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妄想】Nanoha Innocent ver. – At the beginning –First Stage:Encounter

2013年10月07日 14:13

上一篇已有一段時間,真抱歉(遮)
Innocent遊戲開通也以半年之久,這半年每天都忙著練等級和賺糖果餅乾(喂),然後和一群奸商(認真)們互相吐槽,感覺時間過的真快>___<
雖然不知道Innocent能持續下去的時間還有多少,不過,我想我應該會秉著對八神家的愛,持續到最後XD
因為看到遊戲裡那一家子能夠幸福快樂,就比什麼都來得美好了>____________<

最後,真希望這一回的比賽,是我家的人妻XDDDDD
留言回覆請再等等>___<


----


慎入!
這是一篇妄想嚴重、角色崩壞的玩意!
除了部分なのはInnocent內已公布的設定外,其餘未公布的部分全是妄想。
請勿將此內容當真!(認真)
-五年前
美利堅合眾國.北卡羅萊納州-

稍微遠離繁華的夏洛特市中心,位於郊區的豪華住宅區的末端,有一棟比起其餘住宅,外觀十分特殊的宅邸。
宅邸的外貌,揉合了西式與日式建築的特徵──從正面望去,主樓是由幾何與圓柱的交織所構成。以玄關的三角形尖型屋頂為中心,左右對稱地向兩旁延伸。而從左右兩側望去,這棟宅邸又保有著日式建築風味的雁行型配置──幾乎能讓人在乍看之下便聯想到主人是來自東洋,又或者是東洋風的喜好者。

屋內的陳設,也與外觀相同,滿是西洋與東洋風味交雜。
一柄黑色武士刀擺放在壁爐上方,與一具騎士盔甲作伴;客廳壁面掛著一幅書法字帖,走廊則是掛滿一幅一幅名畫複製…儘管西洋與東洋的風格迥異,透過屋主的巧思與設計,例如柔和的燈光,反而讓兩者完美的結合出別緻的氣質。
從宅邸到擺設,不難看出屋主是個極具品味且心思細膩的人。

屋內有幾名女侍。
女侍們似乎正為了什麼事而在忙碌著。

一會兒,玄關處傳來轎車引擎的聲音,接著是一道沈穩的腳步聲。
其中一名女侍急忙趕到門前,迎接來客。

「Graham先生。」

走進門的是一名白髮蒼蒼,穿著一身筆挺西裝的男人。他的懷裡抱著一隻毛色黑的發亮的貓,腿邊也跟著一隻同樣烏黑的小貓。
Graham點了點頭,將褪下的西裝外套交給女侍。

「はやて呢?」然後,他問道。
「はやて小主人的話,現在應該是在書房…」
「好。」

Graham彎下腰,抱起那隻正在咪嗚咪嗚地蹭著他的腿喵喵叫的小貓,朝著書房走去。

書房十分寬敞,約莫五十坪的空間。
上好的桃花心實木製的書櫃,透著古樸深沈的褐。
一個又一個書櫃緊鄰,沿著壁面圍繞了一圈。架上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藏書量之豐,很難想像這只是個私人書房。

Graham靜靜地站在房門口,灰眸慈祥地望著待在裡頭的小小人兒。

小女孩的名字是八神はやて,現年五歲。
她是這棟房子現在的主人。同時,她也是一份龐大遺產的繼承人──小小年紀的孩子,已經擁有數億美金的身價。

是的,數億美金的遺產。
はやて的父母,在一年前因為航空事故而去世了。

她的父親是日本人,出身豪門世家,八神家的長子。
在美國攻讀博士,取得學位畢業後,在美國定居並娶妻生子。隨後接掌家族企業的生化製藥美洲分公司,於業界與學術界皆有不小的名氣。
Gill.Graham與はやて的父親是忘年至交。兩人在一場學術研討會中相遇,交談甚為投緣,此後合作不少開發案件與研究,堪稱是彼此的好伙伴。
然而,正當事業蒸蒸日上,一項由他與Graham聯手研究多年的成果即將發表的前夕,はやて的父親駕駛私人小飛機,與妻子一同前往美洲西岸參加會議的途中,引擎機組爆裂,撞山失事,身後只留下一個五歲的獨生女。
這樣的孩子,需要一名監護人照顧她的生活,替她管理財產。
可是はやて的親戚中,沒有一個人能夠勝此大任──他們只想要那筆遺產,想要從她手中奪取八神家本家第一順位繼承人的地位。
Graham甚至懷疑那場航空事故,說不定還是那群貪婪的親戚搞的鬼。

