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賀文】《After Rehabilitation》(by ginger_king)

2012年05月13日 20:38

【某G前言】

越寫越覺得自己真的一點也不了解はやて、Signum和Shamal。はやて有那麼不成熟嗎?Shamal有那麼愛操心嗎?Signum會這樣說自己的家人嗎?……
好像都是我的私心令到Signum和Shamal對はやて變成一個大人對小孩的姿態orz

最後還是崩了XD 變成大家哄鬧情緒(?)的媽媽XD
還有一個我瞎掰的考試(被揍) ※實際沒有這種東西


不管怎樣,母親節快樂~
---------------------


【母親節賀文】《After Rehabilitation》


海鳴市大學附屬醫院,復健中心,105號房。

「啊啦,這不是Shamalさん和Signumさん嗎?」軍藍色短髮的女醫生走到拿著拐杖的褐髮女孩身前,笑著對她的親屬打招呼,「好久不見了呢。」

「是的,好久不見了。」Shamal垂下的雙手自然地交疊著,像個有禮的年輕媽媽一樣對孩子的主治醫生微微一揖。
「最近工作比較忙,能夠陪著はやて過來的機會不多。」旁邊的Signum說。她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小主人身上,以防她突然站不穩跌倒,又或者因為站太久而覺得累。
不過看來是她多慮了,はやて臉上始終掛著輕鬆的笑容,一點也看不出辛苦或倦容。

「哈哈,Signum和Shamal總是那麼愛操心呢。」はやて一副拿她們沒辦法的樣子,「明明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

「「當然不行!」」桃髮少女和金髮少女都是不假思索地即答。

這一年半來,八神家小家主的復健、治療和覆診,幾乎每個禮拜都要進行。騎士四人當然都放心不下主人,每一次只要大家有空,都會爭著當陪伴主人的角色。就算四人都沒空,他們也會議定由其中一人請假陪主人。
當中的兩個大人是公務最繁忙的,她們陪伴はやて一起復健的次數比較少,而兩人同時出現的次數就更是少之又少。

看見從前孤獨的小女孩,如今可以被這麼多人疼愛著,幸福地成長,石田醫生心裡說不出的感動。自己無法給予的幸福,總算由其他人給予了。
「はやてちゃん還是有人陪著比較好。我也會比較放心。」石田曲膝與孩子平視,萬般愛惜地摸了摸孩子的頭。

「就是說嘛〜」Shamal當然萬分同意。
「確實是那樣比較好。」Signum也點了點頭。

在一番寒暄和了解はやて的近況後,石田就離開了。
只剩下復健治療師和八神家三人。


「那麼,はやてちゃん,今天就從伸展運動開始。」復健師笑說。
復健師姓下田,是個溫柔的中年女性,臉上總是帶著和藹的笑容。
因為はやて在這裡復健已有一年半了,下田不知不覺便跟八神家熟稔起來。

Shamal輕拍孩子,從她手上拿走拐杖,放到一旁。
下田引領著はやて到鋪著墊子的區域,讓她在那裡坐下。

「はやてちゃん現在慢慢走路已經跟正常人沒甚麼兩樣了呢~」下田誇獎她說。
「嘿嘿,可是跑步還是不行…」はや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雖然比預期的進度慢了一點,但現在就算長久維持靜態動作也沒問題了吧?」
「嗯,是的。」
「或許很快就要與はやてちゃん分別了。有點捨不得呢。」下田說。這並不是寒暄,而是打從心底的說話。這孩子的確有某種惹人喜愛的魅力,醫院的醫生、護士、復健師,甚至清潔嬸嬸,都很喜歡她。「按照現在的進度,再過一個月就可以完全康復了。」

Shamal也笑著插進她們的對話裡︰「就算康復了,はやてちゃん也會回來探望醫院的大家的。」
不太顯眼的微笑掛在Signum臉上,「這麼多年來真的太感謝你們了。」
「不會不會,這麼可愛的孩子,要是能多來幾個就好了!」

