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平凡的一天―Chapter 3:Family―

2012年12月25日 23:55

十個月後再開的最終回前篇(毆)
拿之前寫完的東西稍微補增一下當聖誕禮物…(遠目)
最終回後篇試著當新年禮物(喂)

再次提醒。
這是流水帳,單純挑戰耍白爛的極限。
此篇沒有主要的中心主旨,連劇情也沒有。
內容亦充滿許多個人的腦內妄想,存有各式各樣的OoC,請小心食用。

最後,祝大家生蛋快樂~~~~~Merry X'mas!(都啥時了!)


P.S 請有訂購本子的朋友注意一下信箱。小童工說他已經將信件寄給大家了。
很抱歉讓各位久等>"<
=========================


平凡的一天
―Chapter 3:Family―




今天是大豐收。

有最喜歡的冰淇淋、最喜歡的翠屋小點心、最喜歡的壽喜燒——
嗚喔!真期待待會兒的晚餐。

幫忙從車上抱下一包又一包的”戰利品”,Reinforce Zwei十分滿意今天的購物戰績。

Reinforce Eins看著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的Zwei,是搖搖頭,傻笑了一下。
她移向轎車後座,輕輕抱起那位張開手臂,微笑著要自己抱她的小主人,走進家門。

「嘿~我們家的人的抱抱,每個人的感覺都不一樣呢!」被穩穩地抱住的八神家小家主,忽然煞有其事地說道。
「喔?」銀髮少女低下頭,眨了眨眼睛。
「當然囉!”抱抱”可是八神家最重要的”儀式”呢!」はやて抬頭望向她的大型融合騎,笑著回答。
「那我就洗耳恭聽了。」小主人可愛的眼睛和迷人的笑容,讓Reinforce Eins也跟著笑了起來。
收到了她的融合騎的請求,はやて開始發表起她的心得。她說:「Signum的抱抱,很有力量,讓人覺得很有安全感。」
「嗯,確實呢…確實很有将的感覺…」銀髮少女認真地點了點頭。
「然後,Shamal的抱抱,很溫柔,有股媽媽的味道。」
「媽媽嗎…」
「Zafila的話,膨鬆的毛柔柔軟軟,抱起來很舒服。」
「Zafila的毛摸起來的確很暖和…」她還記得那個軟軟的手感,冬天摸起來格外舒服。難怪她的小主人總喜歡賴在他的身上。
「Vita嘛,雖然看起來是小孩子,可是意外地結實呢。摟起來的感覺,和Zwei那種單純的柔軟有點不同。」八神家小家主偏著頭,繼續說著。
「這樣啊…小孩子間也有不同的感覺啊…」聽著主人的說法,銀髮的融合騎興起一股衝動,很想親自驗證一下究竟有什麼不同。因為她只有抱過她的主人以及Zwei,沒有抱過Vita。可是,一想起那名赤色小騎士發怒的樣子,她不得不打消這個荒唐的念頭。
「至於Eins的抱抱…」說到關鍵處,はやて突然面有難色地停頓了下來。這樣的表現,讓銀髮少女緊張了起來,在家門前停下腳步。

主はやて好像很為難…會不會是我抱主はやて的技巧不夠好?
因為我沒有将的有力、沒有Shamal的溫柔、沒有Zafila那樣溫暖的毛皮,也沒有小孩子的柔軟身體…
Reinforce Eins不禁擔心地想著。

看著冷靜的赤瞳裡,開始浮現出不安的色彩,八神家小家主當場笑出聲。
她稍微使力,讓銀髮少女低下頭,拉近兩張臉的距離。

「當妳抱著我的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很幸福,能夠被大家愛著。而抱著妳時候,也會讓我覺得最重要的寶物,現在很確實地在我的懷裡,是種特別的安心感。」海藍色的大眼睛,非常認真地凝視著那雙寶石般深邃美麗的紅瞳。
「主はやて…」聽見はやて的答案,Reinforce Eins感動到聲音有些顫抖。
「我也一樣。能夠來到您的身邊,就是我最大的幸福。」臉頰輕貼著那張柔嫩的小臉,她輕聲說道。
「嘿嘿~」獲得家人的回禮,はやて感到非常滿足。

