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妄想】A Concealed Memory─ACT 3. Name(五)─(雷‧ 請自行注意)

2012年04月01日 01:11

修訂版的第五回。
第三章在下一回就會結束(毆)
下一章的便當數據說會更多…(遠)


這是一篇妄想相當嚴重,而且閱讀起來絕對不是會令人心情愉的玩意。
故事的角色,除了大Rein和騎士團外,其餘的所有角色,都是自創角。

慎入!
=======================================




陰濕狹窄的地下水管路系統裡,有一對男女正彎著腰,扶著管壁,向前移動。
連續幾個劇烈的地震,讓他們數度在濕滑的通路上滑跤,也讓他們的模樣看起來有些狼狽。

「あるじ,我們現在是…?」其中一名有著銀色長髮的少女,右手按住在碰撞中撞傷的左手臂,問著走在前方的男人。
「地下水系統。從地下水系統潛進Harlech城的主堡。」男人在晃動中穩住腳步,回答少女的問題,「從空路太過冒險,會反被龍攻擊。而且妳身上的魔力反應過大,展開飛行的話會被發現。雖然浪費時間了點,用走的比較安全。」
「這個我明白。」少女繼續問著,「可是あるじ您怎麼會確定這個地下水系統能連通到主堡?」
「這座城內並沒有水源地。他們的水,全來自於其他的地方。妳只要記住,這世上沒有多少人沒有私心,會在做事前不想盡辦法把最好的東西先送到自己口袋。」
「…我知道了。」少女理解地點了點頭。
「快走吧!不然會趕不上。就算幫不了妳的朋友,『東西』也要趁新鮮拿才有價值吶──」男人催促著少女的行動。

男人的這句話,讓少女突然停下腳步。
她不可置信地望著男人的背影。

男人發現少女和自己的距離越來越遠,回過頭問著:「怎麼了?」
「…沒事。」少女輕輕搖了搖頭,低聲回答。
「沒事就快點。」

看著男人的背影,銀髮少女突然覺得眼眶有些發熱──

原來あるじ心裡打的,還是那個主意…終究還是想要拿ショウ來啟動“Wolkenritter System”…為什麼熟知あるじ個性的自己,會天真地認為他自那天之後不再提起這件事,就是讓步、作罷的意味?真的太天真了!

她記得那個系統的啟動原理是什麼,也清楚系統啟動的結果會是什麼──那是一個會產出和她一樣,自念動核而生,擁有無限時間的怪物的系統;一個被她所束縛,受到時間的詛咒,永無自由與未來的系統。

Wolkenritter System,由四名”騎士”所構成。
這四名只會聽從她的命令的騎士,唯一的存在目的就是守護她,與她同生共死──

──她的主人,選上了那名白銀的少女騎士。
他看上少女騎士那份絕對的忠誠心。

“這個人,肯定可以永遠保護著妳。為妳而生,為妳而死。”他是這麼啞聲笑著。
她看得出來他的愉悅。他十分滿意這個新開發的系統。

但是,她不要這個系統!
她不要那位光潔磊落的騎士,也變得和她一樣!

“あるじ…我不需要…”當時她乾澀的聲音,滿是抗拒之色。

怪物,只要她一個就行了──她不希望她的主人會再次作出像她一般,不容於世的產物,也不希望本性善良的主人,犯下更深的罪孽。

最初得到這個身體時,她無法選擇,也別無選擇。她只能接受所有的一切。
因為那個時候的她,沒有人類的軀體,就僅僅是一本書,一本不能說話的書。

可是,這一回不同了。她已經擁有能自由活動的身軀-─

伸手抹了下沾上污泥的臉,銀髮少女下顎緊咬,赤瞳裡閃過了難得的決意。
她拉緊手上的拳套,更加壓低身體,加快前進的腳步。

──所以,我絕對不會允許あるじ再次犯錯,絕對不會!!



A Concealed Memory
─ACT 3. Name(五)─





大火不停延燒。
半倒塌的主城樓,此刻已和一個炙熱的大熔爐相同,溫度高得驚人。
大片的磚瓦,啪啦啪啦地崩落。放眼望去,一片刺眼的紅。

少女騎士正全心地應付著五隻飛龍來自四面八方的包夾。
她以極高速的飛行,在主城與夜空中來回穿梭,擾亂發了狂的三隻飛龍,以及駕馭著飛龍的兩名龍騎兵的視線,然後趁隙發動攻擊,將所有的攻擊引開主城樓,試圖掩護剩下的部屬脫逃。
而她的副官,Daedalus.Crist,則是和其他騎士們一同對抗著Fillano留下來的衛兵們。在揮劍進攻的同時,Daedalus也不時注意著他的隊長。