於是,はやて在下田的指導、Shamal的協助和Signum的鼓勵下,完成了今天的療程。
下田因為還有下一個病患,所以先離開了。

「呼~好累。」下田一離開,はやて便跌坐在房間的沙發上,累得手腳都軟了。
Shamal從はやて的小背包掏出手帕,給她擦汗。「辛苦了喔,はやてちゃん。」
「辛苦了,あるじはやて。」Signum拿著剛剛上洗手間時順便買的運動飲料,等主人一擦完汗便要給她喝。

はやて看了看輕柔地替她擦著汗的Shamal,又看了看一如平時地僵硬的站在旁邊、手拿兩瓶飲料的Signum。
「……其實像這樣有Signum和Shamal陪著我,也不錯呢。」
被幸福包圍著。

「啊?」突然被這樣說的Shamal一時反應不來,「是這樣嗎……」
「該怎麼說呢……」はやて苦惱地撓了撓臉頰,突然,想到一個不錯的比喻︰「對了!就像爸爸和媽媽一樣。」
「爸…爸爸?!」Signum有差點沒被口水嗆到。作為主人的女騎士竟然被主人說像爸爸…
「嗯。」看見騎士的反應,はやて笑了笑,「雖然爸爸和媽媽都已經化作天上的星星了,但現在能跟大家在一起,真是太幸福了。」
「我們會一~直在妳身邊的喔,はやてちゃん!」Shamal仔細擦過小主人額上和背部的汗後,把手帕收好。
「…沒錯。」Signum點點頭,給主人飲料。
「謝謝~Signum。」
「不客氣。」Signum打開另一瓶飲料,遞給Shamal,「這是Shamal的。」
「謝謝。」
「Signum不喝嗎?」はやて喝了一口最喜歡的葡萄味運動飲料,抬頭看著Signum。
「……我不喝。」
はやて知道她家的騎士長一定又是想節省支出,便說︰「我可以跟Signum一起喝喔。」
「可是……」
はやて露出失落的表情︰「Signum不想喝我喝過的東西嗎?」
「不…怎麼可能。」
「那就一起喝吧。」はやて再次展現出令人難以拒絕的笑容。
「那失禮了。」騎士長接過主人的寶特瓶,小呷了一口,便遞回去。
はやて失望地說︰「Signum喝很少呢。」
「我……」騎士長只說了一個字,便被笑瞇瞇的Shamal打斷。
「Signum是害怕自己喝太多,はやてちゃん就只能喝很少嗎?」
「嗯…」
「那樣的話,如果兩瓶大家一起分,便不怕有人少喝了。」
「好主意,Shamal!那樣的話大家更可以喝到兩種口味。」

然後,她們便你一口我一口地交換喝著。
標籤著無糖的運動飲料,這時喝著,不知怎的,竟有一種甜滋滋的感覺。

###

「はやて、はやて~」Vita在聽到Shamal宣佈的消息後特別興奮,狼吞虎嚥地把嘴巴裡的東西嚥下,急不及待地問她的主人︰「妳的腿真的很快就可以好了嗎?」
「是喔!」はやて笑著摸了摸Vita的頭,每次看見這孩子對自己超越主僕情誼的關心,心裡都會覺得很溫暖。但是當看見她那副食相,卻不禁皺起了眉頭,「Vita不可以吃這麼快喔,會嗆到的。」
「呃……」鐵槌騎士聽到主人的話後,立刻減慢了進食速度。
「Meister可以痊癒真的太好了!」坐在桌上的三十公分小小融合騎,似乎也很雀躍,「康復之後就可以參加運動會~」
ReinforceII初次參觀Meister的學校,就是聖祥小學舉行一年一度的運動會的時候。她用Full Size模式、以はやて的妹妹的身份,一起觀賽。她永遠不會忘記那天Fateさん在紅色跑道上衝刺的英姿、すずかさん在閃避球賽裡的出色表現,還有即使沒甚麼運動神經也盡全力奔跑、在綠茵場上灑下光輝的汗水的的なのはさん和Alisaさん。
那時候,她就在想︰〝要是Meisterはやて也可以參賽該有多好~〞
Vita聽見運動的話題,更加興奮,「はやて,之後會跟我一起打槌球嗎?」說著,還一邊揮舞筷子,似乎己經把那當成槌子。
「Vita!你口中的飯粒都噴出來了。還有,不要亂揮你的筷子!」騎士長看見下屬這樣,眉頭又皺了起來。
「有甚麼關係,你這個有潔癖的傢伙!」
「有潔癖?!!!」