はやて很懂人情世故,腦袋相當聰明清晰,雖然她只有五歲。
她知道她身旁的大人們在這種時候會找上門討好自己,和自己攀親帶故,多半對自己是不懷好意。她無力與大人們鬥爭,卻得守護父親留下的財產,盡力保護自己。因此自事故後,她便鮮少露出笑容,也很少開口說話。
至今膝下無子,十分疼愛はやて,甚至已經將はやて視為自己的繼承人,打算將來讓她繼承所有財產的Graham,對此是非常憂心。

Graham看著はやて趴在一隻藍色大狗身上,一個勁兒專注看書,絲毫不理會外界,彷彿把自己關在小小世界裡的模樣,不禁輕嘆口氣。

他彎下腰,放下懷中那兩隻一見著はやて,便不停揮動四肢,亟欲與はやて玩耍的小黑貓。
兩隻小黑貓前腳一碰到地面,立刻興奮地跑向はやて,親暱地蹭著她的臉頰。

「Alia、Lotte!」兩隻小貓的到來,讓はやて自書中世界回到現實。她轉過身,仰躺在地上,抱起其中一隻小貓,笑嘻嘻地摸著那身好摸的毛皮。
「唉呀,Lotte,很癢的!」另一隻沒搶到はやて的摟抱的小貓,不甘寂寞地勾動前爪,意圖爬上はやて的胸口。這個舉動,讓はやて笑得更開心了。

「はやて。」在門外看著はやて與小貓們完成一塊兒的Graham,輕輕敲了敲門板。
「啊,Graham伯伯。」はやて摟著兩隻小貓,坐起身,朝Graham微笑。
「這幾天過得如何?」Graham走向はやて,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はやて沒有回答,就只是笑了笑。看到那道笑容,Graham大概明白這些日子裡,那群惱人的親戚們又不請自來了。
「在看什麼書?」Graham看了看擱置在はやて腿邊的厚重書本,還有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本。
「關於遺傳學的東西。這作者挺有意思的。」はやて回答道。
「喔?例如哪邊?」

聽見Graham的問話,はやて興致勃勃地翻開書本,翻到做滿記號的地方,指著其中的一段文字敘述。

「這邊!這邊以電磁場理論來帶入量子自旋。他說DNA可以透過微量自發電磁波,複製傳送訊息──」接著,はやて拿起筆,開始在筆記本上演算。
「──我覺得這是可行的。如果在這裡導入場論,並非不可行,而且能合理解釋這個現象。」
「喔?」Graham也跟著拿筆,和はやて並肩靠在一塊,迅速地寫下一串式子。
「妳是說這樣嗎?」然後,透過鏡片,灰眸含笑地望向眼前那雙閃爍著光芒的海藍色眼睛。
「對對對,就是這樣。還有,這邊的自限式範圍改成這樣的話,或許就不會有臨界值崩潰的問題──」

鉛筆在紙上飛舞的聲音,此起彼落。
はやて睜著明亮的大眼睛,手舞足蹈地和Graham討論。

──有時候,Graham會忘了這孩子只有五歲。
一個懂得量子力學,能夠和學識淵博的大人對談,並提出見解的五歲孩子。

很早就發覺はやて的智商過人,解析力也易於常人,Graham和はやて的父親,總是不吝於在はやて面前談論學術研究,也不限制她學習,例如這個書房的書籍,多半是はやて向父親要求購買來的。
從小耳濡目染,對學識的求知慾強盛,加上天資過人,はやて才年僅五歲,即已擁有不亞於碩士生的學術能力。

不可思議的孩子。
如果說這世上真有天才存在,那麼はやて肯定是其中一個。
Graham時常這麼想著。

只是,這個天才兒童過得並不快樂。

儘管父母對她疼愛有加,盡可能地給予她自由,但是身為名門望族的八神家本家繼承人,應該接受的英才教育一項也逃不了:禮儀、商學、政治。換而言之,はやて終究無法如普通的小孩般無拘無束。
再加上或許過於聰明,也或許是不喜拘束的淘氣個性,更或許是來自四面八方的嫉妒,她與上流社會格格不入,周遭的長輩和同齡的孩子都視她為怪胎。
從前,她的父母會擋在她的身前,替她承受長輩們的責難;現在,她得靠自己的力量,站在各個虎視眈眈的叔父姑姑們面前。

