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平凡的一天―Last Chapter:Everlasting Love Songs―

2013年06月10日 16:47

託某地的某篇文福,激起我想把拖了半年的玩意寫完/ˍ\

以前在印象中,就一直覺得可以鎮壓(喂)はやてちゃん的人,除了石田醫生(笑)外,應該就是アインス。
結果在IN裡面真的證實了這一點XDDD
彼此是彼此的媽,アインス平時柔歸柔,還是會訓斥主人(不知道是怎訓法wwww)
所以…就這樣了w(喂)

再次提醒。
這是流水帳,單純挑戰耍白爛的極限。
此篇沒有主要的中心主旨,連劇情也沒有。
內容亦充滿許多個人的腦內妄想,存有各式各樣的OoC,請小心食用。
==========



「はやてちゃん,水溫會不會太燙?」
「不會喲~很舒服哩♪」

冒著氤氳熱氣的浴室裡,八神家小家主正享受著熱水浴,心情愉快哼著小曲子。
坐在她的身後,一往如昔地與她一同入浴,替她按摩小腿肌肉的金髮醫官,聽著小家主哼的曲子,不禁微微一笑。

小主人所哼的曲子,Shamal很熟…不,應該是所有的Wolkenritter們都很熟悉的曲子──那是古Belka的小調。

はやて最近很常哼這首小調,特別是心情放鬆的時候。
讓她學會哼曲子的人,十之八九就是某個除了上學和工作的時間外,幾乎都和はやて成天形影不離的大型融合騎。
想像了一下那名正在浴室外頭忙著替全家人洗衣服,生性害羞內向的銀髮少女哼曲時的模樣,Shamal的嘴角便微微上揚。

她想起了在從前那個還是騎士活躍的年代。
在當時,這首小調時常被當成是追求伴侶時吟唱的曲子。她就曾和Signum、Eins一起在某個夜晚撞見過那樣的求愛畫面。
當下的Signum鎮定冷淡,正眼都沒瞧就走了過去,反倒一直被認為冷靜沈著的Eins的反應讓她印象深刻。
平日看似淡漠的她,是尷尬地紅著臉,不停小聲地道歉,低垂著頭想快速離開,結果卻撞到走在前頭的Signum,兩顆頭就那樣咚地一聲撞在一塊兒,聲音非常響亮。Signum那副想揍人,可是在看到對方那張快哭了的臉,只能硬生生吞下怒氣的模樣,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會引人發噱。

不知道Eins和Signum還記不記得呢。
Shamal心想。

雖然夜天之書走過了千百年的歷史,但是銀髮少女真正以人型狀態和大夥兒一起的時間並不多。說實話,從前的她和她,互動並不密切,就僅止於司令與部屬、病患與醫生的關係。
在她的記憶裡,那位銀髮少女鮮少露出笑容,也不常開口說話,除了帶領Wolkenritter作戰外,總是靜靜地在後頭看著眾人。
當然,她知道她時常背著眾人哭泣,也知道她的痛楚,卻很少主動關心過她──因為自己都已自顧不暇。
直到はやて成為他們的主人,直到少女獲得重生,和大夥兒們同一屋簷下生活後,她們之間才有了交集。

說起來,能夠有現在的一切,都是はやてちゃん所給予的呢。
想到這裡,Shamal再次低下頭,和懷裡心愛的小主人說話。

「はやてちゃん。」
「嗯?」はやて中斷哼曲,微抬起頭,與Shamal那雙充滿笑意的眼四目相接。
「はやてちゃん知道這是什麼歌嗎?」Shamal笑著問道。
「不知道。」圓圓的小腦袋瓜子輕輕地搖了搖。はやて眨了眨可愛的海藍色大眼睛,很乾脆地答道。
「那是什麼歌?」

前幾天難得偷閒,賴在他們家的融合騎小姐的腿上看書,享受午後的陽光時,突然聽見頭上傳來這首小曲子。當時她只是覺得很難得聽到Eins哼歌,調子也很好聽,便暗記下旋律,並沒有特別在意。

「古代Belka的情歌喲。」Shamal笑瞇瞇地回答。
「情歌?」
「嗯,那首歌有兩段。はやてちゃん剛剛哼的只是一部而已。」Shamal一面力道適中地揉捏比一般正常小孩還要來得細弱的腿,一面笑吟吟地看著情同女兒的はやて。