眼見火苗快要燃燒起來,Shamal馬上笑著轉移話題︰「啊哈哈——Signum也可以教はやてちゃん劍道呢!」
「劍道嗎?」
果然!騎士長立刻變成一副興致盎然的樣子。
「Rein想跟Meister一起學游泳!」
「打籃球好像也不錯…」
「放風箏呢放風箏呢~?」
「排球也想跟はやて一起玩。」
「手球也想玩玩看——」
「Rein想跑馬拉松!」
「我很樂意向あるじはやて傳授劍道的。」
「哈哈,還是游泳比較實用。」
「足球很帥的~」
「槌球最好了!」
「還有棒球!!」

眾人七嘴八舌地說著。はやて仍然笑著,只是額上添了顆豆大的汗珠。
「那個,大家——我說……」

主人開始說話,大家當然都停下來了。他們一同看著褐髮女孩。
「……等腿好了之後,雖然那些運動我都很想做,但我想最重要的,果然還是投入管理局的工作。」

超過一秒的靜默。

然後說話的人是那隻最小的融合騎。
「嘛……確實是這樣比較好呢。」Rein說。作為長期與主人在一起、比誰都要親近主人的融合騎,Rein對はやて的想法一直都很清楚。
「以前因為行動不便的緣故,大家總是分派我到較輕鬆的任務。這樣下去可不行呢。」

騎士們與Leti提督彷彿約好了似的,Leti以はやて還是小孩子和雙腿不便為由,總是給她少一點的任務,任務性質也是比較輕鬆的。這讓はやて過了兩年正常的小學生活,管理局工作就像課外活動一樣。

「可是,はやてちゃん……」Shamal流露擔心的神色,「我想はやてちゃん還是好好去上學比較好。」就算是Harlaown家,Lindy對Fate的教育方針也是這樣。
はやて笑了,「當然會好好上學。」
「但是……」
「我是帶罪之身,在上學的同時不好好工作可不行。」はやて換上認真的臉,「而且,我希望用現在擁有的力量,為世界幹點甚麼。」不可以再像那時候一樣,無力地跪在雪地上,甚麼也做不了……

Shamal沒有反駁的餘地。要是主人真的如此認為,作為騎士的她也不好再說甚麼。

餐桌上又是一陣沉默。
只有碗筷碰撞的聲音仍然繼續。
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可能是身份的關係、也可能是有別的考慮,大家都沒有說出口。
はやて似乎意識到自己令晚餐的氣氛冷下來,不禁後悔說了剛剛的話。現在只好轉移話題︰「今天數學測驗卷發回來了,哈哈,最高分的果然又是Fateちゃん和Alisaちゃん。」
「那麼はやて多少分?」
「嘿嘿,比她們差了一分。」
「はやてちゃん真厲害〜」
「Meister好厲害〜」
「這真的太好了,あるじはやて。」

在恢復討論後,晚餐和晚餐後的電視時間如常進行。
然而,騎士們——尤其是大人組的幾人,對於主人說的話始終耿耿於懷。

###

「先別關燈…Signum…」金髮少女在Signum準備關上床頭燈時叫住她。「我有話想跟妳說……」
「あるじはやて的事?」Signum坐在床邊,正在解開綁著馬尾的髮帶。不久,桃紅的頭髮便散落、長髮披肩,她把黃色的髮帶放到床頭櫃上,與錢包、手錶等放一起。
「是的…」同樣坐在床邊的Shamal與Signum相對,難過地低下頭,看著自己交合的雙手。
Signum知道Shamal的想法。因為他們蒐集書頁的過錯,連累はやて要成為管理局一員,初代Reinforce也不得不離開。
「我希望はやてちゃん可以有快樂的童年…」柔和的澄黃色燈光沒有照到Shamal的臉,Signum沒有看到她的表情,但光聽她的聲音,就可以知道她多在乎這個小主人。「就算已經發生了很多悲傷的事,但我希望她成年之前的這幾年,能快樂地度過。不要為了那些大人才該煩惱的事而煩惱。」
「…是因為Reinforce吧——初代Reinforce。」Signum說。

——要不是那一天以那種方式失去她,あるじはやて就不會那麼地渴望以自己的力量守護其他人。

只有這次,Signum沒有覺得Shamal是操心過頭。
雖然她們的主人是個成熟、能幹的孩子,但是這麼早就進入職場,真的好嗎?
那麼拼命地想把一切做好,真的好嗎?