藍紫色的火焰與橙紅色的赤炎,不斷相互交錯。
少女騎士現在所使用的泛用型長劍,並非長久以來習慣、熟識的伙伴。這讓她在面對飛龍們的尖牙利爪與厚實堅硬的皮甲時,格外的艱辛。在少了愛劍的不利條件下,她最大的其中一項武器──劍、連結刃與弓之間相互轉換所搭配而出的戰術,完全無法發揮。

「可惡,要是Laevatein在身邊的話,就不會有這種事了!」聽著一聲又一聲鋼鐵撞擊堅硬鈍物的聲音,少女騎士不禁低聲咒罵了幾句。

少女騎士的愛劍Laevatein,是一把可變形的Armed Device。
長劍、連結刃、弓,藉由此三種形態的變換,可以輕鬆應對各種的對戰距離,從各個角度刁鑽地攻向對手。她習慣依著對手的攻擊模式與戰況,將武器變形混合使用。
武器形態的靈活變換、矯健的飛行,以及她長年不間斷的練習所換來的力量,在這三者相輔相成下,她從未在戰場上失利過。然而,這一回,三環利因中缺少了一環,她被迫幾乎只能與飛龍們作最接近的打擊戰,活動的敏捷度和效率,是大大地下降。
她現在能做的,只有先想盡辦法繞近那些還被乖乖駕馭著的飛龍的身側,將剩下的兩名龍騎兵拉下龍背。

熊熊大火中,Daedalus抬眼望向在少女騎士的艱難戰況,越發焦躁,劍也越揮越急。

「Hank、Nick,還能動嗎?」Daedalus喊著餘下的騎士。
「廢話,我還沒死!當然能動了!!」斷了一隻手臂,只做簡單的止血處理的男人,揮著劍,不爽地吼著。
「可以!不過先等老子把剩下的這些混蛋料理乾淨再說!」名為Nick的大塊頭男人中氣十足地大聲回答。
「Kaite、Jorian、Von,你們也是!等一下跟我一起到側堡!」Daedalus下著指令。
「「「「好!!」」」」當Daedalus說出”側堡”兩個字時,被點名的騎士們很快就理解Daedalus的想法。他們的眼裡,發出了興奮的光芒。他們已經等不及要替被飛龍們奪走性命的弟兄們復仇。

身為東區要塞的Harlech城,在各個副城與城牆上,架設多架的獵龍槍。那些巨大的十字槍,原本就是拿來對付被稱做沙漠之王的巨大魔獸:砂龍。
現在,Daedalus心裡所盤算的,就是用這些兵器,打下那五隻飛龍!

至於怎麼將龍群帶進射程,他絲毫不去關心,也不去考慮。
因為他相信他的隊長一定會辦到。

「好!來吧!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是全東區最強的男子漢!!」
「「「「當然!!」」」」熱血翻騰的騎士們,爆出激昂的吼聲。

戰況是單方向的傾倒。
幾乎是壓倒性的,衛兵們無法抵擋騎士們勇猛的攻擊。很快地,已經有不少衛兵失去戰意,或者拋下武器逃走。

「很好──!!」在少女騎士的飛行範圍往主城樓接近時,Daedalus刻意以她能聽見的音量,大聲喊道,「剛點到名的跟我一起到側堡,剩下的去修理門外那一群沒長眼睛、不分是非的混帳!」
「「「「喔喔──!!!」」」」

聽見部屬們的聲音的少女騎士,一方面為他們的表現而感到驕傲,一方面異樣的焦躁感也自心裡湧出。但是,她不知道那些焦躁感是從何處而生,也無暇去思考。
她所該作的,僅有回應部屬們的期待,讓他們平安無事地回家,就這麼一件簡單的事。

為了不使她的部屬們期待落空,少女騎士再度催動體內的魔力,加快了移動的速度。她藉由與龍們的近距離衝撞,更加快速地在龍之間竄動,先是迅雷不及掩耳地將一名龍騎士給扯下龍背。然後,她放空身體,讓身體直線向下墜。
待一個完美的高低差製造出來後,再穩住身子,腳下閃出耀眼的紫紅色三角陣,炙熱的火蛇迅速地繞上劍尖。
掌握住這個好不容易逮到的空檔的瞬間,騎士將劍尖對準才剛失去駕馭者的飛龍的胸腹,用力向上一挑──