她稍微輕了輕喉嚨,開始清唱歌曲。

不同於Eins的輕柔,Shamal的歌聲有股特別的溫暖,猶如春風般,很是好聽。
はやて很認真地聆聽著。

歌詞一如古代Belka騎士帶給人的印象,豪氣率直,毫不做作遮掩地表達著願意為認定的對象付出所有的意志。

Eins哼曲子的時候,並沒有唱出歌詞,所以はやて並不知道歌詞裡蘊藏的是一份真摯的感情。這一回,はやて清清楚楚地聽見了。
她聽見Shamal溫柔的歌聲中流洩出的感情,清楚地感受到她的騎士對自己的心意。
包括她那名不擅言詞的融合騎。

──無可取代的愛。

「對我們來說,はやてちゃん就是我們的全部喲。」八神家的金髮醫官溫柔的笑容,下巴輕輕靠在はやて的小腦袋瓜上,讓窩在她懷中的はやて,內心瞬時盈滿了被人愛著的幸福。
「Shamal…」她望著那雙彷彿會說話的紫羅蘭紅眼睛,伸手摟住Shamal。
「Eins她呢,一定很喜歡、很喜歡はやてちゃん。她和Signum、Zafila一樣,都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情感。他們喜歡一個人,或許不會說出口,但是會很努力用行動表示。はやてちゃん感受得到他們的心意,對吧?」Shamal微笑地說道。
「嗯。」はやて漾出個可愛的笑臉,海藍色的大眼睛裡滿是幸福的光波。
她很開心自己的身邊有這群貼心的孩子們在。
「我知道喲。」はやて收緊抱住Shamal的手。纖細稚弱的手臂,繞過光滑細緻的項頸,密密實實地緊貼著Shamal的後背,「我都知道喲。」
Shamal慈愛地抬手摸摸はやて濕潤的褐髮,回應はやて的擁抱。

「嘿嘿,Shamal的抱抱真的好像媽媽呢。」窩在Shamal頸邊的はやて輕輕閉上眼睛,享受著不同於其他人,那份Shamal獨有的溫柔。
「那麼はやてちゃん就是我的女兒囉?」聞言,Shamal俏皮地笑了笑。
「是啊。媽媽,我還要抱抱~♪」はやて也很順勢地將小臉貼上Shamal,笑著喚了聲。
「唉呀唉呀,有這麼可愛的女兒,媽媽真開心~♥」Shamal立刻張開手,回抱住她的小主人。
「嘿嘿~♪」

溫馨愉快的氣息,籠罩著整個浴間。
一直到Shamal抱著裹上厚厚浴巾的はやて離開浴室,替她穿好衣服、擦乾頭髮,才結束屬於這段母親與女兒的親子時間。

──這段每日例行的親子時間,可以說是Shamal一天之中最快樂的時候。



平凡的一天
―Last Chapter:Everlasting Love Songs―





最後一個洗澡,而後整理好浴室的Eins,洗完澡後擦著濕髮,走進她與はやて的臥室。才剛踏進門,就看到她的小主人微笑著朝她招手。她沒有遲疑,很自然地在はやて身邊坐了下來。
はやて伸出手,接過Eins手上的毛巾,一個折疊,駕輕就熟地將一縷一縷的銀色長髮覆在毛巾裡,讓毛巾慢慢吸取兀自停留在髮上的水珠。

由於身高上的差距,Eins稍微側著身子,比較方便はやて動作。
兩個人貼的很近,近到彼此身上殘留的沐浴乳香味,都能清楚地聞到。
細小的手臂在眼前來回移動,衣料摩擦的聲響窸窸窣窣。
Eins輕輕閉上眼睛,感受著那雙靈巧的手在自己濕潤的髮上移動的溫柔。