她溫柔地摸摸那頭漂亮的銀髮。

「走吧,我們快進屋子裡吧。」

然後,就像“奇蹟的那一天”一樣,帶著如春天的暖陽般的笑容,對銀髮少女說道。

「是,吾が主…」

距離命運分歧的那天,已經經過了一年。但是,在孤獨的黑暗中,有人朝自己伸出手,對自己說出“回家”兩個字的當時,內心裡盈滿的感動,從來沒有消失,反而是不斷地增加。

這一年多來,她從這個看似弱小,卻比自己更堅強、更有力量的孩子身上,得到了遠遠超過她漫長的生涯裡,累計所獲得的溫暖,也得到了她所期盼的家人、朋友──她終於找到一個願意接受自己的主人。

──我,當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魔導書。
在赤瞳與藍瞳的視線交疊中,少女在心裡默默向滿天的星斗道謝。

「Eins,等一下我們一起做飯吧。正好我有道菜譜想試試看。」可愛的聲音再度在耳邊響起。銀髮少女的嘴角,微微揚起。
「好。請務必讓我幫忙。」她認真地回答。
「那道菜呢,是媽媽還在的時候曾經做給我吃過的東西,很好吃哩。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還原出那個味道。」はやて笑了笑。
「我會盡力幫忙的。」只要不要讓我當主廚就好。

當然,最後那句話沒有說出口。
雖然她非常嚴肅地認為今晚難得大家可以聚在一起吃晚餐,她並不想要讓自己上不了檯面的廚藝,影響了家人的胃口。

不過事情總是事與願違。
套句她主人曾經說過的某句話:「意外事件很多,也是種樂趣。」現在廚房裡就發生一連串的意外事件──儘管她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到底有什麼樂趣可言。

「Eins,不對!糖放太多了!啊,火關小一點,會焦掉!」瞥見她的融合騎灑了大把的糖,鍋子裡的醬汁顏色不太對勁時,八神家小家主趕緊出聲喊住她。
「是!對不起!」接到指示的銀髮少女,立刻慌慌張張地將爐火火勢轉小,結果一不小心轉得太多,爐火瞬間熄滅。
「那個,Eins…火熄了喲。」八神家小家主好心地提醒。
「啊!抱歉!」少女懊惱地咬住下唇。

就這樣,廚房裡不時傳來八神家小家主緊張的聲音,以及銀髮的大型融合騎充滿歉意的道歉。可是八神家的末子絲毫不理會廚房裡究竟發生什麼事,就只是悠哉地看著電視,兩條腿掛在椅子上晃呀晃。

──因為這種事她早就習慣了。就像Shamal一天到晚打破碗盤般,非常習以為常。

沒過多久,門口傳來汽車引擎的轉動聲,以及窸窣的談話聲。

「我們回來了──」接著,四道有精神的聲音在大門邊響起。

銀髮的小女孩立刻放下電視遙控器,跳下沙發,跑到門口去迎接她的家人們回家。

「大家!」她雙手背在後背,蹦蹦跳跳地站在玄關,看著四個家人進門。
「喲!Zwei!我回來了。」八神家的赤色小騎士抬手拍了拍小女孩的頭,咧嘴笑著。她朝屋內探一下頭,有活力地喊道:「はやて,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Vita,還有大家。」然後,八神家小家主佇著柺杖,行動緩慢地移走到玄關,身上的圍裙還沒脫下。Reinforce Eins小心翼翼地緊跟在她的身後,深怕她站不穩而摔倒。
「はやてちゃん在準備晚餐?」金髮的騎士很順手地將手上提著的東西,一股腦兒地往身後那個人的懷裡塞去,彎下腰,邊脫鞋子邊問著。
「嗯。正在和Eins一起做飯呢。」はやて笑著回答。
「和Eins嗎?」櫻髮的騎士抱著一袋又一袋快把她的臉給遮住的東西,等面前那位把東西塞到她手上的傢伙脫完鞋子。
「難怪我一進門就聞到怪味道…」然後,冷靜地從袋子後方吐出這句話。
「将…」原本想伸手幫忙接過東西的銀髮少女,雙手懸在半空中,悶悶地望向那名櫻髮騎士。她總是覺得這個老戰友近來特別喜歡挖苦她。
「好了,大家快去洗把臉,再等一下就開飯囉!」八神家小家主笑著催促還站在門口的家人們,「Eins,麻煩妳幫Signum把東西拿進屋裡吧。」
「是。」她接過櫻髮騎士懷裡被堆得像座小山一樣的袋子。
「別掉到地上去了。」櫻髮騎士很乾脆地把手上所有的東西都交給對方後,便逕自低下頭,彎身脫起靴子。
「嗯。」銀髮少女謹慎地抱住被扔進懷裡來的物品後,再度跟在她的主人身後,慢慢走進屋裡。

