句話。
青年沒有回話,只是對他咧嘴笑了笑。

從此之後,再也沒人見過Andreas.Von.Nikolaus──


※ ※ ※


六年後。
東Belka地區的某個城鎮。

城外一片黃沙滾滾。
熾熱的陽光,宛如烈炎的赤蛇般,帶著彷彿要將所及範圍內的事物全數焚化殆盡的熱度,盤據在清澄的藍天之上。

一隊整齊的騎兵隊,在通往城堡的主幹道上,一路接受著國民的夾道歡呼。
為首的,是一名身著白銀重甲,腰間懸了柄白色長劍,威風凜凜的少女騎士。

騎士有著修長的身形,以及象徵剛毅的劍眉與銳利有神的青藍色眼睛,五官十分立體俊美。而在滿溢的英氣之中,少女騎士的身姿,又同時夾帶著女性獨有的美艷。
如流水般柔順光亮的櫻色長髮,飄盪在風中,撫弄著被白銀盔甲包覆的雙肩。兩鬢極有個性的卷髮,隨性地任其隨著跨下雪白駿馬的走動,在胸甲前方來回晃動。

豔陽的照耀下,白銀盔甲閃動著炫目的光芒,更添增了少女騎士的英姿颯爽。
許多圍在路旁的平民百姓們,目光全停留在少女騎士的身上。他們的臉上,皆是流露著崇拜與驕傲的神情。

「啊…不管看幾次,還是覺得騎士長大人果然很威風吶…真不愧是史上最年輕的分隊長…」一名婦人望著騎在駿馬上的白銀騎士,如此讚嘆著。
「這座城最大的驕傲,就是擁有她啊!為人光潔磊落,正直坦然,標準的騎士楷模吶!」站在婦人身旁的中年大叔接著繼續說。
「名符其實的劍聖啊…全Belka沒有多少人的劍技能出騎士長大人的左右,更別說騎士長大人她才十九歲…」周圍的其他的人也開始跟著附和。
「打了這麼多場勝仗,又替我們多次趕走魔獸,我看東區的騎士團團長一職,遲早會是她的。」

只是,在眾人的稱讚聲中,有一個男人卻有著不同的看法。

他看了眼馬背上的少女騎士,便語帶輕蔑地轉頭對跟在身旁的少女說道:「她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我保證。」
「…為什麼?」少女的聲音十分柔美。她的懷裡,抱著一本古老的書。無法完全被披風遮掩住,垂散於胸前的銀色髮梢,靜靜地攀附在手中的書本上。

「她的鋒芒太過懾人。」男人不以為然地輕哼一聲,「年輕氣盛,傲性太重,遲早會被她所謂的『騎士精神』反噬,惹來殺身之禍。」
「可是…」少女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男人打斷了她的發言。
「好了,別看了,我們走吧。還有不少事情得忙呢。」男人對少女說完話後,就頭也不回地走進城中的一條小巷裡。
「…嗯。」聽見男人的答案後,銀髮少女也轉過身,準備離開人群。在離開人群前,她再度抬眼望向女騎士。

或許是天意吧。
就這匆匆一瞥,少女與騎士的視線,不意地在空中重疊成一線。
赤紅色與青藍色的眼裡,在那一瞬間,相互照映著彼此的身影。

發現到對方也正在瞧著自己的銀髮少女,立刻瞥開眼。她趕緊跟在男人的身後,與男人一起消失於小巷之中。

「…銀髮紅眼…來自北方的旅行者?」望著少女離去的身影,少女騎士喃喃低聲自語了起來。
「隊長,怎麼了?」察覺到少女騎士的異樣,一旁的部屬立刻上前關心少女騎士。
少女騎士趕緊收回視線,隨口回道:「啊,沒什麼,繼續走吧。Fillano大人還在等著我們呢。」
「是,隊長。」

少女騎士作夢也沒想過,這個有如曇花一現般的短暫相會,竟會讓她與她,就此結下不解之緣,也讓彼此的未來,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ACT 3. Name(一)─
EN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765-e6180dab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