「行け!煌竜──!!」

巨大爆炸聲響,與飛龍伴隨而來的刺耳嘶吼聲,再度響徹整個Harlech城主堡的上空。

少女騎士狠狠刺中龍的要害,向上用力劃開巨龍的胸腔,將整把劍完全沒入巨龍的體內。接著,她鬆開手,迴身繞向左側。
在那一瞬間,彷彿血雨般,大量腥臭的鮮血自龍的傷處噴灑而出。
巨龍扭身掙扎個幾下,便連著少女騎士鑲在牠身上的劍,一起墜落地面。

轟隆──
飛龍的屍體撞擊地面的那一秒,激起劇烈的天搖地動。這讓原本就半倒塌狀態的主城樓,垮得更是嚴重,多處崩塌。
一時之間,大量的塵土砂石瀰漫,伸手不見五指。

全身濺滿血污的少女騎士,在塵土飛揚中,靠著她的耳力與肌膚細胞對風壓的感測力,精準地躍上一隻被最後僅存的龍騎兵所駕馭著的飛龍的背上。那名龍騎兵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就已經被少女騎士奪下長劍,一腳踢下龍背,搶去飛龍的控制權。

「唔…!騎龍應該和騎馬的原理差不多吧──」搶過駕馭權後,騎士放低身體的重心,抓緊韁繩,試驗性地將繩索用力向後一扯。

這個動作,讓載著她的飛龍立刻直起身體,向上直衝。

「果然一樣!很好!」見到腳下的龍的動作,和自己的意思的完全相符的少女騎士,馬上將韁繩繞上未持劍的左手手腕。

少女騎士再試驗性地左右拉動韁繩,確認飛龍能照著她的意思行動後,讓座下的龍飛往側堡。

青藍色的眼睛,捕捉到已經到達定點,將獵龍槍架設在巨型十字弓上的黑髮男人的身影,以及一名在後頭繫住十字弓的扳機的紅髮部屬。

「Daedalus──!!」她高聲向他大喊,「來了,牠們跟在後面──!!」
「嗯──!!」黑髮男人牢牢地穩住十字弓的弓口,深藍色的眼睛緊盯著前方。
「別打偏了──!!」少女騎士騎著龍,讓飛龍的腹部貼近城牆,低空掃過側堡後,拐向右方,繞著整個主堡作環心的飛行。
「這個當然!!不然我可沒臉當妳的副官了!!」

頂著強烈的風壓,Daedalus半瞇著眼,稟住呼吸。

「1──」他放過了追在少女騎士身後的第一隻龍。
「2──」緊接著,在第二隻龍掠過時,他也沒開槍。

直到最後一隻飛龍即將揚翅而過的前一秒,他才大聲向後方喊道:「斷繩──!!」

颼的一聲,一根尖端閃動著藍色光芒的巨型長槍,破空而出,精準無比地刺穿龍的腦袋。
被擊穿腦袋的龍,在一片四處飛散的血肉與白色塊狀物體中,哀嚎聲都還來不及發出,就連同獵龍槍一起墜落。

聽見身後傳來重物摔至地面的聲音,少女騎士就知道她的副官已經確確實實地打下了一隻。

「真不愧是Daedalus…還有兩隻!Nick、Hank──!!」

她抓緊韁繩,叫喚著守在十字弓旁的下一組騎士。

「有勞你們了──」在俯衝過部屬們的身邊時,她對他們比了個手勢。
「包在我們的身上,隊長!!」待命的大塊頭男人精神抖擻地回覆著。
「你們這群禽獸,給我下地獄去吧--!!」少了一隻手臂的男人,用力揮下刀,斬斷扣住扳機的繩索。

幾秒後,再度有一隻龍被擊落。這次是帶著慘烈的嘶吼聲。
在同樣的方式如法炮製下,空中僅存的龍,只剩兩隻。其中一隻正被少女騎士駕馭著。

不出一刻鐘,整個戰況完全逆轉過來。
Harlech城的騎士隊,已經取得了勝利的先機。

此時,一直在遠處觀望著戰況的三男一女,終於有了動作。

持著長槍的男人,吹了聲口哨,以激賞的口吻,鼓掌讚道:「果然是鼎鼎大名的Harlech鐵騎隊,竟然連龍騎兵隊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Penrod團長?」腰上隙著彎刀的男人,望向背上背著一把重劍,雙手還胸,站在前方的中年男子。
「…」名喚Penrod的男子,瞇著眼睛,看著遠方正在相互追逐著的兩隻飛龍,沒有說話。
「Penrod團長?」男人再次出聲。
「走吧。」直到天上只剩一隻飛龍時,Penrod終於說話了。他起出背上的大劍,向下一揮。
「我們出發。」在說完這句話的同時,他已經一馬當先地衝了出去。
「「「「瞭解!」」」餘下的三個人,也隨後往少女騎士所在的方向飛。