家人們的互動與談話,一字不漏地全部看在八神家末子的眼裡。
她看看騎士們,又看看轉身離開的姊姊。

然後,她開口發問。
問一個她納悶很久的問題。

「Eins姉ちゃん以前沒有煮過飯嗎?」頭頂那條長長的小天線,好奇地左右晃動。

姊姊廚藝之“精湛”,有時候連她都會嘆為觀止。
但是她曾經在書上看過這樣的記述:古Belka的融合騎為了服侍主人,都會學習家政。難道姊姊不僅身為融合騎的能力不同凡響,連家政能力都是“規格外”嗎?

「那傢伙喔?」Vita收回放在Zwei頭上的手,瞟向被銀白色長髮覆蓋住的高挑背影,白了一眼,「拜託她別惹麻煩就好了,還煮飯咧。」
Signum則是慢條斯理地脫下大衣,發表評論:「她醒來的時候不是在哭就是在哭,哪有空。」
「咦?可是Eins姉ちゃん看起來很精明…」雖然早就聽過家人們吐槽過她的姊姊的笨拙,Zwei還是很想相信她的姊姊其實很聰明、非常聰明。
「不要被外表騙了。」Vita拍拍Zwei的肩膀,一臉同情地走過Zwei的身邊,倒在沙發上轉開電視。
「那傢伙是笨蛋、生活白癡。」然後,Signum隨後也摸了摸Zwei的頭,語氣非常認真。
「千萬不可以像她一樣。」她補充了一句。
語畢,一旁的藍色大狗像是附和她的說詞般,搖搖頭,嘆了口氣。牠晃著毛茸茸的尾巴,在客廳的一角找個地方趴了下來。

「大家…」

お姉ちゃん真的只有在魔法和工作上才會精明幹練,剩下的,很多地方都…很笨嗎…?
在姊姊的老戰友們不斷地洗腦下,她發現她的姊姊在心目中的偶像形象,好像逐漸在變形。

「Zweiちゃん,不要理他們。」金髮的醫官看著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的小孩子,趕緊蹲下來摸摸她的臉。柔聲安慰她以後,金髮醫官立刻轉過頭,前去教訓那群壞心眼的伙伴們。
「喂,你們幾個連做飯都懶得作的人,別老是只出一張嘴欺負人啦。」她雙手叉腰,不滿地抱怨著。
「別人努力的勞動,你們還嫌棄,這樣是不可以的!最起碼──」八神家的湖之騎士開始滔滔不絕地訓起話來。

只是騎士們全都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看報紙的看報紙,睡覺的睡覺,看電視的看電視。
唯一聽她說話的,只有蹲在地上整理袋子裡的東西的大型融合騎。

「Shamal…」金髮醫官的“仗義直言”,讓銀髮少女不禁感動了一把。
「謝謝妳。」她萬分感激地向對方道謝。
「甚麼話,這是應該的!我們要努力對付那些過份的傢伙們!」不知道為什麼,銀髮少女突然感受到金髮醫官的眼裡,燃起熊熊的鬥志。
她看著她握起拳頭,一副幹勁十足的模樣,也很自然地跟著一起握住拳頭──雖然她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嗯。」她傻笑著點了點頭。