「等她的腿好了之後,終於有一天,她會奔跑到我們無法到達的地方的。」Shamal落寞地說,「總覺得……很令人擔心呢。」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在あるじ長大後一定會走得更遠更高,這跟腿沒有關係。」對於這點,Signum則覺得是多慮了,「到了那時候,あるじはやて應該已經是個足夠成熟的人了。我們能做的事就只有盡力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不要拖累あるじ。」
Signum繼續說︰「不過現在的話,我也同意わがあるじ不應太急躁。」
「就是說嘛!」與Signum的冷靜語氣相反,Shamal是擔心得不得了。
「如果她是那樣希望,我們也沒辦法了。但在一定程度上,我們應該可以暗地裡幹點甚麼的。」Signum提議,「像是偷偷把工作分擔去啊,帶あるじ到不同的地方玩啊……之類的。」
「只要はやてちゃん不要太辛苦就行了…」Shamal摟著不知何時搞到手上的白色枕頭,頭靠在上面磨蹭著,宣洩憂心的情緒。

「噗。」
突然,騎士長笑了。因為看到那樣子的湖之騎士。

「妳…妳笑甚麼?」Shamal愣愣地抬起頭。
「你真的像個媽媽一樣呢,Shamal。」Signum嘴壞地說。在劍之騎士的騎士魂裡,不知為什麼存在著一個與騎士毫不相稱的性格——壞心眼。
Shamal立刻撅起嘴,「擔心はやてちゃん也不可以嗎?」
「不是……」Signum依然忍不住笑意。

Signum仍舊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取笑Shamal時,Shamal已拿著自己的枕頭,走到Signum床邊。
等桃髮少女察覺時,金髮少女已坐在她的床上了。
「喂,你怎麼睡到我床上了!」
「這裡比較舒服。」Shamal乾脆躺下來。
「好吧,那你就睡在這裡。」Signum拿起自己的枕頭,準備起身走往對面床。
上衣被Shamal拉住。
Signum無奈,「兩個人太擠了。」
「……別走。」

於是,騎士長便留下來了。
直到關上燈,兩人鑽進被窩的好一陣子,兩人都在靜默中度過。

不知過了多久,Signum聽到她所背對著的人低聲說︰「我真的不想看見你們受傷,尤其是はやてちゃん……」

「我想看見はやてちゃん可以開心地笑、快樂地度過每一天。不是自己獨自背起一切,把難過都藏在心裡。」

「只要這樣就夠了………」


後來的聲音逐漸變為哽咽,她靠在Signum的背上抽泣,把Signum的衣服都哭濕了。
騎士長僵起身體,有點手足無措。她不擅長應付哭的人,偏偏同伴卻是個愛哭鬼。

她能做的,就只有生硬地轉身,然後摟著那個抽抽噎噎的傢伙。

###

暑假來了。
はやて的腿痊癒了,還舉行了慶祝會。
她接下的工作越來越多,資格試也令她忙個不停。
有人提議到海灘玩,放鬆一下。
是誰的提議,已經忘記了。總之,八神家在暑假某個休假日,全家人一起到了沙灘。