Graham十分心疼はやて。
他想,若是這孩子能過上普通人的生活,能有其他愛著她的家人,那該有多好──例如多個人可以照顧、陪伴她。

「はやて,伯伯有一件事想和妳商量──」
左思右想了好幾個月,終於,Graham開口了。


Nanoha Innocent ver. – At the beginning –
First Stage:Encounter



人煙輻輳,車馬駢闐。
高聳幾近雲端的高樓,炫麗奪目的霓虹看板。

這裡是熱鬧嘈雜的夏洛特市中心。

時值十二月的聖誕夜,一片又一片的雪花飄落在熙熙攘攘的市道。
輕快悅耳的聖誕歌曲,在大街小巷中縈繞;一株又一株七彩的聖誕樹,在市街的各個角落林立。

「明天是聖誕節…嗎…」

褐髮小女孩看著車窗外的孩子們拉著父母的手,捧著禮物,滿足地咧嘴大笑的模樣,目光不禁閃動了一下。
最後,她拉了拉身上裁縫十分精心的裙子,索性閉上眼睛,不再去看窗外歡愉的街景。

剛結束完已歷時一年之久的監護權爭奪官司,小女孩累到不想去多想太多多餘的事情。
她有時會覺得.如果自己不是姓八神,不是出生在豪門,該有多好。

因為八神這個姓,自己才會被迫過與一般孩子不同的生活;
因為八神這個姓,父母才會那麼早離開自己的身邊;
因為八神這個姓,身邊才會有那麼多討厭的東西――

――說穿了,她壓根不想當什麼八神家的繼承人。

名門貴族沒什麼了不起的,只是錢比別人多,規矩比別人多,要做的無聊事比別人多,繁文縟節比別人多,被拘限的地方比別人多…她實在找不出哪一點比普通人好。
啊,忘記了,還有一點,那就是悲哀的事也比別人多。

早先的調解法庭,她便冷眼看著在輩份上應該各自稱之為三叔和四叔的男人,為了她的監護權歸屬而爭得不可開交。
由於嚴格上來說,她現在的國籍是美國。依照美國的律法,要收養美國籍的孩子,兩個叔叔必須遠從日本搭機到美國來開庭,並接受美國兒童福利機構的審查。
如此麻煩的事,兩個男人卻能堅持一年之久,完全互不相讓,這點就算不願意,她也著實很佩服這份毅力與堅持。

三叔和四叔都在法庭上堅持他們非常愛自己這個姪女,也比對方更有能力可以妥善管理她父親所遺留下的財產──當然,她才不相信這兩個人嘴上說的話。
她知道兩個叔叔經營失利,在父親生前屢次向父親要求支援以彌補虧損,現在虧損的洞恐怕已經是大到紙包不住火,無法向家族交代的程度。

明明是應該要比誰都還要來得親近,血脈相連的家人,卻為了錢而反目相向,還有什麼比這樣的事來得悲哀?
如果是自己,肯定會非常珍惜身邊的每一個家人,就像爸爸和媽媽愛護自己般,絕對不會像那些叔叔們那樣無情──

──如果還能有家人的話…
如果有家人的話…
她想起Graham在上個月和自己提及的某件事。

唉,還是算了,別想了。
只是個孩子的自己,根本什麼也做不來,不是嗎。
與其去想那些,倒不如來期待一下待會兒能從Graham伯伯那裡得到什麼聖誕禮物比較好呢。像是去年的禮物…

在迷迷糊糊中,小女孩終於放鬆了凝了一天的眉頭,打起盹來。

夢境中,爸爸媽媽還在身邊。
媽媽正摟著自己,用好聽的聲音念著故事書。
爸爸正翻著報紙,不時抬頭看向自己和媽媽。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人…はやて小主人,到家了。」

直到黑色長型轎車緩緩駛進前庭,引擎的運轉停歇下後,前座的司機才輕聲呼喚睡著了的小女孩。小女孩揉了揉睡眼惺忪的藍眼睛,在女侍們的擁簇下,躍下車,準備走向屋子。

然後,在漫天大雪中,她見到了抱著兩隻小貓,和藍色大狗一起等著自己的Graham。
以及站在Graham的身邊,一個笑容十分靦腆的銀髮女孩──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their story.
A story about family…



Nanoha Innocent ver. – At the beginning –
First Stage:Encounter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eoheart.blog43.fc2.com/tb.php/923-d1f94fd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