這個好像就是所謂的“同病相憐”吧?記得在書上這麼看過這句成語的用法…
看著她們的模樣,Zwei心想。

在廚房裡划動手中的鍋鏟,忙著準備晚餐的八神家小家主,耳裡聽著家人們胡鬧的對話,嘴角始終揚著漂亮的弧度。

她從不插手家人們彼此相互鬥嘴,總是放任他們吵得天翻地覆。因為她知道那是他們對家人表現家族愛的獨特方式,尤其是對他們家的愛哭鬼。
每次看著她的融合騎被大夥們捉弄時,那副笨拙的反應以及憨厚的傻笑,都會有想捧腹大笑的衝動。所以她很明白騎士們,特別是Signum,喜歡逗弄那位生性單純的家人的心情。
而個性迷迷糊糊,在家事上同樣笨手笨腳的Shamal,反應則是與Eins大為不同。她的反應有如連續劇般的誇張可愛,往往能帶起歡樂的氣氛。於是,她也是那群家人們調侃的對象。
最近Shamal正因此而頻頻拉攏Eins,試圖成立反擊的同盟陣線呢。

「好了,大家來吃飯吧!」はやて靈巧熟練地將菜餚擺進盤子後,神色愉快地招呼家人們。
「那麼大家,來幫忙擺碗筷吧!」以二廚的身份跟隨在她的身邊,一起製作晚餐的銀髮少女,也褪下早先被家人們捉弄的笨拙,開始有條有序地指揮起騎士們。氣定神閒的身影,和從前仍是騎士團的最高領導者時的樣子,是一模一樣。
「喔!」在客廳裡看電視的兩個孩子,最早領命移動到廚房。其次是金髮醫官與藍色大狗。最後是慢吞吞地放下報紙,再慢吞吞地走到廚房的櫻髮劍士。

終於,八神家的晚餐準備完成了。

當八神家全家族聚在一起時,人數之眾多龐大,經常引起旁人的側目。
人數眾多這一點,或許還不打緊。這一家七口中,有些人食量特別大──例如正低著頭,拼命扒飯的紅髮女孩,以及安靜地捧著碗,進食動作十分斯文有教養卻神速異常的櫻髮少女──光是瞧見那幾乎快被各式菜色給淹沒的大飯桌,大概就會被嚇一大跳。

「再來一碗!」已經吃下第三碗飯的赤色小騎士,啣住筷子,伸長手臂,將碗遞向坐在離飯鍋最近的金髮醫官。
「吃慢點,吃太快對胃不好。」擔任醫師一職的Shamal接過碗,瞅了她一眼。
「肚子餓,沒辦法嘛。」叼在嘴邊的筷子上下晃動,Vita咬字不清地回嘴。
「Vita的胃口還是一樣的好吶。」八神家小家主笑瞇瞇地看著坐在對面的小騎士,開心地吃著她和Eins一起準備的料理的樣子,內心滿著懷愉悅與滿足感。
「當然啦!都快累死了,不多吃多睡點哪有體力!」
「辛苦啦,Vita。」はやて對她的赤色小騎士柔柔一笑。
「喔!はやて也辛苦了。」Vita咧嘴一笑。
她笑嘻嘻地問道:「今天的復健還順利嗎?」
「嗯,很順利喲!」はやて用力點了點頭,「石田醫生說我很快就可以進入下一階段了。」
「哇,はやてちゃん好厲害!」Shamal將盛滿白飯的碗遞回給Vita後,在胸前小聲地鼓掌,誇讚はやて的努力。
「對吧!Meister很努力呢!」眨了眨天藍色的大眼睛,Zwei先是以崇拜的目光看著她的家長。然後,轉過頭,與她的姊姊相視而笑。
「嗯,真不愧是主はやて。」Signum嚥下嘴裡的飯菜後,微笑著說道。在飯桌旁趴著吃飯的Zafila,亦搖著尾巴表示贊同。
「嘿嘿,這樣我會不好意思啦…」受到全家人的稱讚,八神家小家主害羞地撓撓臉頰。
「哈哈──はやて臉紅了。」赤色小騎士一見到她的主人露出難得的羞澀模樣,立刻笑了起來。
「唉呀呀。」在Vita爽朗的笑聲中,はやて摸摸自己的後腦杓,也跟著笑出聲。