「はやてちゃん穿上泳衣的樣子真可愛呢~」Shamal看著小主人穿上粉藍的連身泳衣, 發出讚嘆之餘,不忘拿出防曬油,對大家說︰「不管怎樣,大家先塗防曬。」
「嗯。」
「是的說!」
「知道了〜」
「真麻煩呢…」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大家便開始在沙灘上活動起來。
「Rein要堆一個全世界最大的沙堡壘!」如此說著、充滿幹勁的Rein。
「有夠小孩子的想法…」如此說著、卻陪Rein一起堆堡壘的Vita。
「哈哈,那我也一起好了。」はやて也加入堡壘戰團!
「讓我來告訴妳們設計的藍圖吧!」Rein一副神秘的樣子,怕被別人知道似的壓低聲線,低聲告訴Vita和はやて。
Vita湊過頭去聽到後,很大反應地退後,「笨蛋!!那種東西最好能做出來啦!」
連はやて也啞然失笑︰「啊哈哈,正常的一個堡壘好像比較容易呢…」
Rein撅起嘴巴,頭上的天線高高彈起,「妳們都把Rein當笨蛋!!」
「因為你真的是。」Vita無情地笑說。
「嘛嘛,我們快堆吧。」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為難地笑著的はやて。
孩子是不記仇的,很快生氣、也很快忘記。聽見主人這樣說,Rein便不顧挖苦她的Vita,興高采烈地堆起她們的沙堡壘。

不遠處的太陽傘下,坐著八神家兩個女性騎士。
Signum優哉游哉地躺在折疊椅上,喝著沙灘攤販販賣的沙灘特軟。在冰塊伴隨下,冰凍的蘇打水,有著幾片裝飾的青檸,水裡還有檸檬味果凍——這就是夏天的最佳享受。
太陽傘另一邊的折疊椅上,是Shamal。她目不轉睛地看著三個孩子,以防她們被奇怪的大叔盯上又或者被甚麼人拐走。
當看到はやて在沙灘上跑來跑去,Shamal有一點欣喜、也有一點寂寞。
以前不管到哪裡去,はやて都會讓她或Signum抱著的。如今,はやて已可以自己走路、自己跑步,不再需要她們了。
Shamal好像突然失去了職責似的,手足無措。

Signum好幾次把飲料傳給Shamal,她都只是晃神地吸了幾口。
看著這樣的Shamal,Signum只是嘆了一口氣。
記得以前也有過這樣的狀況呢。就是はやて剛回到學校的那陣子,Shamal因為無法幫上忙而瞎擔心個不停。

「Shamal…我覺得你好像又想太多了。」Signum啜了幾口蘇打水,冷靜地說。
Shamal抱著膝蓋嘟噥︰「…我哪有。」
Signum失笑,「你現在的樣子簡直就像被孩子拋棄的媽媽。」
「……才沒有。」
Signum放下玻璃杯,站起來拍了拍那個過保護的傢伙,「說真的,別難過了。」

拋下這句話,她便離開太陽傘,不知走到哪裡去。
Shamal又回復抱膝的姿勢,一邊看管行李,一邊看著孩子。

過了好一陣子…
「Shamal〜Shamal〜」Rein跑過來,拉起Shamal的手,「我們的城堡堆好了!」
「啊,城堡嗎……」Shamal順著Rein指的方向看過去…「哈,真漂亮呢。」
「對吧?」Rein自信地挺起胸膛,「那是Rein設計的。」
「Reinちゃん很了不起呢。」Shamal笑著摸了摸銀色的頭——充滿了汗水。
「嘿嘿嘿。」
接著,Vita和はやて也回來太陽傘這邊了。
「太陽真猛,我都快融掉了。」汗流浹背的Vita快受不了了。
「太陽伯伯很努力工作。」はやて笑說。
「現在是游泳的好時機呢。」Shamal有點疲憊地擠出笑容,「等Signum回來後,讓她帶妳們去。」
「是的說!」Rein道,「那Rein可以先去買點飲品嗎?」
「妳和Vitaちゃん一起去吧。」
「啊~麻煩死了。」
「Vita是姊姊,不可以這樣喔。」はやて提醒她。
「知道了…」Vita便跟Rein一起去買飲品。

「Shamal,妳不游泳嗎?」はやて好奇地問。
「我要看著行李…」
「是嗎……」はやて直視著被她高了很多的金髮少女,「……最近總覺得Shamal有點不開心呢。」
「是、是這樣嗎?」
「嗯。」はやて緩緩點了點頭。
這讓Shamal不知該說甚麼了,「對不起……」
はやて不解,「為什麼要道歉?」
「……」