這四個人突然間釋放出來的魔力波動,不僅讓即將趕抵Harlech城主城的銀髮少女大吃一驚,也讓龍背上的少女騎士和她的部屬們一個一個刷白了臉色。

然後,幾乎是一瞬間,以Harlech主城為中心,方圓三十里的範圍內,全被封鎖在一個極為密閉的空間裡。夜空的顏色,像是被籠罩上一層又一層的彩色膠片般,變得異常詭異。

「那些傢伙…」發現自己陷入至少四層的封鎖領域裡,少女騎士跳下龍背,登上側堡的邊牆,用力緊握手中的長劍,忿忿地低聲暗罵。
「東區騎士團團長Penrod.Becker、副團長Roreck.Steck、首府第一騎士分隊長Rosari.Hokonyah、首府第二騎士分隊長Banal.Pankove…隊長,妳的面子還真大啊,竟然是東區的首腦們親自過來見妳嗎?」站在少女騎士身側的Daedalus,一面抬手抹去臉上的冷汗,一面故作鎮定地調侃他的長官。
「Daedalus,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這一刻,她知道自己能全身而退的機率,已經可以說是微乎其微了。

她沒有任何遲疑。
一個揚手,果斷地開啟回路通訊,對所有還留在主城裡的騎士們下達命令──全數撤退。

然而,也有違背這道命令的人。
以Daedalus.Crist為首,幾名留在側堡,才剛與少女騎士一同擊墜飛龍的騎士們,並沒有接受她的命令。

「隊長,請讓我們跟著您吧!」在早先的戰鬥中失去一隻手臂的Hank.Venderson請求著。
「隊長,別看老子這樣,老子也是有榮譽心的人吶!」總是中氣十足的大塊頭男人,Nick.Wolfe,也透過通訊回路,拒絕服從少女騎士的指令。
「你們…」少女騎士幾乎快說不出話來。

她不是不明白他們的想法。
換做是她,她也斷然不會作出拋下自己的戰友,獨自逃命的事。因為這樣的行為,嚴重違背了她的騎士道。

「更別說就算現在逃走了,將來會不會被清算都是個問題咧。」離少女騎士最近的Daedalus,接著開口表示他的理由。

這句話,是讓少女騎士咬著牙,萬分艱難地同意騎士們的意願的關鍵。

曾多次領軍,擊敗被當成叛軍的幾個分隊的她,自然清楚地知道她的副官言裡所指的意思。
──能夠讓最多的Harlech騎士活命的機會,就只有戰勝東區總部的首腦,將所有的一切告發,這麼一個單一選項。

「…我知道了。你們留下吧!」於是,她閉上眼睛,沈聲說道。
「但是,我有條件。」
「那就是──」

然後,再度睜開的青藍色眼睛,毫無畏懼地看向已經站在前方的四個人影。

深吸口氣,她展開紫紅色的魔導陣,持劍的右手用力向下一振,讓赤焰盤滿整把長劍:「──你們通通都要給我活著。要是太過勉強,馬上離開戰場,聽見沒!」
「「「「知道了──!!」」」」包圍住四個來敵的六個騎士,異口同聲大聲回答。
「很好──」少女騎士繃緊全身的肌肉,進入戰鬥預備體勢。
「──要上了喔,我的戰友們!!」她雙手握著劍柄,將燃燒著火焰的長劍高舉過頭。
然後,如箭般衝向手持巨劍的Penrod,用力揮下手中的長劍。

「紫電、一閃────!!」

轟隆隆隆隆隆隆──

在少女騎士一馬當先的攻勢下,Harlech城的騎士們也隨後發動攻擊。
一時之間,多道魔法與兵器,激烈地相互衝撞,引發了強烈的閃光與爆炸,更捲起一陣狂風。風壓凶猛地襲上城壁,讓整座Harlech城的主堡再次震盪晃動。

「真正的好戲似乎開始了呢。」在地下水路系統中的男人,雙手撐在身旁的水管壁上,試圖在劇烈的搖晃中穩住身體。那雙赤色的眼睛,正望著不斷落下碎石塊的天頂。
「妳的朋友,感覺起來不會是他們的對手。」瞥見銀髮少女難得的神色凝重,不知道是老實還是故意,男人這麼對她說道。

銀髮少女沒有回話。
她只是蹲下身體,將重心壓到最低,凝望著不遠處的出口方向,握緊雙拳,安靜地等待最新一次的地震結束──



─ACT 3. Name(五)─
EN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773-152247db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