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靜靜地吃飯的Reinforce Eins,眼裡照映著的,是如此溫馨洋溢的影像。她頓時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很幸福。
騎士們的笑聲,最心愛的小主人的笑容…就像普通的人家般,一起圍聚在充滿歡笑的飯桌共餐。這樣的畫面,無論看了多少次,她仍舊會被感動。

坐在她的身邊,發現到她從剛才開始,筷子都沒有動靜,Zwei不禁在心裡嘆了聲──她知道她的姊姊大概又神遊去了。

對此數見不鮮的她,忍不住嘆了口氣。她夾起一道菜,放進Eins的碗裡後,輕輕喊了她一聲:「Eins姉ちゃん。」
「啊、嗯…謝謝妳,Zwei。」神智被那道柔嫩的呼喚聲給喚回,她立刻轉過頭,溫柔地笑著對她的妹妹道謝。Zwei的聲音,對Eins而言,有種特別的魔力。她很喜歡妹妹那副宛如小精靈的活潑可愛。
「今天的晚餐很好吃,多吃點吧!」Zwei正色地說道。
「尤其是這道菜。」Zwei指了指自己添到Eins碗裡的菜,繼續說道「不快點吃的話,會被Vitaちゃん和大家給吃光喲!」
「嗯、嗯…」口拙的她似乎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口,只是看著碗裡的菜,點點頭,含糊地應了聲。
「沒辦法,筷子停不下來。酸酸甜甜的,很好下飯。」被點到名的八神家的紅色鐵騎,一邊以無可奈何的語氣說話,一邊將手臂伸向目標物。而那項目標物,即是Zwei方才夾給Eins的菜餚。
「嗯,味道確實還不錯。」連嘴也相當挑剔的Signum,筷子也情不自禁地伸往那碟菜餚。
「主はやて,這個是您的新作…?」Signum好奇地問道。酸中帶甜,又有著細緻的口感與嚼勁…她從沒看過這道菜出現在飯桌上。在她的直覺認知中,八九不離十,是出自於她精於廚藝的小主人之手。

聽見末子與家人們對那道菜的評語,八神家的年輕小家主立刻揚起得意的笑容。

「嘿!好吃吧!」她神秘兮兮地說道。
「好吃!」Vita很直接地說出心裡話。
「はやてちゃん,這是妳做的嗎?」八神家的金髮醫官很認真地在考慮,是否要花點時間好好學習這道菜的烹調方式,好替午餐的便當加菜。
「嘿嘿~」はやて故作玄虛地笑了笑,沒有回話。
「不是我。」然後,在家人們目光都瞧向自己時,她偏過頭,笑嘻嘻地望向坐在飯桌最外側,唯一一個視線沒有移到她身上,正縮著頸子,假裝忙著吃飯的銀髮少女。

毫無意外地,她看見她那張白晰漂亮的臉蛋上,早就已經渲染上一層如櫻花般淡粉的羞色。當發現主人正以頑皮的笑臉瞧著自己,全家人也一致性地將視線集中在自己身上時,頭是垂得更低,低到鼻尖幾乎都要抵到捧在手中的碗裡的白米飯了。
這樣的反應,讓天性頑皮的はやて非常滿意地發出咯格的笑聲。

「鏘鏘鏘──答案揭曉。這道菜是Eins做的喲!」看著那位外表看來沈著冷靜的家人耳根子發紅的模樣,八神家小家主不禁很得意地替她宣布。

這個答案,讓早先才挖苦過Reinforce Eins的廚技的Signum,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而趴在地上默默吃著飯的Zafila,也被這個答案給驚嚇到,很難得地抬起頭,豎起耳朵。
「噗──!!」至於Vita,則是很不衛生地從嘴裡噴了一桌的米粒。
「Vitaちゃん!!」坐在Vita身旁的Shamal,看見自己的視線範圍內到處都是飯渣時,不禁發窘地喊了聲。
「主はやて…」眾人的反應,讓Reinforce Eins的臉頰更加潮紅。一向溫柔似水的聲音裡,也隱含著難得的嗔意。
「Einsお姉ちゃん…」拍拍姊姊的肩膀,Zwei輕聲安慰著。