Shamal正常說甚麼的時候,Signum便回來了,與人型的Zafira一起。
「あるじはやて。」
「あるじ。」
「啊,Signum、Zafira!」
「來得正好呢,Signum、Zafira。はやてちゃん和Reinちゃん她們想游泳了。」
「嗯,讓Zafira看行李吧,我們一起去游泳。」Signum對Shamal說。
——原來剛剛離開是為了找Zafira回來看行李。
「交給我吧,妳們玩得開心一點。」Zafira在折疊椅坐下。
「Rein和Vita呢?」Signum轉頭問Shamal。
「去買飲品了。」
Signum拉起Shamal的手臂,「嗯,我們去找找她們。遇上危險就不好了。」
「啊?」
Shamal半推半就地與Signum走了出去。

太陽傘下只剩下はやて和Zafira。
「ある——」「Zafira……」Zafira正想說話時,卻先被主人叫住了。
「是?」
「Zafira一定知道點甚麼的吧。Shamal最近好像悶悶不樂的。」
「那個……稍微知道一點。」沉實的聲音說。
はやて靜待Zafira說下去。
「Shamal好像很擔心あるじ。」
「擔心我……」說到這裡,はやて便瞭然了。
「除了擔心之外,好像還害怕自己無法再替您操心。」因為孩子長大後,就不需要有人一直在旁邊照顧他、對他囉嗦。
「是這樣啊…」
「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
「謝謝你告訴我呢,Zafira。」はやて露出招牌微笑。
「這是應該的。」Zafira恭敬地說。「不過……雖然Signum覺得Shamal多慮了,但是我想她的想法也沒有錯的。這樣說或許很失禮,但其實あるじ可以更依靠Signum和Shamal一點,她們都是很可靠的人。」
「我知道的。」はやて點點頭,摟了一下Zafira,「Zafira也很可靠呢。」
「あるじ雖然很年輕,但已經是個成熟的人了,不過所擁有的閱歷始終比不上Signum和Shamal。我認為在某些時候,工作上的事情可以找她們商量,あるじ難過時也可以向她們傾訴的。」
「啊哈哈。」はやて撓了撓臉頰。確實,她總是覺得騎士是她要守護的孩子們,所以總想把自己的悲傷和苦惱瞞著他們。「我會考慮考慮的。令大家擔心了真對不起。」
「不會。」



Rein戴著救生圈,悠閒地在海面上飄浮。
Shamal也戴著救生圈,卻在淺水區域打顫。
「……我說,Shamal,這裡淺得連我也能站著。」Vita無奈地說。
「人在水中是浮不起來的!」Shamal一邊打顫,一邊堅持自己的想法。
Vita都不知該用甚麼眼神看著她了,「作為醫生請不要說出這種違反科學的說話。」她繼續說︰「我游到遠一點去了,不管你了。」
Shamal抓Vita的手抓得更用力了,「啊!不要!!我會溺死的!!!」
「妳不要亂動啦!好好站著就不會溺死!」

………

「咦,真的能站著耶。」
「……早就說嘛。」

另一邊廂,Signum也在淺水區教小主人游泳。
「あるじはやて學得真快呢。」
「因為有個好老師吧。」はやて摟住她騎士的脖子。在白晢的臉頰上輕輕一吻。
「誒?!」對突如其來的親熱舉動,Signum臉倏地紅了,「あ、あるじ?!!」
「很久沒有親Signum了。」她笑瞇瞇地看著滿臉通紅的騎士,「果然我很喜歡Signum呢~總是穩重地、可靠地守護著我。」

「妳們在說甚麼悄悄話?」Shamal看到はやて親Signum後,帶著一點忌妒「走」了過來。
「Shamal也想要親親嗎?」はやて笑看著她的湖之騎士。
「親…親親?」
はやて緩緩游過去,親了親臉頰微紅的Shamal。「謝謝呢,Shamal,總是替我擔心。」
「這……」Shamal一時搞不懂狀況。
Signum冷靜下來後,對主人回以一個微笑,「這是當然的。因為我們是您的騎士。」
はやて說︰「不只是騎士,也是我的家人。」
「はやてちゃん……」
「是像爸爸和媽媽一樣的存在。」はやて這次伸手摟著兩人。「真正的爸爸媽媽在很久以前就不在了,像這樣有人教我游泳、帶我去玩、平時會叫我不要太晚睡,又會做便當給我、總是囉囉唆唆的,這還是第一次呢。真的謝謝你們。」
「はやてちゃん,」淚線很淺的Shamal果然又熱淚盈眶了,她說出這幾個月來,一直憋在心裡的憂慮︰「妳開始那樣頻繁地工作,我真的很擔心妳的。」
はやて輕輕搖了搖頭,「那是我喜歡的工作,不會覺得辛苦的。不用替我擔心。而且,就算我開始工作了,每天還是會回家跟大家在一起。只要Shamal願意的話,還是可以繼續在各方面照顧我的。」
「…真的嗎?」
「當然。」