以人形的姿態和小主人一起生活的最初幾日,其實她不太能適應這份親暱。更正確而言,是從來沒有人這麼對待自己。

一開始她堅持自己來就行,但總是堅持不了多久便敗陣下來。
“Reinforce的頭髮很長,有些地方會擦不到吧?”小主人笑嘻嘻地看著自己。
“隨便亂擦的話,髮質會壞掉。而且啊,不好好擦乾頭髮會感冒的。Reinforce生病了的話,會讓我擔心。”像是吃定她的弱點般,小主人說著說著甚至會扁起嘴,義正嚴詞地如此說道。
拗不過小主人,到頭來還是紅著臉讓她替自己整理頭髮。
一天、兩天,然後十天、十五天…久而久之,也就漸漸成了習慣。

「Eins的髮絲很細,顏色也很漂亮呢。」八神家小家主看著在指縫間滑動的幾縷銀絲,由衷地讚道。
「謝謝。」Eins微笑地接受讚美。
「不好好保養可就暴殄天物了。」はやて笑著說道。
每天同樣也替Vita和Zwei擦髮,はやて很清楚知道她家的孩子們頭髮一個一個都很漂亮。
有時候她會想,是不是Belka人都這個樣子:五官生得好,頭髮也很柔順。
去過聖王教會,和某位金髮騎士相遇後,はやて更是時常這麼想著。

「OK了。」はやて輕拍的Eins的頭,頑皮地將毛巾隨手放在Eins的頭上,任由它覆住那張美麗的臉。
「可以幫我把梳子和吹風機拿過來嗎?」
「好。」取下臉上的毛巾,銀髮少女依言起身取了梳子和吹風機,然後遞給她的主人。

嗡──嗡──
吹風機的運轉聲響起。

はやて一手捧起一截她的融合騎那頭過腰的長髮,一手持著吹風機,神情專注。
Eins彎身跪坐在她的主人身前,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

忽地,在吹風機的運轉聲中,一段Eins十分熟悉的曲子,自はやて的唇裡流轉而出。
那是她前些日子感覺自己太過幸福,在情不自禁中所哼出的小調…的另一部。
Eins有些驚慌地睜開眼睛,抬眼看向はやて。
她發現她的小主人正愉快地笑著。

「Shamal教我的,曲子。」はやて意有所指地笑一笑。
然後,毫不意外地,她看見她的融合騎的臉頰迅速地染上一層薄薄的緋色,連白晰的頸子也透著桃紅色。
「對、對不起…我、我只是…我、我沒那個意思…」被那雙閃閃發亮的藍色大眼睛瞧著,Eins縮起肩膀,訥訥地開合著嘴。她壓根沒想過はやて會記住自己只哼過一次的曲子。
見狀,はやて瞇起眼睛,笑得很開心。
「Eins的反應果然和Shamal說的一樣,很可愛。」她笑著說。
「あるじ…」Eins別開眼睛,完全不敢和はやて正視。
はやて也很識趣,見好就收,沒有繼續逗弄她,免得害羞的融合騎小姐會有好一陣子不敢和自己說話。
噙著笑,はやて繼續替她的融合騎吹頭髮。

兩個人沒有說話。
房內只餘吹風機的馬達運轉聲。
熱烘烘的熱氣吹撫髮絲,靈巧的手指穿梭在銀色的飛瀑之中。

半響後,はやて再度開口叫喚她的融合騎。
「吶,Eins。」口中呼出的氣息,混著吹風機的熱氣,噴灑在那頭銀白的髮上。
「是?」依舊閉著眼睛的Eins嗯了聲。
「我的年紀或許還小,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回應妳的心意,只能借花獻佛,拿著Shamal教的曲子回答妳…」挺直背脊,はやて伸長手臂,輕輕梳理Eins頭頂上那幾撮不甚乖巧的髮絲。
「不過呢,我發誓過,我會帶給妳、Zwei和騎士們很多很多的幸福,不會再受到委屈。這一點,我會做到。」はやて信誓旦旦地說著。

聽見她說話的Eins,內心流過一道暖洋。

她知道的。
她一直都知道的。

“我會讓妳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魔導書!”
緊握著自己的小手,是那麼地有力、溫暖。

雖然看不到主人現在的表情,但是她一直都知道,她的主人每一天都很認真地去實現奇蹟降臨的”那一天”對她許下的承諾。

──她知道那雙手,會牽著自己的手一輩子。

「還有,等我老了、退休了──」はやて切掉吹風機的電源,停下梳理的動作,坐了下來,視線與Eins平視。
「我們一起帶孩子們到世界各地旅行。」接著,她湊上前去,輕抵著她的額。
「雖然我有可能太老、走不動了,需要人照顧──」交錯的髮絲,垂散在兩人的眼前。
「──妳願意陪我去旅行嗎?」抬手撫向那張五官極為細緻的臉,はやて笑著問道。