目睹家人們的臉上在一瞬間掛上彷彿見鬼了的表情,以及終於忍不住輕皺起眉頭,露出些許埋怨之色的大型融合騎,小孩子心性的はやて是樂得不可開支。

「我就說很好吃了吧!」大笑過後,はやて隔著八神家的末子,對她的大型融合騎豎起大拇指,開口鼓勵她。
「要對自己有信心一點!」

她一直都知道這個不擅言詞的家人,很努力地想要替這個家作些什麼貢獻。儘管實績有限,卻還是竭盡全力在加油──放在書房裡的書,以及貼在廚房櫃子上便條紙,就是最好的證明。

只可惜她的大型融合騎總是缺乏自信。

大概是那些遙遠的過去帶給她的影響,使得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吧。那孩子原本的模樣,或許是個女強人,就如同她在戰場上的銳利,以及融合騎專職時的幹練。
如果能讓她回復原有的自信心就好了…
はやて有時會這麼想。


※ ※ ※


「所以說,妳已經可以掌廚了。」晚餐過後,八神家小家主杵著拐杖,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到廚房,和站在流理台前,悶聲不肯說話的大型融合騎併肩站在一塊兒。
得不到回音,はやて微偏著頭,面帶笑容地窺視她的融合騎。「生氣了?」
「…沒有。」聲音有些悶。

真不會說謊…明明就是有。
聽見她的回答,はやて差點笑出來。
不過一向很識相的はやて,趕緊閉上嘴巴,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她僅是轉過頭,向一旁擦拭飯桌的Shamal眨眨眼睛。而Shamal收到她的暗示後,瞥了眼頑皮的小家主,會心一笑。

生性調皮搗蛋的小主人,以及那位嚴謹認真的老同伴,這對感情非常要好的主僕,偶爾也會鬧鬧小彆扭、耍點嘴皮子,就和一般人一樣。只是這些生活的小插曲,永遠都不會擴大。

「Eins。」八神家的金髮醫官在小家主的“指示”下,輕聲叫喚銀髮的融合騎。
「什麼事?」
「妳等一下有空嗎?」Shamal問道。
「有。怎麼了嗎?」Reinforce Eins停下手上的工作,望向Shamal。
「其實也沒什麼。」Shamal笑了笑,「我想請教妳晚餐那一道菜的作法,下次換我作給大家吃。」
「可以是可以…」

──相知、相惜。

對八神家的所有人而言,這種平凡人生裡隨處可見的偶發小波折,才是幸福。
從前的他們,總是無法享有這些再平凡也不過的時光。

Signum在經過廚房的時候,瞥了眼在裡頭熱切地交頭接耳的兩個女人,還有捲起袖子,在一旁微笑著洗碗盤的小主人,不禁如此想著。

她一邊鬆開頸邊的鈕釦,一邊走向浴室。然後像是想起什麼般,回過頭,望向兩個坐在電視機前,靠在Zafila的身上玩遊戲的小孩,出聲詢問。

「Vita、Zwei,要一起洗嗎?」她問道。
「熱水放好了?」赤色小騎士頭也不回,繼續將視線鎖定在螢幕上的對戰上。
「都準備好了。妳們的衣服和毛巾也都放在浴室門口了。」回答的人是在廚房裡和Eins切磋廚藝的Shamal。
「喔。那等我這場打完就去。」Vita瞇起眼睛,努力和敵對陣營的Zwei廝殺。
「等我一分鐘!」相對於緊皺著眉的Vita,一臉輕鬆愉快的Zwei笑嘻嘻地說道。

不必想也知道贏家是誰。

Signum「噢」了一聲,便逕自轉身走進浴室。
一分鐘後,果真聽見一道極不甘願的吼聲自客廳傳來。

當然,八神家的人早已經見怪不怪了,每個人都很鎮定地做著自己手邊的事。
包括最初開始還會焦急地安撫孩子們情緒的Reinforce Eins。



―Chapter 3:Family―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862-558ec969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