「——因為Shamal是我的媽媽嘛。」

###

回家時已是黃昏。
七人旅行車開在公路上,海邊日落的景色一覽無遺。

「說起來,下下禮拜是搜查官的常設資格檢定考試。」看著窗外優美的景色,はやて忽然想起那個一年一度的大型考試就在不久後舉行。
Shamal聽到後,過了一會才意識到主人說的是甚麼。「誒?!!我都忘了這件事!!」

Shamal永遠不會忘記這個讓はやて足不出戶啃書啃了一個禮拜的考試。
搜查官這個職位需要大量的資訊性知識還有對時事的了解。為了令在職的搜查官(包括特別搜查官)與時並進,管理局每年皆設有審核全局的搜查官的資格檢定考。而要通過這個考試,大量的資料搜集和背誦是少不免的。

明明考試的人不是Shamal,她卻比當事人更緊張。
「はやてちゃん,從明天起我們一起努力唸書吧!!!」


看來,只要孩子還在,母親的擔心便永遠不會停止。


The End.



コメント

  1. 亞子 | URL | -

    嗚哇,這個字數...我要去蹲牆角了
    6.4生賀我只想寫1000字這樣真的沒問題嗎ORZ

    文整篇充滿溫馨的感覺呢,可以充分體會到騎士們跟疾風間的親情
    不過是我的電腦的問題嗎?
    總覺得有很多字看起來怪怪的@@
    像是「資態」←不是應該是姿態嗎?

  2. ginger | URL | N3LovjYE

    亞子︰
    >>嗚哇,這個字數...我要去蹲牆角了
    6.4生賀我只想寫1000字這樣真的沒問題嗎ORZ

    重要的是心意,不是字數XD
    而且只有字數多卻沒內容的話也不是好事。

    >>總覺得有很多字看起來怪怪的@@
    像是「資態」←不是應該是姿態嗎?

    感謝找出錯別字XD 因為寫文那天有點匆忙,沒來得及校正,所以或許有不少錯別字吧。

  3. 亞子 | URL | -

    >重要的是心意,不是字數XD
    而且只有字數多卻沒內容的話也不是好事。

    其實寫完後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ORZ
    果然越喜歡的角色腦中越沒有東西可以寫啊

    >所以或許有不少錯別字吧。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或是真的錯了,不過確實有幾個字看起來怪怪的
    你要不要再檢查一次呢?

  4. ginger | URL | N3LovjYE

    真抱歉,現在才回應。

    >>其實寫完後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ORZ
    不會啊,寫得很好XD 題材很獨特,而且描寫到位,能慶生又可以寫出貫穿A's前後的はやて的重大變化。不像我整天只會炒冷飯XD||

    >>果然越喜歡的角色腦中越沒有東西可以寫啊
    +1 有時亂寫太多,角色形象很容易被自己崩壞光/_\

    >>你要不要再檢查一次呢?
    這個或許要先等我有空再校閱一次,對不起orz

  5. 亞子 | URL | -

    >不會啊,寫得很好XD 題材很獨特,而且描寫到位,能慶生又可以寫出貫穿A's前後的はやて的重大變化。不像我整天只會炒冷飯XD||

    其實是我無力掌握騎士跟大Rein他們的心境變化
    只好找了個原作描寫很少,不怕被我寫崩的角色來用><

    而且寫的好根本就不會有炒冷飯的感覺啊!
    反而會有對這個人物體悟更多的感覺

    不過原來這一篇不是拿來當生賀的...

    另外一篇我也看過了,真是令人太感動
    大Rein還有八神家的相處...
    有太多想表達的,但還是整理一下之後再補上更詳細的感想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785-f3e301c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