看著はやて那雙蔚藍如海,彷彿能包容一切的眼睛,Eins的嘴角揚起漂亮的弧度。

「好。」她很簡潔地回答。儘管不知道自己還剩下多少時間,只要她的主人還需要她的一天,無論天涯海角,她都會跟隨。
聽見那聲毫不猶豫的答覆,八神家小家主立刻親了下她的融合騎的臉頰,開心地勾起那雙大手的小指。

「嘿,一言為定喲!」小手拉著大手,輕輕晃了下。
「嗯。」赤瞳望著藍瞳,輕輕應了句。

然後,兩個人一起笑出了聲。

「好,我們快把頭髮吹乾,睡覺去!」はやて拍拍床鋪,重新挺起背脊,再次啟動吹風機。
「早睡早起身體才會好,這樣就算老了也還能拉著妳到處跑。」她非常認真地表示。

這時,平時反應總是慢半拍的Eins,難得露出了慧黠的笑容。

「我會記住您說的這句話──『早睡早起』。」她的聲音放得很柔,讓小家主察覺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不禁感到一絲寒意。她想起了自己昨晚到臨晨兩點還在工作的事。
「…唉呀,我盡量嘛…」八神家的小家主趕緊打了個哈哈,「妳也知道我有點忙嘛…」
「あるじ…」銀髮少女的眉頭皺了起來。
「吶哈哈哈哈哈哈…」褐髮小女孩尷尬地乾笑幾聲。
「あるじ!」少女終於按捺不住,一向溫婉的聲音裡混入了不悅之色。
「好啦好啦,我盡量啦!」吐了吐舌頭,小女孩摸摸少女的頭,試圖撫平少女的怒氣。

於是,再恆例不過的恆例,今晚也依舊在八神家的主臥房裡上演。

「如果學校的事作不完,我也能代勞的──」銀髮融合騎非常堅持地說道。
「可是那是作業,妳又不能幫我寫…」小家主嘀咕著。
「…那、那我可以幫忙看公文啊。」聽見小家主的說詞,融合騎小姐的氣勢有些軟了下來。
「但是機密文件Eins沒有權限開啟,只有我,或者我的副官可以…」小家主再次咕愣一句。
「我…」現在仍只是個新手家庭主婦的銀髮融合騎,頭好像往下垂了。
「而且再怎麼說,那是局員才能碰的東西。要是被追究了的話,會被Reti提督『約去喝茶』的…」小家主繼續小聲地說道。
「……」聞言,銀髮融合騎的肩膀頓時垮了一邊。他們家的騎士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被Reti提督請去喝茶聊天。這件事,就算沒入局工作,她至少還是知道的。
「所以我盡量啦。喏,今天不就早睡了?」小家主伸手搭上銀髮融合騎的肩膀,出聲安撫。
「可是…!」融合騎小姐似乎還想說些什麼。
「Eins就別太擔心了。」小家主拍拍她的肩。
「好了,睡覺!」眼見她的融合騎辯不過自己,敗勢已定,小家主趕緊將梳子與吹風機塞到融合騎小姐的手中,趁機結束話題。
「唔…」明明看見小家主心虛的臉,卻拿她沒輒的挫折感,讓銀髮融合騎開始認真地考慮起早點就職,到主人的身邊擔任副官一事。她悶悶地接過梳子和吹風機,起身將它們歸回原位。

望著那副高挑的銀色背影,八神家的小家主是嘆了口氣。

──看來,到年老退休之前,和Eins還有段很久、很長的仗要打哩。
熄了燈,互道晚安後,鑽進被窩中的八神家小家主,在進入夢鄉之前在心裡暗忖著。

柔和的月色下,八神家小家主,以及她的銀髮融合騎,與平凡人一般的一日,就此落幕。
明天,以及更多的明天,或許也會和今天一樣,是平凡的一天呢。




平凡的一天
─Fin─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902-e0e34d38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